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马芹, 女, 42

个人情况: 山东省平度市开发区实验学校的优秀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青岛平度
有关恶人: 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科长赵洪武、泰山路派出所长马国春、副所长李忠和警长姜汉斌(音)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8-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28: “唯一不收礼的老师”被迫流亡 家人被骚扰
近段时间以来,山东平度市泰山路派出所的恶警多次骚扰原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优秀教师马芹的家人。
马芹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于二零一零年八月被中共警察绑架,走脱后一直流离在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泰山路派出所四个穿着便衣、一个穿着警服,共五个恶警窜到马芹家,猛敲马芹家门,楼上邻居问他们干什么,他们恶狠狠地说:“你别管!”邻居被他们吓得赶紧上楼回家了。后来他们见家中无人,才灰溜溜地走了。

在此不久之前的一个白天,泰山路派出所的恶警警长姜汉彬领着一帮恶警到马芹家骚扰,猛敲门后,见家中无人,姜汉彬就打电话给马芹的丈夫,假意询问别的事情,得知马芹丈夫在外地施工,他们就又窜到马芹的姐姐家,追问马芹的下落。

马芹是二零零四年秋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修炼法轮功以前脾气暴躁,一身疾病,生活得非常痛苦,曾在无望中自杀过。修炼法轮功以后,她很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她在家庭中、在社会上、在工作单位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得到了家人以及单位领导、老师、学生和家长的一致好评,更有家长称她是“开发区实验学校唯一一个不收礼的老师。”得知马芹老师遭迫害后,许多家长非常惋惜。

然而,中共容不下修心向善的好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邪教科长赵洪武(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打手刘杰及泰山路派出所若干警察将马芹绑架,并扬言最少要判她个十年八年刑,马芹于当晚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如今,中共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全球曝光,震惊世界,受到各个国家的一致谴责。在国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恶人纷纷垮台,对参与迫害者的审判已指日可待。然而,山东平度泰山路派出所的所长马国春、副所长李忠之流却看不清形势,仍昧着良心指使属下参与迫害,难道他们真的是想在不久的将来,也站在被告席上,接受正义和良知的审判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8/“唯一不收礼的老师”被迫流亡-家人被骚扰-284612.html

2011-12-24: 假冒同事 山东恶警诱骗优秀教师家人
十二月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多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闯进了马芹丈夫的大妹家,两人自称是马芹的同事,男的称自己叫“刘云峰”,在开发区实验学校工作,并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以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并声称自己已修炼法轮功多年,和马芹是同修;女的没有说自己的姓名,只说自己也修炼法轮功,是跟母亲学的,修炼时间不长。两人谎称奉“上边”的命令来问问有没有什么困难,还问马芹现在何处。其实法轮功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没有组织,更没有什么所谓的“上边”。
当时马芹的婆婆正好也在女儿家,老人家问他们是怎么找到的,那个所谓的“刘云峰”声称,四、五年前马芹带他去过一次(一个女人会带一个与自己年龄相当的男人没事去丈夫的妹妹家?真搞笑!);老人家又问他今天不是星期天怎么有空来,他说自己在后勤工作,比较空闲,不忙;老人家再问他们是怎么去的,他们说是坐别人的车,顺路把他们捎去的。两人还称自己没吃午饭。马芹丈夫的妹妹给他俩洗了两个小苹果,两人也很下作地吃掉了。两人还拿出几份八月份的《明白》真相小册子和一本李洪志先生的著作《法轮大法义解》。

其实,真正的刘云峰到开发区实验学校工作还不到四年,马芹又怎会在四、五年前就领着他去自己的夫妹家呢?而刘云峰是一名体育教师,也并不在后勤工作。当马芹丈夫去找他核实是否真是他所为时,刘云峰老师说:“我整天忙得不得了,哪有时间出去?”并对恶警冒充他行骗的卑劣行为气愤不已,破口大骂。

马芹女士是青岛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的优秀教师,是修炼法轮功才六、七年的法轮功学员,她在修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尽消。她时时、事事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深受学生的喜爱,家长的赞誉,被赞为“开发区实验学校唯一一个不收礼的老师”。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马芹被本校副校长于德绍骗到学校后,被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长赵洪武、打手刘杰及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刘永昌等人绑架。马芹于当晚走脱。平度公安局、平度“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平度泰山路派出所出动大批人马,四处搜捕马芹,并非法进行网上通缉。

泰山路派出所的所长马国春为了非法抓捕马芹,真是使尽了手段,也动用了一切可动用的关系(马国春跟马芹的小弟是同学),除了欺骗马芹的家人让马芹回去所谓的“投案自首”、“取保候审”外,还欺骗马芹的堂弟马书荣、马芹的两个远房侄儿马好元(在建行平度总行工作,此人数次参与对马芹丈夫、姐姐和弟弟的骚扰。马芹丈夫曾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参与,也曾当面呵斥他不要再跟着做坏事,但他仍然不思悔改,十二月八日又跟着马国春窜到北京去骚扰马芹的大弟和马忠元(已表示不再参与)以及马芹一个很要好的同学兼同事刘萍(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教师),也充当了诱骗马芹回家的说客。

更令人发指的是,恶警们在诱捕马芹女士未果的情况下,竟于十一月二十一日一大早,强行闯入民宅,将马芹丈夫劫持到泰山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期间竟两次非法搜身,将他的手机抢去,强行关机,塞到抽屉里,不让他与外界联系,后又逼问他马芹的下落。据悉,泰山路派出所所长马国春,此人极其贪婪、厚颜无耻,即使好朋友求他办事,他也张口要人家先给他送礼,而且胃口极大,所以众人送他一个“雅号”:马一万五。

现在马芹老师由于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被迫害得有家难回,已经流离失所在外一年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4/假冒同事-山东恶警诱骗优秀教师家人-250967.html

2011-11-27: 山东平度泰山路派出所警察企图绑架优秀教师马芹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山东青岛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优秀女教师马芹被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科长赵洪武等人绑架,马芹于当晚走脱,被逼流离失所至今。但平度警察一直企图绑架马芹,不断骚扰马芹的家人。

最近一段时间,青岛平度泰山路派出所的所长马国春、副所长李忠和警长姜汉斌(音)等人更是以“清网”为名,几乎天天(有时甚至一天两次)去骚扰马芹的丈夫,要马芹丈夫配合他们把马芹骗回去“投案自首”。

不仅如此,他们还煽动了马芹的两个不明真相、并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远房侄儿——马好元和马忠元兄弟俩(马好元在建行平度支行某储蓄所任主任,马忠元是个体户)也屡次参与对马芹丈夫、姐姐、弟弟及母亲的骚扰,严重干扰了马芹家人的正常工作、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7/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9882.html

2011-08-25: 山东平度警察企图骗捕优秀教师马芹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平度泰山路派出所警察,一年多来非法搜捕优秀教师马芹,都白费心机。最近,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又耍花招儿,企图以办理取保候审,欺骗马芹及其家人。

二零一零年的八月九日,平度市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和“六一零”科长赵洪武等人,绑架了原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的优秀教师马芹马芹在当晚走脱。平度公安局、平度“六一零”、平度泰山路派出所出动大批人马,四处搜捕马芹,并非法进行网上通缉。一年来,泰山路派出所多次去骚扰马芹的家人。最近又耍花招儿欺骗。

八月十二日下午,泰山路派出所江(或姜)姓警察和当时参与绑架、看守马芹的警察刘永昌,到马芹丈夫的工作单位找他,二人没见着马芹的丈夫,就让马芹丈夫的同事给捎信儿,让他第二天去泰山路派出所给马芹办理取保候审,并说办理了取保候审后可以将网上通缉撤掉。

所谓的办理取保候审只不过是个骗局,马芹丈夫没有去泰山路派出所。几天后,江姓警察又给马芹的丈夫打电话,让马芹丈夫去派出所谈谈马芹的事,马芹丈夫没好气地说:“人都被你们抓走了,还谈什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5/山东平度警察企图骗捕优秀教师马芹-245841.html

2011-04-30: 2010年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开发区实验学校的优秀教师马芹和云山幼儿教师姜淑平,被绑架后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姜淑平一年之中被绑架两次。马芹走脱后,平度公安局的赵洪武和刘杰耍尽了花招儿,妄图再次诱捕马芹,现马芹被非法网上通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0/2010年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239854.html

2011-01-16: 山东平度恶警处心积虑迫害优秀教师马芹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马芹,今年42岁,山东青岛平度人,原是平度开发区实验学校的教师。2010年8月9日被青岛政法委书记李增勇指使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恶警赵洪武、打手刘杰等5人绑架(详情请见《一位优秀女教师被绑架后》)。现在被迫有家难回。

在被绑架的第二天上午,马芹丈夫去泰山路派出所找她,被平度“六一零”的刘杰等人扣押、搜身,一直到天黑才回家,并威胁以后要天天去泰山路派出所报到,如若不去就绑架他,三天后才告诉不用去了。

期间,刘杰曾极力挑唆马芹丈夫离婚,刘杰说:“你只要同意离就行了,我给你办。”“你写个离婚声明,我给你登报纸上。”马芹丈夫没同意。刘杰又说:“那等她回来后,你让她写个保证,以后别炼了。”马芹丈夫说:“我没那本事。”刘杰说:“我有个办法能让她不炼了。我们拉着你,挨个去找她那些同修。你告诉我们具体位置,我们進去,你在车上等着就行了。我们不说是你领着我们去的,我们说是马芹告诉我们的。这样她那些同修就再也没有去接触马芹的了,把马芹孤立起来,没有了那个环境,马芹自然就不学了。”马芹丈夫也没答应。

后来,恶警赵洪武又伙同开发区实验学校副校长于德绍及泰山路派出所副所长李忠去马芹母亲和姐姐家骚扰多次,妄图诱骗马芹回去上班,以达到再次绑架的罪恶目的。

中秋节前后几天,泰山路派出所的5、6个警察又每天到马芹家去骚扰,也没出示搜查证,他们就非法地到每个房间搜了又搜,查了又查。非法搜查完后还不走,一伙人一直呆到9点以后才离开。

平度“六一零”人员××还口出狂言说:“哼!马芹这就跑了,要是没跑的话,从她家搜出那么多东西来,最少也得判她个十年八年的。”

马芹是修炼才五、六年的法轮功学员,她在修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尽消,她时时、事事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在同事、学生及家长中拥有极好的口碑,现却遭邪党“六一零”警察的迫害。

《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信仰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大法何罪之有?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制作教人做好人的法轮功真相宣传品不也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吗?不也是合法的吗?

又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学员家不能有电脑、打印机了?

马芹是守法好公民,参与迫害她的人才是真正的罪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山东平度恶警处心积虑迫害优秀教师马芹-234949.html

2010-11-14: 一位优秀女教师被绑架后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平度市“六一零”、公安局警察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绑架平度市开发区实验学校优秀女教师马芹,借口是她修炼法轮功。后来马芹成功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马芹修炼法轮功才五、六年的法轮功学员,她在修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尽消,她时时、事事用“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在同事、学生及家长中拥有极好的口碑,现却遭邪党“六一零”警察的迫害。以下是马芹自述被绑架后的经历。

八月九日,在山东青岛政法委的操控下,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亲自出马,与平度“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科长赵洪武、打手刘杰等共五人将我绑架。

上午,他们先派两个便衣以查户口的名义进入我家,见我没在家,问了我丈夫几个问题就走了。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一直在我家楼下蹲坑。午饭过后见我还没回家,就去了我工作的单位──平度市开发区实验学校,要我校校长给我打电话。下午两点半左右,副校长于德绍打电话谎称有急事找我,要我赶紧去学校。因我当时正在青岛,就没有去。近六点时,他又给我打电话,要我回来后马上去办公室找他。出于对领导的信任,回家后我就去了学校,结果被等候在那里的侯加瑞等人绑架。

在学校时,赵洪武伪善的说找我了解个事。因我是二零零四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之前并未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们将我劫持到泰山路派出所后,就露出了凶狠的真面目。刘杰一把抢去了我的手包(包里有钥匙和手机),又抢去了我的手表,我责问他们为什么要抢我的手表,赵洪武才用不屑的语气说:“给她吧,一块手表。”刘杰才将手表还给我。赵洪武命人给我双手戴上手铐,要带我走。这时我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了,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我不配合他们,不上车,结果还是被他们弄到了车上,拉到了信访局(“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黑窝)。侯加瑞等五人拿着我家钥匙去我家非法抄家去了。

到了信访局后,那些警察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重点从以下两个方面给他们讲了我的经历:

大法让我重获健康

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可能是三、四岁,也可能是四、五岁吧,记不清了),我身上就长了一种很严重的牛皮癣,从头到脚,从手背到脚背,没有点好地方。尤其是关节部位,经常裂开一道道大口子,流出的血凝固到内衣上,晚上睡觉脱衣服时,经常痛的龇牙咧嘴。为治病,小小年纪便踏上了求医问药之路,从此,毒蛇、蜈蚣、蝎子等毒物(牛皮癣的治病原理是以毒攻毒)便几乎成了我每日必不可少的“美餐”。记得有一年每次吃饭前都要喝下一勺黄连,那个苦啊,真难以下咽!妈妈每次都哄着我说:“喝吧喝吧,喝下去病就好了,就不用再遭罪了。”于是几乎每次都是泪水和着药水咽到了我的肚子里,但遗憾的是,不但我的病没治好,身体又垮了下来,到后来,腿也站不起来了,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妈妈哭着对爸爸说:“别给孩子治了,再治就把孩子治死了。”就这样,总算保住了我的小命。

到我上学时,我又成了学校里最特殊的学生,全校只有我一个人从来不参加劳动,因为我身上的病变部位只要一见到风和太阳,就会干燥裂纹,疼痛难忍。后来上初中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也知道爱美了,没办法只好再治疗。记得有一个阶段因吃白血宁,头发几乎都落光了,每次洗头时,看到那一绺一绺的头发往下掉,自己总是边洗边哭,难过得不行。还有,口腔严重溃疡,口里经常会有脱落下来的一小片肉,那时不要说吃饭,就连喝口水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肉体上的痛苦我还能承受,来自同学的歧视几乎让我崩溃,于是自上中学起,我就再也没有穿过短袖衣服,再热的夏天,我也是长衣长裤,将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不再让任何一个可能伤害到我的人窥测到。

后来结婚了,我丈夫人不错,他不但不嫌弃我,还积极地给我治疗,为治病,我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花光了我们两人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大约有三十来万吧。每一次治疗都燃起了我新的希望,但每一次都以失望告终,有时虽能好上一两个月,但自己的身体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神经性头痛、颈椎变形、胃溃疡、转氨酶升高、关节炎、肩周炎、各种妇科病等等接踵而至,浑身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难受的地方。我的心情越来越坏,脾气越来越暴躁,在单位还好点,在家里动辄对孩子和我丈夫发火,全然不顾丈夫为我所做的努力和付出,使家庭矛盾不断升级。

暗夜里,我曾千百次地责问长天:为什么要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么多的苦难?苍天不语。肉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压力,工作上的不顺利(因经常请假治病,被学校划为最后一名),使我万念俱灰,再也没有勇气活下去了,于是在二零零二年的一个冬夜,我吃下了早就准备好的一百多片安眠药。也许我命不该绝吧,丈夫发现了我的异常,将我抢救了过来,在香店医院输了一个礼拜的液基本没事了,只是右边的牙齿完全不能用了,吃饭什么的只能用左边的牙齿,后来修炼法轮功以后才好的。

二零零四年春的一天,我们一家三口外出回来时,发现家门口的奶箱上有一个黑塑料袋,我就把它拿了下来,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光盘,上面写着“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和平上访”等内容。出于好奇,进了门我们就看了起来。看完后,我很气愤,因为我原来很相信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法轮功自焚案,对法轮功非常仇恨,现在看到专家对自焚录像入情入理的分析,这才知道这自焚案分明是假的,再也容不得半点质疑,我感到非常愤怒,一个泱泱大国怎么可以如此愚弄它的子民呢?我也很后悔,我们明明被人骗了,却还自以为真理在握,真是太傻了!

从此以后,再见到法轮功的资料,我就把它拿回家看看(以前从来不看,见到就扔进垃圾筐里了),这才明白,原来法轮功根本不是媒体上宣传的那样,都是教人怎么样做好人的。同年秋,已了解了大法真相的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也走入了大法中,希望大法能治好我的病,而大法那祛病健身的神效也很快就在我身上体现了出来。我从炼功那天起,就再也没吃过一片药,但我炼功仅仅四、五天的时间,右腿上一个曾经痛苦折磨了我很长时间的小瘤子就不翼而飞了;到两个月时,身上所有痛的病症全部消失,而且脸色红润,连皮肤都变得细腻了;第二年夏天,我穿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短袖衣。以后又出现过反复,因为我师父说过,人的病就象树的年轮一样,一层层的,一下子全给推出来人会受不了,所以就隔一段时间给推出一层来,但却越来越轻,到今年夏天基本上好了,只有腿上还有几块。

我讲到这里,这时那些警察表示不太相信,说没见我身上有牛皮癣。我就挽起衣袖给他们看,胳膊上有几块今年刚蜕去,还留着白白的疤痕;我又挽起裤腿,小腿上还有几块没好,红红的。这时那些警察不说话了。

大法教我做好人

更为重要的是,我通过阅读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明白了自己得病的原因,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此,一扫心灵的阴霾,整个人从心灵到肉体都焕然一新了。我经常对家人讲:“得法这几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同时我也明白了,法轮功并不是普通的气功,李洪志师父只是利用了气功的形式,而他传的却是佛家高层次修炼大法,他对修炼者有极高的要求,必须逐渐放下对名利的执着,要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要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最后修成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人,当你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的时候,你的病就会好,你生命的层次就会得到提升;反之,如果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病就不会好。

明白了这些道理后,我时时按“真、善、忍”的要求来约束自己,工作更加努力,成绩也越来越好;与同事和睦相处,从不计较,尽心尽力的去帮助每一个人;家庭也变得和谐,我丈夫经常对人讲:“我有一个好老婆,我们俩好几年都不打回仗了。”对学生也越来越耐心,也越来越受学生的喜爱,家长的尊重。

今年刚毕业的六(五)班,我以前曾经教过,班里的郭怡曾对我说:“老师,我爸爸妈妈说给你送礼你不要,请你吃饭你不去,你真是这个世上难得的好人。”当我不教他们时,迟泽昆的奶奶拉着我的手流着泪对我说:“马老师,你怎么不教他们了?俺就愿意您教他。”我上学期教的三(1)班,陈迪的家长给我留言说:“孩子有福,遇到好老师了。”李明昊的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您教孩子我放心。”金荣炫(韩国的)的妈妈对我说:“我韩国的朋友没见过你但却知道你的名字。”我问他们怎么知道的,她说:“我说教师节送给你的礼金送回来了,他们说:在中国还有这样的人?”更令我感动的是,有一次我丈夫去一客户单位要钱,跟那里的会计闲聊中,知道她女儿在我们学校上学,我丈夫就说:“她在几年级?我老婆在那个学校教学。”当会计得知我的名字后,说:“她没在马老师的班,但我知道马老师,她是开发区实验学校唯一一个不收礼的老师,我们家长都知道。”

自学校给老师们配备了电脑后,虽然我不负责这一块,但老师们觉得我这个人好求,有事都愿意找我。一次我去给李素珍老师维修电脑,同办公室的赵建敏老师直对我说谢谢,我笑着对她说:“您不用谢我,我还没给您修过电脑呢。”她说:“你虽然没给我修过电脑,但你善于助人的精神非常令我感动。”

这几年我没吃药,家庭条件渐渐好了,我想:师父远在美国,我无法报答,那我就回报于社会吧。于是我在一中资助了两个学生,后来这两个孩子一个考上了兰州大学(忘记姓名了),一个考上了清华大学(叫彭承英)。彭承英还带着录取通知书到我家住了四天,临走时我又给了他一千元。

这时,泰山路派出所的刘姓警察说:“要都炼法轮功,这个社会不就好了?也不用我们警察了。”又说:“聋哑学校教出来的学生净是些小偷。”我说:“如果让炼法轮功的老师来教就不会这样了。因为我们不光自己按‘真、善、忍’做人,还把‘真、善、忍’贯穿在对学生的日常教育教学中,让孩子们也按‘真、善、忍’做人,所以凡是我教过的学生都是很善良的孩子,他们不会去偷别人的东西的。”

我又对他们说:“大法现在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都说大法好,只有在我们大陆受迫害。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以后千万不要再去迫害大法弟子了。”泰山路派出所的刘姓警察说:“我也不知道抓了多少大法弟子了,我怎么没遭报应?”我说:“那是上天对你的慈悲。因为你心地并不坏,只是不了解真相,所以上天一再给你机会,要真恶报临头就晚了。你看赵洪武,他原在祝沟派出所当所长,零七年秋靠陷害祝沟的法轮功学员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他的恶行祸及到自己的家人。他唯一的女儿格格突发急症,后虽经多方治疗保住了性命,但人已变的痴痴呆呆。你愿意这样吗?”他不做声了。

去我家非法抄家的警察回来了,他们都出去搬从我家抢来的东西去了,只留一个杨姓警察看着我。半小时以后,刘、董两个警察回来了,那个姓刘的警察进门就称我为电脑高手;姓董的警察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对我凶巴巴的了,还问我饿不饿?想不想吃饭?还说:“你师父不是说他有无数的法身吗?你这么精進,他怎么不管你?”我说:“我要是真精進的话,我今天就不会戴着手铐坐在这里了。就是因为我没听师父的话,我没做好,才会受到你们的迫害,让你们也犯了罪。如果我做好了,我师父就会管我的。”看得出,这个姓董的警察对师父的讲法比较熟悉,只可惜,他带着不好的思想去看,就看不到大法的无边内涵。

大约下半夜两点半左右,我成功地走出了那个一直最少有两个男警察看管我的房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用戴着手铐的双手,顺利地爬上了约有3米高的墙,轻轻一跳,然后隐入了浓浓的夜色中。

平度恶警处心积虑抓好人

平度公安局副局长侯加瑞和赵洪武等五人去了我家后,没有对我家人出示任何证件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抄家,并恐吓家中未修炼的亲人。尤其是打手刘杰,小小年纪,蛮横、粗暴。当他们翻出钱来的时候,高兴得那个样子,真是丑态百出。后来他们见我家东西较多,就打电话又叫去了五、六个警察,十多个人在我家折腾了三个来小时,将室内和车库都翻了个遍,见什么拿什么,抢走了我家很多东西,他们甚至把我刚买的几个新日记本和我丈夫的存折也都抢去了(我丈夫是生意人,那些钱是他做生意用的)。

抢完我家东西以后,侯加瑞就给青岛政法委打电话,说人已经抓到了,家也抄了,翻出来的东西也不少。青岛政法委(具体是谁还不清楚)说:“好。不用你们提审,我们明天一早派人去你们那儿提她。”侯加瑞自以为立了大功一件,领着那十几个曾在我家抢东西的警察美滋滋地去了饭店,酒醉饭饱之后回家做美梦去了。

哪料想,我半夜走脱,他们夜半惊梦。我的走脱,显然使他们感到非常震惊,他们立即部署妄图将我再次非法抓捕,又派人去我家蹲坑,并派六人分两班开车二十四小时跟踪我丈夫。上午,青岛政法委派来的人早早地来了,见我已经走脱,只得悻悻而归。

中午11:20左右,“六一零”主任代玉刚带着十五、六人去和我住同一小区的一大法弟子家,妄图实施绑架,结果被该大法弟子买饭回来撞见,机智走脱,十五、六人追了一大顿也没追上;而后他们又去香店的所有大法弟子家骚扰了一遍,也没找到我。他们还不死心,就又去我所有的亲友家骚扰了个遍,甚至连我公婆的农村老家也去骚扰了(我公婆十四年前就跟我们住在城里),也没找到。他们就想出了一条毒计,赵洪武等人又去找我校长,要我校长出面去找我母亲等人,让我回去上班,还说保证没事,不开除我的公职,也不抓我了。计倒是条计,只可惜,我没上当。

更可笑的是,我走脱后,他们一边迅速地以“刑拘在逃” 的罪名将我网上通缉,一边到处散布我没事、他们不会抓我的谣言(我的一个要好的同事就曾给我留言,说我没什么事,让我回去上班)。他们真是使尽了手段,也耍尽了流氓,见还不能奈我何,最后懊丧地说:“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时别抓着她了。”

他们兴师动众、处心积虑地想将我绑架、迫害,那他们知道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开学以后,他们曾到我工作的单位搞过调查,调查的结果是:从校长到老师到学生,没有一个说我不好的,全都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他们明明知道我是一个好人,我是一名优秀的教师,却还这么卖力地迫害我,心里没有丝毫愧疚,难道他们的天良真的已经丧尽?

刚闯出黑窝的那几天, 我对那些参与迫害我的人产生了气恨,称他们为“恶人”,但现在,我对他们只有慈悲和怜悯,没有丝毫的气恨了。这些可怜的生命,用各种理由作为出卖自己良知的借口,岂不知“邪不压正”、“善恶有报”自古不是虚言,等待他们的必将是正义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优秀女教师被绑架后-232371.html

2010-10-10: 给同事的一封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0/230758.html

2010-08-14: 平度610和泰山路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马芹补充
8月9日下午6点半,平度610和泰山路派出所与马芹所在单位——开发区实验学校的校长刘炳喜、副校长于德绍密谋绑架了马芹,并对马芹的家洗劫一空。被抢走的私人物品有:电脑、刻录塔、打印机、DVD、法轮功书籍等,现金4000元左右,共计损失两万多元。这些都是马芹用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购买的私人物品,其中台式机是刚给孩子买的新机器,连包装箱还放在客厅里没来得及拿走,但这帮恶警不问青红皂白,一股脑儿抢走,并恐吓家中不修炼的亲人,使家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其行为与恶匪无异。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生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4/228320.html

2010-08-12: 山东平度“六一零”绑架优秀教师马芹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法轮功学员马芹,是山东省平度市开发区实验学校的优秀教师,她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深受学生的喜爱,家长的赞誉,被赞为“开发区唯一一个不收礼的老师”。但就是这样一个好老师,却遭到学校领导和当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共同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下午二点半左右,开发区实验学校副校长于德绍打电话给马芹,谎称有急事要找她,让她到学校一趟。马芹当时正在外地,没有在家,将近六点时,于德绍又打电话给马芹,让马芹到办公室去找他。出于对领导的信任,马芹赶到家后就去了学校,不想却被在学校等候多时的平度“六一零”和泰山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先将马芹押送到泰山路派出所,后又给她戴上手铐,押送到平度信访局(即平度“六一零”所在地)。

另一伙警察直扑马芹家非法抄家,财产损失现在还不清楚。在“六一零”,马芹慈悲地给看管她的警察讲真相,讲自己修炼后的身心变化,道德的提升,使在场的警察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其中一个警察曾感慨地说:“要是都炼法轮功,这个社会不就好了。”凌晨三点左右,马芹从看管她的警察眼皮底下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28226.html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11-03:
曝光山东省青岛平度市检察院吕良芳信息补充
吕良芳,女,51岁,检察一部负责人,电话1855325581213589312031
家住:平度清华园3号楼(从东数)二单元3楼东户
吕良芳的丈夫:王新(音)(卖水):13953236966

2019-10-29: 平度市检察院:
何倩18563906857(女,32岁,在检察一部)
吕良芳13589312031(女,检察一部负责人)
副检察长王寿江18661617866
副检察长李树新13953231286
孙萍18953299706
曲琨15166069827
董宁15864237292
傅艳君18563906837
李伟强13210265788
付亭亭13335082106
韩立杰13864262966
张正夏13658689958
周志坚13969765619
代丽娜13869808744
周洪伟13964277717
张梦芸15964203256
尚晓黎13210009077
范静静13964802865
朱耀华13854228341(检察二部负责人)
吕卫红18563935638、13791833197(女,45岁,平度市灰埠镇吕家集村人。丈夫李学军在平度市公安局上班。父亲吕善基是退休教师)

2019-10-28: 其他检察员的电话 傅艳君电话:18563906837
(注:以下是部份检察员旧电话号码,不确定是否还用,因为前几年检察院就都配用了所谓的公务通电话,但有的人以前电话仍用。)
吕良芳(检察一部负责人):13589312031、李伟强:13210265788
付亭亭:13335082106 孙萍:18953299706曲琨:15166069827
韩立杰:13864262966、张正夏:13658689958、周志坚:13969765619
代丽娜:13869808744、吕卫红:13791833197、周洪伟:13964277717
张梦芸:15964203256、尚晓黎:13210009077、董宁:1586423729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1-11-27:
参与迫害及相关人员信息:

山东平度泰山路派出所,邮编:266700,地址:海尔路7号
电话:            0532-88382979      
所长:马国春 电话:13906482705
副所长: 李忠 电话:13606395700
警长: 姜汉斌
警察:张子云 15864281913
警察:刘文昌、程继业、孙岩、鲁磊、刘海龙
平度市公安局:
地址:红旗路34号,邮编:266700
局长荆会平 13305320626
副局长侯加瑞 13806395105、            0532-80818678      、            0532-87367131      
副局长杜林德 办            0532-88330586      、家            0532-87367628      
政委李世明 办            0532-88318380      、家            0532-88316208      
邪教科长赵洪武 13105170998、家            0532-87339058      
打手刘杰 15866870870 家庭住址:千汇花园最北面临街楼上楼梯往东拐最东单元201户 邮编:266700
马忠元 青岛东路1-4号 众信防水保温 电话:13606393301 邮编:2667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