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苏州 昆山市 >> 陈秀芬, 女, 61

陈秀芬
遭拇指铐酷刑的陈秀芬离世已七年
个人情况: 退休前是昆山市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的员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昆山市朝阳新村20号楼203室
个人近况: 2003年6月23日 迫害致死 (2010-07-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0-07-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7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21:遭拇指铐酷刑的陈秀芬离世已七年(图)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是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陈秀芬含冤离世七年的祭日。这个纯朴善良的老实人,在惨遭毒打、拇指铐等酷刑折磨后,含冤离世已经七年了。

修炼法轮功,病去一身轻

陈秀芬女士,生于一九四二年六月三日。退休前是昆山市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的员工。家住昆山市朝阳新村20号楼203室。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陈秀芬修炼法轮功前身体很差,有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脂肪肝、胆结石、风湿性关节炎、胸膜炎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鼻子就会大出血。在单位里大家都知道她是个老病号,是个靠吃药打针过日子的人。修炼以后,一身的病都奇迹般的好起来。家庭生活也比过去更加和睦幸福。丈夫吴鸿奇也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以后,灾难也降临到陈秀芬和她的家庭。昆山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朝阳派出所、所在街道、居委会人员等等,不停地逼他们夫妻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进行洗脑,长期监控,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接踵而至。

去北京讲大法好 遭绑架、刑讯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陈秀芬与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一道进京上访,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的美好。可是,那时候的国务院信访局不但根本不接待法轮功学员的上访,反而成了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无奈之下,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只好走向天安门。当陈秀芬与同修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刚刚打开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之后,一群疯狂的警察及便衣蜂拥而上,不分青红皂白,抢走了他们的横幅,劈头盖脸的一顿毒打、电击之后,就把打横幅的人全部塞进了警车,送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非法关押。由于当时在天安门广场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太多,已经关不下了,几个小时之后,人又被转送到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关押。

在到达平谷县看守所的当天晚上,这一批昆山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遭到刑讯逼供。饿了一天以后,还是手铐、脚镣的铐着。不报出姓名,就被警察象打沙袋一样地继续毒打,警察用极其下流的流氓语言辱骂、打耳光打到眼冒金星,双耳嗡嗡作响,已经听不太清楚其他声音了,双耳听力被打得严重下降。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整个头和脸肿得很大,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口鼻流血,满口牙齿全部松动。铐得紧紧的手铐脚镣磨破了皮肉,深深的铐到肉里。警察打累了,还要指使其他犯人打。一直折腾到得知这一批人是江苏昆山的,便通知昆山警方将他们押回昆山。

在昆山看守所遭受“拇指铐”酷刑

陈秀芬等这一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们,个个伤痕累累。被押回昆山就全部关进了昆山看守所。以昆山市“六一零”的头目管祖兴、国保头目李冬林为首的警察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刑讯逼供,而且是花样繁多。光使用手铐、脚镣折磨人的酷刑就不知道有多少种;光是大小、重量、用法不同的手铐和脚镣到底有多少种,也很难搞清楚。一般人是无法想象当今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野蛮残酷到什么程度。

陈秀芬被非法关押在昆山看守所的一个月期间,就曾经被铐过拇指铐。这种比戒指稍大一点的拇指铐,是专门用来铐大拇指的。为了增加陈秀芬的痛苦,警察们让陈秀芬双手环抱几根牢房的铁栏杆之后,再把双手的大拇指铐在一起。由于陈秀芬身材较小,刚开始由于双手之间环抱的铁栏杆太多,警察们无法把她双手的拇指铐在一起,恶警就推推搡搡的把陈秀芬整个身体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最后双手之间少抱一根铁栏杆,才勉强把两个拇指铐在一起。

十指连心啊!还不能动,这种拇指铐与手铐一样,也是越动越紧。只要铐上一会的功夫,双手拇指就慢慢地开始变颜色,变红、发青、变紫、再变成紫黑色……由于全身都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双手环抱铁栏杆后拇指铐在一起的,身体也不能动。这种特殊的姿势站久了,双臂又麻又疼、头昏眼花,一会儿就把人铐得疼痛难忍,极其痛苦。

据从里边出来的人讲,凡是被上刑,不管哪种酷刑折磨,上刑了就不会轻易放过你。至于大小便是否要上厕所,吃饭、睡觉怎么办,警察根本就不会再来关心这些事了。至于多少天才肯放开,还要看警察们什么时候高兴了。一直把陈秀芬铐到血压升高,脸色不对了,警察也怕出人命,才把她放开。遭受这些毒打、辱骂、拇指铐酷刑时,陈秀芬刚刚过完五十八周岁生日。这个年纪的人,几乎就是那些年轻的警察们父母的年纪。

再遭绑架、洗脑,含冤离世

陈秀芬第二次遭绑架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昆山“六一零”和国保开办第二期洗脑班的时候,强制陈秀芬参加,被陈秀芬拒绝之后,恶警们破门而入,四个警察象土匪一样一拥而上,三拳两脚就把陈秀芬打翻在地。抓住陈秀芬衣服、头发、手臂在地上拖着,一直拖到楼下,塞进了警车。就这样绑架之后送到洗脑班进行洗脑,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不停的精神折磨和肉体上的酷刑虐待,彻底摧毁了陈秀芬的健康,使原本就善良、不爱多说话的陈秀芬,精神上的折磨也承受到了极限,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多含冤离世于昆山市中医院。

陈秀芬含冤离世的时候,她的一双儿女都还没有结婚。现在,儿子和女儿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孩,可惜,陈秀芬没有见到可爱的孙辈们。家中只剩丈夫吴鸿奇一人守着陈秀芬的遗像。

丈夫吴鸿奇遭受的迫害

陈秀芬的丈夫吴鸿奇,中专文化。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六日出生。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功后,共同经历、见证了修炼大法带来的美好与殊胜,共同学法精進,助师正法。二零零零年九月八日因为复印大法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密。吴鸿奇遭到昆山市东门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又被警察绑架,抓到第一期洗脑班,被强制进行洗脑,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陈秀芬含冤离世七年来,她的家人及亲戚朋友们,每当看到墙上挂着的遗像,便会想起她生前遭受到的一系列酷刑折磨的凄惨遭遇,大家心情很悲痛,以致整夜难寐。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场大灾难,已经持续整整十一年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曝光出来的恶性案例还有不少,昆山这个全国经济百强县之首的县级市,到底迫害死、伤、残了多少名法轮功学员?希望知情人继续揭露,让昆山当地民众都知道昆山“六一零”和国保的恶警们是怎样迫害法轮功的。曝光中共的罪恶,就是促进百姓觉醒。

此文有遗漏的其它迫害案情,以及直接参与迫害陈秀芬的凶手的姓名、年龄、单位等个人信息,还有待知情人继续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1/227268.html

苏州 昆山市联系资料(区号: 512)

2016-08-18: 迫害江苏昆山市法轮功学员徐来恩的责任人
昆山市政法委书记 办0512-57703220 传真:0512-57700650
昆山610办公室主任 0512-5770035613809063893
昆山610办公室 0512-57700113
昆山市公安局总机: 0512-57702333
昆山市国保大队队长 冯益:13906260803
昆山市国保大队副队长 朱阿四: 0512-57702333-50186
国保大队警察沈平: 0512-57702333

2014-09-03: 玉山镇城中派出所:0512-57552621
玉山镇城北派出所:51257791126

昆山市看守所
所长 赵彬:51255172334
大队长 刘伟:5125766072813862671666
教导员 施海陵:51257660727

昆山市公安局:51257702333局长 宋文元副局长 陆会林:5125770281013906263250 (管国保、610)
国保大队长 冯益:5125770284013906260803
副大队长 俞惠星:13809064388部分人员名单:杨林荣、陆益华、王焱、张云南、徐颐、熊继继、王晓昆山市610:5125770011351257700356 主任 管祖兴
昆山市政法委:51257718942
书记 张月林:51257703220

2014-02-04:
迫害江苏昆山法轮功学员李纪南责任单位:
昆山看守所电话0512-55172333

2012-09-03: 昆山市公安局
昆山市公安局

何苏华 党委书记、局长 陆迎芳 党委副书记、政委
王金亮 党委委员、副局长 马俊友 党委委员、副局长
祁建华 党委委员、副局长 沈桃林 党委委员、副局长
施建良 党委委员、副局长 韩国强 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
刘 伟 党委委员、副局长 江 涛 党委委员、副局长
徐清平 党委委员、副局长、 市委610办公室主任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