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张志芹(张志琴), 女, 47

张志芹(张志琴)
2009-06: 沈阳大东区法院欲对法轮功女学员张志芹非法开庭审判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
有关恶人: 恶警吴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2-09
案例分类: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13: 暴打、电刑、吊铐……张志芹九年冤狱死里逃生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在监室里,(科长)吴伟进来了,满嘴酒气,抓住我的头发不停的“啪啪”扇我耳光,穿着军用皮鞋用专业打人的方式在我身上左踢一脚,右踹一下,把我打倒在地,他用脚踢我的头部……吴伟又举起一个木头椅子向我身上砸去,椅子当时都砸散架子了。吴伟就走了。

这时,警察陈凌华和姚欣进来,把我又拖到会议室,吴伟正在那等着呢,手里拿着两块床板,见到我,抡起床板,不管哪就打,边打边叫嚣:“今天你不‘转化’,我就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然后象疯了一样,又一顿狂打,我被打得昏死了过去。

我在朦胧中,好象听到有人在喊:“她醒了!她醒了!”我睁开眼,看见三个女刑事犯在我身边,我自语道:“这是哪里?”“医院(抚顺市第二医院),你可醒了,我们把你的(装老)衣服都带过来了,连医生都说,要是第二天不醒,就没救了!”一个刑事犯说。我说:“法不正过来,我不会死的!”当时挂的滴流,都滴不进去了,很长时间,才滴一下。

我浑身青紫色,不能动弹,连喘口气都剧痛难忍,吃、喝、拉、撒全靠别人服侍,头发成绺成绺往下掉,头皮疼得不敢碰,头右上骨都被打塌了,陷进一个坑,耳朵被打聋,腰部疼得不敢动,右腿不能伸直,脸肿得变了形,下身肿得排不出尿来。除了指甲、头发稍不疼,浑身哪都疼。几天后,别人帮翻一下身,都疼得满身是汗。一位好心的女护士悄悄对我说:“都是内伤,肾打坏了一个!”

——这是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张志芹女士被抚顺市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吴伟暴打得昏死过去的情景,经医院急救,张志芹女士才活了过来。

张志芹女士,今年五十七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人,因强身健体学炼法轮功,曾被冤狱九年,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她在清原敖家堡乡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九多点钟,她在沈阳市大东区长安小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再次被诬告,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辽宁省女子监狱。

下面是张志芹女士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在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遭受到的迫害

罚站,扇耳光

我被关进一个小屋里。双手伸开,面部贴墙而站,不准动。身后站着两个男刑事犯,上午一班、下午一班、上半夜一班、下半夜一班,轮流看守。动一点,或打个瞌睡,他们就用拳头打我的后背,或用脚踹。有时累得、困得不知不觉就倒下了,他们就踹我、打我,把我拽起来,继续站着。

他们还时不时的说些流氓下流话,还动手动脚的,我就大声呵斥他们,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就捂我的嘴,拽住我的头发,猛扇耳光,打得我两眼冒金星,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脸都肿得变了形。

每天除了三顿饭,每顿饭只给五、六分钟蹲着吃,吃得是生不生熟不熟的小窝头,菜汤(不管吃不吃完就端走了);上午、下午各去一次厕所,其余时间都这样一个姿势站着。站了九天九夜。

电棍电

我们七位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个屋子里,让我们蹲下,进来三个手拿电棍的警察,往我们脸上一顿狂电,边电边狂喊:“让你们不转化!让你们不转化!电死你们!电死你们!”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电的满脸起大泡,第二天往下淌水,有的被电得脸变了形。电棍电到我脸上,当时我感到象针扎的一样刺痛。

橡胶棒打

后来,一个警察又拿来一个约一尺半长,专门用来打人的带刺的橡胶棒,看谁不顺眼就打谁,我们被迫害了一上午。

笤帚打

我被关进教养院时,带来一块手表,用来看时间,我住在上铺,被监控发现我有手表,说我是头,一位年轻高个男警察来到监室,进来就打我,管我要表,我不给,他就抓住我的头发,从上铺拽到地下,抓起一把笤帚,不分头脚,一顿疯打,直到打累才住手。

我被打的浑身是伤,脖子疼了多日。从此,再没看见这位年轻警察的身影,二十余天后,这位年轻警察歪个脖子来找我说:“这些天,我难受死了,是不是你发功了?打你遭报应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打你了!”我说:“以后不能打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好人!”过了两天,他又见到我说:“我好了,真灵呀!”以后再也不打法轮功学员了。

关小号 暴晒

为反迫害,拒绝“转化”,我多次绝食,也多次被关小号。所谓的“小号”就是约有两平方米多或四块地砖大小的屋子,水泥地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吃、喝、啦、撒全在里面,冬天寒冷,夏天潮湿闷热。

有一次,我被关进去,不让上厕所,我把小便便在了裤子里,不让换。身上生了疥疮,奇痒无比,很多同修也都生了疥疮,后来,教养院强行让我们脱光衣服,在外面暴晒,一晒就是几个小时,有的晒得昏倒过去。

暴打

二零零二年元旦,我已绝食反迫害半个月了,瘦得皮包骨。(文章开头所述)我被抚顺市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吴伟暴打得昏死过去,经医院急救,才活了过来。一位好心的女护士悄悄对我说:“都是内伤,肾打坏了一个!”(详情只能查阅病例了)

当时,我又听到监视的警察在门后议论说:“够狠的,一个肾值多少钱呀!如果家属知道告他(吴伟),乌纱帽就得掉!”

每分每秒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漫长,我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实在遭不起这个罪,我想到了死。有一次,我拔掉了输液针头,被来医院的刘宝才(教养院的一个小头目)发现,穿着皮鞋上来就是一脚,踢得我满脸是血(以前,我看经文被发现,也是他把我踢得满脸是血,用电棍电我、打我),嘴里骂道:“你想找死!”

一个月后,吴伟来到病房,内疚的对我说:“那天,喝点酒,打得过分了点,你恨我不?”我说:“不恨,以后不能打法轮功学员了……”

我瘫在床上半年多,半年后,我才能在两人的搀扶下,下床大小便,走路身体佝偻着,不敢直腰,右腿不能伸直疼痛难忍,膝盖后面的大筋被打坏了,只能用脚尖点地。

二、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遭受到的迫害

我还在住院治疗中,抚顺教养院宣布解体。把我强行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刚到马三家,遭到“围攻”。一个邪悟者为了减刑,带着十余人来“转化”我,散布邪恶言论,我不听他们的,他们就打我,也没达到目的,就向狱警打小汇报给我上刑。

他们把我两手铐起来吊在厕所的管子上,只有吃饭时才把我放下来,铐了半个月,我仍不妥协,手腕都被铐烂了,他们才把我放下来。

他们又把我双腿盘上、双手背在后面,把腿、胳膊、手都用绳子绑起来,坐在湿漉漉的厕所瓷砖地上。剧痛的腰,哪能坐的了,我被绑着的两腿翘了起来,身子歪倒在地上,汗水湿了一地。绑了三天三夜,他们看我这个样子,继续下去,会出人命的,就把我送到了一张床上,我彻夜难眠,腰疼得的我第一次大叫。他们把我送到医务室,拿点膏药之类的药品,我给扔掉了,他们说我找死,把我又打一顿,电棍又电了一阵。

电刑

一次,抚顺来了五个管教人员,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有多种刑具的屋子里,一个胖一点的警察对我说:“你要能过了这关,你就是你师父的好弟子!”

他们叫我站在一个略大于象人体电子称的上面,通上电后,全身麻痛,我下来后,没啥事!

他们又让我坐在一个大铁椅子上,把手、脚用铁环固定住,再把身上揽一道绳子,通上电后,那闹心的疼痛,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身体直往上蹦,我依然一声不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把我放下来时,我一下就瘫在了地上。他们敬佩的说:“你真有刚,你是师父的好弟子。”

这期间,一直不让家属会见,我的弟弟,从真相小册子上看到了我被迫害的情况,拿着小册子去找他姐夫说:“我姐不死,也是个植物人!”

度日如年的两年劳教终于到期了,女儿见到我已认不出我了,我目光呆滞,反应迟钝,耳朵还有些聋,瘦得脱了像,女儿搂着我,就哭个不停。丈夫见到我,放声大哭,我还是佝偻着腰,步履蹒跚。

三、被沈阳市大东区长安小区警察暴打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九点多钟,我在沈阳市大东区长安小区发真相资料,遭小区一老太太恶告,被小区一警察跟上来,当时,我背个书包,还有几本真相资料没发完,他要翻我包,我不给,他就抢我书包,撕扯了一会儿,我就跑,刚跑到楼下,他一下把我推倒,我的左膝盖狠狠的跪在地上(至今,还留着疤痕),他把我按倒在地上,就是一顿不停的暴打,还用手机猛砸我的头,砸得我晕头转向,头觉得很大很大,我双手抱头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引来很多围观的人。

一对老年夫妇正好经过这里,老阿姨急忙上前阻止说:“可不能这么打你媳妇!”“她不是我媳妇,她是法轮功(学员)!”警察说。老阿姨又说:“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把她放了,积点儿德吧!”他根本不听,还边打边对我说:“你要通知家人,送来五万元,就放了你!”我说:“没有钱!”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位善良男士,上来一把搂住这个警察,我借机向前就跑,他一边对这位善良男士大声吼道:“不要妨碍我公务。”一边又来追我,我没跑多远,就被他抓住,又是一顿暴打,他踩住我的头,让围观的群众按他给的号码打电话叫警车来,谁也没有搭理他,后来,一个小学生帮打了电话,来警车把我绑架到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

四、在沈阳市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遭迫害 被非法判刑七年

一到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警察就开始非法审讯我,问我资料哪来的?和谁联系等等,我拒绝一切回答,后来,他们把屋里一大堆真相资料,有光盘,小册子,传单等,几千份,都算在我身上。

他们就开始打我、电我。有个叫于阳的警察,手里拿了一本杂志,往我脸上啪啪一顿猛抽,然后,把我双手铐起来,吊在一个铁笼子里,三天三夜。这期间,还有警察把手伸进来,扇我耳光或打我几下。四月二日,我被警察王建东、李志江等人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

第二天,我满脸起了大水泡,头肿得很大,眼睛只有一条缝,视线模模糊糊的。看守所的一个狱警说:“如果昨天你这个样子,我们这不会收的。”

历经四个月的煎熬后,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我被大东区法院非法庭审。在法庭上,我讲了很多真相,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无罪,被谎言、利益迷惑的法官,不但听不进去劝告,还说我态度不好,当庭宣非法判七年,庭长:金成锐;主审法官:徐芳。

五、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到关小号、做奴工等迫害

一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一个矮个子模样的女队长,让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不写,就把我送进一个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屋子里,罚站、罚蹲、让我骑在一个约一巴掌长,三寸宽的小木凳子上,这个小小不起眼的凳子,坐时间长了,能把屁股坐烂。

中共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
中共刑具:强迫法轮功学员坐的小凳

也是白天、晚上有人看守,不让睡觉。有时,看守人员晚上睡着了,我也跟着睡一会,被发现,就把我打醒,关了近三个月,我还是不转化,他们就把我送到车间,不管了,愿意干活就干,不干也不管了。

我看到被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很苦,完不成任务就挨打。开始我就主动帮她们干点,画过衣服样,糊过手工艺品,扒过大蒜、玉米等……后来,也给我分派活了。

二零一六年刑满回家,因我的丈夫担惊受怕,离我而去,而我又再次被非法判刑,生死难料,原本健康的母亲着急上火,在我还有半年冤狱期时,就离开了人世。父亲告诉我说:“你母亲天天坐在村头的一个大石头上,望着过往的人群,盼你回来,你母亲死时眼睛都没闭上。”

因心中坚信大法,我才走过了那段地狱般的艰难岁月,回家后,学法炼功不久,就恢复了健康,我伺候父亲一年后,父亲也去世了。

弟弟家里有三十多亩地,去年,从春种到秋收,我一直跟着干下来,一百多斤的玉米棒袋子,我都能轻松的装卸车里,妹妹根本都拿不动,连大哥都敬佩我。今年,弟弟在外地打工,春种时没有回来,雇了两个人,我一直跟着干了近一个月。

谁好?谁坏?谁正?谁邪?自见分晓。真心希望,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紧了解了解法轮功真相,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同时搜集他人迫害法轮功证据,将功补过,选择一个好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3/暴打、电刑、吊铐……张志芹九年冤狱死里逃生-389932.html

2016-04-07: ◇辽宁省清原县张志琴已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6206.html#164623010-1

2012-12-15: 目前抚顺市清原县十五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盖永杰、刘丽英、刘海涛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在抚顺市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张金生,男,二零零四年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十月被诬判十三年,现在被非法关在沈阳市一监狱十四监区(新)。

法轮功学员程秀昌,男,家住清原镇,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被绑架,被非法关在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三大队。

法轮功学员戴守同,男,家住清原镇双秀沟村,二零零五年十月被绑架,诬判九年,现在被非法关在本溪火连寨监狱。

法轮功学员马德生,男,家住土口子乡,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劳教十八个月,二零零七年被诬判八年,现在被非法关在吉林监狱。

法轮功学员王桂芬、岳兆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绑架,被非法关在马三家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郑洪英,女,六十五岁,家住南口前镇王家堡村,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被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被清原县法院诬判四年,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

法轮功学员陈桂凤,女,家住南山城四道碱场,二零零五年三月被绑架(和卢广林同时被绑架),被诬判十一年,现在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

法轮功学员吕焱,女,家住南口前镇,二零零五年四月被绑架,被诬十三年,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

法轮功学员张志芹,女,娘家住南口前镇石木匠沟,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沈阳被绑架,被诬判七年,现在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一小队。

法轮功学员盖秀琴,女,二零零五年四月,被绑架,被诬判八年,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

法轮功学员臧玉云,女,家住南山城,在鞍山被绑架,被非法关在辽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5/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6570.html

2009-08-21: 遭枉法判刑七年 张志芹被辽宁女监劫持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张志芹,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被小东门派出所绑架,后被大东区伪法院枉法重判七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十点,张志芹在大东区长安小区内被一去岳母家的恶警举报,该恶警伙同一不明真相的恶人,用脚狠踢张志芹的头部、身上、腿部,张志芹用双手护着头部,高呼:“法轮大法好”,很多路人围观,看到了这一暴行。

张志芹后被绑架到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一直被封在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的一铁笼子内,很多恶警二十四小时看守,该派出所构陷张志芹有八百份粘贴。张志芹的老父亲从抚顺赶到沈阳寻找女儿的下落,张父和一名亲友被赶出派出所,另一名亲友被无辜扣留了两个多小时。此案的办案人员是王建东,男,三十六七岁。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大东区伪法院开庭构陷张志芹,开庭当日邪党人员如临大敌,大东区国保大队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学员家属。沈阳“六一零”操控大东区伪法院枉法重判张志芹七年,已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张志芹四十七岁,原籍抚顺市清原县,曾罹患神经衰弱、腰腿疼等各种疾病,严重时丧失劳动能力,长期被病痛折磨的脾气暴躁。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暴躁的脾气改掉了,人也变得更加善良无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1/206915.html

2009-06-30: 沈阳大东区洮昌派出所电话

沈阳大东伪法院6月26日对大法弟子张志芹、初芝梅非法开庭。恶党便衣警察在法庭外绑架七位大法弟子到大东区洮昌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695.html

2009-06-28: 沈阳大法弟子在法院附近被绑架被非法拘留五天

大东法院6月26日对大法弟子张志芹、初芝梅非法开庭。沈阳大法弟子去法院声援面临非法判刑的同修,被恶党便衣警察绑架七位大法弟子,送到了大东区洮昌派出所。一个在6月26日下午三点左右释放,还有两位大法弟子被沈北新区派出所带走,一位被铁西派出所带走。

其中,陈新野的妻子陈丽辉说自己是陈丽红(她的妹妹),在大东法院附近等丈夫。陈丽红的丈夫黄慰(常人)去了大东洮昌派出所说来要妻子,做完笔录后,警察查出陈丽辉真正的身份,说黄慰做假证,把黄慰也扣在了派出所关了一宿,黄慰下楼时走的很慢,一个警察非常凶狠的大吼让他快走,陈丽辉的大姐过去冲警察喊,你这人民警察是什么形象啊。那个恶警又吼道你们都出去等,陈丽辉的大姐大喊道:我就不出去,然后冲黄慰说没事儿你慢慢走别着急。那个恶警急了使劲拽黄慰,陈丽辉的大姐冲过去拽那个恶警的衣服,场面有点混乱,一直拽到派出所门口,陈丽辉的大姐大喊道你们算什么人民警察,尽欺负老百姓。晚上六点半左右黄慰被送到大东区拘留所,行政拘留7天。

晚上警察已经去了陈丽辉家,什么也没翻到,皇姑三台子大法弟子陈丽辉和许振英60多岁,于6月27日晚六点多被送到沈阳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8/203600.html

2009-06-26: 沈阳大东区法院欲对张志芹非法开庭审判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十点,法轮功学员张志芹在沈阳市大东区长安小区内被一去岳母家的警察举报,该警察伙同一不明真相的人,用脚狠踢张志芹的头部、身上、腿部,张志芹用双手护着头部,高呼:“法轮大法好”,很多路人围观,见证了这一暴行,后被非法绑架到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

张志芹在小东派出所时一直被锁在一个铁笼子里,恶警二十四小时看守。四月二日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 据悉,近期沈阳大东区法院欲对张志芹非法开庭审判。

张志芹,四十五岁,原籍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张志芹修炼前曾患神经衰弱、腰腿疼等各种疾病,严重时丧失劳动能力,长期病痛折磨,脾气暴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暴躁的脾气改掉了,人也变得更加善良正直。

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张志芹曾遭受过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张志芹被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恶警野蛮摧残。

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恶警吴伟用脚踢、用一寸厚的床板殴打张志芹,床板打折了,张志芹的肋骨被打伤,导致她腰部不能直立,心脏、脑部出现问题,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吴伟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椅子腿打折了,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被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陷进一个坑,张志芹被打的晕死过去。

在马三家劳教所,张志芹双手被反绑,十来个人对她又踢又打,扇耳光。然后恶人又进行骚扰、罚蹲、罚站、电棍电击、不让睡觉、吊打、坐老虎凳、关进笼子、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6/203450.html

2009-04-11: 沈阳大法弟子张志芹被绑架的情况补充

辽宁省沈阳大法弟子张志芹被绑架一周后,张志芹的老父亲从抚顺赶到沈阳寻找女儿的下落,四月八日,张父和亲友共三人到沈阳市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了解情况,负责接待的警员告知家人,张志芹在小东派出所不报姓名,张父和一名亲友被劝离开派出所,另一名亲友被无辜扣留了两个多小时。此案的办案人员是王建东,男,三十六七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1/198753.html

2009-04-10: 张志芹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张志芹,四十七岁,原籍抚顺市清原县。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晚十点,在大东区长安小区内被一去岳母家的恶警举报,该恶警伙同一不明真相的恶人,用脚狠踢张志芹的头部、身上、腿部,张志芹用双手护着头部,高呼:“法轮大法好”,很多路人围观,见证了这一暴行,张志芹后被绑架到大东区小东门派出所,四月二日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

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张志芹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她曾被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野蛮摧残。

抚顺市武家堡劳教所恶警吴伟用脚踢、用一寸厚的床板殴打张志芹,床板打折了,张志芹的肋骨被打伤,导致她腰部不能直,心脏、脑部出现问题,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吴伟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椅子腿摔折,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出现一个坑,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

在马三家劳教所,张志芹双手被反绑,十来个人对她又踢又打,扇耳光。然后恶人又进行骚扰,又罚蹲、罚站、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等。

张志芹曾罹患神经衰弱、腰腿疼等各种疾病,严重时丧失劳动能力,长期被病痛折磨的脾气暴躁。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暴躁的脾气改掉了,人也变得更加善良无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0/198713.html

2009-04-03: 沈阳大法弟子张志芹被绑架

3月31号晚,辽宁省沈阳大法弟子张志芹在长安小区黎明宾馆对过救度众生时被大东派出所恶警绑架,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198309.html

2004-05-29: 二○○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清原县南口前镇的张志芹在敖家堡散发真像材料,被坏人举报当地派出所而遭非法抓捕。清原县公安局把她送進大沙沟拘留所非法拘留50多天后,又强行送進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一進教养院张志芹就被关進小号。这是武家堡为加重迫害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所设的场所。室内阴暗潮湿,终日不见阳光,一张三合板直接铺在水泥地上就算是床,关在这里的人有的满身长疥,奇痒无比。恶警通过监控器时时在监视着她们。

几天后出了小号。中队长陈凌华发现已经绝食八天的张志芹炼功发正念,就把她拽到办公室告诉大队长吴伟说:“张志芹是头,领着大伙发正念。”吴伟满脸通红,满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酒气。他不由分说动手就打,揪住张志芹的头发连踢带踹,不停的扇耳光,用拳头猛打。又举起椅子向张志芹全身一阵猛砸,用脚猛踢张志芹的头部,张志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头部当时就陷進一个坑。过了一阵儿,吴伟走了。陈凌华和干警姚欣把张志芹拖到库房,吴伟撸胳膊挽袖子手拿两个床板正在那等着呢。见到张志芹抡起床板不管哪就打,边打边说:“你不是头吗?今天你不转化,我就把你打到太平房去!你知道我是干甚么的、哪个学校毕业的?我最会打人,表面看不出来,都是内伤!”然后又扇耳光又揪头发,张志芹头发被揪掉好几缕,耳朵也被打聋了,张志芹昏了过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正在唱歌的姚欣找人把她送進抚顺二院挂上了吊瓶,大夫粗略检查结果:肌肉拉伤、软组织损伤、头部凹陷、腰部严重损伤、肾积水——张志芹浑身青紫色,一动弹浑身疼痛难忍。脸肿得变了形,恶警嘲笑她叫她“面瓜”。她走路身体佝偻弯曲不敢直腰,步履蹒跚。

抚顺二院配合教养院对大法弟子進行野蛮灌食,为了不露姓名,大夫把胸章翻了过去。张志芹住院一个多月又被送回教养院关小号。

后来劫持法轮功学员的女队被转到章党一个偏僻废旧的化工厂,恶警惧怕大法弟子发正念,让张志芹和十多个人蹲着,用电棍挨个电头部脸部。恶警史青云踢高娟并把她关到小号用电棍电,电得她脸上起了大泡,脸肿得变了形,还破了皮,不敢洗脸。

二○○二年八月,张志芹被送到辽宁省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一進来就遭骚扰迫害,被体罚、不让睡觉,还被迫从事无休止的劳动:穿珠子、做花、扒大蒜、扒包米、做兜子、糊盒子等。从早上七点钟一直干到晚上十来点钟。

十二月份,大概是到了年末要总结成绩领功请赏吧,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又加大力度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并对学员進行谎言灌输,不起作用就罚蹲、罚站、罚坐(把双腿绑上)、把双手反背铐在铁管子上、吊打、坐老虎凳、关進笼子、强行注射药物等。张志芹双手被反绑,十来个人对她又踢又打,扇耳光。然后犹大又進行骚扰,又罚蹲、罚站、过电棍等。犹大韩秀杰在干警的指使下踢她打她体罚她,不让睡觉。又找来十几个人打她,强行抓住她的手在事先她们写好的保证书上按手印。

二○○三年十月,张志芹到期被释放,可是回到家的张志芹已变了个人:反应迟钝,耳朵还有些聋。

2004-01-14: 大法弟子张志芹在教养院期间(2002年2月17日左右,快过年了),坚持发正念,被陈凌华(女队大队长)告诉吴伟,吴伟趁各间在按监控器(声音吵杂)把她叫到办公室,大打出手,拿木凳往张的头部狠砸,脚猛踢张的脸部、后腰。毒打了两个多小时,张被打得晕死过去,被送進医院抢救,脑部被打得有一个坑,现在张大脑反应迟钝。抚顺教养院女队解体后,张志芹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2003-12-21: 2001年12月大法弟子在教养院集体炼功,喝酒喝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吴伟,進屋就把张志芹从二层床上拉下来,拽進办公室,用板凳砸张志芹的头部、腰部,直到把凳子腿打折了,一旁的小干警吓坏了,怕出人命担责任,上来拉。失了控的吴伟仍然边打边说:“我瞅你就来气,就你带的头,我今天非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看谁能把我怎样。”体格健壮的农村妇女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后被送到第二医院拍片、治疗,治疗半个月后,张志芹脑部有软块,人总是精神不起来,目光呆滞。腰部被打得直不起来。此事引起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惊动了司法局。心虚的吴伟说:“以后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个个坚硬似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1/62996.html

2003-12-09: 大法弟子张志芹,因发正念,被吴伟用床板将肋骨打伤,使她走路一只脚不能抬起,只能拖着走。恶警假惺惺领她去医院检查,检查过后却不告诉本人真正的检查结果。家人来看望,恶警们不离左右,目的是不让她和家人说出受伤的真正原因。

2001年12月大法弟子在教养院集体炼功,喝酒喝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吴伟,進屋就把张志芹从二层床上拉下来,拽進办公室,用板凳砸张志芹的头部、腰部,直到把凳子腿打折了,一旁的小干警吓坏了,怕出人命担责任,上来拉。失了控的吴伟仍然边打边说:“我瞅你就来气,就你带的头,我今天非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看谁能把我怎样。”体格健壮的农村妇女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后被送到第二医院拍片、治疗,治疗半个月后,张志芹脑部有软块,人总是精神不起来,目光呆滞。腰部被打得直不起来。此事引起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惊动了司法局。心虚的吴伟说:“以后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个个坚硬似钢。”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05:
抚顺市中级法院:
法官沈忠024-57719282、18641382905

清原县法院:
院长孙树魁18641389525、02457719525

清原县检察院:
公诉人:吕欢欢、王忠杨
王宗杨024-53030232、024-53030232、13904931135


2019-03-31:
迫害相关单位
沈阳北站派出所 2462042378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102号 邮编:110013
所长 李鹤
政委 刘峰【号码待确认】13470511858
副所长 王振基
警务指挥室教导员 辛美玲
治安刑警大队教导员 韩雪松
警务保障室教导员刘腾蛟【号码待确认】 15641897077
大队教导员王理想、员警艾鑫、韩郑
沈河区公安分局 2424844572
指挥中心主任 冯凯 15940278618
值班室 2424849109
国保大队
副队长 徐宝军 13840333009

清原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
郑志文 大队长 13904131303
徐向春 副大队 2453030717 13188298899
沈阳市行政拘留所 2424821723
沈阳市第二看守所只收男士 2423719050
沈阳市第二拘留所【女】 2486673010
2019-03-16: 抚顺第一看守:
所长周志国13941327000 15504931789
教导员张敬会13898349689
副所长才昴13604133036 15504931756
曲毅024-52330910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阚凯024-56534826
副所长张鑫15504931818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副所长原长伟13842368078
副所长臧建茂15504931810
赵春艳13704935075
抚顺市看守所: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古城子街道南沟,邮编113001
值班室:024-66530504
新上任所长解伦13842345110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大东区洮昌派出所:
地址: 沈阳市大东区联合路121号 邮编110044
电话:024-88113195
所长   刘勇    办024-88127857、13304015788、宅88129167
教导员 刘正斌   办024-88127857、13940361812、宅88722799
治安副所长 李炜  办024-88113195、13998145402、宅82877615
刑侦副所长 潘志刚 办024-88113195、13804063391、宅88131500
社区副所长 任军  办024-88113195、13998892110、宅88582002
副所长     周安民 办024-88113195、13940413375、宅8848506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