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方正县 >> 左先凤(左仙凤), 女, 37

个人情况: 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青年英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依兰县三道岗镇
有关恶人: 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副队长宋宇哲和三道岗镇派出所郗景武
迫害情况: 被枉判5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6-02
家庭成员: 儿女: 左先凤(左仙凤)
夫妻/父母: 吕会文(吕慧文,吕惠文) 左振岐(左振歧、左振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15: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指使犯人干涉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
大法弟子左先凤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人,6月2日,左先凤的妈妈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见女儿左先凤,左妈妈见女儿说:咱们控告方正国保队长白文杰,有三个人控告,就可以逮捕白文杰,这时包夹左先凤的警察接过电话说:你再说这话,我就取消你的接见,左妈妈又说:二姑娘,要走好以后最后的路。警察就给对讲电话挂断了,左先凤就给警察说好话,左妈妈和左先凤又唠三、五分钟,警察又接过电话,恶狠狠的说,你要再说什么,下次我就让你接见五分钟。犯人头接过电话对左妈妈恐吓,嚣张说:你把你姑娘教育成啥样了?还说,你来一趟见你姑娘,你姑娘就变一次,我要把你姑娘教育好,还给你。左先凤的妈妈说:你一个坏人,还能把我孩子教育好?谁给你的权利?你有资格、有权利教育我的孩子吗?你是一个坏人,就应该接受改造。我的孩子归我管,跟你啥关系?在左先凤身边的警察不让左妈妈说话,就挂机了。

现在监狱对左先凤施加酷刑的压力,左先凤的妈妈非常担忧。这种公然侵犯公民人身的违法行为是谁指使的?什么目的?希望监狱管理局、有部门查清事实。依法追究监狱长、九监区责任。自从99年7.20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国所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等场所,他们给(杀人犯、嫖娼、吸毒等犯人)用减期、减刑手段,唆使刑事犯严管,实行五联保包夹,手段极其残忍下流,来迫害大法弟子。请看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给这些地方多写真相信,救度他(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5/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9660.html

2016-06-07: 拒绝放弃信仰 左先凤狱中遭殴打、体罚

被非法判刑五年的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左先凤,因为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日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到体罚迫害。

今年三十七岁的左先凤是位女教师,她因散发请柬邀请当地百姓旁听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长安的非法庭审,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被警察绑架,后被方正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现被非法关押在集训监区(九监区)。

从五月十三日至五月二十日,左先凤的母亲吕慧文两次奔波数百里,到监狱探视女儿,均被狱方无理阻扰,没有见到女儿。五月二十七日,吕慧文第三次探监才见到了女儿,发现左先凤明显消瘦。左先凤告诉母亲:她一进监狱就遭到强行“转化”的迫害,左先凤拒绝放弃信仰,被两个刑事犯殴打。左先凤告诉母亲:她目前正在被强迫坐小板凳,每天从早上四点半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半,每天十八小时,非常痛苦。

“坐小板凳”是一种另类酷刑,是中共监狱近年采用强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的主要肉体迫害的方式之一。人被迫长时间坐在一个十几厘米、二十厘米的窄小凳子上,固定姿势,此酷刑能造成臀部疼痛、继而全身疼痛,晕眩,严重臀部会结痂溃烂,精神崩溃。

左先凤拒绝放弃信仰而遭殴打、体罚一事,母亲吕慧文要求见监狱长、监区长。最后集训监区队长和副队长接待了她,答应说不会再出现打人情况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7/拒绝放弃信仰-左先凤狱中遭殴打、体罚-329772.html

2016-04-2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左先凤被枉判5年 已上诉

黑龙江依兰县青年女教师左先凤,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去方正县法院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被方正县警察绑架关押。事后,左先凤曾去方正县公安局表明绑架拘留参加法庭旁听的公民是违法的,要求进行行政复议,公安局推托,她又去方正县法院立案庭要求立案。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为打击报复左先凤,便伙同依兰县国保大队长张英铎和三道岗派出所张建华将左先凤再次绑架。左先凤已被非法判五年,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现已上诉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4/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7052.html

2016-02-02: 方正县法官当庭践踏法律 剥夺女教师辩护权

2016年1月26日下午一点半,哈尔滨市方正县法院在左先凤身体极度虚弱、不适合开庭的情况下,不顾左先凤的死活和律师的强烈要求,强行开庭,致使左先凤庭审中四次休克。庭审中,“法官”张宇冰回答不了律师多次提出的多个问题,更拿不出任何法律条文,就恬不知耻的赶走一位律师,又与公诉人合谋搅闹法庭,另一律师迫不得已退庭抗议。两位律师都到检察院控告。

所谓的“庭审”三个多小时,暴露出张宇冰为首的法官、陪审员、公诉人等是地地道道的法盲,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也不遵守基本的道德良知。

一、公检法合谋:绑架、构陷,到预谋开庭仅20天

依兰县三道岗中学女教师左先凤,35岁,教学能力强、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2015年12月8日被方正县国保警察白文杰以散发几张“邀请函”(请民众旁听方正县法院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为由,从依兰县三道岗中学办公室绑架,当天在方正县国保办公室里还有方正县检察院批捕科的人穿着便衣提前介入提审。

12月11日所谓“批捕”,并移送审查起诉。批捕科人去哈市看守所给左先凤送达批捕通知提审讯问时,国保白文杰、王林春俩一直对左先凤威胁说:“你就如实交待,这样对你有好处。”左先凤问批捕科的人叫什么名字,白文杰紧接着说:“你就别问了,你就叫李检就行。”白文杰可能也觉得自己不符合程序,纯属串通检察院,就解释说:“因为我们熟,所以就带他(送达批捕通知的李检察官)来了。

方正县检察院12月16日就审查结束,起诉到法院。一审法院也竟然快速立案,定12月28日就开庭。

家属接到批捕通知后为左先凤请了一位辩护律师,看到左先凤被绑架仅20天就要开庭,十分担心和着急,只好花钱又请了一位辩护律师。经律师争取,所谓“开庭”才延至2016年1月26日。

二、“法官”法盲,恼羞成怒、当庭践踏法律

左先凤绝食抵制迫害至今40天之多,在哈尔滨市看守所一直被强行插着胃管,身体被迫害的人都脱像了,不能说话。2016年1月26日下午一点半,方正县法院强行对左先凤非法庭审。左先凤把自己的书面申请交给“法官”张宇冰,申请书中要求:1、要求陪审员参加庭审;2、申请公诉人回避。张宇冰对左先凤的合法要求不理不睬。

在法院大里,有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领着二十多警察和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宋宇哲,还有哈市公安局来的警察用手机给家属和律师拍照。二十多名家属进庭旁听,有十几个便衣混在家属中间监视家属,在家属中穿梭查看家属的一举一动。旁听席上共有三四十人。散庭后参加庭审的人往出走时,警察对白文杰说:“白队儿,你得请吃饭了!”

在法庭上,只剩一把骨头的左先凤一直靠躺椅子上。律师根据左先凤的身体情况,提请医生检查身体的要求,遭到张宇冰的拒绝。张宇冰向律师说:不要在一个问题上纠结。

随后律师向法官提出:左先凤发请柬(要求世人参加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不犯法,要求法官拿出法律条文予以证实发请柬犯法。控告江泽民也不犯法,让法官拿出控告江泽民犯法的法律条文。“法官”张宇冰答不上来,还说不要在一个问题上纠结,并又一次无理警告律师:干扰庭审。律师再次向法官提出:依据法律条款,左先凤案不违法,罪证不成立时,“法官”又一次无理警告律师。旁听席上两警察互相暗示后,一警察上律师前示威推一下律师的麦克。律师向法官说:你说不上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当第三次律师依法提出质疑合议庭没有权利决定是否更换公诉人,并指出法官没有回答所提问题,就要求公诉人、法官、合议庭回避,“法官”不予理睬,并恼羞成怒说:他们(公诉人)怎么说都行,你是扰乱庭审,并示意将律师撵出去。

律师被剥夺辩护权,走出法庭后立刻向方正县检察院打电话控告张宇冰的违法行为,然后律师快速写好控告信去检察院递交,检察院不予受理。

依据《刑事诉讼法》47条,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认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阻碍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有权向同级或者上一级检察院申诉或控告。检察院应及时进行审查,情况属实,通知有关机关予以纠正。

三、“法官”胡搅蛮缠,律师愤然退庭控告

“法官”张宇冰赶走律师之后,左先凤就休克了,两个法警将左先凤架着拖走了。左先凤母亲心疼女儿大哭也晕了过去。张宇冰威胁左母说:你能不能让顺利开完!?你再闹、你再捣乱,以后再开庭就不让你参加,要打120把左母弄走。上来三四个警察要把左母抬走的架势。左先凤的三个舅舅背着左母说:我姐有心脏病,你们动她就沾包,谁动谁负责,看你们谁动?左母被弟弟们背到长条凳子上。左先凤的舅舅说:人都这样了还审什么审?这时张宇冰宣布休庭。

二十分钟后继续开庭,这时张宇冰自知已经违法了就蔫吧了,心里就害怕了,把旁听席上前排的家属都撵到后排了。

另一律师要求给左先凤检查身体,张宇冰无视律师要求继续开庭,律师质问法官:左先凤身体这个状态,你们坚持开庭是违法的,我坚决反对,你们就是违法的,坚决反对。张宇冰说:法庭是有纪律的,不能干扰法庭。律师说:我没有干扰,是你们违法。张宇冰知道自己违法,站不住脚了就不得不休庭给左先凤检查身体。

二十多分钟后,左先凤坐在椅子上被抬回法庭,合议庭说经检查当事人身体可以开庭。当律师说:给左先凤检查身体的医生是不是正规的医生,在没有律师和家属在场的情况下的检查结果是否真实,检查结果在法律上能否生效,这将来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张宇冰等不敢回答,还污蔑律师说捣乱、干扰法庭,制止律师不让说话。律师说:是你们违法,不是我违法,我也没有干扰法庭。

主审“法官”张宇冰每次都答不上两律师提出的每个问题,也说不出法律条文,只好宣布休庭研究对策。休庭时,家属听见张宇冰他们商量说:律师再提出问题就不回答了,让他自己随便说……

等再次开庭时,张宇冰采取无视律师依法有理有据的提问、质疑、辩护,掏出一个法律条款照本宣科,念一条后就不念了,并说是按照此条法律执行。律师说:你别光念上面,你接着往下念,把下面念完。再接着往下念,下面法条就说明你们的所为违法了。张宇冰不敢念下面的法条。

律师提出质疑时,法官就不听了。张宇冰指着公诉人:你先说。公诉人就开始读起诉书,期间张宇冰不管律师说什么都不予以理睬,只看着公诉人读。不知什么时候把律师的麦克关掉,公诉人用麦克强行读起诉书,律师只好一边举手一边大声提出疑问,张宇冰置之不理。这边公诉人读起诉书,那边律师举手大声抗议,各说各的,法官张宇冰无视法律尊严、强行推进所谓“庭审”。

律师看到法庭一片混乱,面对当庭丢人现眼的法盲“法官”张宇冰如此无知的践踏法律,蔑视人性的流氓违法行为……无法配合这样违法的庭审,迫不得已退庭抗议。律师从法院出来直接去方正县检察院控告。

四、张宇冰继续违法强行开庭,图谋走过场了事

两律师先后离开法庭后,张宇冰和公诉人、合议庭,合谋继续庭审。不许任何人说话,最后检察院公诉人说,建议法院给左先凤判四~七年。法官让左先凤陈诉说:左先凤这是给你的机会。左先凤用十分微弱的声音说:我要请律师,你们后半部分开庭就是违法,你们把律师撵走,将来谁还给你们辩护,你们要为自己将来负责。法官说三天后下达,就结束了这次违法庭审。

旁听的人从法院往出走时感慨的说:这是法院吗?怎么一点也看不到公平!?回家后觉得不是去参加旁听好像进了匪窝一般……

家属们回家后,互相询问三天后下达是什么意思,没弄明白就给法官张宇冰打电话,询问,张宇冰说:我不记得我说什么了。家属出乎意料的说:你不是法官吗……?张宇冰紧接着说:我没有义务回答家属的问题。左先凤不尊重我那就等走法律程序。家属说:你要这么说的话,你说左先凤不尊重你你就这样,你这不是报复吗?这是什么公平公正啊?没等家属说完,张宇冰就挂断电话。家属想起白文杰曾亲口说过:“李长安判了12年,家属拿钱请律师,如果把钱给法官(同一法官张宇冰),是不是就少判点或不判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方正县法官当庭践踏法律-剥夺女教师辩护权-323043.html

2016-01-10: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左先凤面临非法庭审

黑龙江方正县法院欲于1月26日非法庭审依兰县三道岗镇法轮功学员左先凤非法庭审。方正县检察院要对左先凤判刑四至七年。

事件回顾:左先凤2015年12月8日被方正县国保白文杰绑架被关押在哈市看守所(鸭子圈)刑事拘留。2015年12月11被方正县检察院批捕,12月16日被方正县检察院起诉,方正县法院预计12月28日非法开庭,国内外 和各地区同修们用各种方式及时配合,和家属聘请的两位正义律师默契配合对法院的据理力争破使方正法院预谋2015年12月28日非法开庭的计划取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0/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22046.html

2015-12-27: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法院原定的12月28日对左先凤的非法庭审取消

预谋对左先凤过年前开庭,左先凤家后请的一个代理律师,周四赶到方正县法院阅卷后,对法官张宇冰(刑庭副庭长)说明律师需要阅卷时间要求延期,张宇冰说不行,周一上午(28日)10点开庭就匆匆忙忙的走了。然后律师只好去找刑庭的正庭长,庭长说你交一个东西(申请延期的)然后我们研究。周五,左先凤家请的第一个律师给法官张宇冰打电话要求延期。后才通知周一开庭取消,年前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7/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70.html

2015-12-26: 黑龙江方正县检察院预谋对左先凤判重刑

黑龙江方正县法院欲于12月28日非法庭审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左先凤左先凤的代理律师12月22日去方正县检察院公诉科,公诉科说案卷已经到法院了,律师打车赶去方正县法院阅卷,法官张宇冰告知12月28日开庭,公诉人是李春鹤,方正县检察院量刑是四至七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6/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31.html

2015-12-20: 被方正县国保白文杰报复跨县绑架的左先凤正在看守所绝食

12月8日,黑龙江省方正县国保队长白文杰报复跨县绑架了正在上班的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教师左先凤左先凤被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刑事拘留。左先凤被绑架的第三天,12月10日,被方正县检察院串通快速批捕。现左先凤在看守所绝食绝水。

左先凤刚进看守所时,被犯人“墩蹲”折磨,现在手脖子处的伤清晰可见。

今年9月方正县法院庭审善良好人李长安的前一天,左先凤散发邀请世人参加旁听的请柬而被白文杰绑架,非法拘留15天,左先凤绝食8天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0708.html

2015-12-13: 哈尔滨市依兰县三道岗镇的左先凤被非法批捕

2015年12月8日,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绑架的哈尔滨市依兰县三道岗镇的左先凤,仅三天时间于12月10日,被方正县检察院非法批捕。

12月份的中国最北部的黑龙江,正是滴水成冰寒风刺骨,正在上班的三道岗镇中学青年女教师左先凤被方正县跨线绑架,被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鸭子圈)刑事拘留,羽绒服和皮靴被白文杰扣留,理由是看守所有规定不让穿。左先凤的使用手机也被白文杰送到黑龙江省公安厅企图进一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3/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0418.html

2015-12-09: 黑龙江方正县国保白文杰绑架青年女教师

黑龙江省依兰县女教师左先凤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被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等绑架。

左先凤是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青年英语教师,今年三十七岁,教学能力强、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可是这样一个好老师,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不断遭受到中共的迫害。她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前进劳教所。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黑龙江省方正县法轮功学员李长安被非法开庭,左先凤去方正县散发请柬并参加旁听,被方正县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绝食八天,回家。

左先凤回家后,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一再给依兰县610打电话,让依兰县教育局开除左先凤并给予处分。依兰县610主任徐海波不分善恶,依兰县教育局纪检委的人两次去左先凤单位找左谈话。

左先凤去方正县公安局行政复议,表明方正县公安局的绑架是违法的,公安局推托,后又去方正县法院立案庭要立案。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左先凤在单位被方正县国保大队长白文杰伙同依兰县国保大队张英铎和三道岗派出所张建华再次绑架到方正县公安局。

朋友给白文杰打电话劝善不要做害人的事,白文杰说检察院的都来了,他说的不算,左先凤被刑事拘留送到哈尔滨市看守所,警察的借口是左先凤去方正县行政复议了。

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以来,白文杰一直在国保大队参与迫害。此人恐惧自己做的坏事被国内外曝光。

方正县李长安被通缉五年,二零一五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就是国保大队白文杰等多年来一手黑箱操作的。

在白文杰妻子的同事看到电线杆上张贴白文杰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问白文杰妻子:“电线杆上贴的是不是你家白文杰?”他妻子当时没敢承认干缺德事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心虚地说:“不是我家老白,那是重名。”

白文杰阴险狡诈,表面装作很善良一再说不是自己所为,实际上暗箱操作报复,向各级部门汇报、夸大事实、撒谎、凑材料、说坏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9/黑龙江方正县国保白文杰绑架青年女教师-320240.html

2015-09-26: 公民参加法庭旁听竟遭绑架

黑龙江省依兰县左先凤和母亲吕会文九月一日因依法参加法庭旁听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方正县法院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长安。左先凤和吕会文到方正县法庭旁听。法院预期九点开庭,她们俩八点四十左右拿着身份证进到法院。

刚进屋,方正县国保大队的王林春就以法院工作人员的名义把左先凤叫到了一个小屋里。又过了几分钟,方正县国保大队队长白文杰来到法院。他们和方正县的一些特警把左先凤和吕会文一起抬到了车上,绑架到方正县公安局。

到了公安局后王林春又喊又骂。他们说绑架的理由是,因为左先凤在路上把法院开庭邀请百姓旁听的邀请函,送了六张给过路人。

下午两点左右,白文杰、王林春,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干警开车欲将左先凤、吕会文送到哈尔滨拘留所非法关押。

大概快到宾县的时候,她们俩都要上厕所。王林春把车靠到了路边,下车后吕会文突然晕倒,脸色发青。左先凤吓坏了,嚎啕大哭。吕会文是她妈妈,现在她家里只有她和妈妈相依为命了,她爸爸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遭受迫害。看到妈妈的样子,她心疼的不得了。

十六年了,在江泽民对法轮功非法迫害的十六年中,左先凤的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吕会文两次被非法劳教,每次两年;六次被非法拘留。左先凤的爸爸被非法劳教一次;三次被非法拘留;现在又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呼兰监狱。左先凤被两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拘留。她的丈夫被迫与她离婚,年幼的女儿被迫不在她身边。在历次的被非法关押中,左先凤和她的妈妈、爸爸,都遭受过无数的酷刑折磨

此时的左先凤感慨万千,十六年中共对她身心的摧残,心灵上结下了深深的伤疤。现在看到妈妈晕倒了,浑身抽搐。霎那间,左先凤也痛的无法呼吸,浑身的皮肤都麻木了,手脚不听使唤,头皮也麻木。两年前被前进劳教所迫害的心梗,低血糖的症状全出现了。浑身动不了。

白文杰和王林春把车开到宾县的一所医院。左先凤和吕会文被拖到大院儿扔到地上,医生过来给她俩量了血压。医生说吕会文的血压有些高,左先凤的血压是正常的。

这时白文杰和宾县国保大队姓刘的队长都说左先凤是装的,她们躺在水泥地上躺了二十多分钟,没有人理她们。他们在旁边说着风凉话。对于一直积极追随江魔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怎么能体会到一个从二十岁开始被整整折磨了十六年的人,心灵所受到的创伤。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最后还是决定把左先凤和吕会文拉到哈尔滨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抬左先凤和吕会文上车时,其中一人狠狠地掐左先凤的腋下。在途中,左先凤要上厕所,他们没有停车,左先凤浑身动不了,实在憋不住了竟尿到了裤子里。

他们把她俩拉到黑龙江省第五医院做五项检查。左先凤浑身没有力气,动不了。白文杰和王林春用轮椅推着她,做一项项的检查。当王林春发现左先凤裤子湿了时,他却埋怨与羞辱她。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当着大男人的面尿到裤子里,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在白文杰把左先凤从轮椅上抱下来体检的时候,王林春在旁边又是一顿污言秽语,侮辱她的人格。

当他娘俩被送到拘留所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吕会文因为血压过高,被拘留所拒收,拘留所要给左先凤照相,白文杰和王林春配合拘留所,强制给左先凤照相,他们抓着她的胳膊按着她的头。她拼死的反抗,最后没有照成。

晚上十点半,左先凤被关到了拘留所四楼的一个房间里。一张七、八米长的大板铺上挤着十多个人。左先凤找不到能躺下的空隙。只能把被子铺到了地上。她的裤子从上到下湿透了,没有任何替换的衣服。拘留所里没有拖鞋,没有手纸,没有毛巾,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干警过问这一切。露空的厕所在室内散发着臭味。

拘留所对在押人员进行着非人性的折磨:每天早上八点半开始穿号服,坐小凳“反省”,一直坐到十一点半。下午从一点半开始,坐到四点半。

为了反抗非法关押,左先凤一直没吃没喝,没有配合拘留所的任何规定。

第六天也就是九月六日的时候拘留所的所长野蛮的给她灌食,他用手使劲的捏她的腮,用铁器撬她的牙,还有五、六个犯人按着她。他们用插胃管给她灌的浓盐的奶粉。灌完后她吐了连奶带血,又苦又咸。

九月七日拘留所强制给她输液,并通知方正县国保去接人,九月八日中午十二点左右白文杰,王林春去接她,这时左先凤已很虚弱,白文杰把她从四楼背下来,到第五医院检查,之后又返回拘留所办手续。九月八日晚左先凤在哈尔滨住了一夜,九日顺利到家。

左先凤回家后事情还没有结束,方正国保又给她的上属单位—依兰县教育局纪检打电话,让教育局处份左先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6/公民参加法庭旁听竟遭绑架-316471.html

2015-09-23: ◇9月1日在黑龙江方正县法院被绑架的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左先凤及其母亲吕慧文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6153.html

2015-09-11:黑龙江省方正县国保大队迫害左先凤母女

2015年9月1日,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左先凤母女到方正县法院旁听对法轮功学员李长安的非法庭审,被方正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抓捕,下面是左先凤母女叙述具体的迫害经过。

2015年9月1日上午九点,我们刚进入法院,就有个警察叫左先凤跟他走。我俩去了,他就叫我们坐在这个屋里等着,我俩没听就出来了。

九点多我们又被白文杰找出去,说有事找我们,我俩走在大门外,白文杰要左先凤去公安局,我俩不去,一群警察一拥而上,把我俩推上车强行拉到公安局,有四个警察拽我们进小号,我们不进,过程中白文杰摔倒在地,还有一个警察也摔倒了,他们起来后还拽我们,四个警察把我拽进小号。

白文杰说:你昨天干啥了,你给我贴的满大街?我问:你抓住了吗?你拿我俩撒气。他说:左先凤发请帖了,她又给我上网,这不整我吗?

有一个警察看着我,口出狂言,我问他姓什么?他说姓李,我说叫什么名?他不告诉我,我说你有本事报上名来,我出去就告你,5月1号下的文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出去就给你立案,我没犯法你犯法了。

不一会,白文杰他俩就走了。四个男的两个女的警察看着我俩,我们讲真相不听,后来一个男警察和两个女警听的很好。

中午12点多,白文杰买了盒饭叫我们吃,他给我录口供,我拒不回答。他还问我一个穿花裤子的是谁?我说知道也不能告诉你,不会让你去抓她的。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给白文杰打电话讲真相,白文杰叫我听,我听了一会就对那名法轮功学员说:我就是被抓的吕会文,这个手机号就是白文杰的,我就是他抓的。

白文杰把手机要回去后,又把用手机给我们照的像给我看,我看完后就删除了。他说你删了也没用,监控上有。他打字我说你打不上,复印完我看不清,模模糊糊的,他又从新打的,叫我们签字,我们拒绝了。

后来,白文杰强行把我们母女送往哈尔滨。快到宾县时,我想我是法轮功学员,没有犯罪,怎么能任由他们摆布?不行,得我说了算,我不能跟他们走。

我叫警察停车要上厕所,车停下,白文杰说你俩一个一个上,白文杰跟着我,我说你起来,一个男的跟着我干啥?白文杰转过脸,我说不行,起来远点的,他就上车那儿去了。

我突然晕倒在地,警察慌忙把我抬到车上。我的右手是反关脉,没有脉,白文杰一号脉,没脉了,吓得叫快开车,往宾县医院拉急救。

左先凤连哭带喊,到宾县医院下车时,他们说就把左先凤送进去得了,没想到左先凤也抽了,大夫叫我住院,三个警察不干就拉到哈尔滨做全身检查。量血压时我求师父加持血压220、280特高,大夫不收就行了。第一个大夫量完就说血压太高,没说多少,就开个条子给白文杰。第二个大夫量完还这样说,白文杰仍不死心又把我们母女俩送到看守所。

白文杰对看守所大夫说:“她走在路上要上厕所,上完就倒在地上不能动,可能是晕车吧。”大夫又量血压还说高,他们不留。白文杰叫他们给我开降压药让我吃,我不吃。白文杰要我把药吃了,我接到手里给扔了,另一个警察捡起来还叫我吃。白文杰和开车的一人抓我一个手背在后面,另一个警察把药放到瓶子盖里叫我吃,我一挣就整撒了。

他们又用车拉着我去打降压针,我心中求师父,叫他们立即送我回家。他们又拉我回到最先量血压的地方,一量一点没降。

白文杰不死心,又拉到第二看守所,大夫量完还不降,让我坐一会再量,还是不降,他们气急了要给我打针,我不停的求师父,一会开车的就说:拉倒吧,打针她能打吗?不打钱还没了,可能花一千多了吧。白文杰气的说:给你脸你不要,我就不让你回去,给你拉到方正县关你半个月也不放你。

我还不动心,快到晚上一点了,白文杰给我大姑娘打电话,说来把你妈接回去,你妈血压高,人家不收。开车的说:等你妈好了再拘。两点多,我坐上自己家的车,早晨四点多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1/黑龙江省方正县国保大队迫害左先凤母女-315502.html

2015-09-09: 黑龙江省依兰县左仙凤、李艳萍、孙凤先被非法关押 在绝食反迫害

左仙凤,女,黑龙江省依兰县女教师,因方正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时,写邀请函邀请世人听审,被非法抓捕,9月1日,被送到哈尔滨市拘留所(鸭子圈)。9月1日,左仙凤开始绝食至今,9月6日恶警开始灌食,被严重迫害到无法说话。

李艳萍,黑龙江省木兰县女教师,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拘留所(鸭子圈),9月3日开始绝食反迫害。

孙凤先,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女护士,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拘留所(鸭子圈),9月3日开始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9/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5411.html#159823039-1

2015-09-06: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

目前,看守所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反迫害,有:

1、左先凤,依兰人,在方正,由于同修被非法开庭之前,给地方发放邀请函,2015年7月1号被非法抓捕,现关押在哈尔滨地二看守所,现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278.html

2015-09-05: 依兰县左仙凤和吕慧文在方正县被绑架

9月1日,黑龙江省方正县李长安9点被非法开庭,在法庭,有两位去傍听的法轮功学员被方正县公安绑架,她们是依兰县的左仙凤和吕慧文,在方正县法院是方正县国保队长白文杰当时认出左先凤娘俩,将其娘俩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5168.html

2015-08-05: 依兰县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绑架、围困或骚扰

依兰县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绑架、围困或骚扰
从2015年7月10日到7月30日,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因起诉江泽民,先后于7月10日、7月22日、7月30日遭到三次非法搜捕。依兰县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县内四个派出所警察参与搜捕,并伙同达连河镇派出所、三道岗镇派出所、迎兰乡派出所搜捕法轮功学员。

在三次搜捕中,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拘留15天。刘文波、赵淑艳、赵淑香,7月10日被非法拘留,25日放回到家中。

杜静、曹汝杰、石艳杰,7月22日被非法拘留,现关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

还有两人被绑架到依兰派出所。刘文秀被非法审问后,放回家中,丁学平是拘留,不执行(因孩子没有监护人),放回家中。

三道岗的左仙凤、依兰县的王文娟被围困在家中,被断其水电。

还有依兰县的张可梅、付桂芹、张国栋、三道岗的陈淑萍、左仙波、达连河镇的陶永文、李春宝等7人家遭到警察骚扰。

在这次非法搜捕中,给这十七位法轮功学员家人及亲属在经济和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3656.html

2014-02-17: 劳教所虽解散 恶警罪责难逃劳教所虽解散 恶警罪责难逃

两年多的痛苦折磨,劳教所警察们失去人性地行恶,使三十三岁的女教师左先凤现在再看见路上的警察与市民争执,马上心脏就有脱落的感觉。

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青年英语教师左先凤女士,诚恳、宽厚、善良,教学能力强、效果好,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可是这样一个好老师,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不断遭受到中共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前進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折磨,心脏受损严重,现在也没有恢复;由于在劳教所长时间不让洗漱,牙齿出现两个大洞,吃饭進去饭粒牙齿就疼。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随着哈尔滨前進劳教所最后关押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左先凤走出劳教所的大门,这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魔窟解散了。但是,其形形色色的酷刑折磨和恶警的残暴,却抹不去,那些行恶者罪责难逃。

一、恶警王敏

王敏,四十多岁,一米七二左右,体校毕业,其人高马大的身材和污秽残暴的思想成为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资本。王敏满嘴污秽语言,侮辱、谩骂在押人员简直是家常便饭,只要是她的当班(她三天一个班儿),几乎天天如此。那些污言秽语,让听者觉得实在难以启齿。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中,很多人都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

王敏体罚、刑罚折磨人的手段极其毒辣。王敏残暴折磨法轮功学员,曾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打得眼睛紫青,脸肿的很高,走路腿一瘸一瘸的;把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被吓得精神出了问题,王敏抓起她的脖领子,就往铁门上撞,她的嘴当时就流血了。她也同样折磨左先凤

以下是王敏折磨左先凤的几个典型事例。

左先凤,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被关押到前進劳教所,几度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那天,王敏开始逼左先凤长时间站着,从早上六点半左右,一直站到晚上八点来钟。这样一站就是十天,左先凤的脚肿得很大,腿很粗。

同时,王敏还用冻刑折磨左先凤,只要是王敏的班儿出去扫雪,她就让左先凤站在雪里冻着,她自己在屋里看着,左先凤在外面一冻就是两个多小时。那年冬天特别冷,每天都是零下三十度左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敏把左先凤叫到二楼队长室,用电棍电左先凤的手,左先凤被电倒后,王敏穿着军用皮鞋就踢左先凤左先凤的胳膊被她踢的紫黑,腰不敢动。王敏使劲按左先凤让她蹲着,左先凤的腿已经肿得像两个棒子,实在蹲不了,王敏就打左先凤耳光。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又是王敏的班,那天她和其他狱警打扑克,忘记了扫雪,等下午五点吃完晚饭,她让大家出去扫雪,六点多了,她们都進屋了,左先凤一个人在院子里冻着,路灯照着空旷的大院,显得更加阴森。王敏在守卫队看着,管理科副科长杨国红目睹了这一切,但并没有制止王敏的违纪行为,那天晚上,左先凤站到将近八点。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王敏、刘畅、张爱辉还有狱警许春凤、张艳丽,把左先凤叫到三楼队长休息室(没有监控)。她们用警绳把左先凤双手从背后捆上,王敏在上铺的床上,用力把左先凤吊起来,左先凤的脚悬空,王敏在上面踢左先凤的胳膊,反覆吊了左先凤三次。左先凤的手紫青色,肿的很高,不能拿东西了,需要别人帮助铺被、叠被。王敏继续用小塑料凳折磨左先凤极度虚弱的身体。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早,狱警吴金花指使班长崔恋恋不让大家上厕所,后来大家急了,脱下了工服,纷纷去厕所。王敏怒气冲冲地来到车间,首先冲進厕所,揪住左先凤的头发,把左先凤从厕所薅出来,殴打后,把左先凤关到小号(一个两平米左右的铁笼子)里,把左先凤铐在铁椅子上,左先凤的手、脚都不能动,身子也被固定住。在室内温度仅有四、五度的情况下,王敏让把窗户打开,三月份,东北的天气是刺骨的寒。窗户开了一天一夜, 左先凤的心冻得几乎凝固了。

王敏把左先凤的手用铐子吊挂在铁笼子半中央,胳膊的重力向下坠,铐子卡到肉里,手肿的发紫,麻木的失去知觉。这样一天一夜后,他们怕左先凤的手残了,怕承担责任,把左先凤的手放下来了,换用警绳捆上胳膊,使劲勒紧后,系到后面的铁笼子上。

晚上,恶警把小号的灯关上,守卫队的恶警龚建、王彦锁、王久信等见左先凤打盹,他们就来踢门,左先凤被吓得心怦怦直跳,他们整天整夜的不让左先凤睡觉。左先凤的心律达到一百五十多,血压也很高,身体哆嗦成一团,这样九天八夜的折磨左先凤奄奄一息,心脏严重受损。

二、恶警刘畅、张爱辉、丛志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早饭后,副队长刘畅把左先凤关到三楼没有监控的内勤室,逼左先凤背报告词,她用电棍电左先凤左先凤的胳膊被电紫了,散发出皮肤的烧焦味。

八点半,教导员张爱辉接班,她逼左先凤蹲着,蹲的姿式是:双脚并拢,两手背到身后,头抬起来。不长时间,双脚就麻木,腿和脚开始肿,袜子往肉里勒,不准左先凤上厕所,左先凤曾几次晕倒。

蹲了一天后,左先凤身体开始抽搐,恶警丛志秀踢左先凤,并侮辱左先凤说:你像个癞皮狗一样,哪像个老师啊,你死了,也不过就是一个死尸,对左先凤我们一点影响也没有,你来晚了,这算甚么啊!以前在万家,那才叫名副其实的迫害呢!

左先凤一直被单独关押在管教室,和其他人隔离,晚上,让左先凤在队长室站着,直到所有关押的人都入睡了,才让左先凤睡觉。一天,二队队长吴宝云对一队队长王敏说:瞧你这样不痛不痒的,把电棍充足足的,使劲儿电,晚上让她站到十二点。王敏冷笑道:哼!痛痒在后头呢。左先凤当时心里有些发抖,现在对左先凤的折磨已经残酷至极了,“痛痒在后头”,这以后左先凤还有活路吗?

刘畅、和丛志秀经常羞辱吼骂在押者,谁要跟左先凤说话或打个招呼,会被她们大骂并威胁加期,丛志秀曾对新分去的大学生说:你们来这白瞎了,这个工作小学毕业就行。

三、恶警所长叶云

左先凤想把这些狱警非人性的行为反映给所长叶云,制止恶警的恶行。所长叶云到队里来时,左先凤要求和他们谈谈,队长马上把左先凤的嘴捂上,把左先凤拽到一边,叶云见势扬长而去。队长又威胁左先凤:在这里,你只能见到队长和狱警员,每个月只有一天接见日,你这样,就永远不让你见家人,而且给你加期。

叶云不见左先凤,于是左先凤想向检查团说。谁知七月十四日黑龙江省司法局来队标检查时,她们把左先凤关到一个废弃库房的厕所里,让两个狱警看着,三个队长着装戴着帽子、白手套,拿着宽胶带,大喊:左先凤,你老实儿的,不然把你嘴封上。左先凤一看这阵势,彻底绝望了:我见不到家人,这儿的领导不见我,上级领导来了,还把我关起来,我就是被折磨死,也没人知道啊!

左先凤绝食反抗被加期五十多天,叶云没有解决这一切,又给左先凤关小号、坐铁椅折磨了七天七夜。这七天七夜的折磨后,又给左先凤加期七天。无缘无故又给左先凤加期两天,这样左先凤共被非法加期六十一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7/劳教所虽解散-恶警罪责难逃-287791.html

哈尔滨 方正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9-17:依兰县公安局:
局长瞿卫中13796116666、0451-57235201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刘芳13945155333、0451-84305458

依兰县法院:
刑庭庭长张安克 13351817678 13234501063
院长孔庆春57239229、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57221788、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57222378、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13100953444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57223531、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57223229、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57225127、15636085789
执行局局长王冲13845026999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57223934、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13636808666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57237508、13314606000
立案庭:
庭长吴红
卢涛13763431999
魏晓军13766923333
丁印德15846038567

依兰县检察院:
公诉科:陈玉杰0451-57283351、15104564356(办案人)
副检察长张广志0451-57283477宅0451-57282990、13674640077(决定案件责任人)
院领导:
司铁峰15945976669、57283388
刘军13936066888、57283366宅57239666
孙立斌13845172877、57283355
办公室:
丁玉锋15124696222、5728336957285333
马海燕13936638007、5728338057280380
孙红鹤18845057371
孙赫男13029878998
刘明宇15046710678
冯立天15046715737
纪检组:
谢铁柱18944652999、57283377宅5722662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6-04-24:
哈尔滨市法院 地址:南岗区长江路81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01


2015-09-06:
哈尔滨地二看守所,狱警:李延平,张冰心,王晶。
2013-08-31: 直接责任人: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委610:
徐海波:13104663971、045157238610
徐 艳:15045297878
赵卫东:13796812221
依兰县委政法委:
杨 旭:13804629303、045157237868
何占江:13654606365、045157227996
刘维良:13936031118、045157223055
徐宏亮:13039992829、045157223055
依兰县公安局:
局长王庆丰:13329215577045157235201
副局长李柏河:13796144444、045157235205
赵朝贵:13796733333、045157235202
王稼祥:13796790123、045157235207
付国辉:13604818877、045157235208
郝爱民:13284999888、045157235209
孙 伟:13796675555、045157235206
刑侦大队:
副大队长孙道光 13904640786、办0451-57234950
国保大队
队长张英铎13604815977 0451--57231817
教导员郝剑飞13074567999
副队长宋宇哲13936483388、045157227499
成 员凌文涛13936227777、045157223113
郑军   57234976  13845143999
相关人员电话:
县委
赵长满 县委副书记 57230218 56001234 13303669898
张 文 县委副书记 57237966 56007788 15146029888
徐锡成 县委常委 57228780 13904666165
张树文 县委常委 57223218 57267777 13304665555
检察院:
翟英凯  侦查监督科科长  57283357   57221845    13936533666
张伟川 侦查监督科副科长 57283358           13603676911
县法院:
陈百新  监察室主任   57222391           15303650345

2012-08-03: 依兰县公安局局干部
姓 名 职 务 办 电 宅 电 手 机
王庆丰 党委书记、局长 0451-57235201 13329315577
赵朝贵 党委副书记、政委57235202 57230999 13796733333
王稼祥 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57235207 13796790123
李柏河 副局长 57235205 57287997 13796144444
付国辉 副局长 57235208 57284568 13604818877
孙 伟 副局长 57235206 59132666 13796675555
郝爱民 副局长 57235209 57286177 13284999888
邹丙武 指挥中心主任 57235223 57231618 13684669975
聂万春 交警大队长 57222960 57220187 13904641510
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姓 名 职 务 办 电 宅 电 手 机
张英铎 大队长 57237676 57227901 13604815977
郝剑飞 指导员 57280800 13936634777
宋宇哲 副队长 57227499 13936483388
张文国 13945121989
郭庆吉 57234798 57225289 1380463710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1-23: 迫害黑龙江依兰县左先凤责任人信息:
方正县公安局:
局长 韩铁铮45157124960,13303666444 宅45157123112
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45157124640
大队长 白文杰13674645443 45157122955
副大队 王林春15134511400
副大队 翁洪兵:13234659555
国保 周志国13904565215
依兰县政法委:
杨 旭:13804629303、045157237868
依兰县“610”:
徐海波:13104663971、045157238610
孙伟 副局长(新接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直接责任人)57235206 1379667555 15114636608
张英铎 大队长 57237676 57227901 13604815977
依兰县“610”:
徐海波:13104663971、045157238610
徐 艳:15045297878
赵卫东:13796812221
依兰县政法委:
杨 旭:13804629303、045157237868
何占江:13654606365、045157227996
刘维良:13936031118、045157223055
徐宏亮:13039992829、045157223055
依兰县公安局:
王庆丰 书记、局长 0451-57235201 13329315577
王稼祥 副书记、工会主席57235207 13796790123
付国辉 副局长 57235208 57284568 13604818877
孙伟 副局长(新接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直接责任人)57235206 1379667555 15114636608
郝爱民 副局长 57235209 57286177 13284999888
聂万春 副局长 57222960 57220187 13904641510
邹丙武 指挥中心主任 57235223 57231618 1368466997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