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1-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宁夏 >> 银川市 >> 郭文燕,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宁夏银川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03-2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建华 郭文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08: 宁夏银川市金凤区秦永顺、李培花、郭文燕被骚扰
2020年11月4日,金凤区黄河路办事处综治办、派出所的恶人骚扰郭文燕,利用工作和家人威逼和恐吓,强迫郭文燕签“不炼功的保证”。

金凤区黄河路办事处综治办、派出所的恶人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秦永顺、李培花,两人给这些人讲真相,不配合不签字。

2020年11月5日,金凤区黄河路办事处综治办的王轶州、殷子华,派出所的教导员石瑞找到秦永顺的儿子,诱骗其儿子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14794.html

2020-05-04: 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郭文燕被绑架抄家,当日回家
4月29日,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郭文燕被金凤区国保大队和黄河东路派出所警察合伙绑架抄家,这些人拿着搜查令抄的家,没有搜出什么东西。当天晚上郭文燕从黄河东路派出所回家。据说是因为郭文燕的微信被监控遭绑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4/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4754.html#2053223340-22

2020-05-03: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郭文燕被绑架 已回家
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郭文燕,4月28日,被宁夏金凤区国保大队和黄河东路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从派出所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3/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4701.html

2017-04-15: 宁夏银川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4月上旬,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冯建红、郭文燕,西夏区法轮功学员蒋红英、李一萍被警察骚扰。警察敲门,只要给开门,他们拿着小型记录仪進屋就开始强行给录像、拍照。冯建红是个体经营户,一个女警察到她的鞋店骚扰、拍照,还打听她家人的情况;警察闯進李一萍家不容分说就开始强行拍照。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5/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5619.html

2013-07-0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276198.html

2012-07-07: 中共邪恶的强制堕胎和杀婴
医生活活掐死了孩子

二零零三年,另一怀孕近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郭文燕与丈夫在街上行走时,被银川铁东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此前因坚修大法,她已经被多次抓捕并关押),恶人们将郭文燕送入医院,强行流产,并强迫家人签字。孩子流产后是活的,还哭呢。郭的婆婆说:我们抱回去养。医生听到后就使劲掐孩子的脖子,一会孩子就没有声音了。孩子被医生活活掐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中共邪恶的强制堕胎和杀婴-259762.html

2011-09-10: 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 遭中共迫害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七)

2010-03-29: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三)
郭文燕,一九九九年五月修炼法轮大法,原工作单位:宁夏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郭文燕在北京的一个旅馆里被当地的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遭到一个多月刑讯逼供后释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郭文燕又怀孕了。他们回老家陕西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一天,郭文燕和丈夫在街上走着,铁东派出所的万举才在后面跟踪。恶警发现郭文燕怀孕了,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把他们拉上车送回家。随后家里来了二三十人,有派出所的、居委会的、办事处的。这伙恶人当时就把郭文燕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专门打胎的医院)强行把孩子打掉,还强迫家人签字。

这个孩子快七个月了,她婆婆看到孩子还活着,就说:我们抱回去。医生听到孩子的哭声,就掐住了婴儿的脖子,一会就没有声音了,那医生活活把孩子掐死了。

郭文燕丈夫(原来是银川巡警队的一名警察。七月二十日后单位逼迫他写保证不炼功。他坚决不写,被单位开除了)承受不住这一次次的迫害,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吃不喝、也不说话,病在床上半年时间。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0/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246514.html

以下是宁夏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的更多补充部份。因中共邪党的封锁,尚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未被披露。

一、二、被非法劳教、拘禁的法轮功学员
46. 郭文燕、王建华,银川市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和家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单位开除失业,派出所、单位保卫科隔三差五到家骚扰、绑架、抢劫;第二个孩子被强制打胎,近七个月的孩子被邪党恶人活活害死了;曾经是警察的丈夫在一次次的迫害下一度精神失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晚,郭文燕和其他五个法轮功学员被带着酒气银川市西花园派出所的警察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抢走了一包大法书和炼功音乐带。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郭文燕到北京上访,在北京的一个旅馆里被北京一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当地的一个派出所审问,不回答他们就打。有俩警察其中一个小警察用香烟蘸上芥末油往她的眼睛、鼻子里撒。这个流氓警察还想把她带出去侮辱,被她义正词严的吓走:我干什么违法的事了?我就来说句真话,法轮功是好的。你头戴国徽,人民警察为人民,你想干什么!后来她被送到宁夏驻京办,由银川的警察押回来送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银川市新城公安分局恶警姜波,还有一个姓郭的,到她当时的单位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把她绑架,又抄了她的宿舍,将她非法拘禁了十天。回家后单位主任说她干活好,还是回单位上班。可公安恶警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厂长吓的不让她上班了。

王建华,郭文燕的丈夫,原来是银川巡警队的一名警察。七二零以后单位逼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他坚决不写,被单位非法开除。后来在银川啤酒厂找了份工作。七月二十日半夜零点左右,金凤区铁东派出所的几个恶警跑到啤酒厂将上夜班的王建华强行绑架,让他在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上签字。又将王建华押到家门口逼迫王建华开门不成,就抢了钥匙自己开。因门被郭文燕反锁,恶们找不上撬锁的人,才悻悻走了。为了躲避迫害,他们去外面住了一个多月,派出所、保卫科的隔三差五到婆婆家非法骚扰。

八月份的一天他们回到家,第二天早上门口就来了三十多个人,有银川市公安局、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银川啤酒厂保卫科的,还有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利东国,还有居委会的。这些人到门口就使劲砸门,不开,就找人强行将门撬开,进门后象土匪一样东翻西翻。最后抢走了两本《转法轮》、两本《明慧周刊》。将俩人绑架到新城公安分局,关在不同的屋子里,审问了两天两夜。银川市公安局的恶警李存带了几个警察到关郭文燕的屋子,扔下一根细长绳说,不说就把她吊到门框上抽筋扒皮等等。

回家后又被监视住所迫害了一年多。家里楼上的人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砸楼板,扔东西、砸玻璃瓶,每天每时他们都生活在惊恐之中。那时郭文燕还怀着孩子。不管他俩走到哪,警察、居委会的人立刻就知道了,他们过几天就来砸门,非法抄家成了家常便饭。

零三年郭文燕又怀孕了,夫妻俩就回老家陕西租了亲戚家的房子,丈夫又找了个工作,想在那边把第二个孩子生下来。七月二十日,恶警万举才逼迫郭文燕的老公公说出了他们的去向,将俩人的照片传真到了陕西省靖边县公安局。靖边公安局的恶警高某某伙同另一警察到他们住处非法抄家,将他们再次绑架,并逼迫亲戚(房东)每天及时给他们汇报他俩的情况。宁夏的恶警到靖边去把王建华绑架到一个屋子里非法审问。靖边县的恶警不让他们在那里呆,逼迫他们回银川,串通到银川的大巴士售票员在南门汽车站不让他们下车,把他们交给了铁东派出所的恶警。

回来和婆婆一起住,家里人多屋子小,有一次为这发生了矛盾,夫妻俩就出去在街上转。走着走着发现恶警万举才在后面跟踪!这个恶警发现郭文燕怀孕了,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把他们送回家。随后派出所的、居委会的、办事处的二三十号恶人,当时就把郭文燕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专门打胎的医院),强行把郭文燕的孩子打掉了,还强迫郭文燕的家人签字。这个孩子快七个月了,刚生下来还活着,还哭呢,是个女孩。郭文燕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医生听了就使劲掐孩子的脖子,一阵就没有声音了。就这样郭文燕的第二个孩子被这伙恶人活活害死了。

郭文燕和丈夫从老家被绑架后,王建华的第三个工作失去了,紧接着孩子也被恶人害死了,这一次次的迫害打击,使王建华有一天竟然神志不清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就象傻了一样,躺在床上拉、床上尿,就这样躺了大约半年时间!在他神志不清这段时间,家人在他身边放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昼夜不停的放给他听。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那天,他清醒了,开始说话了,又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是慈悲的大法师父又一次把他救了回来。

郭文燕的婆婆和小叔子也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本来有一个祥和幸福的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恶警经常抄家、逼迫签字、绑架、骚扰、非法关押,每个人都遭受了迫害。老婆婆被绑架四次,小叔子也被绑架过。老公公承受不住亲人多次被绑架遭迫害的压力,零六年含冤离世,年仅53岁。

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宪法也规定了“信仰自由”,践踏法律,迫害好人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28.html

2010-03-20: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二)
还有被绑架关押但基本情况不详只知姓名的:吴彦明、赵守国及其妻子、秦万福、冯建红、李爱玲、林爱玲、杨天云、李兰凤、刘小宁、陈保中。郭金花、 杨玉兰、王玉周、王玉香、金巧云、隆竹云、王翠英、张凤娥、景玉玲、马桂珍、王学萍、李芝湘、刘思祖、王玉兰、王桂兰、窦建勇、张丽霞、石秀峰、王丽、王伟成、吴进荣、王学芳、陈淑琴、王慧萍、郭文燕、王建华、刘燕、梁玉华、丁发栋、王丽芳、汪学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0/220101.html

2010-01-13: 宁夏郭文燕和家人的苦难经历
宁夏大法弟子郭文燕和家人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被单位开除失业,派出所、单位保卫科的隔三差五还到家骚扰、绑架、抢劫;第二个孩子被强制打胎,出生时被中共邪党恶人活活害死了;曾经是警察的丈夫在一次次的迫害下一度精神失常。

下面是郭文燕诉述一家人遭受的迫害经历。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的,身心受益。正当我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之中时,大法遭恶人诬陷,师父被诽谤。七月二十日当晚我去了学法点,在学法点和其他五个同修一起交流。突然一阵敲门声,我们打开门一看是银川市西花园派出所的警察,他们身上还带着酒气。他们把屋子搜了一遍,把我们六人带上警车,拉到派出所。有个警察审问我,我对这个警察说:我学法轮功后思想变好了,爱帮助别人了,法轮功让我们做好人。这个警察让我走了。但我的身上当时背着一包的大法书和炼功带被他们抄走了。

抱着善良的愿望,我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到北京,想找有关部门说句真话。我住在北京的一个旅馆里被北京一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当地的一个派出所(名字忘记了),这里被非法抓进来的大法弟子有近三十人。警察将这些人分别关在不同的房子,一一审问,谁不回答他们就打。有俩警察开始审问我了,我不说话,其中一个小警察竟然用香烟蘸上芥末油往我的眼睛、鼻子里撒。我一点也不害怕,芥末油在我的眼睛、鼻子里就一点也不呛不辣。他一看不管用,也不洒了。这个流氓警察还想把我带出去侮辱,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我干什么违法的事了?我就来说句真话,法轮功是好的。你头戴国徽,人民警察为人民,你想干什么!他吓的走了,再也没进来。后来我们被送到宁夏驻京办。他们通知了宁夏公安部门,由宁夏银川市的警察把我们抓回来送到新城公安分局,又被送到银川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才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银川市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姜波,还有一个姓郭的,到我当时的单位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把我绑架到分局,又去我的宿舍抄家。尽管什么也没搜到,他们还是恶毒的把我关到银川拘留所十天。我回家后就和我哥找了单位的主任,主任说我干活好。这样我还是回单位上班了。可是干了一个月左右,公安分局的警察非法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厂长吓的就不让我上班了。

零一年四月我与同修王建华结婚。我丈夫原来是银川巡警队的一名警察。七二零以后单位逼迫他写保证书,要保证不炼功。他坚决不写,就被单位开除了。后来在银川啤酒厂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七月二十日半夜零点左右,我丈夫上夜班。银川市金凤区铁东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跑到我丈夫的单位(银川啤酒厂)将他强行绑架,让他在不去北京的保证书上签字。还将我丈夫押到我家门口逼迫我丈夫开门,我丈夫不开,他们就抢了我丈夫的钥匙开门。我在家中一听好象门口有好多人,就把门反锁了。那些警察在门口嚷嚷说要找撬锁的人。因时间太晚了,找不上撬锁的人,他们才悻悻走了。他们走后不久,我丈夫就回来了,说邪恶逼迫我也签字。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我们一起离开了家,去外面住了大概一个多月的日子。我丈夫一个多月没上班,派出所、单位保卫科的隔三差五还到我婆婆家非法骚扰。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们回到家住。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门口就来了三十多个人,有银川市公安局、新城公安分局的警察、银川啤酒厂保卫科的,还有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利东国,还有居委会的。这些人到门口就使劲砸门,我们坚决不开。他们就找开锁的人来强行将我家的门撬开,进门后象土匪一样东翻西翻。最后抢走了两本《转法轮》、两本《明慧周刊》。我们俩也被绑架到新城公安分局。邪恶强行绑架我们时,我丈夫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

到新城公安分局后,我们俩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审问了两天两夜我们啥也不说。后来银川市公安局的恶警李存带了几个警察到关我的屋子,扔下一根细长绳说,不说就把她吊到门框上抽筋扒皮等等。一个女警察大概四五十岁,开始非法审问我。我啥也不说。这个恶警就用苍蝇拍打我的胳膊。我哭着说:我们都是做好人的,你打我干什么?那时已经晚上了。我丈夫在旁边房子听见了我的哭声,担心他们折磨我。由于怕心,学法不深和其它执著心就把同修给说了出来。我和丈夫至今还为犯了这样的大罪而难过遗憾。丈夫经不住邪恶的迫害出现了病业状态被送往医院抢救,他悔恨的说自己出卖了同修,是遭了报应了。后来家里人去把我们要了回来。

回家后,我家楼上的人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砸楼板。他们扔东西、砸玻璃瓶,每天每时我们都生活在惊恐之中。那时我还怀着孩子。不管我俩走到哪,警察、居委会的人立刻就知道了。而且他们过几天来就来砸门。那时恶警非法抄家成了家常便饭。我们就这样被监视住所迫害了一年多。

有一天居委会的一个姓楼的女的又来砸门。我们不开,她也不走。大概砸了半小时左右,我就把门开开问:有啥事?她说要送我一张报纸和一本优生优育的书。我也没多想就拿过来了。我丈夫不让我翻看,说他先看看。结果到晚上他就开始发高烧。浑身滚烫疼痛。整整三天三夜后才好了。他原先在公安的巡警大队上班。第二份工作就是在银川啤酒厂。这次因为这三天没去,工厂要病假条、病历,工厂就以这个为由不让上班了。

我在零二年五月生了头一个孩子。零三年我又怀孕了。我们夫妻俩就回老家陕西,想在那边把第二个孩子生下来。我们回老家租了亲戚家的房子,丈夫在那找了一个工作。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宁夏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跑到我老公公的单位追问我们的下落!最后在邪恶的多次逼迫压力下,老公公说出了我们的去向。铁东派出所的恶警用传真机将我俩的照片传到了陕西省靖边县公安局。靖边县公安局的恶警高某某伙同另一警察到我们住的地方非法抄家,并将我们再次绑架。问了我们一些问题,后来还逼迫我的亲戚(房东)每天及时给他们汇报我们的情况。不久宁夏的警察好几个人开车到靖边去把我丈夫绑架到一个屋子审问了好长时间才放出来。靖边县的公安恶警高某某逼迫我们回银川,不让我们在那里呆了。我们做大巴士回来,到银川南门汽车站售票员不让我们下车,说必须把我们交给警察。不一阵银川铁东派出所的万举才等几个警察开车把我们送回到婆婆家。我当时穿的衣服宽松,恶人没发现我怀孕。

因我们回老家时房子租出去了,我们回来和婆婆一起住。家里人多屋子小。有一次就为这发生矛盾了。为了躲避矛盾,我们夫妻俩就出去在街上转。在街上走着走着发现铁东派出所的恶警万举才在后面跟踪呢!这个恶警发现我怀孕了,打电话叫来一辆警车,把我们拉上车送回家。随后家里来了二三十人。有派出所的、居委会的、办事处的。这伙恶人当时就把我送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专门打胎的医院)强行把我的孩子打掉了。还强迫我家人签字。这个孩子快七个月了,刚生下来还活着,还哭呢,是个女孩。我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医生听了就使劲掐孩子的脖子,一阵就没有声音了。就这样我的第二个孩子被这伙恶人活活害死了。

我和丈夫从老家被绑架后,丈夫的第三个工作失去了,紧接着孩子也被恶人害死了,他承受不住这一次次的迫害,有一天竟然神志不清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就象傻了一样,躺在床上拉、床上尿,就这样躺了大约半年时间!在他神志不清这段时间,我们在他身边放师父的讲法磁带,昼夜不停的放给他听。零五年五月十三日那天,他清醒了,开始说话了,又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把他救了回来。

我家婆婆和小叔子也是大法弟子。我们本来有一个祥和幸福的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恶警经常抄家、逼迫签字、绑架、骚扰、非法关押,每个人都遭受了迫害。老婆婆被绑架四次,小叔子也被绑架过。我老公公承受不住亲人多次被绑架遭迫害的压力,零六年含冤离世,年仅53岁。

因我文化程度有限,我和家人受过的迫害还有许多没有写出来。尽管我和家人多次遭受迫害,在此我还是想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宪法也规定了“信仰自由”,践踏法律,迫害好人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216207.html

银川市联系资料(区号: 951)

2021-01-10: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法院
院长:马立新 0951-3011788、18009506006
副院长:李节利 0951-3011048、13895070136
副院长:马永0951-3011068、13709579069
副院长:黑晓虎0951-3011388、13909599968
办公室主任:伍爱民0951-4014217、17795127687
办公室副主任:姚雪洁0951-3011682、15809515290
政工科副科长:郝振豹0951-4014250、17795127653
政工科副科长:赵京京0951-3011507、17795127654
本案主审法官:虎柜兰 0951-3011862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检察院
检察长:王安云0951-5926588、13995396589
副检察长:吴万宏0951-5926511、13709501555
副检察长:郭海虹0951-5926520、13895192498
副检察长:张捷武0951-5926555、17395093456
侦监科科长:白燕0951-5926525、17795086522
法警队队长:王斌 0951-5926502、17795086557
纪检组长:赵启勤
公诉部副科长:张铭
业务管理部副部长:杨艳
检委会专职委员:高峰岩
检察院专职委员:梅欣
检察官:李艳春、张铭、鲍嘉睿、刘丽、丁泽宇、王静(本案检察官)

2020-12-30: 本案检察官:王静 0951—5926541
检察官:李艳春、张铭、鲍嘉睿、刘丽、丁泽宇。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法院:(区号0951)
陈岩涛 书记院长
李节利 副院长 3011048、13895070136
马 永 副院长 301106813709579069
黑晓虎 副院长 3011388、13909599968
吴韶慧 副院长
伍爱民 办公室主任 4014217、17795127687
姚雪洁 办公室副主任 3011682、1580951529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