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平凉 华亭县 >> 李亚, 女, 52

个人情况: 甘肃省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在兰州打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平凉市华亭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2-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7: 曾遭冤狱、酷刑 甘肃平凉市李亚又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女士,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兰州市七里河区被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自五月十九日被劫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至今。现在,李亚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五个多月。

李亚女士,53岁,原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自幼体弱多病,25岁那年又得了肝胆疾病,每次发作,疼痛难忍,喘气时疼痛加剧。一九九二年,她又得了产后风,一有风吹、感冒,各种疾病发作折磨得她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九月,李亚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中各种病症不翼而飞。她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李亚因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陷冤狱,惨遭酷刑折磨。在甘肃女子监狱被关押期间,她被抓头发撞墙、凉水桶里憋、冷水冻、药物迫害、电棍电击等酷刑迫害。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李亚向当地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华亭县公安局神峪派出所、华亭县国保恶警绑架,五月被华亭县法院枉判五年,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入甘肃女子监狱迫害。

刚到监狱里,恶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实施强制“转化”迫害。恶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杨静、马国芳包夹,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行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的时候,犯人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把李亚弄到厕所里,三个犯人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接着又将李亚头按到大水桶里憋,李亚差点儿被水呛死。

她们还往李亚身上吐痰,不让她大小便,憋得李亚小腹膨胀、痛苦难忍,时间一长,大小便失禁或便下不来。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他们又使毒招,好几天就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往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让口干舌燥的李亚喝水,李亚在不知的情况下喝下药水后,出现神智不清。

有时,她们不让李亚吃饭,有时又逼她打上很多饭,强迫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犯人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

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扇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有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单布鞋在水房里干活,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让脚泡在冷水里冻。杨静经常往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又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有伤痕。

由于李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杨静就寻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恶警孙立伟见李亚不放弃修炼,让四个包夹按住李亚的胳膊、腿,不能动弹,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衣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用电警棍电李亚,并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扳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包夹就用破抹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包夹把李亚的胳膊扭到身后,并用力扳手腕,李亚被绊倒在地,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

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多小时,李亚的脖子周围被电糊,宽约三至五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都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在小西湖派出所被迫害:铐在老虎凳上六个多小时

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李亚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李亚被铐在老虎凳上六个多小时,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男子按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李亚胳膊被摁压呈乌黑色。当晚二十三点左右,被劫持到七里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了十五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曾遭冤狱、酷刑-甘肃平凉市李亚又被非法关押一年多-413899.html

2020-10-16: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面临被非法庭审补充
最近得知,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被构陷一案将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早十点,在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开庭。

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建兰路步行街给世人讲真相,给第一个世人讲完后,再给第二个讲的过程中,被建兰路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李亚租住的房屋里非法抄家,夜里一点左右,将李亚送到七里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

五月十九日,又将李亚从拘留所转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在七里河区法院受理李亚的被构陷案后,又将该案移送到城关区法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6/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3844.html

2020-10-14: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面临被非法庭审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4/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信息-413776.html

2020-08-30: 甘肃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仍非法关押多位法轮大法学员
二零二零年七月中旬,兰州市七里河区兰州通用机械厂家属祁玉莲(70多岁)、兰州通用机械厂退休职工梁爱玲,在七里河某停车场发放大法救人真相资料时,被保安恶意举报。七里河公安警察通过摄像头监视,跟踪。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梁爱玲被土门墩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抄家,随后梁爱玲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祁玉莲被彭家坪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七里河警察绑架祁玉莲,现得知祁玉莲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13队2号。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五月十九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30/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1139.html

2020-01-22: 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非法庭审取消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欲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早晨对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和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非法庭审,一月九日下午,韩旭的律师因下大雪飞机航班取消,无法到庭,城关法院取消十日的非法庭审。韩旭的姐姐打电话问主办法官刘保森,刘保森回复就是取消庭审,一月十日不开庭非法审理韩旭一案。一月十日早晨李亚的家人打电话,询问主办法官高天飞,法官回复,因下雪无法提人,庭审取消。

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建兰路步行街给世人讲真相。给第一个世人讲完后,再给第二个讲的过程中,被建兰路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李亚租住的房屋里非法抄家,夜里一点左右,将李亚送到七里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

五月十九日,又将李亚从拘留所转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七里河区法院受理李亚的被构陷案后,又将该案移送到城关区法院。由城关法院法官高天飞主办。电话:0931-8522816。
...
这一次是城关法院第三次对韩旭、李亚被构陷案取消非法庭审。

希望在各国对参与迫害法轮功者积极制裁的声浪中,作为城关法院,能够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还法轮功学员韩旭、李亚公道,及时无罪释放韩旭、李亚,并追究滥用职权、非法抓捕和诬告陷害韩旭、李亚的派出所警察他维雄、苏晓雷、蔡树东的法律责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9652.html#20121233614-5

2020-01-09:甘肃兰州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再次面临被非法庭审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构陷一案,家人接到法院通知,将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上午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9/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98710.html#2018231957-1

2020-01-06: 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
李亚 :女,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李亚在兰州打工地失联,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直接被非法关押在七里河拘留所。五月十九日,李亚被人从拘留所接走。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6/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8646.html

2019-11-21: 甘肃兰州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非法庭审再补充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的构陷一案,定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的非法庭审再次取消。当家人打电话问到法院法官时,法官说不能确定啥时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1/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6083.html#191120232754-19

2019-11-18: 甘肃兰州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面临被非法庭审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构陷一案将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8/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5940.html#191117214936-1

2019-11-17: 甘肃兰州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面临非法庭审补充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兰州法轮功学员韩旭、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的构陷一案,将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7/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95921.html

2019-10-11: 甘肃省平凉市法轮功学员李亚遭迫害补充
平凉法轮功学员李亚,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建兰路步行街给世人讲真相。给第一个世人讲完后,再给第二个讲的过程中,被建兰路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李亚租住的房屋里非法抄家,夜里一点左右,将李亚送到七里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

五月十九日,又将李亚从拘留所转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在七里河区法院受理李亚的被构陷案后,又将该案移送到城关区法院。由城关法院法官高天飞主办。电话:0931-852281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1/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4442.html

2019-07-18: 曾遭冤狱、酷刑 甘肃平凉市李亚又被非法关押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女士,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经家人多方查找,近日才得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李亚在兰州打工地失联,后得知李亚五月八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未经体检,直接非法关押在七里河拘留所。

在非法拘禁期间,有610人员到拘留所对李亚非法询问。五月十九日,李亚被人从拘留所接走。近日才得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前几日,李亚的女儿从外地赶到兰州,往昔胖乎乎的脸庞变得黑瘦黑瘦,当亲戚劝她找各部门要人的时候,李亚的女儿说:“听到我妈出事的消息,当天晚上就一夜没有睡着。这些日子里,吃不下睡不着。她是我的亲妈呀,我怎么能不管呢。可是以前每次我妈出事,警察都给我打电话。上次(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被绑架)出事后,警察多次打电话恐吓,实在没办法,我就给警察说:那你把我抓了算了。警察才再没有找我。这一次,谁也没有给我通知,我真的怕,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李亚,五十二岁,原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从小就患有很多病,气管炎将她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二十五岁时得了肝部剧疼的病,每次疼痛时都不能喘气;一九九二年又得了产后风,从此,一有风吹感冒等各种病就发作,这些病将她折磨得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九月间,李亚有幸得到了本《法轮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各种病症不翼而飞。她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一、讲真相遭非法拘禁十五日

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李亚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对李亚租住的地方抄抢,并对其女儿和房东进行威胁、恐吓,不让房东再给李亚母女出租房子,催促李亚的女儿把东西立刻搬出去,对房东进行罚款。

警察把李亚铐在老虎凳上六个多小时,手铐砸的很紧,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小伙子摁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把她的胳膊压的呈乌黑色。晚上二十三时左右,被绑架到七里河区公安分局韩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在监狱受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李亚遭华亭县国安大队警察绑架,随后被华亭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华煤集团建安公司立即落井下石,解除了与李亚的劳动合同。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与老父、女儿三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亚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刚到监狱,狱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组织恶徒强迫“转化”,在那里李亚受到了残忍的人身伤害和精神迫害。

狱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所用手段都是地痞下三滥的手法,强迫每天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制看完后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用高压电警棍电、殴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都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残酷迫害。

监狱给法轮功学员专门安排其他犯人做包夹。这些人中,有些是杀人犯、放火犯、有些是吸毒、贩毒、倒卖黄色碟片等被判徒刑的犯人。狱警们指使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罚站,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残酷手段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随便拳打脚踢,往身上吐痰,恶语辱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等各种恶行。

包夹杨静、马国芳受朱红、孙立伟、杨珍指使,强行“转化”李亚,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时,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三个人把李亚弄到厕所里,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接着将头压到水缸里,李亚差点儿被水缸里的水呛死。她们还不让李亚大小便,往她身上吐痰,那种不让大小便的痛苦是十分难忍的。时间一长,下半身就会浮肿,后来就失禁或者就大小便下不来了。

恶徒们见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就又使毒招,好几天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在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这时候让她喝水,李亚在不知情下喝了她们倒的药水,致使李亚神智不清。有时不让李亚吃饭,有时逼她打很多饭,强迫李亚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

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搧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有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包夹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布单鞋在水房干活,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杨静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将脚泡在冷水里冻她的脚。杨静经常给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

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有伤痕。由于李亚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杨静就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狱警孙立伟见李亚不放弃修炼,领了四个包夹,身如彪形大汉,她们抓住李亚的胳膊、腿,使李亚不能动,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电李亚,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掰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破抹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几个包夹强行扭转李亚的胳膊到身后,并用力折手腕,将李亚扳倒在地,导致李亚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

狱警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小时以上,脖子周围被电警棍电糊了,脖子上被电击的宽约三~五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上述行为,甘肃女子监狱直接负责的狱警,包括专管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朱红,均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8/曾遭冤狱、酷刑-甘肃平凉市李亚又被非法关押-390188.html

2019-05-19: 遭五年冤狱、酷刑迫害 甘肃李亚又被非法拘留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在省城兰州打工,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兰州市七里河区西站的建兰路步行街讲真相,被建兰路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其中一个警察就是去年参与绑架李亚的警察,他们将李亚送到七里河拘留所非法拘禁,说是十五天的期限。在非法拘禁期间,有610人员到拘留所对李亚进行询问。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言论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信仰自由。

李亚,五十二岁,原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从小就患有很多病,气管炎将她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二十五岁时得了肝部剧疼的病,每次疼痛时都不能喘气;一九九二年又得了产后风,从此,一有风吹感冒就各种病发作,这些病将她折磨得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一九九七年九月间,李亚有幸得到了本《法轮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各种病症不翼而飞。她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讲真相遭非法拘禁15日

李亚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对李亚租住的地方抄抢,并对其女儿和房东进行威胁、恐吓,不让房东再给李亚母女出租房子,催促李亚的女儿把东西立刻搬出去,对房东进行罚款。警察把李亚铐在老虎凳上六个多小时,手铐砸的很紧,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小伙子摁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把她的胳膊压的呈乌黑色。晚上23时左右,被绑架到七里河区公安分局韩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李亚在冤狱遭受的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李亚遭华亭县国安大队警察绑架,随后被华亭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华煤集团建安公司立即落井下石,解除了与李亚的劳动合同。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与老父、女儿三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李亚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刚到监狱,狱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组织恶徒强迫“转化”,在那里李亚受到了残忍的人身伤害和精神迫害。

狱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所用手段都是地痞下三滥的手法,强迫每天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制看完后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用高压电警棍电、殴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都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残酷迫害。

监狱给法轮功学员专门安排其他犯人做包夹。这些人中,有些是杀人犯、放火犯、有些是吸毒、贩毒、倒卖黄色碟片等被判徒刑的犯人。狱警们指使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罚站,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残酷手段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随便拳打脚踢,往身上吐痰,恶语辱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等各种恶行。

包夹杨静、马国芳受朱红、孙立伟、杨珍指使,强行“转化”李亚,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时,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三个人把李亚弄到厕所里,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接着将头压到水缸里,李亚差点儿被水缸里的水呛死。她们还不让李亚大小便,往她身上吐痰,那种不让大小便的痛苦是十分难忍的。时间一长,下半身就会浮肿,后来就失禁或者就大小便下不来了。

恶徒们见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就又使毒招,好几天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在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这时候让她喝水,李亚在不知情下喝了她们倒的药水,致使李亚神智不清。有时不让李亚吃饭,有时逼她打很多饭,强迫李亚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

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搧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有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包夹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布单鞋在水房干活,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杨静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将脚泡在冷水里冻她的脚。杨静经常给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

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有伤痕。由于李亚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杨静就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狱警孙立伟见李亚不放弃修炼,领了四个包夹,身如彪形大汉,她们抓住李亚的胳膊、腿,使李亚不能动,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电李亚,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掰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破抹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几个包夹强行扭转李亚的胳膊到身后,并用力折手腕,将李亚扳倒在地,导致李亚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

狱警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小时以上,脖子周围被电警棍电糊了,脖子上被电击的宽约三~五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上述行为,甘肃女子监狱直接负责的狱警,包括专管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朱红,均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9/遭五年冤狱、酷刑迫害-甘肃李亚又被非法拘留-387529.html

2019-05-17: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七里河拘留所
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在兰州打工地失联。现得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七里河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李亚曾在二零一八年在兰州市讲大法真相救人,被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李亚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警察非法对李亚租住的地方抄抢,并对其女儿和房东进行威胁、恐吓,不让房东再给李亚母女出租房子,催促李亚的女儿把东西立刻搬出去,对房东进行罚款。

警察把李亚铐在老虎凳上6个多小时,手铐砸的很紧,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小伙子摁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把她的胳膊压的呈乌黑色。晚上23时左右,被绑架到里河区公安分局韩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5211.html

2019-05-13: 甘肃省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在兰州失联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在兰州打工。2019年5月8日中午外出讲真相至今未归,她的家人也无法联系到她,估计被邪恶绑架。请同修为李亚发正念,解体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3/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7265.html#195132145-1

2018-07-22: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被非法拘留15天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一直在省城兰州市打工,7月5日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警察非法对李亚租住的地方抄抢,并对其女儿和房东进行威胁、恐吓,不让房东再给李亚母女出租房子,催促李亚的女儿把东西立刻搬出去,对房东进行罚款。

警察把李亚铐在老虎凳上6个多小时,手铐砸的很紧,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小伙子摁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把她的胳膊压的呈乌黑色。晚上23时左右,被绑架到七里河非法拘留15天。

李亚从拘留所出来后身无分文、无家可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2/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1379.html

2018-07-20: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被绑架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一直在省城兰州市打工。2018年7月5日,李亚下早班后出门讲真相后就一直没有回家,也一直没有上班。直到7月18日,有电话联系上她女儿,说她妈妈在公安局。因其女儿在另一城市西宁打工,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0/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1247.html

2015-09-05: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受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李亚受冤狱四年回家,没有了工作,现在在兰州打工,这期间,华亭县司法机构的人经常骚扰李亚的亲戚,查问李亚在哪里打工,住在何处。

9月1日,华亭县东华镇派出所来人到兰州找到李亚的女儿,查问李亚的一切情况,被其女儿反问了几句。他们自知理亏,悄悄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二零一五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5168.html

2015-02-14: 女儿遭非法关押 八旬母亲家中昏倒
甘肃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李玉去年九月在街上给人讲法轮功真相,遭警察绑架。李玉声明自己的老母亲有病在家,无人照看。警察不理,强行将她非法拘留十五天。待李玉从拘留所出来时,发现八旬老母亲昏倒在地,无人知晓。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白银市国保大队一伙警察闯到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家。当时李玉不在家,警察一直等到三点多,待李玉一回家,就开始到处乱翻,一直翻到下午五点多,啥也没找到。警察问:你家怎么没有东西,你的东西到哪儿去了?李玉说:我的东西在我心里。这伙人要将李玉带走,李玉不去,他们叫嚣:“不去,就戴铐子,别怪我们不客气!”遂强行将李玉绑架到公园路派出所非法审问。李玉八十二岁的母亲在家里提心吊胆,一直到近十一点,李玉才回了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法轮功学员陈淑娴在路上遇到法轮功学员李玉、李亚。这时碰到一个高中学生,三人就给这个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善意的叮嘱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是很快三人就被密告给警察。

不到半小时,一辆巡逻警车停到站牌旁,下来八、九个人,将三位法轮功学员抓上车,劫持到西区派出所。警察搜身什么也没有搜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4/女儿遭非法关押-八旬母亲家中昏倒-304596.html

2014-12-09: 甘肃省会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遭绑架
甘肃省会宁法轮功学员陈淑娴与李玉(音)、李亚(音)三人,于2014年12月二日在白银市遭到白银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警察樊丰涛等数名警察绑架。据悉,她们三人已被绑架至西区派出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1266.html

2014-10-02: 甘肃白银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
九月十九日下午六点,白银市公安局国保和各派出所到多名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九评》光盘和真相资料,并绑架走了张又夫,廖安安,杨文秀,李巧莲(女),司丽萍的母亲,会宁县陈仲轩(男,50岁左右),小王(男,40多岁),华亭的李亚(女),李玉(女),小李(女),权姓的老年女大法弟子,权的女儿、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女婿当天放回家。李玉、小李已经回家。

另外,张又芳、司丽萍因到大法弟子家找人,被在家等着的恶警绑架到四龙派出所,张又芳当晚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8433.html

2013-12-08: 甘肃华亭县李亚受冤狱迫害四年、生活艰难
甘肃省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法轮功女学员李亚,四十六岁。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遭华亭县国安大队恶警绑架,随后被华亭县法院冤判五年重刑。华煤集团建安公司立即落井下石,解除了与李亚的劳动合同。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与老父、女儿三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李亚修炼法轮功受益无穷,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中共却不容老百姓得好。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亚遭到残酷迫害。以下是李亚的遭迫害经历。

修炼大法 祛除顽疾

李亚从小就患有很多病,气管炎将她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每一次感冒就发烧,导致肺感染,每次咳嗽就要把肺咳出的样子。稍受风凉,就咳不止。从记事时就患有痔疮,上厕所时就疼得晕过去了,都吓得不敢上厕所。二十五岁时,得了肝部剧疼的病,以后时不时的就发作,每次疼来都不能喘气,疼痛难忍。一九九二年又得了产后风,从此,一有风吹感冒就各种病发作,这些病将她折磨得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九月间,李亚有幸得到了本《法轮功》,看完之后,李亚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各种病症不翼而飞,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明白了人生真谛的她从此在修炼中更是勇猛精進了。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讲真相 被绑架判刑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李亚在向当地民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遭华亭县公安局神峪派出所、华亭县国安恶警绑架,劫持到华亭县公安局,恶警突审李亚,并企图要李亚出卖功友,遭到拒绝。恶警达不到目的,就把李亚非法关进华亭县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五月年份,华亭县法院在无家属到场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听众席上只有两个人旁听。所谓法庭调查时,就不允许李亚说话,只许回答是与不是。庭审结束后法官问李亚还有什么话说,李亚回答:“我没有犯法,我没有任何罪行!”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官就阻止了李亚的回答。最后,被法院重判五年。 李亚对此判决不服,上诉至平凉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狱中遭非人折磨、药物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亚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监狱。刚到监狱里,恶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组织恶徒强迫“转化”,在那里李亚受到了严重的人身迫害和精神迫害。

恶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所用手段都是地痞下三滥的手法。强迫每天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制看完后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用高压电警棍电你、殴打你,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都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残酷迫害。

恶警们指使犯人包夹,这些人中,有些是杀人、放火犯、有些是吸毒、贩毒、倒卖黄色碟片等被判徒刑的犯人。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罚站,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残酷刑法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随便拳打脚踢,往身上吐痰,恶语辱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等各种非人的手段。

包夹杨静、马国芳受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来强行“转化”李亚,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行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的时候,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三个人把李亚弄到厕所里,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接着将头压到水缸里,李亚差点儿被水缸里的水呛死。她们还不让李亚大小便,还往她身上吐痰,那种不让大小便的艰难痛苦是十分难忍的,时间一长,下半身就会浮肿,后来就失禁或者就大小便下不来了。她们见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就又使毒招,好几天就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在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这时候就让她喝水,李亚在不知的情况下喝了她们倒的药水,致使李亚神智不清。

有时又不让她吃饭,有时逼她打上很多饭,强迫李亚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春风化雨” 的教育。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扇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那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包夹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布单鞋在水房干活时,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杨静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将脚泡在冷水里冻她的脚,杨静经常给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十趾连心的疼,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下了伤痕。

由于李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杨静就寻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恶警孙立伟见制服不了李亚,领了四个包夹,身如彪形大汉,他们抓住李亚的胳膊、腿,使李亚不能动,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电李亚,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折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破擦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几个包夹强行扭转李亚的胳膊到身后,并用力折手腕,将李亚扳倒在地,导致李亚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恶警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小时以上,脖子周围被电警棍电糊了,脖子上被电击的宽约3-5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在这里,灭绝人性的惨剧时时上演着。高压恐怖迫害使法轮功学员的神经时刻都绷得紧紧的,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每煎熬一天,都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毅力。那种恐怖让人真的不愿去回忆,那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时时都面临着生死。

李亚遭受残酷迫害的同时,法轮功学员王瑞林、金艳平被迫害得精神快失常了。

被迫害艰难生活

迫害前,李亚和老父亲生活在一起,女儿正在读书。李亚被迫害后,二零一零年五月李亚被法院非法判刑,华亭县原华煤集团建安公司也同时就解除了李亚的劳动合同,家中唯一的生活来源也就断了,快八十岁的老父亲又没人照看,十六岁的女儿艰难的读完了学业。华煤集团建安公司招工时,李亚的女儿前去应招,被单位拒绝轰出,说是你妈与我单位已解除合同,他们没有责任和义务招外人。爷孙俩无依无靠艰难的生活着,等待着亲人早日回来。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老父亲租房住,李亚也只好暂时和老父亲住在一起,一家三口人就挤在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为了维持生活,李亚只好和女儿到处去打工。李亚就这样艰难的生活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甘肃华亭县李亚受冤狱迫害四年、生活艰难-283712.html

2013-06-04: 甘肃毛秀兰被冤判12年 保外就医后仍被骚扰
......在兰州女监,法轮功学员经常遭警棍殴打,关禁闭,家常便饭,吃不饱,喝不上水,导致毛秀兰浑身乏力、失眠、头发脱落变白。一次毛秀兰上厕所,一头栽倒不省人事,身旁的玻璃被打碎,她全身倒在了玻璃碴上,手被划破,鲜血直流。一位工程师法轮功学员看见急忙叫人背她。不料包夹咸德英逼醒过来的毛秀兰自己走,她走一步留下一串血印,后到监狱医院草草包扎了一下就完事了。

在恶警的怂恿下,包夹犯人常常不让毛秀兰大小便,一次因为毛秀兰上厕所,犯人咸德英从头顶向毛秀兰的脖子灌冷水,朝她脸上唾唾沫,打得毛秀兰额头上是一块块疙瘩。有一晚,毛秀兰被尿憋的全身胀痛,不能起身站立,腰痛,好像各肋骨都胀满了水,疼痛难忍。包夹还不让毛秀兰洗衣服、刷牙,导致整口牙松动、出血,三颗大牙根部坏死、脱落,现在吃饭嚼东西困难,肚子总是饿着。一次因毛秀兰背监规不符合她们的要求,包夹犯人将她腰部猛踢一脚,疼得她喘不过气来,站不起来。

在狱警利诱及怂恿下,包夹犯人肆意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相互对视、说话、互相帮助,否则要遭毒打、辱骂,甚至晚上睡觉说梦话,也遭值班犯人打耳光。甘谷县大像山镇法轮功学员张小明因肚子饿吃了几粒大豆,被诈骗犯杨静将按着头塞进床头的小柜里折磨半天。恶犯杨静动不动就揪住法轮功学员李亚的头发在铁床上乱碰,李亚被她掐的浑身到处是伤疤。一次,恶犯咸德英、杨静将李亚叫到狱警办公室,不一会儿,从办公室里传来了李亚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六十多岁的酒泉法轮功学员白香兰,入狱时身体健康,后被折磨得双手不停的颤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4/甘肃毛秀兰被冤判12年-保外就医后仍被骚扰-274888.html

2013-01-26: 曝光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科”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邪科”的法轮功学员有马筠(兰州)、张彩琴(甘谷)、张晓明、赵玉华、张学莲、崔贵莲、王惠、李彩云、王瑞芝、王瑞玲(兰州)、张芙蓉、马玉玲、李秀兰(兰州)、金菊梅(兰州)、岳丁香、李巧莲(白银)、杜桂芳(武威)、李亚、任凤琴、何秀芳(陇西)、白香兰等二十五人。

二零一一年,女子监狱从山东监狱转来二百多女犯人,从中挑选了几名包夹,其中一名叫袁子婷的女犯人,四十多岁,调到“邪科”专门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极其邪恶,包夹兰州法轮功学员王瑞玲时,强迫王瑞玲背《三字经》,因王瑞玲不会背,袁子婷将王瑞玲倒挂毒打,六十多岁的王瑞玲被残酷折磨的脱了相,警察们却装作没看见一样。

兰州法轮功学员马筠因不转化,从四监区调到“邪科”,包夹马筠的女犯人叫梅菊。刚开始朱鸿为了达到转化目的,用伪善的面孔,引诱、哄骗马筠,没过几天见没达到目的,便撕下伪装,指使梅菊威逼、强迫马筠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符合他们的意思时就指使包夹恶毒打骂。马筠被经常打的鼻青脸肿,而且梅菊恶毒的专门打马筠的脑袋。

包夹法轮功学员何秀芳的犯人叫鲜得英,每天只给何秀芳一杯热水喝。有一天,因何秀芳打饭时,没有向鲜得英打招呼,鲜得英就将何秀芳拉到厕所里,让何秀芳一边端着饭碗,一边说:“鲜得英,我要去打饭。”一直说五百多遍。还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何秀芳不符合鲜得英的心思,鲜得英就在大厅里逼着何秀芳当着众人面自己打嘴巴子。鲜得英包夹法轮功学员杜贵芳时,不让杜贵芳买尿盆,逼得杜贵芳每天晚上只能偷偷的尿到内裤上,而且只能等到星期六才能洗,还不能让外人知道,更不能让警察知道。

包夹延风自己说:“我包夹法轮功学员赵长菊的时候,如果不按我的要求做,我就把她按到垃圾桶里,直到老老实实。我包夹魏周香时,你们什么样的情况我都经过了,我照样包夹了四年。”在她包夹法轮功学员李霞时,将李霞的耳朵打的听不清了。包夹法轮功学员张巧明的犯人叫杨晓玲,张巧明几乎天天都遭到包夹的毒打,脸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警察却装作看不见。

包夹袁雪英,将法轮功学员张彩琴三天两头打得浑身伤痕累累,外面却看不着。

赖晓燕包夹法轮功学员金菊梅时,经常随意扇金菊梅嘴巴子,动不动就拉到号室里拳打脚踢,把牙都打出血了,还不让对别人诉说。

包夹马雅琴,是兰州电信局的经济犯,判刑十五年。为了减刑,极力迎合讨好警察,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在“邪科”专门被警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长达四年多。她打起人来特别狠毒,打骂过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她包夹过的张学莲、李彩云、金燕萍、张彩琴、武银凤都遭受过她的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6/曝光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科”-268230.html

2010-04-25: 华亭法轮功学员李亚被关在崇信看守所已两个多月情况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

2010-03-04: 甘肃华亭县大法弟子李亚现仍然被关押在崇信县看守所
现得知华亭公安局局长尚爱君在过年前已将李亚移交检察院预谋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4/219219.html

2010-02-09: 甘肃省华亭县大法弟子李亚仍被非法关押
甘肃省华亭县被绑架的两位大法弟子丁晓琴现在被保外就医已回家,李亚被华亭县公安局送到崇信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恶党局长预谋对李亚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9/217809.html

2010-02-02: 甘肃华亭县邪党公检法阴谋对李亚、丁晓琴非法判刑
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被绑架的两位女大法弟子李亚、丁晓琴被非法关押在华亭县拘留所。华亭县邪党公检法阴谋对两人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17409.html

2010-01-31: 甘肃华亭县公安局恶警欲对李亚、丁晓琴進一步迫害
甘肃华亭县被绑架的两位女大法弟子李亚、丁晓琴被非法关押在华亭县拘留所。

公安局新上任的恶党局长尚爱君,为了向上邀功,现已把两位大法弟子定为刑事案上报甘肃省刑事庭,还扬言要加大力度打击法轮功,对两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准备把两位大法弟子分别关押于平凉和兰州两地,以非法抄了两位弟子的家,参与者有十几个部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322.html

2010-01-28: 甘肃华亭县两名女大法弟子被绑架
现已证实2010年1月26日,甘肃华亭县两名女大法弟子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华亭县公安局绑架,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068.html

平凉 华亭县联系资料(区号: 933)

2020-10-17: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大道
邮编:730046
电话:0931-8334400、0931-8434499
所长:金爱兴
教导员:夏五洲
副所长:吴永平、郭珩、吴景栋、党维民
主任:田庆平、李德生、冉繁荣、金祥槐、赵关虎、范育民、李建军、黄孝宽、金联社、谭斌、蒋柳青、丁润平、李红勋、王邦伟
副主任:王庆平、彭正忠、徐锡龙、王保国、刘艳、万贵生、黄玲、贺东红、冯更新
科员:杨艳、高祝军、郭婵媛、朱美亭、包家玉、吴静、崔璇、丁雷、杜军、吴成
调研员:李石汾、熊保民、张献功、候玲
卫生队长:李春秋
巡视队队长:宋寿鹏
十三队队长:李莉13399311314(警号011092)
十三队指导员:张玲玲(警号 011154)
十四队队队长:李鹏(警号011062)
十四队指导员:王燕(警号 011114)

2014-04-06: 迫害平凉市张敏、薛月明责任单位信息0933-8582036

014-03-27: 有关部门的电话如下:
华亭县委书记办公室的座机号0933一772130,
华亭县公安局,政委0933一7721645
政法委办公室0933一77210140933一77234880933一7727265
刑警中队0933一7762565
崆峒区公安局局长0933一8213721
副局长0933一8212993
政委0933一8213733
平凉市政法委0933一8219381
崆峒政法委书记陈景春0933一8216379
平凉市公安局办公室[平凉市崆岣区红旗街145号邮编74000]0933一8213021
平凉市崆峒区公安局办公室[平凉市崆峒区东大街66号,邮犏74000]0933一8213221,崆峒区国保大队,0933一8482086

2010-03-04: 华亭县法院院长荆仁奎13993325116、办0933-7725958
副院长陶玉峰0933-7721784办、0933-7726662宅、136894616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3)

2010-01-31:
局长;尚爱君,电话13993329333,09337721530
副局长曹瑞龙,电话13939905608
610办公室主任李彩琴,电话13993345887
东华派出所指导员叙建平
派出所所长电话:0933──7721706
神峪乡派出所0933──7754215
公安局政委0933772164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0-10-16: 李亚被构陷案现在由法官高天飞主办,电话:0931-8522816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2848号 邮编:730020 电话:0931-8522817
张四恩, 0931-8522988
高超, 0931-8513215
郑晓齐, 0931-8522859
苏克鸿, 0931-8522839
赵永亮, 0931-8522889
廖广伟, 0931-8522910
韩国培, 0931-8522998
邸冰红, 0931-8522996
王沛 , 0931-8522800
刘怡峻, 0931-8524106
张炜, 0931-8522851
赖兴萍, 0931-8522986
杨万军,0931-8522867
魏乾, 0931-8522978
办公室
王忆南,0931-8522906
王丽红,杨中0931-8522888
林虎安,苏志勇0931-8522865
马志亮,赵君0931-8522904
刘雅新,任芳0931-8522907
梁海伦,魏瑜0931-8522921
王小亮,赵磊0931-8522905
张忠,王永红0931-8522901
杨利华,王维峻0931-4617185
李金胜,梁军0931-8522541
甘玲红,文小平0931-8522926
文小平0931-8522908
档案室0931-8522902
王兰瑞0931-8522920
刑庭
魏公信0931-8522809
金济勇0931-8522810
刘冬郁0931-8522881
姚欣0931-8524864
李易璇0931-8522812
徐剑磊,张瑞如,张敏0931-8522813
腾霄琼,张世丽0931-8522891
翟玲玲,王美懿0931-8522815
袁仙娥,王锐,刘虹蔚,虎桃兰0931-8522811
汪海斌,张莹0931-8522817
高宗敏,张永玲,辛星,林子超0931-8522918
刘保森,杨琰0931-852489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