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兴安岭 塔河县 >> 宋春媛, 女, 59

宋春媛
宋春媛
个人情况: 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铁路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县
有关恶人: 郭立军和塔河大修厂的片警恶告,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0-01-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宋春媛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28: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和女儿吴丹被绑架
大约3月25号上午,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和女儿吴丹在发放资料时,可能被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了,被塔河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8/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4453.html#1932722934-1

2017-04-26: 塔河县铁路宋春媛被扣工资十多万元

宋春媛是塔河县铁路车站的职工。她一九九八年开始学法轮功,在学法轮功之前,由于工作中发生重大车祸,脊柱从上到下各关节韧带拉伤、功能紊乱、双肾损伤,肾积水、肾下垂、脑震荡后遗症,宋春媛每时每刻都在痛苦中煎熬。宋春媛学了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以前单位派人护理,药费住院费单位报销,学大法无病一身轻,为单位节约了大量医药费和人力。宋春媛就因为做好人,被三番五次的绑架、抄家、骚扰,甚至劳教判刑。先后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非法判刑四年,受尽摧残折磨。

宋春媛在经济上也遭受严重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在大兴安岭新林看守所被关押了二十多天,罚款四千元;二零零一年宋春媛单位的薛书记以单位名义骗走宋春媛五千元;特别是宋春媛被哈女监冤狱的四年中(2011年4月26日至2015年4月25日),工资全部扣回,而且还不给涨工资。原因是在二零一四年让宋春媛去按手印,当时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没按上指纹,家人开了证明。结果在二零一六年黑龙江省社保局通知单位,让把宋春媛冤狱期间四年的工资全部扣回,包括这四年里长的所有工资也扣回。没办法,宋春媛从亲朋好友那里东借西借,好不容易凑够这个钱数十万三千七百八十四元。现在宋春媛每月工资比同级别的人少开近一千元,这笔巨款到现在宋春媛还没有还上,给宋春媛和家人造成重大压力,这是对宋春媛的又一次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6/大兴安岭的见证(3)-345882.html

2015-09-15: 修大法重伤残康复 守信仰遭劳教判刑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女士,原是一名铁路工人,一九七五年她在一次特大车祸中严重致残,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生活二十三年。一九九八年,宋春媛修炼了法轮功,身体神奇般恢复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宋春媛坚守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到严重迫害,她先后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遭非法判刑四年,受尽摧残折磨。

现年五十九岁的宋春媛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宋春媛女士陈述的事实:

一、特大车祸致残学大法身体康复

一九七五年七月,我在黑龙江塔河县铁路行驶的7500上(俗称摩托嘎子),7500车全速行驶到塔河县蒙克山山弯处,与对面开来的一辆火车相撞,当时十二人死亡。我被撞得遍体鳞伤,脑袋上撞了一个洞,昏迷不醒。后经检查发现我多处严重受伤,脑外伤两寸长的口子,并形成脑振,胸腰椎骨膜破损,关节功能紊乱,最严重的就是肾脏:一个肾摔离了原位,另一个摔成了肾积水。每天必须按摩四、五次腰椎压缩,有残疾症,伴有尿失禁。

我开始了漫长的到处求医的生涯,在上海求医一住就是六年。其间我做过几次大手术,身上留下了将近一尺长的刀疤。医生说我的肾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留下来就为了让它当一个漏斗用。我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即使在炎热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时不时还得加上铁护腰,坐起来时必须要靠着东西,否则就腰痛得受不了。我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负担。病痛的折磨、对生活的无望及给家人造成的痛苦使我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九月八日,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学法轮功了。修炼了一个月后,我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也没有了以前换洗时冰镇的感觉了。火车恶性事故导致的我全身关节功能紊乱,韧带拉伤,双肾下垂到极限,肾积水,萎缩沾连。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有了明显的康复,而且思想还得到了升华。我按照大法要求的真、善、忍,事事为别人着想,觉得每一天都活的充实、快乐,和邻里之间相处的也很和睦。我身体也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至今没吃过药也没打过针。那段时间真的很美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

二、被绑架五次、劳教两次、冤判四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由于私心发动了开始针对法轮功的全国性打压。造假、污蔑层出不穷。新闻中血淋淋的一幕幕与我们祥和的修炼事实相差甚远,对李洪志老师的种种诬陷更是以谎言欺骗为基础,作为公民有义务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澄清事实。本人因为坚守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绑架关押五次,劳教二次,冤判四年,受尽了摧残折磨。

第一次被绑架:遭罚蹲、不让睡觉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想为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想对不明真相的人说句:“法轮大法好”,“电视上播放的都是假的”。于是我去了北京请愿。七月十二日我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抓,送到北京“门头沟”的城子派出所。我被审讯,问家庭住址,我不说就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还对我骂不绝口。强行让我蹲在地上,结果我的腿肿的粗硬。七月十四日晚十点到早晨四点,他们把我双手吊在又脏又潮的墙角的大树上,故意让蚊虫咬。结果我全身上下被蚊虫咬得连片的红肿。他们把我关到门头沟监狱,六、七天后又劫持到天津市武清县看守所。

八月一日,大兴安岭塔尔根镇派出所警察把我劫持到新林看守所,又关了我二十多天,我被罚了数千元后,单位又勒索了五千元钱。

第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四十九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被塔尔根镇派出所的警察王喜权骗到派出所,结果我又被绑架到了新林看守所关押了四十九天,其间警察对我不停的污蔑、谩骂,给我的身心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第三次被绑架:遭非法劳教三年、被迫离婚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四日,我在家中被塔尔根派出所的王喜权、塔河县610的许峰、史伟、杨凯等人绑架走。女儿因为不许他们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被他们抓去关押了十多天。我八十二岁的老母亲吓的全身直哆嗦,都动不了。我的丈夫因为我被绑架,压力太大,跟我离婚。

我在塔河看守所被关押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被送到齐齐哈尔的双合劳教所,经检查身体是“肾积水”,但塔河县公安局警察史伟等人硬把我留在劳教所。

我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我整日被强行洗脑,灌输毁谤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内容,被包夹恶犯监视,这样迫害了二个多月时,我的身体就实在受不了了。家人花了三万多元,把我接回了家。

第四次被绑架:二次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我在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了塔河县公安局,他们到我家中抄家,把我家的一台电脑、二个MP3还有十多本大法书籍和手电筒抢走。又判了我二年劳教。这回他们把我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检查时身体又不合格。经过亲人们二万多元钱的打点,我就被保外就医送了回来。

第五次被绑架:遭诬判四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我骑自行车去塔河县大修厂时,又被绑架。自行车、手机、手电等身上带的东西都被抢走。他们非法闯入我家中搜查,任何与大法相关的东西也没找到,只好抢走我的两台电脑去检查。(后只取回两台电脑。)国保大队长李军还一边骂我一边打我的腰部。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看守和一些犯人讽刺挖苦我,亲人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次他们伪造证据将我判了四年。我要找律师辩护,家人花了五千元钱请到了律师,律师让我“转化”,我不同意,结果律师都没出庭也没退给家人钱。我上诉到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仍维持原判。他们把我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三、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酷刑摧残

长时间酷刑坐小凳逼迫“转化”

我被关押到十一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称为狱中狱。天天都有六个“转化”组的邪悟人围着我,逼我放弃修炼大法,我不听她们的,她们就羞辱我,折磨我。回到屋子里又有五个人看着我,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到晚上九点,我被强制坐在七、八寸的小硬凳子上,不让伸腿,两只手不能挨上,不能闭眼睛,否则非打即骂。除吃饭、上厕所外都不能动。就这样二十二天后,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都要罚坐小凳子。就这样又过了十四天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全身哆嗦,人也越来越瘦。“转化”组的人,对我,有骂的,有拿纸的,有拽胳膊的,有按手的,强行让我在空白纸上按下了手印,抠掉我手上的三块肉还说是帮我“转化”放弃信仰。然后在这张纸上以我的名义写了诬陷造谣的“四书”。后来又让我去写谩骂师父与大法的试卷,我不写,她们就进行邪恶的感情“转化”,又劝又哭的,之后把我转到了其它监区。

我被劫到了医院还是被坐小凳,从上午六点到晚上八点,逼坐小凳。我全身浮肿,腰痛、肾疼,身体活动一点就累的受不了。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就因为我跟同修说了句话,恶犯包夹就对我不依不饶的又骂又喊了一个小时,还要我码坐。因为我的身体实在撑不下来,我自己跟警察要求中午休息,这样才让我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中午可以不坐小凳,我上午和下午还是被坐着小凳,其他同修中午也不能休息也得坐小凳。

我肾疼去厕所去得勤,他们就规定我五个小时去一趟厕所,而且每天给我限制用水,给我连喝带用的水只有半暖壶(小暖壶)。后来狱长史耕辉去监室,我跟他说:“她们不让我去厕所。”史耕辉说:“那你就‘转化’,‘转化’后你想十分钟去一趟就十分钟一趟。”我说:“你这里不是可以搁不‘转化’的嘛。”后来他答应了我可以去厕所。

我在医院呆了一百天,天天被坐小凳,坐了一百天我又被劫回十监区。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的折磨迫害,我回家后全身浮肿,腰、腿、胯骨,臀部、脖子等骨头和骨头缝都疼,我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我用手擦一擦桌子都擦不了,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5/修大法重伤残康复-守信仰遭劳教判刑-315737.html

2015-06-20: 遭黑龙江女监四年折磨 宋春媛回家全身剧痛

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迫害。今年四月底宋春媛四年冤狱回家时,全身浮肿,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宋春媛,五十九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曾遭特大车祸致残,后来又身患尿毒症。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以健康,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宋春媛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却被中共五次绑架、二次劳教。二零一一年又被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以下是宋春媛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一、冤判四年绑架到女子监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宋春媛骑自行车到塔河县大修厂居民区,被恶人郭立军恶告,被塔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恶警李喜忠及塔河塔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宋春媛遭到国保大队长李军恶骂、殴打。恶警对她非法抄家,将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宋春媛在塔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后,被冤判四年。宋春媛写了上诉书给大兴安岭地区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宋春媛被塔河县国保警察韩德刚和看守所姓李的女警绑架到了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长时间酷刑坐小凳 逼迫转化

到了女子监狱,宋春媛被关押到了十一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称为狱中狱。

每天早晨五点起床,酷刑坐小凳,逼着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五书”。宋春媛不写,就天天被逼坐小凳,早五点半一直坐到晚上九点,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都坐小凳,就关在一个监室里,两只手不能放在一起,腿不能伸直,不能闭眼睛,闭一会儿眼睛得把包夹们吓死。

宋春媛被折腾到二十二天后迫害又加码了,改至每天早晨五点钟坐小凳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法轮功学员们被坐的臀部黑紫、肉坐的都变得很少,这都是很普遍的现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臀部都坐烂了。还有一个学员被坐到一百一十七天之后,再被加戴刑具双手背铐坐小凳三天三夜,还不让睡觉。这个学员实在承受不住了,被逼写了“保证书”。写完就后悔了,就声明,被转到别的监区,还被问:是不是真转化?这个学员说不是真心,结果又被送到十一监区转化,又罚坐了一百一十七天小凳。

哈尔滨阿城县的谭桂英就因为立掌发正念被毒打的鼻青脸肿。

宋春媛被迫害坐小凳坐到三十五天左右时,宋春媛明显的全身哆嗦,身体渐瘦,他们就上来五个人,有抓胳膊的,有掰手的,有拿着纸的,强行抓着宋春媛的手在空白纸上按手印,他们把宋春媛手上的肉都抠掉了三块。他们邪恶地说:“你自己不转化,我们往前推你一步。”他们告诉宋春媛的家人转化了,就可以来探视。

转化的就开始答邪恶答题,骂师父、骂大法。宋春媛不骂,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进行邪恶的感情转化,又哭又劝的。关押到第七个月的时候,宋春媛被劫到了十监区,他们问宋春媛是否转化了,宋春媛说:“那是他们强行按着我的手签的,我没转化。”宋春媛又被逼坐小凳,由于宋春媛身体状况差,在十监区三天 ,就被送到了监狱医院。

宋春媛被劫到了医院还是被坐小凳,从上午六点到晚上八点,逼坐小凳。宋春媛全身浮肿,腰痛,肾疼,身体活动一点就累的受不了。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就因为宋春媛跟同修说了句话,恶犯包夹就对宋春媛不依不饶的又骂又喊了一个小时,还要宋春媛码坐。因为宋春媛的身体实在撑不下来,宋春媛自己跟警察要求中午休息,这样才让宋春媛中午休息一个多小时,中午可以不坐小凳,宋春媛上午和下午还是被坐着小凳,其他同修中午也不能休息也得坐小凳。

宋春媛肾疼去厕所去得勤,他们就规定宋春媛五个小时去一趟厕所,而且每天给宋春媛限制用水,给宋春媛连喝带用的水只有半暖壶(小暖壶)。后来狱长史耕辉去监室,宋春媛跟他说:“她们不让我去厕所。”史耕辉说:“那你就转化,转化后你想十分钟去一趟就十分钟一趟。”宋春媛说:“你这里不是可以搁不转化的嘛。”后来他答应了宋春媛可以去厕所。

宋春媛在医院呆了一百天,天天被坐小凳,坐了一百天宋春媛又被劫回十监区。

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

宋春媛在十监区没有被坐小凳,宋春媛在这里呆了四十天又被劫回到了三监区。宋春媛在到了三监区关押了二个月。

在三监区有个叫蒋金波的法轮功学员,五十来岁。恶人逼她蹲着报名,蒋金波不配合邪恶不蹲着报名,恶人们打,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四、五个犯人上来用胶带把蒋金波嘴封上了,打她她就喊:大法好,恶人们作恶听不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蒋金波强行拖到了库房,捆绑了一天一宿。

加格达奇的同修李巍,因为要去厕所,也被打。

监狱把一、二、三、四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归到了十一监区,说是统一管理,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没有被转化的。被转化的学员都被劫到了七监区和十三监区,被奴工劳动,为邪党监狱创效益。

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宋春媛被劫到十一监区。所有人的行李被褥全都折开,检查看是不是有法轮功经文,身上里外衣服全被脱下来检查。不让背大法,不让炼功,不让发正念。邪恶制定邪恶的五连保制度,四、五个人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如果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炼功了,发正念了或学法了,其他四个刑事犯包夹全都扣分、加期,影响他们减刑。这是邪党监狱整的故意让刑事犯仇视法轮功。

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宋春媛被医院检查出肾积水,宋春媛要求中午休息。大队长非得让宋春媛去看病,多少次非得让宋春媛去看病去,后来宋春媛没有钱了才没去上。

到了二零一四年五月份,来了一个新大队长叫王晓莉,开始给法轮功学员定奴工任务。因为宋春媛的身体情况,没给宋春媛订任务,但也偶尔有忙不过来时候,也得跟着干活。法轮功学员都是按岁数给订任务,与刑事犯一样订任务,因为宋春媛身体的原因,能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左右,其他法轮功学员得不到休息,还得干活,一般情况是从五点三十分干到晚上十点,有时候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开始干,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有时干到清晨一点钟,一宿就睡一、二个小时。做装衣服的包装纸兜子,要粘兜子,穿绳等一道道程序,超时间超负荷繁重的奴工劳动,折磨法轮功学员们,就这样一直干到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末。超时间超量的劳动,监狱被人告了,就改为早晨五点三十分干到晚上八点钟,期间让吃饭。关押走廊这边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去劳动,因此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都被罚坐小凳三天。关押在走廊对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劳动,那是十二月份寒冷的天气,法轮功学员林秀梅不干活,恶犯周丽丽等人把林秀梅的衣服扒掉,用凉水龙头哧林秀梅身子,给弄到厕所里冷水哧完了,又冻了四十分钟,后来恶人们一直折磨到林秀梅答应干活为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份,被关進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这个小号非常残酷,每天只让吃二两粥其它食物都不给吃,整日见不着阳光,不让多穿衣服,正直寒冬腊月,法轮功学员如果不配合邪恶就被铐在地环上刑,从小号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肾全坏了,都憋不住尿。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又一位法轮功学员关了小号。

前几年,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一个男恶警突然上去猛劲儿一推,一下就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推撞到了暖气片上,被撞死了。

宋春媛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了四年,在出狱时,让宋春媛签字,他们说是邪教,宋春媛说:“迫害真善忍的才是邪教呢!”在出最后一道门时还问宋春媛:“你犯什么罪?”宋春媛说:“我没犯罪。”跟前警察说:“她是学法轮功的。”

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宋春媛结束了漫长的四年冤狱。除了家人外,去接宋春媛的是塔河县610主任、塔河国保杨凯和另一个女警察。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的折磨迫害,现在宋春媛全身浮肿,腰、腿、胯骨,臀部、脖子等骨头和骨头缝都疼,宋春媛全身的骨头和筋都疼,有时是剧痛,她用手擦一擦桌子都擦不了,身体不动弹骨头都疼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0/遭黑龙江女监四年折磨-宋春媛回家全身剧痛-311149.html

2015-04-12: 黑龙江塔河县宋春媛应于2015年4月25日冤狱期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2/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7452.html#15411234256-1

2014-09-12:宋春媛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
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今年五十七岁,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二零一四年九月初,家人去女监,看到宋春媛身体很虚弱,瘦得脸上的颧骨都突出来了。
监狱只让家人见十五分钟。就在与家人接见的这十五分钟里,宋春媛腰疼的坐在椅子上十五分钟都难以坚持,与家人见面的最后几分钟里宋春媛难受得哭出了声。

二零一一年四月,宋春媛骑自行车到塔河县大修厂居民区,被恶人郭立军、塔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警察李喜忠及塔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她遭到国保大队长李军恶骂、殴打。警察们对她非法抄家,将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先后被非法关押集训队、三监区、十监区迫害,经历洗脑、坐小凳子等折磨。

宋春媛只为做一个好人,就被中共绑架,遭受到如此多的摧残折磨。宋春媛是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铁路职工,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十九岁的她遭遇特大车祸而致重度残疾,造成脑外伤后遗症,前胸腰椎关节紊乱,小便失禁,肾积水,后来又转变成了尿毒症,日常生活靠别人护理。宋春媛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一度打算将女儿吴丹送人。一九九八年宋春媛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完全康复,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法轮大法挽救了宋春媛的生命,也挽救了濒临破碎的家庭,从此宋春媛的家庭充满了欢乐,女儿吴丹的生活才有了幸福。

可是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十四年来,宋春媛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勒索、被迫离婚。吴丹幸福的家不但被打碎了,而且每次母亲被绑架、关押,她都担忧妈妈的生命,她一次一次的去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给妈妈送衣物,去要人,屡遭恶警们的训斥、推搡;恶警们还时不时的闯上门来骚扰、恐吓、蹲坑、监视。二零一一年四月,宋春媛因恶人郭立军构陷,再次被塔河县公安局警察李军、李喜忠、史伟、韩德刚、杨凯、王国义、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等人绑架、抄家、殴打。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宋春媛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宋春媛的女儿吴丹在母亲二零一一年被中共绑架、判刑后,一直独自生活。塔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去年曾对她进行突然绑架、非法审讯,并一直对她进行监控、监听、恐吓,甚至与她有联系的亲朋好友也被监控,吴丹不愿给亲戚朋友带来麻烦,长期把自己关在家里,不与别人接触,每天都在孤独、恐惧,惊吓以及思念母亲中度过。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前后突然在家中昏倒,三、四天后才被人发现,当时生活不能自理。(宋春媛更多被迫害事实请参看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文章《修炼法轮功获重生 传真相被诬判四年(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2/宋春媛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297643.html

2013-07-23: 母亲被诬判 女儿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黑龙江省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的女儿吴丹,因遭中共警察长期监控及绑架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前后突然在家中昏倒,三、四天后才被人发现,如今生活不能自理。

吴丹在母亲宋春媛二零一一年被中共绑架、判刑后,一直独自生活。塔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去年曾对她进行突然绑架、非法审讯,并一直对她进行监控、监听、恐吓,甚至与她有联系的亲朋好友也被监控,吴丹不愿给亲戚朋友带来麻烦,长期把自己关在家里,不与别人接触,每天都在孤独、恐惧,惊吓以及思念母亲中度过。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左右的一天,吴丹突然在家中昏倒在地,直到三、四天后才被人发现,这期间她没吃没喝。后来朋友察觉不妙,从阳台窗户爬进去,把吴丹抱到床上。远方的亲戚闻讯赶来,看到原本健康、积极向上的吴丹,如今卧床不起,腰、腿、脊椎、后背、肩膀等处都剧烈的疼痛,不会站,不会坐,躺着不会翻身,吃饭、喝水、梳洗、如厕,一切日常生活得靠别人,亲戚们得轮班日夜在床前守护,床边一没有人,吴丹就会惊恐的大声喊叫,剧痛使吴丹不时的大声哭喊,痛的汗水湿透了衣衫。吴丹的悲惨处境揪扯着所有亲人的心。

一年前的夜晚,警察闯上门绑架吴丹

因为母亲宋春媛修炼法轮大法,女儿吴丹也多次遭中共警察迫害,她曾三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审讯、恐吓、逼问,吴丹及与她的亲朋好友的手机、电话、网络长期被监控,吴丹及亲人还时不时的被蹲坑、监视。二零一零年一月,宋春媛再次被绑架后,吴丹又陷入孤独一人的日子。

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上十点多钟,吴丹已经睡下了,听到有人敲门及邻居喊开门的声音,吴丹打开门,不料几个警察紧跟着邻居、居委会主任进来,他们要吴丹去塔河县公安局一趟。吴丹不去,拿起手机给表姐打了电话。塔河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将吴丹的手机、家门钥匙都抢走,并与四个男警连扯带拽的把穿睡衣、拖鞋的吴丹拖上警车,劫持到塔河县公安局。

在公安局后院的一个屋子里,国保大队长李军等对吴丹进行了连续一天一宿的恐吓、非法审讯,吴丹始终在哭。李军称司法局要求对宋春媛的家人进行调查,配合“转化”宋春媛。李军逼问吴丹:“你在家干什么?跟谁来往有联系?你对宋春媛什么的态度?”吴丹不说。最后警察们在笔录中编写上:“我一定配合做宋春媛的“转化”工作。”李军临走时还恐吓吴丹:“上面说合格了,我们就不找你了,不合格我们还找你。”直到七月九日下午,警察才放吴丹回家。

这次绑架迫害对吴丹的身心造成很重的伤害,回家后与以前判若两人,亲朋好友谁去看她,她都不开门,就是哭,给她打电话时她要不就不接,接电话就泣不成声,整日把自己关在屋里,每天有时吃一顿饭,有时吃两顿饭,有时不吃饭。一看到警察、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宋春媛被绑架后,法轮功学员马青玉看到吴丹一个女孩独自生活很艰难,又屡遭迫害,就主动在生活等方面照顾吴丹。谁知塔河县公安局、塔林派出所的恶警们随即就到马青玉家骚扰,并对马青玉夫妇的电话、手机进行监控、监听至今,使马青玉的家庭长期处于磨难中。

宋春媛经历及被迫害事实

吴丹的母亲宋春媛,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铁路职工。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十九岁的宋春媛遭遇特大车祸而致重度残疾,造成脑外伤后遗症,前胸腰椎关节紊乱,小便失禁,肾积水,后来又转变成了尿毒症,日常生活靠别人护理。宋春媛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一度打算将女儿吴丹送人。吴丹的幼年一直生活在父母、亲友痛苦的泪水中。

宋春媛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完全康复,法轮大法挽救了宋春媛的生命,也挽救了濒临破碎的家庭,从此宋春媛的家庭充满了欢乐,女儿吴丹的生活才有了幸福。

可是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十四年来,宋春媛曾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勒索、遭离婚。吴丹幸福的家不但被打碎了,而且每次母亲被绑架、关押,她都担忧妈妈的生命,她一次一次的去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给妈妈送衣物,去要人,屡遭恶警们的训斥、推搡;恶警们还时不时的闯上门来骚扰、恐吓、蹲坑、监视。

二零一一年四月,宋春媛因恶人郭立军构陷,再次被塔河县公安局警察李军、李喜忠、史伟、韩德刚、杨凯、王国义、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等人绑架、抄家、殴打。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宋春媛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3/母亲被诬判-女儿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277105.html

2013-06-05: 修炼法轮功获重生 传真相被诬判四年

宋春媛女士,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铁路退休工人,曾遭特大车祸致残,因修炼了法轮功得以重生。她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却被中共绑架、劳教,二零一一年更被非法判刑四年。五十六岁的她,目前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着迫害。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天下着大雨。黑龙江塔河县铁路的一群工人正坐在行驶的7500上(俗称摩托嘎子),当时年仅十九岁的宋春媛也在其中。当7500车全速行驶到塔河县蒙克山山弯处,对面来了一辆火车,由于能见度低,当司机发现对面火车时已经来不及了。火车撞到了7500车,并压在了上面,导致十二人死亡。当时宋春媛被摔到两条铁轨的中间,车又从宋春媛身上托了一下,导致宋春媛遍体鳞伤,脑袋上撞了一个洞,昏迷不醒。后经检查发现宋春媛多处严重受伤,脑外伤两寸长的口子,并形成脑振,胸腰椎骨膜破损,关节功能紊乱,最严重的就是肾脏:一个肾摔离了原位,另一个摔成了肾积水。每天必须按摩四、五次腰椎压缩,有残疾症,伴有尿失禁,后来又转变成尿毒症。

从此以后,宋春媛就开始了漫长的到外求医的生涯,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担忧和麻烦。后来,宋春媛又暂住在上海求医,这一住就是六年。其间宋春媛做了几次大手术,身上留下了将近一尺长的刀疤。医生说她的肾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留下来就为了让它当一个漏斗用。在求医的这十几年里,宋春媛花了十多万元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一九九二年,单位不再承担宋春媛的医药费,宋春媛只好从上海医院回家。回家后,宋春媛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即使在炎热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时不时还得加上铁护腰,坐起来时必须要靠着东西,否则就腰痛得受不了。由于肾脏的排毒功能减弱,宋春媛也用不了其它药,只能天天吃着中药维持。由于病痛的折磨,宋春媛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以发火、骂人来发泄心中的烦恼。病痛的折磨、对生活的无望及给家人造成的痛苦使宋春媛生不如死。

修大法恢复健康

一九九八年,宋春媛经朋友介绍,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了一个月后,宋春媛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也没有了以前换洗时冰镇的感觉了。宋春媛终于摆脱了在炎炎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的恶梦,原来得的心脏病、妇科病、胃病、胆囊炎、颈椎病、关节炎、尿毒症等都彻底好了。

学法轮大法后,宋春媛的脾气和以前判若两人。宋春媛对人和善,也不随便发火了,而且经常无偿清扫公共的楼道,帮助他人,和邻里也相处愉快融洽。认识她的人都说她不象五十多岁的人,显得很年轻。这是法轮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她新生。

五次被绑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宋春媛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五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七月,宋春媛去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遭非法审讯,遭恶警殴打,被迫在烈日下暴晒四个多小时,被吊铐树上一夜喂蚊子。最后,宋春媛被劫持到大兴安岭新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被罚款四千元。

二零零一年,新林公安局警察与塔尔根派出所警察王喜全、蔡某等闯进宋春媛家,把宋春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了新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十九天,最后单位书记薛某还以单位名义骗去宋春媛五千元。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宋春媛、沙晓艳、刁凤珍三名法轮功学员到塔河县复印店印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坏人构陷。塔河公安局许峰带着史伟、杨凯、韩玉清,塔尔根派出所王喜全等非法闯入宋春媛家,将其绑架,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后,又将她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后宋春媛保外就医回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晚,宋春媛在散发真相传单时,被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史伟绑架。塔河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军、史伟、杨凯(女)、王国义、韩德刚及塔林派出所李延国等人闯进宋春媛家,抢走大法经文、两个MP3和一台电脑。他们还把宋春媛的女儿劫持到塔河县公安局非法审讯。第二天,王国义等人又闯进宋春媛家,把抢走的大法经文又放回原来的地方,开始照相,每个屋都照,门也照,连门上的“福”字都想当成证据。这次宋春媛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月,被勒索了二千来块钱所谓的伙食费。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多,宋春媛骑自行车到塔河县大修厂居民区,被恶人郭立军、下来了塔河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恶警李喜忠及塔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她遭到国保大队长李军恶骂、殴打。恶警对她非法抄家,将她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塔河公安局恶警李喜忠和林光送逮捕令。对宋春媛迫害的证词、证物都是他们编造的,在法庭上展示的物证照片是在一房门上挂的塑料袋,所发生的事都是在十字路口,根本没有房门。

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三个多月后,塔河看守所、公安局仍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东西。塔河县公检法合谋对宋春媛非法庭审,其中,国保大队长李军坚持要给宋春媛非法判刑。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遭非法庭审,所谓罪名是诬蔑的,所谓证物是编造的,四个证人也是假的,也没有律师。宋春媛就这样被非法判刑四年。

宋春媛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先后被非法关押集训队、三监区、十监区迫害,经历洗脑、坐小凳子等折磨。

宋春媛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已经迫害了近两年了,女儿想妈妈,在会见室给妈妈照张像,可是女子监狱的恶警们疯狂的把手机抢走。宋春媛身心交瘁、苍老了很多。下面是仅存的一张照片:

妈妈遭迫害,女儿也被绑架、关押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宋春媛多次被迫害,相依为命的女儿吴丹也因为妈妈屡遭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塔河公安局恶警许峰、史伟、杨觊等数名恶警伙同塔尔根恶警王喜全等闯入宋春嫒家抄家绑架,吴丹从女恶警杨凯手中抢回家中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扣上“阻碍公务罪”,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十点多,塔河公安局史伟、杨凯等恶警又闯进宋春媛家,将穿着睡衣拖鞋的吴丹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迫害,李军等恶警审讯,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十三年来塔河公安局、塔河国保大队、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现在吴丹一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5/修炼法轮功获重生-传真相被诬判四年(图)-274954.html

2013-01-29: 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四)——目前仍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塔河宋春媛屡遭迫害 如今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

宋春媛,女 ,现在五十五岁,是塔河铁路退休工人,在一次大车祸中不幸身体致残。宋春媛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宋春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成为大家公认的好人。可是,这样的好人却几次被劫持到看守所及劳教所,如今宋春媛又被冤判四年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特大车祸中致残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天下着大雨。黑龙江塔河县铁路的一群工人正坐在行驶的7500上(俗称摩托嘎子),当时年仅十九岁的宋春媛也在其中。对面来了一辆火车,由于能见度低,当司机发现对面火车时已经来不及了。

火车撞到了7500车,并压在了上面,车上的工人当场死了十一人。等救援人员到达现场时发现:宋春媛被撞到了两条铁轨的中间,遍体鳞伤,脑袋上撞了一个洞,昏迷不醒。后经检查发现宋春媛腰椎等处严重受伤,最严重的就是肾脏:一个肾摔离了原位,另一个摔成了肾积水。从此以后,宋春媛就开始了漫长的到处求医的生涯,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担忧和痛苦。后来,宋春媛又暂住在上海求医,这一住就是六年。其间宋春媛做了几次大手术,身上留下了将近一尺长的刀疤。医生说她的肾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留下来就为了让它当一个漏斗用。在求医的这十几年里,宋春媛花了十多万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严重的负担。

一九九二年,单位不再承担宋春媛的医药费,宋春媛只好从上海回到了家里。回家后,宋春媛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即使在炎热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时不时还得加上铁护腰,坐起来时必须要靠着东西,否则就腰痛得受不了。由于肾脏的排毒功能减弱,宋春媛也用不了别的药,只能天天吃着中药维持。由于病痛的折磨,宋春媛变得脾气暴躁,经常发火、骂人来发泄心中的烦恼。

修大法身体康复

一九九八年,朋友向宋春媛介绍了法轮功,一听说炼法轮功是从根上去病,再也不用吃药了,宋春媛可高兴了,从此,她就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了一个月后,宋春媛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也没有了以前换洗时冰镇的感觉了。宋春媛终于摆脱了在炎炎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的恶梦。从那时起,宋春媛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后来,宋春媛一般的家务活都能干了。

学法轮大法后,宋春媛的脾气和以前判若两人。宋春媛对人和善,也不随便发火了,而且经常无偿清扫公共的楼道,帮助他人,和邻里也相处愉快融洽。认识她的人都说她不象五十多岁的人,显得很年轻。

坚持信仰 被关押劳教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宋春媛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宋春媛五次被绑架,一次被劳教、如今又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宋春媛去北京向人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到了门头沟公安局,之后,他们把宋春媛劫持到北京城子派出所,他们非法审讯,问姓名、地址,宋春媛不说,就被罚蹲。晚上不让睡觉,不让坐。白天,警察们都坐在阴凉里吃着冰糕,扇着扇子还热的不行,宋春媛却被六个恶警轮班逼迫在烈日下曝晒四个多小时,他们又把宋春媛用手铐吊铐在离杂草和垃圾近的树上喂了一夜蚊子。他们早晨又把宋春媛吊在风口的树上冻。这时宋春媛已经几天没吃饭了,吃了就吐。

恶警们又把宋春媛绑架回门头沟公安局。刚到公安局,一个三十多岁,一米七的男恶警就打了宋春媛一个嘴巴子。最后,宋春媛被绑架到大兴安岭新林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罚款四千元。释放回家后新林区塔尔根片警、居委会经常到宋春媛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宋春媛、沙晓艳、刁凤珍三名法轮功学员到塔河县复印店印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坏人构陷。塔河公安局许峰带着史伟、杨凯、韩玉清,塔尔根派出所王喜全等非法闯入宋春媛家,将其绑架。宋春媛的女儿因与杨凯抢《转法轮》,被以“阻碍公务”为名非法关押七天。宋春媛在塔河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后被保外就医。

被冤判四年劫持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带着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开着警车闯进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家,李军下令把宋春媛家的两台电脑搬到了警车上,将宋春媛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李军是宋春媛冤案的主要办案人。塔河公安局上报的宋春媛的案子到法院检察院时,法院检察院没上报,打回塔河公安局。可是李军坚持给宋春媛判刑,第二次上报。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又被冤判四年,被塔河县公安局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妈妈遭迫害 女儿也被绑架、关押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宋春媛多次被迫害,现在还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儿吴丹也因为妈妈受迫害而屡遭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塔河公安局恶警许峰、史伟、杨觊等数名恶警伙同塔尔根恶警王喜全等闯入宋春嫒家抄家绑架,吴丹也因为与女恶警杨凯抢回家中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扣上“阻碍公务罪”,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

多年来宋春媛一直与女儿吴丹相依为命地生活。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十点多,塔河公安局史伟、杨凯等恶警闯进宋春媛家,将穿着睡衣拖鞋的吴丹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迫害,李军等恶警审讯,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十三年来塔河公安局、塔河国保大队、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现在吴丹一看到警车心里就不舒服,一看到警察,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四)-268336.html

2012-07-14: 母亲陷冤狱 黑龙江塔河县吴丹被恶警绑架迫害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二零一一年四月被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杨凯、韩德刚等恶警绑架。宋春媛被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又被冤判四年,现在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多年来宋春媛一直与女儿吴丹相依为命地生活。七月八日晚,吴丹被当地警察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迫害,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宋春媛遭迫害后,女儿吴丹一人在家维持生活。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十点多钟,吴丹已经睡下了,突然听到敲门声,过一会儿没有声音了。接着听到邻居敲门喊开门的声音,吴丹打开门,邻居、居委会主任走进来,她俩身后紧跟着几个警察,一会又进来了几个警察。他们让吴丹去公安局一趟。

吴丹说:“有什么事在这说,我不跟你们去。”他们说局长找她。吴丹一听局长找,一定是妈妈让恶警打出事了,就哇哇哭起来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没让你们进来。”恶警们耍赖的说:“是你开门让我们进来的。”吴丹说:“我是让邻居进来,并没让你们进来。”“我们进来你没说不让我们进。”恶警们软磨硬泡的骗吴丹去公安局,吴丹就是不配合他们。吴丹拿手机给表姐打了电话,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上来把吴丹的手机和家门钥匙抢走了。

吴丹向史伟等人要手机和家门钥匙,恶警们不给,还竭力的骗吴丹跟他们去公安局。一个多小时后,恶警们看吴丹不跟他们走,一个陌生面孔的恶警威胁吴丹说:“你要不跟我们去,我们就要……”

史伟等4个男恶警上来扯拽吴丹,扯拽中吴丹的睡衣扣子全被扯开了。他们让女恶警杨凯给吴丹扣上扣子。史伟等几个男恶警连扯带拽地把吴丹拖上警车,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后院的一个屋子里。

等了一个多小时,局长也没来,说是开会去了。吴丹始终一直在哭,国保大队长李军开始审讯说:“你要配合我们做一下笔录。”吴丹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把手机和钥匙还我,我要给亲戚打电话。”李军说:“你长脑袋是干什么的?没收你手机就是不让你打电话。”

吴丹说:“我又没犯法,你们把我穿着睡衣拖鞋绑架到这里,象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你们觉得好吗?我出去看到谁就跟谁说。”李军象有谁给他撑腰似的不在乎地说:“你愿意跟谁说跟谁说!”吴丹说“我要回家。”吴丹几次走到门口都被恶警们拽回来。

有几个恶警出去好长时间才进来,吴丹问他们是不是去她家抄家去了,恶警们骗她说去她家看看门锁没锁。吴丹一直要求回家并归还手机和钥匙。

恶警们对吴丹的审讯一直没停,直到七月九日下午李军才说:“召开十八大了,司法局要求对宋春媛家人调查,配合做宋春媛的转化工作。你在家干什么?跟谁来往有联系?对宋春媛的态度?”

恶警笔录中有些没按吴丹说的写,他们自己乱编,最后他们编写上:“我一定配合做宋春媛的转化工作。”李军说:“上面说合格了,我们就不找你了,不合格我们还找你。”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亲戚朋友们听到这件事都很气愤,妈妈被他们抓走了,就剩一个女孩子他们还来欺负!邻居说:“这些警察太坏了,他们骗我说孩子自己在家,他们进屋看看缺什么,他们给补助,让我帮敲开门,谁知道他们把孩子抓走了,我听到孩子哭心里很难受,以后警察让我帮助做什么,我再也不做了。他们太坏了。”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宋春媛五次被绑架,一次被劳教,现在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关押。吴丹也因为妈妈受迫害跟着遭到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塔河公安局恶警许玉峰、史伟、杨凯等数名恶警伙同塔尔根恶警王喜全等闯入宋春嫒家抄家绑架,吴丹也因为与女恶警杨凯抢回家中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扣上“阻碍公务罪”,被塔河看守所关押七天。

十三年来塔河公安局、塔河国保大队、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

现在吴丹一看到警车心里就不舒服,一看到警察,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4/母亲陷冤狱-黑龙江塔河县吴丹被恶警绑架迫害-260208.html

2012-04-02: 黑龙江省塔河县宋春媛、孟昭红遭迫害近况

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在塔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后,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宋春媛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了三个月,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现在关押宋春媛的监室里有二十人,只有宋春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其他人都是刑事犯。宋春媛和这名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被看管、包夹,不准她俩说话,接触,监室里的刑事犯每天干活,她俩每天被强迫坐小凳子迫害。

塔河县另一名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孟昭红,现在被关押在九监区。孟昭红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塔河看守所,后来被冤判四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三月,孟昭红被迫害成疾,脖子上长了个瘤,家人要求释放。黑龙江女监不但不放人,还对孟昭红灌食迫害强制所谓转化。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5点半到10点都要被惩罚坐小板凳,蹲着或者立正站立,一动不让动。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惩罚迫害的时间很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5063.html

2012-04-01: 黑龙江塔河县国保大队韩德刚恶行殃及家人
.......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塔河县公安局韩德刚等开着警车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家抄家,将宋春媛劫持到塔河看守所。韩德刚等对宋春媛审讯。韩德刚是宋春媛被判刑冤案的办案人之一。宋春媛被关押了七个月后又被韩德刚和塔河看守所管账、管仓库的女狱警(手机:13846561818)非法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宋春媛被冤判四年,现在仍被劫持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黑龙江塔河县国保大队韩德刚恶行殃及家人-255023.html

2011-11-26: 大兴安岭塔河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在塔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多后,前几天又被非法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宋春媛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集训队。从判决书上看到:做伪证的证人是塔河的郭立军、吕庆芬、田洪林、杨秀清。法院审判长 张贵春, 审判员 张颖巍、蔚永慧,书记员 李颖瞳,他们定的判刑四年。判决书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中级人民法院(地址是加格达奇)发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5/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9784.html

2011-11-01: 黑龙江塔河县看守所今通知宋春媛家人,欲于十一月一日将宋春媛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8583.html

2011-10-30: 黑龙江塔河县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已经六个多月

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发神韵光盘时,被塔河县的坏人郭立军和塔河大修厂的片警恶告,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开着警车闯進她家非法抄家。

宋春媛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到现在已经六个多月了。塔河公安局、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30/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8516.html

2011-08-15: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宋春媛遭非法庭审后已上诉

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三个多月了。塔河看守所、公安局仍不让接见,不让送东西。在七月十三日,宋春媛遭非法庭审,宋春媛在法庭上仍穿着棉坎肩,看上去身体虚弱。

宋春媛的律师没有出庭,但最近仍遭塔河国安、国保等恶徒的恐吓,电话被监听。

最近宋春媛已向上级法院提出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5/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5376.html

2011-06-04: 黑龙江塔河县公检法欲对法轮功学员宋春媛非法庭审

黑龙江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撒真相资料时,被人构陷、遭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至今已一个多月 。塔河公安局、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日用品等东西。

塔河县公安局已把逮捕通知单送到家,说检察院已经批完了,就等着法院开庭了,单子上写着──办案人: 史伟、韩德刚。

几天前,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军突然把宋春媛的孩子找到公安局,说宋春媛被非法关押网上有报导,当地真相上也有,问是否是孩子说的,并威胁不许说她妈妈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79.html

2011-05-28: 大兴安岭塔河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已一个月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在2011年4月26日撒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坏人构陷。塔河县公安局恶警把宋春媛绑架。26日晚10点多,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开着警车劫持着宋春媛闯進她家非法抄家。抢走宋春媛孩子的电脑。宋春媛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到现在已一个月。塔河公安局、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不让送衣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7/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1555.html

2011-05-09: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关押

大兴安岭塔河法轮功学员宋春媛,2011年4月26日晚8点多在散发神韵光盘时,被两个年轻男坏人构陷,这两个年富力强的男人拽住宋春媛不放,厮打中宋春媛手上都是泥。围观的百姓看不下眼说:“快把她放了,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 两人还是给塔河县公安局打了电话。塔河县公安局开警车把宋春媛绑架。

26日晚10点多,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劫持着宋春媛开警车闯進宋春媛家。李军、杨凯抄家很卖力。抢走宋春媛孩子用来维持生活、挣钱的电脑。

宋春媛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塔河县看守所。家人去看也不让见,食物及日常用品也不让送,带的衣物只送進了一条棉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8/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0363.html

2011-05-01: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被非法关押

大兴安岭塔河法轮功学员宋春媛,2011年4月26日晚8点多在撒发神韵光盘时,被两个年轻男坏人构陷,这两个年富力强的男人拽住宋春媛不放,厮打中宋春媛手上都是泥。围观的百姓看不下眼说:“快把她放了,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两人还是给塔河县公安局打了电话。

塔河县公安局开警车把宋春媛绑架。

大兴安岭 塔河县联系资料(区号: 457)

2018-04-30:塔河县法院:
院长陆长平13604872773 0457-3662360 3666630 3609238 3662380
副院长吴雅学筽57-3609240
张威13904573396
钟艳13384578366
院长室0457-3666630 3609220
副院长0457-3609239 3600017
副院长0457-3600032 3600039
副院长0457-3600089 3609218
副院长0457-3609219
办公室0457-3662360
执行庭
局长室0457-3600024
副局长0457-3600023
办公室0457-3600022
行政庭0457-3600019
刑事庭
办公室0457-3600025
办公室0457-3600031
立案庭
办公室0457-3661017 3600028
审监庭0457-3600029
政工科0457-3668212

塔河县检察院:
地址:塔河县塔河镇中央大街
电话:0457-2729592
检察长刘新生
副检察长:汪孟良、胡景平
刘新生3625999、13555070000
2018-04-22: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崔玉芝04573663932、04573667471、18645723021
国保警察韩德刚13846558007宅04573672111
国保警察吴忠谦13904574123
塔河看守所:
所长雷广波04573636664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刘亚友04573666743、13846558353
政委殷勤13866481988
纪委张培义366089、13384673668、13384573558
孙继斌04573662932宅04573609885、13904573886
易军04573666057宅04573664449、13945704318

2017-04-18: 绑架黑龙江塔河县高淑英责任单位信息:
塔河县公安局:
局长刘亚友04573666743、1384655835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7)

2011-10-30:
相关人员
区号:0457 邮编:165200

姓名 单位 电话号码          
勾 兵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 办0457-3666743
邓 华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 13304573588、3666848、办3662300、宅3666848
李 军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13804843102、办0457-3663932、办3667471
史 伟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宅3667471、办3667471(所谓办案人)
王国义 塔河县公安局干警 18645712023
韩德刚  塔河县公安局干警 宅3672111(所谓办案人)(韩德刚妻张永芳,塔河县第二中学教师,手机13945704418.韩德刚的妻子和上中学的儿子近两年来总有病,花了不少钱也没好利索。韩德刚几年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塔河县六一零办公室电话号码: 3609042、办3609046
李志刚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所长 办3663945、宅3602888、13604873616
李延国 塔河塔林派出所片警 13846561058、13846561858

塔河县看守所电话号码: 3635759、办3636664
周 权 塔河县看守所所长 办3636664、13945703829
刘新宇 塔河县看守所副所长  13039921985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院
刘忠生 塔河县法院院长 3662360 3666630 3609238 办3662380
刘丽华 塔河县法院副院长 办3609240、宅3669595、13904574887
大兴安岭塔河县检察院
孙殿富 塔河县检察院检察长 办2729592
胡景平 塔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办3662160、13604873660、13351479800
汪孟良 塔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办3663347、宅3664904、13604873530
塔河县检察院办公室: 办3604403

大兴安岭塔河县政法委
李树昌 塔河县政法委书记 办3609044、宅3661422
邢耀武 塔河县政法委副书记 办3609045、宅3663652、13504563652
塔河县法律服务所电话号码: 办3603711

2011-05-01:
相关人员及电话:

(一)塔河县邮编:165200

单位         姓名     电话号码     手机号码
塔河县公安局     李 军   0457-3663932(办) 13804843102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史 伟   0457-3667471(宅)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  邓 华   0457-3666848    13304573588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 勾 兵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室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0457-3667471(办)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室 0457-3666261 0457-3662676(办)
塔河县看守所电话         0457-3635759 0457-3636664(办)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 0457-3663945(办)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 13846561858 (手机)

塔河县公安局干警杨凯的丈夫开的服装店:
店名-七匹狼服装店 地址:塔河县文化路诚信商楼2号
电话: 0457--8980998
杨凯,女,40多岁,塔河县公安局警察,家住塔河镇。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杨凯始终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接、送,搜身等迫害,特别是对塔河女法轮功学员的搜身、接送、绑架、看守所的安检等迫害,杨凯几乎都参与了。)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5-28: 相关人员及电话(区号:0457):
勾 兵,塔河县公安局局长,    3666743
李 军,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13804843102 (手机)
邓 华,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    0457-3666848    13304573588(手机)
史 伟,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0457-3667471(宅)
李延国,塔河县塔林派出所片警   13846561858 (手机)
塔河看守所            3635759  3636664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室        0457-3666743(办)
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0457-3667471(办)
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室       0457-3666261 0457-3662676(办)
塔河县塔林派出所         0457-3663945(办)
塔河县邮编:1652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