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伊春市 >> 关素明, 女

关素明
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被诊断为极高危病人,目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11-15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17: 伊春市关素明女士自述遭受的迫害

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在我这么多年经历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中,支撑着我,保护着我。把我从一个平凡的内心忧郁的弱女子再造成为一个心底光明、性格坚忍的大法徒。从我自身的蜕变过程中,也见证了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失败——我没有从这个世间消失,头顶是碧蓝的天,脚下是坚实的地!

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晚,我在北京丰台区一个小区里被绑架,警察把我直接绑架到方庄的一个派出所。大约四个警察对我轮番审讯一天一夜,不让睡觉,过程中还有两个男警察拿出自己的手机强迫我和他们合影,他们说:“从没见过一个四十岁的女人眼神这么清纯,长的这么年轻”,言语极其轻佻。

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晚上,我被他们绑架到丰台看守所。我当时穿的是连衣裙,警察们说裙子的腰带属于违禁品,把腰带扔了;裙子有一条长拉锁,是从腋窝开到臀部的,也被他们野蛮扯下来,我穿的凉鞋有一点点的坡跟,也被他们扔掉。直到我光着脚丫,衣不蔽体,他们才满意的把我推进了监号里面。

我在丰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大约三十五、六天时,也就是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吧,突然狱警和非法审讯我的警察(叫尹明)来要带我走。我问他们:“你们要把我送到哪里去?”他们蛮横地说:“你不用问,快点!”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刚刚把我带到丰台看守所大门,就又过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紧紧地架起我,把我塞到了一辆小轿车里。小轿车的玻璃是茶色的,从外面看不到车里的情况。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看到同时和我从丰台看守所提出的其它嫌犯,都是上了那种白色的警车被拉走的。车子开出去很远,来到了一所医院,但是我没有看到医院的名字。那两个警察还是紧紧的架着我,楼上楼下的验血、验尿等等给我做了好几项身体检查。

后来我冤狱结束回家时,无意中提起了这件事,姐姐们感慨的说:“幸亏你这是家里有人找,要不简直不敢想象,你现在还有没有了、会在哪里!”原来我被警察从丰台看守所转走以后,他们并没有通知我的家人。有一天我姐姐去丰台看守所给我存衣服,可是丰台看守所的人说没有这个人。我姐姐看到这种情况,就悄悄的打开了手机录音。因为姐姐之前给我在这里存过衣服,他们也收了。然后姐姐就问他们,说明几月几日(现在时隔九年多,记不清具体日期了)在这里给我存过衣服,存了多少件,是什么样的。问到这时,他们才说:“噢,你说的是那个小法轮呀,她转到七处了。”(七处就是现在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我姐姐又急忙赶到市一看,说要给我存衣服,可是市一看的人又说没有这个人!我二姐说:“丰看的警察已经说了人转到你们这里了,我有证据,你们不承认不行!”就拿出了手机放录音要放给他们听,他们就赶紧说:“不用听,不用听,我们再给你查一查”,然后承认了我在他们这里。姐姐给我存了衣服,又给我存了二百元钱,要了收据,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

我被非法关押在市一看三个月左右,期间又被非法审讯两次,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份,我被转回丰台看守所。这时家人为我聘请了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莫少平、尚宝君两位律师准备给我做无罪辩护。可是尚宝君律师来接见我两次之后,就好长时间不来了。等他再来时告诉我,因为他们接了我的“案子”,北京的司法部门以律师证年检为由,把他们的律师证非法扣押了两个多月,现在刚刚要回来。其实,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里,受到迫害的岂止是法轮功这一个群体啊,它已经把迫害的黑手伸进了社会的每个角落!

我在北京市两个看守所历经了共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非法开庭。记得我被非法开庭之后,主管我被非法关押的监号的狱警找我谈话,问我庭审的情况,当我谈到非法庭审结束时,法官让我在庭审笔录上签字,我没有签我的名字,而是端端正正的写上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信仰无罪,停止迫害!”那个狱警担心地说:“你们这事儿一般顶头七年,就冲你这几个字,七年好像是打不住了。”果然,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我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冤判八年。可见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有意地颠覆世人的是非、善恶标准——说真话、崇尚“真、善、忍”就要被加倍迫害,从而给世人的心理造成了做好人就要遭迫害的恐怖的阴影。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我被绑架到北京大兴天河监狱“外地罪犯遣送处”继续迫害。警察们先是把我带到大兴天河监狱的医院做了体检,各项指标正常。然后又把绑架到天河监狱关押女犯的四楼,刚刚上了四楼就过来几个犯人,强制我脱光所有的衣服,做侮辱性的查体,翻转身体察看身体的所有部位和皮肤;之后又强制剪了我的头发;又强制我穿囚服。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好言劝告她们:“我没有犯罪,我不是犯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可是她们不听劝阻,一意孤行,最后导致我突然休克倒地。等到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天河监狱地上的担架上。还是我被收监时给我检查身体的那几个医生,就听他们小声的议论:“早晨来的时候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似的,怎么刚刚两、三个小时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病歪歪的小老太太样?”这时他们检查出来我有高血压、心脏病。是的,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我从一个年轻、健康的生命,在中共邪党迫害政策的摧残下,变成了一个重病在身的人。

自从我到了天河监狱,我就被迫睡在监室的水泥地上,其实监室里是有空床位的。为了抵制这种迫害,有一天又到晚上休息时,我告诉看管我的包夹,我要睡床上,可是她们不让。于是我就自己往床上爬。这时只感觉她们扯着我的一条腿就把我拉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下子拥上来很多人围住我,拳打脚踢就像密集的冰雹砸在我身上。直到看监控的警察发现了前来制止她们才停手。

从那以后,警察就把我从监室里提出来,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的门上写着“心理咨询室”,每当看到这几个字时,我就在想:“这回我可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美其名曰’、什么叫‘冠冕堂皇’!”这个房间就在北京大兴天河监狱“外地罪犯遣送处”关押女犯的那栋楼的四楼第一个门。白天固定两个包夹看管我,这两个人必须时刻在我身体左右不得离开我超出五十公分(那个房间的地砖是五十公分一块),包夹之间不许说话;包夹与我之间不许眼神交流。记得有一次我背诗,一个包夹听得入神了,就冲我笑了一下,结果就被警察通过监控发现了,第二天早上她就接到了扣分的单子,并且不许她再当包夹(当包夹能多挣分,多挣分就能多减刑、早回家,所以犯人们把分看的比命还重要)。可是警察就是要通过这种最严厉的惩罚,来泯灭人心底尚存的那点良善,用这种改造方式,把人一点一点的变成冷血的魔鬼。

每到我洗漱或者上厕所时,警察们都会先把洗漱间和厕所清空,来回两个包夹都要紧紧的架着我,怕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怕别的犯人看到我、听到我;即使是我上厕所时蹲下来的时候,两个包夹也会在我的左右每人伸出一条腿,把我的两条腿别上。晚上睡觉时是四个包夹分两班倒,两个人一班,在地上放一块门板,我躺在门板上,两个包夹在我头上的位置坐一个,脚下的位置坐一个。那段时间我真是坐的“牢中牢”、“狱中狱”!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我从北京大兴天河监狱“外地罪犯遣送处”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我坐的火车的车窗都有铁栏杆,车厢的两头分别有两个武警,端着冲锋枪,背靠背站着,他们两个小时一换岗。押送的警察威胁说:“别乱动!武警手里的枪可不是摆设,他们随时都可以开枪扫射!”而且在整个行程中,我都被铐着手铐,即使是上厕所,也不给开铐。

到了黑龙江省女子监,我被劫持到十一监区。十一监区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严管监区,也就是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转化的攻坚监区。当天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有两个犯人说带我去谈话,我原以为是去警察的办公室,可是我并没有看到警察,却被带到了一个库房,看样子这个库房是厕所改装的,而且这个房间没有监控。由于我坚持信仰,被犯人唐永霞打倒在地,并拽起衣服狠掐左侧乳房,犯人张子梅同时往我身上踢,打的昏死一次又一次,后来只好找来犯护张凤彬用速效救心丸、并扎人中等处抢救。犯人唐永霞一边打我,一边还叫嚣着说:“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死在这里也白死!这里没有监控。你死得起监狱就埋得起!”从此开始了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狱般的牢狱折磨。每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至晚上九点强制坐矮小塑料凳,所谓的“严码”,双腿并拢,脚向后收,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不许闭眼,不许动,稍微动一下吸毒犯人沈玉珍就上来踢打。

在这样严酷的折磨下,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一昏过去,她们就找来犯护张凤彬给我往嘴里塞降压药和救心丸。

后来,我又被劫持到七监区(巩固队)继续迫害。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监区长王晓丽、副监区长常晓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新来七监区的指导员林佳也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八月上旬,开始体罚监舍法轮功学员坐小塑料凳,一直持续到大年夜那天。这里的犯人每个人每天都给一暖瓶的热水喝,可是我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就一口热水也不给。一直到我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几次昏倒在地,送到监狱医院被塞速效救心丸、用针扎人中(有一次我好长时间没有知觉,她们就把四、五公分长的针都扎进我的人中里,只露出一个针柄,等到我苏醒过来时,那个针怎么也拔不出来了,换了两、三个人拔也不行,后来找了一个在外面当过医生的犯人,捏着针柄来回撵,才一点点的拔出来,那种痛是无法形容的)、掐虎口、吸氧气才抢救过来之后,从那之后才给我热水喝。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我被送到黑龙江省医大二院检查,被诊断出高压220,低压180,还有冠心病、神经性抽搐,即高血压三级、冠心病一级。被诊断为:极高危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后来我又被劫持到十监区继续迫害,直到我体重只剩六十多斤,生命奄奄一息,监狱才给我办理保外就医,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的姐夫从黑龙江女子监狱把我背了出来。

回家后,我看到母亲的头发都白了,耳朵也听不见了。母亲说自从知道我被绑架后,她因为对我过度的惦念,整日以泪洗面,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听了真是心如刀绞!

在我保外就医期间,黑龙江女子监狱每隔一年或半年就要派人带着我去三甲级的医院做检查,如果我身体稍有恢复,他们就会把我重新收监。每到这时,母亲都非常害怕他们会把我带走。记得第一次母亲听到监狱要来人时,母亲就吓的手和脚都不好使了,说话舌头也不好使了,过了些天才慢慢的缓过来;再看到他们来,母亲就吓得就更严重一些,致使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就这样母亲在这种反复的恐惧的煎熬中,最终也没能熬到我冤狱结束的那一天,带着对我深深的担忧提早离开了人世!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是我八年冤狱期满的日子。姐姐替我去监狱取“刑满释放书”,可是监狱方以我是炼法轮功的为由,不给出释放手续。后来又要求我所在地司法局,开一个《接管证明》,内容要有我即使释放回家,司法局也要监视居住。监狱收下了《接管证明》,才给我办了释放手续。众所周知,哪怕是个杀人犯,刑满之后都是自由的。而我只是要修心向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努力的提升自己的道德,争取做一个好人,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下,就要把一个人的最基本的自由强行的剥夺,真是天理何在啊!

我的心中,无怨无恨,只盛满了对曾经迫害过我的警察、犯人以及所有可贵的中国人的怜悯和珍惜!希望人人都能从中共灌输的谎言中醒来,挣脱江泽民用金钱与利益打造的桎梏,别让自己成为江泽民的替罪羊,在历史巨变的关头,早日明白真相,看清形势,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站在正义与善良的一面,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7/伊春市关素明女士自述遭受的迫害-369888.html

2017-09-13: ◇黑龙江省伊春市大法弟子关素明于2017年9月3日结束8年冤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3/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684.html#1791222380-22

2013-01-03:◇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伊春市金山屯区关素明于2012年12月28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已回家,感谢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营救及正义人士的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7303.html#1312231651-3

2012-10-31: 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 随时有生命危险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被非法关押迫害三年,危在旦夕。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到省公安医院做司法鉴定:脑梗、高血压、冠心病,这三种综合病情可导致随时都有脑血管崩裂危险,也就是说关素明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狱方(黑龙江女子监狱)明知道她的病情无法医治,还不予释放。请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营救!

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关素明,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折磨,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冤判八年,后被送往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继续迫害。关素明在监狱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殴打致抽搐到昏死的程度,抬到医院抢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关素明被转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当晚就被十一监区的犯人打的昏死一次又一次,后来只好用速效救心丸、并扎人中等处抢救。被这样严酷的折磨,关素明从此身体非常虚弱。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关素明因坚持修炼,从早六点至晚十点三十分被狱警以所谓“严码(即坐小凳)”迫害,从早到晚不许闭眼睛。

二月二十七日晚关素明突然昏死过去,打了两袋氧气才抢救过来。三月二十二日,关素明被送到黑龙江省医大二院检查,被诊断出高压220,低压180,还有冠心病、神经性抽搐,属于“极高危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一打点滴关素明就昏死过去,打氧气才抢救过来,一吃药病情就加重。关素明从二零一二年五月就不能走路,接见时只能由犯人背出来。

八月三十日家属在监狱医院见关素明时,旁边跟着医生手拿着针,准备随时扎针抢救。在接见的二十分钟内,关素明抽了三次,几乎没说几句话。九月二十日,关素明又憋得浑身红紫,差点窒息,打氧气才抢救过来。关素明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被带到省监狱管理局医院几次检查都被诊断为:打针过敏,无法医治,因此不予接收住院。现在关素明每天量血压都在220以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31/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随时有生命危险-264712.html


2012-09-04: 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 家人担忧

八月二十七日,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的母亲和姐姐去找狱长史某,在监狱医院见到了已被非法关押迫害三年的关素明,家属看到气息微弱的关素明,一直靠在椅子上没有睁眼睛。在接见的二十分钟内,关素明就抽了三次。黑龙江女子监狱仍然不放人,叫嚣说:放弃修炼(大法)就放人。

现在关素明已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十监区迫害,在接见的二十分钟内,关素明抽了三次,狱医拿着针在旁边,准备随时扎针,随时抢救。八旬老母看到女儿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仍在狱中被迫害,真是心如刀绞、欲哭无泪。

今年三月中旬,狱方在哈医大二院给关素明检查高血压三级、冠心病一级、神经性抽搐。被诊断为:极高危病人。在医院给她打点滴,一扎,关素明就昏死过去,只得打氧气才抢救过来,一吃药,就有严重的病情反应,在这种情况下,狱方明知道她的病情无法医治,还不予释放,并宣称她“不配合治疗”。

事件回放

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关素明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折磨,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冤判八年,后被送往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继续迫害。关素明在监狱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殴打致抽搐到昏死的程度,抬到医院抢救。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关素明被转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的当晚,关素明就被带到库房,由于她坚持信仰,被犯人唐永霞打倒在地,并拽起衣服狠掐左侧乳房,犯人张子梅同时在她身上踢,一昏过去,就找人犯护士张凤彬给吃降压药和救心丸,平时五点三十分至九点强制坐矮小塑料凳,所谓的“严码”,双腿并拢,脚向后收,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不许闭眼,不许动,稍微动一下犯人沈玉珍就上来踢打。

后来,关素明被劫持到七监区(巩固队)继续迫害。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监区长王晓丽,副监区长常晓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新来七监区的指导员林佳也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八月上旬,开始体罚监舍法轮功学员坐小塑料凳,一直持续到大年夜那天。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开始不给热水喝,冬天到十二月份下旬才恢复。对关素明都不给热水喝。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关素明因坚持修炼,从早六点至晚十点三十分被狱警以所谓“严码(即坐小凳)”迫害,从早到晚不许闭眼睛。二月二十七日晚点名时,关素明晕倒在地,当时被塞速效救心丸、针扎人中、虎口、又吸两袋氧气才醒过来。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早晨,关素明家属突然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指导员林佳打来电话,说:“关素明生命垂危,让家属前往看人。”家属于次日上午见到关素明,看她走路都很吃力,说现在每天在床上躺着。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也说想这样做,并让家属劝关素明同意检查身体。

三月十三日下午,关素明被带到监狱医院检查,医生要给打点滴,刚一扎,她又晕过去,吸了氧气才醒过来,没打成点滴。三月二十二日,关素明被送到省医大二院检查,被诊断出高压220,低压180,还有冠心病、神经性抽搐,属高危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三月二十七日早晨家属再次给狱方打电话,七监区指导员林佳说,关素明已经检查过身体了,她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神经性抽搐。据了解此三种病单就一种病随时都会发生生命危险。狱方说:关素明还需要到省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如果符合“保外就医”,狱方会以最快速度办理手续。

目前关素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出血压高、心脏病,经常抽搐,被黑龙江省医大二院诊断为“高危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狱方竟因关素明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又不许她保外就医。

关素明情况日益严重,据悉狱方开始松口,给关素明做司法鉴定手续,但过程中仍然不断向关素明施压,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关素明断然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4/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家人担忧-262362.html

2012-08-19: 黑龙江女监是“保外就医”还是别有用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黑龙江女监是“保外就医”还是别有用心--261724.html

2012-08-17: 黑龙江省伊春市关素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

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致命危,当局仍以各种借口不予放人。狱方答复关素明家人给关素明检查身体,必须得住十天院,才能检查身体,监狱出钱。请有条件的法轮功学员配合营救,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7/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1648.html

2012-08-04: 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

对只为坚持按 “真、善、忍”标准提高道德境界的关素明女士,在北京遭绑架、非法判刑八年,从北京监狱转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已近半年,当局仍以各种借口不予“保外就医”。

家属于六月二十九日到监狱探视关素明,是三个犯人把她背到接见室的,而且关素明跟家属说几句话,就得歇一会儿。在接见过程中,明显看到关素明脖子左侧肿得很严重,关素明说司法鉴定后,就肿起来了,狱警推脱说可能是夏天热造成的。

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冤判八年后被送往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继续迫害。关素明在监狱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殴打致抽到昏死的程度,抬到医院抢救。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关素明被转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的当晚就被带到库房,由于坚持信仰,犯人唐永霞打倒在地,并拽起衣服狠掐左侧乳房,犯人张子梅同时在她身上踢,一昏过去就找犯护士张凤彬给吃降压药和救心丸,平时五点三十分至九点坐矮小塑料凳,所谓的“严码”,双腿并拢,脚向后收,双手放在膝盖上,目视前方,不许闭眼,不许动,稍微动一下犯人沈玉珍就上来踢打。

后来,关素明被劫持到七监区(巩固队)继续迫害。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监区长王晓丽,副监区长常晓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新来七监区的指导员林佳也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八月上旬,开始体罚监舍法轮功学员坐小塑料凳,一直持续到大年夜那天。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开始不给热水喝,冬天到十二月份下旬才恢复。对关素明都不给热水喝。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关素明因坚持修炼,从早六点至晚十点三十分被狱警以所谓 “严码(即坐小凳)”迫害,从早到晚不许闭眼睛。二月二十七日晚点名时,关素明晕倒在地,当时被塞速效救心丸、针扎人中、虎口、又吸两袋氧气才醒过来。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早晨,关素明家属突然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指导员林佳打来电话,说:“关素明生命垂危,让家属前往看人。”家属于次日上午见到关素明,看她去走路都很吃力,说现在每天在床上躺着。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也说想这样做,并让家属劝关素明同意检查身体。

三月十三日下午,关素明被带到监狱医院检查,医生要给打点滴,刚一扎,她又晕过去,吸了氧气才醒过来,没打成点滴。 三月二十二日,关素明被送到省医大二院检查,被诊断出高压220,低压180,还有冠心病、神经性抽搐,属高危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三月二十七日早晨家属再次给狱方打电话,七监区指导员林佳说,关素明已经检查过身体了,她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神经性抽搐。据了解此三种病单就一种病随时都会发生生命危险。狱方说:关素明还需要到省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如果符合“保外就医”,狱方会以最快速度办理手续。

目前关素明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出血压高、心脏病,经常抽搐,被黑龙江省医大二院诊断为“高危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狱方竟因关素明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又不许她保外就医。

关素明情况日益严重,据悉狱方开始松口,给关素明做司法鉴定手续,但过程中仍然不断向关素明施压,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关素明断然拒绝。

从给关素明做司法鉴定到现在已有一个月多之后,狱警却说司法鉴定没通过,对于这种狱方推诿,拒办“保外就医”的表现,关素明家属特别担忧。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法轮功学员,关小号、上大挂、戴手铐,不 许睡觉、罚站、罚蹲,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料尺抽打,不让上厕所,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等非人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放弃信仰。虎林市八五四农场法轮功学员赵碧旭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对只为坚持自己信仰按 “真、善、忍”标准 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关素明残酷迫害致命危,当局仍以各种借口不予“保外就医”,只能说明中共邪恶至极、即将灭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4/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261160.html

2012-07-13: 关素明脖子肿得严重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拒办“保外就医”

家属于六月二十九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关素明时,是三个犯人把关素明背到接见室的,而且关素明跟家属说几句话,就得歇一会儿。在接见过程中,明显看到关素明脖子左侧肿得很严重,关素明说司法鉴定后,就肿起来了,狱警推脱说可能是夏天热造成的,这种荒谬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从给关素明做司法鉴定到现在已有一个月之久,狱警却说司法鉴定没出结果,对于这种狱方推诿,拒办“保外就医”的表现,关素明家属特别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3/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0152.html

2012-06-17: 关素明随时有生命危险 监狱拒保外就医

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目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出血压高、心脏病,经常抽搐,被医院诊断为高危病人,随时有生命危险。狱方竟因关素明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不许她保外就医。

关素明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冤判八年后,被劫持到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继续迫害。关素明在监狱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监狱的恶人殴打几近昏死。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关素明被转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遭到残酷折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关素明因坚持修炼,被狱警以所谓 “严码(即坐小凳)”迫害,从早到晚不许闭眼睛。二月二十七日晚点名时,关素明晕倒在地,当时被塞速效救心丸、针扎人中、虎口、又吸两袋氧气才醒过来。

三月十三日下午,关素明被带到监狱医院检查,医生要给打点滴,刚一扎,她又晕过去,吸了氧气才醒过来,没打成点滴。

三月二十二日,关素明被送到省医大二院检查,被诊断出高压220,低压180,还有冠心病、神经性抽搐,属高危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狱方之前因关素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蛮横不给办“保外就医”。近日因关素明情况日益严重,据悉狱方开始松口,目前正在给关素明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但过程中仍然不断向关素明施压,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关素明断然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关素明随时有生命危险-监狱拒保外就医-259020.html

2012-04-02: 王金范、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铁路一中教师王金范、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女士,目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请外界关注。

一、女教师王金范被迫害命危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下午三点多,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王金范,拒绝去九监区遭“转化”,九监区大队长王珊珊下令犯人用床单将王金范强行抬走。王金范抵制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王珊珊又唆使以王雪瑚为首的犯人打手,用胶带把王金范的嘴缠住,并把她的双手捆绑,王金范蜷缩到床单里,苦不堪言,其惨状目不忍睹。

今年五十九岁的王金范,齐齐哈尔铁路一中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修炼者以来,只在家零星呆了两个多月,近十三年的时间都是在非法关押中度过的,在女子监狱已被非法关押迫害达十年之久,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王金范的身体早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连衣服都洗不动,血压几乎一直在200毫米汞柱以上。再次经过这一迫害,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又把各监区差一个多月即将要出狱的,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抬到九监区强制“转化”迫害。

伊春市今年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丽文,被中共邪党诬判十年,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恶警在折磨王金范的同时,同样的手段折磨王丽文。九监区大队长王珊珊在非法刑期期满的情况下,还唆使四名刑事犯把王丽文强行绑架到九监区,进行强行“转化”。二零一一年末,王丽文到监狱外的医院检查身体时,被医院查出患有心硬、脑硬,这一结果符合“保外就医”的标准。王珊珊仍不顾王丽文的身体安危,对其进行迫害。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五十多岁,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几个月前因腹中长一个特大的肿瘤,加上其绝食抵制迫害,李佩贤被“保外就医”,然而没过多长时间,李佩贤又被绑架回监狱,现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她一直绝食抗议到现在。

二、关素明被迫害致命危

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冤判八年后被送往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继续迫害。关素明在监狱里坚持炼功,不穿囚服,被殴打致抽到昏死的程度。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她被转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早晨,关素明家属突然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七监区副队长林佳打来电话,说:“关素明生命垂危,让家属前往看人。”家属于次日上午见到关素明,看她去走路都很吃力,说现在每天在床上躺着。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也说想这样做,并让家属劝关素明同意检查身体。

二十七日早晨家属再次给狱方打电话,七监区副队长林佳说,关素明已经检查过身体了,她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神经性抽搐。据了解此三种病单就一种病随时都会发生生命危险。狱方说:关素明还需要到省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如果符合“保外就医”,狱方会以最快速度办理手续。

关素明被绑架之前是一个健康之人,为什么在狱中会患上这么多致命的病症,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无论如何逃脱不了责任。

三、监狱长白英贤罪责难逃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长白英贤,从二零一零年上任至今任职不到两年时间,一直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转化”迫害。二零一一年强迫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穿囚服,并亲自到各监区查看,指使各监区的监区长须把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穿囚服这件事放在首位,使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二月,四监区大队长赵小帆组织刑事犯马桂荣、孙超、商小艳、吕影、钟伟芝、姜春瀛等人成立“穿衣小组”,强制给法轮功学员穿囚服。二月二十二日至二月二十九日连续八天,每天从早上到晚上点名都要受到犯人的群殴、毒打和强制穿囚衣。打人手段凶狠,拿扫把和拖鞋抽打;薅头发往墙 上撞、撅手指头、拳打脚踢。对法轮功学员王建辉迫害的最为严重。全身多处瘀血、青肿。王建辉多次被毒打时都有警察陈丽萍、李晶晶在场,无论王建辉怎样呼救,警察陈丽萍、李晶晶却置之不理,任由刑事犯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严春玲,被关入“小号”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监狱在各监区选一名法轮功学员,把她单独关押隔离,然后唆使四、五个“包夹”对这名法轮功学员用不同方式进行强行“转化”。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 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戴手铐,不 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关小号、腿被吊起来抻直、二十四小时背铐、有的时间更长,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 料尺(宽七、八厘米,长三十多厘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不让上厕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等非人手段,逼 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放弃信仰。虎林市八五四农场法轮功学员赵碧旭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王金范、关素明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命危(图)-255059.html

2012-03-13: 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在哈尔滨女监病危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哈尔滨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关素明的家属,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早晨突然接到监狱打来电话说关素明病危,让家人尽快去。其家属明天到监狱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3/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4183.html

2011-06-29: 关素明被转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的关素明女士已被转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详情待查。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女士是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在北京被绑架的,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之后,关素明被送往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9/关素明被转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图)-243179.html

2011-02-02: 黑龙江关素明、叶梁军在北京被非法判重刑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女士和叶梁军于2009年9月5日在北京被绑架,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关素明被非法判刑八年,叶梁军被非法判刑七年。

之后,关素明被送往所谓遣送处北京大兴天河监狱,恶党人员预谋将其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现获悉,关素明身体出现不佳状况,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大兴天河监狱。

关素明与叶梁军2009年9月5日在北京丰台区方庄桥东被恶警绑架,恶警抢走电脑、钱等许多私人物品,二人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后被辗转关押于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501号的北京市看守所迫害。家人多次前去看望,北京的看守所均以各种藉口推脱,说“不转化的不能见”。

北京大兴天河监狱狱长:杨华
北京大兴天河监狱副监狱长:王青
北京大兴天河监狱教育科科长:贺建华
电话:010-60277027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9号
邮编:102609
乘车路线
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乘坐公交937(南礼士路-西胡林),天宫院站下车,过天桥,向北行500米,路口向东行2000米。
937具体公交站如下:
1 南礼士路、2 西便门、3 广安门北、4 广安门南、5 白纸坊桥南、6 菜户营桥南、7 玉泉营桥北、8 高米店、9 康庄路东口、10 洪村、11 大兴小营、12 兴华园、13 滨河西里、14 清源西里北站、15 大兴中医院、16 仁和医院、17 兴丰北大街、18 帝园商城、19 大兴长途站、20 黄村、21 大兴桥南、22 黄良路东口、23 大庄、24 韩园子、25 天宫院、26 天堂河、27 兆丰桥、28 天堂公墓西、29 高教书库、30 中堡、31 庞各庄、32 庞各庄建材市场、33 瓜乡桥、34 庞各庄南站、35 薛营、36 黑垡、37 黄垡苗圃、38 黄垡、39 大辛庄道口、40 辛力村、41 榆垡、42 榆垡南站、43 榆垡镇政府路口、44 榆垡镇政府、45 科德学院、46 榆垡开发区北口、47 榆垡开发区、48 西胡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黑龙江关素明、叶梁军在北京被非法判重刑-235747.html

2011-01-01: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叶梁军在北京被非法判刑
12月30日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在北京被非法判8年,叶梁军被非法判7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4379.html

2010-11-30: 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预谋对关素明、叶梁军非法维持原判

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叶梁军,在北京市丰台看守所历经一年多的迫害,于九月二十日被北京市丰台区法院非法判刑,关素明被非法判刑八年,叶梁军被非法判刑七年。现在正处于上诉最后阶段,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预谋维持非法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30/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3067.html

2010-06-26: 关素明等面临在北京丰台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关素明等6月25日 9:00将在北京丰台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叶良军,于去年9月5日因在北京丰台区方庄发送真相资料被构陷遭绑架,在丰台看守所历经近10个月的迫害,邪恶预谋通过非法庭审形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届时正义律师莫少平、尚宝军将出庭做无罪辩护。希望北京、黑龙江及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给予正念支持。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电话 010—83836011 传真 010—6371357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5/225932.html

2010-06-22: 关素明面临在北京丰台法院被非法庭审

法轮功学员关素明等2010年月25日9:00整在北京丰台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北京丰台法院地址:丰台区丰台镇近园路9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25805.html

2010-06-18: 关素明等面临被在北京丰台法院非法庭审

关素明等将面临在北京丰台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叶良军于去年9月5日因在北京丰台区方庄发送真相资料被构陷遭绑架,在丰台看守所历经近10个月的迫害,中共预谋非法庭审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73.html

2010-06-17: 北京丰台区法院预谋非法庭审关素明、叶良军
法轮功学员关素明、叶良军于2009年9月5日在北京丰台区方庄发真相资料遭绑架,在丰台看守所历经近10个月的关押迫害。北京丰台法院预谋在6月25日通过非法庭审形式继续迫害他们。届时律师莫少平、尚宝军将出庭做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7/225532.html

2010-02-27: 关素明北京遭绑架 亲人探望遇刁难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关素明,于2009年9月5日在北京被丰台区国保绑架,到今天已近半年时间,家人得不到任何确切信息。其年迈的母亲在举目无亲的北京城度过了原本万家团圆的新年,在深重煎熬与挂念中常常控制不住哭泣。

新年前夕,关素明的母亲及姐姐等亲人来京委托律师共同寻找关素明的下落,得到的不确切信息是,最初被丰台公安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绑架,非法羁押在丰台区看守所,后又辗转关押于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501号的北京市看守所。

亲人及律师前去寻找,要求见人,北京市看守所声称又转回了丰台区看守所,家人及律师到丰台区看守所要人,被告知没有关素明这个人。于是,家人及律师到丰台区公安分局寻找所谓的承办人,丰台区公安分局谎称案子到市里了,人不在他们那儿,家人及律师又被迫重新来到北京市看守所,要求他们给一个真实的说法,北京市看守所人员当场打电话给丰台区公安分局质问:人不是前两天你们带走的吗?怎么会没有人?!接电话的丰台区公安分局国保才改口承认关素明在他们哪儿。

当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的时候,丰台区公安分局以承办人回家过年为由,拒绝安排会见。

正月初九(2月22日)律师催促丰台区公安分局律师接待处找“承办人”安排见当事人,据律师说,“承办人”说要等到3月1号才能给答覆。

大法弟子关素明与于洪涛、叶梁军2009年9月5日在北京丰台区方庄桥东被恶警绑架,恶警抢走电脑、钱等许多私人物品,三人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后被辗转关押于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501号看守所迫害,至今已接近6个月。家人多次前去看望,北京的看守所均以各种藉口推脱,说“不转化的不能见”。

丰台区国保“610”十年来一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是出名的邪恶,家人不知道丰台区公安分局推诿不让会见当事人的背后是否有甚么不可示人的事在里面,更其担心亲人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7/218924.html

2010-01-31: 伊春市关素明在北京被劫持近五月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关素明,在北京被不法警察绑架,多次辗转后,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501号看守所,至今已接近5个月,家人未见其人。

2009年9月5日,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关素明与于洪涛、叶梁军在北京丰台区方庄桥东被恶警绑架,恶警抢走电脑、钱等许多私人物品,三人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

家人多次前去看望,北京的看守所均以各种藉口推脱,说“不转化的不能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1/217316.html

2010-01-30: 伊春市关素明被劫持在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看守所
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关素明在北京于2009年9月5号被北京警察绑架,多次辗转后,现被关押在北京朝阳区豆各庄乡501号看守所。家人多次前去看望均以各种藉口推脱,说不转化的不能见。至今已接近5个月未见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0/217209.html

2009-11-14: 在北京被绑架的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于洪涛等面临非法判刑
在北京被绑架的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于洪涛、叶梁军、关素明于2009年10月13日被非法转送到北京看守所,面临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4/212597.html

伊春市联系资料(区号: 458)

2017-11-12:
“六一零”秦汉东13766730827 610办公室 0458--3738551
张兴旭:6838406手机:13945880911 13846695255
区610办公室电话:0458-3738406

金山屯区长刘录江(区局长):0458-3739626,手机13904581161)(办)
04583738901
新任金山屯公安局长,尹志刚电话13624585000
政法委副书记室:04583738859 办公室:04583738695

金山屯区政法委:唐海军 3738629 13845811527、
610办公室 韩世君3735610 13895938895
金山屯政法委宫富电话13664581948
政委办公室:0458-3738512

国保大队 3738546
李忠信:3732836 13091601718
徐士东:13846692300
林劲松:3733446
刘猛:3738668


2017-10-05: 伊春市公安局:
局长李伟东:办0458-3620763、13354583456
“六一零”主任张虎:办0458-3608557、13329381177
伊春市委 610办 人员电话号码:
孔祥军:办3879396 宅 3862000 手机 13804859395
林晓明:办3879397 宅 3883559 手机 13304586138
程国东:办3879398 宅 6118787 手机 13904582277
综合科:办3879398
伊春市政法委主管:
杨文学:0458-3600766、宅0458-3618999
刘树庭:0458-3975138、宅0458-3606634、13804859678
伊春市委政法委(包括如下几个部门-市综治办,市委610办,政治处,市法学会等)
耿意志,办38793333879006、宅3647132
杨林,办3879396、宅3608201、1330458350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8)

相关电话:
狱长:  白英贤 0451-86639099
副狱长:史耕辉 0451-86639066
政委:  康民   0451-86639077  13351980337
狱政科:0451-86639021     0451-86639022
十监区:0451-86639038     0451-86639041
门 卫:0451-86639029     0451-86639030
监狱管理局电话:0451-86316442
邮寄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07-13: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相关人员及电话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045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监狱长:白英贤 办公室:0451-86639099警号:2320061
副监狱长:邵建民 电话:13503685048  0451-86618177
狱副监狱长:包锐 电话:13303600660  0451-86639066
政委:康民 电话: 13351980337  0451-86639077
关素明所在七监区电话:
七监区车间白天电话 0451-86639063
监舍电话 0451-86639062
队长:王晓丽:15945663455,警号:061
指导员:杨华 13845072616
副队长:林佳
狱警:
燕楠  13936267596 警号:2320382
魏铭慧 15145095596  15045055166 2320396
李霞  13936261716  86676236  2320144
韩丹  13895780101
王楠  15004676099  13946057403
王丽娜 13936405258  84347118 2320391
刘明明 15204662185
刘亭亭 13895729343
李冬  13845115437
姚微  15046044986
狱警;寇丽丽;13604881399.警号;2320364
狱警;李剑莹;15134567632。
狱警;赵 岳;14745162610。
狱警;李 侠;15801621415,13936261716,045186676236。
狱警;韩 丹;13895780101。
狱警;徐淑华;13936405258。
狱警;施玲玉;13946123243。
狱警;王伟光;13946110757。
狱警;何 健;138361773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