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宁夏 >> 银川市 >> 冯建红, 女,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宁夏银川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9-1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冯建红 冯建英(封建英)
交叉列在: 宁夏 > 宁夏其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15: 宁夏银川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4月上旬,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冯建红、郭文燕,西夏区法轮功学员蒋红英、李一萍被警察骚扰。警察敲门,只要给开门,他们拿着小型记录仪進屋就开始强行给录像、拍照。冯建红是个体经营户,一个女警察到她的鞋店骚扰、拍照,还打听她家人的情况;警察闯進李一萍家不容分说就开始强行拍照。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5/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5619.html

2015-07-26: 宁夏个体经营者冯建红及家人遭迫害事实

宁夏个体经营者冯建红女士,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六年中,长期遭骚扰、监控;她多次被绑架、关押,其中被非法拘禁两次、关拘留所一次、关看守所两次、被非法抄家三次;她的姐姐还被非法劳教。

以下是冯建红叙述自己和家人遭迫害事实:

我叫冯建红,女,今年四十七岁,一九九九年单位倒闭后自己开了个鞋店。以前我在商业系统工作,单位里面人与人之间是非多、勾心斗角,总是觉的不如意、不愉快;在家庭中因我姊妹多,生活条件差、矛盾也多,我时常情绪不好、烦躁,活得稀里糊涂。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下班回家的路上,路过宁夏银川市新城电影院门口时看见打着“法轮功义务教功”的条幅,门口还有许多人都在那里围观,听介绍的人说:法轮功是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我当天就到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我就开始看。书中讲的都是怎样做人、怎样做好人的道理,是一本关于修炼的书。我越看越爱看,这本书我再也放不下了。

修炼后,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意义,人不光是为自己要为别人着想。以前那种悲观情绪和失落感一扫而光,觉得生活中充满了阳光,每天都高高兴兴。那时我父母、我大姐冯建英等家人也都得法了,我们全家人互敬互谅,完全沉浸在得法的喜悦当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突然开始迫害法轮功了。

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我和本地一个同修结伴到北京,想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三月四日,在魏公村一个旅馆里,多名宁夏同修半夜被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万寿寺派出所拘禁。当时关押在派出所的宁夏法轮功学员有六七个,不分男女关在一间房里,由警察轮流看守。不长时间后,警察就将所有人分别带到不同的房间一一审问。我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带到一个房间后,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我不回答,他气得冲过来扇我耳光,我拿手和胳膊挡住了。他又开始踢我,用拳头在我身上捣了几拳头。过了一阵又进来一个警察,他们俩嘀咕了一阵子。先前审问我的那个对我说:我们也不想关你,你就说,你是那个老太太(蒋红英)带来的,我们就放你回家。我说:我是看了电视来的,为了给国家领导人、信访办说句真话,法轮功是正法!不是电视上演的那样的。他们没问到需要的东西就又把我押到大房子里了。当天几个同修都挨了打:赵玉虎被警察连踢带打;蒋红英被两个警察用拳头在身上、头上一顿乱打;我姐冯建英被警察逼迫蹲马步、把书卷起来使劲抽打脸部,脸都打肿了。

三月四日我们被押到驻京办,在驻京办呆了几天后被宁夏去的警察押回当地。宁夏的警察让所有人把身上带的钱都交给他们了。我们被押到宁夏银川市新城公安分局后,警察再次对我们进行了审问,并让掏出身上所有东西他们看了,随即将我们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

在银川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我被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期间,每天被逼迫干奴工。看守所从外面用大车拉来残破的轮胎片之类的,这些胶片里有尼龙线绳。我们要把里面的尼龙线绳从胶片里拽出来,废胶、线绳再回收,看守所把这活叫撕胶,每天每人分一堆。废胶里的线绳和胶粘的非常严密,没有任何工具,就靠手使劲往外拽线绳,经常用牙才能把线拽出来,全身都得用力。

我干到第二天手上就有勒痕、牙也开始酸疼。有的人大拇指、食指上勒的都是血口子。干上一天撕胶的活到晚上浑身酸疼,动也不想动,干不完不让睡觉。每天十几个人挤在一个见不上阳光的小房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里,拥挤不堪。晚上挤一个大通铺,人多时只能侧身挤着,根本无法翻身。吃的土豆汤里的泥沙牙碜、没有油水,每天中午晚上都是这个。如果谁不愿吃土豆汤,可以买面条吃,但是一碗面就十块钱,当时外面的面一碗最贵也就五块钱。而且里面商店卖的所有东西都比外面高出好几倍。

所有被关押的人都要轮流值班,一夜不能睡觉,万一打盹让巡逻的警察发现就辱骂、粗暴的踢值班人员所在的监号的门,监号所有的人都被惊醒。值班期间发生意外的事情就让值班人员承担责任。每过一段时间就有武警到各监号搜查床铺、衣物,看守所的女狱警也同时将关押人员逐个搜身。

法轮功学员在里面的处境就更惨了,不让炼功、不让说话、不让提法轮功。如果不背监规、不穿号服警察就加重迫害。我姐和蒋红英、水雪芳等人炼功被看守所值班的看见,报告了马队长(女)。马队长把她们从监号里叫出来,在走廊里扇我姐和水雪芳耳光、还用脚踹水雪芳;蒋红英被戴上了脚镣;我姐被打了背铐和脚镣,吃饭、上厕所也不取下来,只能由别人帮忙。我从看守所回家时她已戴了二十多天还没去掉。

我在看守所关押二十五天后,取保候审回家。此次迫害直到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九日解除取保候审才结束。

打电话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我在银川市新城公用电话给同修打了个电话,被蹲坑的两个便衣绑架,当即关押到新城公安分局。李存等三个警察审问了我,我什么也没说。铁东派出所所长带人到公安分局又将我带到了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期间不让睡觉,利东国、崔生慧等六七个人轮番审问,我什么都不说。随后我被关到了银川市看守所。

这次到看守所,还是干撕胶的活。法轮功学员在里面还是不让炼功、不让互相说话、不让提法轮功。如果谁不背监规、不穿号服就加重迫害。除了撕胶还有取辣椒籽的活。有时候撕胶手指勒出的血口子还没长好,剥辣椒时辣椒水渗到伤口处疼的钻心。

回家以后我家就不得安宁了,派出所、居委会的隔三差五来家骚扰,有时还把我无辜带到派出所问来问去,有时晚上还到家骚扰,还长期监听电话、监视居住。铁东派出所的万举才等人还到我家两次非法抄家。

无辜被绑架拘留

二零零二年过年以前的一天,我晚上下班回家(八九点了),刚开门进屋,一看家里坐着四个警察:新城公安分局的赵银虎、派出所的周某某等,他们拿着一张纸(是不炼功的保证书)让我在上面签字,我不签。我说:我炼法轮功是为了锻炼身体做好人又没违法,我姐说了句公道话现在还在劳教所里,你们三天两头来家骚扰。他们根本不听我说,还是要让我签。我说:我不签,我又没害人做坏事,谁好谁坏历史会检验的,共产党每次搞运动迫害人都是先往这些人身上泼脏水,我们是受迫害的。赵银虎说:不签由不得你。我说:你们是希特勒!他们说随便你怎么说,不签就逮走!我说:我不签!接着我就打算跑出门去,赵银虎和另一个警察一把抓住我将我拽到警车上。当时我父母和我大姐冯建英(在劳教所)的六岁多的儿子都在。当天把我带到铁东派出所,当时还有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也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了。新城公安分局一个姓张的警察来审问我,我不吭声,他就说:不吭声就关到拘留所去。我又被警察开车押到拘留所拘留了半个多月。那次因为不签保证书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仅关押到拘留所和我在一个监号的就有五个,还有些被关到了看守所。

两次被非法拘禁

二零零一年年底,铁东派出所一个叫什么健的副所长带了一个警察和一个居委会的人到我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那个副所长逼问我还炼不炼?还说:不要和别人来往等等,旁边还有一个警察在做笔录。审问完之后,那个副所长让我签字,我不签。他就说:你不签就把你关到看守所里!我被拘禁了两个小时才回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我正在店里(我自己开的鞋店)上班,银川市“六一零”的王满、张安忠到店里强行将我带到铁东派出所。随后王满、王世元、金凤区公安分局的孙文戈等五人又带着我到我家抄家,去的一个人还扛着摄像机到处乱照。把我家翻了个乱七八糟,什么也没翻着,他们不死心再次到鞋店乱翻,还是没翻着。

家人遭受的迫害

因为我和我姐冯建英多次遭受迫害,而且家中几次被抄家、长期被监视居住、骚扰,父母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十六年来我父母一直生活在惊恐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痛苦。我姐被劳教期间,到过年的时候我母亲想我姐想的太厉害了就放声大哭,我们只能坐在旁边陪着流泪。

我大姐冯建英二零零零年三月初到北京上访后,被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遭戴手铐脚镣,因在劳教所绝食抗议迫害,又被强行灌食、加教几个月。我姐修炼前就离婚了,被迫害后,孩子才五岁多,一直由我父母照顾到现在。她从劳教所回家后开始和我父母住在一起,因铁东派出所、黄河东路办事处、银啤苑居委会的人员长期监视居住、跟踪、上门骚扰,二零零四年七、八月她不得不另租房子。她在银川市文化街租住的房子被公安的通过跟踪孩子查到,又开始频繁骚扰。二零零五年夏天,警察尾随我姐的孩子闯进家中非法抄家后,我姐无奈流离失所,孩子不得已交给我和我父母照顾。我姐原来是银川市新城百货大楼的会计,二零零零年初遭迫害后,单位被公安施压,私自解除了劳动合同。多年来没有收入,生活艰难,十几年来,她和孩子的生活费用都是靠父母和我接济的,养老金一直都是我父母给交的。我姐的孩子从五岁后,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很少,几乎就是姥爷、姥姥带大的,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性格孤僻、不爱和人交往,时常沉默寡言。

十六年来,许多法轮功学员因遭受迫害家破人亡、家散人离的比比皆是。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都是苦难深重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恶意报复过迫害我们的人。我奉劝仍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办事处、居委会的人员,赶快了解真相,为自己争取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6/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5年7月26日发表)-312352.html

2010-03-29: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三)

以下是宁夏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的更多补充部份。因中共邪党的封锁,尚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未被披露。

三、其他部份被绑架关押但情况不详的法轮功学员

张晓宁、朱永华、丁英、王玉萍、吴彦明、赵守国及其妻子、冯建红、李爱玲、林爱玲、杨天云、陈保中、郭金花、金巧云、隆竹云、马桂珍、王学萍、李芝湘、王玉兰、张丽霞、石秀峰、王丽、王伟成、吴进荣、王学芳、陈淑琴、王慧萍、汪学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28.html

2009-09-15: 宁夏银川法轮功学员张芳、冯建红遭非法劫持、抄家
七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张芳在家中被市公安局金风区分局国保大队和铁东派出所数名警察劫持并非法抄家,一部电脑及一些大法书籍被抄去。当天晚上张芳被丈夫从公安分局要回。同一天法轮功学员冯建红也被劫持至派出所,家里、营业店(该学院经营的鞋店)被非法搜查,结果一无所获而被迫放人。

之前七月二十日金风区铁东派出所所长李俊山等数人在街上就将张芳强行劫持到派出所。另外,一些学员受到公安、派出所和办事处、居委会不同程度骚扰,包括监视住所、跟踪、不让外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47.html

银川市联系资料(区号: 951)

2019-11-13:
铁东区检察院负责此案件的责任人:刘国宏 0434—3194401
平东派出所负责此案件的责任人:张佳伟 18543413936 官铁男 13321556855
其他责任人:毕超 18543419963 高危 18543411467
吉林省四平市看守所 0434—6993234
政 委:赵 军 18543411669、13604340017
所 长:王海波 18543411672、13614449265
副 所 长:申友和 18543410858、13844444318
副 所 长:乔沿君 18543411989、13689714989
狱 政科科长:王锦庆 18543411181、15844448677
监 管大队长:阚广利 18543410909、13384440066
狱警:李庆余 18543411676、13244340587
狱警:李相禹 18543411678、13596602070
狱警:赵晓东 18543411695、18043403316

四平市铁东公安分局局 长:李炳辰 18543410019、13904343100
政 委:王金友 18543411302、13804475890
副 局 长:马 超 18543411309、13944427077
副 局 长:宗楠海 18543410511、18643432000
副 局 长:丁锡林 18543411360、13843409550
副 局 长:申 林 18543411308、13944444777
副 局 长:刘建平 18543411311、13944403969
副 局 长:王 雨 15144428888
法制大队大队长:孟庆丰 18543411353、13894406777

2019-05-08: 相关单位及人员信息:
公诉人:银川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魏宏宇,电话 09515926879
主审法官:银川市中级法院刑庭副庭长徐玉芳,电话 0951-692208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