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通州区(通县) >> 庆秀英,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两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9-1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文光 庆秀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13: 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的冤案(图)
从公民家中非法抄家得来的、公民个人用于学习的书籍,竟然成了中共当庭呈供的罪证,两页书折算一份罪证;上有劝善话语的挂坠儿,也被当作罪证,然后按照份数量刑——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就这么的,被非法判处十年大刑。消息传开,闻者无不震惊!痛斥中共法庭暗无天日,痛惜弱女子无辜蒙冤!

庆秀英相依为命的丈夫杨文光,六十一岁了,右腿工伤高位截肢,平时靠庆秀英照顾日常生活,在庆秀英被非法关押一年后,生活自理维艰,多种苦情交加,杨文光于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在家中凄然离世。被发现时,尸体已僵硬……万家团圆的喜日,却成了庆秀英丈夫的祭日!

庆秀英修炼法轮功之前

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原居马甸,后居昌平,现住通州区。“文革”时期,中共就把她打成“反革命”、“坏分子”,因此失去工作。说起当年庆秀英,用现在时髦的话来形容,就是“女汉子”:暴脾气,重义气,曾经出手帮助要好的姐们儿,砸了别人的摊位。有熟知她的人评价说,她要是个男的,保准是侠客。庆秀英既喝酒,又抽烟,烟抽的还很凶。修炼大法后,脾气越来越好,戒了酒,戒了烟,把“重义气”中暴力的成份去掉了,只有热情好客的做派保留至今。

庆秀英在自己的婚姻择偶上,充分体现出她的为人。庆秀英年轻时,男青年追她的不少,后来有人给她介绍了现在的丈夫杨文光,但丈夫却是个右腿高位截肢的残疾人,因为在煤矿工作,工伤所致。庆秀英起初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像他这样的人总得有人照顾呀!就这么的,两人登记结婚了。但凡女人嫁给男人,都是想找个托付终身的依靠,而庆秀英却分明自找了一份白头偕老的担子挑。

修炼法轮功,脱病苦,做好人

庆秀英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弘传之初,很多人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走入修炼的,庆秀英也不例外。修炼法轮功之前,庆秀英身患乳腺癌等疾病,修炼法轮功不久,夺命的癌症不翼而飞,是法轮功给她健康的身体。杨文光支持妻子修炼法轮功,因为身患残疾,妻子就是他终身的“保姆”,他零距离亲眼看到妻子越变越和善的笑脸,目睹了曾患癌症的妻子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得以恢复健康。所以,打心里佩服法轮功。

为生活计,庆秀英与丈夫开了个饭馆。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饭菜量足,价格公道,礼貌待客;对员工也很厚道。后来,庆秀英与丈夫瞅准商机,改行,倒卖服装和丝绸,那年头儿做买卖的人还很少,生意利润挺高,庆秀英在自己赚钱的同时,也让工人们多得利。工人们都乐意跟她,舍不得走。

二零零零年,有一次庆秀英住宾馆,在抽屉里捡了一个钱包,当即找到宾馆前台,请工作人员帮助寻找失主。工作人员问她,您是干什么的?庆秀英回答,我是炼法轮功的!看着庆秀英自豪的表情,在场的人都向她投来惊讶和钦佩的眼神——因为那时正是迫害形势最严峻的时候。

二零一四年,有一次,庆秀英跟同修外出讲真相回到家中,无意中在自家的垃圾筒里发现一个包,庆秀英心里纳闷:这是谁的包啊?她拿起包打开一看,发现包里有好几十张银行卡,还都是国外银行的。庆秀英从包主人的个人信息得知,主人刚好是在庆秀英家东边做生意的一个人。庆秀英忙给那人打电话,按照包主人提供的地址,主动把包送到主人家中。主人感动的不得了,非要重金酬谢庆秀英不可,被庆秀英婉言谢绝了。庆秀英巧妙的利用这个机缘,给对方讲明真相,帮助对方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庆秀英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小区里的人缘越来越好。有同修回忆起发生在庆秀英身上的这么一件事:当时庆秀英住在马甸一个小区里,小区要拆迁,居民们对拆迁补贴不满意,庆秀英为了维护大家的合法权益,用身体挡住拆迁机器不让拆。小区居民都向她伸大拇指。

反迫害,遭非法劳教折磨

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命苦却又幸运的庆秀英才体会到人生的真正幸福,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在庆秀英一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福泽之中的时候,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从那时起,庆秀英一家几无宁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庆秀英遭绑架。朝阳分局几个警察,其中有两个女警穿着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着便衣,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后强行绑架带走。

庆秀英当时大声讲理,大声喊:“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就是好!”几个警察立即对她动手动脚,不让她喊。旁边的群众看不下去了,有一老人大声责问:“你们警察怎么打人呢?”

后来两个女警看着庆秀英,几个男警随即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大法书、《九评》书等全部抄走。庆秀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庆秀英丈夫残疾,没有人照顾,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庆秀英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的恶警们使用关小号、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等各种恶毒手段折磨庆秀英,逼迫她“转化”。庆秀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家属去见庆秀英时,庆秀英的身体非常消瘦,体重突然减了二十多斤。庆秀英说,“劳教所迫害我,强制转化,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尿裤子了;现在肾脏也不好,经常尿血。还有精神折磨。”庆秀英曾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结果遭到野蛮灌食。

被劳教半年后,庆秀英因精神失常提前回家。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得以恢复正常。

真诚无私对同修

如果说庆秀英做资料讲真相是无畏,那么,这些年来,她充分利用自家住房多的优势,收留流离失所的同修多人,短则数日,有的时间更长;她勤劳致富经济宽裕,慷慨资助生活困难的同修,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而且给的心甘情愿,从不言还。

(一)难忘的回忆

一位同修回忆说:

“我二零一四年六月刚毕业,我妈从老家打电话给我,问能不能在北京租到合适房子,当时庆姨就把自家的房子租给我们住,租金很低很低的。庆姨是那种待人非常热情的人,当她听说我们经济不宽裕,又把锅碗什么的,都给我们准备好了,用车拉到我们的租房内。

后来我们跟庆姨接触很多,到她家里,看到有一间屋子挂着法轮大法师父的法像,放的都的打印机等制作真相资料的设备。屋里再有就是一个沙发,地上铺着地毯,方便大家一起学法,处处都能看出庆姨对大法对师父那颗心吧。

庆姨的热情,在同修圈儿里是出了名的,只要她听说同修有困难,她都是热情帮助,不管是流离失所的,还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庆姨都出手相帮。

二零一五年,我们又从庆姨在马甸的房子,搬到了通州离庆姨家更近的地方,庆姨做了什么好吃的,都有我们一份。那个热情劲儿,真的特别感动人。”

(二)“主雅客勤”

庆秀英不仅在街坊邻里中有人缘,在同修中的人缘也特别好。大家感觉跟庆姐在一起,能被她的热情所感染和带动,都很愿意跟她交往。所以,庆秀英家来来往往的同修比较多,老是那么热热闹闹的。

同修出行,庆秀英开车就走;同修回来晚了,庆秀英提供住处;同修们肚子饿了,庆秀英下得厨房,不大功夫一桌子饭菜就上桌了。庆秀英的家,也是同修的家。

这些年里,她利用自家房子宽敞的便利,先后收留过好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家住,一起吃,还给解决经济困难。不论谁来,都热情接待,笑脸相迎。跟庆秀英接触时间长的同修,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庆秀英的家,不仅是庆秀英自己的家,倒象是大伙儿的家。

二零一五年,一个同修要出国。这个同修本来有一份相当体面的工作,经济条件较好。因为遭受迫害后被开除公职,基本生活都发生困难。庆秀英听说了这个同修要出国,她知道出国前和出国后,都是需要钱的,就慷慨解囊,一次无偿资助该同修数万元,还给他买了一整套上好的西装。

再陷冤狱,家人被株连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庆秀英家(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国保警察闯入,现场一起学法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和庆秀英丈夫老杨,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通州分局。

'警察撬门入室非法抓捕现场'
警察撬门入室非法抓捕现场 '通州国保头目杨某'
通州国保头目杨某

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庆秀英家财物,汽车被扣留,庆秀英儿子被罚款,连庆秀英丈夫的工资卡都被搜走了。事后,其他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和老杨陆续释放,庆秀英和另两名法轮功学员李业亮和夏红被构陷并非法判刑。

在通州看守所庆秀英等人遭酷刑迫害,据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透露,庆秀英因承受不住有时哭,要水喝不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警察,在庆秀英身后猛踢一脚,牢头讨好说:“就是装的。”冬天零下十几度,她们给庆秀英洗冷水澡,穿湿袜子、短裤。几名犯人压在庆秀英身上不让哭喊。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庆秀英等被非法起诉,十一月三十日,在通州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补充侦查。

据律师讲,法院不愿意让家属请律师,以各种方式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请律师,等开庭时用他们自己提供的免费律师,可见公检法背后的恶势力惧怕律师当庭义正词严的辩护。

'通州区法院'
通州区法院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构陷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等人的所谓“案子”,在通州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旁听席上除了庆秀英的儿媳、亲家母等之外,都坐满了公检法人员。

通州检察院公诉人黑建桐荒唐地声称以两高的所谓“司法解释”,对非法抄走的真相材料进行“换算”,按照所谓“换算”,庆秀英家里的250本书,换算为1000份材料;多少个挂坠多少个条幅就算多少份单张资料,算来算去,给庆秀英算出七千余份材料,因此量刑七到十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通州法院门口拉着警戒线,三辆警车把门,门外有好多便衣和穿制服的警察。两点左右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违法宣判,庆秀英被诬判十年,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夏红四年,李业亮三年。

面对这种结果,李业亮的辩护律师梁律师跟法官说:“李业亮是无罪的,他根本就是无罪的,这样的判决要律师有何用?还有道理可讲吗?”

丈夫被株连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警察撬门入室绑架法轮功学员时,也绑架了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在看守所被关押三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一个叫生态碧海园的招待室房间,洗脑十五天。每天五个警察看守,其中有两个女的。老杨和他们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他们都默不作声,不搭话。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杨文光被发现已经去世,死前身边并无一人,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

同修被株连

五十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北京通州区法院非法枉判柳艳梅四年徒刑。

结束语

“京城奇冤——庆秀英”的故事讲完了。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本已是千古奇冤!而这个故事的特别之处,就是把庆秀英个人用于学习法轮功的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书籍,当成中共法庭的罪证,并把当事人冤判十年重刑。此其一。

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终年六十一岁。年轻时干煤矿因工伤残,右腿高位截肢,本该属于国家优抚对象。却无辜被株连,冤狱一月之后,又被关进黑监狱,非法关押十五天。身心俱损的杨文光老人,大年初一被发现已然离世。牢笼中的庆秀英得知丈夫离世的消息,该是怎样的悲伤?此其二。

庆秀英的好同修柳艳梅,依法行使公民权利,向市民发放请柬,邀请旁听对庆秀英的非法庭审,却被中共非法抓捕,遭受酷刑致精神失常,性命堪忧。又被枉判四年冤狱。此其三。

庆秀英的更多好同修们,在她第一次被非法开庭时,毅然走上法庭,参加旁听,却被中共设套儿,非法集体抓捕,二十三人被关押。此其四。

李业亮的辩护律师梁律师,曾悲痛的跟法官说:“李业亮是无罪的,他根本就是无罪的,这样的判决要律师有何用?还有道理可讲吗?”

梁律师这句话,其实不仅是在为李业亮对法官鸣不平,更是为庆秀英,也是为千千万万个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喊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3/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的冤案(图)-357780.html


2017-12-02: 北京市通州区庆秀英、夏红、李业亮遭迫害近况
北京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2017年9月被通州法院诬判十年后上诉。庆秀英儿子于11月22日接到律师通知,通州法院二审不开庭,非法维持原判。目前庆秀英还在通州看守所,据悉几天后会被劫持到大兴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夏红、李业亮情况应该与庆秀英一样,全都维持一审原判没有开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7387.html

2017-09-23: 北京通州区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非法判刑

九月二十日下午,北京通州法院门口拉着警戒线,三辆警车在门口,门外有好多便衣和穿制服的警察。两点左右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违法宣判,庆秀英被诬判十年,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夏红四年,李业亮三年。

三位法轮功学员当场就否定这种判决,都表示上诉!

面对这种结果,李业亮的辩护律师梁律师,悲痛的跟法官说:“李业亮是无罪的,他根本就是无罪的,这样的判决要律师有何用?还有道理可讲吗?我前后去看守所、检察院、法院二十余次,多次打电话写信与各负责人沟通,临判前两天还打电话写信给法官再三说明李业亮是无罪的,法官也答应的很好,说无罪就没事的,怎么会出现这种结果?”

另外两个律师也不放弃,都通过电话、发快递,营救自己的当事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3/北京通州区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非法判刑-354065.html

2017-09-11: 北京通州区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再次被非法庭审

9月7日上午9点半,构陷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的所谓“案子”在通州区法院开庭,旁听席上除了庆秀英的儿媳、亲家母,夏红的老父亲之外都坐满了公检法人员。

通州检察院公诉人黑建桐荒唐地声称以两高的所谓“司法解释”,对非法抄走的真相材料进行“换算”,按照所谓“换算”,庆秀英家里的250本书,换算为1000份材料;多少个挂坠多少个条幅就算多少份单张,加上夏红因出租她的房租,其屋里的300多份材料也算庆秀英共有,所以给庆秀英算出七千余份材料,因此量刑7到10年;夏红屋内的300多份材料量刑是3到5年;李业亮屋里没有多少材料,按所谓“累犯”计量刑也是3到5年。

律师们都非常吃惊,这样违逆历史大潮流的违法构陷完全是违背基本常识的了,首先法轮大法书居然可以换算成材料!?其次同一屋的材料既算作了一个人的怎么又算作了另一人的。李业亮自从上次被非法判刑回家已经超过五年,怎么可以算作所谓的“累犯”?这种荒唐的、肆意践踏法律的构陷竟然能上首都法庭!

庆秀英、李业亮、夏红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庆秀英曾患癌症,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得以恢复健康。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约六点,庆秀英家(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国保警察闯入,共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庆秀英家财物,连庆秀英丈夫的工资卡都被搜走了。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通州法院非法庭审,三位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所谓“补充侦查”。此外,当时前去旁听庭审的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1/北京通州区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再次被非法庭审-353587.html

2017-09-03: 北京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于9月7日再次面临非法开庭

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构陷案于2016年11月30日非法开庭,开庭后,几次通知延期宣判,这已经是第三次延期。在今年2月和3月三位律师分别通过书面和电话形式要求通州法院无罪释放三位法轮功学员。4月,法官打电话给李静林律师,索要庆秀英的病历,她的儿子到医院复印后送去。5月,蒋为杰法官打电话通知律师,根据庆秀英过去数年的病历,要对她进行精神鉴定。

2017年9月,法官通知律师于9月7日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7-09-03: 北京通州庆秀英、夏红、李业亮面临非法开庭
2017年1月19日被迫害的18位法轮功学员中现仅剩庆秀英、李业亮、夏红三位法轮功学员。北京通州法院再次通知律师于2017年9月7日上午9时再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3/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3300.html

2017-06-03: 北京通州大法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被迫害近况

北京通州大法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构陷案于去年11月30日非法开庭,开庭后,几次通知延期宣判,这已经是第三次延期。在今年2月和3月三位律师分别通过书面和电话形式要求通州法院无罪释放三位法轮功学员。4月,法官打电话给李静林律师,索要庆秀英的病历,她的儿子到医院复印后送去。5月,蒋为杰法官打电话通知律师,根据庆秀英过去数年的病历,要对她进行精神鉴定,并因此再延期一个月宣判,到时可能再简单开个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3/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1)-349028.html

2017-02-27: 北京通州区图谋迫害庆秀英、李业亮、夏红的“案子”开始重新审理
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李业亮和夏红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在通州法院被非法开庭,三位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补充侦查。据悉,开始重新审理。

目前,李业亮的律师已经向通州法院和检察院亲手递交了又一份《辩护意见书》,要求无罪释放。李中伟律师也拟去看守所探望夏红,案子可能会重新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7/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3616.html#17226223339-1

2017-02-19: : 修大法绝症痊愈 遭迫害丈夫离世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六十多岁的杨文光被发现已经去世,死前身边并无一人,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身有残疾的杨文光离世的具体时间因为身边没有亲人,所以无人可知。

杨文光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在丈夫离世期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至今庆秀英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有余。

修大法绝症痊愈,遭迫害家无宁日

在“文革”时期,庆秀英被中共邪党打成“反革命”、“坏分子”,因此经常受到批判,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后嫁给残疾人,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早年在煤矿工作,因工伤一条腿被截肢,夫妻俩艰难维持着生计。

庆秀英于97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通过炼功乳腺癌得到痊愈,身体越来越健康,人也越来越善良,街坊邻居都知道她是善良的人。如今孩子已结婚成家,有一岁多小孩。儿子儿媳都没有工作,生活紧迫,全家靠残疾人丈夫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命苦却又幸运的庆秀英才体会到人生的真正幸福,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在庆秀英一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福泽之中的时候,九九年,江泽民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从那时起,庆秀英一家家无宁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庆秀英遭绑架。朝阳分局几个警察,其中有两个女警穿着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着便衣(现在中共邪党不敢公开作案犯罪,绑架法轮大法弟子时经常穿着便衣作案),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后强行绑架带走。

她当时大声讲理,大声喊:“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就是好!”几个警察立即对她动手动脚,不让她喊。旁边的群众看不下去了,有一老人大声责问:“你们警察怎么打人呢?”但邪党的恶警们不顾一切强行绑架了庆秀英。后来两个女警看着她,几个男警随即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九评》书、师父法像和法轮大法书等全部抄走。后庆秀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庆秀英丈夫残疾,没有人照顾,家里还有70多岁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庆秀英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的恶警们使用关小号、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等各种恶毒手段折磨庆秀英,逼迫她“转化”。庆秀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家属去见庆秀英时,庆秀英的身体非常消瘦,当时体重突然减了二十多斤。庆秀英说,“劳教所迫害我,强制转化,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尿裤子了;现在肾脏也不好,经常尿血。还有精神折磨。” 庆秀英曾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结果遭到野蛮灌食。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约六点,家住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的庆秀英家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警察闯入,共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张丽新遭绑架时,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摁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踩脸,致使她的脸严重变形。在警察要绑架时,鲍守志从租房三楼跳下导致腿摔断,被送医住院。

庆秀英的丈夫并没有修炼法轮功,也被绑架三十多天回家后,又被劫持到一个叫生态碧海园的招待室房间,洗脑五天,每天五个警察看守,其中有两个女的。老杨和他们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他们都默不作声,不搭话。

此次绑架后,公安局为了构陷他们,实施非法抄家。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她家财物,汽车被扣留,她的儿子被罚款,连她丈夫工资卡都拿走了。

被绑架的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大部份已经陆续回到家中,庆秀英和李业亮,还有夏红却遭到构陷和通州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在通州看守所庆秀英等人遭酷刑迫害,据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透露,庆秀英因承受不住有时哭,要水喝不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警察,在庆秀英身后猛踢一脚,牢头讨好说:“就是装的。”冬天零下十几度,她们给庆秀英洗冷水澡,穿湿袜子、短裤。几名犯人压在庆秀英身上不让哭喊。

通州看守所有许多黑“规矩”:一块毛巾铺在门口,大家都叫“巡通布”,只能警察踩,谁也不许碰,谁要一碰就挨罚。比如:饭盒四十个或毛巾三十条或肥皂多少块……想罚多少罚多少,想罚什么罚什么。整个风场堆的都是这些“罚”货。罚的理由就更多了,比如使用过的香皂上有一根头发,或擦地没“达标”……去厕所就一个人进去也罚,罚你值班,比别人少睡几个小时觉。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更是严酷,上约束带、罚坐板、戴刑具、不让上厕所致使大小便失禁、冬天泼冷水、殴打等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前去旁听的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大部份人已陆续回家。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柳艳梅被非法批捕。

此次开庭,三位律师为庆秀英等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补充侦查。

庆秀英人生的苦难都是中共造成的,当她身患绝症几乎失去生活的勇气的时候,是法轮功救了她的命,并且让她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重德行善的道理,使她重获新生,但是邪党一次又一次的绑架、关押,目的是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这不是害人是什么?迫害给庆秀英及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巨大的灾难,杨文光含冤离世就是邪党造成的!

庆秀英一家的经历仅仅是长达十八年的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但是在庆秀英充满血泪的经历里,我们看到的是社会道德下滑的根源、法制崩溃的症结、悲剧上演的黑手——中共邪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9/修大法绝症痊愈-遭迫害丈夫离世-343276.html

2017-02-8: 北京通州区庆秀英等被构陷的案子被退回

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李业亮和夏红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在通州法院被非法开庭,三位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补充侦查,可能会撤诉。

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60多岁,因为身体不好、缺少照顾,于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被发现已经去世,死前身边并无一人,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这是中共邪党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庆秀英、李业亮、夏红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约六点,庆秀英家(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国保警察闯入,共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庆秀英家财物,汽车被扣留,庆秀英的儿子被罚款,连庆秀英丈夫的工资卡都被搜走了。

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位,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被北京通州区国保人员拼凑证据构陷;其他人陆续回家。

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早年在煤矿工作,因工伤一条腿被截肢。他并没有修炼法轮功,当时也被绑架,劫持到通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将他劫持到某处非法关押十五天才回家。杨文光对警察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警察都默不作声。杨文光支持妻子修炼法轮功,因为他目睹庆秀英曾患癌症,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得以恢复健康。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前去旁听的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大部份人已陆续回家。法轮功学员柳艳梅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柳艳梅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8/北京通州区庆秀英等被构陷的案子被退回-342844.html

2017-01-08: 依法旁听被非法拘留始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8/依法旁听被非法拘留始末-340560.html

2016-12-05: 北京通州法院开庭旁听者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6年11月30日,北京通州法院开庭非法庭审三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李业亮、夏红,来自山东、四川和北京的三位律师为三人做无罪辩护。

之前法轮功学员广泛向民众发放请柬邀请入场参加旁听,监督司法公正,庆秀英所住小区、李业亮所在小区等幅射周边的居民都收到了,很多律所也收到了请柬。通州国保忌惮百姓旁听,开庭当天一早就开始询问盘查法院周边的行人,还没开庭就在路边翻包、查身份证抓走几人。

有16位来自北京和河北沧州的法轮功学员手持身份证经过了安检進入法院大厅。但是接下来法院人员不允许庆秀英的丈夫和儿子(都未修炼法轮功)参加旁听,也不允许夏红的女儿参加旁听。夏红的女儿及在场的人追问原因,法院的人说:法院规定。在场的人问:“法院的规定合宪法吗?按照宪法,我们是有旁听权的,这不是公开开庭吗?”法院的人又说:有想法可以找有关组织。在场的人问:“什么组织?那组织说的合法吗?我们是依照宪法规定来旁听的。”法院的人又说:座位不够了。在场的学员很礼貌地说:“那让我们看看座位够不够,不够我们就走。”夏红的女儿说:“不是依法治国吗?我一年没见到我母亲了,你们就不让我進去?你们问问自己,是为老百姓办事吗?不是法院吗?”旁边一年轻女学员也说:“怕什么呢?公开开庭不就是为了保证审判的公正、透明吗?不让我们進怕什么呢?”总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依法捍卫自己的旁听权,坚持要求旁听。(据后来律师说:等候大厅里的各种说话声音很大,以致他们在十四庭都没法开庭了,本来说的是十点,一直拖到十一点才开。)

这时旁边国保警察(好像是头目)已多次制止法院人员再辩解,示意法院人员回去,然后凶狠的要在场的学员不要再说话,并反复要求拿手机录像的学员“不要再录了”。该学员说:“录像是为了执法公正,这是法律允许的。”

此时,外面成队的警察跑步赶到,警车从四面八方鸣笛闪灯疾驰而来,前后共有八辆警车停在法院门口,最后一辆大巴车来到,停在中间位置,强行绑架了在法庭里的16位法轮功学员。后来据说是送到朝阳看守所。目前有十多位学员已回家,一个叫新新的学员被当地派出所带回拘留15天,现在准备对这起非法事件進行行政复议或控告,找到决定这事的部门。

律师非常赞赏地说:“他们做的不错,社会效果很好,旁听是合法的,他们又没做什么”。也有社会普通律师听了事情经过,很是钦佩和兴奋,说:“这是国保干的,和当地派出所没关系。”“法轮功人是很有原则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8519.html#16124233218-1

2016-12-03: 北京通州法院抓捕旁听民众

11月30日10点,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庆秀英、夏红、李业亮,9点多,法院外陆续有3位男士被拉進警车开走了,10点多,又有一位女士被从法院南门的路边拉到路北装進警车,该女士高喊法轮大法好。

12点刚过,旁听群众全部被通州警方的大轿车装走了,大约有20人左右,沧州这边被非法抓的法轮功学员可能是佳佳、王艳梅、王淑梅、刘泽生和他女儿。

据悉,被抓的人是因为要進去旁听,法官说其中的十人左右是年初一起被抓的人,不能旁听。结果起了冲突。派出所的值班民警说下班了,这些人直接送派出所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8430.html

2016-12-01: 北京多位法轮功学员旁听庭审遭绑架

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绑架关押近十个月。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点,通州法院对他们三人开庭。

公安临时规定:去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不是通州区的不让进。随后小王、小徐、小吴等约三十多人在里面安检时、以及在法院门口周边马路上突遭绑架,警察连当事人夏红的女儿都不让靠近旁听。

当时警车去了六、七辆,公安大客车一辆,警察五十多人,强行把法轮功学员绑架拉走,去向不明。

这一事件明显的是通州公安伙同公检法以开庭为名,有预谋事先安排好的陷阱。在突遭绑架时,多个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据知情人讲,开庭只进行了一半。

十一月二十九日傍晚,在通州蓝调沙龙小区因给市民发开庭旁听请柬,有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姓名不详。请知情人做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北京多位法轮功学员旁听庭审遭绑架-338387.html

2016-12-01: 北京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被非法开庭 旁听民众被劫走

2016年11月30日上午10点,庆秀英、李业亮、夏红在通州法院被非法开庭,前去旁听的大法弟子在进入安检的过程中,就有被警察带走的两、三个,还有被阻止进去旁听的几位女士。

在上午11点左右,警察先后在法院外围又以查看身份证、非法翻包为理由,带走了两名大法弟子。

中午12点多点,法院西门来了七、八辆警车和一辆大型客车,把进去参加庭审旁听的20多名大法弟子全部强行带走,可是没有允许直系家属进去参加旁听。

庞友等法轮功学员去旁听,在临结束时,被警察劫持,至今没有消息。

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可以参加法院的庭审旁听,他们一直在喊公开、公正,而事实上,他们就是这样“公开、公正”的。中共践踏人权、破坏法律已经是公开化、制度化了,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8390.html#161130222145-1

2016-11-27: 北京通州庆秀英等三名大法弟子11月30日面临开庭

大法弟子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将于11月30日上午10点在北京通州法院(想必是14厅)非法开庭。

上次原定于15号又改至29号的非法开庭日期,被延期至30号。现他们可能被非法羁押于北京通州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7/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8215.html

2016-11-24: 北京通州庆秀英、夏红、李业亮面临非法开庭更新

11月23日得知,北京通州法院由于有事,对庆秀英、李业亮和夏红三人的非法开庭改为2016年11月30日(即下周三),具体上午还是下午待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4/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8082.html#161123214647-27

2016-11-23: 北京通州庆秀英、夏红、李业亮11月29日面临非法开庭

11月22日得知,北京通州法院已决定在2016年11月29日(即下周二)上午10点在通州法院14厅准备对庆秀英、李业亮和夏红三人非法开庭(即11月15的非法庭审推迟至11月29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3/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8062.html#161122231841-1

2016-11-19: 北京市通州区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被非法开庭推迟补充

此次开庭时间原定于2016年11月15日下午1:30分,在北京市通州区法院14厅开庭。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人在上午时间就被带到法院,三位代理律师也准时到场。

开庭前,有家属及旁听人员几十人进入候审区准备旁听,此次法院并没有阻止和限制人数的行为,经过安检进入候审区的人员收押完身份证后,都可以参加旁听。但最后一刻,由于庆秀英在开庭前三天更换律师,时间仓促的情况下,少了一个法律程序(应该是与阅卷部分的录像资料没有查阅完有关),法院最后与律师和家属协商延期开庭。并通过律师向候审区准备旁听人员传达审判长的话,大家放心,此案他会公平公正依法审理的,同时律师们也表示这次开庭在旁听人数和开放程度上应该是开创了北京城区同类案件的先河。

而后,众人散去,律师留下观看完录像资料。再次开庭时间,未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8/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7835.html

2016-11-17: 北京通州法院对庆秀英、夏红、李业亮的非法庭审推迟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从早上8点到下午1点30分,庆秀英、夏红及李业亮的众多亲友陆续从北京各区、河北及山东来到北京通州法院门口。下午1点20多,众亲友们持身份证顺利通过安检进入法庭休息等待区域,旁听无限制。

约下午2点钟,夏红和李业亮的律师被通知进入第十四庭,法院人员要求想旁听的人员把身份证交上来,并把手机调成静音或振动。

庆秀英新换的律师最初没有被允许进入,焦急等待的亲友中有人大声要求立即释放他们,他们无罪。后经协商后,庆秀英的律师进入第十四庭,律师和审判长蒋为杰商议,在征得庆秀英的丈夫及儿子同意后,此次开庭推迟,理由是庆秀英新换律师,没有提前10天通知法院。律师向审判长提出家属辩护,审判长不同意家属辩护,但是表示绝对公平,公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7/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7806.html#161116224151-1

2016-11-11: 北京通州庆秀英、夏红、李业亮11月15日面临非法开庭

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的被构陷案几次被检察院退捕,10月28日,刚到法院。

11月9日得知,北京通州法院已决定在2016年11月15日(即下周二)下午1点半在通州法院14厅准备对庆秀英、李业亮和夏红三人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1/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7487.html

2016-11-07: 北京市通州区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

北京市通州区被非法关押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人于10月29号被非法起诉,案件移送至法院。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今三位法轮功学员已非法关押九个多月。检察院中间已两次退补,但公安机关还是将构陷证据再次将案子移送至法院。

据律师情报,法院不愿意让家属请律师,以各种方式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请律师,等开庭时用他们自己提供的免费律师,可见公检法背后的恶势力惧怕正义律师当庭义正言辞的辩护。

在这真相遍地的时代下,老百姓已经都看清中共骗人的面目。希望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司法人员能够醒悟,立即停止迫害。天灭中共在即,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为共产邪党卖命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成为邪党的陪葬品,请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留一个未来。

同时也请相关地区和海外法轮功学员继续加大力度,向当地民众和公检法讲真相或发真相信,救度司法机关那里还不明真相的众生,营救被非法迫害的三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7363.html#16116235658-1

2016-09-24: 北京市通州检察院两次退侦 通州国保仍然构陷庆秀英

九月十八日北京市通州国保不顾通州检察院两次退侦,仍然想构陷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把案卷再一次移送检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3/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5381.html

2016-08-08: 被检察院退侦 北京市通州国保仍构陷无辜

北京市通州区国保在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绑架了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已经时近七个月了,目前仍有庆秀英、夏红、李业亮三人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

通州国保已于五月份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律师们向通州检察院递交了《不起诉律师意见书》的法律文书。六月八日检察院第一次退查,期间律师们向通州公安局分局执法办案中心递交了《撤案律师意见书》的法律文书。

通州区公安局国保并未有任何补充侦查材料的情况下,七月七日将案卷又移送通州检察院,想继续构陷法轮功学员,通州检察院负责此案的黑建铜告诉律师,等等再阅卷,经律师咨询,得知李业亮绝食,抗议对其伪造指纹鉴定。八月五日,律师再次询问鉴定情况时,告诉仍然没有出来,让继续等,又延期审查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8/被检察院退侦-北京市通州国保仍构陷无辜-332676.html

2016-07-11: 北京市通州区庆秀英夫妇、夏红遭迫害近况
北京市通州区庆秀英夫妇、夏红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近六个月。据悉通州区检察院已把夏红案子打回通州区国保大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1/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1194.html#1671102614-27

2016-05-08: 北京通州区国保人员拼凑证据构陷法轮功学员

北京通州区国保人员拼凑证据,构陷被他们绑架、非法关押三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庆秀英、李业亮、夏红。

庆秀英的儿子曾经两次找公安局询问情况,他们回复说案子早报上去了,可律师们两次联系检察院,检方都称并没有收到叫庆秀英的卷宗。五月一日前,律师再次联系检察院,才确认已经移送通州检察院。

五月五日,庆秀英的辩护人王振江律师和李业亮的辩护人梁律师及夏红辩的护人李仲伟律师去通州检察院阅卷。

通州公安局国保投入大量警力利用侦查手段,采取长期跟踪、蹲坑、踩点,监听窃听手机通话、定位、调取监控录像等特务手段,拼凑所谓的“证据”,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约六点,家住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家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警察闯入,共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张丽新遭绑架时,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摁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踩脸,致使她的脸严重变形。在警察要绑架时,鲍守志从租房三楼跳下导致腿摔断,被送医住院。

庆秀英的丈夫老杨(残疾人)并没有修炼法轮功,被绑架三十多天回家后,又被劫持到一个叫生态碧海园的招待室房间,洗脑五天,每天五个警察看守,其中有两个女的。老杨和他们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他们都默不作声,不搭话。此次公安局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庆家财物,汽车被扣留,庆的儿子被罚款,连庆丈夫工资卡都拿走了。

二月二十一日春寒料峭,大清早几位法轮功学员的近十位家属就到在通州看守所的大门外,盼望着自己的亲人回家。一位家属说:“那天看守所警察给我拿了一个什么单子,让我给签字,我看都没有看,我说我妻子串门就给抓了,凭什么给你签字?我们串门犯什么法了?不给签!”“对,凭什么给他签,凭什么串门抓人?”“我们人找不着了,我还报警了呢!他们也没有给我答复。今天又让接人,你们凭什么想抓人就抓人,想放人就放人?这是依据的什么法律啊?我妻子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人最好了……”

被绑架的18名法轮功学员大部分已经陆续回到家中,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的有庆秀英和李业亮,还有被转送到朝阳看守所的夏红。

十几年来,人们在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都知道他们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去做人的,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讲清真相、劝善,盼望能唤醒那些被毒害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的良知,不要充当替罪羊,认清共产党的谎言灌输。衷心希望通州公检法司人员赶紧悬崖勒马,立即释放所有被你们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善恶必报,千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和亲人的幸福当儿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北京通州区国保人员拼凑证据构陷法轮功学员-327937.html

2016-03-06: 北京市通州七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6/北京市通州七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325004.html

2016-02-13: 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家被绑架

1月21日晚上9点半左右,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家被通州公安非法抄家,在庆秀英家的其他 法轮功学员也一起被绑架。此次被绑架的有10多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3/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4098.html

2016-01-31: 北京通州区被绑架的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通州区看守所

2016年1月21日下午6、7点,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交流的过程中,被北京市通州区恶警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现在知道的法轮功学员有:庆秀英、庞有(庞友)、鲍守志、赵秀秀、李业亮、姜涛、许秀红、孙金霞、张丽新、田长英、刘国忠、武嘉琭及母亲夏姐、李玉锋及妻子李秀梅。警察还非法抄走电脑和打印机数台。

目前已知这些人都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1/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2960.html

2016-01-25: 北京通州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1月21日晚上9点半左右,北京通州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家被通州公安非法抄家,在庆秀英家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一起被绑架。目前知道的有小孙、叫三姐的夫妇、叫涛子的夫妇,以及庞有和张立新。同时间被非法抄家的还有通州法轮功学员鲍守志夫妇家。此次被绑架的有10多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2661.html#161250173-1

2016-01-24: 北京市通州区十余名大法弟子同时被绑架

2016年1月21日下午6、7点,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大法弟子庆秀英家十多名大法弟子集体学法交流的过程中,被北京市通州区恶警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现在知道的大法弟子有:庆秀英,庞有(庞友),鲍守志、赵秀秀(夫妇),李业亮,姜涛,许秀红,孙金霞,张丽新,田长英,刘国忠,嘉嘉母女,称“三姐”的夫妇。同时抄走制作真相的电脑和打印机数台。

目前已知有家人去张家湾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说人已送分局,后来他们又去通州台湖看守所和通州分局去要人,回答说没有这些人。详情待进一步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4/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2646.html#16123235447-1

2009-12-29: 庆秀英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北京大法弟子庆秀英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的恶警们使用关小号、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等各种恶毒手段折磨庆秀英,逼迫她“转化”。现在,庆秀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常常独自发笑,大喊大叫。

上一次,家属去见庆秀英时,庆秀英的身体非常消瘦,当时体重突然减了二十多斤。庆秀英说,“劳教所迫害我,强制转化,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尿裤子了;现在肾脏也不好,经常尿血。还有精神折磨。”

庆秀英曾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结果遭到野蛮灌食。如今,她骨瘦如柴,人更消瘦了近三十斤。由于精神迫害,庆秀英常常独自发笑,大喊大叫,已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庆秀英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炼功,乳腺癌得到痊愈,身体越来越健康,人也越来越善良,街坊邻居都知道她是善良的人。“文革”时期,庆秀英就被中共邪党打成“反革命”、“坏分子”,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后嫁给残疾人,艰难维持着生计。

为了给家里添补点生活费,庆秀英在家门口找到一个临时工作,刚干了两个月。九月十一日那天,朝阳分局几个警察,其中有两个女警穿着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着便衣,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后,强行带走。后将庆秀英非法劳教两年。

庆秀英丈夫是残疾人,没有人照顾,家里还有70多岁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9/215267.html

2009-11-16: 大法弟子庆秀英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遭迫害

大法弟子庆秀英遭绑架后现在被非法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遭迫害。中共邪党劳教所正在用极端手段企图转化庆秀英。用关小号、剥夺睡眠、剥夺大小便等各种恶毒手段折磨庆秀英,同时邪党恶警还想通过家属转化庆秀英。但家属知道邪党的腐败邪恶,不予配合。

上次劳教所来电话找家属(杨先生),说庆秀英在劳教所绝食不配合,又喊又笑,精神不正常,问家属有没有以前的病历,要家属配合一下。

前几天劳教所姓李的队长和姓郭的队长又来电话找杨先生,因老杨不配合,他们想要他女儿的电话。老杨不配合,没有给女儿的电话,而且严厉的警告他们违法犯罪,以后追究责任。

上次家属去见庆秀英时,庆秀英的身体非常消瘦,体重突然减了二十多斤。她说,“劳教所迫害我,强制转化,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尿裤子了;现在肾脏也不好,经常尿血。还有精神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6/212686.html

2009-11-05: 北京大法弟子庆秀英正在绝食抗议迫害

北京大法弟子庆秀英遭绑架后现在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天堂河魏永路(劳教)管理处。上周一(25日左右)邪党把她劫持到那里去的,庆秀英一到那里就开始绝食抗议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13.html

2009-10-18: 北京苏葳和庆秀英被非法劳教

2009年9月11日,北京大法弟子苏葳和庆秀英被北京朝阳分局警察绑架后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现已被非法劳教。

苏葳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从03年9月11日——09年9月11日六年期间,苏葳已被两次劳教,累计五年,现在是第三次遭劳教迫害。苏葳曾在马三家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今年2月刚从马三家回家之后,9月11日又遭邪党绑架。家里85岁老母急病,家人都陷入难言的痛苦之中。

北京昌平大法弟子庆秀英被非法劳教两年,一周内将被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

庆秀英于97年得法,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通过炼功乳腺癌得到痊愈,身体越来越健康,性格越来越善良,街坊邻居都知道她是善良的人。“文革”时期中共邪党就把她打成“反革命”、“坏分子”,因此经常受到批判,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后嫁给残疾人,艰难维持着生计。如今孩子已结婚成家,有一岁多小孩。儿子儿媳都没有工作,生活紧迫,全家靠残疾人丈夫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为了给家里添补点生活费,她在家门口找到一个临时工作,刚干了两个月,就被中共邪党绑架迫害。9月11日那天,朝阳分局几个警察,其中有两个女警穿着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着便衣(现在中共邪党不敢公开作案犯罪,绑架大法弟子时经常穿着便衣作案),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后强行绑架带走。

她当时大声讲理,大声喊:“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就是好!”几个警察立即对她动手动脚,不让她喊。旁边的群众看不下去了,有一老人大声责问:“你们警察怎么打人呢?”但邪党的恶警们不顾一切强行绑架了大法弟子庆秀英。后来两个女警看着她,几个男警随即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九评书、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等全部抄走。

现在获悉庆秀英已被邪党非法决定劳教两年。现在邪党恶警不让家属见面,家属要求见面时恶警说:“没有转化不让见,法轮功和别人不一样,必须先转化。”庆秀英丈夫残疾,没有人照顾,家里还有70多岁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8/210614.html

2009-09-14: 北京朝阳大法弟子奚秀兰遭绑架

9月11日,北京朝阳大法弟子奚秀兰(女,六十七岁)被绑架。邪党朝阳分局恶警在绑架苏薇、庆秀英等大法弟子的同时,也绑架了奚秀兰。

中共邪党恶警不择手段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奚秀兰是老年寡妇,住两居室。零五年,邪党当地派出所多次進行骚扰,制造事端,利用不明真相的陌生人,深夜多次敲打奚秀兰家的门,老太太一开门,陌生人就说找错了门。这样骚扰几次,老太太报警后,接电话的恶警说,您上派出所来,详细说说。来了后,又说到家看看,结果在奚秀兰家翻出大法书。后来奚秀兰非法劳教两年,因有工伤提前放出来。

奚秀兰、苏薇、庆秀英等这些大法弟子都是在家或办公室直接被恶警绑架的。可能是他们一直在跟踪有些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4/208315.html

2009-09-12: 北京昌平大法弟子庆秀英遭绑架

11日上午十点多钟,北京大法弟子庆秀英(女)被邪党朝阳分局恶警十几个人绑架。据说当时昌平本地片警也在场,十几个恶警闯入她家后,把大法书籍、法像和九评书等抄走。现在她家里情况非常不好,儿和儿媳都已失业,孙子不到一岁,丈夫又是残疾人,靠微薄的退休金维持全家几口人的生活。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208167.html

通州区(通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1-06:
(以下有关信息是在网上搜索的)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焦王庄派出所
详细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陈列馆路475号
警察:王智帅
所长:孙学章
副所长:武宇辉(擅长用QQ/微信/电话窃听破案)  警长:张凤军 警察:于文杰 联系电话:(010)89592332 (010)89593553(010)89558652
户籍室电话:(010)89517886
邮政编号:101125
2018-12-10: 通州区法院:
刑一庭法官蒋为杰,18610700677住址:北京市通州区永顺镇齐庄东区2号院34号楼822号

通州区检察院:
公诉一处公诉人熊志强 18601917963住址:北京市通州区京洲园326号楼3单元804

通州区分局:
办案警察樊星18611003739,住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地区半壁店大街8号院甲2号楼121号

通州区牛堡屯派出所:
地址:北京通州张家湾镇北大化村东
电话:010-69581330


2018-10-14: 杨镇派出所
邮寄地址:北京市顺义区杨镇地区环镇东路27号 杨镇派出所 邮编:101300
电话:010-61451350、户籍室电话:61455658、社区办公室电话:61451925 负责警察为:陈涛 010-61451350 平谷区金谷东园7-4-3

所长:李振 010-61451350
何卫东:13581795984电话:61441107顺义区杨镇三街村
刘涛:13031087071、13621392333 顺义区石园北区鑫盛小区
李龙海13693327200、--顺义区裕龙六区43-4-502、
杨建军--顺义区顺鑫澜庭小区:13501265670警务室电话:13031086918
陈小林:13311052078;警务室电话:13031086316顺义区石园南区33-2-901
李国军13811682763、警务室:13031085670平谷区平谷镇滨河小区5-3-8
解凤启13436891167、警务室:13031086019 13031082029顺义区杨镇顺鑫澜庭15-4-1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6-11-24: 北京市通州法院: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北街187号,邮编101100
电话:010-81553314
电话:010-60529209、010-81553221
举报电话:010-60529211
便民热线:010-81553726
审判长蒋为杰 010-81553403
院长焦慧强
副院长黄宝跃
刑庭 蒋为杰 010-81553403(上文中已注明)
通州区法院:
院长焦慧强
副院长史宝山
副院长王成喜
审判员樊守林
庭长李中华
副庭长姜凤龙
副庭长杨光
助理审判员:李峥、张金孝、王林
北京通州检察院:
地址:通州区玉桥西路85号 邮编:101100
电话:89332000
此事负责公诉人黑建铜 电话:010-59552517
检察员:杨文悦、黑建彤
代理检察员:马丽娟
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010-69555950
北京市通州区610 办公室:010-69543064
通州区国保处:
大队长 龚秀敏
宋彦华13901052917
王学礼13701184072
张起东13911839303
何伟13011208343
贾立军13581750511
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
分局地址:通州新华北街303号 邮编:101100
公安分局局长解昆、李耀光
督察投诉电话:0513-86520999
副书记:王建
政委:曹群英
电话(010) 69542623 69552531 69553965 69553942
督察投诉:0513-86520999
法制科:010-83593636
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北京通州公安分局预审处也在看守所里)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尖垡村甲1号,邮政编码:101116
所长:郝桐 戴炳金
政委:杨秉政
副所长:翟瑞、张清罡、苗军、许心河13701279511
预审 胥杨、张晋、张思宇、张振 60553112-306081591328
北京通州区看守所驻所检察官:李莉(女)
北京通州区看守所电话:010-81584764 电话010-69542623、81588922
北京市通州看守所邮编:101100
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局预审大队:
电话:010-81591828、60553112转3060、60553112转3049、81591328
预审员崔某:010-60553112-3063预审:徐某13911169352、预审:010-85191328
张家湾派出所:
地址:张家湾镇广源西街,邮编101113(张家湾镇政府对面)
电话:010-69571242、61568975
警察:卜振东13911675836索玉辉15010131156温海13911839190张凤山13331167562梁伟15901382102黄踆15011044513黎强15810261916隋新春13501299533李春山18601917919
玉桥派出所:
地点:北京市通州区玉桥中路76号 邮编 110000
警察:鲁岩 张洋 饶光旭、朱佳龙 王林 陈震
电话:①值班室:010-81586158.②户籍内勤:81582211



2016-01-24:
通州区公安局
局长:解昆、李耀光 ,副局长:张晓东、王文忠、石宝玉、付建军 ,副书记: 王建 政委:曹群英
治安支队副支队长:刘新瑞
督察投诉电话:0513-86520999
分局电话:010-69542623 010-69552531 010-69553965 010-69553942
地址:北京通州区新华北路163号 邮编:101100

通州区国保大队:电话010-69555950
大队长 龚秀敏,
宋彦华13901052917
王学礼 13701184072
张起东 13911839303
何伟 1301120834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