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开发区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 方剑平(方建萍,方俭平), 女, 47

个人情况: 兰州民百集团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兰州市
拘留时间: 2001年5月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八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1-25
案例分类: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被举报/构陷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甘肃 > 兰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09: 曾陷冤狱逾十年 甘肃方剑平再被诬判
兰州方剑平女士,五十五岁,原兰州民百集团职工。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警察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八年。陷冤狱逾十年的她,二零一八年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

方剑平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被兰州城关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拘禁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已经长达一年零九个月。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星期五,方剑平接到城关法院的宣判,在十天的上诉期内,家人配合本人依法提起上诉,三月五日兰州市中院受理此上诉案件,四月底以维持原判的方式协同城关区公检法三部门对方剑平的合法权益和人身自由继续实施侵害。

在公安阶段有警察苏俊东参与绑架、抢劫方剑平私人财物,罗织罪名,捏造证据;城关检察院的助理检察员许娟在明知苏俊东肆意侵害方剑平的合法权益和人身自由,并不是依法追究苏俊东涉嫌“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拘禁罪”等犯罪行为,却配合苏俊东将守法公民方剑平非法起诉至城关法院,城关法院法官汪海斌对方剑平非法庭审,完全违背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诉讼原则,违背《刑法》第三条罪行法定原则的规定,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法轮功学员悬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条幅为犯罪行为的前提下,对方剑平枉法判刑,刑期为四年六个月,并以罚金二千元剥夺方剑平的私人钱财。

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被中共迫害以来,中国现行法律并没有一条规定修炼法轮功违法、散发法轮功资料违法、粘贴和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违法,可是,兰州市的公、检、法部门,无视“罪刑法定原则”的规定,冤判方剑平,并对她非法拘禁至今。

方剑平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大规模迫害后,方剑平一次又一次被绑架,被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关洗脑班,遭毒打、吊铐、凌辱;被剥夺睡眠、上厕所的权利;还被迫离婚、孩子被剥夺上大学的权利……

一次又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方剑平与同修在中心广场炼功,被警察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方剑平与同修一起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鸣冤,在信访办被警察绑架,后通知单位来人把她们劫持回兰州,关入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单位接她们时一切费用由她们支付。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天夜里十二点左右,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方剑平家,将方剑平绑架到贡元巷派出所,几个警察轮番审讯,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又把方剑平劫持到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七天。

方剑平从拘留所出来后,又被单位兰州民百集团非法开除。从此方剑平失去工作,没了生活来源,就靠丈夫一人承担。警察还时常来家骚扰,有时深夜还要来骚扰,为了不给家人带来痛苦,方剑平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方剑平和同修再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列车到陇西车站时,她们被一帮警察拉下车,劫持到陇西车站戒毒所。第二天被关入桃树坪拘留所,她们绝食抗议几天,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晚,方剑平和同修去贴真相材料,被绑架到兰州城关分局一天一夜,又被关押到兰州城关看守所。一到看守所,警察就强迫方剑平做苦工,方剑平绝食抗议,警察指示犯人强行灌食,把方剑平按在床上,有骑在方剑平身上的,有的压胳膊,有的压腿的,用脚踏的,捏住鼻子,用筷子,铁勺撬嘴,强行灌食,几近窒息。

非法劳教两年 两次被关洗脑班

两个月后,方剑平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她被逼每天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晚上被逼背监规,她不背就一直罚站到早晨,狱警教唆犯人不许方剑平合眼,一合眼就又打又骂。

一次,方剑平和同修说了句话,犯人上来就拳打、脚踢、扇耳光。一次,狱警指使犯人把方剑平的双手用手铐铐到办公室的窗户上吊起来,双脚离地,并指使犯人站到方剑平前面读诽谤大法的书,不准闭眼,一闭眼犯人就拉手铐,令她钻心的疼。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非法劳教两年期满,方剑平拒绝写所谓的“三书”,被贡元巷派出所警察直接从劳教所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洗脑班恶徒祁瑞军、剡永生等将方剑平关进黑屋子禁闭室进行折磨、“转化”。禁闭室常年不见阳光,没有暖气,阴冷、潮湿、不通风。方剑平被长时间吊铐、背铐,除三顿饭、晚上及上一次厕所,其它时间一直被铐着。长达十几天的吊铐,使她的手脚都浮肿,手不能拿东西,脚不能正常走动。

二零零四年,方剑平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同样被关到禁闭室,长达四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方剑平被铁路新村的几个警察绑架,警察又将方剑平交到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二十六处的警察非法将方剑平双手、双脚铐在铁凳子上,不能动,警察还把凳子来回活动,一活动象把人分开式的,特别的痛苦,摧残迫害一天一夜。后又被关押到桃树坪拘留半月。之后又被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关禁闭室。

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方剑平给洗脑班头目祁瑞军讲真相,劝告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祁瑞军不但不听,还把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警察魏东等叫来,把方剑平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酷刑折磨一天一夜,拳打脚踢,双手,双脚铐在老虎凳上。到第二天下午六点左右,绑架到兰州第一看守所迫害。方剑平绝食抗议,警察利用犯人强制灌食,摧残,折磨一年多。

兰州城关法院非法判方剑平八年冤狱,二零零七年初,方剑平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八年中,方剑平受尽折磨和欺辱:每天被逼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逼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如不写就遭毒打,狱警教唆犯人打骂、欺辱法轮功学员,往脸上又打又吐;不许喝水,不准上厕所,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

家人受株连 夫妻被迫离婚

残酷的迫害,导致方剑平的丈夫到监狱强行与方剑平离婚,使方剑平的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方剑平的儿子上大学须派出所盖章,但警察不给盖章,结果孩子大学没上成。只为做一个按“真善忍”做事的好人,中共将方剑平迫害的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失去人身自由。

方剑平八年冤狱回家没多久,如今再遭绑架,家中年迈的婆婆、幼小的孙子又失照顾。儿子的担心更是难以言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9/曾陷冤狱逾十年-甘肃方剑平再被诬判-368599.html

2018-02-25: 兰州市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家属坚持上诉

甘肃省兰州市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城关法院冤判,这六位学员分别是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王继霖。前五位学员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庭审,法官是汪海斌。在法院宣判时,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五人均提出口头上诉。

下面是家属坚持上诉的经过:

二月二日是星期五,家属知道被冤判的消息时,已来不及去法院问情况。三日、四日是周六、周日。

二月五日周一,家属向本地律师咨询,如何才能帮助被判刑后的当事人及时的在上诉期内将上诉状递交法院。

二月六日星期二,早上九点左右,四位家人来到城关法院,很顺利的上到八楼汪海斌的办公室门前。汪海斌不在,门锁着。隔壁的工作人员问四位家属是找谁的,有什么事。家属说找汪海斌,问问自己家人被判的事。该工作人员还问了一句,是法轮功吗?家属回答说就是。这位工作人员问完后就回办公室了,几分钟后,出门告诉家属,先等一等,汪海斌去了中院,一会就回来了。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汪海斌回到办公室,将等候在楼道里的四位家属带到一楼大厅,询问家属有什么事?家属说,我们想问问我们的家人什么时候收到判决书的,想知道如果收到判决书,他们在看守所不会写上诉状怎么办?我们找你就是要在上诉期内将他们的上诉状在上诉期内交给法院。汪海斌告诉家属,判决书是二月二日送达的,律师的判决书也已经寄出,估计三天就能收到。家属可以找一审委托的律师写上诉状。

在家属的询问下,汪海斌毫无隐讳地说,二审不开庭,一般一两个月。李福斌的家人询问李福斌被判的具体刑期,汪海斌当时记不起,说上楼后给家属打电话说。但对于家属询问,如果本人在看守所无法写出书面上诉状,上诉期又到期怎么办?汪海斌以手机不在身上为由离开片刻,回来后告知家属,如果本人到上诉期满没有书面上诉状,他们在宣判笔录上的口头上诉也算数,也会将卷宗移交中院的。

汪海斌在答复完家属的疑问后上楼,很快给一楼大厅打过来电话,告诉家属,李福斌被判六年,郑恕被判三年,方剑平被判四年零六个月,周巍四年,杨学贵五年,每人均被罚金两千元。

周三一早,杨学贵的母亲先到看守所,老人直接上楼找到所长,希望所长能够将杨学贵本人的判决书拿出来,家属好找人写上诉状。所长说不行,在杨学贵的母亲提到其他家属也在门口想找所长时,所长说,之所以接待老人,是相互认识很长时间了(杨学贵第一次被绑架关押的地方就是西果园看守所,当时就是这个所长),其他家属来,他不会接待。

后来,家属找了中院一位工作人员咨询上诉的事,该工作人员说,如果本人不会写,家属完全可以代写,找基层法院让本人签字,上诉的时间一般都很短,要多找法院,让人能看到家属一直再找。请律师写都没什么必要,找懂法律的和学过法律专业的人帮你们写就可以。

在这期间,家属也和一审的委托律师联系,希望律师能够通过微信将判决书拍照发给家属,最好律师能够写一份上诉状给家属。周巍一审律师说他现在就要上飞机,要在兰州机场下,能在机场呆一天,如果家属愿意他可以在二审不委托的前提下,利用这个时间会见一下周巍,并将周巍的上诉状写好让周巍签字。家属非常高兴,当然是欣然答应。

周五九点,李福斌的家属、杨学贵的母亲、周巍、方剑平的家属到城关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这里说明一点,在上诉期间,书面上诉有三种方式,只要有一种方式就可以,并不是三种方式都要一起用。如:一种是本人自己写上诉状,交予看守所,看守所会通知法院来取,一般法院会安排法警来取走自己法院办理的案件当事人的上诉状,家属可以在看守所的接待处查询,就能了解到上诉状法院是否已经取走或本人是否已经写了书面上诉状;第二种是本人不会写,家属可以找人代写交予法院,法院会安排时间到看守所让当事人签字;第三种是委托本地律师会见当事人,律师写上诉状或家属代写上诉状,由律师拿到看守所让本人签字,律师再递交法院。

近几年,兰州市城关法院每年都在非法对兰州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判刑,而每年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求上诉、请律师维权,可每年都是中院不开庭、书面审理、维持原判。律师连出庭作无罪辩护的机会都没有,所谓的“二审”只是装装样子的走过场。

警察、检察官、法官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公正执法,不要继续为他人的违法行为担责,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5/兰州市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家属坚持上诉-362187.html

2018-02-07: 甘肃省兰州杨学贵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城关法院冤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杨学贵被冤判五年,罚金两千;周巍被冤判四年,罚金两千;李福斌被冤判六年,罚金两千;郑恕被冤判三年,罚金两千;方剑平被冤判四年零六个月,罚金两千;王继霖被冤判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7/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0531.html#1826215520-1

2017-08-28: 兰州城关法院非法庭审六位法轮功学员

对李福斌、郑恕、方剑平的非法庭审

下午一点多,城关法院对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进行非法庭审。李福斌委托的是北京律师,是无罪辩护,郑恕、方剑平的律师是兰州本地律师。

整个庭审过程中,公诉人许娟和上午一样,诽谤污蔑法轮大法,逐一宣读为构陷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而拼凑的所谓证据。

郑恕自被绑架之后,高血压严重,曾被送到兰州新桥监狱医治了一段时间,由于长期的限制人身自由,在看守所、新桥监狱得不到很好的医治,高血压必须依靠药物维持,郑恕的儿子经常为此给母亲买治疗高血压的药往看守所送。

在庭审中,郑恕身体不支,一直伏在前面的桌子上,后在李福斌律师的要求下,法庭让郑恕在法庭外休息了十几分钟,李福斌、方剑平也在一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8/兰州城关法院非法庭审六位法轮功学员-353068.html

2017-08-23: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欲对兰州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兰州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五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一案,城关区法院欲八月二十四日星期四非法开庭,主审法官汪海斌只告知律师,星期四早上九点开庭,至于周巍、杨学贵一案先开庭,还是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案先开庭,直到星期一下午也不告知律师具体时间,只是笼统地说,当天开庭的案子很多,到时候排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3/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1)-352885.html#178222312-4

2017-03-24: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案至法院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案,已经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被非法起诉到城关法院。

主办法官:汪海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4/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4663.html

2017-02-23: 构陷甘肃省兰州李福斌、郑、方剑平的案子仍在检察院

兰州李福斌、郑、方剑平构陷案,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底退回城关国保大队,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国保大队又将构陷案卷移交城关检察院,现仍在检察院非法审查起诉阶段,主办人许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3/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3452.html

2017-01-15: 甘肃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等呗构陷案已退回国保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案,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将构陷案卷宗退回城关区国保大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0884.html

2016-12-12: 兰州周巍、杨学贵、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构陷到检察院

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和周巍被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在2016年10月24日被非法批捕后,城关区国保大队警察先后两次到西果园看守所提审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均未告知杨学贵被非法批捕之事。

城关国保大队警察于10月26日到西果园看守所告知周巍已被非法批捕的消息,后在11月8日到西果园看守所提审周巍。周巍因血压过高,西果园看守所在12月5日星期一将周巍送到兰州新桥监狱医治。

城关区国保大队11月15日将构陷杨学贵、周巍的卷宗移交到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11月30日将构陷李福斌、郑恕、方剑平的卷宗移交到城关区检察院。主办检察官都是娟。

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
主办检察员许娟0931-823621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2/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8817.html#16121204528-1

2016-10-19: 甘肃省兰州市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非法批捕 周巍、杨学贵被构陷到检察院

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郑恕、方剑平,在10月9日,被城关检察院非法批捕,构陷案卷已退回国保大队,要求补充侦查相关证据,补充侦查期限两个月。

兰州法轮功学员周巍、杨学贵的构陷案在10月14日城关国保大队将案卷递交城关区检察院,检察院正在审查是否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9/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6499.html#161018224849-1

2016-10-07:曾陷冤狱逾十年 兰州方剑平又遭绑架

兰州法轮功学员方剑平女士,五十四岁,原兰州民百集团职工。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警察绑架、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八年。陷冤狱逾十年的她,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再次被城关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

方剑平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大规模迫害后,方剑平被非法开除工作,一次又一次被绑架,被开除工作,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关洗脑班,遭毒打、吊铐、凌辱;被剥夺睡眠、上厕所的权利;还被迫离婚、孩子被剥夺上大学的权利……

一次又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方剑平与同修在中心广场炼功,被警察绑架到兰州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方剑平与同修一起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鸣冤,在信访办被警察绑架,后通知单位来人把她们劫持回兰州,关入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半月,单位接她们时一切费用由她们支付。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天夜里十二点左右,七、八个警察突然闯进方剑平家,将方剑平绑架到贡元巷派出所,几个警察轮番审讯,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又把方剑平劫持到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七天。

方剑平从拘留所出来后,又被单位兰州民百集团非法开除。从此方剑平失去工作,没了生活来源,就靠丈夫一人承担。警察还时常来家骚扰,有时深夜还要来骚扰,为了不给家人带来痛苦,方剑平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方剑平和同修再次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列车到陇西车站时,她们被一帮警察拉下车,劫持到陇西车站戒毒所。第二天被关入桃树坪拘留所,她们绝食抗议几天,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晚,方剑平和同修去贴真相材料,被绑架到兰州城关分局一天一夜,又被关押到兰州城关看守所。一到看守所,警察就强迫方剑平做苦工,方剑平绝食抗议,警察指示犯人强行灌食,把方剑平按在床上,有骑在方剑平身上的,有的压胳膊,有的压腿的,用脚踏的,捏住鼻子,用筷子,铁勺撬嘴,强行灌食,几近窒息。

非法劳教两年 两关洗脑班

两个月后,方剑平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她被逼每天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晚上被逼背监规,她不背就一直罚站到早晨,狱警教唆犯人不许方剑平合眼,一合眼就又打又骂。

一次,方剑平和同修说了句话,犯人上来就拳打、脚踢、扇耳光。

一次,狱警指使犯人把方剑平的双手用手铐铐到办公室的窗户上吊起来,双脚离地,并指使犯人站到方剑平前面读诽谤大法的书,不准闭眼,一闭眼犯人就拉手铐,令她钻心得疼。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非法劳教两年期满,方剑平拒绝写所谓的“三书”,被贡元巷派出所警察直接从劳教所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洗脑班恶徒祁瑞军、剡永生等将方剑平关进黑屋子禁闭室进行折磨、“转化”。禁闭室常年不见阳光,没有暖气,阴冷、潮湿、不通风。方剑平被长时间吊铐、背铐,除三顿饭、晚上及上一次厕所,其它时间一直被铐着。长达十几天的吊铐,使她的手脚都浮肿,手不能拿东西,脚不能正常走动。

二零零四年,方剑平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同样被关到禁闭室,长达四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方剑平被铁路新村的几个警察绑架,警察又将方剑平交到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二十六处的警察非法将方剑平双手、双脚铐在铁凳子上,不能动,警察还把凳子来回活动,一活动象把人分开式的,特别的痛苦,摧残迫害一天一夜。后又被关押到桃树坪拘留半月。之后又被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关禁闭室。

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方剑平给洗脑班头目祁瑞军讲真相,劝告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祁瑞军不但不听,还把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警察魏东等叫来,把方剑平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酷刑折磨一天一夜,拳打脚踢,双手,双脚铐在老虎凳上。到第二天下午六点左右,绑架到兰州第一看守所迫害。方剑平绝食抗议,警察利用犯人强制灌食,摧残,折磨一年多。

兰州城关法院非法判方剑平八年冤狱,二零零七年初,方剑平被非法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关押。八年中,方剑平受尽折磨和欺辱:每天被逼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逼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如不写就遭毒打,狱警教唆犯人打骂、欺辱法轮功学员,往脸上又打又吐;不许喝水,不准上厕所,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

家人受株连 夫妻被迫离婚

残酷的迫害,导致方剑平的丈夫到监狱强行与方剑平离婚,使方剑平的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方剑平的儿子上大学须派出所盖章,但警察不给盖章,结果孩子大学没上成。只为做一个按“真善忍”的好人,中共将方剑平迫害的失去家庭,失去工作,失去人身自由。

方剑平八年冤狱回家没多久,如今再遭绑架,家中年迈的婆婆、幼小的孙子又失照顾。儿子的担心更是难以言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7/曾陷冤狱逾十年--兰州方剑平又遭绑架-335988.html

2016-09-22: 兰州李福斌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兰州法轮功学员李福斌与妻子被城关国保大队队长陈志凯带人在家里绑架,警察拉走家中很多私人财物,连李福斌家中的电动车也被拉走。法轮功学员方剑平同一天被绑架。

之后三人被带至兰州市城关区铁路西村派出所非法审讯,一人一间房,坐老虎凳。李福斌的妻子两个手腕都被铐肿了。

九月五日,李福斌的妻子和方剑平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李福斌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

李福斌的妻子到看守所后,因高血压病发作,被送往兰州康泰医院,现仍在医院,国保大队不让见人。

李福斌的家人对李福斌夫妻的身体非常担忧,焦急的盼望自己的家人能早日回家。希望有正义律师能够为李福斌夫妻提供法律帮助,能够让李福斌夫妻平安回家。

兰州法轮功学员杨学贵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周巍九月十九日早晨六点三十五分与妻子一起被绑架。

九月十一日,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八里窑法轮功学员金菊霞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兰州市公安局26处警察绑架。

同一天早上八点多,兰州市公安局在绑架王庆年未遂后,安排警察在王家蹲坑,结果绑架了上门的六旬法轮功学员周月莲。周月莲被绑架后,先被非法关押在西固区寺儿沟拘留所,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戒毒所。王庆年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2/兰州李福斌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335372.html

2016-09-15: 兰州法轮功学员方剑萍被绑架

2016年9月5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轮功学员方剑萍被绑架,估计是在张贴真相展板过程中被跟踪。现不知被劫持在哪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5/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4766.html

2009-06-22:兰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综述
……
三、至二零零九年六月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监狱的城关区部份大法学员
……
9,方剑萍,女,五十多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依法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兰州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于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七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二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方剑平又直接被从劳教所送进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洗脑班剡永生为首的邪恶坏人关进“黑房子”进行残酷的折磨,强迫“ 转化”。

二零零四年十月,被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被吊铐。二零零六年六月,在善意的向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讲真相时,被恶人祁瑞军伙同市局26处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一监区遭受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200.html

2008-09-24: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 校”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地方(下称“龚家湾洗脑班”),对外的幌子是: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早期称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 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是黑社会私设的刑 堂。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置法律道德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七年多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以祁瑞军(邪党书记)为首,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等为头目,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由于恶徒对外封锁消息,以下曝光的罪恶也仅是冰山一角。

一、邪恶迫害手段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从精神、经济及肉体迫害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 精神迫害:洗脑班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陪教”人员24小时监视陪伴,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制造 压抑恐怖气氛。“帮教”干部、保安、“陪教”因其所谓的“工作”性质的阴暗性,从来不为社会创造任何财富,常年无所事事,经常白天黑夜大呼小叫的以打扑克 打发日子,甚至用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来取乐,夜间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洗脑班对于坚定不“转化”者,不准家属探视,甚至610国安队和公安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这里后,连家属都不通知。洗脑班恶徒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或说教,不许睡觉,轮番轰炸。

2、 经济迫害:实行连坐制,有单位的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中扣除(包括陪教人员的生活费,每天每人50员)这样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每月就要承担3000以上甚至五 六千元的经济负担,没有工作单位的则有恶警用抄家、索要或威胁家属的卑鄙手段获取钱财。更有甚者强行从家属工资中扣除。

3、酷刑迫害:洗 脑班恶徒用辱骂、殴打、野蛮灌食、绳绑、背铐、吊铐、不给水喝、不许睡觉、不让大小便、关地下室等手段,七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迫害 的达三百多人。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吊铐在单人床、高低床床头或禁闭室、地下室铁门上,三、四天后手脚、小腿、大腿开始浮肿,有的全身浮肿,手腕铐烂流血, 手脚胳膊腿伤残,人精神恍惚,身体虚垮。很多女法轮功学员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持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中共邪恶之徒真的丧尽天良毫无 人性。

二、部份被迫害案例
……
6)方剑平,46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于2001年5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2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 ”,2003年5月2日,方剑平又直接被从劳教所送进龚家湾洗脑班迫害。2003年11月被洗脑班剡永生为首的邪恶坏人关进“黑房子”进行残酷的折磨,强迫“转化”。
……
以上仅是部份迫害案例,希望知情者和有正义的善良人提供更多的详实材料。

三、勒索、“贩卖”法轮功学员

中共恶党从上到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腐败霉烂。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敲诈勒索,大发横财。凡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每月给洗脑班三千元的“转化”管理费,洗脑班派专人催要这笔赃款。邪党人员酷刑威逼“转化”,赚所谓的“转化奖励费”。洗脑班每 “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奖5000-10000元。

洗脑班虚报陪员名册,冒领工资。有陪员领工资时,偶然发现工资名册上竟然有离开一年多陪员的名字。洗脑班人员私收现金,中饱私囊。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属为使亲人少受痛苦,不得不违心的给恶徒祁瑞军送钱,如张涛的哥私下给祁七至八千元,女法轮功学员王水利、徐某的家人也给祁七至八千;2007年芦的家人给1600元;2008年侯的家人两次给4000元。这是现在暂时知道的,不知道的不知还有多少。

历史上黑人曾被利欲熏心者当作奴隶贩卖赚钱,人们绝想不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恶徒,在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属搜刮不上钱财后,就将法轮功学员高价“卖”给劳教所。2006年5月中旬,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董国红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出价2万元并盖有该所印章的“红头手续”就在祁瑞军的文件夹里。同年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李玉霞、刘秀萍“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将罗永德、包剑锋“卖”给平安台劳教所。 2008年,又将女法轮功学员吴胜和“卖”给了山崖劳教所。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成立以来,最少也向劳教所“贩卖”了20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5.html

2007-06-16: 甘肃省兰州大法弟子马筠在兰州女子监狱继续受到迫害

2006年兰州地区的邪恶610及法院非法审判马筠,方建萍,未周香(刑期网上已登载)。今年四月相继转入兰州女子监狱后,马筠被无理关入禁闭室迫害。据我们了解到。马筠否定邪恶的迫害,拒绝穿囚服,不报号继续受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6/156992.html

2007-03-01: 甘肃兰州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兰州大法弟子马筠被兰州法院非法判十年,魏周香被非法判十年,方剑平被非法判八年,现被非法关押于兰州第一看守所,年后可能被转往甘肃女子监狱,详情望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75.html

2006-11-23: 兰州大法弟子马筠、方剑平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
夏天被绑架的兰州大法弟子马筠、方剑平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3/143040.html

2006-06-27: 兰州大法弟子方剑平、马筠等在看守所被残酷迫害

2006年2月24日下午,兰州大法弟子方剑平、马筠、魏周香约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首祁瑞军再一次给他讲真相,祁不但不听,见到真相资料后,拿出电话就打,没几分钟兰州市国安二十六处恶警魏东等人就来了。她们三人是4月25日晚上被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兰州市女子监狱过去一站)。

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她们三人互相见不到面。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只有她们三个大法弟子。各自的房间每天都锁着。主管队长田某邪恶至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72.html

2006-03-06: 兰州市大法弟子七人被邪恶之徒绑架

兰州市大法弟子马筠,方剑平,魏舟祥(音)等七人在马筠家被绑架,同时被非法掠夺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等财物。事后,610头目、道教协会头目兼书记招集各社区领导布署任务,以后各社区如发现大法弟子聚集,必追究各社区领导的责任(罚奖金等)。

魏舟祥(音)、女、三十多岁、大学毕业,曾在龚家湾洗脑班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182.html

2006-02-28: 兰州市马筠、方俭平等几位大法弟子于2006年2月24日失踪至今。24日下午,她们去向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恶人祁瑞军讲真相,劝其停止行恶,一去就与外界失去任何联系,至今未归,推测可能被祁瑞军设计圈套陷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8/121789.html

2005-10-02: 曝光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罪恶黑幕

劳教期满再劫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大法弟子方剑平,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先被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2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2003年5月2日,又送進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111615.html

2004-12-09: 甘肃兰州市“610办公室”对洗脑班有转化指标,年底经济效益和转化指标挂钩,龚家湾洗脑班恶警们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完全丧失了人性,采取卑劣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人的折磨。兰州市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方剑平,46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于2001年5月被抓,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2年,由于拒绝写“三书”,2003年5月2日,又直接从劳教所送入龚家湾洗脑班迫害。2003年11月被洗脑班剡永生为首的邪恶坏人关入“黑房子”進行残酷的折磨,强迫洗脑。

2003-11-25: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自2003年7月20日剡永生上任后,撕下伪善的面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体罚折磨。

首先是关禁闭,它们不许大法学员睡觉,晚上每隔2、3个小时换一波人来跟大法学员谈话,使大法学员无法休息,邪恶之徒看这样“转化”太慢又影响自己睡觉,就干脆给大法学员戴上手铐,锁在禁闭室的铁门上,有的大法学员两只手都被铐上。期间有的大法学员大声与其理论,恶徒们就把大法学员转入地下室背铐,有的大法学员被铐得全身浮肿,大小便失禁,手腕伤痕累累。有个女学员名叫韩中翠,是被迫害最严重的,2003年9月中旬她被第二次绑架后,直接被关禁闭室,一星期后被背出来时,手脚已经不能动,裤子里都是粪便,大约缓了10天之后,又被关入地下室背铐,抬出来时已是奄奄一息,稍有缓解,又第三次被关入禁闭室,至今生命垂危。还有魏周香,刘婉秋等人也反复多次被铐禁闭室。

恶徒们把大法学员关入禁闭室或地下室,進行长时间地体罚,折磨,一次性吊铐,或长达13、14、15天之久,或长达7,8天之久,实在惨无人道。

曾被非法关禁闭以及吊铐的大法学员名单如下:任淑珍(15天),刘婉秋(14天),张振民(13天),方建萍(8天),张华,张桂英,张春泰,王玉清,丁映琪(甘肃省三任政协委员),魏周香,王晓静,肖红梅,曹丹桂,董秀兰,毛亚萍,董国红,方曙光,候艳清,赵颖哲,姚天荣,陈多举等。

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歹徒有:韵玉成,剡永生,赵健,杨玉林,常炳克,其中以剡永生,赵健,常炳克表现最为凶狠,它们对大法弟子直接实施暴力,

其它参与者有:祁瑞军,张志刚,崔黎东,李浩,李继宏等。

2003-07-15: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名单如下,前面为大法弟子,后面括号内为陪教人员:方剑平(朱燕玲).

2001-07-05: 兰州女弟子方剑萍、赵玉英于4月30日夜在外张贴不干胶大法标语时被捕,被非法关押在大砂坪看守所。7月2日被非法处以二年劳教,送往平安台劳教所。

兰州 开发区 甘肃省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8-10-11: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882505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钟智录 0931-8960577 1389323080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 :万治贵 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 委:王禄维
梁仪坚: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刘琰 副局长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甘肃女子监狱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 电话:0931-8333610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邮编73004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 朱鸿 13919121959、0931-8331600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邪科:
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0931-8331639
科长:孙立伟, 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狱警: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魏莹、曹一微、肖艳、张梅等

2018-06-24: 甘肃女子监狱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 电话:0931-8333610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邮编73004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 朱鸿13919121959、0931-8331600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一监区长:张万里
二监区民警:刘春丽
四监区长:刘莹
监狱心理辅导中心:周远萍 肖艳

邪教科:
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0931-8331639
科长:孙立伟, 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狱警: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魏莹、曹一微、肖艳、张梅等
2014年之前甘肃女监人员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5-13: 兰州大法弟子方剑萍、赵玉英因坚修大法,被所在单位兰州民百公司非法除名(明慧网已有报导)。4月30日她俩为庆祝师父传法9周年出外发放真相资料时失踪。

2004-12-20: 方剑平,46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于2001年5月被抓,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2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2003年5月2日,方剑平又直接被从劳教所送進龚家湾洗脑班迫害。2003年11月被洗脑班剡永生为首的邪恶坏人关進“黑房子”進行残酷的折磨,强迫转化。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