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外区(含太平区) >> 于冠云, 男, 61

于冠云
于振翼(左)、于振雄(右)兄弟和父亲于冠云(中)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太平区
有关恶人: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医院
个人近况: 2003年1月12日 迫害致死 (2003-11-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1-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28
案例分类: 劳教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于振雄 于振翼
夫妻/父母: 于冠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9-24:   我的父亲和兄长都死于中共迫害(图)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于振翼1999 年9月19日被中共公安人员非法抓捕关押,2001年9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当时身体已经被迫害的严重,2002年 4月初被送往哈尔滨第三监狱;2002年4月25日被家人从万家劳教所医院送往医大二院抢救,经医院检查发现大脑经受过猛烈击打,内伤严重,于2002年 5月14日去世。其父亲于冠云于2002年7月被非法拘捕、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1月11日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迫害致死。弟弟于振雄流离失所已经五年。

下面是于振雄叙述当时他所经历的一些情况。

1999 年9月19日,中共警察带走了哥哥(于振翼),借口是印刷法轮大法书籍。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的父亲一直奔波往返于公安局与检察院之间。当时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哥被稀里糊涂的关在哈尔滨市南岗看守所里面。其中,我接触过的负责我哥哥案件的警察与检察官有很多。我大哥的案件在一个叫郭敦臣的警察手里积压的时间最长,父亲多次与郭敦臣见面交涉询问大哥的案情进展如何,可是每次都无法得到明确的答复。就这样,大哥被一直关在看守所里面,案件的处理也一直在检察院和市公安局之间踢皮球。

在这段日子里,父亲曾多次向检察院负责大哥案件的“李晓菊”(检察官)询问大哥案件的进展情况,而得到的答复也还是一些诸如按规定之类的推托之词,有的时候甚至干脆就找不到人。在这期间,我用在检察院门口的内线电话与李晓菊有过一次对话,我烦请她加快办理的速度,因为大哥已经在看守所中不明不白的被关了两三年。可是李晓菊跟我说的是:她要按照规定来办理。就这样大哥的案件进展再次被搁置。

在这期间,大哥因长时间关押于牢房之中,身体状况很糟糕,只好调到高间牢房。可是这所谓的“高间牢房”无非就是人数少一点,在吃饭的时候能吃到一点儿大米饭而已。家属每个月要交给看守所700元的“高间费”。就这样,父亲一直给大哥存了两年多的高间费,就是为了让大哥少遭点罪。在这期间,还有很多和大哥一起修炼的同修也去存过钱。每次我和父亲去探视大哥还要交 100元钱的“见面费”。

每次看到大哥的时候,大哥都表现出如泰山般坚定的意志:要坚持修炼下去。

直到2002年初,也就是大哥被警察带走的二年多之后,大哥才被以所谓的“非法经营”罪名判处有期徒刑4年,投送至黑龙江北安的监狱。时隔不久,父亲接到消息说大哥被退回了哈尔滨市南岗看守所,原因是在入狱体检的时候发现了肺结核。身体虚弱的大哥继续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看守所牢房里。

2002年 4月初的一天,父亲收到从看守所里面释放出来的大哥的狱友捎来的信息:“大哥已经出现神志不清的状态了!”我得知后赶到南岗看守所找到了负责大哥案件的警察“马福山”(他当时是看守所的副所长之一)。我向他说明了大哥的情况让他赶快批准保外就医。这身为负责人的副所长对于我大哥当时的情况竟然一无所知,而且也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最后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才答应如果确有其事,会转入监狱系统的医院治疗。

之后大概两三天,我和父亲接到通知,我大哥被转入了哈尔滨市第三监狱,并说我大哥拒绝用药请家属配合。次日,我和父亲及一位朋友到了哈尔滨市第三监狱,通过了不知道多少道铁门才到了监狱里面的所谓医院。见到大哥的时候他已经是形销骨立!大哥因为长时间不能学法炼功,又一直处身于环境恶劣的牢房之中神情极为恍惚。我劝大哥不要拒绝用药,并且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给你用了药师父也不会怪你,因为这不是你要用的不是你求的。大哥情绪稳定了下来,我们这才稍稍放下点心。

我们回到家只隔了一天,在晚上九点半的时候突然接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电话,对方说我大哥不行了,赶紧来看最后一眼,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大哥又被从哈尔滨市第三监狱转到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我说前天刚看过人还正常,怎么现在会不行了呢?我和父亲坐着监狱出的车到了万家劳教所,再次通过了层层铁门,上了劳教所医院的三楼,跟着警察的指引看到大哥躺在一张带轮子的床上,大哥在粗重的喘息,喉咙里面积满了痰液,前下门牙有一颗,被用外力弄断、只靠一点肉连在牙床上面,大哥已没有任何神志。我无心与眼前的警察理论为何如此,我让他们赶紧申请保外就医。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批下来允许保外就医。当时已经是午夜了,大哥被送到哈尔滨市医大二院,经检查发现大脑经受过猛烈击打,身体大部份有严重内伤,双肺结核并穿孔,医院拒绝治疗。

大哥在医院期间始终有两个警察看守在病房外。因为不是专门的传染病院,医院要求我给大哥转院。我去找警察,警察却说他们不管,后来大哥的床被放在了医院的走廊里面。在没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大哥逐渐恢复了神志,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力量。大哥跟我说他在监狱的时候被注射了自来水,和他一起被注射的还有大概五六个人!

在大哥住院期间,我一直往返于医院、看守所和检察院之间办理监外执行的手续。当时马上就要到五一长假的时间了,检察院的人不愿意管这事,竟然说死了拉倒。后来看守所的两个所长怕我大哥死在他们自己手里要承担责任,所以极力的和我们一起跟检察院的人求情,这才办妥监外执行的手续。

大哥终于回到了家里,我以为这次万事大吉了,只等大哥体力恢复正常就好了。可是大哥的神志总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得知消息的大法弟子们都前来看望大哥,但是大家进入我的家门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邪恶力量,不寒而栗。在那段时间里我知道大哥一定是在竭尽全力地与邪恶势力抗衡着,大哥说过一句话:“难道真的要把肉身扔在这里吗?”在这期间,有一位大法弟子总是来陪着大哥。2002年5月14日大哥闭上了眼睛,走了。

大哥去世之后不到三个月,父亲也因为在街上粘贴真相标语被哈东站站治安大队绑架。他们把父亲胁迫到我家楼下,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也没有父亲一同跟随的情况下,拿着钥匙开门闯入了我家,抢走了所有有关大法的书籍、照片、录像带和经文,还偷走了父亲装在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的现金两千元。

父亲被关在了哈尔滨市太平分局看守所里面。当时,由一个分局国家安全保卫科的,名叫“穆擅峰”的警察主管父亲的案件,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向上报了3年劳动教养。在父亲被投送劳教所之前我去分局看父亲,他们把父亲从看守所里面提出来还给父亲戴着手铐。当时我看见父亲的手腕都被手铐卡的吐露皮了,我说:“能不能把手铐拿下来?”当时一个名叫“乔海波” 警察说什么也不让。其实这些警察都知道法轮功修炼者的品行是什么样的,可是面对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这个警察还是要这样做!

时隔几天之后,父亲被投送到了哈尔滨长林子劳教,太平分局主管这个案件的穆擅峰也没有通知我。后来,我通过其它渠道得知,父亲被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第一大队。在每个探视日,我都会去探视父亲。但是,到劳教所的时候,每次警察都拿出一个本子,上面有两道选择题都是骂大法师父和大法的,上面有“是和否”的选项,选择了“是”的选项就可以进入探视区域;反之就只能放下送给亲人的食物与衣服回去。我非常想看看父亲,但是我知道无论如何那个选择题也不能选择“是” 的选项,所以每次也都只能放下送去的物品,然后返回。后来通过一些其他的信息我才知道每次送去的吃的、衣服和钱,警察都没有转交到父亲的手里。我觉的警察的做法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半年之后,2003年一月初的时候我往长林子劳教所打电话询问父亲的情况。父亲所关押的一大队大队长“李金华”接了电话说:“你爸已经不在我这里了,你爸因为心脏病转到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医院了。”得此消息我于次日赶到万家劳教所的医院。我想大哥就是在这个地方受迫害的,如今父亲也被关到了这里来,担心会发生什么?!

上楼之后,我看到的父亲形同一具骷髅,上面包着一层皮,只穿着背心和衬裤站在铁栏杆后面,衬裤的松紧带都无法卡住腰一个劲儿的往下掉。当时和父亲说了什么记不清楚了,只记得父亲说里面戴牌的犯人不让他喝水;还有就是让我给他送点葡萄干来。

离开万家劳教所之后,我就想办法给父亲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可是时隔没几天,也就是2003年1月10日晚上我接到了李金华的电话说:我父亲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让我明天早上赶快去劳教所探视。放下电话后,我想明天是周六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这些邪恶的警察是绝对不会牺牲休息日来为我办事的。

2003年1月11日早晨,李金华及另外两个长林子劳教所的警察(其中一个年轻的姓“强”)开着警车接我去万家劳教所。车开到一个路口的时候停下来准备接他们一起的同事上班。这时候李金华问我:

李: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
我:没有。
李:那其他亲戚呢?比如叔叔大爷舅舅之类的还有吗?
我:没有。
李:那你还有什么朋友吗?
我:没有。
李:我告诉你啊,你父亲已经去世了!你赶紧给我痛快点把人给我火化了,别给我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别有啥想法!(面目极其狰狞)
我: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让我来干什么?
李:咋地?你还有啥想法啊?
我:让我下车打个电话好吧?
李:给谁打?不行!
我:给朋友。
李:你不是说没有朋友了吗?谁呀,在哪?
我: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来帮我处理一下这事情。
李:不行!完事之后你才能打电话!

在对话过程中我有两次试图下车,可是都被那个姓强的小警察给拦住了,并且第二次阻拦的时候对我使用了野蛮的手段!我想如此情景我若随他们去监狱势必凶多吉少!而我的父亲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又无声无息的被他们把证据毁灭。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由于自幼习武,当时情绪激动,于是用常人的手段制伏三个恶警其中的两个,然后才得以下车脱身。

在父亲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托关系有两次接触到了父亲。父亲不愿影响我,所以见面的时候也不对我说劳教所里面的情况。父亲遭受很多的迫害,我也不知道,但是根据父亲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临终前几天对我所说的戴牌的犯人(高恩贵)不让他喝水吃东西来分析父亲最后可能是被饿死的!

父亲99年年底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7月再次去天安门和平请愿时,被警察绑架并关押50多天,家中被多次查抄。父亲被迫害致死时年61岁。

因为在我父亲被中共迫害致死之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所长石昌敬还在四处打听我的下落。在这五年之中,我一直漂泊在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72.html

2007-06-10:回忆老年同修于冠云
看光碟《哈尔滨真相》,在哈市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名单中我看到了“于冠云”的名字。思绪一下回到了五年前,忆起在长林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与他相处的日子。

于老是在粘贴真相传单时被邪恶绑架的。当时他正往一水泥柱上贴传单被便衣发现,便衣掏出手机报告,于老没动,默默的发正念,便衣摁了几下,忽然说:你走吧。

于老转身便走了。于老回家又取了一些真相传单,返回先前被叫住的地方,突然那个便衣又冲了出来。于老被绑架了。这一年,他六十二岁。后来他说:自己出现了欢喜心,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于老的身世很坎坷,由于所谓的成份不好,在文革时曾流离失所,在外乞讨;老伴数年前精神失常走失,一去不归。两个儿子都得法。大儿子开了一家“得法书店”经营大法书籍,邪恶江罗集团迫害大法之初即被抓捕关押,受尽折磨,放回时已瘫痪,难以自理,不久含冤而逝;二儿子在于老被非法劳教期间曾去探望过,但劳教所因他也修大法不允许他进入监区里面和父亲见面,只能把带去的东西放在门口,由狱警代为转送——父子根本无法相见。

于老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中旬被投入所谓的严管队——五大队。在那里他遭受非人折磨:长时间蹲或站;在烈日暴晒下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许动;被恶警操纵的恶徒用鞋底狠击后颈等等酷刑,真不知道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是怎样承受过来的。

于老的文笔很好,发表过小说。他说:自己本打算靠写小说生活。得法后知道大法的珍贵,全身心投入到修炼当中。作为一位经历了太多的“政治运动”的知识份子,于老早就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成度。他笑着对我说:“《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说自己是一个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幽灵能是好东西吗?”

于老进劳教所不久,全身就长满了疥疮,双手肿胀的几乎变了形。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的一天晚上,他突然发高烧,值班狱警不顾于老的反对,强行把他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二零零三年元旦后,一大队某位领导和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说:前两天我去万家医院,老于头看见我要跟我回来,我哪敢叫他回来呀——法轮功(学员)除非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就在该领导说完不几天的一个下午,普教犯人杨涛叫我,让我把于老的衣物收拾一下,因为于老的一些东西寄放在我这儿。我问:于老咋样了?杨涛说死了。所有的同修都感到意外,明明前几天于老还要求回队里,怎么突然间死了?一位哈市同修提醒我,把于老的相片收好,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把于老的相片收了起来。后来托家人把照片带出去,谁知家人不理解,把照片悄悄烧了。

同修们对于老的死因并没有想太多,当时我也只是认为于老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夺去人身的。在邪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曝光以后,我想到了于老的猝然离去,莫非他是被活摘了器官而遭谋杀灭迹的?

于老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年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于老以及无数不明不白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他们的死因将被彻底查清,而那些谋杀者们终将得到天理与法律的严惩。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于老曾和我约好的一件事——于老家中有很多藏书,他说:等我们出去后,你到我家,我把这些藏书都送给你。言犹在耳,物在人亡,我和于老的相约将永远是一段苍凉的回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0/156620.html
**********************************
于冠云(Yu, Guanyun),男,61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于冠云于2003年1月12日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医院迫害致死;其长子法轮功学员于振翼已于去年6月14日惨死于同家医院。目前,于冠云次子于振雄被当局搜捕,被迫流离失所。

据了解,于冠云是原哈尔滨市太平区法轮功辅导员。他因99年年底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7月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并关押50多天,家中被多次查抄。2002年7月于冠云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哈尔滨火车站治安大队绑架,被判劳教三年,关押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2003年1月12日,传出于冠云死在哈尔滨万家医院的消息。死因详情正在调查中。

于冠云的长子于振翼半年前也被万家医院迫害致死。28岁的于振翼2001年9月被非法判刑四年,2002年4月25日被哈尔滨第三监狱送入哈尔滨万家医院。于振翼在万家医院仅半天,就被折磨致四肢抽搐,神智不清,当天被转至医大二院,经检查发现其大脑经受过猛烈击打,身体大部分有严重内伤,医院拒绝治疗。于振翼于2002年6月14日死亡。

于冠云被迫害致死后,警察还试图抓获其次子于振雄,致使于振雄被迫流离失所。

哈尔滨 道外区(含太平区)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7-23: 道外区法院法官 王婷婷(主要责任人)0451-58679309
道外区检察院公诉人 陈兵 13654665065
道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办案警察胡亮 15004611755
哈尔滨市道外区黎华派出所
副所长:张新洲(主要责任人)13945662272 、张健恩15636180788
赵玉双(跟从)13704512071

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直路695号 邮编:150056
办公室电话:座机(0451—87070000)
法院院长 王葳 (女)87070008
副院长 尚曦明87073006 郑兰滨 87073005 秦晓斌 87816001 马功辉 87073003
党组成员 执行局局长巩东梅58925219
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林道伟 87073020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潘革 87073015
政治部主任 宋晓光 87073017
信访办 杨晓娟 87073013 曹立明 87073073
审委办 满朝莉 87073089 郭秀娟 87073067 刘伟 87073067
机关党委 李鹏 87073086 鲍玮87073087
副调研员 吕淳 87073004
政治处 郭翠兰 87073010 赵斌 8707301
研究室 温宏 87073011 王立波 87073011 庄元 87073011
刑庭:
庭长:毕彦禄:87073045 13936691230(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刑庭副庭长:宋雪梅87073048
陈丰彦:87073047 13936450678
孔令红:87073046 15546171848(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李小京:87073029 13845118801
孔令江;87073029 13359510051
何静波:87073050 13654685277(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耿建国:87073029 15004689906
于 强:87073049 1393633736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黑龙江省长林子劳教所的残暴及万家劳教所医院的毒针
下面是我在长林子劳教所和在万家劳教所医院住院期间亲眼见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公布于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7/72545.html

父子半年内双双惨死于哈市万家医院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29/4355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