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义县 >> 崔景勇(崔井永,崔景庸,崔井拥,崔景镛), 男, 6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24
家庭成员: 儿女: 崔智慧(魏书文小儿子)
夫妻/父母: 崔景勇(崔井永,崔景庸,崔井拥,崔景镛) 魏书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30: 辽宁义县城关乡农民崔井庸遭经济迫害

辽宁义县城关满族乡农民、法轮功学员崔井庸于2017年6月16日去信用社取每月九十五元钱的低保钱。信用社的人员说卡上没有钱。崔井庸就去问村干部,村干部和城关乡里的人员联系,乡里人员说:服刑期间不给钱 (崔井庸因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被非法判刑关押),以后才给。崔井庸说:你们违法。乡里人员说:你愿上哪儿告都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0/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53176.html#17829225313-1

2017-02-25:辽宁锦州崔景镛结束非法关押,已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5/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43285.html

2015-11-03:母亲被害死、父亲陷冤狱 儿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崔智慧、周丽一家向最高人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导致母亲魏书文被迫害致死,父亲被判冤狱六年,给自己一家人心灵上造成的巨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亲自发起、控制、实施了对法轮功的“文革式”的迫害,肆意践踏法律与人性,败坏政府与社会。一九九九年六月,江泽民下令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执行机构,简称“610办公室”。江泽民通过“610”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为了达到危害社会的目的,江泽民采用层层捆绑、家家株连的办法,将迫害法轮功的责任落实到每一层政府机构、每一个企事业单位乃至家庭,绑架全社会参与迫害法轮功。

崔智慧在控告状中写到:“十六年来,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修炼者被诋毁名誉、非法抓捕、强制洗脑、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精神药物摧残、强奸、迫害致死乃至被活摘器官。我母亲魏书文被迫害致死,父亲崔景庸被冤判六年牢狱,至今还在监狱遭受迫害。所以,我崔智慧和妻子周丽一家人控告江泽民,将它绳之以法,立即停止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父亲!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

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操控国家机器,让传播事实真相的舆论工具宣传其善恶正邪颠倒、真假是非混淆的信息;利用本该维护社会公正的司法工具对无辜者进行抓捕、关押、判刑、酷刑折磨;利用本该救死扶伤的医院进行活摘人体器官;使所有用来保护民众合法权益的国家机器都沦为剥夺民众合法权益的工具。江泽民所为严重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五条及《刑法》第十五条、二百四十六条、二百五十一条,也严重摧毁了人类的道德良知底线。

下面是崔智慧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一、母亲魏书文被迫害致死

我六十四岁的母亲魏书文,经历了十多年的邪恶迫害之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她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致生命垂危。

修炼法轮功 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修炼法轮功之前,母亲患胃疼病、恶心、顽固性尿道炎、眩晕症、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因家庭生活困难,又供三个孩子上学,没钱医治,身体非常虚弱,生活的十分痛苦。

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母亲身心受益。先是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缠身多年的多种疾病竟不翼而飞,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于是,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之后就是心灵的净化,生活的充实,修炼使母亲真正懂得了人生的含义,那就是要返本归真,明白了人活着就是要时时处处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为此,在日常生活中,她严格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受到了人们的称赞。

在北京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母亲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前打条幅,喊“法轮大法好!”,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进北京女子劳教所。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警察对母亲强行进行洗脑转化,非人的折磨:在精神上摧残,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包夹围攻;在肉体上折磨,长时间一种姿式罚站不让坐、强制超时、超强度的体力奴役劳动等,完全没有人身自由。母亲被迫害的血糖升高,出现昏迷症状,被送医院抢救四十多天,没有通知家人,住院时给老人打了药名不详的针。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身体非常虚弱的母亲从劳教所回家。

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

母亲刚回到家的第四天(三月五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四名警察(姓名不详)便闯入家中,将母亲绑架到镇派出所。警察威胁、恐吓,写不炼功保证、强迫按手印,遭到拒绝。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又闯入母亲家中,将母亲再次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母亲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母亲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又受到恶警们的残酷的迫害,除包夹围攻、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外,强迫老人做一种为已故人用的一种葬墓用的工艺品,在加工这种工艺品过程中必须用一种挥发性强的、气味刺鼻的、熏眼睛、呛人的有毒的胶贴。六个月时,母亲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血糖高,昏迷,身体非常虚弱,生命处于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八个月时,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劳教所怕担责任,八个月时,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用监外执行的迫害方式,把老人直接送回来。当时母亲身体极度虚弱。

不断的威胁、恐吓、骚扰

母亲回家后,坚持修炼,身体又逐渐的好了起来。但义县公安分局的警察,并未因老人身体病重而停止迫害,他们多次闯入她家中进行威胁、恐吓、骚扰。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越发不好,记忆力减退,耳聋眼花,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份的一天,母亲出现昏迷休克状态,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把她用救护车送到了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母亲再次昏迷,经抢救渐渐脱离了危险。此时老人的脚趾和脚背出现了糖尿病的并发症黑肿,流脓血水,脚已经坏死。市附属医院专家、教授多次会诊,认为只有把脚锯掉,才能防止往身体上部蔓延,母亲没有同意就回家了。

她经过一段艰苦的修炼,脚逐渐有些好转,不流脓血了,并由黑变红,后来还能下地走路了。就在母亲坚持学大法,身体一度出现恢复状态时,警察们却加紧了对她的骚扰迫害,致使身体每况愈下,终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离开了人世。火化遗体时,看到她的脊梁骨、头颅骨及脊椎全是黑色的。

二、父亲崔景庸被判冤狱六年迫害。

我父亲崔景庸今年六十六岁。 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身患双侧股骨头坏死,走路困难。炼功后,他能自理了,人也精神了,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父亲四次被绑架。

第一次,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四警察又闯入父亲家中,将父亲绑架到镇派出所。强迫写不炼功保证、按手印,遭拒绝。

第二次,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再闯入父亲家中,将父亲再次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一天,之后被劫持锦州市劳教所监外执行一年

第三次,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三日,父亲被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第四次,于二零一二年七月,父亲被义县义州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被判冤狱六年,非法关押在沈阳市东陵区监狱,现仍在迫害中。他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同时,父母家被非法抄三次。

我亲眼见证了父母学大法后的身心变化,于二零零七年,我也炼了法轮功。后来看到父母因炼法轮被严重的迫害,我吓的不敢炼了。这都是江泽民迫害的结果。所以,我要控告迫害元凶首恶江泽民,把他绳之以法;为父母伸冤,讨回公道;立即无条件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父亲!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三、被控告人所犯罪行

被控告人江泽民所犯罪行如下:

1、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第三十五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第三十七条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第三十八条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三十九条,公民住宅不受侵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

2、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母亲被害死、父亲陷冤狱-儿子控告元凶江泽民-318541.html

2013-03-23: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崔景庸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东陵监狱二监区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法轮功学员崔景庸,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秘密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八监区非法关押。目前,崔景庸被转到该监狱二监区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2/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1236.html

2013-01-26: 沈阳东陵监狱摧残辽宁省内法轮功学员
义县法轮功学员崔景庸被秘密送往东陵监狱

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崔景庸,被秘密判了六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非法关押到沈阳市东陵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6/沈阳东陵监狱摧残辽宁省内法轮功学员-268233.html

2013-01-06: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崔景庸被非法判刑、关押到东陵监狱

近日, 辽宁省沈阳市东陵监狱给义县法轮功学员崔景庸的儿子打电话,让家人将崔景庸双股骨头坏死的病誌送去。家人这才得知,义县法院、锦州市看守所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将崔景庸秘密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听说是秘密判了六年。崔景庸的儿子计划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前往沈阳东陵监狱看望父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6/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7494.html

2012-10-12:锦州义县崔景庸遭荒唐起诉 法院秘密开庭

辽宁省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崔景庸崔景庸),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被辽宁锦州市“六一零”和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这是他第三次遭中共绑架迫害,他的妻子魏书文被中共当局两次劳教迫害,含冤离世。

九月十七日,崔景庸的家人,听说崔景庸被绑架案已转到义县检察院,前去询问案情。检察院于海州拒绝见崔景庸的家人,并说,只等把材料整理完之后,送给县法院,过几天之后,让他们法院去问。

十月九日,义县法院刑事一庭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绑架案受害人崔景庸。出庭的有:刑事一庭庭长王德久和法官聂力光、王明义,义县检察院检察官张志民、郭长志,义县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宁、副大队长刘海志、本队警察周化来、冯卫东、杨立学,以及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白宁 、李维山等四人。

非法庭审由刑事一庭法官聂力光主审,先由义县检察院检察官宣读颠倒黑白的所谓《辽宁省义县检察院起诉书》:“本院认为,被告人崔景庸制作法轮功宣传品、在网上传非法信息……”法官问法轮功学员崔景庸,“是否认罪?”崔景庸当庭回答:“我没错,我没罪。”

法官聂力光没有宣判判决的结果,宣布休庭,草草收场。

崔景庸老人与妻子魏书文都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之前,老人患双股骨头坏死,走路成“鸭子”型,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而妻子患胃疼病、恶心、顽固性尿道炎、眩晕症、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又供三个孩子上学,两位老人没钱医治,家庭生活困难。修炼法轮大法后,两位老人身心受益,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崔景庸不仅能直立正常行走,而且还跟正常人一样的干活;魏书文缠身多年的多种疾病竟不翼而飞。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魏书文老人与小儿子,为揭穿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谎言,澄清事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打条幅,喊“法轮大法 好!”,母子俩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对魏书文强行进行洗脑转化,非人的折磨:在精神上摧残,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包夹围攻;在肉体上折磨,长时间一种姿式罚站不让 坐、强制超时、超强度的体力奴役劳动等,完全没有人身自由。魏书文被迫害的血糖升高,出现昏迷症状,被送医院抢救四十多天,没有通知家人,住院时给老人打 了药名不详的针。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身体非常虚弱的魏书文和她的小儿子同时从劳教所回家。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恶警又闯入崔景庸家中,将二位老人又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崔景庸被锦州市劳教所监外执行劳教一年,妻子魏书文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劳教所,魏书文受到恶警们的残酷的迫害,除包夹围攻、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外,强迫老人做一种为已故人用的一种殡葬用的工艺品,在加工中必须用一种挥发性强的、气味刺鼻的、熏眼睛、呛人的有毒的胶,老人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生命垂危被送回家。

魏书文回家后,坚持修炼,身体又逐渐的好了起来。但义县公安局的警察,并未因老人身体病重而停止迫害,他们多次闯入她家中进行威胁、恐吓、骚扰,直到魏书文终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2/263922.html

2012-08-19: 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 辽宁义县崔井拥再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辽宁省义县城关乡关帝庙村六十五岁、男性、独居的法轮功学员崔井拥,竟被辽宁锦州市“六一零”和县“六一零”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抄家。之后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这是崔井拥老人第三次遭中共恶人绑架。

崔井拥老人的妻子魏书文曾遭到两次劳教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崔井拥夫妻都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法轮功之前,崔井拥老人患双股骨头坏死,走路成“鸭子”型,非常艰难。魏书文老人患胃疼病、恶心、顽固性尿道炎、眩晕症、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因家庭生活困难,又供三个孩子上学,两位老人没钱医治,丈夫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妻子也是身体非常虚弱,生活的十分痛苦。修炼法轮大法后,两位老人身心受益。先是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崔井拥不仅能直立正常行走,而且还跟正常人一样的干活;魏书文缠身多年的多种疾病竟不翼而飞。夫妻俩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于是,他们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之后就是心灵的净化,生活的充实,通过修炼真正懂得了人生的含义,那就是要返本归真,明白了人活着就是要时时处处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为此,在日常生活中,夫妻俩严格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受到了人们的称赞。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魏书文与小儿子,为揭穿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的谎言,澄清事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打条幅,喊“法轮大法好!”,母子俩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魏书文的大儿子到北京找了半个多月,没有任何消息,全家人心急如焚,直到两个月后,家里才接到通知:魏书文被关进北京女子劳教所,同时小儿子也在北京被非法劳教。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对魏书文强行进行洗脑转化,非人的折磨:在精神上摧残,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包夹围攻;在肉体上折磨,长时间一种姿式罚站不让坐、强制超时、超强度的体力奴役劳动等,完全没有人身自由。魏书文被迫害的血糖升高,出现昏迷症状,被送医院抢救四十多天,没有通知家人,住院时给老人打了药名不详的针。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身体非常虚弱的魏书文和她的小儿子同时从劳教所回家。在家的崔井拥此时也不断的遭到县公安分局的恶警们到家中的骚扰。

魏书文从北京女子劳教所刚回到家的第四天,义县义州镇派出所四名恶警(姓名不详)便闯入家中,将魏书文和她的丈夫崔井拥绑架到镇派出所。恶警威胁、恐吓二位老人写不炼功保证、强迫按手印,遭到拒绝。后来家里的大儿媳代写,才放二位老人回家。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义县义州镇派出所恶警又闯入魏书文家中,将二位老人又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魏书文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崔井拥被锦州市劳教所监外执行劳教一年。

魏书文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受到恶警们的残酷的迫害,除包夹围攻、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外,强迫老人做一种为已故人用的一种葬墓用的工艺品,在加工这种工艺品过程中必须用一种挥发性强的、气味刺鼻的、熏眼睛、呛人的有毒的胶。六个月时,老人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血糖高,昏迷,身体非常虚弱,生命处于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八个月时,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劳教所怕担责任,用监外执行的迫害方式,把老人直接送回来。当时老人身体极度虚弱。

魏书文回家后,坚持修炼,身体又逐渐的好了起来。但义县公安分局的警察,并未因老人身体病重而停止迫害,他们多次闯入她家中进行威胁、恐吓、骚扰。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越发不好,记忆力减退,耳聋眼花,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份的一天,魏书文出现昏迷休克状态,什么都不知道,孩子们把她用救护车送到了医院抢救。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魏书文老人再次昏迷,经抢救渐渐脱离了危险。此时老人的脚趾和脚背出现了糖尿病的并发症黑肿,流脓血水,脚已经坏死。市附属医院专家、教授多次会诊,认为只有把脚锯掉,才能防止往身体上部蔓延,魏书文没有同意就回家了。

她经过一段艰苦的修炼,脚逐渐有些好转,不流脓血了,并由黑变红,后来还能下地走路了。就在魏书文坚持学大法,身体一度出现恢复状态时,恶警们却加紧了对她的骚扰迫害,致使身体每况愈下,终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离开了人世。火化遗体时,看到她的脊梁骨、头颅骨及脊椎全是黑色的。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锦州市“六一零”和县“六一零”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闯入独居的崔井拥家中绑架、抄家。之后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这是崔井拥老人在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才两年,悲痛中遭到中共邪党连续的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6/妻子被迫害含冤离世-辽宁义县崔井拥再遭绑架-261606.html

2012-08-02: 辽宁锦州市警察连日绑架法轮功学员
......七月十五日,锦州义县城关乡独居的法轮功学员崔景拥,男,六十多岁,被锦州市“六一零”和义县恶警联合绑架,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崔景拥现被非法关押锦州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辽宁锦州市警察连日绑架法轮功学员-261073.html

2012-07-17: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法轮功学员崔井永失踪

辽宁省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崔井永,男,六十多岁,一人独自住,于7月14日晚至7月15日上午9时失踪,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0306.html

2012-07-16: 辽宁省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崔景拥被义县恶警绑架

七月十五日,辽宁省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崔景拥被义县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6/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0267.html#127160271-1

2003-11-24: 2003年11月11日至13日,辽宁义县政法委对大法弟子疯狂搜捕、抄家,强迫大法弟子写保证,只要抄出和大法有关的资料就把大法弟子抓走。大法弟子邢久田(男,70多岁)、吕丽英(女,40多岁)、陈淑媛(女,35岁左右)、崔景勇(男,55岁)、姚成芝、崔景兰、魏桂田(音)等被绑架,这是我们了解到的,有些我们还不知道姓名。恶警们藉机向大法弟子勒索钱财。一些单位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因为政法委搞株连制,逼迫单位领导迫害大法弟子,不妥协就办洗脑班。

锦州 义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16:
(区号:0416)

前杨乡派出所:
电话: 7211110
所长陈明颜
指导员王会民
警察宋维祥 宅 7216013

义县公安局:
办公室 7071178
指挥中心 7071188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国保大队:
大队长姜成15174080800
指导员王宁13700160114
周化来15698707606

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
所长 陈睿蕊 3708086办3708085
看守所接待大厅 3708107

义县政法委:
电话: 7722204
书记何绍文13904960737
副书记张力强13904961808

2019-04-14:
义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姜成 15174080800
周化来 15698707606
2017-12-24:
迫害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艳明的责任单位及警察信息补充
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宅电:0421----5061619
手机:13704917881
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宅电:0421----5892989
手机:13942165760
爱人刘彩芸手机: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长万树清宅电:0421----4861981
手机:13470222277
15566791601
检察院院长穆德全


2017-10-25: 义县区号0416,邮编121100
义县公安局:
电话:0416-7707188
局长吕磊0416-7705777
政委吉庆国13841671110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主管迫害)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副局长姬志1384067433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3-23: 八监区的队长叫李正双,电话:024---24711742---8128,024---623444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