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孝感 安陆市 >> 程家贵, 男, 76

个人情况: 原湖北省安陆市建设银行副行长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7-03
家庭成员: 儿女: 程旭丽(程秀丽) 程子鹏(程子朋)
儿媳: 黄铁娥
夫妻/父母: 程家贵 严琼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6-03: 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

2、前银行副行长程家贵全家遭迫害
今年七十六岁的程家贵老人,退休前是湖北省安陆市建设银行副行长。他家五名成员,都曾经身患重症,是法轮大法救了他全家人的命。他们立志要永远遵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却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一家五口曾患不治之症
十六年前,程家贵一家人,可以说是人人患绝症,个个病危,程家贵本人是安陆市有名的大胖子,身患冠状动脉硬化、心肌梗塞,血压非常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妻子严琼博,患有胃癌晚期、心力衰竭,医院已下了病危通知书,宣布无治;女儿程旭丽,患气胸、肺气管破裂,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疑难病,做了两次手术也没做好;儿子程子鹏,肾出血达十三年之久,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能力,花光了他们家十多万元钱也没能治好程子鹏的病;儿媳黄铁娥,患有肝炎、心脏病;一家人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作为一家之主的程家贵,身上的担子是多么的沉重,他不甘心命运的捉弄,出于求生的本能,山南海北到处求医问药,西医不行找中医,中医不行找气功,最后干脆辞掉工作,跟老伴一起在鄂州市莲花山上学气功,打算用气功治好自己的病,再治家人的病。可是在莲花山上住了四年多,钱花了几万元也没治了他们的病。老俩口不得不拖着病痛的身躯回到安陆。
修炼大法全家获新生
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洪传到了安陆,女儿程旭丽最先修炼法轮功,经过短短几个星期的学法炼功,程旭丽的病神奇般的好了。老伴严琼博当时正在安陆“五七”棉纺厂医院住院,见女儿炼法轮功病好了,也想试试。结果一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星期,严琼博的晚期胃癌不可思议的完全好了。程家贵见老伴的胃癌好了,也走进了大法修炼中,他炼功不到一个星期,折磨他十几年的所有疾病也全部不翼而飞。儿子、儿媳见法轮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也都走进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中来了。一家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全部脱胎换骨,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法轮大法救了程家贵一家人的命。
修炼后的程家贵,明白了做人的根本目的是返本归真,他非常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佛法修炼机缘,严格按照《转法轮》书上要求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努力实践着做一个无私无我、为他人着想的更好的人。有一次建行准备分给他老俩口一套像样的房子,他们正准备搬家时,突然有一职工提出要那套房子,程家贵夫妇毫无怨言地将那套房子让给了那位职工。至今老俩口仍住在十分简陋的小房子里,厕所跟住房分开,很不方便。
程家贵老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十几年如一日,楼道内的公用厕所和楼梯都是程家贵老人默默地打扫卫生的。因为他严格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在修炼法轮功后较短的两三个月内,就由原来的大胖子,变成了精神十足的瘦子,走路生风,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一样,年轻人干不动的活,他都能轻松的干完,下雪天光着脚也不觉得冷,秃了顶的头上又长出了青丝,红光满面。街坊、邻居、老熟人,凡是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了一个人,脾气变温和了,身体变健康了,人变年轻了。
当人们了解到程家贵一家人是因为炼法轮功获得了新生后,都奔走相告,都说这法轮功能使人起死回生,真是神功!短短三年之内,人传人心传心,安陆相继有两千多人得法修炼,各行各业都有修心向善、淡泊名利的法轮功学员,使古城安陆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程家贵全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浩荡的佛恩之中,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大法、李洪志师父的感恩之情。
迫害开始了
江氏流氓集团惧怕炼法轮功的好人太多了,出于小人妒嫉心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成立非法组织“六一零”,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用掌握的国家宣传机器报纸、电台、电视台造谣、栽赃、诬陷法轮功,颠倒黑白,欺骗民众,煽动民众仇恨法轮佛法。
眼看民众被恶毒的谎言深深的毒害着,程家贵老人的心在流血,在流泪。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程家贵一家五口人依法到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想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发现信访部门成了抓捕法轮功上访学员的专职机构。于是他们一家人走向了天安门广场,在游人如织的天安门广场上,他们家四个人在广场上炼功,女儿程旭丽代表全家讲述他们一家人得法的经历,现代科学无法治愈他们一家人的疑难绝症,而大法师父无条件的治好了他们一家人的病,师父没有收他们一分钱,甚至连师父的面都没有见过,修大法使他们变成了健康的人。如此超常的高德大法,如此伟大的师父,却遭到了千古奇冤!“还我师父清白!”他们喊出了发自肺腑的心声,广场上的游人听了他们一家人的故事,明白了原来法轮功有这么好,感动得纷纷鼓掌、落泪、叫好!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恶警、便衣回过神来便一拥而上,将程家贵一家人强行绑架上车,其中一恶警用皮鞋踢儿媳黄铁娥,一恶警用狼牙棒打程家贵老人。他们一家人被北京恶警关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的铁笼子里。
安陆市当时的公安局局长杨少荣,得知程家贵全家去北京上访的消息后,即乘飞机赶到北京,还有湖北孝感地区公安处派了一个姓陈的科长也赶到北京。当程家贵一家人被劫持到往安陆驻京办时,他们早已等在那里。
杨少荣和陈姓科长质问程家贵一家人,你们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为什么要上北京?程家贵老人答道,我一家人处在死亡的边缘,炼法轮功后都奇迹般的好了,法轮功救了我全家人的命,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我们要炼。那个陈科长说,人死一包灰,人死如灯灭。可见其受邪党文化毒害之深。程家贵老人一再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就是要炼,我们不炼就没有命了。
后来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政保科、府城派出所、安陆建行等联合派人(相关人有警察涂亚东、警察杨琴、公安局局长杨少荣和建行副行长吴海明等)用手铐将他们一家人押回安陆,非法关押在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里。程家贵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妻子严琼博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九天,女儿程旭丽和儿子程子鹏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儿媳黄铁娥被非法关押了五十天;安陆公安局勒索他们一家五口一万二千元才放人。
自此之后,程家贵全家多次遭受安陆邪恶六一零、公安局不法人员的迫害。
程家贵老人遭受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安陆建行、孝感建行的领导积极配合邪党六一零的迫害政策,逼迫已经退休的程家贵每天上午八点上班,到保卫科签名报到,然后训斥,达三年以上。程家贵被安陆建行扣发八个月工资、工资被无理下降两级至今未补。儿子程子鹏被安陆建行无理开除,全家靠程家贵老俩口的退休金生活。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安陆市政法委书记胡茂书带领四个恶人恶警到程家贵家,威胁不准炼法轮功。程家贵当场表示,“这么好的法轮功,使我由死变生,由疾病缠身变成一身轻,我就是要炼。”胡茂书当场暴跳如雷,大吼大叫,威胁要对老人严加看管,并派恶警陈新运、曾敬朝、黄建新长期监视程家贵一家人。有一段时间他们每天在程家贵家按时上下班,抄家抢书(法轮功的书),不准炼功,不准与外面法轮功学员来往,监视他们全家,使得程家贵老俩口每天生活在恐怖和压抑之中,不得安宁。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安陆市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安陆建行副行长王洪胜等恶人,用欺骗手段将程家贵老人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当日上午八点半,安陆建行王洪胜派保卫科两个人,到程家谎称孝感地区建行有事要面谈为由,将程家贵骗上车,车到达孝感后,地区建行派一干部上车随同王洪胜及两名保卫科人员一起将程家贵劫持到达省洗脑班(就是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法制学习班,这里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阴毒、最凶残的地方之一,毁了很多修炼人,当时在汤逊湖,即武汉汤逊湖邪恶洗脑班)。
一进洗脑班的大门后,突然窜出两个武警恶人,气势汹汹,像绑犯人赴刑场一样,连拖带拽带跑地架着程家贵老人往洗脑班里拽。
程家贵坚决制止恶人行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程家贵的血压被迫害的非常高,洗脑班的恶人害怕承担责任,只好当天叫单位将他劫持到回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碧山血泪——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258434.html

2012-04-15:前银行副行长一家修大法获新生 屡遭中共迫害
......
程家贵老人遭受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安陆建行、孝感建行的领导积极配合邪党六一零的迫害政策,逼迫已经退休的程家贵每天上午八点上班,到保卫科签名报到,然后训斥,达三年以上。程家贵被安陆建行扣发八个月工资、工资被无理下降两级至今未补。儿子程子鹏被安陆建行非法开除,全家靠程家贵老俩口的退休金生活。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安陆市政法委书记胡茂书带领四个恶人恶警到程家贵家,威胁不准炼法轮功。程家贵当场表示:“这么好的法轮功,使我由死变生,由疾病缠身变成一身轻,我就是要炼。”胡茂书当场暴跳如雷,大吼大叫,威胁要对老人严加看管,并派恶警陈新运、曾敬朝、黄建新长期监视程家贵一家人。有一段时间他们每天在程家贵家按时上下班,抄家抢书(法轮功的书),不准炼功,不准与外面法轮功学员来往,监视他们全家,使得程家贵老俩口每天生活在恐怖和压抑之中不得安宁。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安陆市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安陆建行副行长王洪胜等恶人,用欺骗手段将程家贵老人送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当日上午八点半,安陆建行王洪胜派保卫科两个人到程家谎称孝感地区建行有事要面谈为由,将程家贵骗上车,车到达孝感后,地区建行派一干部上车随同王洪胜及两名保卫科人员一起将程家贵送达省洗脑班(就是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法制学习班,这里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阴毒、最凶残的地方之一,毁了很多修炼人)。

一進洗脑班的大门后,突然窜出两个武警恶人,气势汹汹,像绑犯人一样,连拖带拽地架着程家贵老人往洗脑班里拽。

程家贵坚决不配合恶人的任何指使和命令,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恶人们给程家贵量血压,显示出非常高的症状,洗脑班的恶人没有办法,只好当天叫单位将人怎样送来的就怎样送回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5/前银行副行长一家修大法获新生-屡遭中共迫害-255692.html

2008-07-20: 安陆市程子鹏全家遭迫害
程子鹏,男,四十六岁,原湖北安陆市建行职工,由于身体有病于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恶党迫害法轮功后,程子鹏被单位开除公职,不断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程子鹏依《宪法》去北京上访,被安陆“六一零”、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在四里看守所生活用品被犯人瓜分,与死刑犯同被睡觉,被强迫洗冷水澡,手洗马桶,被强制罚款贰仟圆,被勒索生活费三百七十五元。被单位开除公职,电话被监听,监视居住,邪党“敏感日”恶警上门骚扰。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晚,特务陈新润及政保科恶警五人,强行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物品,绑架程子鹏到四里看守所关押。牢头、犯人拳打胸部,致使程子鹏说话、呼吸胸部就痛。陈新润等三恶警迫害二天二夜逼供。程子鹏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后,送沙洋劳教一年半。

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这个披着文明外衣的人间地狱,是吸毒犯、刑事犯、恶警迫害善良的场所,在劳教所,恶警李队长强迫程子鹏面墙八小时,在雪地里只准单腿站立,上午蹲军姿,下午坐小板凳,不准说话,不准上厕所,强迫劳役,被吸毒犯拖到厕所拳打脚踢。由于长期迫害,神志不清,才被保外就医。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十时,安陆国保大队打电话110叫来一些人,还有国保恶警陈秀东,府城派出所恶警陈新润等一行人,在街上再次强行绑架了程子鹏 ,并将他的衣服撕破。程子鹏被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

黄铁娥,程子鹏的妻子。因从小体弱多病,于九九年七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病痛不治而愈,濒临破碎的家庭也变的和睦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为了一己之私利,与邪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黄铁娥被非法关押四次。

二零零零年十月,黄铁娥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安陆“六一零”政保科、府城派出所用手铐铐回安陆,非法关押在四里看守所五十天,强制罚款贰仟圆,勒索生活费柒佰伍拾圆。

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黄铁娥贴不干胶真相,在河西街上被事先蹲坑的恶警跟踪。政保科特务陈新润等指使“110”恶警数人,二辆警车绑架了黄铁娥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公安局政保科非法逼供后送看守所关押。并且当晚破门而入抄了黄铁娥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等物品,同时将她的丈夫程子鹏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后来非法送沙洋劳教所劳教。四里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在这里黄铁娥遭到了非人的迫害与折磨,被恶警、劳改犯、刑事犯、流氓犯、强行灌食、输毒液、野蛮插鼻管,胃壁被戳破直吐血。政保科恶警逼供二天一夜不让睡觉,被迫害的皮包骨,一百一十天才放人。

零二年一月十日政保科恶警五男一女早上九点闯入黄铁娥家,未出示任何证件抄家,大法书籍等其它一些物品被抄走,把她与婆婆严琼博(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三楼政保科非法审问,下午五点把黄铁娥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婆婆被关押在拘留所五天。五次插鼻管灌食、输毒药水,被迫害十二天人不行了,才放人。

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二点半,“六一零”、政保科、府城派出所等十几个恶警闯入黄铁娥家再次绑架她,他们强行把她从她家三楼绑架到警车上,关押在四里看守所,“六一零”头目还叫嚷要非法劳教她,她绝食抗议才被放回家。由于恶警经常上门骚扰、监视,无法正常生活。零二年八月,黄铁娥被迫流离失所十七个月,有家不能归。

程秀丽,程子鹏的姐姐,以前身患气胸(就是肺气管破裂漏气,死亡率及高)。修炼大法后,才使她重获新生。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五月十七日才被放回;二零零四年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八个月。零八年到杭州去看望女儿,被杭州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溪拘留所。

程家贵,七十四岁,程子鹏的父亲,原安陆市建行行长。他是安陆有名的大胖子,身患冠状动脉硬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到处求医问药,也没有找到能医病的良医良药。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胖子也变成了瘦子,一身轻。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骗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严琼博,七十五岁,程子鹏的母亲,是退休的医生,身患胃癌,晚期,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后来修炼法轮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也曾多次被迫害。

程子鹏本人,八二年抬动力机肾脏损伤破裂,成为残疾,不能生育,一直便血十四年,直到九六年修炼大法后才好。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零五年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现已三岁半了。他们全家五人都走入了修炼,在大法中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非人的迫害,天理不容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0/182362.html

孝感 安陆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18-07-30:安陆市检察院:
公诉人刘培建18071195887、0712-5267510

安陆市法院:
院长陈志坚0712-5260350
副院长江幸生0712-5260353、13972646368
副院长刘博洁0712-5260352、18907296060
纪检组长肖伯熙0712-5260357、18907296713
副院长张斌0712-5260355?13307297586
刑庭庭长陈晓涛:0712-5260143 13907296133
执行局局长赵咏梅0712-5260142 13807296010
万晓春:审委会成员0712-5260356 13307299761
杨高山:政治处主任0712-5260360 15307299228
胡安福:监察室主任0712-5260109 13307296438
杨耀龙:0712-5251017 13177259953 13307297953
陈玉华:审监庭庭长0712-5260104 13307296047
金爱华:审管办主任0712-5251328 13807296432
熊小宝:立案庭庭长0712-5260386 18907296081
彭晓东:法警队长0712-5260389 15307299818
袁以俊:城区法庭庭长 0712-5222795 15307298388
彭永保:法警政委0712-5261685 13871936936

2018-03-07: 和平路派出所所长 雷春花 办案警察 韩必德
地址 老河口市花园路359号 邮政编码 441800
赞阳法庭法官刘祖民电话 13972086988

2017-07-02: 孝感市中级法院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交通西路270号 邮编:432100
孝感市中级法院刑事二庭的人员电话号码:

陈 涛:18986501548 0712-2327547
陈 军:18986501549 0712-2329385
许 丹:18986501550 0712-232695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