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李传兰,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榆树市黑林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6-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2-09: 榆树法轮功学员李传兰被送往长春黑嘴子迫害
榆树“六一零”国保大队与刑警队以所谓“取保候审”为名,于六月二十九日中午,将法轮功学员李传兰从家里绑架到榆树看守所迫害。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钟,李传兰遭非法开庭构陷,被冤判刑三年半,在榆树市看守所迫害四个月后,十月二十九日送往长春黑嘴子迫害。因身体不合格,特别虚弱,不能行走,长春黑嘴子拒收,榆树国保大队恶警不管死活,扔下就走。之后,李传兰被送医院,后来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9/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3421.html

2010-11-04: 吉林省榆树市李传兰被非法判刑 恶人封锁消息
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在榆树市看守所被迫害四个月后,在10月29日被送走。家属多方打听,才知道李传兰在监狱医院接受“治疗”,具体送到哪个医院,恶人封锁消息,而且不让家属知道,“治疗”甚么,也不知道。

在10月29日,李传兰被送走头十天左右,家属通过找关系,在榆树看守所见过李传兰李传兰脚不能走,是两人拖著走的。

据说: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在狱中没有配合邪恶,恶人就一直封锁消息。李传兰家里有八十四、五岁的生病的年迈老父亲,期盼著和女儿早日团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51.html

2010-08-27: 吉林省榆树市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传兰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审判。法庭不许李传兰说话,就草草收场。李传兰曾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恶警绑架,被劫持五十六天后释放。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李传兰再次被绑架,其后遭非法开庭构陷。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钟,法院的里里外外有六、七十个警察都荷是枪实弹的,大约有二十多辆车,有政法委、检察院、法院、公安局国保大队、看守所的,还有救护车和担架。院里院外有六、七十个警察把法院把守得水泄不通,大马路上有好多看热闹的人都互相问审判甚么人,这么兴师动众,一打听原来是个老太太炼法轮功的。这些群众说共产党真的要完了,没事干了。可见中共做亏心事,有多么心虚。

李传兰身体非常虚弱,是他们用轮椅推着進出法庭,法庭内当时家属只允许進去两人,家里来了很多人一律不让進,進去的两个人安排到最后座位上旁边站着两位警察手中拿着电棍看着的。

庭长叫申家超,还有副庭长和书记员等,申家超宣布李传兰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发真相资料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和司机彭宪明发现,从家中搜出几本大法书,又驱车到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发资料的村,把小册子全收上来了,这就算所谓的证据,反覆说了好几遍,李传兰一直坐在轮椅上,法庭不让她说一句话。不一会申家超拿个小锤子一敲说:今天到此休庭甚么时间再开庭,另行通知,就这样草草收场。

有消息说七天之内判刑,法院不通知家人了,要直接送黑嘴子监狱。如果找找人最低判三年,否则四、五年刑,判刑后十天可以让家人看望。并说李传兰态度不好,不配合,不说话。家人说:你们不是不让说话吗?可见中共 “六一零”非法组织和所谓的执法部门为迫害一位善良的老人,真的是心黑手狠。

两次被绑架经过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十一点,李传兰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回来的路上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和彭宪明开车劫持,在看守所迫害五十六天,李传兰的女儿抱着三岁孩子和李传兰的妹妹,天天奔走托人(各种费用四千多元),又托亲友拿出二万六千多元,共计拿了三万多元钱,找人疏通后,加之李传兰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才于六月二十四日下午被放回。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一点多钟,李传兰女士在自家院里拔草,被黑林镇派出所司机彭显明、恶警崔广来不由分说就往车里拉,绑架到派出所,绑架时李传兰身上只穿个裤头和大褂。恶人连衣服、鞋都不让她换就直接拽到车上,强行把她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当时榆树国保大队有几个人在黑林镇派出所等着。后由榆树国保大队亲自送往榆树看守所迫害。

这次绑架又是“六一零”国保大队与刑警队借去年的所谓“取保候审”为名進行实施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在看守所里曾经绝食抗议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7/228894.html

2010-08-25: 吉林榆树市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传兰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二点四十分许,榆树市六一零、公、检、法、国保大队相互勾结,制造伪案,在榆树市法院开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李传兰

下午一点多钟,榆树市法院戒备森严,大门有几名警察把守,一点三十分,开来一辆救护车,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身穿白大褂,直奔法庭正门,男的手提氧气袋,女的头戴护士巾。之后开来一辆消防车。二点多钟法院四周开始设卡,大约五、六伙,每伙四五个人和一辆微型巡逻车。公、检、法的车辆不断的進出,二点四十分许,警察开着车用话筒驱赶法轮功学员家属,不许靠近大门。之后公安局、法院的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一大一小,小车直接开進诉讼法庭,只许两名家属進去,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李传兰的女儿从里边出来,痛哭失声,说:“不让见,我妈可瘦了,审了,没判。”亲生骨肉只能遥望母亲一眼,想到近前叫一声妈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5/228766.html

2010-07-02: 榆树市黑林镇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在家被绑架的补充

吉林榆树市黑林镇法轮功学员李传兰,于6月29日中午11点半被黑林镇派出所司机彭显明、恶警崔广来绑架到派出所,后由榆树国保大队亲自送往榆树看守所迫害,绑架时李传兰正在家里干活,身上只穿个裤头和大褂。恶人连衣服都不让她换就强行把她非法劫持到派出所。

李传兰,今年五十七岁,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和彭宪明开车劫持,在看守所迫害五十六天,李传兰女儿抱着三岁孩子和李传兰的妹妹,天天奔走托人(各种费用四千多元),又托亲友拿出二万六千多元,共计拿了三万多元钱,找人疏通后,加之李传兰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才于六月二十四日下午将人放回。

这次绑架又是“六一零”国保大队与刑警队借去年的所谓“取保候审”为名進行实施迫害的。可见邪党“六一零”和执法部门迫害一名只为救人做好人的人,真的是心黑手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6301.html

2010-07-01: 榆树市黑林镇法轮功学员李传兰在家被绑架
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法轮功学员李传兰于6月29日上午11时在家被绑架。请了解情况的同修提供详细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226213.html

2010-03-28: 吉林榆树市李传兰自述遭绑架迫害经历
我是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农民,名叫李传兰,今年五十六岁。下面把我被绑架、迫害的情况告诉给大家。

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我和法轮功学员刘淑艳去本乡发放真相资料,在回家路上,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和彭宪明开车劫持到派出所关押一宿。第二天早,李伟又伙同榆树市国保大队、刑警队刘雨等十来个人,到我家强抢,到处乱翻,抢走大法书等。当时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吓得瘫倒在地。他们又到刘淑艳家强抢。接近中午时把我们关進榆树市看守所。

六月五日我开始绝食,抗议中共对我的非法关押。十天后身体极度虚弱,送医院抢救,给我注射不明药物,把我迫害得胃和肚子胀的很厉害,并且嘴里冒火一样干裂,起泡、耳鸣,眼睛看不见东西,每天昼夜都有三-四名警察把守门窗。更邪恶的是,他们使用欺骗的卑鄙手段让我家属签字,说放我们回家,家属签完字,下午又把我们送回看守所。

又过几天,我身体更加虚弱,生命垂危,又一次送医院抢救,继续打以前的药。家属怕我出事,每天给看守的警察买烟、水果、饮料等。又给迫害我的狱医李云龙二百元钱,买四盒好烟。还给狱警们五百元钱,这样还要我写“五书”再放人,我一直不配合,继续绝食十九天。我女儿和我妹妹,天天奔走托人(各种费用四千多元),又托亲友拿出二万六千元,找人疏通后,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才把我和刘淑艳放出来。

家属为了营救我受了很多苦,我妹妹从吉林到榆树往返多次,晕车很厉害。我女儿抱着四岁的孩子多次往返,遭罪吃苦,又拿出共计三万多元钱来,可这钱是她丈夫的抚恤金(女婿打工因出车祸身亡,老板给的赔偿钱。)一想起来我就剜心透骨的难受……。

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被劫持回榆树市看守所关押二十三天。三月份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天。这两次又交罚款勒索二百元,把我家仅有的二千斤玉米在村委会书记王宪臣的指使下,全部拉走,共损失四千多元,这几年我家里被迫害、勒索的甚么东西都没有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47.html

2009-08-22: 榆树国保大队伙同各派出所绑架勒索大法弟子
四月十九日晚榆树市黑林子镇大法弟子李传兰、刘淑艳被黑林镇派出所恶警李伟带领榆树市国保大队十来个人实施绑架,两人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两人绝食抗议,刘淑艳身体极度虚弱送市医院抢救,警察欺骗家属于五月二十七日来医院签字,并劝刘淑艳吃东西、按手印,说是要放人,结果手续办完后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人员将刘淑艳送看守所继续关押,叫家属周日(三十一日)来接人。可是等到周日来接人时,办案人和主管局长说二十七日已经起诉到检察院了。家属白空喜一场。可见邪党执法部门现在只能靠行骗过活了。

后来李传兰、刘淑艳两人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邪党公安执法部门经过家属亲友的找人疏通,每家拿出二万多元钱方肯访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2/206984.html

2009-06-23: 榆树刘淑艳、李传兰被迫害昏迷,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晚,榆树市黑林镇大法弟子刘淑艳、李传兰被榆树市国保大队绑架,送往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七日,刘淑艳下肢被迫害致不能行走,送市医院抢救。第二天,公安局刑警大队刘雨等恶警骗家属签字承认发真相资料,说签完字放人。结果家属受骗签完字,恶警马上又将刘淑艳劫持回看守所,恶警又骗家属周日来领人,周日家属来领人,恶警说“已经移交检察院了”。

刘淑艳、李传兰继续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处于昏迷状态,六月十五日下午又被送往市医院心脑血管科抢救。三名恶警监控,当天晚十一点前允许家属、亲属探视。

六月十六日又换三名恶警监控,非常严厉,只许家属见,不许亲属见。俩大法弟子现仍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六月十八日上午,刘淑艳、李传兰被看守所接回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77.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9-15:
榆树市城发乡派出所:
所长:佟希凯,电话:13364649071。微信同步,凯哥
2019-09-12: 德惠市法院 检察官为:武洪丽,电话0431-87000953

2019-08-15: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榆树市公安局长电话:于申(音)15500095757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执法大队副队长徐涛:15500096169

榆树市国保大队
赵文峰 83618238 13364640184
胡铁英 15904409150

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043183817110、043183828201
所长吴晓东 15904409343宅043183611468
指导员郭福伟 15500097110
副所长常胜利 15500097099
警长李红军 15500097092、043183818111
王迪 15500092955

正阳派出所
揣贺-15500095600

2019-08-14: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男,四十多岁。
副所长郭占山,男,四十五、六岁。
副所长郭占山和副所长姓孙的专管监室。
狱警李国良,男,四十多岁。好打人。
狱警王平,女,三十二、三岁。
狱警张义媛,女,二十七、八岁。
大个子李大夫,男。
护士李艳玲,女,五十多岁。

榆树市法院:
审判长孙利
审判员徐俊千
陪审员高军
书记员张笑梅

长春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石泉
审判员万明元
陪审员何福
书记员温恒
2019-06-30:
于家派出所所长于涛电话号 15500096218
刘岩电话号 15500096390
陈思宇电话号15500096321 警号1109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