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刘淑艳(刘素燕), 女, 6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2: 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迫害致死
长春市榆树市现年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刘淑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从山东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

刘淑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因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十二天,关小号十天等迫害下,已经奄奄一息了,被吉林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医院治疗,经过化验、采血等处理后方才通知家属,没等家属到场就急于动手术,监狱方和医院方用恐吓的口气在电话里强制要刘淑艳的女儿表态马上动手术,家属考虑到邪党江泽民政法系统和医院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频频发生,就在电话里强调,家属不到场不许手术。

刘淑艳的女儿赶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一看母亲刘淑艳已经不行了,意识不清,脉搏跳动微弱,就剩一口气了,当刘淑艳女儿问大夫手术的成功率是多少时,大夫却说:“我不能说成功几率有多少,如果说成功率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叫你摊上算你倒霉。刘淑艳女儿与警察交涉办转院,回当地救治,监狱警察说保外就医手续没下来,监护权不在你那。就这样被他们拖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钟才办完保外就医,监狱方才同意家属把人接回来。

回来后当地的医生说没有希望了。就这样刘淑艳于四月二十一日晚八点五十分含冤离世。

刘淑艳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她在以前一身病,从头顶到脚底没有好地方,经常头痛,严重时恶心呕吐,浑身无力,不能干活,整天昏昏沉沉。刘淑艳说:“特别是在七十年代邪党搞计划生育时,母亲被当地政府逼迫做绝育,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差点离开人世,当时十几岁的我也被吓个半死,得了一种抽风病,每逢着急上火、生气、惊吓都会犯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生活有了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刘淑艳曾遭恶党多次迫害,给家人和自己身心都造成严重伤害和摧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黑林镇派出所孟所长带四、五个警察抄家,把她绑架到榆树拘留所,六、七天后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刘淑艳去发真相资料时,被黑林子派出所警察李伟、崔广来和司机彭显明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刘淑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绑在床上,每天打七、八瓶不明药物,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七、八天后他们又换了一种药物,打上后刘淑艳就心难受,剧烈恶心呕吐,坐卧不安,睡不着觉。才两、三天的时间,刘淑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警察怕她死在看守所,被公安局勒索了家人一万五千元钱(包括保证金两千元,人情费一万三千元)才将她放回。回家后不堪骚扰,她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去山东孤岛将长期流离在外年近六十岁的刘淑艳绑架回榆树市,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刘淑艳被关在看守所五个月时,一双儿女几次想见母亲都没见到。后来他们给母亲请了北京律师,可是,检察院办案人赵铁奇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见律师,在电话中对家属大吼不见家属,匆忙把案卷移到法院。律师又去法院递交手续,可是法院办案人张立国百般刁难,阻止律师接卷,“理由”是不许外地律师到榆树为法轮功辩护。家属到榆树当地律师事务所请当地律师,可是当地律师说,上边规定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得是中共党员,我们律师事务所的都不是党员,不能为法轮功辩护。

没办法,女儿决定为妈妈辩护,可是法院不允许辩护,还阻止刘淑艳的儿女旁听。两个孩子一人手里举着亲属证明,一人手里举着辩护书想进法院,一帮警察拦着,有的警察大声吼叫、指手画脚,有的默默的看着,一警察上来拽刘淑艳的女儿小华,小华说:小弟弟,你没有母亲吗?警察后退了,叫另一个警察上,那个警察也不上,于是那些警察就在法院门前听他们姐弟俩讲了一个小时。

继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榆树法院非法对刘淑艳的庭审后,法院又于四月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开庭,宣判刘淑艳三年徒刑,刘树艳女儿小华手举着冤字牌在法院门前喊冤时,被一群便衣警察拽到特警车里。

随后特警车将刘淑艳女儿小华强行押送到华昌派出所讯问,在特警车里一个大个子便衣警察戴个墨镜(估计是国保大队长范洪凯)一直追问小华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不配合他们,一直说:我妈妈没有犯罪,你们审判她是违法。我妈妈过去满身是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为了告诉人们真相叫你们逼得颠沛流离,又判她刑,我喊冤还有错吗?你们也是父母所生。如果是你们的父母你们是啥心情,又如何对待。这时一个年轻小警察却说那我就得大义灭亲,多么荒唐、多么无知可怜!

在华昌派出所讯问时,一群警察足有十多个,轮番的对小华施压逼迫,引诱等手段非得让她说出自己也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说:“我有权利不回答你们,我只是为妈妈喊冤没有错。”小华在华昌派出所被扣押讯问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来小华的姥姥、舅舅、和其他亲属八、九个人都去了华昌派出所要人,最后这些警察一看也没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和结果,方才放人。

刘淑艳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长春中级检察院、法院非法书面裁决刘淑艳的上诉案,维持原判。

刘淑艳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八监区为了“转化”刘淑艳,每日长时间强行坐小板凳,不让随意购买生活用品。当家人接见时,问起在里边的具体情况,刘淑艳几次欲言又止,表示电话有监控,不方便说。

刘淑艳生前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的其它迫害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迫害致死-346543.html

2017-04-24: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素燕被迫害致死
被非法关押到长春女子监狱的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素燕(音),教师,现年51岁。因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12天,关小号10天等惨无人道残害下,于2017年4月20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4/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116.html#1742401920-1

2016-08-27: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刘淑艳在吉林女子监狱受迫害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于2016年7月7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目前得知,八监区为了“转化”刘淑艳,每日强行长时间强行坐小板凳,不让随意购买生活用品。当家人接见时,问起在里边的具体情况,刘淑艳几次欲言又止,表示电话有监控,不方便说,因此,在里面肯定还有其它形式的迫害发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6/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3521.html

2016-07-17:吉林省榆树市刘淑艳被劫持入狱

2016年7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刘淑艳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目前被关在八监区,家人已经正常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6/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1446.html

2016-06-11: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刘淑艳上诉被非法维持原判

2016年5月15日,长春中级检察院、法院非法书面裁决刘淑艳的上诉案,维持原判,目前家人申诉受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0/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9861.html

2016-05-26: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刘淑艳上诉案卷已移送检察院

吉林省榆树市刘淑艳上诉案卷已移送长春市中级检察院,办案人:姜思雨(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6/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53.html

2016-05-08: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上诉已立案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上诉,已由长春中级法院立案。

办案人:刑事庭郑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8/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7957.html

2016-04-24: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的上诉案下周转到长春市中级法院

吉林省榆树法院冤判刘淑艳三年,刘淑艳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家属近日得知,刘淑艳的上诉案下周(4月25日以后)转到长春市中级法院。家属已经为刘淑艳聘请了北京律师。

在榆树法院开庭前,家属为刘淑艳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刘淑艳辩护。榆树检察院、法院办案相关人员阻止律师接卷,理由是不许外地律师到榆树为法轮功辩护。家属到榆树当地律师事务所请当地律师,可是当地律师说,上边规定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得是中共党员,我们律师事务所的都不是党员,不能为法轮功辩护。不知这个规定是哪一家的规定,反正最后刘淑艳开庭时没有律师,也不许家属旁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4/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7052.html

2016-04-14: 刘淑艳被榆树市法院冤判 女儿喊冤被绑架

继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榆树法院对刘淑艳的庭审后,吉林省榆树市法院又于四月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开庭,宣判刘淑艳三年徒刑,刘树艳女儿小华手举着冤字牌在法院门前喊冤时,被一群便衣警察拽到特警车里。

这次宣判由于法院和国保大队怕曝光,采取了隐蔽的方式,法院门前道路上没有戒严的警车巡逻和设置的警戒线,也没有着装的警察,但是法院的正门和侧门还是布满了便衣,国保大队十几人倾巢出动,还有华昌派出所和法警的配合,也是阴森恐怖,法院办公楼顶上还站着两名警察站岗了望。

法庭内只有法官张立国、诉讼代理人赵铁骑、当事人刘淑艳和三名旁听(刘淑艳八十来岁的老母亲、还有弟弟和一名亲属),和一些法警,审判时刘淑艳的弟弟说要上诉控告,一句话没等说完就叫几个法警强行推出法庭,宣判结果是冤判三年,整个过程仅仅用了七分钟,就草草收场。

随后特警车将刘淑艳女儿小华强行押送到华昌派出所讯问,在特警车里一个大个子便衣警察戴个眼镜(估计是国保大队长范洪凯)一直追问小华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不配合他们,一直说:我妈妈没有犯罪,你们审判她是违法。翻遍所有法律文件没一条说法轮功违法。我妈妈过去满身是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为了告诉人们真相叫你们逼得颠沛流离,又判她刑,我喊冤还有错吗?你们也是父母所生。如果是你们的父母你们是啥心情,又如何对待。这时一个年轻小警察却说那我也得大义灭亲。多么荒唐、多么无知可怜!

在华昌派出所讯问时,一群警察足有十多个,轮番的对小华施压逼迫,引诱等手段非得让她说出自己也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说:“我有权利不回答你们,我只是为妈妈喊冤没有错。”小华在华昌派出所被扣押讯问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来小华的姥姥、舅舅、和其他亲属八、九个人都去了华昌派出所要人,最后这些警察一看也没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和结果,方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刘淑艳被榆树市法院冤判-女儿喊冤被绑架(图)-326650.html

2016-04-10: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法院对刘淑艳非法开庭

2016年3月29日一大早,榆树市法院周围开始戒严,看阵势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不明群众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刘淑艳非法开庭。

刘淑艳的亲人们早早的来到了法院门口,想与刘淑艳见上一面,法院只承诺给家属三个旁听证,但是由于法院有关人员的刁难,刘淑艳的儿子、女儿和老母亲未能进入法庭,可陆陆续续却有一些不认识的人来打听参加庭审,在刘淑艳儿子、女儿据理力争下,法院接待人员才勉强让刘淑艳的老母亲进入法庭旁听,她的儿子只能透过车窗,看上母亲一眼。

法庭上,只有审判长、公诉人和书记员等人,家人聘请的律师未能参加辩护。

经过4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刘淑艳明显消瘦,她为自己做了辩护,她对法官说:“学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错吗?”刚说到这,就被法官打断,不让她说下去,庭审只进行了短短三十分钟,没有宣判,可见,中共法庭对待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什么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8/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6404.html

2016-04-02: 榆树市公检法陷害好人 儿女法院前抗议(图)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六点多,吉林省榆树市法院如临大敌,门前一条街封锁,多辆警车游弋,法院门前布满特警、便衣,两位男女青年手举着写满字的白纸大声喊着:杀人放火你们不管,我妈妈做好人你们把她判刑!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看我妈妈?

上班过路的人们纷纷议论:法院今天出什么大事了?有的市民说:是不是又哪个贪官跳楼了?也有的说,肯定是又干见不得人的事了,不然怕什么?搞得这么紧张。
原来这天是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两位青年是她的一双儿女,姐弟俩在为母亲申冤。

刘淑艳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告诉民众被中共邪党歪曲的真相,多年来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当地警察一直在非法搜捕她。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去山东孤岛将长期流离在外年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绑架回榆树市,并勾结当地检察院、法院,欲对刘淑艳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刘淑艳遭迫害经历:

刘淑艳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一身病,从头顶到脚底没有好地方,经常头痛,严重时恶心呕吐,浑身无力,不能干活,整天昏昏沉沉。她说:“特别是在六十年代邪党搞计划生育,母亲被当地政府逼迫做绝育,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差点离开人世,当时十几岁的我也被吓个半死,得了一种抽风病,每逢着急上火、生气都会犯病。”刘淑艳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生活有了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刘淑艳曾遭恶党多次迫害,给家人和自己身心都造成严重伤害和摧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黑林镇派出所孟所长带四、五个警察抄家,把她绑架到榆树拘留所,六、七天后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刘淑艳去发真相资料,被黑林子派出所警察李伟、崔广来和司机彭显明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刘淑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绑在床上,每天打七、八瓶不明药物,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七、八天后他们又换了一种药物,打上后刘淑艳就心难受,剧烈恶心呕吐,坐卧不安,睡不着觉。

才两、三天的时间,刘淑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警察怕她死在看守所,勒索了家人两千元钱才将她放回。回家后遭骚扰,她被迫离家出走。

榆树公检法警察多年来都在查她的下落,不惜重金又找到了她的住处,胁迫她回当地所谓的“结案”。

刘淑艳被关在看守所已经五个月了,一双儿女几次想见母亲都没见到。后来他们给母亲请了北京律师,可是,检察院办案人赵铁奇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见律师,在电话中对家属大吼不见家属,匆忙把案卷移到法院。律师又去法院递交手续,可是法院办案人张立国百般刁难,阻止律师接卷,没办法,女儿决定为妈妈辩护,可是法院不允许辩护,还阻止刘淑艳的儿女旁听。两个孩子一人手里举着亲属证明,一人手里举着辩护书想进法院,一帮警察拦着,有的警察大声吼叫,指手画脚,有的默默的看着,一警察上来拽刘淑艳的女儿小华,小华说:小弟弟,你没有母亲吗?警察后退了,叫另一个警察上,那个警察也不上,于是那些警察就在法院门前听他们姐弟俩讲了足足一个小时。

面对此情况,过路的百姓都说应该告他们。也有的说,现在贪官遍地,百姓有冤无处诉。一妇女说:我家亲戚就有炼法轮功的,非常好。有人说:我们去国外旅游,到处都是法轮功,人家随便炼。还有的说:把现场录下来,发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真有一个女子去录,结果被警察抢走手机。人们说:尽迫害好人,这邪党真的要完了。

刘淑艳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亲属搀扶着入庭旁听。据亲属说,法庭前面有四个人,俩男俩女,没有律师。后面有三个不认识的人(可能是法院安排的),当庭没有宣布判决结果。刘淑艳的老母亲耳朵听不清,不知道都说了什么,可能是法官张立国把判决结果已经告诉刘淑艳了,亲属听刘淑艳说咋把我判这么重啊?
一个没有庭审就告诉当事人判决结果、没有律师就开庭的荒唐庭审就这么草草结束了,今日如临大敌的警察,知道你们明天面临的是什么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榆树市公检法陷害好人-儿女法院前抗议(图)-326162.html

2016-01-18: 吉林榆树市刘淑艳被构陷,律师阅卷受阻

吉林省榆树市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非法关押、构陷,家属请的律师到榆树检察院、法院找办案人要阅卷,他们都一直推托、搪塞、不按正常法律程序办事,阻挠律师阅卷,致使律师白跑两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吉林榆树市刘淑艳被构陷,律师阅卷受阻-322373.html

2015-12-15: 吉林省榆树市流离失所的老人刘淑艳再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吉林省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去山东孤岛将长期流离在外善良、近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再次绑架回榆树市看守所。

刘淑艳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去发真相资料救人,被黑林子派出所警察李伟、崔广来和司机彭显明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取保候审回家后遭骚扰,她被迫离家出走。

榆树公检法警察经过多年来都在查她的下落,不惜重金又找到了她的住处,胁迫她回当地所谓的“结案”。此前,刘淑艳曾遭恶党多次迫害,给家人和自己身心都造成严重伤害和摧残。

以下是刘淑艳的自述:

我是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前我一身病,从头顶到脚底没有好地方,经常头痛,严重时恶心呕吐,浑身无力,不能干活,整天昏昏沉沉。特别是在六十年代邪党搞计划生育,母亲被当地政府逼迫做绝育,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差点离开人世,当时十几岁的我也被吓个半死,得了一种抽风病,每逢着急上火、生气都会犯病。儿子看我终日生活在痛苦之中,有一天给我拿回一本书《转法轮》。我一下子看进去了,修炼了法轮功。从此我无病一身轻,生活有了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屡遭恶党迫害,致使我有家难回。

一、发真相资料救人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我与李传兰去外村发真相资料救人,被榆树市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崔广来和司机彭显明绑架。第二天榆树国保大队警察又把我们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黑林镇派出所警察配合榆树国保大队抄了我的家,他们象强盗一样撬开我家的柜子,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大法资料,把我家翻得一片狼藉,而后扬长而去。

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他们把我绑在床上,每天给我打七、八瓶不明药物,我的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七、八天后他们又换了一种药物,打上后我就心难受,剧烈恶心呕吐,坐卧不安,睡不着觉,两、三天的时间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警察怕我死在看守所,勒索了我家人两千元钱才放回。

我在榆树看守所遭迫害两个月,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老伴着急上火,只要别人一提到我,他就掉泪,地里活没人干,庄稼苗都干枯了。当听到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老伴当时就哭了,告诉弟媳给我准备后事。在外打工的儿子,女儿牵挂我的安危,都无心工作,回来看我。八十多岁的父母听说我被迫害都很上火,老母亲一下子犯了老毛病,家人托人营救我的花销、加之警察的勒索,我家的直接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

回家后,榆树市国保大队还经常骚扰我,给担保人施加压力,让他看着我,经常汇报我的动向。还总让我老伴去国保大队,查询我的身体情况,如身体恢复,还要继续绑架我,没办法,我只好流离失所。

和我同时被绑架的同修大姐李传兰,回家后又遭榆树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了三年徒刑,送往长春监狱遭受迫害,家人接见时看见她已被迫害的无法走路,是用车子推出来的。

我流离失所后,老伴也被迫离家,和我一起颠沛流离,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我老伴和女儿回家取东西,黑林镇派出所去了一帮警察,把他们围在中间,如临大敌。警察威胁恐吓他们,说出我的住址。随后榆树国保大队杨宗柏以取消网上通缉撤销案件为诱饵,诱骗我老伴带他们一起到我流离失所的地方找我。

到了我的住处,他们把我所有的亲属都找来劝说我,让我和他们回去。我不回去,他们就象犯人一样看着我,并威胁我说,如果不回去,他们就去当地公安分局报案,让他们来抓我,到时没人保你,就更遭罪了。老伴和亲属迫于压力也都劝我跟他们回去。没办法,我只好跟老伴和他们一起回去。

在榆树市国保大队,他们强迫我在他们写好的卷宗上签字,按手印。他们的上级部门打来电话要再次对我实施绑架,家人据理力争,使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但还是居无定所有家难回。

二、为法轮功鸣冤遭迫害事实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在吉林市火车站被警察劫持,警察把我的东西翻得满地都是,并恶语相加。榆树市警察把我们接回,并非法关押在榆树市拘留所,十五天后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正在家里干活,黑林镇治保主任孙林国伙同大队书记孙宪明把我绑架,送到榆树市洗脑班,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黑林镇派出所孟所长带四、五个警察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把我绑架到榆树拘留所,六、七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劳教所,每天逼迫我们做奴工。定额很高,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做工艺品出口换取外汇,完不成任务就扣分(加期)或体罚,吃的是没有一滴油的菜。更恶毒的是,狱警逼迫我们每人都写入邪党的申请书,如不写就惩罚。

这一系列的迫害,给我和家人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老伴每天担惊受怕,怕警察找我,我们居无定所,生活窘迫,儿女也没法安心工作,每天牵挂我们的安危,我的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精神憔悴,心理压力大,每天都苦不堪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5/吉林省榆树市流离失所的老人刘淑艳再遭绑架-320484.html

2015-11-30: 吉林省榆树市长期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遭绑架

2015年11月25日,吉林省榆树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到孤岛将长期流离在外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正帮在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垦利管理区工作的儿子带孩子)绑架到榆树市西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0/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9339.html

2015-11-29: 吉林榆树法轮功学员刘淑艳11月25日在山东被榆树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9/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08367.html

2011-10-31: 吉林榆树市刘淑艳被迫离家 又遭恶警胁迫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刘淑艳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去发真相资料救人,被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后遭骚扰被迫离家出走,警察又找到她的住处,胁迫她回当地公安局所谓的“结案”。此前,刘淑艳曾遭恶党三次迫害,给家人和本人身心都造成严重伤害。

以下是刘淑艳的自述:

我是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前我一身病,从头顶到脚底没有好地方,经常头痛,严重时恶心呕吐,浑身无力,不能干活,整天昏昏沉沉。儿子看我终日生活在痛苦中,有一天给我拿回一本书《转法轮》。我一下子看进去了,修炼了法轮功。从此我无病一身轻,生活有了希望。一九九九年后我却屡遭恶党迫害,致使我有家难回。

一、近期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与同修李传兰去外村发真相资料救人,被榆树市黑林镇派出所李伟带人绑架。第二天榆树国保大队警察来又把我们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黑林镇派出所警察配合榆树国保大队抄了我的家,他们象强盗一样撬开我家的柜子,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大法资料,把我家翻得一片狼藉,而后扬长而去。

为了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我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他们把我绑在床上。每天给我打七、八瓶不明药物,我的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七八天后他们又换了一种药物,打上后我就心难受,剧烈恶心呕吐,坐卧不安,睡不着觉,两三天的时间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警察怕我死在看守所,勒索了我家人两千元钱才放回。

我在榆树看守所遭迫害两个月,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老伴着急上火,只要别人一提到我,他就掉泪,地里活没人干,庄稼苗都干枯了。当听到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老伴当时就哭了,告诉弟媳给我准备后事。在外打工的儿子,女儿牵挂我的安危,都无心工作,回来看我。八十多岁的父母听说我被迫害都很上火,老母亲一下子犯了老毛病,家人托人营救我加警察的勒索,我家的直接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

回家后,榆树市国保大队还经常骚扰我,给担保人施加压力,让他看着我,经常汇报我的动向。还总让我老伴去国保大队,查询我的身体情况,如身体恢复,还要继续绑架我,没办法,我只好流离失所。

和我同时被绑架的同修大姐李传兰,回家后又遭榆树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了三年徒刑,送往长春监狱遭受迫害,家人接见时看见她已被迫害的无法走路,是用车子推出来的。

我流离失所后,老伴也被迫离家,和我一起颠沛流离,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二零一零年八月份,我老伴和女儿回家取东西,黑林镇派出所去了一帮警察,把他们围在中间,如临大敌。警察威胁恐吓他们,说出我的住址。随后榆树国保大队杨宗柏以取消网上通缉撤销案件为诱饵,诱骗我老伴带他们一起到我流离失所的地方找我。

到了我的住处,他们把我所有的亲属都找来劝说我,让我和他们回去。我不回去,他们就象犯人一样看着我,并威胁我说,如果不回去,他们就去当地公安分局报案,让他们来抓我,到时没人保你,就更遭罪了。老伴和亲属迫于压力也都劝我跟他们回去。没办法,我只好跟老伴和他们一起回去。

在榆树市国保大队,他们强迫我在他们写好的卷宗上签字,按手印。他们的上级部门打来电话要再次对我实施绑架,家人据理力争,使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二、前期遭迫害事实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在吉林市火车站被警察劫持,警察把我的东西翻得满地都是,并恶语相向。榆树市警察把我们接回,并非法关押在榆树市收容所,十五天后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正在家里干活,黑林镇治保主任孙林国伙同大队书记孙宪明把我绑架,送到榆树市洗脑班,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黑林镇派出所孟所长带四、五个警察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把我绑架到榆树收容所,六、七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劳教所,每天逼迫我们做奴工。定额很高,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做工艺品出口换取外汇,完不成任务就扣分,吃的是没有一滴油的菜。更恶毒的是,狱警逼迫我们每人都写入邪党的申请书,如不写就惩罚。回家后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高压下写的入邪党申请作废。

这一系列的迫害,给我和家人身体和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老伴每天担惊受怕,怕警察找我,我们居无定所,生活窘迫,儿女也没法安心工作,每天牵挂我们的安危,我的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精神憔悴,心理压力大,每天都苦不堪言。

只因为做好人,我们全家就遭受如此迫害,希望有良知的人都来谴责恶党这一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31/吉林榆树市刘淑艳被迫离家-又遭恶警胁迫-248533.html

2010-03-28: 吉林榆树市李传兰自述遭绑架迫害经历

我是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农民,名叫李传兰,今年五十六岁。下面把我被绑架、迫害的情况告诉给大家。

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我和法轮功学员刘淑艳去本乡发放真相资料,在回家路上,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李伟和彭宪明开车劫持到派出所关押一宿。第二天早,李伟又伙同榆树市国保大队、刑警队刘雨等十来个人,到我家强抢,到处乱翻,抢走大法书等。当时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吓得瘫倒在地。他们又到刘淑艳家强抢。接近中午时把我们关进榆树市看守所。

六月五日我开始绝食,抗议中共对我的非法关押。十天后身体极度虚弱,送医院抢救,给我注射不明药物,把我迫害得胃和肚子胀的很厉害,并且嘴里冒火一样干裂,起泡、耳鸣,眼睛看不见东西,每天昼夜都有三-四名警察把守门窗。更邪恶的是,他们使用欺骗的卑鄙手段让我家属签字,说放我们回家,家属签完字,下午又把我们送回看守所。

又过几天,我身体更加虚弱,生命垂危,又一次送医院抢救,继续打以前的药。家属怕我出事,每天给看守的警察买烟、水果、饮料等。又给迫害我的狱医李云龙二百元钱,买四盒好烟。还给狱警们五百元钱,这样还要我写“五书”再放人,我一直不配合,继续绝食十九天。我女儿和我妹妹,天天奔走托人(各种费用四千多元),又托亲友拿出二万六千元,找人疏通后,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才把我和刘淑艳放出来。

家属为了营救我受了很多苦,我妹妹从吉林到榆树往返多次,晕车很厉害。我女儿抱着四岁的孩子多次往返,遭罪吃苦,又拿出共计三万多元钱来,可这钱是她丈夫的抚恤金(女婿打工因出车祸身亡,老板给的赔偿钱。)一想起来我就剜心透骨的难受……

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被劫持回榆树市看守所关押二十三天。三月份又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天。这两次又交罚款勒索二百元,把我家仅有的二千斤玉米在村委会书记王宪臣的指使下,全部拉走,共损失四千多元,这几年我家里被迫害、勒索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8/220547.html

2009-08-22: 榆树国保大队伙同各派出所绑架勒索大法弟子

四月十九日晚榆树市黑林子镇大法弟子李传兰、刘淑艳被黑林镇派出所恶警李伟带领榆树市国保大队十来个人实施绑架,两人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两人绝食抗议,刘淑艳身体极度虚弱送市医院抢救,警察欺骗家属于五月二十七日来医院签字,并劝刘淑艳吃东西、按手印,说是要放人,结果手续办完后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人员将刘淑艳送看守所继续关押,叫家属周日(三十一日)来接人。可是等到周日来接人时,办案人和主管局长说二十七日已经起诉到检察院了。家属白空喜一场。可见邪党执法部门现在只能靠行骗过活了。

后来李传兰、刘淑艳两人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邪党公安执法部门经过家属亲友的找人疏通,每家拿出二万多元钱方肯访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2/206984.html

2009-06-23: 榆树刘淑艳、李传兰被迫害昏迷,生命垂危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晚,榆树市黑林镇大法弟子刘淑艳、李传兰被榆树市国保大队绑架,送往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七日,刘淑艳下肢被迫害致不能行走,送市医院抢救。第二天,公安局刑警大队刘雨等恶警骗家属签字承认发真相资料,说签完字放人。结果家属受骗签完字,恶警马上又将刘淑艳劫持回看守所,恶警又骗家属周日来领人,周日家属来领人,恶警说“已经移交检察院了”。

刘淑艳、李传兰继续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处于昏迷状态,六月十五日下午又被送往市医院心脑血管科抢救。三名恶警监控,当天晚十一点前允许家属、亲属探视。

六月十六日又换三名恶警监控,非常严厉,只许家属见,不许亲属见。俩大法弟子现仍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六月十八日上午,刘淑艳、李传兰被看守所接回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77.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6-16:
当事检察官为:武洪丽,电话0431-87000953。
2019-05-30: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榆树市公安局长电话:俞申15500095757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高广野 83618101 15500096001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李建国 83618107 15500096005 13364511509
倪志启 83618198 15500096008 1590440880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执法大队副队长徐涛:15500096169

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043183817110、043183828201
所长吴晓东 15904409343宅043183611468
指导员郭福伟 15500097110
副所长常胜利 15500097099
警长李红军 15500097092、043183818111
王迪 15500092955

正阳派出所
揣贺-15500095600

榆树市国保大队
赵文峰 83618238 13364640184
胡铁英 15904409150

德惠市现任公安局局长:国洪波 0431-87295998
李炜 政委:87290003 83610002 13364511988
王树新 副局长(主管刑侦):87297238 87266188 13944024888
袁凤山 副局长(主管国保):87294789 87264789 13364633666 15947833666
王辉副局长87293366 86855999 1336463345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5-12-15: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公安局领导

姓 名 办公电话  手机        手机
高广野 83618101 15500096001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李建国 83618107 15500096005 13364511509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倪志启 83618198 15500096008 1590440880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刑事侦查大队
王立群 83618220 13944054555 15500097999
董继星 83618230 15904408922 15567107777
梁士文 83618180 13321548837 15500096288
梁桂友 83618183 13364511848 15500096999
俞树祥 83618182 15904408935 15500096355
韩占国 15500096366 13180999295

刑事侦查二中队
闫国辉 13364511996 13304390816
管瑞川 15500097897 15904408795
王海江 15500096322
刘显春 15500096315
柴相佳 15567033555 15904408924
杜建福 15500096318 15904483168

预审大队
刘金武 83616655 15500096456 13364511655
崔海蛟 83838888 15500096455 13364517888
崔宏伟 83651260 15500096422 15904408917
李海隆 18686397379 13304390565
鲍远辉 15904408988 13596131111
李艳玲 15500096425 15904408992

原黑林派出所
崔广来 83911110 15500097508 15567094567
李 伟 83911110 15904408792 15500097302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6-11: 长春市中级检察院
地址:长春市南环城路3999号 邮编:130022
办案人:姜思宇
中级检察院电话:(0431)89988000
长春市中级法院
地址;长春市超达大街3999号市中级法院 邮编;130000
办案人:刑二庭副庭长郑伟;
中级法院电话:(0431)88558766

2016-04-10: 榆树市检察院电话:
总机 0431-83651152
院领导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张颖靃 83660800 13331690007
卞青林 83623379 83620288 13364640885
韩成义 83623271 83616687 13304395268
车吉林 83651252 83656886 13756887777
邱立东 83623048 83609177 15043140001
陈钢 83909777 83650777 13630530888
徐新禹 83640077 83666555 13364695888
王朋敏 83639702 83675588 13943155008
检委会委员
张连山 83657258 13756371266
政治处干部科
廉绒 83670068 13630547522
刘靖宇 13844055058
王立章 15044101688 13304390468
政治处宣教科
赵辉 83652777 13944912888 13304395188
陈耀 83625223 13630579999
孙宇 13353292222
纪检监察
秦学源 83629029 13504792675
桂广信 83660788 13174307888
办公室
孙剑 83633984 83665666 13364510071
郭平 15981009336
张敏娜 15044351719
反贪局副局长
张坚 83660866 13596135000
反贪局内勤
李雅莉 83622874 137568869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