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市 >> 梁艳, 女

梁艳
梁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6-17
家庭成员: 儿女: 梁艳
夫妻/父母: 杨秀芹(杨秀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6-14: 迫害中,十三岁的我被迫失学(图)
我叫梁艳,出生于一九八六年十月五日,父亲叫梁立进,母亲叫杨秀琴。在这里我想把自己被迫害的经历讲给大家: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目睹了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这些迫害的经历和镜头给我造成了严重的心灵创伤和印记。
一九九八年,妈妈开始学炼法轮功,体弱多病的妈妈身心受益很大,之后也带我走进了大法的修炼。那时的我刚刚十二岁,我修炼法轮功后心里非常高兴,每天和妈妈一起炼功,当时学法小组在我们家,就这样我也和大家一起学法背经文,星期天经常和妈妈一起出去弘扬大法,那时的我感到非常的幸福和快乐。

一九九九年四月末的一天,我们家突然来了很多警察,包括演武派出所所长和公社书记王辉,他们问我来学法的有多少人,之后就在我家等人来,一会学法的同修都来了,他们就开始一个一个的登记;他们还上炼功点上一个一个的登记。到了六月份,派出所警察开始不让我们在炼功点炼功,几天后我们家又来了很多警察骚扰。因为妈妈每天拿录音机去炼功,说我妈妈是炼功点的点长,就来监视妈妈,我妈妈就给他们看师父讲法,告诉他们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开始全面镇压,大量抓捕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妈妈去抚顺市政府上访,想说明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实真相,想让他们放了被无辜关押的叔叔阿姨们,可是却被强行抓走。那天年小的我只能焦急的在家里等待,一直等到了半夜十二点多妈妈才回来。次日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及公社书记王辉带很多人来到我家,搜走了我家里全部的大法书籍、录像带、录音带、师父法像、录像机和录音机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害怕的蜷缩在妈妈的怀里。事隔几日妈妈又被他们带走关押了一天,妈妈回来后告诉我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说有一名辽宁省抚顺市矿工,因为学炼法轮功不吃药而死,妈妈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觉得有假,是造谣诬蔑法轮功,就决定去核实真实情况,事实证明这件事情根本不存在。死者的妻子给妈妈看了死者在医院住院的收据,说是死者的弟弟为了讨好上级报的假案,来污蔑法轮功。就因此事,抚顺市刑警队政保科科长孟伟和藏××及演武派出所警察把我妈妈抓走,关押审问了一天。妈妈质问他们:为什么中央电视台公开向全国人民撒谎造假,欺骗老百姓?为什么抓我?他们被妈妈问的无言可答,只好说是上级的命令,他们觉得理亏就放了妈妈,并且告诉妈妈不准串联,否则就抓你。之后他们来我家就象走市场一样随便,每天都有人来监视我们,妈妈告诉我说:我们是做好人不用怕。

一九九九年九月,妈妈为了讲清真相到北京上访,给我买了两箱方便面和300元钱,告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哭了一天一夜舍不得离开妈妈,但是我知道妈妈做的对,大法蒙冤,师父被非法通缉,我们要维护法,讲清真相,我支持妈妈。于是我送妈妈去车站,一边走一边哭,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才能回来,心里空空荡荡,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幼小的心里有很多的痛苦迷惑,我不明白为什么做好人还要被抓和监视。从迫害开始,我的家就永无宁日,隔三差五的就有派出所或社区的人来骚扰,弄得邻居背后指指点点,屡遭白眼,学校领导和老师经常找我谈话,每节课休息时间都是在班主任的办公室度过,从前要好的同学们都象避瘟疫似的躲开我,开朗乐观的我变的忧郁自闭,只有泪水和孤独伴随着我。

妈妈去北京后,爸爸为了养家只好离开我去打工,我经常哭泣到深夜方能入睡!一个多月后终于等来了妈妈的消息,妈妈又被抓进了监狱,我和奶奶、舅舅和大姨等亲人去探望妈妈,看到妈妈那瘦骨嶙峋的样子,我简直认不出来了,泪水无声的在我脸上滑落,我紧紧的抱住妈妈,生怕妈妈再次离开我,我不能没有妈妈,可是警察毫无人性的强行拉开了我和妈妈紧握的手,推开了我和奶奶,给妈妈戴上手铐推上一辆警车。我无助的喊着“妈妈”跑步跟在警车后面,看着她渐行渐远,泪湿了一路!就这样,我再一次离开了妈妈,无助的我不知道怎么再去面对以后的生活。

我不想再看到同学们冷漠和异样的眼光,不想再听到学校领导一遍一遍重复让我和妈妈脱离关系的话,我厌恶上学,我厌恶见到对我冷眼看待的同学和老师,我的心里已经不能再承受这样的精神压力,我心里几乎崩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的选择就是辍学回家,于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离开了学校,从此闭门不出。没有了同学,没有了朋友,没有了妈妈,没有了一个孩子应该有的一切快乐,只有无助的痛苦和孤寂的泪水伴随我。在这段日子,我除了去马三家劳教所探望妈妈,几乎很少说话,看到妈妈也只是哭。看着妈妈依然笑的那么坦然,我的心好痛,我知道妈妈是不想叫我们担心她,绝口不提在里边受的罪和吃的苦。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我终于等到了妈妈的归来,本以为就此可以平静的生活,可就这小小的愿望也被打破,每隔十天半月就会有人到我家来“探视”,我和妈妈出门都会有人跟踪,感觉自己赤裸裸的生活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二零零二年三月,妈妈又被抓捕,被抓后妈妈逃离了魔窟,这样我们完全失去了联络。同年五月二日,爸爸被当地警察和国保大队绑架关押了一天两夜,遭到了毒打和审问,警察抢走了家里的真相资料、VCD和大法录音带等。我当时没在家。当我回家知道此事后,就到当地派出所找爸爸,警察恶声恶语的把我赶出去,并警告我不要乱说话,否则连我一起抓起来。他们带着爸爸去了奶奶、舅舅和其他亲戚家里搜捕妈妈,没有找到妈妈,警察还不断的来我家骚扰,说要抓我,我不敢回家,哪都不敢去,只好游荡在街头巷尾。从此的我,有亲人不能相聚,有家不能归回,没有成年的我只能靠自己打工养活自己,租房子流浪在外,小小的年纪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中共邪党的谎言和煽动下,很多中国人不明真相,在打工时有的老板很坏,看我年纪小,又发现我是学法轮功的,就不给我钱,把我撵走。我只好找熟人管爸爸要钱,由于爸爸也不在家,有时要不到钱,就只能找亲属和朋友借。

二零零四年,妈妈终于找到了我,我去了妈妈那里,一起帮妈妈做资料,和妈妈出去发资料和贴传单,我心里很高兴。有一天我们住的房子,楼下有监控车,妈妈怕连累我,就让我去大姨家住,之后妈妈离开了这个城市,我和妈妈从此又一次失去了联系。我很想妈妈,看到我身边的刘玉梅阿姨被抓,被迫害,我很难过,也害怕我妈妈被抓。在真相资料里我看到叔叔阿姨们惨遭迫害,被活体摘取器官,吓的深夜都不敢哭出声,害怕警察发现把我抓去,也象其他叔叔和阿姨那样被活体摘除器官。

有一次我发烧的很厉害,一个人在房子里,因为没有钱交电费,屋里很冷,到了晚上屋里黑黑的,三天没有吃饭了,我很怕会死掉都没有人发现,怕妈妈有一天离开了我,而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我想妈妈!妈妈你在哪里?泪水不断流……就这样我睡着了,第二天睁开眼睛觉得自己还活着。就这样,我在极度的恐惧和无助的痛苦中艰难度日,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很难熬,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承受到什么时候,那种孤独和绝望的感受几乎置我于死地……

二零零七年新年,我在网上看到妈妈在找我,我高兴极了,马上给妈妈留言,约定时间联系,原来妈妈在朋友的帮助下逃到了国外。妈妈告诉在国外信仰是自由的,人人都是平等的。当时中共临近奥运会,警察对法轮功大量的抓捕,他们知道妈妈在国外呼吁找我,就到我奶奶和亲属家找我,奶奶托熟人告诉我要小心,警察在找我。我找到了爸爸,让爸爸托人给我办个身份证和护照,我说去找妈妈,我想妈妈。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和爸爸终于离开中国,来到国外见到了妈妈,从见到妈妈的那一刻,我再也不想跟妈妈分开,迫害法轮功十年,我从需要妈妈照顾的孩子长大了,这种长时间的迫害造成的没有妈妈的家庭生活,给我造成的心灵上的痛苦是无法弥补的,我再也不愿过那种没有妈妈、没有亲人的日子了。由于我自己亲身经历的痛苦,我能感受到和我一样的在国内的小朋友的所遭受的一切,有很多的孩子失去了父母,从此无依无靠,为了帮助他们,为了结束这场迫害,我和国外的同修一起讲真相,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和人民的正义支持,帮助我们共同制止结束这场迫害。

我希望在中国和我一样的青少年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能有一个信仰自由的修炼环境!希望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士伸出正义之手,帮助那些在中国仍然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帮助那些失去亲人到处流浪的少年和儿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4/202697.html

抚顺市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12: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望花大街16号
邮编:113001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院长 高健 (女) 13904130339
副院长 李福文(主管刑庭) 57567203 18641311203
副院长 俞明录 57567205 18641311205
政治处主任 徐绍弟 57567206 18641311206
刑事庭庭长 孔夯 57567260 18641311253
刑事庭副庭长 袁晶丽 57567258 18641311231
望花法院武强电话15541383827
望花区工农派出所:
地址:望花区北镇街15街,邮编113001
电话:024-56685251
所长李文波 56685191 13941361060 56100062
教导员张崇波 56665156 13942387333 56666217
案件中队副所王英平56685251 13804134299 56684048
社区中队副所长孙廷文 56685251 8831929 56428489
警察王德刚 56685251 13941332597 53802210
警察许光 56685251 8778687 52335670
巡防中队副所长张进 56685251 13942380782 52435799
抚顺市公安局望花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抚顺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办公室6689471传真6670249
指挥中心:024-56689054
办公室024-56688139
政治处024-56688622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
地址临江路东段邮编113006
局长孟祥斌
常务副局长孙得胜
副局长杨文君(主管迫害):15941388787024-52625821
抚顺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3楼
地址:西一路一号邮编113008
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策划审批人)13841334590
魏振兴 国保既盯梢抓捕又办案 1384130121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