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栾志义(栾治义), 男, 51

个人情况: 厨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市道里区榆树乡五一村
拘留时间: 2001年5月
迫害情况: 劳教三年;被靳国良等人打得鼓膜穿孔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栾志义(栾治义) 范桂环(范桂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0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乡派出所警察骚扰
四月初,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乡派出所警察谢忠臣,到法轮功学员栾治义父亲家打听栾治义的电话、家庭住址,没有达到目的。

四月末,警察谢忠臣又到范桂环父母家打听,据他们亲人讲,警察从范桂环父亲那骗去了电话号码(因范桂环父亲脑袋有病)。

栾治义夫妻俩在外地打工,片警时常到他们的父母家骚扰,2018年9月份片警来骚扰,范桂环的母亲原来心脏就不好,又听说警察来找女儿女婿,既担心又害怕,心脏衰竭住院,一直到现在都没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9/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86396.html#195821399-12

2015-08-02: 被迫害致昏死 哈尔滨优秀厨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四十七岁的哈尔滨优秀厨师栾治义,在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遭到绑架、关押、酷刑折磨、非法劳教、遭殴打致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栾治义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邮寄《刑事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并于次日收到两高已签收的短信回复。

以下是栾治义在《刑事控告状》中主要陈述:

我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前列腺炎疾病,身体虚弱、四肢无力,干不了活,也不能工作,生活困难。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疾病痊愈,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使我对生活有了信心,明白了怎么样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我时,将我软肋骨打伤,疼痛呼吸困难,不能动。就是这样还将我投入哈尔滨道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大庆草原派出所非法绑架我时,用手铐猛抽我的头部,导致头部流血。被移交大庆采油九厂派出所后,大庆采油九厂派出所谢姓等警察对我刑讯逼供,殴打辱骂我、强制体罚我开飞机。

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书和录像、被强迫奴役、被上绳酷刑折磨,劳教所教唆副大队长王英周给我上绳酷刑折磨,强迫我签字放弃修炼和认罪,上绳折磨后我的胳膊被劳教所医生王安故意用力拍打疼痛难忍,被包夹监管,被劳教所三大队的副大队长刘福成殴打致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

二零一零年,被国安非法绑架到市局,把我关在铁笼子里,将我铐进铁椅子,非法拘禁一天。

由于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的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迫使我多次失业,工作单位领导受警察胁迫或迫不得已将我辞退。无论在哪里工作,我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工作中肯吃苦耐劳,单位领导都很认可我的工作,有的领导临走还多给我发一个月的工资。

以上我所遭受的一切不公正的待遇,都是恶首江泽民以个人意志、以权代法、无理智的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成的。这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不仅使可敬的法轮功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使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惨遭身心折磨和身陷囹圄,使几百万法轮功学员非正常死亡,同时也使无数公检法人员及世人犯下迫害佛法与修炼人的大罪,使无辜的人被谎言欺骗、被毒害,直接将无辜的世人推向地狱,也将中国社会本来就脆弱的道德体系推向崩溃。

江泽民的恶行不仅违反了中国的宪法和法律,也违反了人类最基本的道义与良知。为了早日结束人类这场空前的浩劫,为了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为了维护公民的正当权利,必须把江泽民绳之以法,让其接受法律的审判!接受道义与良知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被迫害致昏死-哈尔滨优秀厨师控告元凶江泽民-313447.html

2014-05-03: 黑龙江哈尔滨警察付强无理扣押法轮功学员身份证

法轮功学员栾治义、范桂环在外地打工多年,户口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榆树镇派出所。由于被迫害,第二代身份证没有回当地派出所办理。二零一三年十月下旬,两人回当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管片警察付强态度非常凶恶,百般刁难不给签字,经多次交涉才给签字,照了像。可是身份证下来后,付强就是不给,而且叫嚣:“你们法轮功的事到哪儿都告不赢,你到分局去告我,我知道共产党坏,但是我挣人家的钱,我就得听人家的。”栾治义找所长,所长同意给,付强不知跟所长说了什么就是不给。几天前栾治义又去要,付强已不是管这片的,换了一个新来的警察,可是付强告诉新来的警察不让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3/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0828.html

2004-07-21: 大庆市大法学员栾志义被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1/79922.html

2004-07-07: 我叫范桂环,今年35岁,我丈夫栾志义,今年36岁,我们的女儿今年9周岁,我们一家都是在1997年春节前得法的。自江××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我们一家遭受了各种迫害,流离失所。丈夫栾志义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修炼前我身体非常虚弱,腰痛,天一凉小腹就胀痛,重活不能干,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我丈夫得法前身体也有很多疾病,有慢性胃炎、结肠炎、腰肌劳损、前列腺炎、鼻炎、静脉曲张、肛痰手术后经常出血。我女儿体质差经常有病。得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炼自己,明白了法理,思想境界提高了,一家人身体在不知不觉中病症全都消失了。得法半年后,为了不给别人带来麻烦退掉了借的楼房搬回了哈尔滨郊区的娘家。我们一家人快乐的生活。

1997年7.20,江××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镇压,我们乡派出所也紧随江氏流氓集团,9月的一天,片警被徐秀梅(原管计划生育的)领着到我家来要大法书,强行要走了一本《转法轮》。冬天,片警又来要走了我们俩的身份证,还让我丈夫到乡里去强制洗脑学习一个星期。

2000年4月19日,我们一家三口依法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附近被劫持,乡里把我们接回派出所,男同修被警察强行搜身。不法人员恶言恶语对待我们。村长强行抱我女儿往家送。孩子不从,撕心裂肺般的哭,在场的很多人都掉下了眼泪。车走了一会他们怕孩子哭坏了不得不把孩子送回来,孩子在我们身边吃了点饭,后来同意跟她二大爷回家了。我们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乡里罚每人两千元。

2000年6月初,我们在大庆乘风庄一家饭店打工。当地建华派出所知道了我们炼法轮功,一天派出所来人检查暂住证,由于老板还没来得及给我们办理,又没有身份证,几个警察就强行把我丈夫带走,把他铐到铁椅子上,一恶警打了他一顿,然后用衣服盖住他的脸。后来建华派出所又用车把我拉到派出所,他们想送我们進看守所,请示市局,市局不管,后来老板托人通融,这才同意送我们回当地。

7月20日,片警刘新国来要我们的笔迹,看到我家有很多大法书和法轮功真象资料,当时他要拿书,我丈夫坚决不让,后来他只看了看,拿走了两份真象资料。7月21日早上下起了大雨,徐秀梅打着伞来看我们是否在家,她走了一会,片警刘新国和几个人来让我丈夫去乡里,说610的人要和我丈夫谈谈,把我丈夫带走了。不一会,刘新国、孙武、610的两个人又来了,他们向我要书、资料。我不配合,他们翻也没翻到,把我们当时看的一本《转法轮》和一本《法轮大法法解》要拿走,我往回拿,610的一个人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门往炕上磕。不知磕了多少下,我几乎都站不住了。恶徒还把我手拧到背后戴上手铐。另一个610人临出门时打了我一嘴巴子,把我绑架到派出所。

我丈夫被靳国良等人打得鼓膜穿孔。不法人员无任何理由拘留我们,到分局却以“参加法轮功非法组织”的名义把我们送進了看守所。派出所还造谣说我爸爸举报我们要上北京。由于片警不签字,本应该十五天释放我们,结果是一个月才释放我丈夫,以交书要挟不放我,后来我父亲到派出所说书他烧了,这才签了字释放了我。由于我父母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不许我们在娘家住了,我们只得在我二哥家暂住。“十一”之前,刘新国和崔又来骚扰,逼迫我写保证不上京。我丈夫干活去了,我不配合,他们叫嚣不写还送我们進去。“十一”之后我们搬到哈东站附近,派出所片警到我娘家和二哥家打听我们的下落,家人没告诉他。

2001年4月份,我们又来到大庆,5月4日我丈夫和创业庄的三个同修到农村去发真象资料,被当地联防人员举报抓住,我丈夫遭到了毒打,被接到创业庄派出所,恶警又毒打他,第二天傍晚创业派出所解金喜等几人以办暂住证为借口把我和孩子骗到派出所,他们想从我这打听资料来源,我一概不知。把我丈夫和三个同修送看守所后,指导员韩春文威胁我三天之内赶紧走人,我带着孩子到同修家呆了半个多月,我又回到了创业庄。一天早晨派出所又来人敲门,我没吱声,后来那人走了。

2003年7月2日下午一陌生人敲门,我没开。晚上六点有两人敲门,我也没吱声,七点多又有两个人敲门,我以为是找我表弟的,当他问我名字时我警觉了,我没告诉他真名。我感到这事不妙。第二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后我就到同修家去了,当天中午放学我去接孩子时,我女儿说,她大叔领两个警察来找她问我上哪了,孩子说不知道。我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天下午我不得不领孩子走出了创业庄。后来得知他们骗我姨父和弟弟说黑龙江省下名额抓三个人,有同修,还有我。他们让我弟弟取来钥匙打开门搜查,抢走了师父的讲法带和炼功带,还把我的户口也拿走了,还向我姨父要我的照片,我姨父说没有。他们告诉我姨父不许我再回去,如果我再回去,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我丈夫被抓之后,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大庆劳教所。我领孩子去看他,大庆劳教所副所长王咏湘以各种借口不允许我见我丈夫,我女儿只能在放假期间去。2002年暑假期间和从2003年以后一直都不允许我女儿见她爸爸,孩子见爸爸的天赋人权也被剥夺了。我女儿小小年纪就跟着遭受颠沛流离之苦,这就是江泽民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

2003-11-13:  栾志义被劫持在大庆劳教所一大队

2003-01-24: 黑龙江省大庆劳教所于99年11月份开始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并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一大队:大法弟子栾志义一天被上了九次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4/43288.html

2002-03-07: 栾治义,男,33岁,家住哈市道里区榆树乡五一村。2000年4月19日与妻子、女儿(5岁)依法進京上访。在信访办门口被扣押,带到哈市驻京办事处。由乡政府接回后关在哈市道里区看守所33天。2000年7月21日在家片警带着“610”办公室的人以找谈话为由将我骗走,在路上下车要回家被恶警靳国梁打耳光,将鼓膜打坏。因坚修大法被非法送到道里区看守所非法关押33天。2001年5月4日,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在大庆市劳教所关押。不准许妻子、女儿探望。妻子、女儿至今无生活来源。从被抓到现在被迫害情况不详。2000年5月被榆树乡政府的赵国加勒索2000元;被道里区看守所勒索260元。2000年8月被道里区看守所勒索260元。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7-18: 法官周宇轩(男法官) 电话 0451-85961105 18503601121
公诉人李丽颖0451-84353055
国保大队办案警察刘宏伟 0451-87663153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0451-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办电84869200 手机13304500157
副院长孙伟庆 办电84869201 手机13945668121
副院长邹郅 办电84869202 手机13904637779
副院长: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