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中山市(地级) >> 陈旺财(陈王才),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中山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4-20
家庭成员: 儿女: 陈旺财(陈王才)
夫妻/父母: 杨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8-28: 广东中山市陈王才自述被绑架迫害经过

广东中山市法轮功学员陈王才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和母亲、妹妹一同被绑架到中山市莲豪派出所,遭刑讯逼供,之后在中山看守所遭非法关押。后来陈王才被非法判刑四年,其母亲被非法判刑两年。陈王才冤狱期满时,还被劫持入湛江市洗脑班。以下是陈王才自述自己和亲人遭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我和妈妈、妹妹在中山住处吃午饭时,突然有人敲门,说是修什么水电的,我一开了门,十几个中年男子一下子就冲进来,压住我们的手,不让我们动、不让我们说话,就开始四处抄查我家,接着就把我们拉到了中山市莲豪派出所。

据了解,这帮人是中山市刑警队及莲豪派出所的人,其中一名莲豪派出所警察就叫杨日辉。当时他们手中没有任何牌照、也没有搜查令,就对我们非法抄家、绑架,因为我们没有犯任何罪与错,我们不跟他们上车,当时我妈就开始打坐,就这样他们几个人把我妈抬上车,也把我和妹妹拖上了车。

到莲豪派出所后,他们就对我们进行一连串高压审讯,我们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恐吓我们、打我们,其中还有人用巴掌往我妈脸上打、踩压我妈的手通红。在派出所时,那些恶警还用辣椒水喷到我妈的眼睛里,弄得很长时间都看不到东西,半年多过后看东西还是很模糊,这是到开庭那天妈妈跟我说的。

之后,他们打印出一张题名为“搜查令”的资料,拿过来就逼着我们一定要签名,吓我和妹妹,还动手打我妈,我们不签他们就拿着我们手签,还有按手印和电脑手印之类的。其中,中山莲豪派出所警察非法抄走了我的个人自用笔记本电脑、打印机、两箱没用过的A4纸、几台MP4及我两台手机、还有我妹妹的掌上电子书,恶警还抄走了我妈的存折和我妈夹放在衣服中的三四千块钱,最后把我和妈妈拉到了中山看守所进行非法关押。

在中山看守所,里面很多都是凶恶的在押人员。在里面,蚊子多、冬天冷、下大雨时还有雨滴飘进来、睡觉都是一个肩靠一个,有时人多还都得打侧身睡。所吃的都是随便煮煮的糟南瓜、绿豆芽、白萝卜、菜头,吃来吃去都是这几样,因为他们打饭都是从小窗口一碗一碗往里丢,有时都是一小小块或两块、甚至白饭,刚进去时看他们都抢着拿,传下来他们就把菜多的扣下了,有时传到我的就是只有白饭一碗。也只有在逢年过节时,他们才多加一点点肉类,也只有这样才能吃得饱一餐饭,就这样,我熬过了在看守所的一年一个月时间。

八九个月后的一天,中山市第一法院的车来接去非法开庭时,我看到妈妈已经消瘦到了很可怕的样子,原本白白净净、皮肤又细嫩的妈妈竟然在半年多时间里被迫害得如此瘦弱,看到妈妈这样,作为儿子的我也是非常痛心。那时妈妈跟我说:“在里面,她们不给妈妈吃早餐,还逼妈妈长时间去做那些手工活儿,常常给妈妈上脚链、手链,有时还锁到床上,成大字形双手双脚都扣在床上连动都没法动。妈妈的手被那些花枝刺得满手起泡、流血,有时完不成他们所定的数量,还被罚站值班,一值就是几个班,一班一个半小时。”

刚刚进去,开始时我跟他们做那个花,后来我想,我又没有犯罪,做这个干什么。所以我就找当班管教谈,给管教讲真相,给管教讲法轮大法的功效、讲恶党的恶毒迫害、也讲了藏字石、还告诉管教上网查看藏字石资料和如何上动态网、明慧网,也给仓内在押人员讲真相,最后那管教也同意了。刚开始他们对我都很凶,那时他们都叫我“法轮功”,所里规定进来的人都要背《六要六不准》还有那个什么十三字歌,因为我没犯罪我不背,我看得出来那管教他也相信我讲的,他也没叫我背。

几个月后,有一次管教进仓里来,一个一个抽背《六要六不准》,当到我时,我就说:“我不背”,那管教就说:“才哥,我知道你不背,下一个。”有一位在押人员背的时候声音已是中中,那管教却说声音要大,太小声了,先做五十个俯卧撑把声音做大,就这样的罚了那位在押人员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后来管教每次找我聊天都说才哥才哥的,每换一个值班员,管教都当着大家面说:“这是才哥。”仓里所有人也都这样叫,都很喜欢找我说话。

我妈妈已经是六十岁的老人,我原以为他们会对妈妈好点,原来我妈却比我辛苦无数倍。我给仓内那些人讲真相以后,他们都很尊重我,我在仓内打坐、炼功、发正念,有时晚上看电视时我坐在后边打坐,他们看到我要炼功还特意给我让好空位,有一次我和管教在外面聊天,大队长走了过来,大队长就问:“这个是谁?”管教说是炼法轮功的,然后那大队长就靠着管教耳朵说不要给他在仓内炼,那管教就说:“不,他是一个好人。”

到开庭时,恶党竟然用假名义说是为我请了辩护律师,其实是给恶党做辩护而对我加害。按法律说,辩护律师需要经过被告人同意才能上庭做辩护,当时那律师就骗我,说是为我辩护,后来不是,要不说什么我也不会同意。那律师查问我家庭的事,套取资料在开庭时对我进行攻击,比如我父亲去世的事,这本来对我来说已经是很痛心的事,开庭时那律师一直在不停的责问,最后连那审判长都听得不耐烦,那审判长就对律师说:你别说了。开完庭后,我给审判长交上了我亲手所写的几页无罪辩护书,谁知那律师也弄了一手资料交给了审判长。

律师名叫乔森,办事处:中山市法律援助处律师。

审判长叫彭应梅,代理审判员:施斌斌,人民陪审员:赵莉,书记员:梁嘉玲。

开庭时,我就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我问那审判长:你用什么判我,她就说根据刑法第三百条……,她读出来,我又说,这第三百条只是规定对邪教而下定义,跟我们法轮功没任何相干,我连连追问:有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如果有,哪条?给我说出来?最后那审判长无言啦、糊涂啦,无奈的低下头一页一页地翻那本刑法书。原以为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宣判我有罪,管教也说判不了,仓里的人也说我很快就可以出去。谁知道中山市第一法院最后对我非法判刑四年,还对我妈非法判刑两年;我上诉以后,中山市中级法院又以非法裁定维持了原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恶党开始暴力迫害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我的家庭被恶党搞得支离破碎、时常被派出所恶警非法骚扰,我妈受到恶警多次绑架、扣押、关押,家里的电视机、牛车等家具、电器被恶警抄走,还被多次罚款数额甚多。被十年迫害,一家四口却被分离在四地不能相见、无法团圆,一直到现在二零一二年还是如此无法相见。

本来,在二零零九年,当时我和妈妈在中山辛苦工作,半个月前联系到了大妹妹,妹妹上中山和我们在一起,后来也得知小妹妹消息,小妹妹说想学电脑,正好家里有电脑,我就叫妹妹也上中山来,这样一家人就可以团圆,我也可以教妹妹学电脑。说来是命运的蹊跷,其实是邪党的恶毒,联系到小妹妹,说好了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这天小妹妹就到中山,谁知就在这天,我们就遭到了莲豪派出所的绑架。那时真不知道年小的妹妹怎么办,在四会监狱时大妹妹来信,才得知小妹妹被骗到了深圳,被困在深圳传销黑窝之中,直到现在也无法得知小妹妹的消息,也无法得知妈妈的消息。

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这天我已刑满被释放,谁知就在当天,湛江市洗脑班主任王宁、副班杨信等一流氓团伙开车到了四会,强制性地把我带回到湛江市的洗脑班。按法律原则,刑释人员是合法公民,恶党无权再关押,何况我还是被非法判刑,无论如何说,恶党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它所规定的法律。因为我是合法公民,我不能留在那里,我当时就要求回家,王宁、杨信偏不让回。

到了二十四日早上,他们把我关着,我也看不到他们过来,到了下午两三点钟才看到他们开着车摇晃过来。出乎意料的是他车上拉着我的大妹妹,当时妹妹已经挺着一个大肚子,妹妹说怀孕已快九个月。我问王宁杨信:你们带她来干什么,她又不炼功,那王宁就狡辩说:她说她炼;我知道,他不敢不放我,就把我妹妹带过来挟持我,说什么都不让我和妹妹一起回去,那王宁杨信还摆着牙说:她先在这里学习几天,你过几天再过来接她啦。真是名符其实的恶党,干得每一件都是违背法律、道德、违背天理的事,虽然放了我,可是还是非法多关了我一天,即使妹妹有错,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不能被关押,何况妹妹她还没有错,王宁、杨信竟敢关押我妹妹,真是无法无天。

当时,王宁、杨信那帮流氓团伙是用欺骗性的谎言对我妹妹说:你哥回来了,我带你去接你哥。接什么接?我回来了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回去吗?要接也用不着挺着一个大肚子的妹妹去接啊,什么逻辑啊?不是搞迫害是什么?邪党是造假大王,还有什么是真实的,叫当今的中国人又如何相信它??

我在中山被绑架时,听说珠海的同修也有被绑架,恶党就造谣说是我把同修供出来的。当我刑释回来时,恶党就欺骗我妹妹,以看我的理由而关押我妹妹。恶党还造谣说是我把妹妹叫进来的,还说我还回去把妈妈也一起叫过来。真是可恶、可笑!平白无故的我叫妹妹进来干什么?还有谁不知道洗脑班是邪党的黑窝、暴力、流氓集团,我叫妹妹、妈妈去那里受苦?我要害我妈妈?在这里我郑重声明:我没有出卖任何一个同修、我不会叫妹妹进来、更不会把妈妈也叫过来。别糊涂了,别再听信邪党谎言了;邪党的本质就是虚假、恶暴,以谎言来掩盖事实,目的就是欺骗世人、目的就是拉下大法弟子、目的就是想转化大法弟子走向反面而听信于邪党,所以啊!大法弟子金刚不动,怎么能够受邪党所利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8/广东中山市陈王才自述被绑架迫害经过-262102.html

2009-06-27: 广东湛江被迫害大法学员名单(部份)
广东省湛江市大法学员目前还正在遭受邪恶残酷迫害的,据不完全统计,仅知道有名有姓的如下:
1:李太文、男、42岁、湛江市霞山六中教师,2006年11月24日遭非法绑架关押看守所,2007年被非法重判7年在阳江劳教所至今未放人,饱受折磨。
2:吴海波、男、45岁,湛江市外加剂制药厂技术员,于2006年4月17日遭非法绑架送看守所至2007年强迫阳江劳教4年,至今未回,受到残酷迫害。
3:卓江山、男、34岁,于2006年11月遭绑架送广东吴川梅禄看守所至2007年3月乱判12年,强迫送至阳江劳教所酷刑折磨并打断手骨。
4:周建源、女、广东吴川梅禄人,于2006年遭非法绑架关看守所后乱判7年强迫送广东阳江劳教所,受尽折磨。
5:王家芳教授、女、广州人,于2005年12月遭非法绑架乱判6年强迫送阳江劳教所残酷迫害。
6:李珍娣、女、广东湛江赤坎人,2007年遭非法绑架麻章看守所至今进行灭绝人性摧残,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7:陈少清、女、小学教师2007年遭非法绑架麻章看守所至今,遭迫害身残,不能自理。
8:周阳东、男、24岁,2009年2月邪恶上门非法抄家,他在街边以修理电器为生,辛辛苦苦积累一万多元被抢走并强行抓送湛江市洗脑班迫害。
9:湛江郊区太平镇姓黄的一位学员,男20岁左右,在街边以理发为生,被邪恶拷打残废,家里一贫如洗,经济、肉体被残酷迫害。
10、湛江市遂溪县洋青镇杨再、陈旺财母子,杨再曾被湛江和遂溪610恶人多次迫害,曾被非法送三水劳教,2009年4月在中山市打工时再被绑架,租住的出租屋被抄,先被非法关押中山五桂山看守所,目前情况待进一步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7/203500.html

2009-04-09: 广东湛江市杨再母子被恶警绑架

三月二十四日,广东湛江市大法弟子杨再在中山石歧某市场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跟踪,恶警绑架了杨再、她的儿子陈旺财及未修炼的女儿,并非法抄家。

恶警后来释放了杨再的女儿,但不肯将非法抄去的身份证归还杨再女儿,并谎称没有扣过证。没有身份证就无法找到工作,恶党操纵的警察已经坏到要置人于生活无着落的境地。

杨再,年近六十岁,湛江市遂溪县洋青镇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屡遭湛江市遂溪县“六一零”及邪党公检法恶徒迫害,她曾被广东三水妇教所非法关押两年三个月,被三水洗脑班、湛江市、遂溪县的洗脑班多次非法关押,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严重摧残,她曾被三水的所谓省法制学校的恶人以点穴手法致身体受创,身体多部位长期肿痛及两手无力;在遂溪“六一零”的洗脑班被囚禁在极恶劣的环境下,被恶人强灌酒和不明药物;当时主管此事的恶人为遂溪“六一零”的黄宁、杨信等人。

杨再的农村家中,还有年迈的老母亲及十几岁的小女儿,全靠杨再母子到中山石歧打工养家,杨再母子被绑架使家中失去了经济支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9/198686.html

中山市(地级) 联系资料(区号: 760)

2017-05-09: 迫害广东省中山市陈垠好等三法轮功学员责任单位信息:
中山市悦来南派出所:
地址:中山市石岐区悦来南路32号,邮编:528400
电话:0760-23186477、0760-8929992
副所长钟志祥
副所长谢冠文13823930213

中山市看守所(习惯叫南区看守所或五桂山看守所):
地址:中山市南区马岭村16号,邮编528455
(在南区戒毒中心旁边,从城南车站往五桂山方向走15分钟就到了)
电话: 0760-23181110、0760-23181131
所长彭熙海
副所长:邹国政、李英燕)

中山市公安局石岐区分局:
地址:中山市石岐区东明花园东顺街27号17区,邮编528402
电话:0760-23188021、0760-23188026、0760-8785007
局长黄文嘉
副局长李慧明
政工监督室主任肖旭日
治安管理大队大队长郑长伟
科长徐焕甜、副科长何国友、孙容添

中山市公安局:
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东区兴中道26号,邮编528403
电话:0760-23188900
局长郑泽晖
副局长李君
副局长周朝阳
副局长黄锐平
副局长冯永富
副局长黎少康
指挥中心主任黄金辉
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周平卫
政治处主任谭锐光
纪检组组长狄聆
情报信息中心管控科科长张福辉
中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李亮宽13590902163
六一零头目:余军
国安:汤远

2014-11-20: 中山市
中山市中级法院 地址:中山市东区兴中道14号。 邮编:528403电话:(0760)8880600
中山市法院 地址:中山市孙文东路49号中山市法院 邮编:528403 电话:(0760)8820655

2014-01-26: 中山市歧江派出  恶警  梁溪  手机号码:13702787733

2013-12-16: 相关恶人信息:
胡兆洲,手机13802693379,广东中山市西区不法人员
广东中山市西区烟洲派出所副所长缪树彭,警察编号162389,手机137156213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