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高淑舫, 女, 3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和北屯镇小杨庄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3-27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14: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
.......
高淑舫,女,三十七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小杨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因病缠身,经朋友介绍走入法轮功修炼,短短几日身体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九九年邪恶的全面镇压法轮功开始后,在十月二十三日那天,高淑舫被从家中绑架到河北屯派出所,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毒打。光是打在脸上的嘴巴就有几十个,有一种胶皮棍的刑具,里面有一种钢弹一样的东西,打在人身上往肉里煞。那年才刚刚二十五岁的高淑舫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邪恶都不放手,还邪恶的大叫:“只要打不死留口气就行”。不光是男学员被扒光了衣服打,女学员也被剥了衣服打的遍体鳞伤,完全是一副邪恶流氓嘴脸。

高淑舫在河北屯派出所被迫害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后被送到了邪恶的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在那里遭到了更为灭绝人性的迫害(详细迫害情况曾在明慧网有过曝光)。中共邪党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赖嘴脸散布着弥天大谎。搞那套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邪恶的、强制的洗脑完全是自欺欺人的、徒劳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4/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六)-243919.html

2008-05-16: 揭露所谓被“转化”的真相
我叫高淑舫,天津市武清区和北屯镇人。今年34岁。一九九九年一月因病魔缠身求医问药均不见效,经朋友介绍走入法轮功修炼。短短几日,身体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大法祛病健身的效果令我惊奇,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折服。我也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在做人,不仅宽容善待家人,消除了家庭的矛盾,工作中不争不斗,和同事关系融洽。我真正体会到一个生命得到了万年不遇的大法是多么的幸运!我知道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恶全面的开始了对信仰真、善、忍善良民众的残酷打压和迫害。我是在十月二十三日被从家里绑架到乡派出所的,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几十个大法弟子。当时天已经黑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私立公堂”就设在派出所和乡政府的各个房间。电击声、棍棒声、拳打脚踢声、惨叫声、恶警们失去人性的吼叫怒骂声,从各个房间传出去很远很远。

我还记得,恶警打在我脸上的嘴巴有几十个,打在身上的胶皮棍里面有钢弹一样的东西,打在身上往肉里煞。那年我25岁,恶警直打得我小便失禁,打累了都不肯罢手,还邪恶的大叫:“只要打不死,留口气就行。”

更邪恶的是,恶警不光将男学员脱光了衣服打,连女学员也被剥了衣服打得遍体鳞伤。我还记得,他们狠命毒打一男学员,残忍的让他的妻子在一边看着,以图达到摧残修炼人的意志的目地。

一名姓李的男学员胳膊被打断,一名姓王的男学员的耳朵被打聋,到现在一只耳朵听不到声音。一名女学员被打的面目皆非,家人已经认不出自己的亲人了,竟背着送回乡里。有一个女学员被打得尿血,生命垂危,被非法送劳教时,吓得劳教所都不敢收。还有一个大法学员的丈夫与邪恶理论,也被打了一通。

当时仅我们一个乡,就有几十名大法学员被非法拘禁,至少六人被非法劳教,约二百左右修炼人被强迫违心的写下所谓的“保证书”。很多的修炼人长期被“蹲坑监视”“骚扰”。

经历了当地派出所的毒打、看守所的关押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开始了所谓的“劳教”生涯,就是真正的受迫害的经历,如果说在当地受到的是身体上的伤害,那么,在劳教所受到的更多的却是心灵的重创。心在滴血的那种难以想象的痛苦直到今日仍使我永远不想再回首。带着身心的重创进了劳教所。为什么说是身心呢?因为我在当地被毒打时因承受的极限,不光是向邪恶妥协了,还“供”出了一同传阅师父经文的同修,看到同修被打的死去活来,我觉得自己真是罪不可赦。心里的痛苦和压力远远大于肉身的伤口。

我迷惑、痛苦、面对劳教所的一番番恐吓、罚站、和洗脑,我糊涂了。我没出校门几年,头脑中党文化灌输的邪党的“伟光正”和我遍身的伤痕怎么对的上号?天天哼唱的“像妈妈”的共产党怎么比魔鬼还凶残?再看看劳教所那些狰狞的面孔,就是中共豢养的打手。我怎么也想不出做好人有什么错!

这劳教所有每天都干不完的奴役活,整车整车的豆子整天往里拉,扛进来,扛出去,挑个没完,经常是几天几夜睡不上二、三个小时的觉,还要强制接受所谓的“转化”。中国的劳教所其实就是身体与精神的摧残所,这边“转化”了,任务活减半,那边不“转化”,活不干完了不算完,不累晕了不算完。

除去干活就是没完没了的“揭批”与“洗脑”。邪恶“转化”人的手段足现邪恶本质。谁不配合它,它不光迫害你,它还让你看着你的同修是因为你在被迫害,在受连累。它可以随机的调几个人不停的跑步,能累的吐血,从而让你心不安。邪恶在利用修炼人的善来达到逐一“转化”的邪恶目地。

在这期间,所有不接受“转化”的都受到迫害,有被在风雪中罚站的,有的被关在冰冷的小号里,还有的晚上睡觉都被铐在床上的。有的同修炼功,就被剥光衣服在大雪纷飞的夜晚铐在外边。有同修绝食抗议,就强行灌食致使口鼻出血。但即使这样,很多同修都在坚持着修炼人的正信,不屈从“转化”。

邪恶在想方设法把修炼人拉下来,有一个“队长”就曾不经意的说:“为了转化你们,我们每星期都要出去学习,有专门的专家给我们讲课,如何才能更好的转化你们。”后来,邪恶改变了“转化”手段,凶残的恶狠换成了黄鼠狼的脸孔,硬的不行,来软的。当然活还是要干,只是态度缓和了,说什么:“你们不是真、善、忍吗?你们为了自己修炼,在这里关着,对得起家中老小吗?对他们,你们真善忍了吗?”现在回想这几句强盗逻辑的话真可笑:强盗要杀人,还问你死了对得起你的家人吗?可是在当时,在非常思念亲人的情况下,触动了很多人的心,人心上来,修炼人的正念就打了折扣,对邪恶变幻的嘴脸也就分不清了。邪恶还鼓动我们的亲人来动摇我们,比如让修炼人的小孩去探监,对妈妈说:“你好好修就行了,不用管我了,你圆满了就行。”

对邪恶的惧怕,对自由的渴望,对亲人和幼儿的思念,动摇了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使我从被动到主动地走上了被“转化”的弯路,先照抄了一份他们早就准备多时了的“保证书”。然后,今天写完明天写,写来写去,最后那就是让写什么写什么,正信全无,邪恶需要什么写什么,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在这条路上,我越陷越深,越走越远。从违心顺从邪恶,被动配合,到主动邪悟,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还有一件事是我永远的耻辱!当时也不知是谁发起的(后来据说我们中有特务)给联合国写签名信,大概意思是,我们错了,中共的镇压是对的,中共是在挽救我们……。我也在上面签了名。给大法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背弃了自己的信仰,愧对师恩!

蒙师尊不弃,后来我又走回大法,但自己总觉得无颜面对师父和大法。摆脱不掉的阴影使我精進不起来,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觉得跌倒了,不能在原地趴着,要赶快跟上来。还有我要认清楚,这都是邪恶的共党强加给我们的,是对我们修炼人的迫害,不管是对身体上的,还是对精神上的,其一切手段都是世界上最邪恶、最流氓、最卑鄙无耻下流的,最没有人性的,其根本上就是一场邪恶对正义与良善的打压。

我要把我所知道、与经历的这一切讲出来,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告诉中国人,告诉全世界,告诉联合国!中共所搞的这一切,都是骗人的伎俩!

什么样的人被“转化”?又有谁愿意被“转化”呢?更何况是这种在魔窟中的毒打、威逼与利诱,邪恶的强迫让人放弃人的正信,放弃人的信仰,放弃人的尊严,就象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麻木不仁。这就是邪党的最邪恶之处,它就是要把中国人变成躯壳,然后再装进它所兜售的共产邪灵的那些毒素,以便支撑它的苟延残喘,达到迫害众生,毁灭众生的目地。

我今天曝光邪恶的目地就是要告诉它,你们对修炼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所谓的“转化”也是不存在的!当初我们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那都是你们强逼的。我们正在师父的慈悲与大法威德的感召下,走回来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6/178588.html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4-22:豆张庄乡派出所片警徐某13821654660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武清区610电话:022—82138667
褚立红(市检察院)13920893771
武清公安局法制办顾亮18920921777
武清检察院起诉科张志超022—29360139
武清公安法制办022—82167122
武清法院姚长胜:022—82167088转80709
武清区黄花店镇西田庄村村长杨玉杰13821180528
武清刑侦三队022—82108569
陈德军(国保大队大队长)022—82167128
渎职侵权科022—29342586
武清公安局监察室022—82167106
武清区委办公室022—82138601
泉兴路派出所022—82109110
天津市信访办022—83605622
武清公安局督查022—82167123
武清检察院监所科021—29322452
武清检察院控申科022—29342000
武清信访办022—82111053

政法委书记王志强,电话:13516225888
武清区政法委副书记李占峰,电话:13072276518;老家:武清区大碱厂镇长屯村
武清区政法委处级干部马宏骊电话:15822551852宅电:022—82111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