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福建 >> 福州市 >> 刘子青(刘子清), 女, 50

个人情况: 福建广播电视大学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福建省福州
拘留时间: 2007年3月22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3-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1: 福建电大不法人员对刘子青砸门、行骗施绑架
在中共对法轮功全面迫害中,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的福建广播电视大学的某些不法官僚,以他们在官场中练就的政治嗅觉,主动紧跟中共,参与迫害本单位职工刘子青,非法监控她,剥夺她人身自由,骚扰她父母,并破门入室绑架刘子青

福建电大官僚在迫害法轮功中,还有一个阴毒的手段,以补发工资和其他各种借口为名,诱骗法轮功学员刘子青(以下简称刘)到单位后实施绑架。二零零一年初,当时的人事处副处长林碧凤就以诱骗的手段,打电话将刘从其父母家骗到单位(刘当时在父母家照料病卧在床的母亲)。刘一到单位门口,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辆车旁站着几个人,不由分说就把刘拽进车里拉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在福州市铜盘路屏西崎下某座五零三室,刘子青的住宅门前,福建电大的恶人砸门正欢,砰!砰!砰的砸门声震耳欲聋,整个房间在暴力撞击中颤动,厅房门的铁锁在强力撞击下最终变形脱落,大门轰然推开,一伙人闯入室内,将刘子青从自己家中劫持。一路上,刘问车上的人要把自己带去哪里?他们始终不回答,车子一直开到省女子劳教所旁一幢新盖的六层楼房停下,此楼是用来关押吸毒犯,阳台、走廊上都布满了铁栏杆,就这样把刘押送进这里办的洗脑班迫害。参与此次砸门闯入私宅劫持的官僚是:叶文华(副校长)、赵捷(纪检书记)、林碧凤(人事处副处长)、韩希伟(保卫科科长)、邹月英(人事处科长)。

刘在自己家已没有安全感,在单位已无人身安全保障。单位头目倚仗权势可以随时绑架劫持刘。刘到父母家住时,单位头目仍不肯放过,多次派人骚扰。对于刘父母家,叶文华一伙有所顾忌,不敢象对刘本人住宅那样可以随心所欲叫手下人砸门闯入。为了制造声势,就以单位名义联系当地派出所、段警、居委会要求配合共同绑架拘捕刘。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上午,两辆车驶到刘父母家旁停住,从车上跳下一伙人,直奔刘父母住宅,电大某些人员早就策划要实施的劫持刘的行径开始了。他们上楼时脚步轻轻,然后避开房门,在门的旁边,紧贴着墙站立,以免被门上的猫眼看到。叫居委会的人把门骗开。一阵敲门声伴随着“老刘,老刘,有点事,请开一下……”的呼叫声,刘父从猫眼一看,只有居委会一人,就放心的开门,门刚一开,哗啦一下窜进一伙人,把老人家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一进屋直奔刘卧室,一声不吭的抓住刘的胳膊就往外拽。

刘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从那几个比自己高大壮实的人手里挣脱出来。此时刘的卧室里已站满了人,他们开始龇牙咧嘴地叫喊着要刘马上跟他们走,今天一定要去。他们是:赵捷、马成斌、韩希伟、陈旭、卢辉,当时的段警叶松生、另一穿警服的四十来岁的高个恶警,别看他嗓门大,刘问他始终不敢说出自己姓名,居委会邱某、电大一医务员。无论他们怎么叫嚣,刘不予理睬,侧身躺在床上面对着墙壁,背对着围在床沿边的那伙人,心中只有一念:我今天就是不出这个房间门。就这样对峙着、僵持着,几个小时过去,恶人撤走了。临走前,段警叶松生说“本来是要你去洗脑班,你这么不配合,算了,算了。”

后来得知,此次劫持还有一些人在楼下车旁,叶文华没上楼,但在车上操控着。邪恶虽然撤去,但他们还不死心。第二天,刘母去买菜,看到传达室,以及住宅楼周围都有电大的人,马路边停着电大单位的车,老人也没心思买菜了,赶忙回到家再三交代,千万别开门,无论谁敲都别开。

入室劫持不成,省电大恶人就想着诱骗刘到单位实施绑架,他们指使有关人员打电话到刘父母家。刘一连接到单位人事处,经办人林某打来的电话,要刘去单位办手续,说房屋面积补贴一事必须要刘过来再核实签名后(其实在这之前手续已办好),单位才能上报有关部门,声称其他的人都已经办好了,就等着刘过来在自己这份材料上再核实后一并上报。刘开头不愿去,但电话一个接一个,催的很急,刘后来还是去了,刘母实在不放心,跟随去。从电大办公室一出来,马成斌、韩希伟、陈旭等人即过来,马伪善的叫刘母去办公室休息一下,刘母不从,陈旭挡着,要想把刘母与刘分开,刘母紧挽着刘的胳膊急匆匆走着,快到大门时,早已守候在那里的一伙人一拥而上,又拉又拽,母女俩挣扎着,刘感到七十多岁的母亲紧挽着自己胳膊的手都在发抖,感到抓在自己后背衣角、肩头的几只手松动了,出了大门,施宁娜扑上前拽着刘的胳膊往后拉,刘一挥手就挣脱了,此时一辆公交车在不远处停下,母女俩上车后,隔着玻璃窗,望见陈旭等人急匆匆的赶来,此时车已开动了。下车后,天竟下起了雨,母女俩找个地方避雨。

考虑到电大那伙人可能会守候在家附近劫持,母女俩一直等到深夜才回家。刘父母一再告诫刘说:以后再也别上当了,不管电大讲什么都别相信。以后爸爸妈妈走了,你一个人更不要去单位。刘曾打电话给叶文华,劝他别这样做,如果刘自己有不对的地方请叶指来,叶不但不听,居然还大言不惭的对刘说:“单位对你是仁至义尽了。”单位头目还叫人在传达室查看信件,只要一看见认为可疑的象真相信得一律截住,并叫单位的人上交刘写给同事讲真相的信,然后派人专程送到公安部门,目的是想提供证据,借公安之手给刘定罪。

目睹这一系列的迫害,八十岁的老父亲无奈的对刘说:青啊,你单位这样不放过你,你还是辞职吧,我们都节俭一些,爸爸妈妈省吃俭用一辈子的积蓄,够我们维持生活的。刘对父亲说自己早在前几年就已写了辞职报告交上去了。

学校里的行政领导,本应为教学育人服务,而福建电大的某些官僚,想利用打压法轮功往上爬,一次次的策划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劫持绑架,简直就象黑社会的绑架团伙,劫持别动队。十几年来,已记不清他们具体实施了多少次劫持计划。除了幕后策划外,直接参与非法劫持法轮功学员刘子青的电大头目有:叶文华 校长,赵捷 校纪检书记、马成斌 党委工作部部长、陈旭 党委办公室副处长、施宁娜人事处处长、韩希伟 保卫科科长、林碧凤 教学处党总支书记、邹月英人事处科长、郝小琳 教务处副处长、卢辉 培训处副处长、白东洁老干科科长。其中半数以上的人(名字在前)多次参与劫持。

事实俱在,福建电大官僚们纵有如簧之舌,也抵赖不了。这些政客们何尝不知中共邪党的腐败,何尝不知迫害信仰自由违法,在利益的驱动下,他们深谙“厚黑学”真谛,迷在这转瞬即逝的利益中,整天忙于造罪业,坠地狱唯恐不深。此等奸滑世故的迫害法轮功的人渣在独裁暴政统治中得以提拔。叶文华由副校长提为正校长,郑德全、林碧凤、施宁娜由副处长提为正处长,陈旭由科长提为副处长,当他们得意洋洋的弹冠相庆时,可否想到这短暂的利益将给他们未来带来什么?他们将如何面对不可避免的大审判。

善恶必报的宇宙法理制约着一切。你今天给别人制造了多大的魔难、痛苦,你给人家造成了多大的经济损失,你将来必定是要去承受偿还,干多少偿还多少,那是一丝一毫都不差的。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必须面对:道义的谴责、法律的制裁、历史性的大审判、因果报应、天理的惩罚。现在那些“始终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迫害法轮功的政客帮凶有的已退休了,年轻的新手上来了,他们有的也开始参与迫害,福建电大的官僚们是否想把迫害伎俩继续保持下去?

在此摘录一段“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发表的《追查国际告全中国人民书》:“……追查国际也希望所有涉案人员都能够审时度势,立刻停止犯罪,并记录和揭露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不要在这个历史的重大关口作中共的殉葬品。我们的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上述有关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绳之以法。追查国际将一如既往地履行我们的宗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香港《前哨》杂志今年二月刊登一文章中的作者揭示了江泽民自认“镇压法轮功是蠢事”。不知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看后有何感想。

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拷问着每一个人的良知,每个人在这期间的表现都决定着自己的未来。真心希望福建电大的教职员工都能去了解法轮功真相,在了解了事实真相后再冷静客观的去权衡一下利弊。要知道无论世事怎么变化,人所做的一切善事、恶事最终都会有一个结果和清算,所以做人千万不要迷失了自己善良的本性,千万别为眼前一时的利益去助纣为虐,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福建电大不法人员对刘子青砸门、行骗施绑架-243252.html

2011-06-14: 福建电大官僚侵权监控职工 手段恶劣

在中共对法轮功全面迫害中,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的福建广播电视大学的某些官僚们,以他们在官场中练就的政治嗅觉,主动紧跟中共,参与迫害本单位职工刘子清,手段恶劣。

一、非法监控,剥夺人身自由

省电大针对法轮功学员刘子清专门制定了一套规章制度,纪检书记赵捷(后调离电大)把刘子青叫到办公室,(在场的有保卫科长韩希伟等)将限制人身自由的各种规定念了一遍又一遍,什么每天、上下班之前都要先到人事处报到,节假日出门要请假,若离开福州市时必须在三日之前向校领导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动身……等等,赵捷念完一遍就问一下刘:“记住了没有?”赵捷要刘记住,却不肯把它念的要刘子青遵守的这些写在纸上的东西交一份给刘。刘听的不耐烦了反问一句:“上厕所要不要请假?”然后站起身就走了。旁边那些人马上指责刘不尊重领导。赵捷甚至提出,单位里无论是谁,只要看到刘子青背着挎包出门上街,都应上前询问刘子青去哪里。一有情况马上报告。想要调动全单位的人都参与迫害。

人事处安排了刘子青家对门住户黄蓉瑛及传达室的工作人员暗中监视刘子青,当然都有报酬。为了区区几百元钱报酬,刘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样的人、几个人、什么时候去刘子青家,都有人去向单位头目报告。

二零零零年夏天,刘子青被单位软禁在五楼办公室内,不准下楼。晚上就在办公室用几张办公椅拼凑起来过夜。然后派人将刘子青押送回家,并且强行在刘子青家中卧室里搭个单人床,与刘子青的床并列,安排单位女同事 ,轮流住在刘子青家中(刘子青独身)。在单位头目的刻意安排、教唆下,这些女同事堂而皇之的轮流住在刘子青家,监视刘子青的一举一动。二十四小时对刘子青贴身监视,刘子青去哪里就跟去哪里,随身带着笔记本,每天都在笔记本上记录当天情况,第二天将此笔记本交给来接替的人记录。当时安排住在刘子青家监视的人有:商怡、游璇、邹月英、薛峰、沈宁真、李金钗、林秀莲、张莉、肖珍、黄丽军。单位头目还安排了各处、室领导分别找刘子青谈话,所谓思想教育。今天这个头目把刘子青叫去灌邪党理论,明天另一个领导再继续,打电话到刘子青家约时间,此事后来被刘子青抵制后不了了之。

刘子青家的骚扰电话不断,搞的刘子青不能象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当时几个单位干部都分别把刘子青叫到办公室,要刘子青放弃炼法轮功。刘子青坚持说自己的信仰没有错,法轮功能使人身心健康,使人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说自己原先信基督教十几年,许多问题搞不明白,教堂里牧师也说不清的问题,看了《转法轮》这本书后都明白,劝领导也去看《转法轮》。刘子青还写信给领导,对他们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不理睬,就是要迫害。刘子青于二零零一年先后两次写了辞职报告交给人事处处长,但都没得到任何答复。

刘子青在自家被搅的不得安宁,单位头目可利用职权随时对刘子青采取极端措施,于是她离开自己住宅回父母家住。权欲熏心的政客们岂肯放过,赵捷、叶文华、马成斌、林碧凤、施宁娜、陈旭、韩希伟、张理钗等人紧接着一路追寻过去,到刘子青父母家骚扰。他们到住楼传达室、居委会、当地派出所等地,说刘子青是法轮功分子,是危险人物,会扰乱社会治安等等,要他们配合监控。这些地方部门的人也参与了进来,时不时派人到刘子青父母家“关照”。有位上门“关照”的居委会人员无奈的对刘子青说:是你单位的人老是来,今天又来人,说要加强监控力度,所以主任才叫我来你家看一下。当马成斌、陈旭、韩希伟等人的身影多次在刘子青父母家所在地的传达室出现后,传达室的工作人员江××及其丈夫张××就开始警惕的目光盯着刘子青父母,所有来找刘子青及其父母的人都要仔细盘问一番,有时还以“没有这个人”为由,不让来者进入。有次刘母的朋友来刘家,被传达室挡住不让进,说没有这个人,刘母的朋友绕一圈到刘家路边的阳台下一直叫刘母名字,刘父母听到后出门将其带进来。刘父亲将客人带进来后问传达室的人,为什么不让我家客人来?传达室的人推说:“不知道”。以后,如有朋友、同事来,刘母总是担心客人被挡住不让进而白跑一趟,所以都要站到传达室外路边等候,等客人到了,把客人带进来。传达室将住户出入大门换锁后,江××挨家挨户送新钥匙,就是不给刘家新钥匙,并对刘子青父亲说:你去找领导。刘子青父亲找到本单位有关领导,有关领导只得将原因说出来:是因为你女儿炼法轮功,你女儿单位的领导多次来特别交代过……。

十几年来,福建电大的叶文华(男,现年五十八岁)一伙人从来没停止过对刘子青的监控,只是手段方式不同。直到现在,他们还经常到刘子青居住处的传达室、居委会要求他们要继续配合监控刘子青,不停的追问刘子青每天什么时候出门,出门干什么,有没有人找她,是什么人找她等等。好在现在人们逐步了解真相,不象过去那么配合。传达室的人就拒绝去跟踪刘子青,居委会的人也对福建电大的官僚提出应该发工资给刘子青

二、电大头目骚扰刘子青父母

福建电大头目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子青,还对其父母施压。时不时打电话将其年老多病的父母叫到电大单位。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福建电大单位又打电话要刘子青父母去一趟,中午刘子青父母按时赶到电大校内。学生处郑树民处长,郑德全副处长将刘父母带入一房间。郑树民问刘父母:刘子青在什么地点炼功?与法轮功的哪些人来往?刘父母说不知道。郑树民说:刘子青拿共产党的钱反对共产党。刘父母说:她从小身体就不好,只是炼功锻炼身体。两个处长说:锻炼身体为什么去北京?刘子青就是反对共产党。郑德全一边在纸上不知写什么一边说:你们是她父母怎么可能不知道刘子青与法轮功哪些人来往,你们要交代,要说实话!……当时房间里共四个人,天气闷热,没开空调、风扇。两个处长反复追问,一再要刘父母说出并承认刘子青与法轮功学员来往密切,是要反对共产党。这样持续了许久。(在中国大陆人人尤其是在官场中混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这个独裁专制国度,共产党领导一切,一个人一旦被定为反党分子,将意味着他们面临的会是灭顶之灾。)郑树民、郑德全两个处长反复对刘父母说刘子青就是反党。后来郑德全故意不说签名,装着好奇的询问刘父:老刘,你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呀?你写给我看一看啊。刘父告诉郑自己的名字是这样写的,郑德全要刘父写给他看,示意刘父写完自己名字后,郑德全接着说:“你爱人的名字是怎么写的?你也写给我看一看。”刘父不知其中有诈,写完自己姓名后,于是把刘母的名字也写上。郑德全欺刘父年老头脑迟钝,用这种伎俩达到不让其看文字内容而骗取签名的目的。写完后郑德全、郑树民没说什么,时间也不早了,就叫刘父母回去。

两位老人又累又渴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回来后有一天,刘母对刘父说:那天把我们叫到电大问时,那个郑德全一直在写什么?他干嘛问我们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叫你把我们名字写在哪里?哎呀!两老人忽然明白了,吓了一跳,原来郑德全耍了一个花招,用这种手段使刘父无意中签了名。因此都后悔自己太相信省电大干部,太顺从他们了。不知郑德全骗签名的那张纸上写了什么,他说话那么不善,写的也绝不会是好东西。两位老人心里非常难过,觉得无意中害了女儿,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后来省电大人事处处长林成建(现已调走)到刘家时,刘母躺在病床上对林成建说:即使是杀人犯,审问后也要给犯人看完后才叫其签字,怎么能不给我们看文字内容耍手腕骗我们老人签名呢?后来两位老人考虑到以后自己不在世时,福建电大头目可能会拿着自己签名的那份材料(不知上面写什么)加害女儿,于是将自己在福建电大校内遭受非法审问及被骗签名过程写了下来,并声明刘父所写的夫妻俩的名字作废。

福建电大头目如此欺辱老人,觉得还不过瘾,时不时还要打电话到刘家骚扰,并且还不止一次的派人专程分别窜到刘母单位和刘父单位,对刘子青父母单位的有关领导,首先把刘子青抹黑一顿,然后就要单位配合做刘工作,共同监管监控。刘子青父亲单位领导及刘家楼下单位同事李某就不止一次的对刘父亲说:老刘,你要管好你女儿……

三、经济上截断

在中共未迫害法轮功之前,刘子青因患眼疾而按病退提前退休在家,单位根据她情况已按内退给她办理有关事宜,工资按人事处工作人员的计算方法打折后发放。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单位要刘子青重新上班。刘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押送回来后,单位就将非法押送刘子青其他人员的飞机票和路途上其它各种费用总数合计后全部都从刘的工资中扣除。二零零零年底以不在教育管理岗位工作为由解除刘子青专业技术职务(中级职称)的聘任。二零零一年起停发刘工资。从二零零一年底直到现在,在这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福建电大非法停发刘子青的全部工资及其它福利,一分钱不给。经济上截断,断其生活来源,妄图以此逼迫刘子青放弃修炼法轮功,向单位头目屈服。按政策规定,凡是住房面积未达到应享有的面积时,应给予人民币补贴。连现有的房屋面积补贴,叶文华也要特别交代具体经办人林某,不要给刘子青办理住房面积补贴事宜,林某说他必须听领导的,叶文华交代不准办,他就不会办。所以当时(二零零一年)虽然刘子青符合条件,办理住房补贴的各种材料齐全,但被单位卡住不上报,致使刘子青无法领到其本应得到的住房补贴约一万六千元(经内行人估算)。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刘子青打电话给经办人林某,要取回自己的房屋土地证(其他人早已取回土地证),林某说土地证在郑德全那里,叫刘自己去向郑德全要。刘奇怪的是自己从没委托郑德全,郑德全怎么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拿走自己的房屋土地证。在刘子青的追问下,林某才说当时(二零零二年中旬)赵捷交代说:刘子青的土地证不要发给她本人。纪检、监察审计处处长郑德全向林某要走了刘的土地证。林某说自己要领工资,要吃饭,只能服从领导。现土地证在郑德全那里。刘问林某,郑德全拿走土地证后有无签名?林某回答“没有”。郑德全也明白干这种事的不光彩,所以名字都不肯签。刘的父母担心女儿再被单位头目绑架,不让她去单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两位老人去省电大找郑德全,省电大的人一会说郑德全在开会,一会儿说郑德全去出差,避而不见。得知刘子青父母来向他讨回土地证,大概是因心虚自知理亏,郑德全不敢继续扣压,于是土地证又回到林某那里,刘子青父母后来又去了省电大几次要土地证,单位以各种借口不给予。过了几年,直到经办人林某要退休,刘子青才领回自己的房屋土地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4/福建电大官僚侵权监控职工-手段恶劣-242411.html

2009-03-04: 福建省女子劳教所的恶行

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对坚定修炼大法、不配合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关小号、冬天不许穿棉衣、不让家人看望接见、随意扣押信件、一天加一天非法加期等手段迫害。目前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薛朝晖(43岁),徐晓苹(63岁),陈星光(62岁),黄春美(39岁),刘子青(50多岁),林秀菊(38岁)等。

薛朝晖被非法劳教三年,已于2008年12月5日到期,可恶警非法加期四、五月,而且从2009年1月1日起对她一天加一天。2009年2月1日,薛朝晖收到朋友的一张贺年卡却被恶警周榕没收,后来薛朝晖写信把此事告诉她父母,这封信也被恶警周榕扣压了下来。

徐晓苹已经63岁了,血压高,现在被非法超期关押两个多月了,可劳教所还不放人,恶警陈晓东扬言,就是要加你的期,要加死你。2008年12月因徐晓苹一件小事不配合恶警陈丽珍的要求,恶警就让包夹人员作伪证材料要专项加期徐晓苹,写伪证材料的包夹就给多减期,用这种方式诱惑包夹人员干坏事。

恶警们还把林秀菊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撕破,冬天不给毛衣穿,来强制穿号服。恶警周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来专管队两年就由干事提升为队长,把包夹人员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比作让猫捉耗子。

以上这些只是福建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9/3/4/196500.html

2008-07-29: 福州法轮功学员刘子青被绑架

福州法轮功学员刘子青2008年7月24日下午被福州岳峰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随即抄了刘子青的家,掠走电脑和人民币3千元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9/182989.html

福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91)

2018-09-16:
福州市城门派出所 地址:城门镇 电话:(0591)83499067

福州市仓山区国保大队:
队长雷美发13328460668

福州市仓山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曹永康:办公电话:0591-88372131

仓山区法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山区石边路3号,邮:350008 区号 0591

院长 张杰:
副院长:林鲁荣(负责刑事)
副院长方斌:83187838(办)
纪检组组长孔金才:83187848(办)
监察处主任 兰幼清:88265320(办)
刑庭庭长:陈雄83187835、88265330(办)
审监庭副庭长 吴洪飞:83187896(办)3473949(宅)13960834318(手机)

福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闽江大道256号 邮编:350008 电话:0591-87073008

审判庭庭长 高艳芬 立案一庭庭长 李曦 立案二庭庭长 林薇
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 林燕芳

2018-03-12:温泉派出所:0591-87824213

2017-05-21: 福州建新医院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西洪路坑里56号 邮编:350000
电话:0591-83774600
福建省女监、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信息:
福建省女子监狱:
地址:福州市闽候县南屿镇桐南村,邮编350000
电话:0591-23506330
监狱长沈某
教育科饶姓科长
教育科洗脑班头目郑祝莲
原洗脑班成员谢静文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
局长李跃万13600824121
教育改造处
处长周苏东0591-87020078、87609672、13805008613
副处长冯宁生0591-87020075、13860600123
黄文阳0591-87020071、87504206、13705079552
姜建军0591-87020072、13805082727
卓松章0591-87020071、83807297
林培春0591-87020073、137999595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