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 栗志刚, 男, 42

栗志刚
哈尔滨南岗法院阻挠律师介入栗志刚案, 哈尔滨公检法酷刑折磨栗志刚 图谋判刑迫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三道街投资专科学校家属楼
有关恶人: 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周教导员、恶警梵祥瑞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3-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2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栗志刚遭片警骚扰
据悉前些日子,哈尔滨南岗区法轮功学员栗志刚遭当地片警登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6/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87881.html

2014-03-06: ◇2014年2月27日早7时,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栗志刚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6/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8340.html

2014-02-27: 哈尔滨栗志刚将出狱 白家堡办事处欲行迫害
2月27日,哈尔滨栗志刚将走出五年冤狱,和兴办事处白家堡社区将有人去所谓的“派车迎接”,将栗志刚接往何处,并未告知,并伪善称为栗志刚购买了内衣等日用品。

早在,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即非法庭审栗志刚三日后,和兴办事处白家堡社区邪党书记邵丽清及一男同事伙同和兴路派出所王振刚(此恶警曾在二零零零年前后以接回去北京上访的栗志刚为名,勒索栗志刚父母六千馀元钱),假借“关心拜访”之名、恐吓之实,登门骚扰栗志刚父母。

邵丽清和其男同事上楼来到栗志刚父母家,恶警王振刚在楼下候著。邵丽清对栗母说:你要劝劝栗志刚。栗母说,我儿子做好人无错,我劝他甚么呢?这时,邵丽清的男同事恐吓说:你们要注意了,别牵连自己。栗志刚的父亲问道:难道还要牵连九族吗?邵丽清换了副面孔说:我们是来看看家里有甚么困难没有?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吗?栗母说:有困难,我儿子车号为黑L16B99的面包车被和兴路派出所抢去,前几天,还看见在路上开,你帮我们要回来吧!邵丽清说:好,我帮忙问问。之后邵丽清根本没有再提起此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7/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8076.html

2014-02-22: 曾遭酷刑致命危 栗志刚将结束五年冤狱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呼兰监狱的栗志刚即将结束五年冤狱。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栗志刚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曾遭哈尔滨南岗分局国保大队王立国等酷刑折磨。在呼兰监狱,恶警为逼迫其写放弃信仰,写“五书”,用熬鹰酷刑不让其睡觉,并唆使犯人将栗志刚的头撞墙,牢房内四壁的墙满是深深撞痕。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栗志刚被迫害得吐血,被送往呼兰监狱医院,在九月二十五日,栗志刚家人见到他后,得知栗志刚一周内六次吐血。栗志刚身体曾浮肿状态,胳膊非常细并贫血。栗志刚家人担心他的身体情况,曾找到教改科陈维强要求会见,并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陈维强予以拒绝。家人曾给栗志刚存入呼兰监狱一千五百元现金用于增加饮食营养,栗志刚分文未收到,并完全不知此事。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栗志刚家属接到呼兰监狱关于栗志刚病危的通知书,狱方推诿,在栗志刚吐血病危之际,仍不放人,后栗志刚狱中坚持炼法轮功,身体奇迹康复,狱警等亦称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2/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7971.html

2014-02-20: 黑龙江省哈尔滨栗志刚、谷云鹏近日将结束冤狱 请关注
栗志刚、谷云鹏在二零零九年二月被诬判五年,近期冤狱将结束,请关注;栗志刚在2月27日左右、谷云鹏在2月20日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0/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7910.html

2013-10-24: 冰城血难(五)
......
十一、六一零的罪恶

受害人:栗志刚,男,四十二岁,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恶警马良、李志杰等使出流氓手段敲击暖气管道、鸣放鞭炮,藉此噪音掩护,破门闯入栗志刚家中,将栗志刚及其朋友共八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处所,進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铁镣固定住,然后用力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着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三日后,栗志刚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至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此后,南岗区邪党法院在六一零操控下,诬判栗志刚五年徒刑,于十二月九日将栗志刚劫持到呼兰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冰城血难(五)-281041.html

2011-10-27: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呼兰监狱的栗志刚已被送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

据悉,曾被迫害至病危的栗志刚现已由监狱医院转回呼兰监狱集训队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8400.html

2010-11-29: 黑龙江呼兰监狱草菅人命,拒为栗志刚办理保外就医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呼兰监狱医院方面通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栗志刚的家属栗志刚病危。呼兰监狱草菅人命,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一直以办所谓手续、走所谓程序为名推诿。

近日,呼兰监狱更以所谓的法鉴不合格为藉口,拒绝为栗志刚办理保外就医,栗志刚生命堪忧。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3101.html#101128234858-1
2010-10-05: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粟志刚被恶警尤琦指使犯人殴打

粟志刚09年12月因在集训队不写所谓『保证’被殴打3天,脸被打变形了,是由集训队恶警尤琦指使犯人狱霸殴打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5/230592.html

2010-09-30: 栗志刚被呼兰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九月二十六日,呼兰监狱医院方面通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栗志刚的家属栗志刚病危。九月九日被迫害得吐血的栗志刚被送往呼兰监狱医院,在九月二十五日,栗的家人曾要求给栗保外就医遭拒。

栗志刚家人得知栗被送往监狱医院后,曾到呼兰监狱去探视过栗志刚。教改科陈维强(监狱狱警称教改科为六一零)接待了栗志刚家人,并威胁说:不许将此事上网,如果有他们的人(指法轮功学员)一起来,就不让见。

九月二十五日,栗志刚家人担心栗志刚的身体情况再次找到教改科陈维强要求会见并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陈维强予以拒绝。当日,家人见到栗志刚后得知栗志刚一周内六次大口吐血。栗志刚身体曾浮肿状态,胳膊非常细并贫血。

家人曾给栗志刚存入呼兰监狱一千五百元现金用于增加饮食营养,栗志刚分文未收到,并完全不知此事。

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栗志刚家人接到呼兰监狱医院电话通知栗志刚病危。现栗志刚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医院。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

栗志刚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抵制所谓的“转化”(放弃信仰),一直被劫持在所谓的“集训队”二中队,遭到种种酷刑折磨,不许家属探视。

栗志刚不写所谓的“四书”(放弃信仰的所谓悔过书等),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栗志刚曾被强制在墙角连续站立五天五夜,期间不允许睡觉、吃饭、喝水,不允许上厕所,不许说话。恶警们还经常性指使在押的犯人暴力殴打、折磨栗志刚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已遭恶报身患重疾,正办理提前退休)、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使出流氓手段敲击暖气管道、鸣放鞭炮藉此噪音掩护,破门闯入栗志刚家中,将栗志刚及其朋友共八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处所進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脚镣固定住,然后用力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狠毒地说:先给你热热身。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着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栗志刚被折磨三日后,奄奄一息时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至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此后,南岗区中共法院所谓的“审判长”阎晓霜在“六一零”操控下诬判栗志刚五年,栗志刚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二中队继续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0/230361.html

2010-09-27: 栗志刚家属接到呼兰监狱关于栗病危的通知

9月26日,栗志刚家属接到呼兰监狱医院开具的栗志刚病危通知书。栗志刚因口吐鲜血,于9月9日被送往呼兰监狱救治。此前,栗志刚因不肯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悔过书等)而遭呼兰监狱恶警施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7/230214.html

2010-08-02: 法轮功因信仰被中共迫害 加国政府关注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栗志刚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九年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生命垂危。栗志刚在加拿大的朋友和同修就此事致信加拿大政府寻求帮助。加拿大外交部长坎农(Cannon)日前回信表示,加拿大政府将严重关注这一因信仰获罪事件,并将進一步敦促中国当局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栗志刚于二零零九年二月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从家中绑架,后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呼兰监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集训队二中队。

据悉,狱方使用暴力殴打、电棍电击等酷刑和各种体罚逼迫栗志刚放弃信仰。目前栗志刚身体虚弱,出现严重病态,曾被监狱送医院抢救。呼兰监狱还非法拒绝栗志刚家属探视。

栗志刚因信仰获罪的真相在二零零九年被海外媒体披露后,引起社会关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积极向国际社会呼吁营救栗志刚。加拿大外交部长坎农日前在回覆的信件中表示:他对此事件表示高度关注,加国政府将严重关切中国的人权状况,包括宗教自由和对法轮功的迫害。

坎农表示,促進和保护人权是加拿大的外交政策,加拿大会通过高层对话等途径继续向中国当局提出人权问题,呼吁中国政府尊重、保护和促進所有中国公民的言论、结社和信仰自由。加拿大政府将增加处理人权案例的数量。

坎农认为,栗志刚的案例让人深为关切。加拿大政府呼吁中国当局根据人权公约保障所有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并且,加拿大政府呼吁中国当局释放那些因寻求宗教信仰自由而被关押的中国公民,包括法轮功学员。

坎农在信中最后强调说,他可以保证加拿大政府将继续向中国当局表示关切人权和基本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7861.html

2010-06-26: 栗志刚在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遭酷刑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栗志刚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他父母至今只见过栗志刚两面。据悉:近日栗志刚曾被呼兰监狱送往医院救治,现栗志刚身体状况堪忧。

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抵制所谓的“转化”(放弃信仰),一直被劫持在所谓的“集训队”二中队,遭到种种酷刑折磨。恶警们称:他最“顽固”,不能让他到其他监区去感化人,也不许家属探视。

呼兰监狱集训队二中队是监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因栗志刚不写所谓的“四书”(放弃信仰的所谓悔过书等),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栗志刚曾被强制在墙角连续站立五天五夜,期间不允许睡觉、吃饭、喝水,不允许上厕所,不许说话。恶警们还经常性指使在押的犯人暴力殴打、折磨栗志刚及其他法轮功学员。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已遭恶报身患重疾,正办理提前退休)、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使出流氓手段敲击暖气管道、鸣放鞭炮藉此噪音掩护,破门闯入栗志刚家中,将栗志刚及其朋友共八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处所進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脚镣固定住,然后用力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狠毒地说:先给你热热身。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著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栗志刚被折磨三日后,奄奄一息时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至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此后,南岗区中共邪党法院所谓审判长阎晓霜在“六一零”操控下诬判栗志刚五年,栗志刚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二中队继续关押迫害。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四月二日,栗志刚父母与朋友曾在呼兰监狱会见大厅匆匆见了他,狱警一直戴著耳机监听他们的谈话。栗志刚看上去明显消瘦,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脖子等处有明显的伤痕。

据悉:近几日栗志刚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曾被呼兰监狱送往医院救治。家人到呼兰监狱要求依法探视栗志刚再次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6/226000.html

2010-06-03: 哈尔滨市呼兰监狱集训队的恶行

...二中队队长黄伯东、指导员闵慧光、干警李楠、许向前等都殴打过法轮功学员,个个心狠手辣,毫无人性。不写“四书”的,他们就指使犯人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和休息,轮番看守、折磨。法轮功学员马春成、谷云鹏、栗志刚曾遭受这些恶警及犯人的殴打折磨。呼兰监狱集训队监区是监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224777.html

2010-03-16: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栗志刚被迫害近况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刚父母及几位朋友会见过栗志刚后(当日会见时有恶警在旁监听,栗志刚和亲人总共没有说上几句话,而且栗志刚面带倦容),栗父母又去三次都未能会见成功。另外,哈尔滨和兴路派出所把非法扣押的自用面包车返还,但已有不同层度的磨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6/219882.html

2010-02-06: 被枉判五年 栗志刚在呼兰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刚父母终于在呼兰监狱的会见大厅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狱警一直带着耳机监听他们的谈话。栗志刚明显消瘦,手上、脖子上有明显的还没有结痂的疤痕。家人询问情况时,栗志刚说:确实受了些苦。仅几分钟,还没等说上几句话,栗志刚就被带走了。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居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使出流氓手段敲击暖气管道、鸣放鞭炮藉此噪音掩护,破门闯入栗志刚家中,将栗志刚及其朋友共八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处所進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脚镣固定住,然后用力逆向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狠毒地说:先给你热热身。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着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栗志刚被折磨三日后,奄奄一息时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至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此后,南岗区邪党法院所谓审判长阎晓霜在『六一零’操控下违法判栗志刚五年,并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因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允许睡觉、不许家人探视。

栗志刚的私有财产面包车至今被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侵占。

栗志刚被绑架后的八个月之中,其家属为栗志刚聘请的北京律师,依法介入此案,但期间律师曾多次受到来自法院的阻扰,不许会见、不许阅卷,还被告知不许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等。

十月三十日,在哈尔滨市“六一零”的 操控下,邪党南岗区法院非法开庭构陷大法弟子栗志刚,所谓的公开庭审只允许栗志刚父母二人入内,并一左一右被邪党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樊祥瑞、单某死死看着。当日,進行非法庭审的王岗镇法院大门紧锁,对外全天不办公。栗志刚说:“我不是被告人,我是被害人,我是被非法绑架来的,我不承认你们这个法庭,你们无权审判我。” 律师依法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多次遭到阎小霜、宋成章打断。

南岗区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王宝龙对栗志刚提起的诉讼,被辩护律师依法驳回,王宝龙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自知理亏,总共没有说上五句话。审判长阎小霜、法官宋成章也理屈词穷,面对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无言以对。

李长明律师在辩护词中指出:任何稍懂刑法的人都知道,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刑事司法的铁律。宗教信仰属于思想层面,不能因为公民坚持某个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信仰本身或者信仰者的身份不构成犯罪,不应受刑罚惩治。按照罪刑法定原则,辩护人认为栗志刚无罪,希望法官对本案作出无罪的公正判决。

十一月十二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伪审判长阎晓霜、宋成章等枉法诬判栗志刚五年,栗志刚的家人决定继续聘请律师为栗志刚上诉,遭南岗区邪党法院及邪党南岗区看守所所长孙伟(警号018169)的百般阻挠、刁难律师会见栗志刚,导致律师无法取得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最终栗志刚的上诉权被剥夺。

栗志刚的私有面包车在邪党的所谓判决书并没有罚没,栗志刚父母依法数次去向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索要,可马良百般抵赖,并哄骗栗母说:要车得做笔录。并特意强调说:车就在库里停着呢,车库里呢。可栗父曾亲眼看到儿子的车牌为黑L16B99新买才几个月的面包车在路上行驶。栗母未予配合做所谓的笔录。近期栗母再次打电话给马良,马良说:车是你出钱买的吗?栗母答:是。马良说:你支持法轮功!栗母答:我就是支持法轮功!至今,栗志刚的面包车仍被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侵占。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栗志刚被劫持往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因栗志刚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大法被呼兰监狱恶警暴力殴打、电棍电击、五天五夜不允许睡觉。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得知呼兰监狱以甲流为藉口不许探视的禁令解除后,栗志刚父母早早来到呼兰监狱探望受冤蒙难的儿子,在花了十元钱办理了所谓的会见证书后,老人一直等并多次去接待窗口询问,警号2305459及警号2305350的警察在打了几次询问电话后告诉栗母说:栗志刚是法轮功,不转化不让会见。

栗母不肯离开,下午又去接待窗口哀求,屋里的很多警察都无奈的看着栗母,后来有警察说:我们说的不算,去找我们监狱的“六一零”,就在前面的办公楼里,今天周日不上班,周一至周五哪天来都可以。这时栗志刚父母才知道呼兰监狱也设有专门迫害好人的恐怖组织“六一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栗母再次来到呼兰监狱找到呼兰监狱办公大楼后,说明情况后被告知:这事要找教改科赵科长。在办公楼一楼栗母遇到一警察,栗母问:“六一零”在哪儿?那人看了一眼说“等等”,就离开了。后来,栗母来到了二楼又看到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将栗母等人带到教改科的一个大房间里,房间里面挂有邪党政法委等字样,有张显然是领导用的大办公桌,那人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栗母问那警察:你是赵科长吗?那人不肯回答但接待了他们。那警察问栗志刚父母是否修炼法轮功,并要了栗志刚父母的身份证件,最终同意栗志刚家人在周日会见栗志刚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刚父母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狱警一直带着耳机监听他们的谈话,而其他家属探视刑事犯人却不被监听。仅几分钟,还没等说上几句话,那个教改科不敢承认自己是赵科长、不敢说出自己姓名的警察匆匆将栗志刚带走。

栗母曾在十二月九日即栗志刚被劫持往呼兰监狱的当天,在邪党南岗区看守所曾偶然与儿子有短暂的会面,可事隔月馀,栗志刚就被呼兰监狱折磨的身体瘦弱,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脖子等处有明显的伤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64.html

2010-01-25: 栗志刚家属依法会见遭呼兰监狱拒绝

2010年1月24日,栗志刚父母到呼兰监狱看望被劫持到此的儿子,监狱方面称栗志刚因不肯“转化”,所以不让会见。

栗志刚在呼兰监狱因其不肯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曾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其他迫害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216897.html

2009-12-07: 邪党欲将哈尔滨大法弟子栗志刚劫持到呼兰监狱
邪党欲于12月9日,将被诬判五年的哈尔滨大法弟子栗志刚劫持往呼兰监狱進行所谓的集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0912701837-30

2009-11-26: 哈尔滨“六一零”、公检法剥夺栗志刚上诉权

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诬判大法弟子栗志刚五年徒刑后,栗志刚的家人决定继续聘请律师为栗志刚上诉,但南岗区邪党法院及邪党看守所却百般阻挠、刁难律师会见栗志刚,导致律师至今无法取得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栗志刚在家中被非法破门闯入的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绑架。栗志刚已被非法超期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长达九个月之久,在非法关押期间栗志刚曾遭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及“六一零”等恶警持续三日的酷刑逼供折磨。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检察院王宝龙一伙儿徇私枉法构陷栗志刚,在对栗志刚非法批准逮捕,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向南岗区邪党法院提起了对栗志刚所谓的公诉。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在远郊的王岗镇邪党法庭对栗志刚進行了非法的所谓公开庭审,公开庭审却只允许栗志刚父母两人進入旁听,而且还被南岗区邪党国保大队恶警樊祥瑞、单某一边一个死死看着,而所有准备依法参加旁听的栗志刚亲人朋友都被非法拒之门外。十月三十日当天邪党王岗镇法庭戒备森严大门紧锁,全天戒严不办公。当庭栗志刚陈述了自己被酷刑逼供的事实,正义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所谓公诉人王宝龙提出的所谓证据被律师依法驳回,整个所谓庭审公诉人没有说几句话。

在非法庭审三日后,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和兴办事处白家堡社区邪党书记邵丽清及一男同事伙同和兴路派出所王振刚(此恶警曾在二零零零年前后以接回去北京上访的栗志刚为名勒索栗志刚父母六千馀元钱)假借关心拜访之名实恐吓之实登门骚扰栗志刚父母。邵丽清和其男同事上楼来到栗志刚父母家,恶警王振刚在楼下候着。邵丽清对栗母说:你要劝劝栗志刚。栗母说,我儿子做好人无错,我劝他甚么呢?这时邵丽清的男同事恐吓说:你们要注意了,别牵连自己。栗志刚的父亲问道:难道还要牵连九族吗?邵丽清换了副面孔说:我们是来看看家里有甚么困难没有?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吗?栗母说:有困难,我儿子车号为黑L16B99的面包车被和兴路派出所抢去,前几天还看见在路上开,你帮我们要回来吧!邵丽清说:好,我帮忙问问。可邵丽清至今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邪党南岗区法院审判长闫晓霜、审判员马荣耀、审判员宋成章、书记员吕静微及南岗区邪党检察院检察员王宝龙等虽在非法庭审时面对正义律师依法有力的无罪辩护理屈词穷,可仍在“六一零”操控下枉法诬判栗志刚五年。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南岗区邪党法院伪法官宋成章电话通知栗志刚的辩护律师李长明对栗志刚的所谓判决结果。李长明律师要求将判决书寄到自己所在的北京功道律师事务所,宋成章说:好几十元钱我们没有,你要亲自来取。

栗志刚母亲在听到明明无罪的儿子被诬判五年的所谓判决结果后,决定继续为儿子讨回公道。就再次聘请了正义律师李长明和李静林为栗志刚上诉。

十一月二十三日早,李长明、李静林两位律师来到邪党南岗区法院找到宋成章,说明来意并取走了栗志刚的判决书后直奔南岗区邪党看守所依法会见栗志刚。可抵达后,南岗看守所所长孙伟(警号018169)说:法院不让见。两位律师立刻返回到南岗区法院给宋成章打电话问明情况。宋成章语无伦次地拒绝了正义律师提出的正当要求,并蛮横地叫嚣:那你去告我呀!

李长明律师不解宋成章说话的意思,于是直接给闫晓霜审判长、孙继先副院长、董兴东庭长等打电话,可离奇的是办公时间南岗区邪党法院无一领导在。无奈李长明、李静林两位律师又重新返回了南岗区邪党看守所。邪党看守所所长孙伟依然违法拒绝律师会见。李静林律师说:我们是依法会见,你这样不作为(不作为大概的意思是看守所依法有义务安排律师会见而无理拒不安排)是违法。孙伟叫嚣:那你们去告我呀!两位律师一直等到中午午休也没有会见到栗志刚,只好离开了邪党看守所。

下午上班后,李静林律师、李长明律师及栗志刚父母再次来到南岗区看守所找到所长孙伟。面对律师执意正当、合法的要求和栗母的苦苦哀求,孙伟仍然知法犯法就是不同意会见栗志刚并说:想见可以,但是要上面(指“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批。

至今,正义律师李长明、李静林未能依法会见到栗智刚并未能得到栗志刚同意上诉的签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6/213335.html

2009-11-18: 哈尔滨栗志刚被诬判五年
哈尔滨市南岗区邪党法院在“六一零”的操控下徇私枉法诬判栗志刚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8/212858.html

2009-11-05: 哈法院非法庭审栗志刚 律师辩护信仰无罪

哈尔滨市“六一零”操控的南岗法院,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非法开庭构陷大法弟子栗志刚栗志刚当庭曝光自己被绑架、酷刑逼供的事实真相,律师進行了有力的无罪辩护,认为信仰无罪。当日,邪党哈尔滨当局如临大敌,动用大量警力并将所谓庭审法庭改为远郊王岗镇法庭,该法庭于十月三十日全天戒严不办公。

栗志刚,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栗志刚在家中被破门闯入的哈尔滨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树新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郝希东及和兴路派出所马良、李志杰等一伙不法之徒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刚被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及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周松滨、韩秀文等十几人劫持到郊外某秘密处所進行长达三日的酷刑逼供。恶警们威胁栗志刚并大声叫嚣:知道张忠(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被绑架同年十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是怎么死的吗?知道李洪奎(被诬判七年,现在大庆监狱被迫害)吗?恶警王立国拉开窗帘吼道:到这里了,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看看外面这野地,打死给你埋了也没有人知道。恶警们将栗志刚强制锁在铁椅子上,脚用脚镣固定住,然后用力逆向往后上方掰栗志刚的胳膊,阴毒的说:先给你热热身。直到栗志刚汗流满面时才放下;接着往其鼻孔里灌芥末水并拳打脚踢。栗志刚虽遭酷刑,但始终未回答疯狂恶警们的任何问题,并绝食抵制迫害。栗志刚被折磨三日后,奄奄一息时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刚被折磨的如此惨状,看守所怕担责任曾为其拍过录像。

栗志刚被绑架的八个月之中,其家属为栗志刚聘请的北京律师,依法介入此案,但期间律师曾多次受到来自法院的阻扰,不许会见、不许阅卷,还被告知不许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等。栗志刚母亲数次打电话给涉案的南岗区法院法官宋成章、庭长董兴东、院长孙某询问非法庭审日期,最后董兴东才于十月二十七日勉强告知,将于十月三十日在南岗区法院進行非法庭审。但法官宋成章并未按法律规定,在开庭前书面通知栗志刚的辩护律师,而是于十月二十八日电话才通知李长明律师。致使李长明律师因与外省案件的开庭时间冲突,险些未能按时抵达。当李长明律师质问法官宋成章为甚么不依法办案时,宋成章狡辩说:我努力争取后才定周五开庭。李长明律师一语道破:“那是你们内部违法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十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十五分,栗志刚的父母及律师一行抵达南岗区法院时,获悉:周三伪法院内部已通知,以后凡是法轮功案件都到远郊的王岗镇法庭非法审理,法院还决定当天从南岗区法院临时调去六名法警。但,栗志刚母亲及律师分别给法官宋成章打电话时,宋成章还居心叵测地称:地点没改,还在南岗区法院,你们等着吧。

八点三十分,栗志刚父母、正义律师及众亲属進入南岗区法院时,门卫法警说:栗志刚法轮功的案子一个人都不允许進入。这时,栗母再次给宋成章打电话,宋成章下楼来,称临时电脑系统故障,只能去王岗镇法庭了。并让栗志刚父母及两位律师同审判长阎晓霜一起上了早已等在那里的面包车(车号为黑AA608警)。

大约行驶了近一小时后抵达王岗镇法庭,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王岗镇法庭的姚凯等及王岗镇派出所恶警一伙十几人早已等在那里,王岗镇法庭的大铁门紧锁。这时,来此办事的某派出所警察想進入,也被法警告知:今天不办公,周一再来吧。

栗志刚的父母及正义律师随宋成章一起抵达王岗镇法庭后,四人皆被搜身,按有关规定,法院对参加庭审辩护的律师搜身是明显违法的。

赶来的众亲属好友想進入法庭旁听,一穿黄色夹克的人吼道:你们有旁听证吗?众亲属质疑既然是公开审理为甚么要旁听证呢?按法律规定,法院在公开审理时,任何人只要持有有效的身份证明,都应允许参加旁听,并没有规定需要办理旁听证。这时,看到有五、六位拿着所谓“旁听证”的人進去了。栗志刚的父母再次打电话给法官宋成章,宋成章只让栗志刚父母二人入法庭。其他众亲属及好友却被禁止入内旁听。

三楼法庭内,有审判长阎小霜、宋成章、一不知名法官、书记员,还有公诉人王宝龙及另一人,还有“六一零”警察三人、法警几人,南岗国保大队恶警单某及樊祥瑞,一边坐一个,将栗志刚六十多岁的父母夹在中间,死死看着。而此时,二楼的会议室内“六一零”、政法委等机构的数十位恶人在秘密的通过同步视频观看着庭审的情况。
戴着手铐脚镣的栗志刚被两法警带到法庭。审判长阎晓霜问:被告人栗志刚栗志刚开始未回答问题。后栗志刚说:“我不是被告人,我是被害人,我是被非法绑架来的,我不承认你们这个法庭,你们无权审判我。”

当辩护律师具体问栗志刚是否遭到刑讯逼供时,阎小霜无理打断律师说:你这是诱导当事人。律师说:“我这是正确指导,如果栗志刚所遭受的酷刑逼供属实的话一定要追究作案人的刑事责任。”正义律师依法为栗志刚做无罪辩护,却遭到阎小霜、宋成章多次非法打断。

南岗区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王宝龙对栗志刚提起的诉讼,被正义律师依法驳回,王宝龙在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自知理亏,总共没有说上五句话。审判长阎小霜、法官宋成章也理屈词穷,面对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无言以对。

李长明律师在辩护词中指出:任何稍懂刑法的人都知道,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刑事司法的铁律。宗教信仰属于思想层面,不能因为公民坚持某个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的对待;信仰本身或者信仰者的身份不构成犯罪,不应受刑罚惩治。按照罪刑法定原则,辩护人认为栗志刚无罪,希望法官对本案作出无罪的公正判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48.html

2009-10-31: 哈尔滨大法弟子栗志刚被非法庭审
10月30日上午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谎称在南岗区法院非法审理栗志刚案,可栗志刚父母一行按时抵达,却被告知已改为远郊王岗镇法庭非法审理。在抵达王岗法院时却发现戒备森严,国保大队王立国一伙早已在那里,最后,所谓的公开审理伪法院只允许栗志刚父母两人進入法庭。正义律师進行了有力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09-06: 被绑架后遭刑讯 栗志刚已被劫持六月馀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栗志刚,于2009年2月28日在家中与朋友共八人被恶警绑架,惨遭刑讯逼供,身体出现严重肺结核症状,生殖器严重感染被强制涂抹不明药物。栗志刚被折磨的瘦弱不堪,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

栗志刚,男,1971年3月10日生。哈尔滨市南岗区白家堡社区学府三道街居民。

2009年2月28日,栗志刚在家中与友人小聚时,哈尔滨市“六一零”恶警李树新(音)伙同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樊祥瑞、韩秀文及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王绍杰、马赛等故意制造噪音敲击暖气管道及鸣放鞭炮,在噪音的掩护下撬开栗志刚家的防盗门破门闯入,将其与朋友正义律师韦良月、杜永静夫妇(二人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取保候审名义释放)、包惠宏(女,因其在哺乳期于当日被取保候审)、林学君(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一千元)、李旭(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一千元)、刘德利(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一千元)、石涌(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罚款一千元)共八人绑架。

随后叫来南岗区白家堡社区邪党党委书记邵丽清、杨立、杨志国来协助抢走栗志刚的私有物品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松花江民意面包车等物品。

2009年3月1日凌晨,栗志刚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2009年3月初,栗志刚被南岗区国保大队教导员周松滨、韩秀文等人以提外审之名,劫持到位于哈尔滨市松北区的“六一零”“转化”学校進行酷刑逼供。恶警们对栗志刚拳脚相加疯狂殴打、扇耳光,又将栗志刚强制在铁椅子上往鼻孔里灌辣椒水、及日本人吃生鱼用的清芥辣根。众所周知这种辣根要用醋及水等液体稀释后方可小量食入,否则人会被呛得无法呼吸泪流满面,可恶警们直接将这种高纯度辣根灌入栗志刚的鼻内来折磨他,还叫嚣:叫你不说,你这是想将牢底坐穿呀!

栗志刚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恶警们折磨的高烧不退并生殖器严重感染,被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警察送往哈尔滨市传染病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结核,恶警对家人谎称是肺部感染。近期栗志刚生殖器感染严重,恶警们指使多名在押的刑事犯人一起侮辱性的强行将栗志刚的裤子扒掉,涂抹不明药物。栗志刚每天在痛苦中度日,可恶警们仍不肯放人。

哈尔滨市南岗区伪法院曾通知栗志刚家人及北京正义律师,2009年6月22日欲对栗志刚進行非法审判,可北京律师千里迢迢准时抵哈后,却被南岗区法院“办案人”宋成章告知市里(指『六一零’及政法委)临时通知说,这个案子是特殊案件,今天不开庭了,现在你们可以复印案卷了(曾数次被阻挠不让阅卷及复印卷宗),并被威胁说:复印的卷宗,绝对不可以给媒体或上网发表。

栗志刚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家属被告知栗志刚的“案子”要等上面(指『六一零’及政法委)通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6/207854.html

2009-07-11: 哈尔滨市“六一零”二零零九年六月犯罪记录哈尔滨“610”头子李树新于2009年02月28日,伙同南岗国保大队和兴路派出所等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栗志刚。6月2日,栗志刚六十多岁的母亲被通知去南岗区国保大队取回被恶警非法扣押的栗志刚的私有物品。因取回被非法扣押的民意面包车,需国保大队副队长黄耀彬签字,故栗母去找恶警黄耀彬,黄某无理由不给车,还两次狠力推搡栗母并用恶语侮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1/204347.html

2009-07-06: 哈尔滨公检法合谋耍流氓 阻律师为栗志刚辩护

黑龙江省哈尔滨邪党公检法合谋耍流氓手段,数次阻扰律师为大法弟子栗志刚做无罪辩护。北京正义律师2009年6月17日接到了南岗区伪法院“办案人”宋成章的通知,称将于6月22日上午9时非法审理栗志刚冤案,律师于6月22日从北京赶到哈尔滨,宋成章见到律师后却说:市里(指610及政法委)临时通知说,这个案子是特殊案件,今天不开庭了,现在你们可以复印案卷了(曾数次被阻挠不让阅卷及复印卷宗),并被威胁说:复印的卷宗,绝对不可以给媒体或上网发表。

哈尔滨市南岗区大法弟子栗志刚,于2009年2月28日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恶警绑架后,栗母为栗志刚聘请了当地律师被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及副大队长黄耀滨恐吓,律师被迫退出辩护。后栗母又为栗志刚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其辩护,又被哈尔滨公检法以各种非法理由阻挠,在正义律师据理力争下,法院表面上同意律师介入,可暗地里勾结公安机关再阻律师介入此案。

6月22日,家属对宋成章说:自己家庭条件不好,律师大老远来的,为这个案件已经来过数次了,费用很大,希望开庭时间不要再推了。宋某未理睬。家属推定:栗志刚案今天不开庭,宋某早已知道,却故意不提前告知律师及家属。

律师要求会见栗志刚,办理一些相关的法律手续,宋成章说:可以呀?去见吧。律师提出:2009年6月19日(星期五)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栗志刚时,看守所所长孙伟公开讲是你吩咐不让会见的。宋某矢口否认。于是律师再次来到非法羁押栗志刚的南岗区看守所,所长孙伟又换了一种说法:栗志刚的案子已经开过庭了,还会见甚么!律师感到十分愕然,因6月5日确实曾传闻栗案非法开庭。律师曾打电话给宋成章问及此事,宋某当时答覆没有开庭。可看守所所长今天又谈及此事,令人不得不怀疑,栗志刚案件是否已经非法秘密开庭了呢?否则,为何百般阻挠律师合法会见当事人呢?

年迈栗母因非常担忧儿子而心脏病复发。正义律师看着这些无奈的眼神,决定到南岗区伪公安申诉科,投诉看守所所长孙伟非法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的行为,那里的科长孟某打电话给孙伟,孙伟终于道出实情:是南岗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庆林下令,不可以会见,并没有告知任何理由!律师打电话给王庆林,一直没有人接听,其他局长也无人接听。

哈尔滨南岗区公检法、“六一零”一伙一次次的用卑鄙的手段阻挠律师参与辩护,已将无赖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天灭中共的时日不远了。那些还在替邪党行恶、迫害骨肉同胞的人们啊,你真的心甘情愿的做中共的陪葬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62.html

2009-06-23: 中共法官百般阻挠律师介入栗志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3/203279.html

2009-06-08: 哈尔滨南岗国保绑架栗志刚 侮辱其母

哈尔滨“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子李树新2009年02月28日伙同南岗国保大队和兴路派出所等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栗志刚,至今非法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6月2 日,六十多岁的栗志刚的母亲去南岗区国保大队取被恶警非法扣押的栗志刚的私有物品,两次遭国保大队副队长黄耀彬狠力推搡。

栗母去南岗区国保大队取栗志刚的私有物品时,恶警樊祥瑞只拿出部份物品。后栗母问:我儿子的民意面包车呢?恶警樊祥瑞假装查找扣押单后说:“是有面包车。在和兴路派出所呢,但要副队长黄耀彬签字。”

栗母去找恶警黄耀彬,没有找到,就在办公室里等。没几分钟,黄某就進来了。黄某看到栗母后,立刻疯狂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先是冲到办公室墙边,疯了似的撕扯掉张贴在墙上的恶警们写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决心书,转身又冲向栗母。栗母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黄某抓着衣服狠狠的推出了办公室门外。年迈的栗母险些被推倒在地上。

善良的栗母以为黄某不知道他们的来意,就又進到恶警办公室想告诉恶警黄某,取回儿子的民意面包车需要黄耀彬的签字。这边栗母话刚开口,那边黄某已经开始大骂,再次,狠狠的将六十多岁的栗母推到门外。

可怜年迈老人,儿子被绑架,并面临非法审判,儿子的车不但没要回来,还在所谓的“人民公安局”受此侮辱和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8/202402.html

2009-05-25: 哈尔滨南岗法院阻挠律师介入栗志刚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栗志刚,于2009年5月14日被非法起诉至南岗区法院。受栗志刚母亲的委托,作为栗志刚辩护人的韩志广律师、江天勇律师,5月19日上午8:30来到南岗区法院,询问立案庭法官,案件已分至刑庭宋成章法官手里,由其承办。可是整整两天,辩护律师没能复印到案卷,宋成章一次次设置障碍,阻挠律师阅卷、复制案卷。

刚开始,宋成章不承认看到栗志刚的案卷。之后律师在立案庭法官那里再次确认案卷在宋成章的手里,宋成章又说这个案子很敏感,需要请示。律师表示,我国法律没有规定所谓的敏感案件,更没将“破坏法律实施案”规定为敏感特殊案件,希望按法律办理。两位律师希望每人都能得到一份起诉书副本。宋成章以没有时间推脱。

当天下午,两位律师会见了被告人栗志刚,介绍了律师的身份及受其母亲的委托作为其辩护人,并询问了他是否同意;在栗志刚做出肯定答覆后,律师通过询问了解到案件的基本情况,同时也了解到栗志刚在被拘禁期间受到的拳打脚踢、打耳光、往鼻孔里灌辣椒水、灌辣根(东北特有的一种比芥末更刺激的调味料)等酷刑,还了解到他得了肺结核病(看守所所长及管教证实了这一点)。会见结束前,栗志刚认真阅读了会见笔录并在上面上签了字。

第二天也就是5月20日早上8:30,律师及家属来到南岗法院,打电话给宋成章。宋又以停电为由推诿。几经交涉,宋坚持上午不行,没办法,律师和家属返回律师住处。

刚到住处,宋成章来电话:“我刚看案卷,发现我们法院提审栗志刚时,栗志刚说不请律师,现在你们又来律师了,我们法院如果让你们复印案卷并为栗志刚辩护的话,就侵犯了栗志刚的权利!”

律师:“宋法官,我们接受栗志刚的母亲的委托,昨天下午会见了栗志刚,也向栗志刚介绍了我们的身份和他母亲委托我们的情况,询问了栗志刚是否同意他母亲对我们的委托,栗志刚表示同意,这些情况会见笔录都记得清清楚楚,并且栗志刚最后又仔细的看了我们所做的会见笔录后签字了。因此,我们完全是依照中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由栗志刚母亲委托并经栗志刚本人同意的。”

宋法官:“你们是律师吗,我的话你能听能明白吗?话都听不明白,你们怎么做律师呀?不管你会见是怎么回事,不管你们是怎么取得委托的,我们法院讯问时栗志刚表示不请律师的,我按我们法院的讯问笔录来办,不是按你的会见笔录办的。”

律师:“宋法官,我相信你们法院提审时栗志刚说的是他本人的意思,你们也做了这样的笔录;但当时栗志刚表示不请律师,并不等于之后他一直就不会改变主意呀,他现在完全还有权请律师为他辩护呀。我们律师完全严格按照我国刑诉法的规定接受了委托,现在就是栗志刚的辩护人,并且,依照刑诉法我们有权复制案卷材料。 ”

宋法官:“我们当地这么多律师,哪儿请不到律师,他们为何跑这么远到北京请律师呀!我们再去会见栗志刚,他要对我们表示请律师,那明天再说;他要还是表示不请,那你们就不能做他的辩护人!你们等明天再来吧!”

下午三点,律师再到法院,宋成章法官坚决表示:“回宾馆等着吧,明天再来!”

整整两天,辩护律师没有能够复印到案卷;被告人家属切实感受到,宋成章法官一次次绞尽脑汁设置障碍,阻挠律师阅卷、复制案卷;还没开庭,法官的不公正已体现的淋漓尽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40.html

2009-05-22: 哈尔滨公检法酷刑折磨栗志刚 图谋判刑迫害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栗志刚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被当地恶警绑架后,遭受了严重的酷刑折磨,原本健康的他高烧不退,后转成肺结核病。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至今拒不放人,还将所谓“案卷” 上报,图谋通过法院進行非法判刑,進一步迫害。
栗志刚,男,三十八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投资专科学校毕业,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被破门而入的恶警绑架。当日上午十时许,哈尔滨市公安局的反×教办公室、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兴派出所等十多个便衣警察,闯到哈尔滨市投资专科学校家属区六楼栗志刚家门,在自放鞭炮、敲管子的声音掩盖下,破门而入。当时栗家有栗志刚等八人,均被恶警强行录像、照相、搜身、搜包,并被俩俩铐在一起。其中一人不配合恶警铐手铐,质问“我们犯了甚么罪这么对待我们”,立即遭南岗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队长王立国拳打头部。恶警对房间進行全面翻抄,却始终未出示搜查证。仅恶警王立国晃了一下他的警官证。栗志刚等八人被恶警用警车及栗志刚的微型车分批劫持到和兴派出所。

之后,恶警将栗志刚非法关押到南岗区看守所;三月份将他劫持到哈尔滨松北区進行所谓的“外审”,南岗国保大队恶警指导员周某,对栗志刚酷刑逼供,包括灌芥末油等残暴手段折磨栗志刚,导致栗志刚出现高烧不退的症状,送哈尔滨市传染病医院進行检查,确认为肺结核。

原本健康的栗志刚,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身体状况令人堪忧。南岗区国保大队恶警王立国对栗志刚的严重病情视而不见,还积极拼凑的材料上报,欲达到对栗志刚非法判刑的目地。

栗志刚家属聘请律师为亲人讨公道,恶警极力阻扰律师会见栗志刚,并不断对律师发出威胁恐吓。在栗志刚病情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国保的人终于同意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栗志刚。会见前,南岗国保大队副队长恶警黄耀彬警威胁律师说:“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别说,别像韦良月那样,最后连律师都做不成。”(注:律师韦良月因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而触怒了邪党,在二零零九年律师执业证书年检注册时,被强迫辞去律所主任职务。省、市、区三级律师管理部门都说是恐惧“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恐吓。)

四月十四日,南岗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栗志刚冤案卷宗。但南岗公安分局恶警仍然继续上报伪造的材料,非要置栗志刚于非法判刑的死地。目前所谓卷宗已到南岗区伪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201413.html

2009-05-10: 哈尔滨大法弟子栗志刚被迫害病情恶化,家属被骚扰
大法弟子栗志刚于2009年2月28日从家中被破门而入的610恶人伙同南岗国保大队及和兴路等恶警绑架,于3月份被非法带到江北区進行刑讯逼供,南岗国保大队周教导员等恶警,采用给栗志刚灌芥末油等手段進行残忍的迫害,栗志刚呈现出严重的肺结核症状。

5 月4日起,南岗国保大队恶警梵祥瑞多次打电话给栗志刚父母,非法传讯他们到南岗国保大队来协助调查栗志刚所住的房屋所有人是谁及栗志刚到底从甚么时候在这儿住的。并称是上面(邪恶610)的意思。栗母由于担心儿子加上他们数次的骚扰而犯严重心脏病未能去国保大队,恶警梵祥瑞威胁说:“你儿子病情严重,你们要不配合我们就慢慢做……”

栗志刚父母及亲人非常担心他的现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0/200590.html

2009-04-12: 哈尔滨大法弟子栗志刚的律师会见受阻并遭到威胁
四月初,被非法拘押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栗志刚家属为其聘请了律师,律师要求会见栗志刚,邪恶的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说,清明节后可以见,可是随后却以各种理由推托,至今未能会见。

律师及家属去找恶人王立国,邪恶王某威胁律师说:“越辩护判得越重,你要小心了……”。悉,栗志刚已被批准逮捕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779.html

2009-03-30: 哈尔滨大法弟子和正义律师遭绑架
2009年2月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区公安分局、和兴路派出所的多名警察绑架了八名大法弟子及家属,至今仍有三人被非法拘押,恶警拒不放人,更拒绝家人和单位的同事探望。其中大法弟子杜咏静的丈夫韦良月律师也被绑架。韦律师曾为大法弟子辩护,遭恶党机构威胁。

2009 年2月28日上午,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投资专科学校家属区,法轮功学员栗志刚正在家中与几位朋友小聚,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栗家的房门突然被弄开(据说警察是用切割机将防盗门的门锁处的铁皮切割下来),一伙警察破门而入,不由分说用手铐粗野的将几名青年铐住,并野蛮的暴殴杜永静女士。恶警例行的拍照、抄家,洗劫钱财和私人物品,栗志刚个人现金5千元左右被无理扣押,新买的一辆“松花江民意”车也被一并抢走。

大法弟子栗志刚、石涌,杜咏静、林学军、李旭、五哥、杜咏静和丈夫韦良月也被此事牵连绑架关押在南岗区看守所。到3月20日前其馀学员已经回家,但仍有栗志刚、杜咏静和丈夫韦良月被非法关押。

哈尔滨市三级公安警察视法律而不见,视人权而不顾,违法抓捕多人,抢劫私人财物,不通知家人或单位,还得家属和单位到处寻找失踪人。

杜咏静,38岁,俄语专业,供职于黑龙江省天马国际旅行有限公司总部,负责东欧地区各国出入境旅遊及国内旅遊的副经理、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得知杜咏静多日没有上班,又没有任何消息,就派人四处打听均未获结果。十多天后才从家人的口中得知杜咏静已被公安绑架。由于杜咏静遭绑架期间,她负责的部门管理上一度出现了混乱局面,使外宾的接待工作受到严重的影响,旅行社的经济收益遭受了严重损失。据此旅行社总经理积极出面与公安方面沟通了解情况、协商有关事宜。

韦良月,杜咏静丈夫,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国民党党员、高级律师。1988年起从事律师职业至今。现任黑龙江焦点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

2008年以来,法轮功修炼者惨遭中共的迫害,韦律师和其他律师一样勇敢的站出来为被迫害者作无罪辩护。韦良月依据法律且实事求是的辩护,得到家属和当事人的好评,一些法律工作者也渐渐明白了真相,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

2008年至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公安、司法、“610”等多个单位三番五次的告知韦良月,不要给法轮功作无罪辩护。同时根据密令对韦良月的身份進行调查并收走了韦良月律师的电脑硬盘和为法轮功学员所写的辩护词等。

目前,栗志刚和韦夫妇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南岗分局。

这是我们知道的这次绑架案的冰山一角,其他情况有待于调查核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0/198023.html

2009-03-03: 哈尔滨市南岗区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市公安局仅邪教处(原市610)南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南岗区和兴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大法弟子栗志刚家(哈市南岗区学府三道街),当时共有八位大法弟子在屋内,后被带到和兴派出所非法审问,栗志刚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量大法资料。三名女大法弟子被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四名男大法弟子被送到南岗分局非法关押。

据公安内部人士透露另一名女大法弟子已回家。已知此次被绑架的人员除栗志刚外还有韦良月夫妇,李旭,其他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196468.html

2009-03-01: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栗志刚,律师吕良玉夫妻被绑架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三道街投资专科学校家属楼大法弟子栗志刚,正义律师吕良玉与他的妻子于2月28日(具体时间不详)被和兴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和兴路派出所。

今天上午有一些人去栗志刚家,被市局无理抓捕。家已经被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196339.html

哈尔滨 南岗区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7-18: 法官 王婷婷(主要责任人)0451-58679309
公诉人 陈兵 13654665065
国保大队办案警察胡亮 15004611755
哈尔滨市道外区黎华派出所
副所长:张新洲(主要责任人)13945662272
赵玉双(跟从)13704512071

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直路695号 邮编:150056
办公室电话:座机(0451—87070000)
法院院长 王葳 (女)87070008
副院长 尚曦明87073006 郑兰滨 87073005 秦晓斌 87816001 马功辉 87073003
党组成员 执行局局长巩东梅58925219
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林道伟 87073020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潘革 87073015
政治部主任 宋晓光 87073017
信访办 杨晓娟 87073013 曹立明 87073073
审委办 满朝莉 87073089 郭秀娟 87073067 刘伟 87073067
机关党委 李鹏 87073086 鲍玮87073087
副调研员 吕淳 87073004
政治处 郭翠兰 87073010 赵斌 8707301
研究室 温宏 87073011 王立波 87073011 庄元 87073011
刑庭:
庭长:毕彦禄:87073045 13936691230(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刑庭副庭长:宋雪梅87073048
陈丰彦:87073047 13936450678
孔令红:87073046 15546171848(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李小京:87073029 13845118801
孔令江;87073029 13359510051
何静波:87073050 13654685277(多次参与构陷法轮功学员)
耿建国:87073029 15004689906
于 强:87073049 13936337367
张 静:87073050 1376681975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0-06-26: 集训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和犯人:
大队长:张宏良
副教:王建
一中队长:尤奇
二中队长:黄伯东
二中队指导员:闵惠光、李楠
犯人:张铁忠、何岩、佟立心、刘贵(已下到卫生科)、关立军(大庆龙凤区)、仲维农、于新漪
王秀霞 电话 13674648843
莹莹  电话  0451──59992059

2009-11-18: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
哈尔滨南岗区法院:
审判长闫晓霜 0451-82704934 办0451-82704934
宋成章 13796685933 办0451-82721457 小灵通0451-82502616
庭长董兴东 办0451-82719104
副庭长于成河 办0451-82721967
院长孙 0451-82700399
副院长韩振杰0451-82708316
办公室主任李启明 0451-82721806
哈尔滨市南岗区检察院:
检察员王宝龙 0451-82295971、0451-82295979
南岗区政法委:0451-82737947
南岗区国保大队:
王立国、大队长王立国 办0451-87664311 13354515677
副大队长黄耀滨:15546690036
参与迫害恶警:樊祥瑞、周松滨、郝希东、韩秀文(0451-87664175)
南岗区和兴路派出所:
所长马良 0451-86306288,0451-86318390,0451-87664288。
副所长苑冬彬 0451-86333747
教导员:0451- 87664277
副所长:0451- 87664276
参与迫害部份恶警:仲昭晖、马磊、李志杰、颜义、王绍杰(警号018516)

2009-06-23: 哈尔滨南岗区法院的部份电话:

宋成章 13796685933 0451-82721457(办公室)0451-82502616(小灵通手机)
孙院长 0451-82700399
蔡娟 0451-82718431
李璠 0451-82760398
韩振杰(副院长)0451-82708316
姜彦顺 0451-82722787
李启明(办公室主任)0451-82721806
肖春生 0451-82739836
苗景   0451-82700628
监察室主任 0451-82713889
刑事审判庭:
董辉   0451-82719104
于成河 0451-82721962
闫晓霜 0451-82704934
文丽荣 0451-82721654
马荣耀 0451-82721461
杨春萍 0451-82721461
余莉   0451-82721457
徐萍   0451-82721464
刘艳华 0451-82721464
程寿昌 0451-82723196
耿狄 0451-82723196
白雪 0451-82704735
举报电话:0451-82713889、0451-82720323
南岗区国保大队:
电话0451-87664175
大队长办公室 0451-87664311
大队长王立国 手机13354515677

2009-05-10:
邪恶哈尔滨南岗区国保大队电话:0451-87664175

邪恶哈尔滨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办公室:0451-87664311

邪恶哈尔滨南岗区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国 手机:13354515677

2009-03-01:
和兴路派出所所长:马良、副所长:苑冬彬。电话:0451—8633374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