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珲春市 >> 徐桂霞,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珲春市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一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2-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5:遭暴打、铁椅子…… 珲春市退休工人控告江泽民
徐桂霞,女,六十六岁,吉林省珲春市退休工人。在疾病折磨的痛不欲生时,她得到了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从此按照真、善、忍做人,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徐桂霞女士几经非法关押、酷刑迫害,被折磨的血压、心脏都出了问题。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徐桂霞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下面是徐桂霞女士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我修炼大法以前,身患多种疾病,如心脏病、胃病、气管炎、胆囊炎、失眠、腰痛、肝区胀痛、便血,病痛的折磨让我生不如死。多方求医,把家底儿都花光了,也不见效,弄得我丈夫也消极埋怨,说我象瘟鸡。病痛加上家人不理解,也确实过日子的钱都很难呐,我感到崩溃了,真想一了百了。在我绝望的时候,我的同学给我带来了福音,使我生命有了希望。那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三日,同学给我请来了《转法轮》。从那时起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

修炼不长时间,我身体的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让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哇。大法不仅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让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丈夫孩子的不足,我能够宽容、忍让、体贴,尽量的去关心他们。与亲朋好友及邻里之间发生矛盾,知道向内找自己,自己没错也找自己,尽量的善待人家。我的身心变化让家人、亲朋好友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丈夫也渐渐的转变了对我的态度,现在很支持我修炼。

然而,就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受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大队、片警多次骚扰和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到长春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珲春警察带回当地非法拘留十天。


酷刑演示:塑料袋窒息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当地光明派出所伙同公安局人员,没出示任何证件,非法进入我的家,抢走大法书等,强行把我带走,关押到拘留所。几天后,国保大队来人提审我,给我戴上手铐推上车,上了警车,他们又给我套上黑头套,九月天,热得我满头大汗,难受极了。

下车,把我带到屋里一顿暴打,打得我鼻青脸肿,整个头部被打得呈紫黑色不一会儿就肿起来了。一个警察穿着大皮鞋,猛踹我的大腿,踹倒了给我拉起来再踹。踹累了才停手,问我:“你十一号上哪去了?”我说:“十一号,我都被你们抓来了。”他们还问,说不出问题就是“你说,你说。”不知道拿什么东西(我被戴着头套,看不见)打我的脑门,还用拳头打我脑门,折磨了我一天。他们去吃饭,也不给我摘头套,一天没让我吃饭。晚上,给我送回拘留所,十五天后,我被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结果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给我非法安个“所外执行”,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在家正吃早饭,珲春市刑警大队闯入我家,没出任何证件,抢走大法书、平安符、光盘、笔记本等共计五十六件。非法抓我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姓蔡的审问我“纸条”的事。我说:“图们一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当天被警察打死,太冤了,准备集点钱,请律师,讨公道。”警察问:“谁告诉你的?”我没配合说:“我说了对你们不好。”姓蔡的大吼:“你这是搪塞。”

他们给我坐上铁椅子,在铁椅子上坐了三天三夜,全身肿痛,两条腿肿的僵硬,直不起、弯不下,没法走路。又给我送回拘留所,身体迫害的极度虚弱,血压升高,一天中午,突然晕倒了,他们怕担责任,用120急救车送我去医院抢救,我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他们推卸责任,才“保外”,让家人把我接回家。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的一天,六一零到我家,抓我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他们让我放弃信仰、放弃法轮功,写转化书,我坚决不配合。因为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他们软硬兼施,让我放弃修炼 我没有配合。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发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珲春英安派出所警察绑架,给我们抓到该派出所非法搜身,没收的东西有:两辆自行车、我俩的小包、一部话机、那位法轮功学员戴的手表、还有包里的大法真相资料(剩了两份)、还有钱等。

当时,我急着上厕所,警察不让。要么说没厕所、要么说不行,憋了一下午,当时就觉得膀胱要挣裂了,疼得我直不起腰来,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地上方便了。警察气的大吼大叫的辱骂,我们善意的解释,我们是无辜的,遭了这样的罪,我要不这样,身体出现严重问题,你们要承担责任的,我知道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警察也知道自己理屈才作罢。

珲春市国保大队来人了,两个头儿,一个姓蔡一个姓李,他们让人把我们分开审问,说小册子是犯法的证据。我和他们讲真相,说不犯法,我让警察把小册子《罪恶与审判》好好地看看,他们大概看了看,就放下了,然后草草了事,晚上把我们送到拘留所。

到拘留所又搜身,让我把内裤也退下来,以此来羞辱我,不让穿自己的外衣,只穿内衣,给找了几件不是瘦就是小,根本穿不了,只能搭在肩上。十一月的北方,外边下着大雪,屋子里没有暖气,穿的又很单薄,那种冷是无法想象的。每时每刻都受到狱警的监视,有一个狱警,长着一对牛眼,穿着软底儿鞋,走路无声,走到你门口,突然高分贝叫骂,因为都是突然的使我受到惊吓,心里难受极了。

因为迫害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就这样国保还想继续迫害我们,结果体检诊断我的血压、心脏问题很大,他们怕担责任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以“取保候审”,让家人把我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5/遭暴打、铁椅子……-珲春市退休工人控告江泽民-345753.html

2014-11-19: 吉林省延边州珲春市徐桂霞家三次被610与警察骚扰补充

吉林省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2014年9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遭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姓李的和司机,还有光明派出所片警小安子到家骚扰。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让她到检察院去取什么“笔录”。僵持了很长时间,最后在徐桂霞没穿鞋的情况下,不法人员一边一个强行拖拉她,徐桂霞说:我还没穿鞋呢!他们这才让她丈夫把鞋扔出来,让她穿上,把她劫持到检察院。

2014年10月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又来了两男一女三人到徐桂霞家骚扰,同样不出示证件,问他们是哪儿的,他们说:是610的,说来“看看”。

十一月四日,徐桂霞没在家,光明街派出所片警小安子又到她家骚扰,没敲门直接闯入屋里,所有的房间转了一圈,没找到她,就问她丈夫:你媳妇上哪儿去了?当时徐桂霞丈夫在外边干活,说:不知道。片警说:你媳妇上哪儿你不知道啊?徐桂霞丈夫说:你媳妇上哪儿你知道吗?片警反过来就骂:你××!徐桂霞丈夫说:你怎么还骂人呢?片警指着自己衣服上的牌牌说:我骂你怎么着?我姓安,你告我去呀,我还想整死你呢!徐桂霞丈夫没理他,他们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89.html

2014-11-18: 吉林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家三次被610与警察骚扰

吉林省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2014年9月26日上午九点多钟,遭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姓李的和司机,还有光明派出所片警小安子到家骚扰,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让她到检察院去取什么“笔录”。僵持了很长时间,最后在徐桂霞没穿鞋的情况下,不法人员一边一个强行拖拉她,徐桂霞说:我还没穿鞋呢!他们这才让她丈夫把鞋扔出来,让她穿上,把她劫持到检察院。

2014年10月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又来了两男一女三人到徐桂霞家骚扰,同样不出示证件,问他们是哪儿的,他们说:是610的,说来“看看”。

十一月四日徐桂霞没在家,光明街派出所片警小安子又到她家骚扰,没敲门直接闯入屋里,所有的房间转了一圈,没找到她,就问她丈夫:你媳妇上哪儿去了?当时徐桂霞丈夫在外边干活,说:不知道。片警说:你媳妇上哪儿你不知道啊?徐桂霞丈夫说:你媳妇上哪儿你知道吗?片警反过来就骂:你放屁!徐桂霞丈夫说:你怎么还骂人呢?片警指着自己衣服上的牌牌说:我骂你怎么着?我姓安,你告我去呀,我还想整死你呢!徐桂霞丈夫没理他,他们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8/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0452.html

2013-12-21: 徐桂霞和李喜莲被绑架的详情

2013年11月13日那天,徐桂霞和李喜莲去农村发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吉林省延边州珲春市英安派出所韩勇男等三、四名警察绑架。他们强制给徐桂霞和李喜莲戴上手铐,强拉硬拽,塞进警车,送到派出所、非法搜身。当时徐桂霞想上厕所,他们不让去,后来让等着。九点左右,徐桂霞和李喜莲被送到拘留所。六天后,徐桂霞和李喜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0/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4257.html

2013-11-21: 吉林省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李喜莲在拘留所被迫害6天,现已正念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2858.html

2013-11-16: 吉林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李喜莲失踪
吉林省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徐桂霞、李喜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失踪,怀疑被绑架。有知情者请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6/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1332.html

2011-11-12: 吉林省珲春市恶警企图陷害徐桂霞
吉林省珲春市恶警于十一月四日(星期五)半夜去大法弟子徐桂霞家骚扰,在徐桂霞不开门的情况下,恶警强行把门撬开闯入徐桂霞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妄图找到所谓的证据迫害徐桂霞,在没找到任何可以利用的证据的情况下想把徐桂霞非法带走进行迫害,遭到家人的正义抵制,没有得逞,恶警扬言下周一还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9141.html

2011-02-14: “特殊情况”掩盖的罪恶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网“大陆消息”栏目里前两篇文章都提到了一个名词“特殊情况”,我们结合消息内容分别论述一下。

“珲春市六旬妇女遭三天老虎凳酷刑”这篇文章,讲的是吉林省珲春市三栋房的六十岁法轮功学员徐桂霞女士被迫害的情况,其中讲到她被绑架时有这样的介绍:

“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珲春市国保大队、珲春市光明街派出所四个恶警突然闯进徐桂霞家,进屋后不由分说,将徐桂霞家乱翻一通。徐桂霞质问他们:‘你们有搜查证吗?’他们却目无法纪地声称:‘特殊情况例外。’”

恶警们声称的“特殊情况”究竟是什么?其实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如果按照法律规定抄家,是需要有必备的手续才能进行的,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就是因为中共的迫害政策,使得中共这些打手以一句简单的“特殊情况例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实施抢劫了。

徐桂霞岂止是被抄家,非法关押期间被连坐三天老虎凳。还曾被用一个大布口袋套在头上,许多警察一哄而上拳打脚踢。恶徒们都是往她头部、脸部、耳朵部位打,打得她头和耳朵轰轰直响,把脸部都打肿起来了,还往腿上踹。有一个很高很胖的警察是国保大队的,他打得更狠,用拳头专往脑门上打。她不但被蒙住了双眼,手还被手铐铐得很紧,刻下了很深的血印。

那么,徐桂霞遭到的迫害是不是“特殊情况”呢?不要说她没有犯罪,即使对于犯人,也是绝对禁止使用酷刑的,可是警察们哪有这些约束?他们甚至认为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所有邪恶措施都得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们举一个例子。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徐玉山,曾被绥化劳教所警察用白布条勒住嘴,勒掉两颗牙。在被凶残紧紧地固定在特制的铁椅子上时,警察指使劳教犯人将事先已准备好的一包头发渣子放进他的衬衣内。然后给戴上一顶特别的棉帽子,既看不见东西,又能把人捂出大汗来。而大汗一出这头发渣子就使得全身奇痒难忍,可是全身又都被紧紧地固定着,想挠一挠,蹭一蹭,动一动都非常难。恶人还强行在他的小便包头上揉旱烟烟面,使得徐玉山的小便痛如刀割,心似刀绞,几乎昏厥过去。恶警还指使犯人宋晓军将一包事先准备好了的玻璃丝塞到徐玉山身上的各个部位。玻璃丝是电线的外皮,也是做石棉瓦用的材料,皮肤沾上就很刺痒。徐玉山如坐针毡,真如万针穿心,奇痒难当,生不如死。

徐玉山受到了如此毒辣的迫害,可是警察们是怎样说的呢?警察说:“你从佳木斯一来我就看你不是一个好饼,你在佳木斯上车前就喊大法好,真相将大白天下,啥大白了,哪白了。你××的见谁都说,我们在你蹲小号时给你特殊待遇,什么用头发渣子,烟面子,玻璃丝嘛。今天你又落在我们的手上,你看我们怎么祸害你,你不是不怕死吗,我们不会让你死的,我们却会让你生不如死,就是祸害着玩,玩够了把你整残废了,快死的时候,把你放回家几天就死。你这事我告诉你劳教局都知道,各科室都知道,都支持我们整你,出事他们担着,有人担着我们就玩吧,我们把你喂胖祸害着玩。”

警察所说的“特殊待遇”不过是“特殊情况”的具体体现。这些特殊待遇还包括随后对他使用的其它酷刑:警察把点着的香烟塞到徐玉山鼻孔内,烧到最后再换一支,一支接着一支,把鼻孔烧的肿起老高。找来最辣的辣椒往徐玉山的眼睛、耳朵、肛门、小便上不断地涂抹。徐玉山昏迷时警察就用凉水浇醒。警察们还残忍的用烟头把徐玉山的脚趾盖和手指盖都烫煳了……

这些迫害情况当然极其的特殊,可是它可不只局限于一人一地。全国各地对被绑架的法轮功修炼者执行的是同一个迫害政策,这样的特殊情况不过是大同小异而已。可是对于实施酷刑的恶警来说,他们真的认为这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特殊待遇”吗?当他们习以为常于这种司空见惯的酷刑的时候,他们就会认为这一切再正常不过了,反而把与特殊迫害不相符的事当成了“特殊情况”。我们看下面这个事实。

这篇文章就是明慧网上二月十一日刊登的另一篇大陆消息,标题是“九年零十五天的迫害”。说的是重庆江津先峰夹滩镇豹泉村三组的农民王显安,在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永川监狱期间,二零零九年六月家人去看他,狱警不让见,他跟警察刘显刚说:为什么不准家属看我?刘显刚恶狠狠地吼道:“少跟我说那些,没有身份证就是不让见,谁都一样。” 又说:“特殊情况有人打过招呼的可以见。”

其实,在管教刘显刚眼里法轮功修炼者的正常接见被剥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那么如果要接见的话,就只能有其它的“特殊情况”了。他所指的这个特殊情况又是指什么呢?本身就已经是超出常规的特殊迫害了,不让接见也是迫害的一种形式,他所说的“特殊情况”就是在接见时利用煽动家属的亲情来对王显安进行另一种形式的精神折磨。

监狱里准许他接见的特殊情况没有出现,可是在王显安非法刑期到期释放时却出现了另一种情形。四十四岁的他身体极度羸弱,拄着拐杖正准备走出监狱,却看见江津“六一零”和行峰派出所的几个人正在和他女儿交谈,话里话外是在挑起他的家庭矛盾,诱使女儿对父母仇视不满。

笔者写出此文的原因完全来自于两篇相邻的消息使用的同一个词语“特殊情况”。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中共的所作所为完全都是非法的,可是为了掩盖其血腥与罪恶,中共恶徒往往用一个“特殊情况”进行掩盖。这与中共把一切不合理的祸国殃民的手段用“中国特色”来掩盖的实质如出一辙,凸现中共将罪恶进行掩饰的无耻与卑劣。然而随着法轮大法弟子的深入揭露,中共的罪恶正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中共恶徒们所说的“特殊情况”不过就是迫害好人的一个借口而已,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不了罪恶滔天的实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4/“特殊情况”掩盖的罪恶-236267.html
2011-02-11:家往吉林省珲春市三栋房的六十岁法轮功学员徐桂霞女士,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早上在家中遭珲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少红等六名便衣恶警绑架、抄家、照像。恶警抢走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及物品。 徐桂霞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折磨, 连坐三天老虎凳。遭受的痛苦难以想象,随后被非法劳教。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十一年残酷迫害中,徐桂霞曾多次被骚扰、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遭受毒打等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珲春市国保大队、珲春市光明街派出所四个恶警突然闯进徐桂霞家,进屋后不由分说,将徐桂霞家乱翻一通。徐桂霞质问他们:“你们有搜查证吗?”他们却目无法纪的声称:“特殊情况例外。”把徐桂霞绑架到派出所,并把她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抢走。下午4点多钟将徐桂霞送往拘留所非法拘留。

徐桂霞被非法关押的第五天,来了一个人让她在一张纸上签字,她拒绝签字。不一会来,两个国保大队的恶警强行给徐桂霞戴上手铐,把她带出拘留所。徐桂霞高喊:“我没犯法,我在自己家里坐着就给抓来了,这是对我的迫害。法轮功是正法大道,是千古奇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徐桂霞被带出拘留所大门,一上车,一个瘦长脸的恶警就两个手上来狠狠打她嘴巴子,边打边问:“你还喊不喊了?”这时一个布的大口袋一下就套在徐桂霞的头上,不一会她就闷得大汗直流,上不来气。

车开到一个地方,邪党不法人员把徐桂霞带到一个屋里。一进屋,那人就拿电棍电她,就听他说没电了。后来这屋里有不少人打她。徐桂霞的头被蒙着大口袋,看不到谁行凶。恶徒们都是往她头部、脸部、耳朵部位打,打得她头和耳朵哄哄直响,把脸部都打肿起来了,还往腿上踹。有一个很高很胖的恶警是国保大队的,他打的更狠,用拳头专往脑门上打(多少天后还疼得不敢摸那),也记不清打多少次了。手铐铐的很紧,刻下很深的血印。徐桂霞要求上厕所缓解一下。

大口袋一直套着徐桂霞头,从上午十点钟一直站到下午四点半多钟,这期间邪党恶徒们就是打、问:“你十一号上谁家去了?”徐桂霞说:“我十一号都让你们给抓来了。”他们也不听,就是打。最后看她什么都不说,就又把她送回拘留所。

十五天后,徐桂霞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因检查身体血压高拒收,又拉回到珲春市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恶警们还勒索她家属的钱财。

徐桂霞只是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做坏事,更没犯法,中共邪党警察执法犯法,闯进人家绑架人,抢东西。还对这位六十多岁的妇女大打出手,用阴损的手段酷刑折磨她,这究竟为什么?一个赤手空拳的好人为什么把中共邪党吓成那样。中共邪党到底在怕什么?

在中共邪党这十一年多对法轮功学员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由于长期受中共邪党的恐怖迫害、骚扰、绑架、关押,徐桂霞及其家人承受着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身心遭受的伤害和痛苦达到了极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1/236147.html

2011-01-18: 吉林省珲春市法轮功学员季君、徐桂霞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晚上,法轮功学员季君(女,六十岁)在家里遭到110警察绑架,十三日早上法轮功学员徐桂霞(女,六十岁)在家里遭到国保大队六名便衣非法抄家、绑架,现二人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29.html

2009-02-08: 吉林珲春市徐桂霞被绑架毒打的经过

吉林省珲春市大法弟子徐桂霞,女,59岁,1997年有幸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很多。2008年9月11日上午9点多钟,被突然闯进她家四个人绑架,其中两人是珲春市光明街派出所的,另两人是珲春市国保大队的。
四个恶警非法进屋后,不由分说,将徐桂霞家乱翻一通。徐桂霞指问他们:“你们有搜查证吗”?他们却目无法纪的声称:“特殊情况例外”,把徐桂霞绑架到派出所,并把她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抢走。徐桂霞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下午4点多钟将徐桂霞送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徐桂霞被非法关押的第五天,来了一个人让她在一张纸上签字,她拒绝签字。不一会来,两个国保大队的恶警强行给徐桂霞戴上手铐,把她带出拘留所。徐桂霞高喊:“我没犯法,我在自己家里坐着就给抓来了,这是对我的迫害。法轮功是正法大道,是千古奇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徐桂霞被带出拘留所大门,一上车,一个瘦长脸的恶警就两个手上来狠狠打她嘴巴子,边打边问:“你还喊不喊了”,这时一个布的大口袋一下就套在徐桂霞的头上,不一会她就闷的大汗直流,上不来气。徐桂霞给车上的人讲真相。

车开到一个地方,邪党不法人员把徐桂霞带到一个屋里。一进屋,那人就拿电棍电她,就听他说没电了。后来这屋里有不少人打她。徐桂霞的头被蒙着大口袋,看不到谁行凶。恶徒们都是往她头部、脸部、耳朵部位打,打的她头和耳朵哄哄直响,把脸部都打肿起来了,还往腿上踹。有一个很高很胖的恶警是国保大队的,他打的更狠,用拳头专往脑门上打,(多少天后还不敢摸哪),也记不清打多少次了。手铐铐的很紧,刻下很深的血印。徐桂霞要求上厕所缓解一下。

大口袋一直套着徐桂霞头,从上午十点钟一直站到下午四点半多钟,这期间邪党恶徒们就是打、问:“你十一号上谁家去了”。徐桂霞说:“我十一号都让你们给抓来了”,他们也不听,就是打。最后看她什么都不说,就又把她送回拘留所。

十五天后,徐桂霞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因检查身体血压高拒收,又拉回到珲春市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第二天法制科来了一个姓王的警察,徐桂霞说身体不好要求回家,他说要是血压高,让女儿送药来,还勒索她家属钱财。

徐桂霞修真、善、忍做好人,做高尚的人,没有错,法轮大法教人心向善,提高人的道德。共产邪党迫害好人,失去民心,把自己迫害倒了。目前退党浪潮已达到四千九百多万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5069.html

延边 珲春市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9-09-26: 吉林珲春市第三派出所:电话:0433-7512046
警察:唐可:电话13500929155
珲春市公安局
地址 珲春市新安街281号 传真 0433-7532233
邮政编码 133300电子邮箱 hcgajjijian@163.com 0433-75249107513762
监督电话 0433-7714072
局长孙世福 0433-7714001
政委林杰 18043304002 0433-7714002
常务副局长黄松涛 18043304008 0433-7714004
副局长金哲龙 18043304023 0433-7714006
副局长穆宏伟 18043304031 0433-7714003、7714007
珲春市国保大队 0433-7556333 918999

珲春市委书记高玉龙 0433—7518664
珲春市委政法委
监督电话 0433—7513550
书记金桂英 0433—7559349 0433—7524956、13944741988
副书记 0433—7559349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任永胜 0433—7559349、13904470047
珲春市委610办 0433—7507576
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李波 13180918999、0433-7559349、7507576
610办副主任 0433-75593497507576
朴东善 18043304080 李忠 13904471699 刘汝镇 13694431567
池宏 15981383970 姜春雁 13844798050 吴瑞 18626949050
珲春市公安局
地址 珲春市新安街281号 传真 0433-7532233
邮政编码 133300电子邮箱 hcgajjijian@163.com 0433-75249107513762
监督电话 0433-7714072
局长孙世福 0433-77140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