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龙口市 >> 丛培清,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龙口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1-10
案例分类: 奴工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丛培清 孔凡华(孔繁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3-31:山东龙口市丛培清自述遭受的酷刑迫害
山东龙口市法轮功学员丛培清,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与妻子被中共恶警绑架,被非法判重刑,分别为八年、十年,在看守所与济南监狱遭到种种酷刑迫害。下面是他自述其经历。

一、大绑架、刑讯逼供

我叫丛培清,男,龙口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龙口公安局、610与烟台公安局、610沆瀣一气,对龙口法轮功学员疯狂的抓捕及对资料点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在邪党的红色恐怖中,十一月三日法轮功学员王文强、战淑红(走脱)被绑架,十一月六日资料点被破坏,我与妻子孔凡华(同修)及同修麻连风、吕亮志、徐德宝、王连江、邹淑清、栾积潭、高玉浩、王洪玉、杨淑敏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龙口看守所里,遭非法审讯、酷刑折磨等。姚新人是九月份被绑架的。我与孔凡华、麻连风、姚新人四人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强行游街,被非法判重刑。

被非法关押在龙口看守所期间,遭到恶警无数次的非法审讯,每次的非法审讯都会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每次都是手铐、脚镣(类似脚镣的绳索)加身,手脚和全身用锁链捆绑在铁椅子上。人权被践踏、精神被摧垮、人身被摧残、人格被侮辱,在一个没有了人性、没有道德的邪党社会里也就根本没有维护人身合法权利的自由。

我与孔凡华、麻连风、姚新人四人二次被绑架,被非法强行游街。一次在龙口市宣判大会上被非法宣判,以达到挑起人们对法轮功仇恨的轰动。

二、在龙口看守所里被强迫做奴工

被关在龙口看守所里期间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当时男号主要做各种花篮盆景;女号做手工绣品,每天早上五点干到晚上十一点,甚至更长时间,完不成任务,就会遭到恶警的惩罚,轻者拳打脚踢,重者遭到警鞭警棍的抽打。长时间的体力劳动,伴随着的却是生活的虐待,通常是每人每餐一个馒头(一个馒头不足四两),一小碗菜汤,被普犯们戏称为“青龙过江”,所谓的菜就是几根菜叶加清水熬汤。

被关在看守所里期间,禁止言论自由,不允许学法炼功,不允许申诉,就连写字的纸、笔都被禁止使用;就连86岁的老母亲临终时我都没能与老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就连写信寄托哀思的权利都被剥夺;儿子中专毕业还没有步入社会就失去了家庭的温暖,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生活着,对孩子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在龙口市610的操控下,龙口市检察院、法院编造事实、枉加罪名、恶意构陷,我与妻子孔凡华被非法判重刑,分别为八年、十年;麻连风被非法判重刑七年,姚新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其他法轮功学员另案处理。

三、在济南监狱遭种种酷刑

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我被劫持到山东省济南监狱,在十一监区我拒绝“转化”,遭恶警、坏人疯狂迫害,多次被严管隔离。二零零五年我与法轮功学员董传彦、王新忠、高洪洁、王亮、拒绝“转化”,反迫害,被恶警、坏人隔离迫害。六月份,与法轮功学员王新博(已被迫害致死)、梁晶、孙国、吴相万背诵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二》,整体抑制邪恶,我被视为重点迫害;七月二十日与法轮功学员尹向阳、刘维先、孙振山严正声明从新坚修法轮功,又被分别关小号迫害。

二零零六年底,在邪恶的二监区,我与刘维先(仍在狱中被迫害)向驻山东监狱检察官、监狱长写信揭露监区恶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未果。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夕,我们再次写信驻监狱监察官和监狱长控诉、揭露十一监区恶人的暴力暴行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真实、详细的反映了恶警、坏人的残酷迫害手段、卑鄙伎俩、流氓手段、恶人名单,要求调查落实,严惩坏人,停止迫害,并对其行恶者实施法律制裁。我和刘维先被扣上违反法律法规和反管抗改的大帽子残酷迫害。当我被劫持到小号后,门立刻被封死,七、八个坏人一拥而上,把我按在准备好的方木凳子上,衣服被扒光,有按头的、有拧胳膊的、有压腿的,用鞋刷把刷肋骨、脊椎骨、同时把牙刷把夹在我手指与手指之间从上转到顶,使十个手指都露出骨头来,失去知觉。暴徒用鞋底猛击臀部,使其紫血一片,拳打脚踢胸部、小腹、头脸,用手用力掰折手指,致使我的小拇指被折断。

我被长期捆绑双臂,脚尖沾地,脚后跟垫在放地铺的床沿上,长期蹲着,使人浑身疼痛,不许睡觉,不许洗刷,不许上厕所。为了不让我睡觉,恶徒就用点着的烟卷呛眼睛,我当时被打的血肉模糊,皮开肉绽,内衣与皮肤血连在一起,稍微一动疼痛难忍,腿脚惨痛,痔疮突发,无法走路。生活上也受尽虐待,每顿饭只给一个不到二两的小窝窝头,一块小咸菜,限制喝水。法轮功学员刘维先同样受到类似的迫害,被迫害得小肠窜气行动不便。

小号房间封闭非常严密,门窗紧闭,撤掉监控设备,进出门也用方木或长条板凳顶着,门外挂着未经政府允许不许入内,环境极端恐怖,真正是狱中之狱。里面有两个坏人头目,都是恶警挑选的最残暴、最邪恶之徒。六个新入监的普犯,这些大多是黑社会的人,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象这样的房间有七、八个,多的时候十几个,都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1/山东龙口市丛培清自述遭受的酷刑迫害-271554.html

2010-06-03: 山东省监狱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实例
自二零零一年以来,山东省监狱恶警惨无人道的摧残法轮功学员。
恶警通常利用死刑 犯、无期徒刑犯、十多年的重刑犯(一般都是新入监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每一个严管室中有七、八个犯人看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并暴力殴打侮辱咒骂, 这些犯人心怀鬼胎,迫害手段变化无常、种类繁多,极其下流。法轮功学员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遭受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 辱,就连大小便都没有保障,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被致伤、致残。
.......
四、法轮功学员丛培清遭受的残忍迫害

法轮功学员丛培清,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被非法绑架到山东省监狱,在被迫害的过程中不畏强暴揭露迫害,被视为洗脑“转化”中的主要障碍而遭到残酷的迫害,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丛培清与法轮功学员梁晶、刘忠明被隔离严管。

二零零五年三月底丛培清、董传彦、王新忠、高洪洁、王亮在严管中抗议迫害,被隔离迫害。二零零五年六月,丛培清与王新博、梁晶、孙国、吴相万共同传阅背诵师父经文,被列为迫害重点。二零零五年七二零,丛培清、刘维先、尹向阳、孙振山严正声明重新坚定修炼法轮功而被隔离迫害。

二零零六年,丛培清与刘维先写信给驻山东省监狱检察院和监狱长,揭露入监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七年五月份二人再一次写信提出控诉,揭露入监队恶人的暴力暴行,写明了恶人施暴的方式方法、恶人名单,强烈要求调查落实、停止迫害,并对其行恶者实施法律制裁,丛培清、刘维先被扣上违反法律法规和反管抗改的大帽子被残酷迫害,坏人们把丛培清按在地上,扒光衣服,七、八个坏人用鞋底猛击臀部和大腿,造成整个部位变成了黑紫色。然后用鞋刷把猛击肋骨、脊椎骨使上半身皮开肉绽,血流满身。后来衣服和肉都粘到了一块,恶人们再按紧双手,用牙刷把对其十指施行残酷的拧、绞,致使他双手皮肉分裂,露出骨头失去知觉。法轮功学员刘维先同样受到类似的迫害,在被迫害中丛培清小手指被折断,脱肛,全身上下处处伤痕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刘维先被迫害的小肠窜气行动不便。

恶人们把完全失去自理能力的丛培清长期捆绑双臂脚尖驻地蹲着,不许活动。如果不配合,遭到的就是拳打脚踢骂声不断,甚至用点着了的香烟呛眼睛,使其泪流不止疼痛不止。生活上是极端的虐待,每天每餐一个二两的玉米面窝窝头和一块萝卜咸菜限量喝水,不允许剃须洗涮上厕所,在精神上的摧残更是惨无人道。

参与迫害丛培清的恶人是吴家勇、张殿虎、姚云霞、胡铁芝、马道格、赵顺及其他新入监的刑事犯罪分子。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224790.html

2004-04-25: 2003年11月17日,龙口市北马镇派出所恶警王禄、陶述友、王幸福等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如其说是抄家,倒不如说是抢劫,当时他们除抢走大法资料外,还把录音机、充电变压器、电插座、三副扑克、木板、电线、卫生香、香炉等物品一起非法抢走。同时又要非法抓我,我拒不配合。我在2001年5 月因承受不了邪恶的迫害,被迫跳楼,摔成粉碎性骨折,致使右腿残疾。恶警王禄(自99年以来经常打骂大法弟子)不顾我残疾的身体竟动手向我施暴。他们将我拖出家门,抬上警车,将我右腿裤子都拖碎两个窟窿。
当天下午,恶警王禄、王幸福等人将我送到张家沟看守所,在他们动手从车里往外拖我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禄又向我施暴,打得我都尿裤子里了。

第二天,恶警王禄、王幸福到看守所非法提审我,我一直发正念,不管他们问什么我一概回答“法轮大法好”我牢记师父在2001年4月24日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一会儿,恶警王禄说他胃不舒服,后来就草草问了几句,又将我抬了回去。

自被邪恶非法绑架,我就一直绝食抗议。第七天,看守所狱医见我直恶心,便通知北马派出所,恶警王禄、迟永顺、王幸福、陶述友等来到看守所,强行将我抬上车,拉至北海医院插鼻管灌食。这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卑鄙手段,用塑料管从鼻孔插入,一直到胃部,期间它们故意将管子在我鼻腔和喉咙里来回扯动造成剧烈的恶心和痛苦,待灌完后,管子上已满是血迹,为了掩人耳目,护士赶紧将塑料管装起来拿走。

隔了一天,看守所狱医见我还不吃饭,又通知北马派出所。这次在他们的野蛮灌食迫害下,使我气管被插破、鼻子被插肿,无法再插鼻管灌食。狱医开始给我打吊针,由于我被迫害得全身浮肿,狱医找不着血管,又赶紧通知北马派出所,北马派出所一听这种情况,连面不敢照,撒手不管了。看守所只好找站岗的大兵将我送进医院,回来后,狱医每天给我打大量的药水,明着是给我治疗,实际是加重了对我的迫害,打得我口干舌燥,眼睛睁不开。我趁他们不注意,拔掉了吊针,以后他们再也没给我打针,24天后他们见我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才通知北马派出所将我放回。

当时与我一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有孔凡华、丛培清、麻莲凤、栾积潭、杨淑敏、徐德宝等十多名大法学员,一个多月后栾积潭与几名学员被非法勒索2000元后放回;2004年3月邪恶将孔凡华、丛培清、麻莲凤、姚新人、吕亮志分别非法判刑10年、8年、4年至3年不等;还有几名学员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610洗脑班里遭受着迫害。

2003-11-10: 大法弟子丛培清、孔繁华、麻莲凤被邪恶之徒抓捕。

烟台 龙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9-15: 龙口市检察院:地址:龙口市港城大道703号 邮编:265701
电话:0535-3012810(固话:前加区号0535)
毕红光 检察长 主持全面工作05358951006 15908919936
孙吉连 副检察长 05358951002 15953560005
王文新 副检察长 05358951003 13853500219
王子恺 副检察长 05358951008 13863856577
张诚胜 纪检组长 05358951766 13954545566、05353012810

龙口市法院:地址:龙口市港城大道701号,邮编265701
杜纪挑 院长 05358778277 13863801877
栾德禄 副院长 5358778228 13906450808
魏积嘉 副院长 5358778258 13905458703
王海涛 副院长 5358778256 13964511596
陈 波 政治处主任 5358778289 18653518906公开电话 5358778301

龙口市政法委(约2012年左右号码)
王成伟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5358788803 13863835209
王秉青 副书记、综治办副主任 5358788802 13963861666
曲伟利 综治办副主任 5358788806 13953506258
公开电话 5358788849
办公室:5358788849
政工科:5358788702
执法监督科:5358788703
综治科:53587888042019-08-29: 龙海区公安分局:
局长兼书记吴启军8658939、18660060399
政委肖绍云8658940、18563809567
副局长姜宏祥8658943、18660060355
刑警大队队长孙文伦8658955、18660060356
政工室主任李敬松8658949、18660060357
办公室主任王建中8658957、186600603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