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泰安 新泰市 >> 周永花, 女, 5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通化市(暂住新泰市平阳小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1-29
交叉列在: 吉林 > 通化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11: 山东省新泰市法轮功学员周永花被绑架

山东省新泰市法轮功学员周永花,女,54岁,家住山东新泰市平阳小区,2016年8月30日在济南市被济南铁路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1/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4291.html

2015-11-21: 山东泰安新泰市骚扰大法弟子李君、周永花

2015年11月16日,山东泰安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冯大勇等人到大法弟子李君楼下将其绑架到公安局并抄家,然后询问有关诉江之事,要求李君签名、按手印,后来由家属接回家。

随后又到周永花工作单位,向周永花询问诉江之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0/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9402.html

2015-09-10: 身孕中被电击折磨 山东新泰市周永花控告江泽民

周永花,女,五十三岁,会计,家住山东新泰市,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就在她身上发生了,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后,带着身孕,被河北井荆县刑警大队警察电棍、铁棍滚压折磨,从而婴儿胎死腹中。之后,又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周永花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周永花在诉状中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和遭受迫害的经历。

修大法 做好人

我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个月,痛经、鼻炎、关节炎、腿抽筋等各种疾病全部消失。同时,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健康了自己的身心。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恶警到单位骚扰威胁 被迫离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全面镇压,对我的迫害也由此开始。之后不久的一天,我正在单位(吉林省通化市工商银行江东支行)上班,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多人到单位找我,让我交出卖书所得利润,其实是我单位离书店很近,我经常为别人捎书而已,并未赚一分钱。

之后派出所的片警经常到单位对我骚扰、恐吓,一次,片警任某公然叫嚣:“周永花,我随便开个单子,就能把你送进去。”不仅给我、给同事也造成很大压力,一同事跟我说:“我一看到他们来就害怕。”

由于他们经常到单位骚扰我,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被迫离职。我丈夫本是某空军气象台台长、空军技术骨干,业务、管理能力很强,曾两次被授予三等功,因我的牵连,不得不转业。

派出所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初,警察将我骗到派出所,随便开了个单子,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那时,我已离职,除了到市场买菜,很少出门,从来不跟别人大声说话)把我送进拘留所,在那里,曾被警察踢过脸,十五天后,向我家人勒索二千元现金,才把我放回。

带身孕被电击和酷刑折磨 胎死腹中

由于媒体天天栽赃陷害法轮大法,污蔑法轮大法创始人,为了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我到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说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结果被绑架到北京门头沟派出所。在那里,被强迫蹲在地上,警察轮番看着,两天两夜没让合眼,困得实在撑不住,刚一合眼,即被警察踹醒,或大喊一声吓醒,到后半夜两三点钟人最困乏的时候进行审讯,遭到“蹲马步”、“开飞机”(惩罚人的一种姿势)、拳打、脚踢、威胁等逼供。

因到北京上访的人太多,我和几个大法弟子被转到河北井荆县刑警大队。刚到那里,被带到一个屋子里,一个人上来就打了我几个嘴巴子,到了晚上,把我带到大一点的屋子里,来了十几个人,让我跪在地上,左右两侧分别有人把着我的胳膊、手,拽着我的头发,还有人用电棍电击我的后背、脖子、脸部,更残忍的是,他们将一根铁棍(感觉是,因动弹不得,没有看到)放到我的腿上,然后有人踩在铁棍上,象擀面一样来回滚压,他们累了就休息一下,把电棍充上电,然后再电我、滚压我的双腿,他们累了再休息一下,把电棍再充上电,再电我、滚压我的双腿。

那时我还怀有身孕,就被这样折磨,一人不无感慨地说:“真是个铁人啊!”

因我坚持的是佛法真理,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绝对没错,没有屈服他们,有人说不行就灌辣椒水。以前在文艺作品里看到的法西斯手段,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全都用在了大法弟子身上,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我的双腿被他们用铁棍滚压得象熟了一样,第二天,腿、脚全都变成紫茄子颜色,肿得象发面馒头一样,脚其它什么鞋都穿不上,只能穿一最大号男士拖鞋,上厕所腿都无法下蹲。

七天后,我被通化团结派出所警察接回通化,直接关在看守所。那里的狱医看到我的腿说,如果破一点皮,我的双腿会全部烂掉,当时接我的警察也说我的腿肯定会留下后遗症(残疾)。因怀着身孕,在北京、河北被酷刑折磨,下身象血崩一样开始大流血,一个多月后,被保外放回家。回家不久,便流产,因流血过多,两眼曾什么也看不见,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吃一口饭就得歇一会儿,我坚持炼功,没吃任何补品(鸡、鱼、肉也没吃),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不到一个月,身体完全恢复健康,没有留下任何残疾,再次见证法轮大法神奇的健身效果。

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七月奥运前夕,国保大队、派出所等若干人突然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我的电脑、打印机、手机等个人财产,并将我绑架到新泰市北师派出所(当时丈夫为躲避警察的骚扰,我们迁居山东新泰),之后又被送到北师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被戴上手铐、脚镣(手铐脚镣是连在一起的),致使我两天两夜没吃东西,没喝一口水,因手脚被铐在一起,两天两夜没上厕所,两天两夜不吃不喝可以忍受,无法上厕所何以忍受?在被非法审讯期间,三天三夜没让睡觉。在此期间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冯大勇等人还多次到我家骚扰我的家人,给我的家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伤害。尽管我没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没触犯任何国家法律,却以破坏法律实施为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对破坏了哪条法律,怎么破坏的,证据是什么,没有任何解释。

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一开始,他们为达到“转化”我的目的,必须先对人格进行自我侮辱一番才让吃饭,否则不让吃。在我饿的头晕眼花,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的时候,包夹(专门看着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普通劳教人员)实在不忍,给了我一个馒头,被值班人员看到,把馒头抢去扔到一边。

为了折磨我,不给饭吃,却对我进行鼻饲,他们用很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这个鼻孔插不进,再从另一个插,完全不顾人的痛苦,然后从管子里往胃里灌食,若灌到气管里会导致人的死亡。除此之外,一天只让睡很少的觉,早上五点起床,洗漱之后就被强制劳动,为劳教所加工手工产品,晚上要干到很晚很晚,经常是十二点以后才让睡觉,有时他们为了完成任务,谋取最大利润,要干到后半夜两三点钟,给人的感觉是刚躺下就又该起床了,说是床,其实只是在地上放个床板,铺个薄垫子而已,冬天冻得穿着衣服都很难入睡。用其他劳教人员的话说就是吃的是猪狗食,干的是牛马活。

威胁、恐吓、人格侮辱经常发生,警察王某经常对我说:“如果不转化,期满后从劳教所的大门出去,直接送到监狱里,丈夫跟你离婚,孩子将来不认你。”还有的警察说:“你也就三岁小孩的智商”,或者“你的智商就是零或负数”(其实我是一九八七年南开大学毕业,有经济师、讲师两个职称,在经济类刊物发表过多篇论文),如此等等恶语伤人的话几乎天天听到。

由于长期坐在小凳子上,一天要坐十几、二十几个小时,我的身体出现腰椎盘突出的症状,腿疼的厉害,上厕所走几步路都撑不住,到夜里在床板上疼得直打滚,大队长、副大队长跟我说,过几天带我到外面医院看看,晚上疼得实在受不了,我就跟他们说:“让我炼炼功吧,炼炼功就好了。”可是他们既不让我炼功,也没带我到外面医院看医生,就这样疼了两个多月,期间最疼的时候,两个多星期一点觉也没睡着,人瘦的皮包骨一样,就这样,他们还嘲笑我:“看你瘦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被关在小号里,不让见家人,不让打电话,不让到窗前(不让我看到外面,也不让外人看到我,若被他们折磨死,外人谁也不知道),不让别人和我说话(只许说转化我的话),不让买吃的(普通劳教人员都可以买),除了送饭送水的人、包夹和警察之外,我几乎与世隔绝,再加上长期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三四个小时的觉, 致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记忆力也大大下降,语言表达能力也受到严重影响。

结语

我所遭受的只是法轮功受迫害的冰山一角,众多法轮功修炼者遭受的一切仅是因为想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这些都是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所造成的。此次只起诉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的江泽民,是为了惩恶扬善,给那些被江泽民所利用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警察悔过自救的机会。如继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下场必定和首犯江泽民一样,面临被起诉,偿还其所犯之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0/身孕中被电击折磨-山东新泰市周永花控告江泽民-315465.html

2010-05-11: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如果哪个法轮功学员完不成她们规定的工效,她就说你思想有问题,不安心改造。哪个干活慢一点,她张口就骂:不要脸。法轮功学员吴延华50多岁了,干活有点慢,孙娟当着车间那么多人,张口就骂人家不要脸。

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孟凡秀,也是五十多岁了,因眼花干活不好使,全车间人都知道。一次她把商标贴倒了,孙娟就当场宣布给加期半天。后来,孟凡秀跟副大队长徐红说了说此事,本想让她们给调配一下,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徐红张口就骂道:闭上你的臭嘴,谁叫你花眼的?谁让你看不见的?徐红当月又给孟凡秀加期两天。

一天,孟凡秀下楼时不慎跌倒,一只脚被崴成骨折,肿得比她的大腿还粗,全都黑了。可是十三天,她们都不让她去看医生,还强迫她出工。孟凡秀当天崴了脚时,疼得连地都不能挨,按说就不能让她出工了。班长把此事告诉了管夜班的警察。警察就向队长王小维汇报了孟凡秀的情况。谁知王小维根本不理这些,让她第二天必须出工。第二天,孟凡秀就由几个小女孩轮着背到车间干活。后来徐红见孟凡秀的脚伤得确实严重,才让人把她送到武警医院检查,一拍片子,严重性骨折。医生给开了42天的请假条,可是孟凡秀只休息了30 天,她们就逼她出工干活。

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周永花,45岁,一米七几的个子,南开大学毕业,讲话细声细语的,像个小女孩,听说家中有个五岁女儿。她们硬给她灌食,不是她不吃饭,是她们不让她吃饭,用这种方式迫害她。周永花整天被关在小号,人非常的瘦弱。有时看到她时,见她两眼发直,有些痴呆的样子。不知她们还用了甚么样的毒辣手段,对她施以残酷的迫害。说她2010年新年前后期满,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还有一个叫刘力洁的法轮功学员,58岁了,加期1—2个月,在小号关着,听说不给她被子盖。这些被关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迫害的相当严重,具体遭受甚么样的折磨,外面的人很难知道。

二大队的管教们对待劳教人员最恶毒的一招,就是不让上厕所。谁完不成工效,她们就不给安排上厕所,让你一直等着,故意憋你,用这种手段迫害你。她们管教人员穿一身警服,轮班在厕所门口看着,不经允许,谁也别想進去。她们为了强迫劳教人员给她们拚命干活,把厕所看得高于一切,用这种方式折磨你。用这种卑鄙无耻的伎俩让你屈服于她们,无条件地听从她们指挥,像牛马一样累死累活地给她们干活,为她们赚钱。有个叫李玉花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时间不让上厕所,被憋得两手抱着肚子,弓着腰,疼得脸上直冒大汗。她们却说她是吃东西,吃坏了肚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1/223349.html

2009-01-25: 山东新泰市法轮功学员近来被迫害简况

山东新泰市邪恶“六一零”和恶警,在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后,继续积极配合恶党对法轮大法弟子進行邪恶的迫害。现将所了解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公布如下:

零八年七月四日,以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马彦为首的恶警伙同汶南镇邪恶“六一零”和汶南派出所,将米成杰和沈家庄中学的王晨、吴伯著、贺松盛、梁健、王立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吴伯着(男,三十五岁左右)、贺松盛(男,三十五岁左右)、梁健三人被非法劳教二年;米成杰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均被关押在山东第二劳教所(地点在济南章丘市)。

暂住新泰市平阳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周永花,女,四十五岁左右,原籍吉林省通化市。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中午被七、八个国保恶警绑架。周永花因为不配合恶警的非法审讯,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三年,现被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新泰市新汶实验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安彦,于六月二十日前后被新泰市教育局伙同新泰市邪恶“六一零”绑架,在看守所被恶警迫害的昏死过去。因为安彦不配合恶警的非法审讯,不放弃修炼,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因为身体出现病症保外就医,现在家。

法轮功学员朱秀林自零七年九月二日即被迫害致流离失所,于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左右在新泰市新汶被恶警绑架,遭非法劳教,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地点在济南市历城区浆水泉路20号)。

家住新矿集团孙村矿家属院的女法轮功学员李淑芹(女,四十岁左右)、侯延香(女,五十岁左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被绑架,后都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

东都井社区法轮功学员吴杞周、刘凤美夫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新泰市东都派出所的恶警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在吴杞周被迫害致右大腿骨折(已经做了手术,用了三颗钉子)、刘凤美被迫害致左手腕骨折后,夫妇俩同时被送回家中。具体情况待查。

新年将到,这本来是阖家团圆、辞旧迎新的佳节,然而这些修心向善的好人却遭受着残酷的身心迫害,身陷囹圄、妻离子散。请善良的人们帮助制止中共邪党党徒及其爪牙恶警无法无天的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5/194111.html

2008-09-25: 奥运期间山东新泰市部份受迫害同修的情况
徐玲,新泰市西洛沟人,由于恶人举报,七月二十八日在新泰市新甫银座工作时,被邪恶之徒绑架,现已被转到济南劳教迫害,时间不详。

周永花,吉林人,于八月四日中午在新泰市平阳小区的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新泰市看守所。

胜利油田大法学员王明云,女,原居住于胜利油田,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半,在山东第一女子监狱三监区受迫害,其丈夫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男监受迫害。

王明云现在在狱中身体很好,恶人为迫害她,曾想给他下病危通知。七月初,王明云被第一监狱三区的队长劫持到新康监狱迫害(新康监狱即山东警官总医院内一个专门为在押人员看病的监狱),三监区的队长不停的给王明云的女儿打电话,索要钱财,目地是破坏她女儿的家庭,王明云希望女儿不要配合恶警拿钱,如果想妈妈,每次探视的时候带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就行。王明云希望自己的女儿好好孝敬公婆,保养好身体,生个可爱的小宝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9.html

泰安 新泰市联系资料(区号: 538)

2019-08-05: 山东省新泰市610洗脑班暑假迫害炼法轮功的教师
山东省新泰市政法委在北师镇设立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暑假迫害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前几天,该洗脑班对泉沟镇第一中心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徐勤凤进行了五天的“转化”迫害。现又企图“转化”迫害该镇第二中心小学教师田莉莉。

据悉政法委企图在今年暑假“转化”迫害全市大约20多位法轮功学员,要求下属单位逐个实施“转化”迫害。该命令由新泰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张新德下达命令的。如泉沟镇610主任李涛收到张新德的指令后,又下达给泉沟镇教育办公室主任及相关学校校长。校长作为政治任务,三番五次强迫本校的法轮功学员去参加该洗脑班。

新泰市政法委:
副书记、610主任张新德13583876288办0538-7237654

洗脑班地点:在北师镇一条南北方向的路,路西是北师看守所,相对应的东边是北师中学原址。

新泰市北师镇610主任13953841129
一中小校长牛明学13854838466
一中小副校长陈珂13954869392
二中小校长许飞13081472019


2019-07-16: 新泰市泉沟镇610办公室主任李涛13953841129
泉沟镇中心小学校长牛明学13854838466

2018-07-16: 新泰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
电话:0538-71030600538-7103062
大队长冯大勇 138538132690538-7103065(冯妻于玲13853812579)
二中队长李同军 137054859770538-7103061
二中队警察钟崇涛 13953855777
副队长牛某某13562836999
610主任马彦(女)1360538121271030627103259
北师派出所指导员韩庆刚 15550868021

新泰市政法委:
书记韩学峰13805481830准备改任政协主席。
610主任张新德 135838762880538-72102870538-70782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