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辛集市 >> 路小茶(路小查),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东朗月村
有关恶人: 辛集市公安局赵占姚等三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1-2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7-16: 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的罪恶
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恶人史念龙前天带人把正在家中干农活的法轮功学员马福海绑架至洗脑班,并再三次找法轮功学员路小查,还到其娘家找人。路小查的侄子侄女反向他们要人:“你们把姑姑逼出去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跟你们没完,你们得负责任。”路小查为避免被绑架于五月左右离家出走。

同村的法轮功学员路小红也于日前被迫离开上高中的儿子和年事已高的公婆,离家出走。她父亲整天担心,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公公大骂共产党:简直连土匪都不如,我就是共产党的一个受害者啊,我父亲是抗美援朝回来的,共产党就指示想要谁做老婆就可以给其做主,就这样父亲撇下糟糠妻另立新家,我娘吃尽了苦把我拉扯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6/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0267.html

2012-07-10: 河北省辛集市张树申夫妇被绑架迫害
——妻子被非法劳教三年,丈夫被判但下落不明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星期二晚上,河北省辛集市旧城镇法轮功学员张树申(张二牛)夫妇刚刚回家就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恶警绑架并抄家,家中的电视机、DVD、电脑等被抢走。现在张树申被关押在辛集市看守所(西窑),妻子周妥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在警察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在辛集市看守所(西窑)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始终没见到过周妥。一直等到深秋,家中八十二的婆婆感觉冷了,收拾了一些秋衣之类的衣服让张树申的大哥送去。辛集市看守所只把张树申的衣服留下,周妥的退了回来,说是周妥不在这里,再问周妥到哪里去了?回答说:不知道。直到周妥被非法劳教后,周妥给家里写来了一封信,信上说要娘家的大姐给寄点钱来。五月十一日,上大学的大儿子放学回来,到石家庄看妈妈,回来说妈妈头发都白了,瘦得说话的声音都很小,几乎听不见,老得不行了。

据悉二零一二年的五月初,周妥给丈夫写来一张纸条:老公生日快乐。被狱警发现大骂:你们被关押着还活得很快乐啊。不知狱警对他们实施了甚么,张树申狱室的一个人回来说:张树申两天没回狱室,回来后沉睡不醒。当张树申刚刚好一些后就又被带出去,不知在做甚么,回来后就是沉睡。几天后传来周妥被劳教三年的通知。现在不知张树申怎样了。

张树申的十岁的儿子成了野孩子,逃学、上树、上房、偷东西,偷奶奶的钱买酒喝、买烟抽、买玩具,有时晚上不回家,家人邻居无不痛心无奈,八十二岁的奶奶再也管不了这个孩子了,奶奶多次到旧城派出所,要他们放出儿子媳妇,帮着管管孩子,派出所只是推脱,要不就是躲着不理老人。

法轮功学员路小查和路小红遭受的迫害

五月的一天石家庄恶警闯入天宫营乡东朗月村法轮功学员路小查家,说是所谓的“回访”:只要你说不炼了,并骂一声作为标准,就不会去洗脑班,如不说就强行拉去洗脑。第一次由于众乡邻得知,前来阻止,没有带走路小查,过来几天这伙人又闯入路小查家,路小查一看不好就走掉了。这伙人不干,要路小查的丈夫交人,不然就带走其丈夫。无奈路小查的丈夫就领着这伙人到了贺超的家,带走贺超顶数。贺超被洗脑转化,写下了他们作为标准的转化书,十七天后回家,据贺超说刚刚進去的时候就是不写,后来看看如果不写就不让回家,甚至被劳教判刑,就觉得怕了,于是就含泪违心的写下了转化书。现在路小查不敢一个人在家。

就在路小查被骚扰的同时,本村的路小红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人举报,也被骚扰。被无理罚款3500元还不算完,又被叫去辛集市公安局写了材料,说是要劳教三年,现在路小红被迫扔下丈夫和即将上高二的儿子,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家中的丈夫、公公四处打听未果。

笔者探访张树申下落,被公安局、法院、看守所推诿

今天二零一二年七月四号,我打公安局电话,想见见张树申。被告知,张树申的案子已经转到了法院了,你去法院的刑事科问问吧。我问:刑事科我要找哪一位,人家才肯见我啊?电话里说:那我就不知道了,谁接的案子你找谁。我说:我不知道谁接的啊?电话里说:你去刑事科问问不就知道了?

于是我去了辛集市法院,法院楼道的门锁着,只有二楼一个门可以進去,因为我不知道刑事科的任何人,我只说去刑事科,把门的就是不让進去。我要了刑事科的电话,拨了两次,才拨通了电话。她问我找谁?我说我不知道我找谁,我打听张树申,想见见他行吗?对方说:张树申啊,早判了。我说:判了怎么没通知家里啊?电话里说:那我不知道。我问:要是判了,那树申现在在哪里?电话里答:不知道。我说:你告诉我,我该去问谁?电话里答:谁逮的你找谁。我说:公安局逮的,可是公安局要我找你们法院的啊。电话里说:要不你去看守所问问吧,他们往哪里送就往哪里送,我们不知道。我去了看守所。我对守大门的说,要求见一见张树申。看门的说:不行,你想见,那得等看守所通知要你见你才能见。我说:一年了,我不知道他现在需要甚么,该给他送甚么,你给问问行不?看门的说:问甚么?你要送东西呢就放这儿,我给你送去。我说:我不知他需要甚么啊?看门的说:要不你写信问问吧。

之后我问看门人:我能不能给张树申放点钱?看门的说:行,你進来吧。我这才推开大门進屋,拿出钱来。看门人随意问我:甚么案子?我说:法轮功。看门人一惊,抬头看我拿起了电话,问:有人要看张树申,有没有这个人啊?对方说了好久,看门的说:你走吧,没这个人。我说:法院叫我来的,说求求你们,可以见见,怎么没人呢?对方说:没人就是没人,不是判了吗?我说:判了怎么没通知家里啊?现在人在哪里?看门的说:不知道。我又说了一大堆,看门的不耐烦了,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谁逮的他你就去问谁。我说;公安局说让我问法院,法院要我找你看守所,你叫我去问公安局?看门人推着我说:我跟你说不清,你该问谁问谁去啊,走吧走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0/河北省辛集市张树申夫妇被绑架迫害-260033.html

2012-06-18: 河北辛集市乡官行恶 乡邻谴责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早,辛集市天宫营乡二十馀人,开两辆警车,突然闯入东郎月村法轮功学员路小茶家不由分说,就要绑架,态度蛮横,遭家属拦阻。警察扬言也要将家人抬走。闻讯赶来的乡邻围住不法警察,纷纷谴责他们无法无天、肆意迫害老百姓的犯罪行径。迫于压力和面子,警察绑架没有得逞,灰溜溜的开车走了。

五月二十四日早,这伙人不死心,加之来自上级的压力,他们再次来到路小茶家,扑了空,恼羞之下,不让乡亲進来,把路小茶的丈夫和另一炼功人贺超一起劫持到乡里非法关押。威逼之下,丈夫承受不住,领他们去找人,没找到。警察就把贺超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直接拉到石家庄洗脑班迫害,诱骗她的丈夫说去所谓“学习”。

民众的正义呼声为自己选择了未来,保护炼功人免遭迫害,乡亲们的这些正义之举必将留给历史,留给后代子孙。而那些作恶之人,为了一点眼前利益,执法犯法,公开犯罪,才是历史上真正的罪人。

修炼法轮功的路小茶曾经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三名辛集市公安局之人(其中一人叫赵占姚),未经村里同意,突然闯入路小茶家,威胁恐吓说有人举报,强行让其交出真相资料,扬言如不交出打电话叫很多人来翻个底朝天,路小茶被逼迫下拿出几张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的纸条,他们强行让其丈夫打开保险柜,看到光盘以为是法轮功,强行拿走,其实是孩子上学用的光盘。以此为藉口,三人强行把路小茶连拉带拽推搡上车,其丈夫见状上前阻拦,险些被他们推倒,恶警把人弄上车后扬长而去。下午二点公安局来电话说把人行政拘留了,关在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去看时,人已经被劫持往石家庄,先被关押在南站会昌路收容所,按接见日去探望时却不让见。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只来了一个电话说被劳教了),一直被关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早五点左右,路小茶与天宫营乡吕彩村法轮功学员建闵、严新征被强行绑架送到石家庄洗脑班。

作为警察或当官的你们,这些年来,这些法轮功学员做了甚么,对社会有甚么影响,你们很清楚吧,吃喝嫖赌找不到他们,坑蒙拐骗找不到他们,相反他们却在努力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为社会,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你们本应该抓给社会带来危害的人,而事实恰恰相反,你们不惜花老百姓的血汗钱办洗脑班迫害这群善良的民众!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国家不让人担忧吗?刻意诬陷“真善忍”,我们的后代会是甚么样,会在“假恶斗”中畸形成长,不可怕吗?为了自己,为了后人,请分清善恶,不再助纣为虐,不做中共马列邪党的工具,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8/河北辛集市乡官行恶-乡邻谴责-259064.html

2011-07-16: 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法轮功学员建闵等被迫害
河北省辛集市天宫营乡吕彩村法轮功学员建闵、严新征、天宫营乡东朗月村路小茶,于2011年7月12日早5点左右,被强行绑架送到石家庄洗脑班,详情待查,请知情同修把详情发往明慧,曝光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244022.html

2009-01-18: 辛集市天宫营乡东朗月村路小茶被非法劳教
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午,三名河北省辛集市公安局之人(其中一人叫赵占姚),未经村里同意,突然闯入大法弟子路小茶家,威胁恐吓说有人举报,强行让其交出真相资料,扬言如不交出打电话叫很多人来翻个底朝天,路小茶被逼迫下拿出几张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的纸条,他们强行让其丈夫打开保险柜,看到光盘以为是法轮功,强行拿走,其实是孩子上学用的光盘。以此为藉口,三人强行把路小茶连拉带拽推搡上车,其丈夫见状上前阻拦,险些被他们推倒,恶警把人弄上车后扬长而去。

家人得知消息后急忙赶到,下午二点公安局来电话说把人行政拘留了。关在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去看时,人已经被送往石家庄。先被关押在南站会昌路收容所,按接见日去探望时却不让见。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只来了一个电话说被劳教了),一直关押至今。被关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193688.html

2008-12-11: 河北辛集大法弟子路小查、李艳霞、郑书荣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省辛集大法弟子路小查、李艳霞、郑书荣在奥运期间被绑架,至今四个多月仍被关押。还有很多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也被关押著。

路小查、郑书荣现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家属多次探视遭到拒绝,声称不“转化”不能见面。

李艳霞现关押在辛集看守所,在非法审理中,艳霞就是要无条件放人,自己没有罪。审理时间不长,草草收场。

周边县市在奥运期间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出来了,辛集大法弟子仍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91221.html

石家庄 辛集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9-10: 辛集市田家庄乡派出所:
电话:31183327840
所长钱连松
教导员李铭

辛集市公安局:
办公室:31183287070
赵树华 13932176278(2005年-2015年)
国保大队:
大队长魏朝辉13930125316、13930125318魏朝辉妻子苑晓婕13931999526

辛集市看守所:
电话:31183388100、31183221676

辛集市政府:
市长王现坤 热线15132139532
副市长张立明 热线13673216089
副市长牛军波 热线15731199135
政法委书记周勇18533192998

2019-08-19: 魏朝晖 Wei ChaoHui 男
职务:河北省辛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手机:13930125316 13930125318
住址:河北省辛集市教育局宿舍楼4号楼4102室

魏朝辉家庭关系:
妻子苑晓婕 Fan XiaoJie
工作地址:河北省辛集市教育局档案室
电话:0311-83388377 手机:13931999526
女儿魏怡佳(音) Wei YiJia 小名 露露 LuLu
哥哥魏朝 Wei Chao河北省辛集市新垒头乡北小陈村

2019-05-19: 深州市大屯乡派出所电话
所长谢晓斐:185318038110318-3485117(办)
深州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队长张德文:13383682958
副大队长张元相:13383682806

2019-05-06: 深州市检察院:
地址:深州市长江西路16号,邮编053800
24小时值班电话:0318-3312429
办公室:0318-3312429
传真:0318-3310561
杨金才 检察长 0318-3109999 18603189999
胡存建 副检察长 18503189588
冯文亮 副检察长 18632885866
张玉快 副检察长 18632885899
李泽华 副检察长 1380318678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09-01-18:
赵占姚  手机:13473375607
河北省女子监狱人员:蒋占跃  手机:1373112323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