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 >> 郁兆霞(喻照霞), 女, 45

郁兆霞(喻照霞)
郁兆霞(喻照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安平镇高庄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9-01-10
家庭成员: 亲戚: 郁兆霞(喻照霞) 王建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02: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河北省廊坊市法轮功学员
一、河北省女子监狱
地址:石家庄市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邮编050222
(每个监区按其监区号排列,就是几分箱,如女子监狱三监区的信箱就是鹿泉市石铜路55信箱3分箱)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市区:于会霞(第十三监区)、郑丽丽(第十四监区)、贺青
香河:赵玉香、荆连珍、郁兆霞
霸州:李文红、陆荣改
三河:文杰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1610.html

2018-04-06:河北廊坊中院枉法对郁兆霞、荆连珍判刑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郁兆霞、荆连珍、王建华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的上诉案,河北廊坊中级法院并未开庭审理,即作出维持原判的枉法判决。郁兆霞被枉判八年,将被送石家庄女子监狱.

郁兆霞,四十五岁,荆连珍,五十九岁,王建华,约五十岁。三位女士均因为身体不好,早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直修炼至今,她们勤劳友善,邻里亲朋均有口皆碑。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下午,郁兆霞和妯娌姐姐王建华到荆连珍家串门聊天,香河县政法委610、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及香河县安平镇政府工作人员以“走访”为名,强行入室荆连珍家,野蛮抓走三位女士,进而对三位女士的家庭进行非法搜查。
香河县法院在县政法委、610的严密操控下,黑箱作业,就连公开宣判的形式都没有走,赶时间在二零一七年底、仅仅十几天内,草草结案,枉判王建华十个月,荆连珍三年,郁兆霞八年,同时被分别处以三千、六千、一万的罚金。在法定上诉期内,郁兆霞向廊坊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律师就一审法院的枉法判决,向廊坊市中级法院提出辩护意见,律师表示:一审庭审调查中,三位法轮功学员都一致回答了她们修炼法轮功的目的,即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事实也表明和印证了她们自身的表述:通过修炼法轮功治好了疾病,获得了健康;家庭和睦、邻里友善、亲朋敬佩,福益社会。

律师指出:郁兆霞本人,还特别表达了她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的朴素而善良的目的。关于这点,当天的庭审中,法庭和众多旁听者也都看得真切,整个立案侦查起诉和开庭审理过程,郁兆霞能够坦然坦诚面对事实,不推诿不隐瞒,无抱怨,无仇恨,而且积极配合开庭审理服从法官指挥回答问题,发表质证意见等,均充分有礼的尊重法官和检察官,郁兆霞身体力行表现出了她的真诚、善良、仁爱、温和和忍耐的修炼者品质。

而二审法院置事实和法律于不顾,更是对律师的辩护意见拒绝采纳,非法维持一审法院的枉法裁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6/河北廊坊中院枉法对郁兆霞、荆连珍判刑(图)-363815.html

2018-01-14: 河北香河县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罚款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香河县法院通知当事人律师:郁兆霞被枉判八年,并处罚金一万元,郁兆霞已经上诉;荆连珍被枉判三年,并处罚金六千元;王建华被枉判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香河县法院非法开庭,对三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合议庭人员是:审判长周晓明,陪审员刘兴海、高建大,书记员马静;检察院公诉方为检察员王颖,助理检察员王志佳。

香河县法院检察院在县政法委、610的严密操控下,赶时间在二零一七年底、十几天内草草结案,并黑箱作业,就连公开宣判的形式都没有走。

郁兆霞所经历的迫害

郁兆霞,女,四十九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

一九九八年,郁兆霞和她的父母有幸遇到法轮大法。那时,郁兆霞和父母的身体都非常不好:父亲胸膜结核,母亲脚跟骨刺、过敏性感冒、肩周炎、癔病等。父母亲原本是需要郁兆霞照顾的,可郁兆霞比父母亲的病还要重,腰肌劳损、类风湿、风湿性心脏病、后转为腰椎间盘突出,大胯压迫神经、左脚脚面筋出槽、还有胃病,天天药不离身,长达三年零十个月之久。先后看病都记不得去过多少地方,有名的老中医、西医,北京医科大学等,多次拍片、针灸、按摩、气功疗法都无济于事。到后来,一提起医院头晕、恶心、想吐,孩子出生后,郁兆霞基本上没怎么抱过,因每天腰疼得不能入睡,两三个小时就能疼醒了,劳累一天的丈夫还得帮郁兆霞翻身,病折磨得郁兆霞生不如死,几次想跳进冰河死掉,一了百了。

修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浑身各关节都不疼了,那时,下地干活不管多累,晚上到家顾不上吃饭,学法炼功,一天不落,快乐极了。郁兆霞的家庭变得其乐融融,就连街坊邻居都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这一家人。在学习师父的著作中,郁兆霞还明白了“不杀生”的法理,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郁兆霞庆幸是师父给了第二次生命:再也不用想跳冰河了。

修炼前,郁兆霞与公婆的关系不睦,修炼后,当郁兆霞主动和婆婆说话时,婆婆惊呆了……郁兆霞告诉婆婆:我修炼法轮功了,师父让做好人,要与人为善,咱娘俩的矛盾全解决了,以后咱从新打鼓另开张。婆婆乐的:那么好?那我也炼!

可是,快乐的时光转瞬即变成了黑暗的时日。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丈夫告诉郁兆霞说:派出所告诉的,这功上边不让练了,谁炼抓谁。

此后的日子,郁兆霞父母家就没消停过,镇里的大小官员、派出所的、610的三天五日的到家中骚扰。甚至就在父母家的门口设卡,凡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就有人把守,父母出入都没有了自由,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在村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给郁兆霞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郁兆霞去高庄村委会孕检,回家的路上,漷县镇派出所伙同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将郁兆霞劫持。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凌晨五点左右,郁兆霞刚出后门,就见一帮人在离郁兆霞家二、三十米的地方守候,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由县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合伙实施的绑架,他们把郁兆霞拉到派出所只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又转到廊坊洗脑班。在这里郁兆霞受尽了折磨,50天后又是没有任何手续就把郁兆霞转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量血压180,劳教所人员说:“不合格,不收”。就听香河县610的央求劳教所的“再量量,再量量,以后请吃饭”。这就是现今的国家公安,这就是盖世太保似的县级610,他们公然用公款公开行贿,互相勾结整这么一群手无寸铁的好人。郁兆霞正告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郁兆霞没犯罪,你们这是绑架、非法劳教。”郁兆霞拒绝签字。但他们还是非法劳教郁兆霞一年。

在劳教所,郁兆霞们都受尽了折磨与摧残。刚一进去,就是强行剪发、睡大厅的地上,人挨着人,满地基本上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十几天后,叫郁兆霞去了一个房间,立即又叫郁兆霞去大厅,由五个犹大包夹到一个保管室里,他们向郁兆霞连番轰炸,侮辱、谩骂,强行洗脑转化,一天二十四小时左右不离,每天必须是最后一个睡觉,目的是不让郁兆霞接触同修,防止串联。二十天后,强行转化未能奏效,就又让郁兆霞回到那个十二人同住的房间,每天五点起床直到晚上九点半熄灯,(除吃饭外)只允许坐在一个面积很小的、面上有凸出的花纹的小凳子上,几天功夫,臀部就坐出了脓包,疼痛难忍。

劳教所为了搞创收,就叫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去劳动。装一次性的筷子,那筷子的小口袋那个口不吐口唾液是捻不开的,筷子拉来后是没有框的,全部倒在地上,可筷子袋上明明写着“此筷子已消毒”。这里的普犯有患传染病、肝病的。作为修炼人,干这种违背道德良知的恶事,绝不能!法轮功学员们找监狱队长、指导员理论,可他们的回答是:“谁不干谁到大厅里站着”、“不干活还想吃饭”。腿站肿了,不会走路,不会回弯;不给饭吃,上厕所也受限制。法轮功学员们开始集体绝食抗议,可接下来的却是野蛮灌食。

在这种情况下,郁兆霞们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他们再犯罪,不能让他们再造罪业。郁兆霞们开始吃他们给的一顿一个干馒头,没有咸菜,不敢喝水,因为上厕所就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还没等排上个时间就到了,因此几天都不排便,以致造成郁兆霞肛门脱落,痛苦不堪。

二零零八年石家庄最冷的一天是摄氏零下17度,劳教所警察预谋要整郁兆霞等拒绝串筷子的法轮功学员。晚上,警察让她们去厕所,趁她们不在,把她们(除身上穿的)所有衣服全部都抱走了。一大早起来,就叫她们到楼后边罚站。零下17度,她们只穿着薄薄的衣服,一位法轮功学员只穿了一件花衬衫。她们都冻得发抖,上下牙打动的能听到响声,而警察们却穿着羽绒棉大衣站在阳光处还喊着冷,看见哪位法轮功学员站不直,上来就是一脚,还一边骂着,然后哈哈大笑。那一刻,郁兆霞想到了“人间地狱”四个字。其实,那些女警察队长们大都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是谁害得她们人性全无?

七月初,郁兆霞被折磨得突然眼睛几近失明,什么都看不清了,听力、记忆力同时下降,身体瞬间就消瘦下来,走路都很困难,身上长满了疥疮,一抓就破就流血,可是,照样还得被逼干一次性筷子装袋的活。钻心的痒,好像心上都长满了这东西,奇痒难耐,尤其是每天到了下午就开始,晚上根本就不能入睡。这期间,家人几次来看郁兆霞,他们都不让见。

一年的时间到了,可610、国保大队又把郁兆霞劫持到了廊坊洗脑班,又把郁兆霞关在了西北角的小套间进行强制洗脑。

回家时,郁兆霞已被摧残得双眼及太阳穴深陷,骨瘦嶙峋。可郁兆霞通过学法、炼功,身体迅速恢复正常,两眼视力渐渐恢复,现在郁兆霞能自己开车上街卖菜。尽管如此,当地610、国保大队、派出所还是上门骚扰不断。

二零一四年的四月二十三日,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到郁兆霞婆家企图绑架郁兆霞,因郁兆霞没在家,绑架落空,家中的年画及大福字被撕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河北香河县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罚款(图)-359613.html

2017-12-31: 律师:谁判她有罪,谁就是在犯罪!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法院在香河县政法委、610以及公安国保的严密操控下,对三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荆连珍、郁兆霞、王建华非法庭审,北京律师做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

当天上午八点五十左右,两辆警车拉着十余个警察,来到法院大门西侧,一个头目开始交代任务,然后每辆车上两个警察,开始在法院大门两侧的红绿灯之间绕圈、巡逻,其余五六个警察在大门口附近监控监视。不一会,过来很多各乡镇政法委、综治办人员以及国保便衣,顿时恐怖氛围笼罩法院周围。

非法开庭前法官执法犯法

约九点钟,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两辆法警车及一辆特警车劫持到香河县法院,她们被绑架十个月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六十里外的三河市看守所。香河法院原定九点开庭,庭审的法庭就在一层。然而,三名法轮功学员却被劫持到楼上,一个一个单独“过堂”。法院听命于县政法委、610、公安国保的指令,审判长周晓明等人对三位当事人进行威胁、恐吓、欺骗、诱导。

十四日下午,律师会见荆连珍时,她一直表示坚定信仰真善忍,坚称自己无罪。非法开庭后,荆连珍机械的、照本宣科的回答法官的问话,一看就是受了很大压力,被逼迫认罪。荆连珍的代理律师也同样遭到了威胁与警告,审判长周晓明公然对律师说:“荆连珍的工作我们在昨天就已经做通,你就别再坚持,如果你非要坚持,那就办你!”原定九点开庭,就这样被拖延到十点多。

十四日下午,律师刚会见完荆连珍,香河法院法官就到了,法官说:“以你现在的情况,判你七年以上是板上钉钉。你要是认罪悔过,我们可以考虑免于处罚或者减轻处罚,或者直接判缓……”

法院外驱离、绑架声援民众

现场来了许多法轮功学员以及声援民众,他们有的走在人行道上,有的待在停靠马路崖子上的停车位的车里,静静的等待消息,没有影响任何人。

法院大门外,县610副主任张国、公安国保大队长杨永利、副队长曹军英、教导员池海泉,指挥几十个便衣警察、协警、特警,跟踪、监控现场声援民众,准备实施大抓捕。

凡站立在法院门外及两侧百米以内的人,一律驱离;法院对面马路崖子上边停泊的车辆,发现车里有人的,便衣盯梢、打电话汇报,一一记录下来。

多个便衣敲打一位老太太的电动车门,“下车!下车!你是干什么的?!”老太太平和地说:“我接孩子。你也接孩子吗?”法院的东侧是香河二中,便衣说:“那么大还用接吗?”老太太“女孩子,不会骑车。你们这么多人,是干什么呀?”“我都不知道干什么,让我来我就来了。”

十点多,法院大门西侧一位老太太被强行搜包,多人被驱离现场,一位男性法轮功学员刚从农业银行走出来,就被绑架。

不大一会儿,法院对面开始绑架。警察让车里面的人下车出示证件,不下车的就强行拽下来,再连推带拽的弄上警车,还有被抬上去的。有三辆车里坐着的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劫持到香河县公安局。加上农行前绑架的男学员,共有十五人遭到绑架及非法拘禁。

公开审理,形同虚设

本应公开审理的案件,却不准市民旁听,能够旁听的都是官方指派的公务人员,三位法轮功学员亲属也只占很少的席位。

一位当事人的侄女想进入旁听,工作人员一看身份证,说:“你不能进去。”不大一会,她的公公和村书记就来了,把她连推带搡的弄回家去了。

旁听席上,把法轮功学员亲属放在了倒数第二排,亲属前边是廊坊市、县委县政府、610办、公检法司人员、镇政府人员,亲属后边是一排公安国保把守。一位家属说,“他们是故意把我们放在最后边,不知这葫芦里卖的是啥药?”这就是香河县公检法人员在落实习当局的“依法治国”、“公开审理”?

无罪辩护,震惊现场、震撼人心

法庭上,法轮功学员郁兆霞堂堂正正地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

郁兆霞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祛病健身,修心养性,是高德大法。二零零八年,只因我说了一个“炼!”字,就把我劳教一年,迫害得我几近双目失明;回家后,学法炼功,视力很快恢复,没去医院,没吃一粒药。法轮功教我修心向善,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

问及手机,郁兆霞说:手机是我的私有物品,任何人无权干涉。

郁兆霞的代理律师,为郁兆霞作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律师认为本案立案侦查搜查程序违法、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且郁兆霞并无危害国家危害社会和他人实施犯罪的任何主观意图,公诉指控不能成立,郁兆霞无罪。

律师指出:公安机关是因走访才到了荆连珍家,既然是走访,进门就铐人、搜查,且不出示任何证件,这本身就是公安机关在违法,而且走访的是荆连珍,可却到郁兆霞家里搜查,这问题不辩自明,本案件事实不清。

公诉人所举证据,不足为证。庭上播放的语音电话内容,一个是“藏字石”,一个是“古罗马帝国”。“藏字石”是贵州省的一块石头,那是事实;“古罗马帝国”那是历史事件,有历史记载,是真实存在的。这两个内容哪一个也证明不了郁兆霞违法犯罪。

对公诉人所列举的所谓的证据,律师一一给予驳斥,并从不同的层面证实郁兆霞是值得人们尊敬和称颂的守法公民。

律师说:郁兆霞能够真诚的把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美好向法庭如实陈述,真,郁兆霞做到了;郁兆霞自始至终尊重法庭,没回答问题前,首先向法官问好,平静祥和的回答问题,善,郁兆霞做到了;郁兆霞(被长时间关押迫害)身患重病,每晚要七八次厕所,几乎睡不了觉,但是她忍着剧痛参加庭审,她想到的是别人,她没有为自己着想,忍,郁兆霞做到了。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我们人人都需要。

非法庭审从上午十点多钟直到下午两点半左右,中间只休息十五分钟。整个庭审过程,律师的无罪辩护令所有庭审现场的人为之震惊: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最后,郁兆霞的律师说:“就今天的庭审,现场的所有人谁都不会说郁兆霞有罪。郁兆霞这么善良,谁判她有罪,谁就是在犯罪!谁要判她有罪,谁的良心永远都会受谴责!”

庭审结束后,律师向审判长提出:郁兆霞病情严重,有生命危险,建议给郁兆霞办理取保候审。审判长周晓明说了实话:“这个案子,我当不了家,得他们说了算。”

事件回放

二月十四日下午,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与妯娌姐姐王建华,到同村法轮功学员荆连珍家串门。三点钟左右,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安平镇派出所、安平镇政府司法所等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荆连珍家中,将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绑架,并非法抄家。

被绑架当日,郁兆霞、荆连珍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王建华于次日被放回家。郁兆霞和荆连珍的家人非常担忧自己亲人的安危,顶着压力为她们聘请了律师。

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郁兆霞的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郁兆霞,香河国保大队长杨永利找借口,就是不准会见。律师与杨永利电话沟通多时,未果。

荆连珍的律师于三月一日会见到了当事人荆连珍。两位律师分别向香河国保人员及检察院相关人员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要求立即放人。

此后,郁兆霞的律师曾先后两次到香河国保,沟通会见事宜,杨永利仍旧强硬坚持不准会见。

三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郁兆霞和荆连珍被非法批捕。

三月十七日,香河县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诱骗王建华,说到所里来有事,结果当王建华去后,警察再次扣押王建华,将她非法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

郁兆霞的律师一直坚持不懈要求会见郁兆霞,他向国保人员表示:“我是依法会见我的当事人,如果你们还在坚持不让见,我只能依法控告,控告的后果,你们很清楚。”

这样香河国保杨永利才同意律师会见郁兆霞。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多,律师终于会见了郁兆霞

五月中旬,警察炮制的案卷到了检察院起诉科。律师和家属到检察院起诉科去阅卷,同科室的工作人员用眼色示意主办人员,是关于法轮功信仰案件的律师,主办员立即离开,她不敢见律师和家属。这说明她(他)们心里是非常清楚,起诉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尽管如此,她们还是依然把三位法轮功学员起诉到了法院。

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法院召开庭前会议,郁兆霞、荆连珍的两位律师准时赶到,法院门厅欲违法检查律师的公文包被律师严厉拒绝。会上,两位律师向主审法官表明: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我的当事人没有违法,更没犯罪,要求立即无罪释放!

结语

我们真心希望香河县委县政府及公检法司人员,能够良心发现,为自己负责,为家人负责,不要再助纣为虐,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无罪释放好人郁兆霞、荆连珍、王建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31/律师-谁判她有罪,谁就是在犯罪--358842.html

2017-12-12: 香河县三位善良女士被构陷 家人致信法院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香河县法轮功学员荆连珍、郁兆霞、王建华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已经十个月。

香河县法院定于十二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对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近日,郁兆霞的丈夫和荆连珍的丈夫写信给法院,说明自己的妻子是好人,要求释放。

二月十四日下午,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与妯娌姐姐王建华,到同村法轮功学员荆连珍家串门。

三点钟左右,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安平镇派出所、安平镇政府司法所等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荆连珍家中,将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绑架,并非法抄家。

郁兆霞,女,约四十五岁;王建华,约五十岁;荆连珍,女,五十九岁。三位法轮功学员均是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村民。

被绑架当日,郁兆霞、荆连珍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王建华于次日被放回家。

郁兆霞和荆连珍的家人非常担忧自己亲人的安危,顶着压力为她们聘请了律师。

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郁兆霞的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郁兆霞,香河国保大队长杨永利找借口,就是不准会见。律师与杨永利电话沟通多时,未果。

荆连珍的律师于三月一日会见到了当事人荆连珍。两位律师分别向香河国保人员及检察院相关人员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要求立即放人。

此后,郁兆霞的律师曾先后两次到香河国保,沟通会见事宜,杨永利仍旧强硬坚持不准会见。

三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郁兆霞和荆连珍被非法批捕。

三月十七日,香河县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诱骗王建华,说到所里来有事,结果当王建华去后,警察再次扣押王建华,将她非法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

郁兆霞的律师一直坚持不懈要求会见郁兆霞,他向国保人员表示:“我是依法会见我的当事人,如果你们还在坚持不让见,我只能依法控告,控告的后果,你们很清楚。”

这样香河国保杨永利才同意律师会见郁兆霞。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多,律师终于会见了郁兆霞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简称:《追究规定》)正式施行。该规定明确,公安执法人员造成重大错案将会终身追责。预示着参与迫害者终将被清算。

五月中旬,编造的、虚假的、所谓的案卷到了检察院起诉科。律师和家属到检察院起诉科去阅卷,同科室的工作人员用眼色示意主办人员,是关于法轮功信仰案件的律师,主办员立即离开,她不敢见律师和家属,这说明她(他)们心里是非常清楚,起诉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尽管如此,她们还是依然把三位法轮功学员起诉到了邪党法院。

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法院召开庭前会议,郁兆霞、荆连珍的两位律师准时赶到,法院门厅欲违法检查律师的公文包被律师严厉拒绝。

会上,两位律师向主审法官表明: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我的当事人没有违法,更没犯罪,要求立即无罪释放!

这期间,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给公检法司人员发送邮件、打电话,希望他们能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恶,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再助纣为虐,给自己留下洗不清的污点,给家人及子孙后代留下永久的骂名与罪恶。

郁兆霞的丈夫、荆连珍丈夫也分别给法院院长、庭长写信表明:我媳妇是好人,她没有犯罪,并列举了发生在媳妇身上的实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2/香河县三位善良女士被构陷-家人致信法院-357778.html

2017-07-10: 河北香河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法院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荆连珍、王建华同时被绑架,三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六月二十九日所谓的司法程序被移交到法院。

二月十四日下午,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与妯娌姐姐王建华,到同村法轮功学员荆连珍家串门。下午三点多钟,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安平镇派出所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荆连珍家中,将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绑架,并非法抄家。

二月十四日当日,郁兆霞、荆连珍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王建华于次日被放回家。

三月十六日,郁兆霞和荆连珍被非法批捕。

郁兆霞,女,四十九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

一九九八年,郁兆霞和她的父母有幸遇到法轮大法。那时,郁兆霞和父母的身体都非常不好:父亲胸膜结核,母亲脚跟骨刺、过敏性感冒、肩周炎、癔病等。父母亲原本是需要郁兆霞照顾的,可郁兆霞比父母亲的病还要重,腰肌劳损、类风湿、风湿性心脏病、后转为腰椎间盘突出,大胯压迫神经、左脚脚面筋出槽、还有胃病,天天药不离身,长达三年零十个月之久。先后看病都记不得去过多少地方,有名的老中医、西医,北京医科大学等,多次拍片、针灸、按摩、气功疗法都无济于事。到后来,一提起医院头晕、恶心、想吐,孩子出生后,郁兆霞基本上没怎么抱过,因每天腰疼得不能入睡,两三个小时就能疼醒了,劳累一天的丈夫还得帮郁兆霞翻身,病折磨得郁兆霞生不如死,几次想跳进冰河死掉,一了百了。那时,孩子小,寸步不离,丈夫也看出郁兆霞不对劲儿,总是在后边悄悄的跟着。

这个时候,父母亲修炼法轮功了。一个月后,郁兆霞也捧起了宝书,一星期后,还真就象父母亲说的“那些病不知怎的就都没了”。郁兆霞按照《转法轮》书上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考虑,当两个人发生矛盾时,向内找自己哪儿做错了,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的任何一个环境中都要做好。

修炼前,郁兆霞与公婆的关系不睦,修炼后,当郁兆霞主动和婆婆说话时,婆婆惊呆了……郁兆霞告诉婆婆:我修炼法轮功了,师父让做好人,要与人为善,咱娘俩的矛盾全解决了,以后咱从新打鼓另开张。婆婆乐的:那么好?那我也炼!

修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浑身各关节都不疼了,那时,下地干活不管多累,晚上到家顾不上吃饭,学法炼功,一天不落,快乐极了。郁兆霞的家庭变得其乐融融,就连街坊邻居都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这一家人。在学习师父的著作中,郁兆霞还明白了“不杀生”的法理,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郁兆霞庆幸是师父给了第二次生命:再也不用想跳冰河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丈夫告诉郁兆霞说:派出所告诉的,这功上边不让练了,谁炼抓谁。

此后的日子,郁兆霞父母家就没消停过,镇里的大小官员、派出所的、610的三天五日的到家中骚扰。甚至就在父母家的门口设卡,凡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就有人把守,父母出入都没有了自由,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在村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给郁兆霞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郁兆霞去高庄村委会孕检,回家的路上,漷县镇派出所伙同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将郁兆霞劫持,他们骗郁兆霞说:跟我们去趟派出所,有事问问你。郁兆霞还没反映过来,几个人就把她圈到他们的车上,非法将郁兆霞绑架到通州北边离主路很远的一个别墅,那里周围没有人家,手机没有信号,后来听说那是通州区特办的强制洗脑班。

在这里,为首的是漷县镇综治办王姓主任、区610的人、镇派出所警察,还有几个犹大轮番的围攻郁兆霞。他们采取的手段主要是“熬”,不让睡觉,威胁恐吓,逼迫郁兆霞放弃修炼法轮功,38天的时间,郁兆霞被他们折磨的体重从80公斤骤降到60公斤,脸色苍白,心脏病复发,他们不得不把郁兆霞送进医院,郁兆霞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了,耳边只有他们的威胁和恐吓声,郁兆霞被他们整晕乎了。回到家,村里人已经认不出郁兆霞了,“花老百姓的钱整老百姓,这么几天就给整变形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凌晨五点左右,郁兆霞刚出后门,就见一帮人在离郁兆霞家二、三十米的地方守候,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他们打招呼说想到郁兆霞家坐会儿,可一进家,男的、女的十几个人一下子就把郁兆霞家前后门都堵满了。一个高个子警察让郁兆霞跟他们走一趟,郁兆霞拒绝并真诚的告诉他们,“郁兆霞是守法公民,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可他们不由分说,四个男人连推带拽强行把郁兆霞拖上车,孩子哭,大人喊全都无济于事,紧接着警察又把侄女王雪也绑架,家也抄了。公公婆婆、左邻右舍、路过门口下地干活的村民都惊呆了,“这不是土匪吗?!”

后来得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由县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合伙实施的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同村的女法轮功学员荆连珍。他们把郁兆霞拉到派出所只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又转到廊坊洗脑班。这里阴森恐怖,是廊坊拘留所的二楼,把郁兆霞关在一间屋,每天四、五个人轮番攻击或几个人围攻,强迫转化,威胁恐吓,制造假材料,侮辱谩骂师父、诽谤大法,但郁兆霞坚信师父是最正的,做符合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一个月过去了,见郁兆霞不转化,一个叫李汉松的一拳冲郁兆霞打来,然后就把郁兆霞关到西北角一个里外两层门的黑屋子,在这间屋就是喊人都听不见,50天后又是没有任何手续就把郁兆霞转到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量血压180,“不合格,不收”。就听香河县610的央求劳教所的“再量量,再量量,以后请吃饭”。这就是现今的国家公安,这就是盖世太保似的县级610,他们公然用公款公开行贿,互相勾结整这么一群手无寸铁的好人。郁兆霞正告他们:“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郁兆霞没犯罪,你们这是非法绑架、非法劳教”。郁兆霞拒绝签字。但他们还是非法劳教郁兆霞一年。

在劳教所,郁兆霞们都受尽了折磨与摧残。刚一进去,就是强行剪发、睡大厅的地上,人挨着人,满地基本上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十几天后,叫郁兆霞去了一个房间,立即又叫郁兆霞去大厅,由五个犹大包夹到一个保管室里,他们向郁兆霞连番轰炸,侮辱、谩骂,强行洗脑转化,一天二十四小时左右不离,每天必须是最后一个睡觉,目的是不让郁兆霞接触同修,防止串联。二十天后,强行转化未能奏效,就又让郁兆霞回到那个十二人同住的房间,每天五点起床直到晚上九点半熄灯,(除吃饭外)只允许坐在一个面积很小的、面上有凸出的花纹的小凳子上,几天功夫,臀部就坐出了脓包,疼痛难忍。

劳教所为了搞创收,就叫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去劳动。装一次性的筷子,那筷子的小口袋那个口不吐口唾液是捻不开的,筷子拉来后是没有框的,全部倒在地上,可筷子袋上明明写着“此筷子已消毒”。这里的普犯有患传染病、肝病的。作为修炼人,干这种违背道德良知的恶事,绝不能!法轮功学员们找监狱队长、指导员理论,可他们的回答是:“谁不干谁到大厅里站着”、“不干活还想吃饭”。腿站肿了,不会走路,不会回弯;不给饭吃,上厕所也受限制。法轮功学员们开始集体绝食抗议,可接下来的却是野蛮灌食。

在这种情况下,郁兆霞们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让他们再犯罪,不能让他们再造罪业。郁兆霞们开始吃他们给的一顿一个干馒头,没有咸菜,不敢喝水,因为上厕所就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还没等排上个时间就到了,因此几天都不排便,以致造成郁兆霞肛门脱落,痛苦不堪。

二零零八年石家庄最冷的一天是摄氏零下17度,劳教所警察预谋要整郁兆霞等拒绝串筷子的法轮功学员。晚上,警察让她们去厕所,趁她们不在,把她们(除身上穿的)所有衣服全部都抱走了。一大早起来,就叫她们倒楼后边罚站。零下17度,她们只穿着薄薄的衣服,一位法轮功学员只穿了一件花衬衫。她们都冻得发抖,上下牙打动的能听到响声,而警察们却穿着羽绒棉大衣站在阳光处还喊着冷,看见哪位法轮功学员站不直,上来就是一脚,还一边骂着,然后哈哈大笑。那一刻,郁兆霞想到了“人间地狱”四个字。其实,那些女警察队长们大都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是谁害得她们人性全无?

七月初,郁兆霞被折磨得突然眼睛几近失明,什么都看不清了,听力、记忆力同时下降,身体瞬间就消瘦下来,走路都很困难,身上长满了疥疮,一抓就破就流血,可是,照样还得被逼干一次性筷子装袋的活。钻心的痒,好像心上都长满了这东西,奇痒难耐,尤其是每天到了下午就开始,晚上根本就不能入睡。这期间,家人几次来看郁兆霞,他们都不让见。

一年的时间到了,可610、国保大队又把郁兆霞劫持到了廊坊洗脑班,又把郁兆霞关在了西北角的小套间进行强制洗脑。

回家时,郁兆霞已被摧残得双眼及太阳穴深陷,骨瘦嶙峋。可郁兆霞通过学法、炼功,身体迅速恢复正常,两眼视力渐渐恢复,现在郁兆霞能自己开车上街卖菜。尽管如此,当地610、国保大队、派出所还是上门骚扰不断。

二零一四年的四月二十三日,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到郁兆霞婆家企图绑架郁兆霞,因郁兆霞没在家,绑架落空,家中的年画及大福字被撕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0/河北香河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法院(图)-350880.html

2017-04-08: 河北香河县郁兆霞被绑架
河北廊坊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二月十四日被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香河县国保杨永利一直阻挠她的律师接见她。经过不懈努力,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多,律师终于会见了郁兆霞

二月十四日下午,香河县法轮功学员郁兆霞与妯娌姐姐王建华,到同村法轮功学员荆连珍家串门。下午三点多钟,香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安平镇派出所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荆连珍家中,将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绑架,并非法抄家。

郁兆霞,女,约四十五岁;王建华,约五十岁;荆连珍,女,五十九岁。郁兆霞和荆连珍一同居住在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

他们三人被绑架后,二月十四日当日,郁兆霞、荆连珍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王建华于次日被放回家。

事件发生后,郁兆霞和荆连珍的家人非常担忧自己亲人的安危,顶着压力为她聘请了律师。

二月二十七日上午,郁兆霞的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郁兆霞,香河国保大队长杨永利找借口,就是不准会见。律师与杨永利电话沟通多时,未果。

而荆连珍的律师,于三月一日,会见到了当事人荆连珍。两位律师分别向香河国保人员及检察院相关人员讲明: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要求立即放人。

此后,郁兆霞的律师曾先后两次到香河国保,沟通会见事宜,杨永利仍旧强硬坚持不准会见。

三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郁兆霞和荆连珍被非法批捕。

三月十七日,香河县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诱骗王建华,说到所里来有事,结果当王建华去后,警察再次扣押王建华,将她非法关押到三河市看守所。

郁兆霞的律师一直坚持不懈要求会见郁兆霞,他向国保人员表示:“我是依法会见我的当事人,如果你们还在坚持不让见,我只能依法控告,控告的后果,你们很清楚。”这样香河国保杨永利才同意律师会见郁兆霞

四月五日上午九点多,律师顺利会见了郁兆霞

目前,香河县除了法轮功学员郁兆霞、王建华、荆连珍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迫害:

一位是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法轮功学员朱小梅,她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关押在三河市看守所,公安对其构陷案已到法院。

另一位是香河县安平镇王指挥庄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她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份遭恶人举报,被香河县国保大队绑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香河县公、检、法未经合法程序,未经公开审理,匆忙枉判赵玉香五年,并将她投进了石家庄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8/河北香河县郁兆霞被绑架-345329.html

2017-02-19: 香河县法轮功学员荆连珍(音)、喻照霞(音)被绑架
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法轮功学员荆连珍(音)、喻照霞(音)两人于2月14日被香河公安局绑架并抄家。

安平镇谭庄村法轮功学员刘艳岭被警察骚扰。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9/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3286.html

2009-08-01: 请廊坊、三河同修转告大法弟子家人
廊坊香河大法弟子郁兆霞、三河大法弟子杨百云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现快到期了,请香河、三河同修转告二位同修的家人近日前往石家庄劳教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205701.html

2009-01-09: 法轮功学员郁兆霞及家人被河北省香河县邪恶之徒迫害
2008年8月4日清晨5点左右,河北省香河县国保大队、安平镇派出所与廊坊市派出所绑架了在家正常生活的法轮功学员郁兆霞

郁兆霞,女,39岁,河北省香河县安平镇高庄村人。当时邪恶人很多,他们强行进入家中,把郁兆霞围在中间殴打,并故意弄到写字台底下,使其很难受抬不起头来,在这过程中,其女儿曾上前阻挡,被一恶人摔到沙发上,等其女儿摆脱后,妈妈已经被恶人拉扯着带离家中。

其公公婆婆挡在警车前,制止邪恶把人带走,邪恶不顾二位老人年迈多病,野蛮推到一边,强行把郁兆霞带上警车。就这样,邪恶之徒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好人。但是罪行还在继续,邪恶留几人蹲守至下午,未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抄家,并对翻到的物品摄像,屋里一片狼藉。

清晨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其侄女王雪和本村的金兰珍。王雪和郁兆霞的公婆住在隔壁,当天下午也被非法抄家,王雪脚被邪恶之徒严重踩伤,仍未放过。几人被劫持到廊房洗脑班迫害,同时被迫害的还有一本镇的赵某。

数天后,王雪、金兰珍和赵某被放回,迫害一月后,郁兆霞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继续迫害。在这期间,家人曾多次探视,被邪恶变相刁难拒绝,现仍不知其境况,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共同抵制对好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9/193249.html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20-03-05: 河北省女子监狱教育科长葛曙光  电话:0311-83939595

2019-12-28: 河北省女子监狱办公室电话:0311-83939625
狱政科电话:0311-83939712
监狱监察电话:0311-83939635
监狱咨询电话:0311-83939708.
教育科电话:0311-839393726
监狱长:郑晓英 13582610166
监狱政治部主任 刘永魁(男) 13933853792
副监狱长:于福歧13933131616、刘义臣、马文章、郑伟森、胡熙群
教育改造科科长 王丽静,张会军,葛曙光0311-83939595、0311-83939727、0311-83939726、13722997678
狱政科长 付玉惠

安全环保科:
程飞 男 1975年6月 13803377037
闫立亚 女 1977年7月 18631199550
李建锋 男 1973年8月 15511385086
孙文强 男 2078年9月 13784302288
杜亚玲 女 1976年9月 13081099888
马玫 女 1969年10月 18832108055
刘立群 男 1968年12月 18931892363
周西波 男 1963年4月 13673133863
王蓓 女 1979年10月 13933859781
王丽 女 1968年8月 13931988108
财务科
安志芸 女 1972年10月 13731123309
赵志华 女 1978年1月 13703213228
许红 女 1973年6月 18131102255
卞伟 女 1974年12月 13673133865
倪莉 女 1978年10月 13081105555
王烁 女 1980年11月 13784303388
李少青 女 1971年3月 13731123222
刘杰 女 1979年8月 13673219266
纪委(监察室)
李保军 男 2017年10月 139330073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