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福建 >> 宁德市 >> 阮爱银, 女, 5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25: 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近况
今年3、4月,宁德市多个派出所片警、社区人员又对法轮功学员“敲门行动”,他们打着所谓“上级命令”,穿着便衣,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闯入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拍照,还问有没有炼功、不要出去讲等等,给家庭制造了各种矛盾与不安。

目前了解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阮爱银、郑兰英、陈慈金、陈光平、(陈光平姐)、陈俊希、林秀英、陈赛桃、陈赛丹、陈赛云、吴惠彬、陈翠琴、月琴、马翠英、林芬、陈月眉、陈玉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5/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551.html

2016-10-15: 福建善良农妇在看守所和精神病院遭野蛮迫害

福建宁德市金涵乡法轮功学员阮爱银女士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早晨六点多在家中开门时,被宁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吴华等人闯入绑架,在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后,被劫持到在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

五十四岁的阮爱银女士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身上过去患下的所有病症一扫而光,而且不识字的她很快能把《转法轮》通读下来了。阮爱银女士说:“《转法轮》书中教我要做真正的好人,要宽容和善待一切,道德品质要高,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任何事情、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和不足,我就是一直坚持真善忍标准,时时处处都在帮助别人,心里常常想着的就是要对别人好,虽然很多方面我能力不够,但我去努力做好。”

一、阮爱银女士自述这次被迫害经历

2016年9月1日凌晨六点多,我被宁德市国保警察吴华等人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家中部份大法书籍和法轮大法师父法像、MP3、真相币等被拿走。中午就被国保人员送入宁德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

在看守所,有一次因为我走到门外,被姓黄的女干警强制铐了三个手铐,手脚各一副手铐,手和脚之间又铐在一起,这样只能弯腰走路,无法吃喝,更无法穿衣,大小便只能憋着,实在受不了,只能叫同房个别善良的人帮忙脱下裤子,才可以上洗手间。这样一直从9号铐到14号,然后又换了个号房。

我修炼大法没有错,坚决不穿看守所的牢人号服,也不报号,干警又把我铐到窗户上,铐了整整三天三夜,同样不让吃喝,后来就改成手脚二副手铐铐着,一直铐到23号才解铐。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倒中共邪党,三退保平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大恶极”等等,声音非常大声。我喊“法轮大法好”时,干警站在上面,用冷水淋了我一身,都湿透了,还指使牢房的犯人用洗厕所的抹布等堵住我的嘴巴,对我进行谩骂与殴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都黑了。

在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

接着30号晚7点左右,我又被看守所人员和金涵乡政府的人拖至宁德市精神病院(又名宁德市康复医院)进行非法关押迫害。10月2号,精神病院的姓刘的护士长,拿着放了药物的饭,我不吃,她就强制对我进行灌食,叫了二个男保安,对我大打出手,然后又用5条绳索把我的手、脚、身体分别捆绑,拿了汤匙,直接插进喉咙,里面喉管的血喷涌而出,喉咙里皮都脱了一层,一天灌二餐。这个药物一灌,喉咙里面就全部起泡,人就变得不清醒,眼睛都睁不开,脑袋晕沉沉的。

10月2号到4号灌食期间,牙齿被生生撬断一颗,嘴里的牙齿全部松动,痛得说不出话来。7号,一个号称队长的女的,早上“好意”来问我修炼的具体情况 ,下午时就拿了盒牛奶给我喝,我也没想太多,就伸手接过来,结果里面掺了毒性药物在里面,我吃完才知道又被陷害了,人都不一样了,变得晕乎乎的。到了晚上,她又拿牛奶给我喝,我知道这里面肯定又有毒药,我就随手把它扔了,队长气急败坏,伸手揪住我的头发,顶到床板上,叫了两个保安,又把我重新捆绑上,拿着吸管从两边鼻子插进去,又进行灌食,我难受至极,挣扎着将这些掺杂着药物的牛奶全部吐出,晚上,我睡在草席上全身无力,队长用手指掐我的全身上下,又用手电筒照我的眼皮,就怕我失去知觉。

回来后,我身体不舒服,体内被灌食的毒药药性发作,全身疼痛,头脑像爆炸一样,嘴、牙、舌头、牙床全都长泡,眼睛都睁不开,身上像压了五十斤的重物,都无法直立行坐。

这就是中共邪党迫害好人的罪证,国保警察、看守所警察、精神病院医生都沦为了迫害好人的打手。

二、阮爱银女士以前遭受的残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在病态心理的驱使下,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并实施“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十多年来,阮爱银女士遭受了九死一生的迫害,曾经被四次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五年、被关精神病院残害近一年,遭受酷刑折磨。

阮爱银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她在《刑事控告书》中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七个月,我吃下了和地狱一样的苦中苦,还被蕉城区法院非法判了五年刑。二零零五年四月,我被警察绑架到福建省女子监狱。刚到入监队,因为我天天喊口号,手脚被铐住,由于不穿囚服,又被几个人摁住硬穿。才几天,就被打毒针七、八次,七、八个人压住我,动弹不了,把不明药物拌到饭里,逼迫你吃,不吃就灌。有一次吃的不知是什么药,吃后口水流个不停。”

“我喊口号的嗓门太高被铐后,警察就用大电棒,电我的嘴、脚,被电的地方都黑了,连人也被电昏过去,有的时候上来几个,把我的手使劲往后背起来,把铐着的我用力向下压,极痛加上不透气,跟随时都要死掉一样……两个月后下到五队,又因喊口号,喉咙被心狠手辣的警察用吃奶的劲掐进去,连脖子都烂了。更阴毒的还在后头,警察、恶人把我的嘴包括整个脸,用透明胶一层层缠死,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两个鼻孔,手脚被分别铐起来,呈‘大’字形,既憋气,又疼痛难忍,让人痛不欲生!”

“我在省女监被酷刑残害了十个月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蕉城国保大队劫持到宁德市精神病院。”

关于阮爱银女士遭受的迫害,请参考明慧网文章《曾遭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 福建农妇诉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5/福建善良农妇在看守所和精神病院遭野蛮迫害-336328.html

2016-10-12: ◇9月1日被绑架福建省宁德市阮爱银于10月8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2/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5985.html#161011225255-4

2016-10-09: 2016年7~9月福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9/2016年7-9月福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简述-336090.html

2016-10-04: 福建宁德市阮爱银被绑架到精神病医院情况补充

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阮爱银,2016年9月1日被宁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吴华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从9月9日至13日,她被铐了几天几夜,血压升到180.据悉,国保大队将她构陷的检察院,但蕉城区检察院批捕科人员9月30日告诉说阮爱银家属说没有批捕。结果国保警察于9月30日,警察连夜将她劫持到宁德市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医生强制她吃药,她不配合。家人要求放人,但国保大队拒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4/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5870.html#16103232724-1

2016-10-03: 福建宁德市阮爱银又被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

福建宁德市金涵乡法轮功学员阮爱银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早晨六点多在家中开门时,被宁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吴华等人闯入绑架、非法抄家。据说阮爱银在看守所连续好几天被铐,遭受折磨。

九月三十日,阮爱银的丈夫和女儿满以为关押一个月可以出来了就去国保要人,没想到吴华告诉他们说已送检察院了,如果批了就不能回去了。他们又赶到蕉城区检察院打听,批捕科告诉说没有批捕。晚上,阮爱银丈夫接到国保电话通知去看守所,他们胁迫他签字。他是文盲,听说签了字就可以取保回家了,他就签了字,结果阮爱银连夜被送宁德市精神病院。

十月一日,她丈夫和女儿带着三岁的孩子又赶到精神病院要求医院放人,医生、护士都知道阮爱银没有精神病,也打电话给国保,可国保说等长假过完再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3/福建宁德市阮爱银又被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335816.html

2016-09-07: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阮爱银被国保警察绑架

2016年9月1日清晨六点半左右,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阮爱银在家中开门时,被蹲坑的宁德国保警察非法闯入绑架,家中大法的书籍及一些真相资料被警察查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7/二零一六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4095.html#1696231253-1

2015-11-21: 曾遭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 福建农妇诉江

福建省宁德市金涵乡农妇阮爱银,因修炼法轮功,遭绑架、关押四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折磨。五十三岁的农妇阮爱银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

以下是阮爱银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一名农村家庭主妇。一九九八年,我万幸的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与存在的价值,更是发自内心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我原来不识字,随着学法和修炼的深入,不久奇迹就出现了,身上过去患下的所有病症一扫而光,而且我很快能把《转法轮》通读下来了。

《转法轮》书中教我要做真正的好人,要宽容和善待一切,道德品质要高,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任何事情、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和不足,我就是一直坚持真善忍标准,时时处处都在帮助别人,心里常常想着的就是要别人好,虽然很多方面我能力不够,但我去努力做好。从此,我就逐步的成为了一个一心向善的人,一个一清二白的、有益社会的良民,没有别的,就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在病态心理的驱使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并实施“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十六年来,我遭受了九死一生的迫害,我被四次劫持到看守所、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五年、被关精神病院残害近一年。具体事实如下:

在看守所被体罚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在小学教书的女儿要到北京去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谁知道一下车就被绑架到宁德市驻京办,关押一晚后又被劫持回宁德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无缘无故、不明不白的被蕉城区金涵乡的所谓工作人员,借口:“怕我上访为名”,宁德市蕉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林波等人将我非法劫持到宁德市国保支队三楼,站着吊铐在他们的铁笼里三天三夜,在这段时间,只送过一次面条,我没有吃,正好他们也是想用“饿”、体罚来折磨我。接着将我绑架到宁德市周宁县看守所迫害四十四天。

之后,我又被绑架回到宁德市收容所拘押三天。最后再被宁德国保劫持到福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遭受种种苦难。

福建女子劳教所遭酷刑、被强行手术

一进劳教所,狱警就唆使几个凶狠的包夹天天谩骂、侮辱、体罚,还用不让睡觉等等卑鄙手段折磨我。大概是第三天时,我在迷迷糊糊中被迫违心签了别人写的所谓的“保证书”。但一清醒过来,我马上就明白自己犯下大错,于是立刻向警察声明:我签的不作数,“保证书”作废。结果招来了警察的疯狂报复,连续罚站、不让睡觉,一不配合或者一站不稳,打的打、踢的踢,或是连拉带打,时不时就凶狠的拳打脚踢。每次罚站,都是一连几天、几天的,有时站不住,也吃不进,就连吃饭也没有力气了,他们就不让吃也不让睡,一睡就打,背铐起来,头插下去,坐飞机;在二十多天内,遭多次背铐,死不死、活不活的,痛苦不堪。由于被体罚的两腿肿起来,很难蹲下去,一蹲下去,又站不起来。

一天,我上厕所好不容易蹲下去后,腿肿的像冬瓜,人怎么也站不起来,恶人们就强行把我从厕所里面拖出来,全身伤痛的我,怎么挣扎、反抗也没有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他们拉到了建新医院强行进行手术。

其实当时医院有良心的医生,对我进行检查后,认为我虽然遍体鳞伤,但我的内脏还好,而且身体很健壮,不必做任何手术。我自己也坚决不做。于是,他们就打电话跟劳教所讲明了情况。劳教所想借医生之手报复我。所长和科长赶到医院坚持要给我做手术。医生只能屈从。于是我被五花大绑,拼命挣扎都没有用,强制打了麻药,全麻后被强行手术。之后医院始终拒绝出具证明做了什么手术,医院的科长只以“你的胃穿孔,需要手术”来搪塞。

被强行手术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回家疗养了三个月。国保和劳教所密谋后,再次将我劫持到劳教所。由于我决不放弃对大法信仰,所长说:“把你做的这么好,让你回去休息三个月,你还反抗?”我回答说:“我没有病,你把我拿去开刀,现在里面还痛!”

他们又罚站我,我就喊口号,他们就打。我又遭不停的关小号。大凡关过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是我关小号,和别人还不同,是还要加上刑罚的,三班倒轮流看,日夜背铐,实在是太难受了,有一次我只是跑出来透口气,就被恶人用铁衣架打了五十多下,还不给吃、不给喝、不给睡,还要被铐着罚站,结果晚上大吐血,接着白天又大口吐血,满地是血,感觉人要死了。

再遭绑架、酷刑

二零零四年九月,想要为我们的大法说句真话、好话、心里话,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夙愿,可是世界这么大,就是没有我说话、讲理的地方,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辛苦自己,挤点时间发点真相光盘,向民众去讲明真相。可是宁德市蕉城区国保大队的十几的警察破门而入,再次野蛮的绑架了我们母女,借口就是我们参加了发真相光盘的活动,凶狠的抄了我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音乐器具等财物。被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后,因为我打坐,警察用直径五公分的硬木木棍狠狠的打我,棍子不小心打到椅子上,连椅子都被打断掉。接下来就把我转到山上,在没人能知道的地方,恶狠狠的将我双脚完全悬空,双手铐在门上面的木框上,难受极了,肚子(在劳教所被强行做手术的地方)疼痛难忍,在我的强烈抗议下,挂了半小时,才被放下来。我又被严刑拷打,押送到看守所时,六个警察一起上来,摁的摁、捏嘴的捏嘴、灌水的灌水,把我灌饱了一肚子水,再被押往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天天都在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女儿,不管警察怎么刑讯逼供,始终坚持零口供。我挨了警察刘副所长用竹片捆扎起来的凶器和高压电棒打我。还有三个警察用电棍打我,把我压地上用脚使劲踩。更坏的是,在警察的唆使下,里面的人犯对我加倍凶恶,有一次我手脚被连铐着,肚子很饿,警察交代人犯把饭菜打到地上,故意不让我吃到。有警察撑腰,恶人个个十分嚣张,都以能整死我来取乐。我肚子饿要吃饭的时候,他们偏偏不给吃,看我饿的难受,就觉得特别高兴。所以经常因无法吃到饭菜饿肚子,饿昏了,也没人管。有时就是能拿到饭菜了,他们还要成心整我,那些恶徒一脚踢翻饭菜,洒在地上,就是有心要让人饿死。而我下决心不吃呢,他们就一群上来灌我,还不过瘾时,就跟警察配合,每次由隔壁号的几个男人犯过来,四脚朝天把我拖到号外,摁在地上,用牙刷柄把我的嘴撬开,强行灌食。或者故意向警察报告,说是怎么劝都不吃,是我有意把饭菜打翻在地,以激怒警察,来强制灌食,从中变态的寻求刺激。而有的时候,人特别难受,一点食欲也没有,一次暴徒就以灌食为名,把我拉到垃圾堆旁边,用竹片使劲撬开我的嘴,抓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腐烂的、臭的东西、塑料等往我的嘴里塞,巴不得我早点死。

有时我干脆绝食,有一次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二十八天。南方多雨,在黑所二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每逢下雨时我就被这些恶人赶到号房露天的地方淋雨,还不过瘾,有的为了寻求取悦,刻意用盆、桶,舀池子里的水,就是冬天也不管死活的往我身上使劲的泼。七个多月来,我晚上只能横睡在门槛的位置,未关号前谁都可以在我的身上跨进跨出,胡作非为。一些恶人,还常常打我,一次我的手指被一个恶人用扫把柄打的开裂,血流不止。又一次,一个恶人用脚猛踹了一脚我被手术的部位,人感觉一下就要昏死过去了,还好强撑着坐起来,立掌“发正念”(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才很快得到恢复。还有一次,他们一下子几个上来,用破塑料桶的塑料片,拼命在我头皮上乱划,出了不少血,结了很多血块,三、四天都在间歇的出血。他们几个一拥而上打我、整我,是常有的事,已经到了我记不清、道不完的地步。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七个月,我吃下了和地狱一样的苦中苦,还被蕉城区法院非法判了五年刑。

福建省女子监狱——人间地狱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被警察绑架到福建省女子监狱。刚到入监队,因为我天天喊口号,手脚被铐住,由于不穿囚服,又被几个人摁住硬穿。才几天,就被打毒针七、八次,七、八个人压住我,动弹不了,把不明药物拌到饭里,逼迫你吃,不吃就灌。有一次吃的不知是什么药,吃后口水流个不停。

我喊口号的嗓门太高被铐后,警察就用大电棒,电我的嘴、脚,被电的地方都黑了,连人也被电昏过去,有的时候上来几个,把我的手使劲往后背起来,把铐着的我用力向下压,极痛加上不透气,跟随时都要死掉一样,这种刑罚是“坐高级飞机”,真是邪恶到了极点!两个月后下到五队,又因喊口号,喉咙被心狠手辣的警察用吃奶的劲掐进去,连脖子都烂了。更阴毒的还在后头,警察、恶人把我的嘴包括整个脸,用透明胶一层层缠死,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两个鼻孔,手脚被分别铐起来,呈“大”字形,既憋气,又疼痛难忍,让人痛不欲生!

有的恶人还把我的头拼命往下摁,腰向后弯曲,那种极痛,根本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痛的让人立刻就会死过去。都这样了,这些恶人还要打我、咬我!他们还把窗户用布挂起来,不让人看见那些见不得人的罪恶。

他们还有一种在夜里整死人的极刑,用于长时间折磨、摧毁人:每天晚上,把我的手向上吊挂在床架上,脚用布绑死,被子只能盖到半胸,南方冬天的监房冰凉刺骨,受刑时,又冷又痛又难受,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和难熬,一到夜里我连大小便的自由都被剥夺了。他们都睡得很香很香,只有我还在苦难中煎熬,一夜又一夜、夜夜是长夜,没间断的忍受着这场人祸带给我和许多同修没完没了的灾害!如果我不从了他们,不把手吊铐起来,他们就会扑上来打我,多的一次十几个猛扑过来。

有一次他们逼我吃药,被我一脚给踢了,一下子十几个人冲上来,把我当作活靶子打、踢的死去活来。一次犯人还对着我腹部手术刀口猛踢了一脚,我马上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监狱里的灾难说不完道不尽的,由于我没有怕心,常常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恶人用尽各种恶刑,女监拿我没办法,又怕我会影响别的同修,五年的刑期,我才在那里呆了几个月,到二零零六年一月他们就扛不住了,只好让我保外就医。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和同修一起到娘家的洋中镇张贴真相资料,又被宁德市蕉城区国保警察再次绑架到女监。一次因为我不穿囚服,他们七、八个上来用被子把我的头包住,边包边打,不让我透气。把我的双手、双脚分别上了手铐和脚镣,铐在牢房的铁架子床上,除了吃饭、洗漱、上卫生间外,不许松铐;不准睡觉,若有睡意,恶人就用钢筋狠狠的抽打。我绝食抗议十几天,他们就把我绑到建新医院插管一星期,回去我照样不吃,他们就狠心的用牙刷插进我的喉咙,血流不止,不得不吃。肯吃了,他们就要放药进去;我不吃药饭,就让我饿。

遭宁德市精神病院迫害

我在省女监被迫害了十个月的酷刑残害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蕉城国保大队劫持到宁德市精神病院。

宁德市精神病院(所谓宁德市康复医院)恶医给我用精神病人吃的药,骗我是高血压的药。我是正常人,通过修炼身体确实非常健康,不然换做别人早就被饿死、打死、折磨死了,我真不用吃药。

此时,一个男恶医走进来,他就重重的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接着就用打击狂癫重症精神病人的电击手段电击我的太阳穴,他毫无人性的把两个电极沾了水,我就跟要死掉的一样难受,危急关头,还醒着的神志让我马上叫了一声:“师父!”恶医立即就停手了。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电击我,不敢叫我吃药了。是伟大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在精神病院后来的日子里,我也善待了他们,在里面帮助洗衣服、做卫生,与医生、护士、病人相处不错,院方骗家人交了几千元钱,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让我出院了。

骚扰不断,迫害不停

这些年来,国保警察、金涵乡政府人员经常打电话、上门骚扰,我常常被逼的离家出走,连个生活都没有着落。

我的家人在精神上、经济上,都受到很大打击和迫害。我的女儿,在这场长达十六年的惨绝人寰的迫害中,我和我的家人,没有过过一天安稳的日子,个个都在担惊受怕中苦熬,尤其是我与我的女儿,被非法判了七年徒刑,在福建省女子监狱饱尝了人间、地狱的极刑,被强行做手术,不知被摘了什么东西,至今不能生育。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所犯下的滔天大罪,人神共怒,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1/曾遭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福建农妇诉江-319421.html

2011-08-28: 福建法轮功学员被关入精神病院遭迫害案例
.......
案例五、宁德市金涵乡妇女遭精神医院摧残

阮爱银是宁德市金涵乡人,被非法判刑遭冤狱。福建省女子监狱施酷刑折磨她,整整延续了10个月。2008年2月25日,阮爱银的身体出现严重的生命危险迹象。监狱方面才通知其家人保外就医。宁德市国保大队却以阮爱银被关押期间坚持喊“法轮大法好”是“精神失常”为借口,强行把她送到了宁德市精神病院(宁德市康复医院)迫害。宁德市精神医院对阮爱银强行灌食“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并对不愿服药的阮爱银进行电击太阳穴等肉体折磨,以暴力手段强行灌食。阮爱银始终抵制这些非人的摧残。在她的身体再次出现了休克等生命危险时,医院方面才慌了,连忙通知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叫阮爱银的家人以6000元保外回家休息15天;之后仍要再被送回医院。

阮爱银家属那了解到,她本人思维清晰,精神状态很好,没有象邪党人员声称的“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8/福建法轮功学员被关入精神病院遭迫害案例-245974.html

2010-12-23: 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
.......
阮爱银:女,49岁,非法关押看守所15天,非法劳教2次,非法判刑2次,合计5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234001.html

2009-02-15: 福建大法弟子阮爱银遭凶残迫害
阮爱银,女,48岁左右,福建省宁德市金涵乡张厝里人氏,自1999年7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她因坚定信仰,告诉世人真相,被宁德市蕉城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多次非法绑架,遭当地法院非法劳教及判刑。在劳教所和狱中,她遭遇到种种非人的折磨和虐待,其中包括器官切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5/195495.html

2009-02-14: 关于福建省宁德市大法弟子阮爱银被关押于精神病院的后续补充
2009年1月4日,明慧网报导了福建省宁德市大法弟子阮爱银被关于精神病院的消息,时隔一个月多的时间,据有关人士了解到,阮爱银于过年期间被放回,同家人一同过年,而后人已不知去向,不知流离失所到何方。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14/195442.html

2009-01-04: 福建宁德市阮爱银被非法关入精神病院
福建省宁德市大法弟子阮爱银在福建省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据悉,她家里人花费了6000元钱将她从监狱中保出,可是却被当地国保转移至精神病院,以她无论何时何地都高喊“法轮大法好”为由,将她关在宁德市精神病院(即宁德市康复医院)的一级病房,并禁止外人接见(除了她丈夫和弟弟)。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4/192930.html

宁德市联系资料(区号: 593)

2020-02-26: 下附宁德市公安局及蕉城公安分局电话信息:

刘才弟(宁德市委610办头目) 0593-2072728 288872813338216666
潘建华(宁德市国保支保长) 外线(区号)0593 2972000转2011(分机),0593-2972011 2969888 13809560616
福建宁德蕉城区国保大队:队长:吴华13959396168、李伟13055589363 杨日海、
林庆漳13616071699 黄忠钦13515079555
黄居世15860688366 李雄(安全处)13385008500
宁德市公安局部分电话
指挥中心 专网 2000 总机 专网 2999 专网区号 9589
外线 2972000 外线 2972999 电话区号 0593
宁德市看守所2731076、2972255、2972521
宁德市拘留所2731466

2019-11-26: 宁德职业中专学校校长:关振森,出生1971年,电话:13905032578(积极协助国保绑架迫害,在学校大会上污蔑大法,谩骂威胁、监视大法弟子。)

宁德职业中专学校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黄星登1967年12月生,电话:18005937966
家庭地址:宁德后岗开发区D8-11其子黄炜程就读长安大学(大二)(积极协助国保绑架迫害;施压逼转化;数次拍照侵犯肖像权;推搡谩骂威胁。)

2019-09-28: 宁德市职高参与迫害人员:
黄星登18005937966
关振森13905032578

2019-04-25: 蕉北派出所电话:0593-2865190
蕉南派出所电话:0593-2822591
金涵乡派出所电话:0593-2733443

2016-10-15: 宁德市看守所电话:0593-2731865(大厅)、0593-2731076(所长室)
地址:宁德市金涵乡亭坪村 邮编:352100
宁德市精神病院联系电话:0593-28237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