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文山州 >> 方世梅(方世敏), 女, 45

个人情况: 原云南省文山州烟草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文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12-2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8: 遭五年冤狱 云南文山市妇女控告江泽民

2015年7月22日,云南文山市现年49岁的方世梅女士向中国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的迫害运动,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指令下, 方世梅女士深受其害,两次被非法抄家, 三次被送转化班,被迫流离失所,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五年,遭受了种种迫害。江泽民及其帮凶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 绑架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玩忽职守罪;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包括监控手机、电话、电子邮件)。

因此, 方世梅女士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要求恢复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名誉、正常出版发行大法书籍、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方世梅女士陈述的部分控告事实和理由:

我自幼体弱多病,结婚生了孩子后,孩子不到一周岁,又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导致关节变形,当时想写字都拿不起笔,上厕所都不能蹲下,疼痛难忍, 夜不能入睡, 遍访名医问药,中医西医、草药、民间偏方都治过,还是没效果。那时我才三十岁不到,一阵凄凉涌上心头,难道年纪轻轻就这样废了?我不甘心。

为了要个健康的身体, 一九九七年经朋友介绍我开始学炼法轮功。随着渐渐学法炼功,身体突飞猛進地向好的方面改变着,关节归正,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身精力充沛,使不完的劲。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左右,身上的病不翼而飞,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我对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的感激之心无法用语言表达。在不断的学法和炼功中明白法轮功是佛家的上乘大法。师父要我们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看淡名利,重德向善,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出现矛盾找自己错在哪, 有错就改;遇事先他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也不再与人斤斤计较,争名夺利了。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坦荡。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这场迫害运动,打破了我平静安稳的生活。

一、非法抄家、骚扰、关洗脑班、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底,文山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警察六、七人闯到我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对我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六一零”还不断给我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单位领导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积极配合“六一零”对我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文山州、县“六一零”举办第一期转化班。我不接受这种侵犯信仰自由的违法行为,被迫离家出走,后来单位配合“六一零”找到我后非法强行绑架到转化班洗脑。我在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朴实、善良的人,这何罪之有?叫我往哪里转哪?这没道理。二零零一年在三月和九月,我又先后两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转化班。在洗脑班,“六一零”人员使尽各种方法妄图迫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强迫我接受歪理邪说,我被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不准回家,不让见任何亲人和其他任何人,不准与别人交谈,不准与外界接触,每次二十天左右。当时我那幼小的儿子无人照顾,对他造成了很大伤害。

从洗脑班回到单位后,也不得安宁。文山州、县“六一零”、国安、国保还继续对我进行监视、跟踪、窃听电话、经常到我上班的地点骚扰、恐吓、威胁说:如果你还要继续信仰法轮功就把你送去劳教所。并且还采用中共惯用的株连政策,对我的亲人和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致使我无法安心工作和正常的生活。二零零二年初,再度被逼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于昆明。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晚,昆明市国安、警察、“六一零”和文山国安等二十几名便衣强行闯入我租住的房屋,把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按倒,强行用手铐铐上,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随身听VCD一台、手机两台、手表一只、录音机两台等私人财物。并将我们绑架到昆明市国安局招待所,私设刑堂,把我铐在椅子上刑讯逼供到天亮,第二天早上非法送往文山县看守所关押。在此期间,我单位配合“六一零”人员,以我修炼法轮功为由在看守所将我开除工职。

二零零四年初,我被文山县法院冤判五年,同年三月三十一日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进行疯狂迫害。

二、关禁闭、罚坐小凳子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恶警们对我进行非法“严管”:强行我每天坐在一个约高三十公分的小木方凳上,从早上6:30起床就开始坐到晚上11:00,不准动,使我双下肢浮肿、臀部溃烂流血。这种杀人不见血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我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见我不动心,狱警就把我关进禁闭室,单独关在一个狭小简陋的房子里,不准与人接触、与人讲话、包括和包夹都不能讲一句话。每天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上十六到十七个小时,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不准动,如稍有移动就要遭到“包夹”打骂,犯人罗忠红和杨明兰还用高跟皮鞋的鞋跟在我的脚背上用力踩跺,使我脚背疼痛得象骨头裂碎似的。在禁闭室不准我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不准洗澡和换洗衣服,例假期也不准换卫生纸,每天只准上三次厕所,几个月不让换洗有血迹、污渍的内裤,头发结成“饼”,全身都是臭味。狱警指使包夹每餐只允许给吃大约五钱的饭,使我整天都在饥饿中度过。每天还被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狱警把声音开到最大音量,对我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妄图迫使我放弃信仰。

经过长达半年的罚坐,突然间又改为强力的运动。炎热高温的夏季,集训监区队长杨欢强迫我整天顶着烈日,从早上六点半至下午六点不停的跑步、正步,不让有片刻的休息,由于长时间坐硬座不准动,四肢缺乏活动,突然又让我进行激烈的运动,“猛烈的一静一动”,身体承受力达到了极限。新胶鞋都跑破了,十个脚趾被磨烂淌血,因用力踢、跑,脚趾甲盖与肉分离,流出很多血在鞋子上,血凝固后,又磨在已磨烂的十趾肉上,疼痛难忍,多次休克,实在坚持不住,想休息片刻,遭到狱警、包夹谩骂,并报告狱警杨欢,杨欢以此为借口,非要强迫我吃药,我说:“我没病,不需要吃药,我这样是因为你们折磨我造成的,现在我需要休息片刻就好了。”杨欢不但不听, 还喊来了六、七个犯人(刘跃新、罗忠红、杨再仙、李小二等等)对我进行强行灌药,因我拒绝吃药遭到了毒打。

接着又强逼我跑步、正步。连续折磨了11天后,再把我关进禁闭室。

二零零六年初 ,集训监区队长丁莹要我写认罪书。 我不写,丁莹气急败坏,指使狱警周颖强迫我长时间站立。罚站“军姿”对我变相体罚,我被逼迫每天连续罚站十六到十七个小时,十一天下来,腿肿的象大象腿,皮肤绷得发亮,要想挪动一步都很困难,上厕所都不能蹲下,稍弯曲皮肤就会崩裂,疼得发抖,身体已是十分虚弱了。

三、奴役、群殴、反铐折磨

我被罚站后, 又要逼我做奴工,此时我虚弱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做奴工的折磨,狱警孙宁爽恼羞成怒,指使犯人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 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又把我抬高再用力甩在地上。随后狱警用手铐将我反铐在铁床上,吃饭都不取下,连续铐了两天后,送进“禁闭室”关了九个月。这是我第四次被关“禁闭”,我共在“禁闭室”的时间长达一年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8/遭五年冤狱-云南文山市妇女控告江泽民-315797.html

2011-4-18: 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是个边疆少数民族地区,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相对较少,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文山州“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文山州公安国保先后举办了三次全州性的非法洗脑班,把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先后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和判刑。

1、王春兰:女,三十八岁,原文山州工商局职工。多次被“六一零”、公安绑架到洗脑班强迫其“转化”。王春兰为抵制洗脑班,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达半年。回家后,单位则以王春兰修炼法轮功为名将她除名。她为生计租店做小生意,常遭恶警、“六一零”恶人骚扰、恐吓、威胁。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文山市恶警赵华、陶正武、吴宝臣、尹惠兰带领一帮人,闯到王春兰家非法抄家,搜去真相资料和光盘等私人财物,并将王春兰绑架,关押在文山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王春兰多次被恶警迫害,强迫做苦役,完成繁重定额任务,几乎每天都要做苦役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能休息睡觉。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王春兰被文山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秘密劫持到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由于王春兰坚持信仰不“转化”被“严管”、坐小凳子、强行打针、吃药迫害。不准其家人探视,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周会芬:女,五十岁,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由于周会芬不放弃信仰,曾经两次被文山县“六一零”、县公安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抄家、跟踪、电话窃听,“六一零”和恶警常到家中骚扰,二次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被昆明“六一零”公安、文山国安恶人绑架、抄家,非法判刑三年。秘密送往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因拒绝写“三书”,被长期坐小凳,由两名包夹犯人看管,限量不让吃饱饭、关禁闭,整天顶着烈日在水泥地上走正步,不让有片刻的休息(从早上六点半至下午五点),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期满才从禁闭室放回。

3、李国芳:女,六十岁,文山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被县公安、国安的龙游、赵华、陶正武把门踹烂、破门而入,非法抄走法轮大法师父的著作和大法资料,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尽包夹和恶警的虐待。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左右,李国芳在沙坝社区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西华派出所绑架了李国芳,并通知了州县国安,国保人员朱亚军、赵华带走李国芳,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一体机,耗材等价值万元的财物,被非法拘留于文山现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由于李国芳坚持信仰被“严管”、坐小凳子迫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4、朱勇:男,四十岁,文山州公安局警察,二零零四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开除。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文山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朱亚军、罗盛国等多名警察非法闯入朱勇家中,强行绑架、殴打朱勇,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迫害。

5、朱玲:女,四十多岁,文山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日被文山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龙游、吴宝臣等带领多人到她家進行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看守所。“六一零”主任聂战友坚持非法劳教她三年,送到昆明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6、方世梅:女,四十五岁,文山州烟草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方世梅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其单位在州、县“六一零”施加的压力下三次配合文山州、县“六一零”、公安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二零零三年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四年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因拒绝写三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被四次关禁闭,长达一年多时间,长期强迫坐小凳子,罚站,反铐,群殴,在饭里拌入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梅神智不清,变得痴呆木讷,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体质极度衰弱,最后监狱以保外就医通知家人从禁闭室领回。

7、赵跃:男,四十多岁,云南省文山州邱北县教师。被非法判刑九年,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三监区。二零零八年初,他因让本监区的人带一张字条给另一监区的朋友,被人诬告后,被非法关禁闭达两个月,回到监区后又被“集训”了一个月,受尽各种折磨。

8、周德富:男,六十多岁,文山州邱北县法轮功学员。曾经两次被文山州邱北县“六一零”恶人、恶警非法绑架、判刑,关押于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现被关押在九监区。

9、周波:女,三十多岁,文山州邱北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绑架,被关在县看守所期间,文山州国保大队的朱亚军逼供审讯时,周波不配合,朱亚军就抓着周波的头发猛力一摔,把周波摔在地上。后周波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因不配合狱警、被关“禁闭”,为抗议关“禁闭”,周波绝食,恶警强行给周波灌食,用20公分长的勺把,顺食道插入,插坏了脖子,直到现在一喝水或吞咽东西脖子就会鼓起一个蛋大的小包。

10、叶艳芬:女,六十多岁,文山州邱北县法轮功学员。二次被非法绑架,判刑,现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11、杨翠芬:女,六十多岁,文山州邱北县法轮功学员。二次被非法绑架,判刑,现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12、陆杏妹:女,五十多岁,文山市机关公务员。她和丈夫都是六九年到云南的上海知青。她当教师,后调到文山市机关工作。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仍到炼功点炼功,后被绑架劳教。根据明慧网有关报道:陆杏妹退休后,一家三口到上海居住,二零零五年二月左右与在上海工作的云南籍法轮功学员杨芳(女,四十二岁,云南建水人,在上海一家台资公司工作)、李静(女,四十二岁,未婚,云南通海县人,在上海一个烟草仪器分析公司工作,二零零四年四月得法,非常精進)一起被非法绑架劳教,关押在上海劳教所。

13、李琴:女,四十岁左右,原在砚山县邮电局工作,被两次绑架判刑,现被关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4、袁正书:女,八十多岁,砚山县城镇居民,被砚山县“六一零” 、县公安恶警绑架,连八旬老人也不放过。两次被非法关押于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進行洗脑、“坐小凳”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8/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239146.html

2011-04-17: 方世梅在云南女二监遭种种残忍虐待

云南省文山州方世梅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在狱中被四次关“禁闭室”长达一年多时间,被灌不明药物、长期罚坐小凳子;长时间罚站、反铐、群殴,身心受到摧残,后被保外就医,家人从禁闭室领回。

方世梅今年四十五岁,原云南省文山州烟草公司职工,自幼体弱多病,二十六岁那年又患上类风湿关节炎,导致关节变形,到处求医也没有好转。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多年的类风湿关节炎痊愈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使她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她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时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在家里孝敬父母,管教孩子,尽到做女儿、做母亲的责任;在社会上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一、由于坚持信仰,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方世梅女士坚持信仰,二零零零年底,被文山县政法委、“六一零”、警察六、七人闯到家中进行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文山州、县“六一零”举办第一期洗脑班,方世梅女士为抵制这种侵犯信仰自由的违法行为,离家出走,后来单位配合“六一零”找到她后强行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同年三月、九月分别办的第二期、第三期洗脑班时,方世梅女士又再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邪恶使尽各种方法妄图迫使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强迫她接受歪理邪说,邪悟犹大也对她进行围攻“转化”,但都无法动摇她的坚强信念。

方世梅女士从洗脑班回到单位后,文山州、县“六一零”、国安还继续对她进行监视、跟踪、窃听电话、多次上门骚扰、恐吓、威胁。并且对其亲人和单位领导加压力,致使方世梅女士无法安心工作和正常的生活。于二零零二年初,再度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于昆明。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晚,昆明市国安、警察、“六一零”和文山国安等二十多名便衣强行闯入方世梅女士租住屋,气势汹汹的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上,强行用手铐铐上,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随身VCD一台、手机两台、手表一只、录音机两台等私人财物。并将方世梅女士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昆明市国安局招待所,私设刑堂,把她铐在椅子上刑讯逼供到天亮,第二天早上非法送往文山县看守所关押。在此期间,单位配合“六一零”人员,以方世梅女士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她开除工职。

二零零四年初,被文山县法院冤判五年,同年三月底被秘密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进行非人的酷刑虐待和精神摧残。

二、关禁闭、罚坐小凳子折磨

按照《监狱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监狱对犯人的处罚只有“警告、记过或者禁闭”三种方式,第十四条明文规定:监狱的警察不得”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不得“侮辱罪犯的人格”,不得“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监狱法》还规定“对罪犯实行禁闭的期限为七天至十五天”。可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对一个修炼“真、善、忍”的正直善良的弱小女子方世梅,进行的迫害几近疯狂。

方世梅女士开始被关在五监区,二零零四年,监狱派五监区狱警杨欢等到北京学习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回来后不久杨欢就被提升为集训监区副队长。二零零五年少数警察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向上司邀功,绞尽脑汁,用各种恶毒手段从精神上、肉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三月,恶警们对方世梅进行“严管”:每天罚坐在小木凳上十七个小时,不准动。炎热的夏天晚上睡觉也不准挂蚊帐,监舍十几人,就只有法轮功学员不得挂蚊帐,常常被蚊虫叮咬的难以入睡,皮肤被叮咬的起小红斑。每天还遭到恶警郑频、孙宁爽等诽谤大法、低级不堪入耳的声嘶力竭的吼骂,连监舍的犯人都受不了,远远见到她俩,就说“轰炸机来了”。

随后狱警把方世梅关进禁闭室(不准与人接触、与人讲话、包括和包夹都不能讲一句话)。每天被强迫端坐在硬床板上十七个小时,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不准动,如稍有移动就要遭到“包夹”打骂,还遭到犯人罗忠红和杨明兰用脚后跟猛踩脚背。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不准洗澡和换洗衣服,例假期也不准换卫生纸,每天只准上三次厕所,几个月不让换洗血迹、污渍内裤,头发结成“饼”,双下肢浮肿,全身都是臭味,包夹都受不了把鼻子捂上。恶警指使包夹每天限量只给一点食物,不得吃饱饭,使她整天都在饥饿中度过。每天还被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邪恶把声音开到最大音量,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妄图迫使她”转化”。

三、进行“操正步”、长时间罚站等体罚折磨

经过长达半年的硬坐,不准动。杨欢又使用更残酷的肉体迫害:炎热高温的夏季,强迫她整天顶着烈日暴晒在水泥地上跑步、操正步,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每天十多个小时的来回奔跑、操正步,不让休息片刻。由于长时间硬坐不准动,四肢缺乏活动,突然又让她进行激烈的运动,“猛烈的一静一动”,使她身体全身乏力,受到极度摧残。

新胶鞋都跑破了,十个脚趾被磨烂淌血,因用力踢、跑,脚趾甲盖与肉分开,流出很多血在鞋子上,血凝固后,又磨在已磨烂的十趾肉上,疼痛难忍,几度休克。实在坚持不住想休息片刻,被恶警、包夹谩骂,并报告恶警杨欢,杨欢以此为借口,非要方世梅吃药,方世梅不吃,说:“你们这是往死里整,猛烈的一静一动,这会要人命的”。恶警杨欢喊来了六、七个犯人(刘跃新、罗忠红、杨再仙、李小二等等)对她进行强行灌药,因反抗吃药遭到毒打。杨欢说: “不吃药你就继续操正步、跑步。”杨欢又强逼她跑步、操正步。

连续折磨了十一天后,又强逼她坐在硬床板上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声音开到最大,又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折磨。

二零零六年初又把方世梅女士从禁闭室转到集训监区,监区长丁莹叫方世梅进出办公室都要喊:“报告警官犯人××× 到”。方世梅清楚对法轮功的案子都是冤案,就按自己的真实身份报:“报告大法弟子方世梅到”,这下惹怒了丁莹,她就叫分管的狱警周颖“教教”方世梅怎么喊报告。周颖把方世梅叫到监室强迫她长时间站立。罚站“军姿”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最恶毒的手段之一,站姿要求双脚并拢,双手紧贴裤缝,挺胸,笔直站立,不准动,由于长时间站立,脑部血液循环受阻,下肢肿胀,导致头昏眼花、发黑晕,持续几十分钟或晕倒、休克。但是方世梅女士每天却被逼迫连续罚站十七个小时,肿胀的脚粗的象大象腿,皮肤绷得发亮,要想挪动一步都困难,上厕所都不能蹲下,稍弯曲皮肤就会崩裂,疼得发抖,就这样,方世梅被逼站了十一天。

四、遭群殴、反铐折磨

方世梅被罚站后,脚还在肿胀、疼痛,又要她做苦役,方世梅不接受这个被迫害的身份,抵制干奴工,拒绝干苦役,恶警孙宁爽又要罚站,方世梅不配合,自己就坐在地上。恶警孙宁爽就把监舍里的人都叫出去,然后叫进来八、九个专门行恶打人的犯人(刘跃新、纳惠仙、罗忠红、李小二、李林芬、杨再仙等),孙宁爽把门一关走了出去,犯人们一拥而上,对方世梅拳打脚踢,直到她难以承受,大喊:“打人了!”

外边的人听到喊声进屋,她们把方世梅高高举起用力摔在水泥地板上,方世梅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

连续铐了两天后,又把她关进禁闭室进行残酷折磨长达九个月,这是第四次被关禁闭。 四次被关禁闭的时间长达一年多。

五、损害中枢神经药物迫害

在禁闭室里,方世梅对值班狱警讲真相,讲《九评》,恶警杨欢气急败坏的叫来六、七个犯人把她按倒,骑在她身上,用透明胶封住她的嘴。

恶警用尽了各种恶毒手段,但丝毫未动摇她对“真、善、忍”的信仰。于是恶警杨欢想出了最毒的招:指使包夹在饭中暗暗伴入被磨碎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吃了饭后,整个大脑象要裂开似的疼痛,整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

后来方世梅发现饭里拌了有毒的药物,就对值班狱警要求停止,姓吴的狱警说:“得看你的表现”,意思是写“三书”、“转化”就停止放药,否则就继续放药。方世梅拒绝写“三书”。

药物反应致使方世梅神志不清,变得痴呆木讷,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体质不断下降,身体极度衰弱,监狱怕有生命危险,最后以她精神有毛病强迫她办“保外就医”,通知家人从禁闭室领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7/方世梅在云南女二监遭种种残忍虐待-239147.html

2010-08-21: 再揭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罪恶
方世敏,文山县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绑架到省女二监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狱警关禁闭长达一年。狱警见不能“转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饭里拌入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敏精神恍惚,变得呆痴木讷,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1/228606.html

2010-05-02: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699.html

2009-01-18: 云南女二监下药导致多人精神失常

云南女二监前身是云南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刑事犯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和中共为打压迫害法轮功,改为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云南女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这里进行迫害,成了一所没有人性的人间地狱,残酷的手段超出二战时期纳粹镇压犹太人百倍、千倍,恶警的罪恶令人毛骨悚然、触目惊心。

邪党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女二监后的第一步就是实行强行“转化”,不放弃信仰的遭酷刑折磨,如关禁闭、长时间坐小凳不准动,以及各种毒打,电棒相加,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精神失常、生命垂危。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云南女二监迫害案例:

一、文山县法轮功学员方世敏,坚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恶警关禁闭长达一年。邪恶警察见不能“转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饭里拌入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变得呆痴木讷。

二、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万秀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女二监遭受到非人折磨,她被恶警长期罚站、关禁闭、绑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的不能说话、走路,神志不清,生命奄奄一息。回家后至今仍未清醒,失去记忆,只能躺在床上,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三、昆明海口法轮功学员张如芬,被迫吃了拌有巨毒药物的饭,结果七窍流血,恶警管教看到她没有死,竟还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张如芬保外回家后,恶警威胁不允许曝光监狱的罪恶,不准接触任何法轮功学员。

四、昆明七十二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王莲芝,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十八时左右,她买菜回家准备做饭,有人敲门。开门后,进来三个警察、一个穿警服、两个穿便服要把老人带走,老人的儿子坚决抵制,把三人轰出家门,恶人贼心不死,躲在楼下,趁老人下楼就被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的一天,儿子去西山看守所给老人送衣服,可看守所接到法院判决后,已经把老人劫持到女二监。儿子说判决连家人都不敢通知,进行秘密判审,真是不得人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儿子办好一切手续到女二监,见到了母亲,儿子知道母亲不写三书,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可十一月二十七日,儿子接到监狱电话,叫他去一趟,一到监狱说他母亲有病,可以保外就医,儿子问:“什么病?”他们不说,再三追问下,监狱管理人员杨欢才告诉他,他母亲得的是精神病,儿子一听如五雷轰顶,十几天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精神分裂呢?儿子问:“谁鉴定的?”恶警答:“市精神病院。”杨欢还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恕责:“还拌有什么药?”杨欢不敢回答。儿子只好先把母亲接回家。

五、昆明法轮功学员赵飞琼二零零五年被劫持进女二监迫害,警察逼她“转化”,她不配合、不“转化”、要坚持信仰,被多名警察用手铐铐在办公室的铁条上,用五、六个不同型号的电棒电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后跟等处,一连两天。第一天电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电了近三个小时,皮肤都烧焦了,结疤时一块块的往下掉。参与迫害和在场的警察有曾觉、丁莹、谢玲、马丽霞、杨欢、郑频、孙宁爽、周愉、杨永芬等。谢玲还唆使包夹刘叔琼说:“赵飞琼不‘转化’,你用小凳把她砸死。”刘说:“小小赵飞琼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刘用小凳砸赵飞琼,响声太大把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刘才停止作恶。有一次天太冷,把赵飞琼的衣服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外光着身子蹲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给穿上衣裤。

以上只是云南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我们现在把它揭露出来,请善良的春城人民给予关注,请全世界的正义人士给予声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193712.html

2008-12-23: 云南女二监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中共邪党把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重刑犯的监狱进行迫害,而且大法弟子比重刑犯的处境还差。大法弟子一到监狱,就被关进在一号楼窄小的监房中,不得轻易出门,只有上厕所才能出来,而一天只给上三次厕所。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得便秘、膀光炎、月经失调。

到监狱的前几个月,恶警就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不写就强迫坐在小方凳上不准动。每个大法弟子随时有两个包夹看管,动就被打骂或用针戳手臂和脊背。楚雄大法弟子廖丽清被大毒犯杨再仙拳打脚踢,用针乱扎。廖丽清抗议了几句,就被恶警禁闭室迫害,迫害的走路都困难。

很多大法弟子因每天被强迫坐在小方凳上,15个小时一动不能动,许多人臀部坐得溃烂、化脓,肉粘在裤子上和方凳上。旁边的犯人只敢在心里同情,不敢吱声,恶警不许他们接触大法弟子,更不许说话、帮助。文山大法弟子方世梅因不写三书,恶警就不让她买生活用品。犯人王丽琼悄悄为她买了50元的用品,就被恶警拖去关禁闭。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开始用坐小方凳罚坐大法弟子使其臀部溃烂,再叫包夹辱骂殴打,再不写“三书”就用手铐吊在铁窗上或到恶警办公室罚站。大法弟子周波连被罚站了三天三夜,昏倒在地;最后被送去关禁闭。方世梅被关禁闭长达一年,仍坚持炼动,后被恶警在饭中下药,使她变得呆滞木纳,最后以有病为名通知家属办了保外就医。

以上只是我所知道的,还有许多情况是不为人知的。女二监一号楼的二楼和三楼的每个房间几乎都关着一个大法弟子,遭受着残酷的迫害与非人的折磨。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3/192106.html

文山州联系资料(区号: 876)

2017-06-28: 文山市检察院电话(网上查得):0876-21224445
文山州检察院电话(网上查得):0876-2196508

2017-05-07:
西华派出所:
蔡春海13577603385, 陈芊13577639677, 段开林13887859660, 何跃坚(教导员)18087611622、13769628788, 黄丽玲13577630169, 孔宪猛13577640711
李廷中13658769011, 李文龙13887523338, 李砚宏13577687012, 刘乃丞(所长)18087611623、13887528352, 龙科羽13099691996, 卢云财13577646776, 陆勇18869250126 , 陆宇18869250162, 罗彪13887625290, 宋均霞13887656607, 孙狮良13887688467, 王富斌(副所长)13577606256, 王鑫15987653550, 王亚洪(副所长)13887508996, 韦虹竹13688744055, 向瑞13887622517, 谢加兵18869250161, 谢永富13887682755, 徐秀会15912332399, 杨保福13887687501, 杨晋刚13619469166, 杨永富18869250125, 杨玉华13577630188, 张国菊13887516797, 张学清13887625157, 郑伟13887527176, 周启荣13887516699, 周诗洪13577636381, 朱光文13887537196, 朱紫骏15987532799
新平派出所:曹柏根18869250202, 陈德忠18869250018, 陈金13577638081, 邓金晶18869250056, 杜宏13887528329, 杜鹃波13887539395, 杜汶骏13688732957, 蒋仕炜(教导员)13887686956, 李琳13577698818, 李凌妮13649764555, 李平勇(所长)18087601666、13577655666, 李均蓉18869250225,刘昌恩13577630107, 刘富菊18869250124, 刘竞瑜18808763369, 龙贵文13887641367,罗美珍18869250039, 侬会15812278160, 孙云鹏13887637627, 唐发德13577608689, 陶风坤(副所长)13577633229, 田忠辉13887527887, 汪世金13759401215, 王炳然13887526735, 王红梅13887667722, 王辉13887607227, 王家喜13577607766, 王俊18869250115, 王文13987069842, 王序祥(副所长)18808768718, 王增明13887605389, 夏璠18869250113, 徐开宇13887506482, 杨恩俊13887625159, 杨宗欣15987548098, 詹洪伟13887528036, 张富菊13887600311, 张瑞玲13887641354, 张绍祥13577648924, 赵腾华18869250109, 周家玲159875589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