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龙口市 >> 王文强,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龙口市下丁家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14: 遭多年冤狱折磨 山东残疾军人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龙口市下丁家镇残废军人王文强,因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警察绑架、非法拘禁、毒打、酷刑折磨,被逼流离失所,后被诬判十一年重刑,曾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王文强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他在刑事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修大法 顽症不医而愈

一九五九年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曾应征入伍,因所在部队担任海上捕捞任务,每年出海时间较长,大部份时间在海上作业,恶劣潮湿的海洋气候,特殊的工作环境使我患上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疾病,虽经多次住院治疗,可是病情却越来越重,很多关节变形,被所在部队评定为二等乙级残废军人带病回乡。一九八五年七月被县民政局安排在下丁家镇分院担任物资保管员。

为治病我查阅了很多医学资料,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对症治疗,每当发病时都是大把大把的吃药,加外敷膏药,长期抗生素治疗使身体免疫力下降。九十年代后当地出现气功热,为了治病开始习练气功,并征订气功杂志,了解了气功出现的一些超常现象。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炼功后,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能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到问题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很快改掉了以前沾染的酗酒、抽烟的恶习,以前令多家医院束手无策的顽症类风湿及其它疾病不翼而飞。

二、镇政府私设公堂迫害善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恶毒诽谤和攻击,欺骗不明真相的全国及全世界民众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怀着一颗对政府信任、对社会负责的善心去北京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半路被绑架截回,送单位非法拘禁,并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单独关在一间屋里不让和其他人接触,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把我绑架、非法拘禁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遇上一个表面和善的人,其实是一个便衣,要我们去信访局,当我一上车,他们就变了脸,绑架我们到一家旅馆,登记名字后戴上手铐,塞到厕所里,在那里待了二个多小时,勒索了我一百元钱,那时进京上访的学员特别多,我们乡镇就去了六名,我和当地一名学员被铐在一起二十多小时,从北京一直回到单位。

回来后单位院长当众大骂我,并打我耳光,镇书记恶狠狠地说:“我让你活不出来!”镇政府私设公堂,直接把我们拘禁在政府四楼“铁笼”里(铁窗、铁门,大小便在屋里),第二天把我们绑架到下丁家医院四病房,两个人一张床,家人送饭吃。我所在单位去北京两人截访,他们的车票、宿费、吃饭、喝酒的钱都从我的工资扣取,共勒索我两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七日晚,我到一学员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镇政工书记带人把我绑架到镇政府,关进铁笼,不让上厕所,屋里放一只马桶,也不通知家人,我家属在外面找了我一宿,吃尽了苦头,就这样我在政府办公室过的新年,直到正月初四,家人找人疏通才被放回,并勒索六千元作抵押。

只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先后调为收款员,后被调到离家二十多里地的一个村诊所,在药房取药,二零零零年春的两会期间,我在诊所上班被镇政府莫名其妙地绑架到前夼村(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秘密迫害,这次镇政府多人直接参与毒打法轮功学员。他们动用警棍、电棍等,我被两个政府工作人员长时间毒打,两根电棍同时电击,胶皮棒毒打全身,几次打倒在地,身上到处是伤,瘀血,后被独自拘禁在一间小屋里没有灯也没有床,一床薄棉被裹在身上在水泥地上睡了三十四天,每顿饭一块玉米饼,每天按十元收费,上午上冻时让我们刨土修路,下午化冻时叫我们到屋里听他们训斥。在这里,我亲眼目睹了有的学员被打得休克,下丁家医院大夫都去抢救。这次被敲诈勒索近四百元。这些政府工作人员在江泽民的高压政策下干着违法犯罪的丑事,对法轮功学员欠下血债。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又被非法拘禁在下丁家镇敬老院,他们几次想拍录像迫害学员家属,被我制止。下丁家镇长曹承绪(原在丰仪镇任职时,曾打死法轮功学员田香翠),把几个学员关在一个屋里,对一位老年学员指责谩骂,被我制止,他记恨在心,伺机报复。一天晚上喝酒后找了几个我不认识的政府人员,对我殴打,体罚,让我蹲马步,他们几个站一圈,就象电视里地痞打人的做法一样,把我轮流打倒在地,凶残到了极点。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我被绑架七次,多次遭毒打、勒索钱财、精神折磨。

后来龙口成立了610洗脑班,在下丁家镇,离我所在单位不到一里路,我看到非法拘禁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还有烟台芝罘区送过来的,不时的从里面传出学员被迫害的消息。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号,单位院长打电话让我到医院办公室一趟,告诉我要送我去洗脑班,拘禁的时间根据我的表现而定,我说我要去厕所,然后趁机逃走,哪知他们已经作了安排,会计室主任抓住我的摩托车后座,我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脸也摔破了,我挣脱后逃到山上。以后得知摩托车被锁在家属宿舍,家人多次到院方去要都不给,后来被他们送人了,使我损失了六千五百元的摩托车。

接下来为了绑架我,他们经常非法侵入我家骚扰我的家属,常常半夜来,两个上学的孩子吓得直哭,家属担惊受怕,我被逼离开家园,开始了两年半的流离他乡的生活。

三、在看守所被迫害七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深夜,我在招远被警察绑架,因提包里有学员被迫害的真相材料,很快就查明了我的身份,我才知道我早已被网上非法通缉。我连夜被绑架到招远公安局,铐在暖气管子上,折腾了一宿,第二天,我被戴上手铐、铁镣带到一间密室,坐在铁椅子上,两手腕分别锁在椅子两把上,两脚被锁在两只椅子腿上,腰部被一条铁链捆住,整个身体捆得死死的,开始对我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当天下午来了两个烟台芝罘区的610人员,一个陶处,一个姓于,指挥整个提审过程,招远610办案组人员用高压电电击我耳朵、面部、脖子等敏感部位,几次给我灌下摧残大脑神经的不明药物,使大脑记忆严重受损,至今没有完全恢复。

他们一连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面部被打得全是黑紫色,双腿不能行走,意识不清,昏迷过去。当我醒来时已经在招远看守所了,生活不能自理,两个犯人来照顾我。我的住处也被非法侵入,非法搜查,将我的私人物品:手提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抢劫一空,身上一千九百多元的现金也被盗走。

几天后把我绑架到招远玲珑610洗脑班,同样是坐铁椅子迫害,对我进行精神折磨,用颠倒黑白正邪不分的胡言乱语逼我说假话,几天后又把我绑架到烟台芝罘区610洗脑班(位于幸福法庭),在那里他们又酷刑折磨,不让我睡觉,逼我认罪,写“坦检”,轮番轰炸,全是些污蔑大法的鬼话。二十天后我被送回招远看守所。

在招远看守所,我受到非人的虐待,生活上,每天早上一个玉米窝头,一块咸菜,中午、晚上一个小馒头,一勺没有任何油水的菜,天天强迫劳动,捻豆、扎花、缝布娃娃,他们为了多提奖金,基本上天天逼迫干到午夜十二点以后。

一天晚上因我炼功,被杨姓副所长看到,绑在铁椅子上狠狠的踢了一顿,拘禁一宿后送回了监室。

我在招远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了七个多月,家人多次去会见都不让见面,违法不通知家人上诉,二零零四年三月在法院非法开庭,诬判我十一年徒刑。二零零四年六月,我又被绑架到山东省监狱继续迫害。

四、在山东省监狱里遭迫害

在省监狱,在教导员李伟,队长陈岩的授意下,迫害学员的手段不断翻新,互相之间不能说话,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护,经常遭到突然清号搜身,稍有不慎就会遭到迫害,关禁闭、严管、隔离等很多都是隐藏起来的迫害,真是牢中牢、狱中狱。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被“严管”二十天,在这些天里,我被逼每天坐在一个很矮的小凳子上,按规定姿势坐好,不准动,背监规,每天两杯水,每顿饭一个馒头,晚上逼洗冷水澡,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有几次早上三点后才让躺一会儿。犯人赵红勇说:这是他的天下,他说怎样就得怎样,有一次我刮胡子,没和他说,刚刮了一半,被他把刮胡刀抢去,硬是解除严管后才刮的另一半。

二零零五年迫害升级,监狱搞扩建,扒旧楼盖新楼,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送来的非常多,因没达到所谓的转化要求,我被分到五监区,有几十个包夹监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他们为了讨好警察,为了减刑,经常给我们制造事端,一不小心,就可能遭到迫害。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还要写思想汇报,我曾被两次严管,共计三周时间。

二零一零年我出狱回家,下丁家镇政府来车接我,医院也来人了,当地派出所又非法取我指纹、笔迹、照相,暗中监视我。我要求到单位上班,单位院长说我早就被院方开除了,所有在单位的拖欠工资、福利待遇都没有了,我只好到南山打工。

十六年来,江泽民绑架了全国人民对法轮功犯罪,许多人在无知的听命中坠入深渊,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在对我和家人的迫害中,我只追究江泽民一人的责任,不想伤害任何人,希望每个人都走好自己的路。

江泽民所作所为给我家庭造成了极大伤害,为维护法律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益,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4/遭多年冤狱折磨-山东残疾军人控告江泽民-338870.html

2015-11-30: 遭诬判十一年 山东龙口王文强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0/遭诬判十一年-山东龙口王文强控告江泽民-319656.html

2003-11-10: 2003年11月3日晚龙口市大法弟子王文强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11月6日凌晨在招远市交警大队家属楼损失电脑一部,激光打印机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一台,光盘刻录机一台,塑封机一台,龙口资料点损失复印机一台,速印机一台,及制作不干胶的一切物品。

2001-04-13:山东省龙口市虐待大法弟子
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弟子孙翠芳99年11月份在单位上班,下丁家镇政府人员强行去把孙翠芳带回政府关押多日,将近年关才放回家中,因家中没钱罚了400元。2000年正月又到孙翠芳的家中强行把她抓到政府,并当着她的面毒打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孙安志,把孙翠芳也打的脸上身上满是伤痕,才放回家中。几天以后,孙翠芳与于希柳、陈风军晚上冒着雪走到了招远城,坐车又进京上访。龙口市驻京人员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索要钱财少则几十元,多则几百元都装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将孙翠芳、于希柳一只手向下,一只手向上反背着带上手铐站在外面冻了很长时间,并进行毒打。回到镇政府后用电棍、胶皮棍、拳打脚踢又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毒打。把孙翠芳一只手的大拇指虎口处的皮都用电棍电熟了似的,后又把他们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他们把1斤玉米面作成7个小窝头,每天只给大法弟子早、晚各一个和一点咸菜,而真正的犯人却能一天三顿吃上饱饭。

下丁家镇政府2000年2月份将大法弟子吕仁娟长期关押后又强行在各村游街,又对她进行刑事拘留。2001年2月份镇政府又把大法学员抓去强行"转化",又一次毒打孙翠芳、王文强、于希柳等大法弟子并给拍录象。72岁的大法弟子郭福香因坚持修炼被政工书记曹承绪当着众人的面用手掌抽打郭福香的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3/9900.html

烟台 龙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4-21:
部门:龙口市公安局局领导11人(2018年)
姓名 职务 警务通  办公外线  手机  邮箱
纪寿冕 局长   (05358501001)
李卫 政委 18660069009 05358501002
王书平 副政委 18660066866 05358788713 13001606532 wanhshuping
修先蒿 副局长 18660067007 05358788715 13375359801 xiuxianhao
栾禄钧 副局长 18660066886 05358788716 (13395351601) luanlujun
杜敦华 副局长 18660066899 05358788717 13583578599 dudunhua
邢登智 纪委书记 18660067168
石建强 副局长 18660064807
成刚 副局长 18660066987
李福明 指挥中心主任18660066910
仲崇东 治安大队大队长18660067273 13953536899

法制处6人
成刚 主任 18660066987 8788837
李秋生 警察 18660066956 8788837 13573521820
张曙 职工 18660066951 8788837 13863808051
成世魁 警察 18660066908 8788837 13954579008
高杨 警察 18660076045
蒋冬雨 警察18660064825 13573560188

国保大队13人
徐文业 大队长 18660067115 92283721 13375359805
迟德存 教导员 18660064800 13863808080
王利厚 教导员 18660067333  13906456222
马淑梅 副大队长 18660066865   mashumei
遇锋 办公室主任 18660067086   yufeng
李书强 警察    lishuqiang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