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州市 >> 张荆州, 男, 5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19: 湖北省咸宁刘社红等八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
湖北省咸宁大法弟子刘社红和妻子赵秀娟以及邵廉、张荆州、李行军和妻子孙江怡,以及先前被抓的王琼、马世君等八位大法弟子,现全部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区西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9/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93529.html

2019-09-01:湖北省荆州市法轮功学员邵廉、张荆州被绑架补充
邵廉,女。2019年8月27日晚上,荆州市公安局指挥,由沙市区开发区公安局和燎原派出所十几个警察在出租屋,将邵廉和荆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荆州(曾被非法判刑迫害)同时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打印纸二十多箱,打印机约四、五台,电脑二台,还有裁纸刀等物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92213.html

2016-10-30: 遭九年牢狱迫害 湖北张荆州控告江泽民
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张荆州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禁、两次非法劳教共三年半;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再次被绑架,被连续吊铐殴打几天几夜,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遭受强制洗脑等种种肉体与精神摧残。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张荆州于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滥用职权罪、诬陷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监管场所虐待罪(酷刑罪);因此,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关于张荆州被绑架、非法庭审的情况,详见明慧网报道:《湖北荆州市张荆州再遭中共警察绑架》、《八旬老母数百里探子遭拒》、《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张荆州又被枉判五年半》、《武汉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图)》、《武汉市洪山区法院诬判四位法轮功学员(图)》。

下面是张荆州陈述的部分事实:

修炼前,由于精神空虚,加上社会上不良习气的影响,我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使我的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年纪轻轻就患上了脂肪肝、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等方面的疾病,而且性格暴躁,为人尖刻。母亲修炼法轮功,她看我这样,也为我的身体担心,就一九九八年十月将我引入大法中来了。我修炼了一段时间之后,身上的各种疾病便不翼而飞了。我变得精神充实,性格开朗,心胸宽广,乐于助人,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质的变化。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命令下,我曾先后多次被绑架,其中被非法刑拘两次,送洗脑班两次(一次未遂),被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一次,饱受迫害之苦和精神摧残。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七日,为还大法清白,我到北京去上访。九月份被天安门广场的警察绑架,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后来交给湖北省驻京办,被本地公安押回来关到看守所三个多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沙洋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由于不放弃修炼,我被电击、不让睡觉、野蛮灌食、整夜被吊打,我曾被打昏死过去两次。还被强制超时超强度做奴工,完全不顾及人的感受和身体的承受能力。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原单位湖北省荆州市金龙公司的领导趁我劳教期间,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我开除公职,使我成了一名无业人员。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日,武汉青山区法院的人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离婚所需的相关资料和街道居委会的人及我的前妻,来到劳教所六大队找我谈话,妄想将我转化。他们当时向我提出两点要求:一是写了保证书就回去,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二是不写保证书就离婚。我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结果在二者只能选其一的情况下,我无奈的在离婚证上签字。从此,我一个好端端的三口之家便被迫害的彻底破碎。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早上八点多钟,我在武汉青山建七路给孩子买早点,突然来了三辆小车,在我的周围停住,从车上下来十来个身材高大的便衣,强行抓住我就往车里塞。接着便戴上眼罩,将我拖到武汉市国安局的审讯室。在那里,他们轮番审问我,长时间不让我睡觉,铐着双手坐在小板凳上十几天,还经常被他们毒打。这样反复折磨我十九天后,又把我送入湖北省国安局看守所折磨了二十一天,之后又被关进臭名昭著的武汉汤逊湖洗脑班遭暴力洗脑两个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底,我在汉口汉正街做生意,武汉市硚口区国保大队以我的货物里有法轮功宣传品(对联)为由,又一次非法将我绑架。同时抢走了我的所有货物,价值十多万元。后虽经检察院验证,这些对联是弘扬传统文化的东西,不是法轮功宣传品,但他们并没有将货物归还给我。还把我带到硚口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劳教一年半,送到何湾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同修到武汉市洗脑班的围墙上喷写“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短语,被武汉东西湖派出所的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转到看守所关了八个月,被判五年半徒刑,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直到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才重获自由。期间,由于我不转化,被范家台监狱先后转过多个监区遭暴力洗脑,超时超强度劳动,超时超强度军训,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我学法轮功是想做个身心健康的好人,想让更多人受益对社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而江泽民在中国制造并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过程中,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胁迫国家、政府调动几乎所有能够调动的财力、物力、人力以及所有的国家机器,蛊惑、煽动、利用全民全社会仇恨、打压、迫害一群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直接毁掉了人类普遍遵守的普世价值,毁掉了人类基本的道德规范。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残酷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以及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下岗、失业、破产、停学、失踪,甚至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全中国人民受到谎言诬陷的洗脑。

我对那些迫害过我的人没有怨恨只有同情,其实从省、市到基层,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今天也将面临正义的审判。但我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那些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也该到了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还人间的公理,还法律的公正,还公民的信仰自由,还做好人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30/遭九年牢狱迫害-湖北张荆州控告江泽民-336889.html

2011-09-28: 张荆州被劫持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
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张荆州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于八月二十四日从湖北省洪山监狱(分配站)被劫持到湖北省范家台监狱。

张荆州遭迫害被绑架后,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拘留所,十五天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恶警不让见家人亲友。武汉市 “六一零”操控洪山区检察院对其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批捕起诉、洪山区法院非法立案,并于一审非法判张荆州五年半,刘社红四年,欧阳海文四年,彭亮三年;进而又操控武汉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前后历时八个多月。

张荆州在法庭上说,他们为了得到所谓的“证据”而刑讯逼供,东西湖区公安分局警察将他连续吊铐殴打了几天几夜。而邪党法院不听,法官置若罔闻,仍枉判张荆州五年半。

张荆州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湖北省范家台监狱。

张荆州被绑架、非法庭审的情况详见明慧网报道:《湖北荆州市张荆州再遭中共警察绑架》,《八旬老母数百里探子遭拒》,《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张荆州又被枉判五年半》,《武汉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图)》,《武汉市洪山区法院诬判四位法轮功学员(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8/张荆州被劫持入湖北省范家台监狱-247250.html

2011-08-05:曾两次被非法劳教 张荆州又被枉判五年半
湖北荆州市曾被非法劳教两次的法轮功学员张荆州,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又被中共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

这是中共又一起打着法律的幌子,干着践踏宪法、法律、人权的勾当,迫害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善良的民众的案例。

张荆州,男,一九五九年生,湖北荆州市人。曾在武钢集团运输部门工作过,在宜昌市谋生过,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人诚实、可靠,很相信他。然而在中共长达十二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他坚持修炼法轮功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禁、两次非法劳教共三年半,遭受强制洗脑等精神摧残。 种种迫害致使妻子与其离婚,家庭破裂。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张荆州践行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言论自由的权利,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院墙上喷写“天灭中共”等标语时,却被附近蹲坑的中共便衣警察绑架。

张荆州遭绑架后,被非法拘留时遭到中共警察连续吊铐殴打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的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在中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属于违法行为,其证据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是要追究当事人的法律责任的。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家中八旬老母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不辞艰辛,从荆州乘车颠簸数百里,冒雪赶往省城武汉,想探视自己的小儿子张荆州,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拒绝。

直至五月三十一日所谓中共法院开庭,家中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在法庭上张荆州没有辩护律师,没有家属旁听。所谓的公开庭审,实为中共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的暗箱操作。张荆州在法庭上说,为了得到所谓的“证据”,东西湖分局警察将他连续吊铐殴打了几天几夜。法官却置若罔闻,仍枉判张荆州五年半。

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到现在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张荆州现关押何处?家人一概不知。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中共的暴政下,好象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

同时被冤判的还有湖北咸宁市法轮功学员刘社红四年,武汉武昌区的法轮功学员欧阳海文、彭亮,分别四年和三年。

中共这样不遗余力、不计后果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必遭天谴。当神州大地的明白大众,今天在买鞭炮放鞭炮相庆迫害法轮功元凶江鬼灭亡的时候,人们相信天灭中共的时刻还会远吗?请抓住这最后稍纵即逝的机遇,选择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5/244956.html

2011-06-25: 武汉市洪山区法院诬判四位法轮功学员(图)
六月中旬,武汉市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张荆州五年半,刘社红四年,欧阳海文四年,彭亮三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欧阳海文、刘社红、张荆州和彭亮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审理。在所谓的“庭审”中,欧阳海文因遭受非人折磨,身体饱受摧残,是带着氧气罐、吊瓶及一群医护人员被带到法庭的。欧阳海文一直是零口供、零签字,他拒绝回答一切非法审问。在法庭上四名法轮功学员都陈述了被警察刑讯逼供的经历。辩护律师指出,刑讯逼供,供词不能成立。(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报道《武汉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图)》)。

洪山区法院从开庭到判刑都未通知四位法轮功学员中任何一位的家属和亲人。更卑鄙的是,就在开庭前四天,将彭亮的妹妹彭燕(她要出庭为哥哥辩护)强行绑架,并抄了她的家,彭燕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在武汉市“六一零”的操控下,洪山区法院、洪山区检察院与武汉市公安局国保联手,严重违反宪法,不顾事实真相,又制造了一起人间冤案。

主要参与迫害的: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审判长:徐中泉;洪山区检察院检察员:秦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5/武汉市洪山区法院诬判四位法轮功学员(图)-242976.html

2011-06-04: 武汉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图)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阴风冷雨不断。这天上午,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欧阳海文、刘社红、张荆州和彭亮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审理,再次上演了一出天怨人怒的丑剧。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洪山区法院如临大敌,停止所有案件的办理,专门应对这场几乎没有家属到场的所谓公开审理。开庭前,不但法院没有通知任何家属开庭时间(这是违法的),当局还劫持了彭亮的妹妹彭燕,说要“学习五天”。彭燕一直为营救哥哥在奔波,她为哥哥聘请了辩护律师,隔天就到法院了解情况,多次和法官讲述大法真相。但直到被绑架前,彭燕都没有得到法院开庭时间的通知。

欧阳海文因长期的非人折磨,身体饱受摧残,是带着氧气罐、吊瓶及一群医护人员被带到法庭的。欧阳海文一直是零口供、零签字,他拒绝回答一切非法审问,在法庭上也是如此,他只是简单的叙述了三条:“第一,我以前身体有病,但我修炼了法轮功以后确实康复了。第二,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在修炼法轮功,如果这个功法不好,为啥有这么多人炼呢?在国内来说,法轮功已经被禁止有十几年了,到现在也没禁止住,这说明什么呢?第三,我们修炼人也没有其它企图,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我们就是强身健体,做个好人,难道这不可以吗?”据在场人员事后回忆说:经由他瘦弱的身体里说出的这些话,“非常震撼”!

四位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刑讯逼供、被长时间剥夺睡眠。张荆州说,为了得到所谓的“证据”,东西湖分局警察将他连续吊铐殴打了几天几夜。

中共警察是因为四位学员喷写法轮功真相标语绑架他们的。当问到为何要这样做时,张荆州和刘社红一致说道: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湖北省洗脑班(两个黑窝挨在一起)太邪恶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在它附近喷写标语是为了告诉人们真相。刘社红当庭讲述了他修炼前饱受毒品折磨的经历,他说他因吸毒蹲过监狱,身心徘徊在生死之间,是法轮功挽救了他,给了他健康的体魄和心灵,改邪归正后却因为堂堂正正做好人多次在监狱中遭受酷刑。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真实的法轮功到底是怎样的。

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曾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过,遭受令人发指的折磨。彭亮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功,弟弟和母亲相继被中共迫害致死,爸爸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本人因为在国际上状告湖北省“六一零”(当局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子赵志飞而遭受报复,几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如今在家照顾父亲的妹妹为营救他也再次身陷囹圄,五口之家现在只剩下一个神智不清的父亲独自在家中。

在非法庭审中,刘社红的辩护律师说:首先,刑讯逼供,供词不能成立;再者,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当局的做法本身违反宪法,更谈不上用刑法第三百条量刑。

这次非法庭审明显是在武汉市“六一零”的操控下,由武汉市洪山区法院与洪山区检察院联手制造的又一起冤案。在二零零九年,这两个中共机构打手作伪证重刑冤判法轮功学员陈曼、胡慧芳、周小军等人。参与审判的洪山区法院法官李要兵在两个月后遭报死亡,这一枉法裁判被“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

另据明慧报道,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有四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外被绑架,据说已被关押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详细情况有待知情者披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4/武汉法院非法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图)-241929.html

2011-05-26: 武汉市洪山区法院欲对张荆州、刘社红、欧阳海文、彭亮非法开庭
湖北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已通知律师,于本月三十一日上午准备对张荆州、刘社红、欧阳海文、彭亮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负责此事的法官是徐中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6/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1495.html

2011-05-10: 四名法轮功学员面临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庭审
4月25日至29日期间,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已将四名法轮功学员张荆州、刘社红、欧阳海文、彭亮的起诉书移送到洪山区法院,洪山区法院正图谋庭审这四名学员,已确认负责的法官是徐中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0/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0388.html

2011-04-11: 武汉当局图谋非法起诉四名法轮功学员
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欲于近期对彭亮、张荆州、刘杜红、欧阳海文等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

彭亮、张荆州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在东西湖万通驾校的外围墙上喷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标语时,被在附近蹲坑的便衣特务绑架。在武汉市 “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操纵下,两人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分别遭到长时间不让睡觉、毒打等折磨,后被非法关押在洪山区看守所。

欧阳海文,二零一一年一月中旬左右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警察通知欧阳海文的亲属,说欧阳海文被关押在武汉第二看守所。据悉,欧阳海文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已被送到医院,但具体哪家医院不详。

刘社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洪山区看守所。

彭亮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一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全家五人因坚持修炼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脑、劳教和判刑。弟弟彭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去世。为了继续杀人灭口,在彭敏去世二十二天后,母亲李莹秀又被市、区“610办公室”关进洗脑班毒打致死。父亲彭惟圣因依法上访、不放弃信仰,先后被绑架五次,强行关押洗脑八次,非法劳教两次,并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彭亮多次遭绑架,三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底那次被绑架迫害,送到同济医院才抢救过来;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期间,也被折磨得差点死掉;二零零八年在何湾劳教所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刘社红修炼法轮功之前,是武昌区名噪一时的“问题青年”,因吸毒、斗殴多次入狱,曾在沙洋劳改四年。毒瘾不光吸空了家里的钱财,更摧毁了刘社红的身体,他年纪轻轻就两脚浮肿,全身发黑,几近丧命。二零零六年底,刘社红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四个月,就戒掉了多年的毒瘾,变得身体健康,红光满面。他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学会善待他人,彻底丢弃了原来的那一整套恶习,脱胎换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中共多年的判刑惩罚、强行戒毒都没有做到的。看到法轮功学员遭中共造谣污蔑、残酷迫害,刘社红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人们法轮功的真相。二零零八年,他在户外喷写法轮功真相标语,告诉人们不要听信谎言,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在劳教所一直被关押在“严管队”,因为他坚持学法炼功,多次遭到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1/武汉当局图谋非法起诉四名法轮功学员-238883.html

2011-01-23: 八旬老母数百里探子遭拒
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张荆州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关進武汉市东西湖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日后,又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当远在数百里外的古城荆州的家中八旬老母周祖兰老太太得知这一消息后,不辞艰辛,乘车颠簸四百多里,冒雪赶往省城武汉,想探寻、要回自己的小儿子张荆州,却遭到中共警察的拒绝。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早上,周祖兰老太太在亲戚们的陪同下,冒雪辗转乘车几次,几经打听,好不容易找到非法抓捕张荆州的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要人时,却遭到派出所警察恶语相加,声称他们是所谓的“执法”。

老太太又踏着厚厚的积雪,艰难找到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然而将张荆州送進拘留所、关進看守所并移交市国保分局的办案负责人、国保大队教导员刘俊却避而不见,不知去向,其馀几名警察不接待。

中午十二时,老太太与亲戚们乘车又赶到一、二十里地处径河农场的武汉市东西湖区看守所,门岗保安以己下班为由拒绝了老人;老人在冰天雪地的寒冬、荒郊野外逗留两个半小时,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两点半,带着两脚的泥雪再次来到看守所时,却再次遭到门岗保安编号BA0766邵红山的拒绝,在老人一再强烈要求见到儿子的情况下,看守所警察只让老人从电脑上看了一下儿子张荆州的照片,应付老人。老人还是不放心给儿子打了四百元款。

张荆州与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被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将张荆州、彭亮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关進武汉市东西湖区拘留所。

十五天后,张荆州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区看守所,彭亮被劫持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声称此迫害案件已移交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分局(一处)。“六一零”扬言要判张荆州、彭亮的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八旬老母数百里探子遭拒-235227.html

2011-01-19: 法轮功学员彭亮、张荆州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张荆州在武汉市东西湖区东吴大道万通驾校的外围墙上,用油漆喷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标语时,被蹲坑在附近的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新村派出所的便衣特务绑架。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将彭亮与张荆州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关進武汉市东西湖区拘留所。

十五天后,彭亮被劫持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张荆州被劫持到东西湖区径河看守所。

此迫害案件的主办单位是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分局(一处)。“六一零”扬言要判彭亮、张荆州的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34.html

2011-01-09: 湖北荆州市张荆州仍在径河拘留所被超期关押
失去消息多日的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张荆州,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径河拘留所。

张荆州被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看守所,因身体出现高血压重症状看守所拒收,但派出所仍不放人而失去消息。

日前,有好心人证实,张荆州仍被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径河拘留所内。

希望湖北荆州市正义人士紧急与张荆州家人取得联系,请家人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办公室找主任曹斌要人,到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98.html

2011-01-06: 湖北荆州市张荆州再遭中共警察绑架 现下落不明
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张荆州与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彭亮,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附近,被蹲坑的中共便衣警察绑架。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彭亮,被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关押于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径河拘留所,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

张荆州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径河拘留所,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酷刑折磨、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仍不放人,关押地点不详,现下落不明,情况令人十分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6/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4589.html

2011-01-03: 十一年迫害 五口之家两死两囚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彭亮和张荆州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附近被蹲坑的便衣特务绑架。这是彭亮第七次被迫害。

彭亮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一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全家五人因坚持修炼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脑、劳教和判刑,其中两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弟弟彭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去世。为了继续杀人灭口,在彭敏去世二十二天后,母亲李银秀又被市、区“610办公室”关進洗脑班毒打致死。随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还颠倒黑白,编造谎言,反诬彭敏是“拒医身亡”,李银秀是“突发脑溢血死亡”。

父亲彭惟圣因依法上访、不放弃信仰,先后被绑架五次,强行关押洗脑八次,非法劳教两次,并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目前仍被关押在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

妹妹彭燕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两次强迫她睡“死人床”共长达三十九天,入狱后又惨遭各种残酷折磨和摧残。二零零一年七月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访美期间,因对彭敏和李银秀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而被美国法院宣判有罪后,省市“610”为了推脱罪责,掩盖罪行,指使武汉女子监狱不惜一切代价“转化”彭燕,妄图切断国际法庭的证据来源。

这个曾经美好祥和、安贫乐道的家庭,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破碎了。五口之家,现剩三人,而父亲和哥哥却又遭非法关押,只余一个小妹妹彭燕在外了。那座破旧的、家徒四壁的房子,在冬日的寒风中一片凄凉。

又到年关。当人们在阖家团圆之际,可曾想到中国这些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的苦难,他们的坚强,他们的伟大;他们坚忍的信念铸就了我们这个时代永恒的辉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十一年迫害-五口之家两死两囚(图)-234429.html

2010-12-30: 彭亮、张荆州在武汉市东西湖区被迫害
12月13日凌晨,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张荆州在东西湖法院附近时,旁边冲出来一辆汽车,冲下来的是守候在附近的东西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新村派出所的便衣特务。便衣冲过去绑架了彭亮、张荆州,当时恶警把彭亮按在地上,彭亮大喊,法轮大法好!

彭亮是被迫害致死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的哥哥,在十年的迫害中,其家中已有两个人被迫害致死,母亲李银秀、弟弟彭敏。

12月13日当晚,东西湖区610与武昌区610授意东西湖区国保大队、武昌分局国保和东西湖分局新村派出所、武昌分局粮道街派出所的恶警去彭亮家把锁撬开,破门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随后扬长而去,家门大敞。当时因家里没有一个人在场,所以目前无法知道具体丢失了甚么物品。看到这场面,面对突如其来的黑压压的公安,周围邻居吓得都不敢出来。

随后610指使洪山区分局国保大队、东西湖区国保大队和东西湖分局新村派出所偷偷抄了张荆州的居所。

彭亮、张荆州现被关押在东西湖径河拘留所(东西湖径河看守所内)。而目前东西湖分局恶警已经几天几夜不让他们睡觉,正在突击审讯他们,为進一步迫害他们准备证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4273.html

2010-12-21: 两男性法轮功学员在武汉市东西湖区被绑架
十二月十三日凌晨二点左右,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旁,两男法轮功学员被蹲坑恶警绑架。

在此之前十二月九日,有人在此写了“天灭中共”等标语,对邪恶是个震慑,恶党派人守候看谁还来写。目前确认被绑架的俩人是武汉法轮功学员张荆州、彭亮。目前张荆州、彭亮下落不明,可能被关押在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922.html

2010-07-13: 武汉硚口区国保大队对张荆州的迫害
湖北荆州法轮功学员张荆州于二零零八年十月被武汉市硚口区恶警绑架抄家,被辗转关押于额头湾洗脑班和硚口区看守所,期间遭毒打折磨。之后被何湾劳教所劫持一年半。以下是张荆州的自述。

绑架、抄家、殴打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时许,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硚口区易家派出所一行二十馀人,由大队长金治平和周德胜带领,突然非法闯入我的住处,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对我住处非法抄家,对我非法搜身。当我依法要他们出示证件,叫他们出去时,周德胜却狂妄的叫嚣:“对法轮功,我们不需要甚么法律手续!”并强迫我蹲下抱头,被我拒绝。

我大声抗议其行为非法。他们却将我强行铐在板凳上,六个警察暴力殴打己被铁铐锁住的我,并非法拍照,其馀的在屋内翻箱倒柜的搜。特别是恶警周德胜,拿着空手提电脑包,在逼问电脑去向无果的恼怒之下,对我凶猛暴打。我大声抗议其暴行:“即使是警察,打人也是违法的。”周却猖狂咆哮:“老子打你算甚么违法,打死你都不违法。”

恶警在我住处抢劫折腾一个多小时后,掳走了我的现金、手机、台式电脑、打印机和对联等大量私人物品,却没有给开清单。我质问他们为何不开列暂扣物品清单?这与黑社会暴力抢劫有何区别?他们无言以对。强行架着我出门,当时门外围观人很多,我不断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竟然当着围观人群的面毒打我,直到围观者喊出“不许打人!”他们才被迫停止,并威胁:回去收拾你。并强行绑架我上车到区额头湾洗脑班。

在额头湾洗脑班遭毒打

在那里他们吊铐了我两个多小时,并不时的毒打折磨侮辱,队长金治平不时的威胁要拆我几块骨头下来,还居然恬不知耻的叫嚣:“我就是要压迫你们法轮功,我姓金,你们法轮功的人都认识我。敢在老子的地盘上『玩’就搞死你(典型的黑帮言行)。”

我问他:“谁给你权力这么做,我犯了甚么罪这样折磨我?”他直言:“你反对共党,你和我们争夺群众就是罪。”并且毫不掩饰的威胁:“你信不信老子整瘫你,再叫你在你们的人中臭名远扬(即反诬我出卖同修)。”我说:“你这种人没有甚么做不出来的!但你们要记住:善恶是有报应的。”他们非常害怕“报应”二字,彷佛谁说出谁就是在咒他们。立刻围上来毒打我。

后来得知, 恶警金治平周德胜是2004年4月将硚口区32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黄照迫害致死的主凶,正因为其恶贯满盈,所以其言行尤显凶残而无所顾忌。

后来他们把我移交到易家派出所走了表面形式后,将我非法关入硚口区看守所。

在硚口区看守所遭受折磨

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期间受到了各种非人折磨,武汉市“六一零”、国保、检察院多次非法审讯。硚口区国保伙同易家派出所在事后十多天才补办搜查证等法律手续,并强迫我签字。在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受理”的情况下,武汉市国保和法制科非法将我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非法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被何湾劳教所劫持一年半

在何湾劳教所入所体检时,我出现严重的“病状”,劳教所拒收。最后在市“六一零”和国保的压力下,把我暂时“羁押”在何湾五大队。在五队的前三个月期间,市“六一零”的张处长多次假惺惺的“看望”,说只要我“转化”就可获得自由出去看病,否则不放。被我拒绝。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五大队蔡姓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你被正式劳教了。我质问他:“凭甚么?就凭你一句口头通知吗?我从失去自由到如今,从未接到任何书面形式通知,在这里上诉无门,找驻劳教所检察员不让见,我还是不是一个中国公民?”蔡某回答:这是市“六一零”决定的,将你无限期羁押在这里。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我遭非法关押一年半,市 “六一零”企图将我由劳教所送到省洗脑班继续迫害。临离开劳教所时,我向他们要“原始凭证”,我质问他们:你们凭甚么非法“劳教”我?,五大队副队长蔡兵回答:你不属于劳教。我再问:既然不属于劳教,为何在劳教所失去自由一年半?他们无言以对。我拒绝上车。

当时在场的有武汉市和荆州市“六一零”大小喽罗、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社区人员、劳教所“六一零”教肓科李姓科长、五大队副队长蔡兵和王干事等,他们一齐强行把我绑架上车,狼奔豕突式地逃出劳教所,驶向省洗脑班。

他们很快办完一些“手续”,妄图对我继续進行迫害。省洗脑班以我身体有病为由拒收。恶人无可奈何,由荆州市“六一零” 带回交给了我大哥。

这样我在不明不白遭囚禁十八个月后才重获自由。同时也结束了长达十年之久的颠沛流离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3/226942.html

2010-04-25: 武汉恶警企图将张荆州劫持到洗脑班 未得逞
被非法关押在何湾劳教所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张荆州应于2010年4月24日到期,恶警提前一天把张荆州从何湾劳教所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结果恶警在洗脑班磨了一个多小时也不收,只好把张荆州送回家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5/222144.html

2010-04-13: 武汉法轮功学员张荆州、杨成涛非法劳教将到期
武汉法轮功学员张荆州、杨成涛被武汉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将于近日到期。张荆州将于本月24日非法劳教到期;杨成涛将于本于本月28日非法劳教到期。

张荆州,59年生,籍贯湖北荆州,曾多次被湖北沙洋劳教所、武汉何湾劳教所等多个所谓“执法部门”酷刑折磨、奴役、洗脑、精神摧残。

杨成涛,87年生,籍贯湖北十堰,在武汉无亲无故。他本是一位就读于武汉理工大的学生,得法才两年多一点。两年前,他自己利用暑期勤工俭学挣的钱买一台电脑上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大法资讯,于是毫不犹豫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在网上自学法轮功动作。讲真相做三件事也是一个人单独在自觉自愿的做。被非法劳教前没有接触过其他法轮功学员,恶人重点对他实施所谓“转化”,把他当作突破口,以利益为诱饵,软硬兼施,都被他拒绝。恶徒们在他身上达不到目的,最后只得把他“严管”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3/221465.html

2009-09-07: 武汉何湾劳教所新近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罪行
邪党十一临近,武汉市610与何湾劳教所相互勾结,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现在邪恶感到非常紧张,武汉市610邪办组织了一个由犹大和转化高手的班子已经進驻劳教所,由劳教所的恶警与包夹配合,对已非法关押和最近非法关押到这里的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迫害。

在男队,他们把原一大队调出来作为专门迫害基地,把二大队的大法弟子彭维圣、李三元、程伟忠等押往一大队,又把胡建成由二大队转入三大队几天后押往一大队,把杨成涛由二大队转到五大队几天后押往一大队,还准备把五大队的大法弟子张荆州、刘社红也押往一大队迫害。

他们把大法弟子集中起来進行全封闭的所谓管理与转化,目前已经陆陆续续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直接被送一大队。现在恶警、犹大、包夹等已基本到位,一片紧张气氛。

在女队,现已進行驻了三名犹大(二女一男)和大法弟子同吃住,他们不停骚扰大法弟子,進行所谓转化。他们自称老师,但他们的行为使这里明白真相的人的干警与劳教学员非常反感,很瞧不起他们的所为。

这次十一前的迫害,是由劳教所的梅所长、教育科的李科长负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903.html

2009-04-05: 湖北大法弟子张荆洲被非法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
2009年3月28日19:54时得到湖北大法弟子张荆洲的消息,张荆州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劳教所多次提出不愿收留,但邪恶的武汉市610采取各种手段拖延非法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5/198392.html

2009-03-31: 大法弟子张荆州至今被羁押在何湾劳教所
2009年3月28日19:54时,得到湖北张荆洲同修的消息,大法弟子张荆州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劳教所多次提出不愿收留,但武汉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采取各种手段拖延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1/198108.html

2009-03-13: 湖北大法弟子张荆州现被非法羁押在何湾劳教所
湖北荆州籍大法弟子张荆州现被非法羁押在臭名昭著的武汉何湾劳教所五大队“重点管理班”,迫害他的邪恶是武汉市610办公室。

去年张荆州被非法劳教时,出现较严重的“病状”,因此被劳教所拒收,但邪恶的610办公室以各种藉口将其超期羁押至今,无任何手续和理由。年后的一天,武汉市610处长张某等一行7、8人到劳教所假惺惺看望,被张荆州义正词严的加以拒绝,并揭开其邪恶的假面目,使其狼狈而逃。

目前何湾劳教所仍然非法关押十几位大法学员,他们在邪恶的环境里都表现的很坚定,并努力讲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3/197049.html

2008-11-30: 武汉大法弟子张荆州将被非法劫持到何湾劳教所
昨天接到武汉张荆州同修的电话,他现在武汉某派出所,过几天就会被非法带到何湾劳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762.html

荆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19-10-13: 荆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吴建勇 18872961515,办电 0716-8440385
荆州市政府副市长、荆州市公安局长:黄庭松,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津西路254号;电话:0716-8502299
荆州市“610”头目:张晓明、段强兵
政法委书记:崔永辉 13872381326
荆州区法院 地址:荆州区荆中路122号 院长:苏丽兰
荆州区检察院 地址:荆州区楚原路16号 电话:0716-8402000 检察长:易贤准
荆州区检察院监督员名单
杨 宁 15926581112
龚文虎 18627234275
李国庆 13972112878
别于平 13997564284
周桂兰 15927770880
陈春明 13308619064
胡 明 13035306444
石新社 13872218882
胡 鑫 15007212020
陈 晨 13872235150

2019-08-27: 荆州市中级法院:
院长肖志坚
副院长张运平
审委会委员杨文
荆州市中级法院审委会委员;
审判员李云
审判员管开炎
刑一庭副庭长李荆州
刑一庭法官助理肖珊
刑二庭副庭长审判员
立案二庭副庭长李军华
审判监督一庭副庭长廖崇霞
审判监督二庭副庭长肖力博

荆州市检察院:
检察长汪存锋
公诉部副处长李小阳
批捕部检察官助理陈伟军
公诉部检察官彭巧媛 松滋市检察院

2019-08-14: 办迫害(王琼、马世君)案警察雷罡(电话:15090808420)

江陵县郝穴镇派出所地址: 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93号
邮编: 434000 电话: 0716-4729110 047-4738027

江陵县公安局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129号
邮编:434000 电话:0716-4732222
江陵县郝穴看守所电话:07164724636
江陵郝穴看守所部份电话:
张兴忠13035301699 齐同雨 13872305354 刘先文 138072185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11-01-19: 此迫害案件的主办单位是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分局(一处)。“六一零”扬言要判彭亮、张荆州的刑。

武汉市公安局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电话:027-85864400
国内安全保卫处一处电话:027-85395240
邱汉华,男,1962年生,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九大队大队长(原一处九大队大队长)。电话:13971631621
蔡恒 中队长武汉市公安局一处 恶警 027-85864400,027-85395240
薛涛 中队长 13907151917
公安局一处国保一大队女恶警罗琳
刘钢,男,51岁,中共党员,大学文化,1981年4月参加公安工作,现任武汉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处三大队教导员,一级警督警衔。
其他人员:潘巧云(女) 刘华 黄海、张宁 康宝 张懿旭 吴志国黄海喆、赵明利、张敏、卢新华、廖莲芝(女)、王新、杨刚、李萍(女)等
武昌区610负责人:陈传全、旷培勇
武昌分局610负责人:陈庆武
武汉市武昌区“610”主任:姓吕(主任)邝培勇 办公室电话:027-88936468 027-88936392
武昌区610办公室科长: 陈传全 手机:13397111802

2011-01-09: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责任人相关信息:
东西湖区政法委副书记陈社德:027-83081501(办)13507153378,027-83891196(家)
区委政法委027- 83210027 综治办 83890220 83890459(传真)
李顺年  书 记 027-85398638
传真电话  027-83210027  邮政编码    430040
电子邮箱  DXHZFW@163.com
陈社德  027-83081501  13507153378  83894173
区610办主任 曹 斌  027-83896941  13329700482  83892523
郭祥欢  027-83896935  13720254958  83892969
彭新明  83217933  13971413488  83210461
李 静  83210453  13871189626  83219800
余军民  83210027  13971095279  郭惠兰 62981262
杨启昌  13886012668        黄建军 13808673185
区610办 83895663 83895971(传真)法教办83217559  维稳办83210453(传真)
东西湖区公安分局(85398650 83211663)传真电话  027-85398640
邮政编码  430040
电子邮箱 dxhfj110@163.com
单位地址 吴家山吴中路199号
姓 名  职 务  办公电话  手 机  住宅电话
李顺年  局 长  027-85398638
邹 耘  政 委  027-85398639   13971631671
曾楚清  副局长  027-85398636   13807120101  027-65603668
彭宜举  副局长  027-85398635    133171565990 27-  85777808
丁金城  副局长  027-85398658    13387591035  82965926
周 文  副局长  027-85398637   13807120718  69842386
喻 炜  副局长  027-85398633   13907119369  82836969
常 明  政治处
主任  027-85398648  13387599575   027-832610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