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黄冈 浠水县 >> 杨枚(杨梅), 女, 3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14: 杨梅遭湖北女子劳教所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湖北浠水法轮功学员杨梅被劫持在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一号省女子劳教所(现改名为武汉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关押期间,绝食反迫害。劳教所唆使以吸毒犯杨宏为首的6名包夹人员把杨梅绑在床上强行灌食,杨梅被迫害的不能走路,得两个包夹架着走。为防止杨梅拔插管,他们将杨梅两支胳膊绑上塑料管子,使胳膊不能弯曲,插管每天24小时都插着,不拔下来。直至插管上烂了几个洞,最后插管自动掉下来。杨梅被迫害虚脱的像植物人一样不能自理,劳教所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让杨梅家人将她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6626.html

2013-05-11: 湖北法轮功学员杨梅遭劳教迫害 判若两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湖北法轮功学员杨梅(李静)由家人从湖北女子劳教所接回浠水的家。
五年没见,眼前三十七岁的她和以前真是判若两人,人又老又瘦,牙齿断损几处,头发稀疏,眼神呆滞。据她同事说,以前杨梅长的白皙漂亮,待人活泼热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信仰所承受的身心创伤是如此深重!

据悉,家人三月二十三日接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的电话通知,说是因为杨梅长期绝食影响劳教所秩序,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回家。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浠水县610还强迫家人写保证书,保证负责看守杨梅,不准外出上访,不准出去宣传法轮功,不准上明慧网。还威胁她家人如果做不到这些就开除家人工作,再随时随地把杨梅关起来加重判刑送监狱劳改。

杨梅女士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被浠水县白莲镇派出所以“保奥运安全”为由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一直不配合邪恶,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早晨从劳教所走脱,随后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杨梅改名李静,在广州打工期间贴真相不干胶时被广州市海珠区康乐村派出所恶警跟踪,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由于关押期间她一直断断续续的绝食反迫害被非法加期十八天(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

在非法劳教到期之前,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杨梅被从广州槎头劳教所转送到湖北女子劳教所,诬判说是因为此前的“逃跑”加期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由于杨梅长期绝食,身心损伤很大,于三月二十四日回家。

据她家人反映,从二零零八年八月离家后,杨梅五年没归家,家人每次去政府相关部门要人,他们就推责任,还经常骚扰其家人、上司、亲戚与同事家。其父亲不堪骚扰,高血压频发去世,母亲神情恍惚出车祸撞伤了手;婆婆长期心情压抑导致中风,走路都不便;女儿本来天真活泼也变的性格内向。丈夫跟她没有任何联系,本来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弄得极其凄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1/湖北法轮功学员杨梅遭劳教迫害-判若两人-273530.html

2013-03-26: 湖北浠水县法轮功学员仍被严重迫害
湖北浠水县法院三月二十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周琦、马德云,法庭上只有检察院公诉人一人,审判长一人、审判员一人、书记员一人、两名女法警,没有律师、没有旁听,更没有通知家人。以下是湖北浠水县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遭严重迫害的部份案例:

马德云,男,六十多岁。一个老实巴交农民,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以后,整个人的身心焕然一新。性格开朗,乐善好施,是当地公认的好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于二零一二年四月被以郭剑利为首的一群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将其绑架,至今近一年了仍被非法关押本地监狱遭受着迫害。身体状况极差,人瘦得只剩一副骨架。可是恶警郭剑利仍然叫嚣要判重刑。

周绮,女,五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法轮功修炼者進行铺天盖地的迫害。周绮为了向世人证明大法的清白,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先后六次被浠水县“六一零”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浠水县公安局拘留十五日。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被浠水县公安局拘留十五日。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被黄冈市劳教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武汉市狮子山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被浠水县公安局绑架(之前一直流离失所),在浠水县第一看守所关押近两年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浠水县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强迫指定律师王锦华(湖北浠水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执业证号:170987112967)。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上诉无果。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湖北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遭浠水县国保以郭剑利为首的恶警绑架、抄家后,被五个恶警绑架到公安局。目前周绮的身体状况极差:满嘴牙齿松动,不能咀嚼食物,只能吞食方便面充饥;高血压(一百一十~一百八十);心脏缺血等。恶警郭剑利叫嚣:“非将周绮判刑不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杨荣华,男,六十岁左右。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法轮功学员杨荣华是浠水县邪恶的“六一零”(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邪恶组织)迫害的重点对像。一九九九年下半年遭恶警李勋华、杨健等非法抓捕、关押、判刑,在浠水监狱非法关押四年多。于二零零五年冬又遭“六一零”恶警徐续金、郭剑利等绑架,送至臭名昭著的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因其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浠水的公、检、法、司沆瀣一气,昧着良心助纣为虐非法将杨荣华重判九年,至今仍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非法关押。

杨淑芬,女,五十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九年,因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就去北京上访而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后转至浠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被关押期间,浠水商场领导怕受牵连,就迫不及待的开除了她。二零零零年,杨淑芬因参加户外集体炼功而被浠水县公安局非法超期关押七个多月。二零零二年杨淑芬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七年四月底在武汉被二十多个便衣绑架,在浠水县看守所关押一年多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重刑八年,上诉无效。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初被送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由于她坚持信仰,拒不“转化”,监狱恶警拒绝家人探望。在监狱,杨淑芬经常遭受恶警及恶人的酷刑折磨,真是九死一生。

张新子(又叫张细爱),男,四十八岁。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于二零零二年在户外炼功,被浠水恶警绑架,关押在浠水第二看守所,恶警强迫写三书,不写就受酷刑折磨。冬天被恶警扒光衣服、鞋袜,在户外罚站,恶警还用皮鞋踩脚,竹条抽身。被非法关押半年多才回家。二零一一年,“六一零”恶警郭剑利伙同另外三名恶警在蹲坑三个月后的八月三日早晨非法闯入民宅又将张新子绑架。非法关押期间被以郭剑利为首的恶警刑讯逼供、殴打致使眼睛几近失明;他九十五岁高龄的母亲哭瞎双眼。绑架张新子的浠水公安局恶警郭剑利还疯狂地叫嚣:“我就是要让他子女没人养,老母没人送终,就是要弄得他家破人亡!”在被折磨近一年后,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被浠水县法院非法重判七年,现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第四监区继续迫害。目前眼睛已近失明,已无法看清近在咫尺的物体图像。张新子上有九十五岁高龄老母需要儿子养老送终,下有两个女儿和一个读高中的儿子需要父亲的抚养和教育,中有体弱多病的妻子需要丈夫的体贴和照顾。

杨梅,女,四十岁左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向世人讲真相,被浠水县邪恶的“六一零”恶警甘世超、郭剑利等绑架迫害、判刑,在武汉女子监狱受尽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因不“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小号、高压电棍电击,戴重型脚镣、手铐,野蛮灌食,性虐待等。出狱后,由于杨梅将自己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非人的折磨揭露了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以郭剑利为首的“六一零”恶警开展了对杨梅的非法追捕,致使她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来杨梅辗转去南方打工,因在超市使用印有法轮功真相的货币购物,被不明真相的收银员举报,使她再一次身陷冤狱。后被恶警押回浠水继续迫害,现已送往武汉对其继续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6/湖北浠水县法轮功学员仍被严重迫害-271372.html

2012-09-05: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杨梅又被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36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梅被广州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9个月,本来是今年6月底到期,在5月底、6月初的时候,又被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2008年,吸毒犯人被恶警指使進行惨无人道的摧残迫害,杨梅在通道厕所经常坐小板凳,这是看到的,还有很多看不到的更残忍,当时的恶警余君丽、陈艳,监区长程瑜把杨梅迫害得休克了,他们才收敛了点。恶人陈倩倩在大会上辩解说是天气太热,造成低血糖,连吸毒犯人都说太残忍了。那时,迫害杨梅的有吴娜军、高林、李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5/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2411.html

2012-08-20: 备受摧残侮辱 杨梅又被抓回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备受摧残侮辱-杨梅又被抓回湖北省女子劳教所-261774.html

2012-08-19: 在广东非法劳教期满 杨梅被劫持到湖北女子劳教所
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梅女士,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走出邪恶的黑窝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后,被迫流离失所。当时,劳教所一片恐慌,更加残酷地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杨梅到广州市,在广州伊曼宁制衣厂打工。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杨梅被广州海珠区康乐村风阳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同年十月四日,被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迫害,受尽折磨,原今年六月底非法刑期到期出狱。

湖北省“六一零”找到杨梅后,二零一二年五月底、六月初,从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将她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是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此次杨梅再次被抓,可以想像她可能遭到的迫害。

在湖北女子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摧残

杨梅女士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中共邪党举办奥运前夕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下面是杨梅二零零九年七月自述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其中包括性侵害的经过:

在黑窝里,恶徒每天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有:脚踢、劈头盖脸的毒打、脏抹布塞嘴巴不准喊、用手揪住头发、用膝盖顶胸部、手肘捣背部、巴掌扇脸、劈前颈部、剁后颈部、两手狠拽耳朵往下按、弹眼皮、用凳子角砸头、砸脚趾、打脚背,等等等等。我经常被打的满头是包,疼的不敢洗头、梳头,一摸头发就大把的往下掉。更下流的是,恶徒经常用拳头打乳房、狠揪乳头,痛得钻心。

九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恶徒又逼我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我不理会,恶徒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按坐在地板上,“包夹”王芳从我的后背把我的左手拧到右肩上,高林揪住我的头发,吴娜军坐在我大腿上,李容坐在我小腿上,把笔夹在我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强行捏着写“三书”、盖手印,一遍又一遍(我不承认这一切,不是我写的),致使我右手两指红肿疼痛的不能并拢,近半月吃饭,洗衣服都只能用左手,整个大小腿,膝盖都痛的钻心,行走,上楼梯都要人搀扶。

九月十三日晚上,“包夹”李容、高林把我打翻在地,一个人按住一只手,吴娜军就朝我的肚子上、胸脯上猛踢,猛踩,痛得我差点昏死过去。有几次还被强行脱光衣服在额头上、大腿内侧、内裤上、脚板上写满诽谤、辱骂大法和师父的话。

九月二十日,恶徒们见我不背书,又疯狂地毒打我,额头被打起一个大包,鼻子直流血,用脚把我踢的腾空起来又落到地上,致使尾椎骨严重损伤,几个月落座都困难,睡觉翻身都疼,全身上上下下、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整片整片的瘀伤,就连一同洗澡的其他劳教人员看见后都大哭一场,骂这伙“包夹”不是人。

当我向恶警反映被打时,恶警黄汉华、张晓燕却毫无人性地说,我又没叫人打你,又不是我打的。当我质问歹毒的“包夹”凭甚么打人、不让人睡觉时。“包夹”我的犯人吴娜军说:“这里的干部是不会亲手打你的,但是他们会叫我们动手,他们给我们权利,我们是这里的骨干,你想告状都告不开。”这就是中共邪党劳教所的执法者唆使、纵容恶人行凶的暴行。

十一月九日开始,因我坚决不做广播体操、工间操,“包夹”高林、吴娜军、应玉容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我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我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脱光鞋袜站在小凳的档子上跺脚、打眼睛、拔头发,致使我视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都模糊不清。

更下流的是邪恶的“包夹”还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致使阴部内外、大腿内侧全部青瘀红肿,解小便都极其困难,疼痛难忍。

有一次“包夹”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我身上满身爬,把小猫的头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至今回想起来还令人毛骨悚然。

在恶警程瑜的指使下,三个恶徒曾用手铐把我反铐在椅子背上灌食,牙齿都打松了,上门牙之间被撬开一条很宽的裂缝。这里的恶警和“包夹”狼狈为奸,全是一群没有人性、下三滥的地痞流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在广东非法劳教期满-杨梅被劫持到湖北女子劳教所-261740.html

2012-08-11: 法轮功学员杨梅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湖北省浠水县法轮功学杨梅,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走出邪恶的黑窝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后,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零年到广州市暂住,并改用“李静”这个名字,在广州伊曼宁制衣厂打工。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杨梅在广州海珠区康乐村风阳派出所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被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迫害,受尽折磨,原今年六月底非法刑期到期出狱。然而邪恶的湖北省“610”找到“李静”,确认她就是杨梅。于今年五月底、六月初从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将她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1、浠水学员杨梅在湖北女子劳教所惨遭性侵害

杨梅,女,一九七六年出生,黄冈市浠水县人。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中共邪党举办奥运前夕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下面是杨梅自述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惨遭性侵害的经过:

在黑窝里,恶徒每天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有:脚踢、劈头盖脸的毒打、脏抹布塞嘴巴不准喊、用手揪住头发、用膝盖顶胸部、手肘捣背部、巴掌扇脸、劈前颈部、剁后颈部、两手狠拽耳朵往下按、弹眼皮、用凳子角砸头、砸脚趾、打脚背,等等等等。我经常被打的满头是包,疼的不敢洗头、梳头,一摸头发就大把的往下掉。更下流的是,恶徒经常用拳头打乳房、狠揪乳头,痛的钻心。

九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恶徒又逼我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我不理会,恶徒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按坐在地板上,“包夹”王芳从我的后背把我的左手拧到右肩上,高林揪住我的头发,吴娜军坐在我大腿上,李容坐在我小腿上,把笔夹在我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然后强行捏着写“三书”、盖手印,一遍又一遍(我不承认这一切,不是我写的),致使我右手两指红肿疼痛的不能并拢,近半月吃饭,洗衣服都只能用左手,整个大小腿,膝盖都痛的钻心,行走,上楼梯都要人搀扶。

九月十三日晚上,“包夹”李容、高林把我打翻在地,一个人按住一只手,吴娜军就朝我的肚子上、胸脯上猛踢,猛踩,痛的我差点昏死过去。有几次还被强行脱光衣服在额头上、大腿内侧、内裤上、脚板上写满诽谤、辱骂大法和师父的话。

九月二十日,恶徒们见我不背书,又疯狂的毒打我,额头被打起一个大包,鼻子直流血,用脚把我踢的腾空起来又落到地上,致使尾椎骨严重损伤,几个月落座都困难,睡觉翻身都疼,全身上上下下、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整片整片的瘀伤,就连一同洗澡的其他劳教人员看见后都大哭一场,骂这伙“包夹”不是人。

当我向恶警反映被打时,恶警黄汉华、张晓燕却毫无人性的说,我又没叫人打你,又不是我打的。当我质问歹毒的“包夹”凭甚么打人、不让人睡觉时。“包夹”我的犯人吴娜军说:“这里的干部是不会亲手打你的,但是他们会叫我们动手,他们给我们权利,我们是这里的骨干,你想告状都告不开。”这就是中共邪党劳教所的执法者唆使、纵容恶人行凶的暴行。

十一月九日开始,因我坚决不做广播体操、工间操,“包夹”高林、吴娜军、应玉容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我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我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脱光鞋袜站在小凳的档子上跺脚、打眼睛、拔头发,致使我视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都模糊不清。

更下流的是邪恶的“包夹”还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致使阴部内外、大腿内侧全部青淤红肿,解小便都极其困难,疼痛难忍。

有一次“包夹”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我身上满身爬,把小猫的头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至今回想起来还令人毛骨悚然。

在恶警程瑜的指使下,三个恶徒曾用手铐把我反铐在椅子背上灌食,牙齿都打松了,上门牙之间被撬开一条很宽的裂缝。这里的恶警和“包夹”狼狈为奸,全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烂鬼,下三滥的地痞流氓。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1-10: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
......
凶残嗜血的恶警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披着一身人皮,实为一群凶残嗜血的恶魔;这里的犯人不仅没有受到善化教育,反而被训练成凶猛的豺狼。警察及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常用的迫害手段,如用电棍电、毒打、挖墙、吊铐、长时间不让睡觉、抱粪桶、数把牙刷同时捅搓阴道、强行灌食等等,种类之多手段之邪恶实非善良人所能想像。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纍纍罪行,罄竹难书。略举数例以见一斑。

例一:湖北咸宁大法弟子杨冬香被迫害的双眼几乎失明,邪恶之徒竟不许其家人接见。

例二:杨梅,一九七六年生,湖北省浠水县人,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至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期间遭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劫持,受尽迫害。她自诉道:在恶警程瑜、黄汉华、张晓燕等的唆使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开始,劳教人员高林、吴娜军、应玉容等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我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我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打眼睛、拔头发……更下流的是恶徒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有一次恶徒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我身上满身爬,把它们的头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至今想起来我还毛骨悚然。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0/216008.html

2009-07-31: 我在湖北女子劳教所惨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开始,恶徒高林,吴娜军,应玉容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我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我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打眼睛、拔头发…… 更下流的是恶徒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有一次恶徒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我身上满身爬,把它们的头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至今想起来我还毛骨悚然。

我叫杨梅,一九七六年出生,湖北省浠水县人,婚后一直在丈夫所在单位浠水县白莲镇铝厂居住。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被绑架,八月底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走出邪恶的黑窝--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目前被迫流离失所。

遭绑架、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下午四点多钟,我在工作单位湖北白莲河发电设备有限公司(从事采购),被浠水县白莲镇恶警王冰冰、占伟等四人绑架至浠水县第二看守所。当时我记起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们一来就提出因为要开奥运会,要送我去“学习”,我一口回绝了:“既然是学习那就的出于本人自愿,我不去。”他说,只是在那里呆几天,开完奥运会就回,有专人陪同,像住宾馆一样。我坚决不去,他们四人就强行把我绑架到县第二看守所。虽然该所对外挂的牌子是浠水县法制教育中心,但是人们早就知道这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背后其实就是专门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在那里我碰到了其他乡镇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其中有谈桂时、冯宝女、叶桂英、肖天英、南桂香、汪有初、蔡应求、杨老师(七十多岁)、姜老师(五十多岁)。县“六一零”头目丰爱国、郭剑利说是周永康发的密电,要在奥运期间暂扣我们一段时间,除了夏志平、杨刚等部份恶警外,他们还从全县各乡镇单位弄来一批所谓帮教人员,其中有邪悟者南敏仙、南敏君、郭云等。在洗脑班那里我们照样炼功、发正念、背法,给其他在押的常人讲法轮功被迫害和曝光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退党保性命”的天象,这些人有的是因为打架、偷盗、卖淫等原因被关起来的,他们听了大法弟子讲真相,都恍然大悟,大骂共产党卑鄙,几乎都作了三退。

为了抗议邪党恶警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恶劣行为,我开始绝食,恶警用几个人把我捆绑在木床上,四肢都用木板固定死,然后注射药物,插管子野蛮灌食。我拒不写三书,他们非法搜查了我的家,搜走了电脑MP3手机等。八月二十日,白连恶警佘金元陈利兵等把我转到浠水县第一看守所,说是正式对我拘留。

九月四日,我被劫持到湖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劳教书上的投教日期却是八月二十四日起。九月四日晚起,因我在入所问卷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夹高林、严管班班长抬手就是一耳光。

从九月七日起,因为信仰无罪,我不背监规五十五条。在恶警张晓燕、黄汉华的指使下,四名吸毒包夹高林、吴娜军、王芳李容对我开 始了近一个多月的折磨和殴打,每天车轮战,不准睡觉,从白天站到夜晚,偶尔早上四点睡五点半起床,站的手和脚全都是肿的。我就默默的发正念、背法。不能休息的滋味真难受,有一天实在受不了了,在食堂开饭的时候站着站着就昏倒在地,人事不知了,他们把我抬到医院,却违心的说我有低血糖,我告诉狱医是被打的,狱医不理。

歹毒、流氓的迫害手段

在黑窝里,恶徒每天折磨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有:大脚踢、劈头盖脸的毒打、脏抹布塞嘴巴不准喊、用手揪住头发用膝盖踢胸部、手肘捣背部、手掌扇脸、劈前颈部、剁后颈部,两手狠拽耳朵往下按、弹眼皮、用凳子角砸头、砸脚趾、打脚背,以至脚背脚踝骨脚趾背全是青紫色的。我经常被打的满头是包,疼的不敢洗头、梳头,一摸头发就大把的往下掉。更下流的 是,恶徒经常用拳头打乳房、狠揪乳头,痛的钻心。

我坚决不背监规不写三书!九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恶徒又逼我写三书,我不理会,恶徒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按坐在地板上,恶徒王芳从我的后背把我的左手拧到右肩上,高林揪住我的头发,吴娜军坐在我大腿上,李容坐在我小腿上,把笔插在我食指和中指之间狠夹,然后用它的爪子握着写三书、盖手印,一遍又一遍(我不承认这一切,不是我写的),致使我右手两指红肿疼痛的不能并拢,近半月吃饭,洗衣服都只能用左手;整个大小腿,膝盖都痛的钻心,行走,上楼梯都要人搀扶。

九月十三日晚上,李容高林把我打翻在地一个人按住一只手,吴娜军就朝我的肚子上、胸脯上猛踢,猛踩,痛的我差点昏死过去。有几次还被脱光衣服在额头上,大腿内侧,内裤上,脚板上写污蔑辱骂大法和师父的话。

九月二十日,恶徒们见我还不背书又疯狂的毒打我,额头被打起一个大包,鼻子直流血,几脚把我踢的腾空起来又落到地上,致使尾骨严重内伤,后几个月落坐都困难,睡觉翻身都疼,全身上下前后都是整片整片的青紫,同洗澡的 访犯看见了都大哭一场,骂恶徒不是人。

当我向恶警反映被打时,黄汉华、张晓燕却毫无人性的说,我又没叫人打你,又不是我打的。

当我质问歹毒的包夹凭甚么打人、不让人睡觉时,吴娜军说;这里的干部是不会亲手打你的,但是他们会叫我们动手,他们给我们权利,我们是这里的骨干,你想告状都告不开。这就是邪党 教唆下的执法者唆使,纵容恶人行凶。

十一月九日开始,因我坚决不做广播体操、工间操,恶徒高林,吴娜军,应玉容三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施暴,她们把我两只手绑在窗框上吊了两天一夜,脱光衣服用针在我身上到处扎,把热水袋灌满开水打脸、打头,脱光鞋袜站在小凳的挡子上跺脚、打眼睛、拔头发,致使我眼睛严重受损,至今看东西都模糊。

更下流的是恶徒用牙刷刷阴部、捅阴道,穿皮鞋猛踢阴部,致使阴部内外、大腿内侧全部是青淤红肿,小便都困难,疼痛难忍。

有一次恶徒居然把捡来的两只还没满月的小猫,放在我身上满身爬,把它们的头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恶心感觉,至今想起来我还毛骨悚然。

在恶警程瑜指使下,三个恶徒用手铐把我反铐在椅子背上灌食,牙齿都打松了,上门牙之间都撬开了一条很宽的缝隙。完全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烂鬼,下三滥的流氓。

被非法关押在黑窝期间,恶警除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劳役近十个小时外,对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监控监听监视,接见时也不例外。甚至经常剥夺大法弟子家属的探视权利,打亲情电话的权利,洗澡的权利。

这是我第二次被邪党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四年七月,被白莲镇恶警南所长(不知道姓名)等送到浠水县公安局宾馆非法关押两天一夜,杨建,黄海军,郭建利,杨刚等七八人轮流睡搞车轮战,并威胁恐吓逼供,最后向家人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没有任何正规的法律性的收条。民间有民谣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真是不虚!这次在第一看守所碰到了大法弟子杨淑芬,她被非法判刑八年,蔡应求被非法判三年。

据我所知,湖北女子监狱目前非法关押着五十位北京籍大法弟子,其中二大队被非法关押二十五位大法弟子,恽锐、姚宝丽两人已保外就医。湖北籍九名,吴琴玉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1/205640.html

2008-11-24: 揭露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在二零零七年被当地恶人非法绑架到湖北省武昌洪山区马湖特一号,即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现已回家。经过三思,自己身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应当把这个黑窝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揭露出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和营救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表面鼓吹阳光劳教,人性管理,实际上是酷刑折磨,惨无人道。它们利用两个恶劣的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下蹲、站军姿、端一盆水长时间站立,站歪一点就是一顿毒打、一碗水搁在腿上长时间不准动,要是动了泼了一点水,也要遭拳打脚踢。

湖北宜昌有一个叫王贵的吸毒犯,用手抄学员的下身、揪耳朵、使劲捏乳房,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浑身是伤,还强迫看破坏大法和诽谤法轮功师父的光盘和资料,强制每天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就拿天安门自焚来讲,饮料雪碧瓶封口完好无损,汽油是从那里倒出来的,大年三十北方气温很低半雪碧瓶饮料也难喝下去,何况半雪碧瓶汽油,肠胃肯定是受不了的,要烧坏的,怎能用洪亮的声音接受记者的采访呢?这一切都是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自编自演蒙骗群众的谎言。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从北京送来五十名法轮功学员,据内部透露是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检察院办的,他们害怕在奥运期间法轮功讲真相、揭露邪党的谎言,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上班和回家的路上被非法绑架的,然后送往全国各地的监狱和劳教所,说还有五名不知弄到甚么地方去了。

自从北京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这里的环境更加恶劣了:每天长时间奴役劳动,从早七点半進车间紧张生产到晚八点收工,整个十二个半小时当中,中餐和晚餐排队领取饭菜顶多不超过一小时,晚上面靠墙站到一点、二点、三点,最早也是十二点,吸毒犯在旁边看着,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夏天蚊子咬也不准打;睡死人床,不让上厕所;高温在太阳和水泥板上暴晒四、五个小时;以犯糖尿病不能多吃为由,每顿给很少的饭食,有时给的塞牙根都不够;進出门都要喊报告,声音小了再重喊一百遍。

由于长时间的奴役生产和日夜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杨枚昏倒在饭堂不醒,被拖到医院抢救;北京的一个学员被扒光衣服,从厕所拖过不知多少个门摔進房间里。有的吸毒犯下死手捏学员的乳房;用脚使劲踢学员的下身,下身踢青了走路都难;用手反扭胳膊,把胳膊反拉下来后,再用膝盖使劲撞后背,听到骨头炸的直响,疼痛难忍。有个学员忍受不住撞墙惨叫,它们看到怕整死了才放手。

有个年纪大的老太太不唱邪党歌,被边打边骂罚站军姿,邪党恶徒们比文化大革命时整地、富、反、坏、右还要残忍、下流多少倍。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满期回家之前,被酷刑折磨才放走。

劳教所开黑店发劳教人员的财:牙刷五元一把,外面一元五;红白糖八两一包五元;短裤,湖北学员十元一条,北京学员二十五元一条,在外面最多不过五元一条;强迫法轮功学员买眼镜二十五元一副,外面不要十元;电话两元一分钟;卫生纸三十元一提,外面十五元一提。里面的商品超过外面的一倍或几倍。

邪党的奥运期间满期回家的,恶徒们也要找茬子折磨。我记得劳教所政委陈长华在所谓的上课时讲这样一段话,说一个外国人给他打电话,叫他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他回答说,他没有迫害法轮功,他对学员都是挺好的,每天面带笑容。不错,你是自己没有亲自下毒手,那些没有人性的想讨好你们以达到减期目地的吸毒犯没有你们的怂恿,他们敢这样的为所欲为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吗?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是邪党的模范先進单位,邪党宣传说劳教所的所谓干警是怎样一身浩然之气、尽职尽责的无私奉献,可是实际中,他们像太老爷,他们提选的安全员都是行为恶劣的、有环境的(有经济条件)的吸毒犯,他们的零食、卫生用品等都由安全员供给,衣服、被子甚至家里的衣服都由安全员洗,他们经常上课还道貌岸然的讲法律、法规,怎样做人。

这些吸毒犯在社会上尽做坏事,长期靠盗窃、贩毒、诈骗为生,这些丧尽天良的吸毒犯大多倾家荡产,丢下老小不管,却被邪党政府利用,酷刑折磨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修炼真善忍的人,谁正?谁邪?请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来评价吧。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恶人名单:所长余平安、龚秀;政委陈长华;管教大队长程丽、汪芹、张晓燕、李利、刘文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4/190406.html

黄冈 浠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713)

2019-04-25: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是非法关押全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现将一些信息整理如下: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8575503、8570010
举报:0724-8565011
狱政科:0724-8570008
教育科:0724-8570016、85755505
传真: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副监狱长:汪涛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纪委副书记:王飞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政治处:孙闵、刘翠云、刘华
特警大队:陈兵、曹琳、李立莉
指挥中心:刘少琛
办公室:马玉霜、吕凡琪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高戒备监区:石明武
会见中心:颜兵
一监区:罗平(区长)13597878987、杨千隆
二监区:罗俊(区长) 、程皓
三监区:祖剑(区长)、徐前进、杨闯、郑雄、张红庆(政工内勤)、范俊儒
四监区:徐宏(区长)、陈珍明
五监区:王亚、陈亮、成可斌、曹滨
六监区:黄晓涛(区长)、别燕青(警号:4244648)、刘博文、刘志、周宇、周玄、李军
七监区:马卫兵(区长)、桂豪、钟源、吴伟
八监区:付存国(警号:4244585)陈祥、王哲
九监区:王乔(区长)、陈健晖、罗炎山、李昌平、赵飞、何凯、付百放、李军(与六监区的李军同名)
医院:胡成
出入监监区:丁成河(警号4244543)石立宾(警号:4244569)、陈武、秦洪斌、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专门做转化工作)
刑罚执行科:沈建军(科长)
狱政科:肖正法(科长)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13972881228
田科长:0724-8570009
劳动改造科科长:徐坪
信访科副科长:李俊丽
审计科:易丽霞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3)

2013-07-14:
武汉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邮编:430064)
队长:饶化力(警号4266110) 杨宏琼(警号4266092) 王兴静(警号4266028)
所长:高旭梅 毛静 龚珊秀

2012-09-05: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所长 毛静
副所长 龚珊秀
主任 龚卫华
政委 陈长华 杨敏 刘松 赵群 蔡正英
一大队长 毕辉琼 程瑜 刘文丽
二大队长 欧阳化霞 刘敏 刘海燕
教导员 洪小霞
队长 黄汉华
队长:杨晶
警察: 黄苏丹 胡豫军 刘莉 张娟 陈倩倩
三大队 余君丽 陈艳 张玉香 张玉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马湖特1号省女子劳教所
电话027 -88422142 邮编 43006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