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深泽县 >> 贾荣娟(贾容娟),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深泽县白庄乡小堡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1-0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同岩
兄弟姐妹/伯父母: 贾荣娟(贾容娟) 贾振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15: 全家遭迫害八人离世 河北饭庄经营者控告江泽民

石家庄市深泽县深泽镇奇秀饭庄老板娘贾荣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多种疾病神奇般的康复,全家四代十二人走入修炼。然而,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迫害中,贾荣娟先后五次被非法拘禁,被非法劳教、屡遭酷刑折磨;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关小号、甚至被关到男队五楼禁闭近半年;在高阳劳教所特殊隔音封闭的房间,遭六根电棍电击(包括阴部)、探照灯直射眼睛、野蛮灌食……再次车轮战电击迫害、不让睡觉。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贾荣娟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当日收到最高法院妥投短信。

在江泽民发起、维持的这场迫害中,贾荣娟家八人先后含冤离世:弟弟贾振杰遭冤狱和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在忧愤、惊恐中离世;母亲忧伤过度,二零零四年在贾荣娟从劳教所回家的前十五天含冤离世;公婆二老二零零六年、二零零八年离世;弟妹王丽敏身心极度伤痛,二零一零年三月在浇完小麦回家的路上一跤摔倒,就再也没有醒来;姐姐賈荣芬身心都劳累过度,二零一零年五月撒手尘寰;丈夫何志勇屡次为救亲人遭勒索,饭庄被迫关门,屡遭高压急火攻心、三次出现血栓,二零一零年六月含冤离世;大嫂玉国芬忧伤恐惧交织成病,二零一一年六月含冤离世。

一、八年顽疾炼法轮功一个月全消失

贾荣娟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夫妻俩早年在本镇开饭店为生,生意红火。丈夫主外她主内,独生子在外读书,生意兴旺、家庭美满,令许多人羡慕不已。但三十多岁时贾荣娟却开始多病缠身:眼底脑动脉硬化,导致偏头痛、右眼看不清东西,慢性胃炎,胃疼起来就像火烤一样连带食道也隐隐作痛,三十六岁即不正常停经,每月周期性的腹痛难忍……辛苦挣来的钱都用来吃药了,却没见一点好转,反倒药物中毒,差一点把命送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拖着个病身还得为生活奔波。真苦啊!

一九九八年新年,贾荣娟远方的哥哥用他的亲身经历讲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而后,贾荣娟家四代中有十二人都先后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中。就在她学法轮功整整一个月那天,三十六岁就已经停了的月经又来了,腹痛,偏头痛,胃痛全好了,八年多的顽疾,炼法轮功一个月全消失!真是神奇啊!贾荣娟就像变了个人,精力充沛,更加真诚善良,宽容豁达。

贾荣娟深知: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于大法的威力!更加谨遵师父的谆谆教诲: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努力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同时还要有大忍之心。家人看到她脱胎换骨的变化,非常震惊,同时是更多的宽心和快乐。

随后七十多岁的婆婆、丈夫、两个妯娌、小姑子(迫害开始后,婆婆、两个妯娌、小姑子因害怕迫害,都不敢炼了)也都走进了法轮功修炼中来。各自都有着巨大的身心变化!全家人打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二、前四次被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靠腐败起家、靠政治投机和镇压学生窃取了高位的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崇高声望的强烈妒忌,不顾事实真相,利用其强权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贾荣娟全家人屡遭酷刑和冤狱迫害,自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一年的九年中,全家八人先后被迫害致死,奇秀饭庄被迫倒闭关门。

第一次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深泽县公安局政保股的东领和一干警来贾荣娟家,谎说让她到公安局去了解一些法轮功的情况,一会儿就回来。结果把她骗到了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天天强迫劳动做书夹子,还给定任务,完不成就罚站,胶皮棒打。后来丈夫被非法勒索人民币三千元,(没有开条子证明)另加所谓饭费和资料费三百三十元。同年十二月十日才取保候审放贾荣娟回家。

第二次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贾荣娟为说句真话进京上访,二月五日被深泽县公安局副局长贾义谦、政保股贾玉峰从北京劫持到深泽县看守所,并把几个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钱都抢走(贾荣娟八百多元,弟弟贾振杰三百多元,雪英、甄彩燕,李灵芝五人,共二千多元),至今未还。贾义谦把贾荣娟叫到管教室,脱掉她的棉袄,用皮带抽打,边打边说,“我让你还去北京……”。贾义谦还唆使嫌疑犯建伟无端打她耳光,打的她头晕,数日不能起床。

一个月后贾荣娟被非法转捕。并关押三个月零七天。公安局向家人勒索人民币六千元(没有条子证明),看守所勒索所谓饭费和资料费一千二百元(见图四有附件),这期间丈夫还为看守所所长张彦英、李贞民等交舞厅消费四百多元,公安局长童向阳饭费八百多元(正海楼饭店),检察院饭费六百多元(贾荣娟家饭店),才答应让贾荣娟回家。丈夫接贾荣娟回家时,就在看守所门口,所长张彦英把贾荣娟丈夫身上带的钱又全部抢光,大概三百多元(张彦英直接从贾荣娟丈夫的上衣口袋里掏),这次共勒索人民币九千三百多元(非法关押四个月零七天)。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才终于取保候审放贾荣娟回家。

第三次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下午贾荣娟忙完饭店生意在家午休,被公安局两名警察劫持到政保股(现在是国保大队),而后送深泽县看守所,非法逮捕并关押三个月零七天。期间遭到:

1)经常罚站:鼻尖紧挨墙,身体得是笔直的,一站就是几个钟头,过后腿脚都肿的老高。胶皮棒毒打也是家常便饭,打完后,腿和屁股都变成了黑紫色,裤子都脱不下来,就是这样还强迫劳动,不劳动就强迫顶墙。

2)绝食反迫害期间,高浓度盐水灌食迫害数次,在所长张彦英的指使下,由那些嫌疑犯给法轮功学员灌高浓度的盐水,还强迫法轮功学员顶墙,三个多小时后法轮功学员一个个都晕倒在地,头顶肿的象大头翁,痛极了。

3)强迫上九天九夜铁架子迫害(死囚犯在枪毙前用的刑具),手脚都铐着,两臂被架子的两根立棍隔开不能自由活动,大小便还得别人帮,站不能站,坐也坐不下,一个姿势蹲着。时间长了,人都不会走路的。

贾荣娟丈夫被勒索人民币三千元,(没有条子证明)还有所谓的饭费和资料费一千二百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取保候审回家。

第四次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贾荣娟的大哥贾振民和弟弟贾振杰被非法抓进看守所,遭刑讯逼供(之前大嫂和弟妹已被绑架),警察用胶皮棒抽打大哥的腿肚子,逼他说出经文谁给的;弟弟也受到了同样的迫害。

因为家中只剩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小侄女,三十日上午贾荣娟从县城回老家照顾她们,然而路上却被守路口的城关派出所副所长赵志雄和三个警察强行抬上警车,并非法送进看守所。三十一日赵志雄提审时对贾荣娟非法逼供,其手下的警察左右开弓,数个耳光把贾荣娟打晕在地,脸被打肿,嘴里直吐血……第二天,贾荣娟质问姓赵的打人犯法,他却一概不承认。

三、非法劳教、屡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上午,深泽县公安局将贾荣娟转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实际上是贾荣娟的丈夫不在给公安钱了,就把贾荣娟劳教了)。在贾荣娟血压190/110的情况下强迫劳动。不劳动就酷刑迫害,上绳、电击等。贾荣娟拒绝放弃信仰,经常被关小号。

二零零一年十月开始把贾荣娟关小号两个多月,被一吸毒女犯和一抢劫女犯包夹,到厕所还有包夹跟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不许随便说话,只允许看诬蔑大法的书和电视;并且在贾荣娟血压高达200/130的情况下,依旧强行轮班洗脑,不让睡觉,从早到晚耳朵里强灌的都是诬蔑大法的东西,经常罚坐小板凳,屁股都坐出了茧子。

二零零二年六月,石家庄劳教所竟把贾荣娟非法关到男队一中队的五楼禁闭五个多月,住的是男队长办公室,睡的是地板,被褥枕头也不给,早晚有七个男警轮班看管。那时贾荣娟的血压一直很高,还被剥夺睡眠、强行洗脑迫害。贾荣娟依旧拒绝“转化”。

二零零二年八月底,贾荣娟的血压高达200/160,劳教所要她保外就医,贾荣娟丈夫拿着劳教所给的保外就医申诉表找到贾义谦,求他给盖章,并证明贾荣娟和丈夫是夫妻,可是好话说了一筐,贾义谦就是不给盖章。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高阳劳教所:以死威胁、特殊隔音封闭的房间、六根电棍电击、(包括阴部)探照灯直射眼睛、野蛮灌食……再次车轮战电击迫害、不让睡觉,妄图摧垮贾荣娟的意志,强制洗脑转化。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十一日,石家庄劳教所把贾荣娟转到高阳劳教所强制“转化”。期间血压高达230/125,心脏间歇。但恶警从八月一日开始八昼夜不让贾荣娟睡觉;八月九日晚十点左右,一女警察先带贾荣娟到一屋,里边坐着七人围成一圈。(五个男警:杨泽民、李学军、常金良、王保国、方豹,两名女警:叶淑贤、赵媛。)让贾荣娟坐在中间放着的小凳上,杨泽民开圆了嗓门开始低级下流的讲话。当贾荣娟指出他们打人犯法时,杨泽民声称“我们犯了哪家的法啦?江主席对我们就有秘密文件,打死法轮功算白打。今天晚上把你打死了,我直接送你火葬场把你火化。如你家人来了,就说你是自杀的,让他们连尸首都看不到。我怕什么?而且‘转化’了你,我还要得一笔奖金呢!”

他们把贾荣娟带到一个专门设置的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殊房间:里边墙壁上、房顶上都是丑化师父的像,双层铁门和墙都是隔音设置,而且是软的,没有窗户,只有一蓝色小灯棍,阴森森的,墙边放着几根正充电的电棍。杨泽民数个耳光打过来,贾荣娟的两眼直冒火花。他们将贾荣娟按在地上,脱下鞋子,铐上双手,踩住双腿,揪着头发,开始用电棍电击脚心。击一下贾荣娟全身就蹦啊。

过会停下来,一边拿鞋子拍电击过的地方,一边问“写不写四书”。“不写”,接着就是六根电棍一齐上。那两个女人(叶淑贤和赵媛)专拿电棍电击贾荣娟下身阴部,怕贾荣娟大声呼喊,她们拿抹布堵住贾荣娟的嘴。不一会儿,屋子都是烧肉味了。然后,他们停下来,叫来一女警察(不知名字),劝贾荣娟写“四书”。贾荣娟不写,接着又是一阵电击。常金良脖子里挂一个大探照灯,开足灯光直射贾荣娟双眼。贾荣娟的双眼其实睁都睁不开,他们打打、停停、劝劝共五次,妄图摧垮她的意志,达到“转化”目的。大概四点多钟,贾荣娟被拖出去打了一针不明药物,后不省人事。

第二天醒来,浑身痛的动弹不得,头也动不了,头发被揪下去很多,全身都是被电击的血洞洞,黑红色,没有一块好地方,双手腕被手铐勒进深深两道伤痕。贾荣娟被逼绝食抗议,在血压高达230/125,心脏间歇的情况下,他们还强行灌食。八月十四日上午贾荣娟被强行拉到高阳某医院,说是身体检查。贾荣娟向医生们讲述了迫害经过,医生都万分惊讶,目瞪口呆。

从十四日晚上又开始了新一轮迫害——“车轮战”(七八个人轮班洗脑),一会儿都不让睡。强迫贾荣娟坐在地上放的特制床板上,床板上有固定好的两只手铐,一边一只,胳膊拉直,铐上手腕,不能动弹;而且强迫两只脚伸直。女警马丽说“我就不信‘转化’不了你,秦工科(邯郸钢铁厂一工程师)就是这样‘转化’的!”杨泽民皮笑肉不笑的说“见过亲嘴吗?今天就让你亲亲!”接着,李学军手里拿着头号大钉子,用劲划贾荣娟的脚心。拿电棍的马丽过来电贾荣娟的嘴,电几下,问问转不转化,再电再问,一会嘲笑,一会恐吓,一会用刑,还叫来包夹为贾荣娟擦脸梳头,真是软硬兼施邪招用尽!妄图把大法弟子的精神和意志彻底摧垮!但恶人依旧达不到目的。

用完刑他们又开始对贾荣娟强迫洗脑“转化”。一些做“洗脑转化”的都是被强迫洗了脑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都曾经是真诚善良、理智宽容的好人,可被邪恶强迫洗脑后,却变成了不讲道理、说瞎话、威胁恐吓、甚至心狠手辣的坏人,昧着良心迫害自己昔日的同修。由此可见,所谓的“转化”就是把好人的精神彻底摧垮、逼成坏人、甚至逼成魔鬼,精神的毁灭,比肉体的死亡更可怕!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三日贾荣娟被转回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贾荣娟一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又被关小号五个多月,还不让接见家人。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贾荣娟被解教。超期非法劳教两个月零五天。母亲在贾荣娟回来前十五天离开人世。

二零零四年三月从劳教所回到家,贾荣娟的丈夫已经脑血栓两次,饭店早已被迫关门,家里没有经济来源,只有靠贾荣娟做点手工活艰难度日。二零零五年三月,贾荣娟和同修刘五英到公安局想要回被非法勒索的钱,顺便给他们两份资料看,结果又被国保非法关进看守所。贾荣娟的姐姐和大哥强烈要求放人,再不放人,就把贾荣娟的丈夫送给他们照顾。结果两人被非法拘禁三天后回家。

回首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二零零五年三月,贾荣娟被非法关押共计一千四百六十三天。

四、全家八人在迫害中离世

1、弟弟贾振杰遭冤狱和酷刑迫害,惊恐离世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贾荣娟兄弟姐妹接连不断的遭迫害,弟弟賈振杰是兄妹中最小的一个,连续被绑架两次,在看守所也遭受强迫上铁架子一个多月和各种形式体罚的残酷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在家中只要听到象关汽车门的声就胆战心惊。为了躲避这无形的折磨,弟弟出外打工,可是每逢回家还是经常遭派出所非法上门威胁骚扰,弟弟恐怕再次被抓走,一直不敢在正屋睡觉,数九寒天也躲在棚子里睡,加上经常担忧被非法劳教的二姐贾荣娟,在忧愤、恐惧中度日如年,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就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贾荣娟弟弟去世的消息传到石家庄劳教所,管教们硬说是弟弟吊死的,还有的说是弟妹掐死的。人言可畏,可想学法轮功是怎样的处境。

2、母亲忧伤过度含冤离世

贾荣娟的母亲失去了她最小的兒子。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和贾荣娟弟妹一起看护着两个幼小的孙女相依为命,艰难度日,(贾荣娟还在石家庄劳教所被迫害)。弟弟离世不长时间,大哥贾振民又被劳教一年半,等大哥解教回家,母亲由于忧伤过度已经病倒在床。母亲身边只有哥哥和姐姐照顾,母亲经常问他们,贾荣娟什么时候回来(当时贾荣娟已被送高阳劳教所迫害)。

母亲在病重期间,大哥和姐姐无法告诉她实情,母亲病危。只想见贾荣娟一面,家人找公安局和610,要求让贾荣娟回家见老人一面,结果遭拒绝。劳教所超期关押贾荣娟两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贾荣娟回家时,久别的亲人和同事已在家等候,刚到家不一会,贾荣娟的一位老同学打来电话:你到家了吗?真是的,如果婶子再等几天就能见你一面啊!贾荣娟被这一噩耗惊呆了,泪流满面,想问在座的亲人,这到底是真的吗?这时他们已泣不成声,丈夫告诉贾荣娟,母亲在十五天前去世了。贾荣娟永远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

3、公婆二老先后离世

贾荣娟被迫害的几年里,公婆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们承受不了:好端端的一个家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儿媳做好人而被劳教,儿子也被迫害到如此地步。二老又得照顾和挂牵贾荣娟的丈夫,又得惦记在外念书的孙子。一年年,一天天,二老总盼贾荣娟能早一天回家,可当贾荣娟回到家时,他们二老身体都已不好了,在二零零六年、二零零八年二老先后离世。

4、弟妹王丽敏身心极度伤痛离世

贾荣娟弟弟的离世对弟妹来说本来就伤痛万分,与弟妹相依为命的老母亲也离开了人世,(那段日子里贾荣娟大哥大嫂已经被迫流离失所,大哥家的女婿(未修炼法轮功)也因为法轮功的事被冤判三年半,被送往唐山监狱服刑)。危难之中,没有人能帮弟妹一点忙,一个中年妇女带两个年幼的女儿,辛苦和劳碌的日子本已难过!更何况忧愤、伤痛难忘!公安派出所的人还不间断来家非法骚扰,更有来自外界的鄙视、嘲讽、羞辱……等等舆论压力,造成弟妹极度的身心伤痛。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弟妹去农田浇完了小麦,在回家的路上一跤摔倒,就再也没有醒来,年仅五十岁。

5、姐姐賈荣芬身心都劳累过度撒手尘寰

在几年腥风血雨的迫害中,贾荣娟的姐姐是为几个被迫害的兄妹付出最多的一个。亲人受迫害,姐姐难免跑前跑后,又照顾年迈的母亲,接济年幼的两个小侄女,还得为自家生活奔波,再加上世人的白眼和说长道短……十年岁月,有谁会知道姐姐为这个大家庭承受了多少身体上的劳碌、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姐姐被送进医院,经诊断因劳碌过度拴住脑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离世,年六十四岁,与弟妹去世相隔不到三个月。

6、丈夫何志勇屡遭勒索,三次血栓致死

在几个家人被迫害的日子里,何志勇和姐姐一样,是为大家付出最多的,他为被迫害的家人能获得自由跑前跑后,还要照顾饭店的生意,承受着来自外界的各种压力,而且公安局和派出所、检察院还不断对他敲诈勒索,大哥、大嫂、弟弟、弟妹被非法拘禁放人时,深泽县公安局伙同大只要乡(现白庄乡)派出所硬向丈夫何志勇非法勒索人民币五千元:其中,公安局四千元开的是白条子,大直要派出所一千元,才放他们四人回家。

贾荣娟前三次被拘禁,丈夫被勒索人民币:第一次共三千三百元;第二次四千二百元;第三次九千三百多元;共二万多元。而后贾荣娟又被非法劳教三年,他整个人都被击垮了,急的得了脑血栓,第一次到劳教所看贾荣娟,他的头发都变白了,也苍老了很多。

而后加上弟弟的去世,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伤痛。那些日子里,大哥大嫂流离失所,弟弟就是他能依赖的亲人,而且弟弟最能让他解闷,弟弟去世后,他时常到弟弟的坟墓去。

饭店被迫关张,没有了收入,儿子读大学只能靠丈夫打工来维持。丈夫拖着半病的身体在农行做饭,每月挣四百元维持生活。他的病无钱医治,时隔一年回到老家与他年迈的父母、弟弟和弟媳一起生活。堂堂的饭店老板被迫害到如此地步!还要承受着来自各方无形的精神压力,若不是父母二老和弟弟、弟媳的照顾,丈夫可能早已撒手人寰。这时的丈夫,已经是强撑病身在度日。

贾荣娟从劳教所回家的那天,丈夫是打完吊针后到石家庄接她的。当时家中已是一贫如洗,丈夫脑血栓两次,几乎不能自理,而水利局(饭店的房主)欠的饭费一万八千多元至今还不肯还。贾荣娟只能靠做手工活挣一点生活费,努力维持这个被迫害的支离破碎的家!幸亏法轮功学员们的帮忙,让她度过了难以回首的艰难日子。

时过一年,也就是二零零五年三月贾荣娟和同修刘五英到公安局想要回被非法勒走的钱,结果又被国保送进看守所,在姐姐和大哥的强烈要求下(不放人,就把贾荣娟丈夫送给他们照顾),结果被非法拘禁三天后回家,但丈夫的病情却日日加重,脑血栓又一次复发,后脑出血,卧床不起,不能说话,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七岁。(丈夫离世与姐姐的离世只隔十三天)

7、大嫂玉国芬忧伤恐惧交织成病含冤离世

心地善良的大嫂,经历了五口亲人的过世,身为老大嫂的她,身心的压力自然加重了许多。由于多次被绑架迫害,在流离失所二年多的时间里,女婿被冤判三年半,她总担心自己的女儿,可又联系不上,痛苦、忧伤、恐惧交织成病,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流离失所回家后,大嫂都无法从痛苦中回过神来,结果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三岁。

短短九年,先后八个亲人离去,丈夫在世时被勒索二万多元,饭店被迫关门,经济损失达六十多万元。有谁会知道全家人在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承载了多重的来自社会方方面面的精神压力,这些只有经受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走过来的人,才能真正体会的到。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中共一些党政干部、公安干警等还多次私闯民宅、到贾荣娟家骚扰恐吓,有时夜晚有时白天,从来没出示什么证件。

善恶到头终有报。对真正的正法修炼者犯下的滔天大罪如何偿还?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不能因为江泽民而承担如此大的代价。我们每一位公民都是华夏儿女同胞兄妹,不仅不应该再执行个别人的错误意志,而且还有义务、有责任将元凶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5/全家遭迫害八人离世-河北饭庄经营者控告江泽民-317429.html

2005-12-17: 正义不应该孤单
——给可贵的深泽父老乡亲

2005年12月1日上午,大法弟子贾荣娟和刘五英二人去深泽县公安局政保股,索要自己当年的非法罚款,并劝告政保股的警察弃恶从善,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应及时悬崖勒马,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本来这是一件大善之举,可是因为给公安局督察大队讲真象时被一不明白法轮功真象的恶警举报,政保股在所谓的局长批示下,遂将二人进行非法扣押,并将二人送深泽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谁都是有自己的家庭和亲人。贾荣娟的丈夫本来身体就不好,得知自己的妻子被扣押,病情加重,非常需要人照料;刘五英的孩子哭着要找妈妈,还有年迈的母亲也需要她照顾。为反迫害,她们俩在看守所里一直绝食抗议,并不断给有关人员讲清真象。并正告恶人: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必须由他们全部负责。而后,在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在她们家人不断去公安局要人的情况下,她们两人于12月4日下午被释放回家。

贾荣娟,女,深泽县小堡村人。因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0日以后曾遭到深泽县公安部门多次非法抓捕、非法罚款、非法长期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期间,曾遭受了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2004年释放回家时还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刘五英,女,深泽县吕村人。因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0日以后曾遭到深泽县公安部门的非法抓捕,并长期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曾受到长期的非人的酷刑折磨,致使其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7/116493.html

2005-12-05: 河北深泽县贾荣娟、刘五英被非法扣押

2005年12月1日,河北省深泽县白庄乡小堡村大法弟子贾荣娟,赵八乡吕村大法弟子刘五英,去向深泽县公安局政保股劝善讲真象,并要求退还多次巨额非法勒索及非法罚款,被深泽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郝娟、指导员张彦波等三人非法扣押,并送深泽县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大法学员家属去郝娟家中要人,郝娟避而不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5/115885.html

2005-04-07: 大法弟子蔡倩、贺青、李宝月、贾荣娟被等转往“高阳劳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7/99070.html

2004-11-03: 高阳劳教所恶警的疯狂:“是用火烧死还是活埋?”

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自2000年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该所的公安人员知法犯法,紧随江××政治流氓团伙,为了争夺迫害法轮功的“全国第一名”,对被非法关押在该所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野蛮的折磨,其中近三十名狱警熏烤、土埋五名法轮功学员;并由保定、石家庄、张家口等地劳教所和洗脑班转送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

2003年7月得一天晚八点左右,由石家庄劳教所转至高阳劳教所得贾容娟,50来岁,被弄到二楼的酷刑室,把她的双手铐在胸前,当时她得血压是低压160,高压200。五六个狱警(其中一个是狱医王保国),同时用五根电棍在她身上乱电,有的电完后用手掐住她的脖子窒息她,有的用皮鞋碾她的脚趾尖、脚脖子处,有的用手掐、拧、抓大腿内侧。就这样从晚八点一直折磨到次日早晨近九个小时,其中共昏死过去三次,每次都是给她注射一种不明药物,醒后再接着迫害。当送回时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人已脱相。全身到处都是血沟,后背三分之二面积都是用电棍烧糊得血洞,全身伤口奇癢难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3/88190.html

2004-05-24:(魔窟无人性)--在高阳劳教所西楼二层有一间装有隔音设备的魔鬼屋。墙壁屋顶全是软的,外面是白布,在白布上乱画,有色狼、美女、污言淫语,骷髅堆积,连屋顶地板都不放过,在屋顶装有冒着兰光的灯,还大声放着杂乱的音乐。边上有一个隐门,供恶警出入。受酷刑的大法弟子在里面如何喊叫,在外面根本听不到。有一天,大法弟子贾荣娟从晚上7点至黎明在这间魔屋里被电击,里面冒出的白烟带有烧焦的肉味,遍体都是核桃仁大小的伤痕,惨不忍睹。之后,恶警又假惺惺地给她输液多天。

2004-05-13: 2001年,恶警把我们劫持在二楼,天天找学员骚扰。我们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它们就强行灌食折磨。突然把刘涛(石家庄)、贾荣娟(深泽)、白莉萍(辛集)、姚建荣等同修押到四楼,分别在各个屋里進行迫害。刘涛就是在尹汉江为首的邪恶迫害中,一宿被上了6次绳,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恶警采取各种刑具与方式折磨。其实多数大法学员都受到严重迫害,贾荣娟也被绑架到保定高阳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白莉萍长期被铐在走廊的铁栏杆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3/74498.html

2003-11-04: 贾荣娟,女,47岁,河北省深泽县人,曾多次進京正法,2000年底,恶警非法闯入家中,搜出大法资料和条幅,被非法关押在本县看守所。2001年3月被非法劳教3年,恶警用尽各种酷刑都没能改变其正信。2003年4月被秘密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進行残酷迫害,不让任何家人接见。

2001-07-07: 小小深泽县城,至今为止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有19人,送到石家庄劳教所的有17人,监外执行的2人。被非法劳教的有:刘小妙、刘英杰、刘翠英、秦恒然、秀珍、刘亚铃、兰格、刘小菊、曹月红、魏建茹、贾荣娟、王俊同、刘秀棉等等。

针对群众中流传的大法真相资料,他们极为恐慌,气急败坏,对无端怀疑发放大法资料的学员不经任何手续,随意非法抄家,只要发现大法书籍或资料,立即将学员抓走,严刑拷打逼问材料来源。他们不关心真相如何,只关心如何替“人权恶棍”江泽民掩盖真相,企图以强权迫害挡住真理的光芒。他们还用尽特务手段盯梢蹲坑、电话窃听、组织人力昼夜值勤。因为大法资料的事,白庄大法学员秦茹的父亲刚被抓走绑架,还无理要求秦茹的母亲去换;白庄的小芬、东北留的刘小妙、贾荣娟家等等都遭到如此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7/13026.html

2001-04-28: 在大法弟子绝食一个多月后,1月26日她们又遭毒打,贺青被打的口吐鲜血。秦茹、王敬芝、张杏转、刘亚玲、赵俊兰都被打的头晕目眩,几乎晕过去。徐运芬、杜杰、欣棉、会英在3月3日又遭到毒打,打的鼻青脸肿,还戴上了脚铐,3月4日何二利、贺青、李利红被所长打了十几棒子,还戴了五天脚铐。3月9日,秦茹为不报犯人号被打了三十多木棍子,刘亚玲、张杏转被打了十几棒子,晕倒在地上,他们还打了好几棒子才停手。3月14日,在她们全身疼痛不止的情况下,刘亚玲被送去劳教,秦茹、张杏转被所长张彦英给戴上脚铐,她们就是为了不报犯人号、不吃犯人饭、不干犯人活、不能和犯人一样对待,就遭到毒打,在看守所关押的大法弟子们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毒打、责骂。现在被长期非法关押的有:王青华(李家庄)被关押4个多月,去年7月20日被非法罚款4000元。赵会兰(孤庄)去年8月份到现在7 个多月,99年被罚款500元,非法没收100元。袁文格(李家庄)人被关押7个多月,99年罚款500元。2001年被非法从家中抓来关押到现在的有:贾振民、贾振杰(小堡村)、秦茹(中白庄)、贾荣娟(城关)现在被劳教,多次罚款20000元、焦进雪(候村)罚款4000元、马同欣(北赵八)。到北京护法被抓的更是不计其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8/10427.html

石家庄 深泽县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7-09-20: 铁杆乡西河疃村村书记王士法 手机号;15176996961
西河疃村村委王彦春手机号;13131196271
耿庄乡派出所指导员 手机号13931988887

2012-07-24:
直接责任人:
赵八乡政府:邸曼琴、义振
“610”主任杜学军:13603316213
‘610“副主任范向辉:13831105595
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曹福坤:1583116688
深泽县公安局办公室:0311-83524910  0311-83522122
深泽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电话:0311-83522838 83522352
国保大队队长郝娟:13930133885
赵八乡政府:0311-83548061
赵八乡派出所:0311-8354861

2012-01-19: 石家庄市深泽县公安分局
郝 娟:公安局副局长兼国保大队队长,深泽镇东关村人 手机13930133885
曹夫坤:公安局局长 手机15831166888
王会轻:公安局副政委 辛集市人,手机13603315698
杜利建:公安局城区分局局长,铁杆镇杜家庄村人,手机13832144474
邸立起:公安局城区分局副局长
于军坡:公安局城区分局副局长

2011-08-22: 深泽县“六一零”:
主 任:杜学军 白庄乡小直要村人 电话:13603316213
副主任:范向辉 白庄乡小直要村人 电话:13831105595
深泽县国保大队:郝娟 城内人 住东关村 电话:13930133885
深泽县白庄乡政府:电话:83538166
乡 长:张英民 赵八乡西大陈村人 电话:13785174668
贺 年:住址:石油佳世界南邻粮站家属院 电话:13503296738
杨红霞:北白庄村人 住址:富泽园
高庙村:村长:刁占良
深泽县白庄派出所:电话:83538078
所 长:于军坡 住址:交通局对过家属院
电话:13785101718 13785687752
深泽县铁杆镇政府 电话:83598008  8356842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01: 高阳劳教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4148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