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孝感市 >> 储琳(储林,诸琳), 女, 62

个人情况: 孝感市农业银行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孝感市孝南区公安分局
拘留时间: 2006年6月27日
迫害情况: 曾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3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0-31
明慧案例:
家庭成员: 儿女: 朱轶(朱毅)
夫妻/父母: 储琳(储林,诸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2: 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储琳、陈玲被绑架

2018年6月29日,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储琳、陈玲在讲真相过程中被孝三里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劫持到孝感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0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0497.html#1871234515-1


2018-07-01: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6月29日,河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储琳、陈林讲真相时遭人恶报,遭三里棚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具体情况请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70438.html

2017-12-29: 12月19日被绑架的湖北省孝感市储琳在被非法拘留中绝食5天,于12月24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9/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8640.html

2017-12-21: 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储琳被非法拘留补充

2017年12月19日上午9点多钟,孝感法轮功学员储琳,在孝感市孝南区朋兴乡挂口社区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被朋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其家人找到朋兴派出所的时候,已经被送到孝南区拘留所,派出所的警察说是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1/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8126.html

2017-12-20: 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储琳被非法拘留

2017年12月19日上午9点多钟,孝感法轮功学员储琳,在孝感市孝南区朋兴乡挂口社区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被朋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其家人找到朋兴派出所的时候,已经被送到孝南区拘留所,派出所的警察说是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0/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8027.html#171219214425-10

2015-09-23: 湖北孝感法轮功学员王福华被劫持到洗脑班

湖北孝感法轮功学员王福华因诉江被关押在孝感拘留所,9月15日又被转送至武汉洗脑班继续迫害。

另,孝感法轮功学员储琳9月19日上午10点多在虹光菜场发真相资料时,遭航空路派出所警察盯梢,被绑架至航空排出所,经储琳不停讲真相,于下午1点半左右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6195.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附件一:被非法劳教迫害部份学员名单(289人次)
(一)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 关押部份劳教学员名单(94人)
......
储琳,现年55岁,孝感农行学员,06.8.17被非法劳教一年。02.1曾被非法判刑3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2-22: 武汉女子监狱:灭绝人性的系统迫害
......
4、剥夺与家人通信和见面的权利

例如:监狱借口杨淑芬没“转化”,不准接见,可怜她年迈的母亲远远的从浠水赶来。

例如:二零零一年孝感学员储琳被秘密押送到武汉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她女儿终于打听到母亲下落,在监狱里哭了近两小时才见到母亲。

例如:武汉学员吕丽贤不“转化”,监狱不让接见,也不让她给家里写信。监狱为“转化”她,派了三个人到她家里,要她家里人做她的工作。把她妈妈说的话都记在本子上,回来念给她听。狱警说:在监狱里面你不可能炼功,如果你写了保证,你爸妈就能见你了,你在看守所都关了那么长时间,家里人都不知道你现在人怎么样了,只有看一眼才能放心啊。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2/218633.html

2008-04-24: 湖北孝感法轮功学员诸琳等五人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12时到13点,武昌区洪山街派出所到武昌武泰闸法轮功学员徐姓家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孝感法轮功学员诸琳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请知道情况的同修及时说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2008-04-03: 武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08年3月31日上午11点,武汉紫阳路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徐道秀、邱春华,下午1点武汉市洪山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徐捷、陈松、储琳、朱轶、周某。现陈松、朱轶、周某三人已回,徐捷被送到二支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其他法轮功学员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3/175662.html

2006-08-20: 大法弟子储琳正念闯出劳教所
2006年8月17日,大法弟子储琳正念闯出邪恶的黑窝-湖北女子劳教所。储琳于2006年6月27日在外讲真相被三叉恶警绑架至孝感拘留所,后来又被送往湖北女子劳教所说要劳教一年,储琳抵制邪恶的迫害,已于8月17日正念闯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0/135998.html

2006-07-16: 武汉市大法弟子储琳被非法劳教一年
孝南拘留所伙同洗脑班、三叉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储琳、李俊珍。大法弟子储琳被绑架后,公安骗她家里的人说:15天就放人。结果,不到15天,三叉派出所恶警又将她送往武汉市洪山区一劳教所(在南湖边上板桥站附近)所谓判劳教一年继续迫害。此前,大法弟子储琳为了坚信大法,救度众生,目前一家已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她女儿孤苦伶仃。大法弟子李俊珍被绑架后,关了15天,公安部门又勒索他家里1000元钱才放人。此前,公安部门已勒索他家里几万元人民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6/133167.html

2006-07-13: 孝感大法弟子李俊珍,于7月12日被孝感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释放,前后交纳500元生活费,但另一名大法弟子储林被三汊派出所带走,不知去向,极可能被送往武汉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3/132868.html

2006-07-07: 湖北大法弟子储林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湖北大法弟子储林被绑架已是第10天,以前被迫害的很瘦弱的她现在已是瘦骨嶙峋,一点力气也没有。被绑架后她就开始绝食,直至今日仍未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2.html

2006-07-05: 湖北女大法弟子储琳被绑架后绝食已多日
湖北女大法弟子储琳、李俊珍于6月27日在三汊讲真相时,被三汊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日便被关押在孝感黄陂西路洗脑班(孝感法制教育中心,与拘留所挨着)。大法弟子储琳自从被绑架后一直在绝食,至今日已是第7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5/132245.html

2006-06-29: 湖北女大法弟子储琳、魏军被非法抓捕
湖北孝感市两位女大法弟子储琳、魏军在2006年6月27日在三汊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当日便被关押在孝感黄陂西路拘留所(又名孝感法制教育中心),现只知道其值班电话:0712-2884147。请能知详情的同修提供具体情况及电话,负责人等信息。

储琳今年52岁,原来是孝感市农业银行职工,因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底被单位非法除名,并曾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9/131754.html

2006-06-28: 湖北孝感大法弟子储林、李俊珍于6月27日在孝感三汊讲真相时,被三汊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72.html

2005-06-22: 湖北孝感市孝南区公安分局对我家的迫害
我叫朱轶,女,今年22岁,家住湖北孝感市孝南区公安分局,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有家不能归,至今仍流离失所。
我的母亲叫储琳,今年51岁,原来是孝感市农业银行职工,因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底被单位非法除名。母亲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全身是病,人称药罐子,活得生不如死,没几天好活的,修炼后身心健康,按真善忍做好人,道德素质提高了,思想境界、生命得到了升华。可是99年7月20日后,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丧心病狂的对修炼真善忍的广大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镇压,孝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也开始了对我母亲疯狂迫害,不断骚扰她、绑架、非法关押她,企图阻止她修炼法轮功。

母亲于99年12月底为法轮功進京上访被孝南区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云梦看守所内一个月,因生命垂危才让她回家。

2000年3月的一天晚上,母亲被孝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从家里绑架走,理由是怕她上北京,并被非法关押在孝感市第一看守所内6个月。

2000年11月我家遭到孝南分局国保大队一伙非法抄家,母亲被迫流离失所。

2000 年12月母亲進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一星期后送往辽宁省凌源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2001年元月转回孝感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强行判刑3年,在未通知任何家人和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将母亲秘密送往武汉市女子监狱,后家人向其询问遭拒绝。

2003年3月我终于在武汉市女子监狱打听到母亲下落,在监狱里我哭了近两小时才见到我的母亲。后来孝南分局国保大队知道后又串通监狱逼问我的下落,导致我不能再去与母亲见面。母亲在武汉女子监狱期间,监狱为了不让母亲信仰“真、善、忍”每天强行给她“洗脑”,强迫她看诽谤诬陷大法的电视、报纸和书籍,强迫她写“认识”,写“思想汇报”,不配合就不让睡觉,几天几夜“挖墙”(挖墙是一种整人的方法,就是让人离墙一段距离,立正站好,然后让身体向墙倾斜,用头顶着墙角。)不让洗漱,上厕所也要限制,本来上午要上厕所,非要下午才能去。监狱让六个犯人包夹母亲,24小时寸步不离。“挖墙”时她们只要认为母亲没站好,就踢她的脚,母亲的双脚被踢得像馒头,双腿肿得很粗,上厕所时下蹲很吃力,痛得不行。在监狱的指使、逼迫下这些包夹对我母亲采取了各种方法折磨,对她随心所欲想打即打,想骂即骂。为了强迫母亲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六个包夹将她按住、捉住她的右手,母亲将手握成拳头捏得紧紧的,她们就一个一个指头掰,痛得母亲惨叫,后来母亲的右小指被掰伤,至今伸不直,已成残疾。她们还将母亲左手腕和左脚腕用尼龙绳捆在一起悬吊在高低床的上铺铁架子上,头朝下,整个身体都悬起来,只要母亲的身体挨到床边时,她们就用脚踢,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全在手和脚腕上,绳子都勒進了肌肉里,全身那种痛苦的滋味是无法形容的。同样的方法又将右手和右脚捆在一起重复吊着,致使母亲双手双脚麻木、疼痛了一年。监狱的人经常对母亲说:“你的身体不是金刚铁骨,死是不会让你死的,让你死不死活不活,生不如死,受不了就‘转化’,一天不‘转化’,就这样不停的折磨你,还有更厉害的在后面。”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监狱对母亲的种种非人折磨,致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这就是政府对广大民众宣传的对法轮功学员是“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这就是政府所宣扬的“人权最好的时期”。

三年的漫漫长夜,母亲终于熬出来了,然而2004年4月6日早上,母亲准备上街买菜,刚一出门就被国保大队的冷艳兰和另一名女警以与她谈话为由扯住不放,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叫高山,一个姓孙,他们将母亲绑架到一个无人的空房子里進行非法审讯。姓孙的警察强行从她衣服口袋里将家钥匙和十几份真像资料抢走,连买菜的18元钱也不放过,随后他们又非法抄家,把衣柜里挂的衣服口袋全部撕破,有的还扯掉了,大法书和真像资料被抢,家里仅有的一千元钱也被抢走,一片狼藉。高山扬言:就凭十几份真像资料就可以将母亲判刑,还说孝感市那些被判刑、劳教的大法弟子都是他手上判的。这一次他们将母亲非法判一年劳教。在孝感市第一看守所内,母亲绝食抗议,高山和姓孙的一伙伙同看守所给母亲灌浓盐水,致使她当天小便排不出来,第二天排出了一些黑水。他们把母亲成大字形铐在板镣上,不吃饭就不解铐。在母亲绝食第九天,看守所又强行灌食,四五个人将母亲按住,母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乎丧失生命,挣扎中手脚都被铐子磨出了血,当灌食的管子插到气管里时,母亲一下子出不了气,也动弹不得了,看守所见人不行了,怕她死在里面,就一边打吊瓶,一边去办保外就医。到下午天刚黑,他们叫家人将母亲背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2/104607.html

2004-06-04: 湖北孝感市610、孝南区610及国保大队近期活动猖獗,大肆绑架大法弟子。
四月份,大法弟子储林、魏君先后被恶警高某、冷艳兰一伙绑架。储林这次绝食抗议九天,恶警在灌食中将管子插到了她的气管,她因窒息昏死过去了,恶警却说;?“灌死了不负责任!”储林的亲人闻讯强烈要求放人,恶警迫于舆论压力,停止行恶。亲人将奄奄一息的储林背回家。

魏君以前是专修弟子,江氏走卒将邪恶迫害侵入清净的庙内,魏君从庙里出来后屡次三番遭到迫害。这一次在被绑架后,正念正行,闯出了魔窟。

2004-04-09: 孝感市公安局恶警于4月6日秘密逮捕两名女大法弟子:储玲、魏君。其中储玲因遭迫害不发工资,长期流落在外,恶警在其家蹲坑两个多月,4月6日她回家,魏君去看望并想送点生活费,被恶警强行一并带走。恶警又去魏君家搜走大法书籍及师父经文,也给其家庭带来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储玲和魏君因坚修大法都多次被抓捕,家中交了很多无理罚款。

原公安局队长刘某因迫害大法已遭恶报,得癌症而死。现有一姓冷的人接替其位,此人不知吸取教训,迫害法轮功不遗馀力,一步步坐上此位。

2003-10-31: 储琳,女,48岁,农业银行职员,于2000年12月25日在北京证实大法时被恶警抓上警车,在警车上她看到有一名大法弟子被恶警将他头踩在脚下,他还在喊着“法轮大法好”。其他大法弟子制止恶警的恶行时,恶警就给谁头上几棒子。
恶警们把储琳绑架到海淀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由于她不报姓名地址,恶警给储琳编号93。提审她的地方是101预审室,一男一女两个恶警轮换着用电棍电她,先电手、胳膊到头部,后来就将电棍放在她头上,滚动式地在她头上不停地电击。就是在这种酷刑下,她仍不报姓名。恶警将她关進监号,让在押人员折磨她,让她长时间半蹲着,并对她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她失去知觉后,嘴里都出血了。第二天,又用一根长皮管子对她冲冷水,数九寒天,将她衣服脱光打她。其他人看到她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都流下了眼泪。

一个星期后,储琳和其他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送到辽宁省凌源市看守所,每天凌源市公安局行警队的恶警采用“车轮战”逼讯,上手铐(背宝剑)、灌药、灌酒,用肮脏的抹布和拖把往学员脸上擦,拿茶叶水往她们头上泼,对她们调戏,拳打脚踢,说的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当时电视天气预报零下30℃,恶警不让她们穿棉衣棉裤,将她们放在风口最冷的地方挨冻,一边说着下流话,一边用雪团往学员脖子里灌(恶警们自己戴着大手套、穿着羽绒衣,戴着羽绒帽还叫冷),并对储琳用刑,坐老虎凳。恶警对学员说:对待法轮功我们有内部文件,打死算自杀,死后扔到山沟里喂野兽,谁也不知道,等等。

储琳在当地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以后,强行被判了三年,于2002年元月中旬转押到武汉女子监狱。

在武汉女子监狱三监区五分区,由邓悦、王焕英、刘凤娥、熊桂英、黄富群、武智慧六个犯人包夹,24小时轮班寸步不离跟着她,连上厕所都要受限制。每天对她强行“洗脑”。逼她看那些诽谤、诬陷大法的资料、电视录像和焦点谎谈,强迫写“认识”、“思想汇报”,不配合就不让睡觉,几天几夜的“挖墙”,同时不让洗漱。本来上午要上厕所,它们非要强迫到下午才准去。她的双脚肿得发亮,上厕所下蹲都很艰难吃力,痛得不行。即使这样恶人也不放过她,往她头上打,随时踢她肿得像馒头的脚,并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诽谤大法师父与大法,污蔑储琳人格。储琳不愿看到它们造业,就背“洪吟”。它们就将她嘴打得流血,牙也打松了,最后被打昏过去。过后恶人又继续没有人性重复地折磨她,不知这样过了几天几夜(因长时间折磨记不清了),才让睡上一、二个小时。恶人逼储琳写“三书”,她坚定不写。恶人对她想打就打,想骂就骂,随心所欲。恶人常说一句话:“你的身体总不是金刚铁骨,死是不会让你死的,让你生不如死,一天不转化,就不停折磨你,还有更厉害的在后面”等等。

五月初,恶警把储琳和六个犯人关進一个最小的监号,关起门来对她为所欲为的残酷迫害。恶人将她按住,捉住她的右手强迫她写“保证书”。储琳将手握成拳头捏得紧紧的,几个人都掰不开,于是恶人就撇她的手指,一个个撇,储琳痛得惨叫,它们还是撇着不放手。储琳的右手小指骨被撇断,红肿得像胡萝卜,日夜疼痛难忍(至今伸不直,已残)。恶人没有得逞,就用一根细尼龙绳将她的手腕反捆在一起,反着悬吊在高低床的上铺铁架子上,这样储琳全身重量都在两手腕上。由于胳膊是反吊着的,两肩头痛得难以忍受,不知道这样吊了多长时间才将她放下来问她写不写,说不写就再吊上去,就这样不知搞了几个回合。到晚上把她从铁架子上解下来时,双手还是反捆着站在地上,不一会储琳就失去知觉倒在地上。恶人就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反捆在高低床下铺的铁架柱上,将她的头发吊在上铺的铁架子上,目的是不让她打瞌睡,其实她已经失去知觉了。此后发生的事情,“保证书”到底是如何写成的她全然不知。

为了达到它们要的所谓“三书”,它们采取欺骗手段要储琳写“认识”。她还是没有写。包夹恶人邓正悦把“认识”写好,一边不让她睡觉,一边吊着打骂、折磨。由于长期不让睡觉,使储琳神志不清。恶人夜间推搡她的肩膀,抄写一个字要推搡半天,就这样一个字一个字抄成的。储琳清醒一点后,看到它们写的恶毒攻击诬陷师父的“认识”是自己抄写的时,真是撕心裂肺、肝胆寸断、痛不欲生,它们却哈哈大笑。即使这样,恶人认为目的还没有达到,就将“认识”的题目改成“悔过书”、“决裂书”让储琳签名,她不配合恶人,恶人就一直不停止对储琳重复折磨迫害。她不重抄也不签名,恶人邓正悦、王焕英就换了一种更残忍的吊法,将储琳的左手腕和左脚腕用尼龙绳捆在一起,悬吊在上铺的铁架子上,头朝下,整个身体都是悬起来的,只要她的身体挨床边时,恶人就用脚踢,整个身体重量全在手腕和脚腕上。它们将绳子系得死死的,绳子都勒進了肌肉里,全身那种痛苦的滋味是无法形容的,储琳双手双脚至今还在疼痛。恶人用同样的吊法反覆吊她。

每次吊储琳之前,几个恶人将她按倒强行灌药,恶人说灌的是“安全药”,目的是在吊打的过程中不会出事。恶人对她随意打骂极频繁。有一次恶人在小监号关着门毒打她,她喊叫都无人管。她忍受到极限,奋力冲出监号往狱警办公室跑,边跑边喊它们打人啦,直冲到狱警彭红霞(队长)面前,彭大声吼着问储琳:“谁敢打你,有谁打你呀?”那几个恶人竟然无耻地说它们没有打。彭红霞接着说:“这里是强制机关,不听话就是要强制执行。”实际上,就是恶警彭红霞指使它们迫害储琳

它们不仅毒打储琳,还在她的脸上、衣服上、鞋上、碗上写上诽谤污蔑大法的话。恶人在她脸上一边写一边用笔戳她的脸,用手揪她的脸,揪得又肿又青,嘴里经常是污言秽语。在天气最热时,要储琳在没有风、蚊子最多的地方“挖墙”,让蚊虫叮咬,长期不让她睡觉,还不许打瞌睡、闭眼睛。有一个恶人熊桂英将脚气膏用报纸糊上膏药往她鼻子里塞,往她眼睛、脸上到处抹,还不让洗,也不许换衣服。它们对储琳一系列的迫害过程,用尽了各种强制、欺骗、高压的卑鄙手段。储琳在狱中就写了严正声明,对她被暴力折磨下的所谓“转化”,全部作废。同时储琳还写了揭露它们的罪行的材料。三大队恶警姓骢的教导员把她叫去谈话,让她说:“参与迫害的是犯人,干部不知道。”逼她说假话,然后又吼又恐吓她,卑劣至极。

以上是储琳遭遇迫害的亲身经历。

2001-03-22: 湖北省孝感的侦察大队魏友三,刘敬荣利用手中权利,无故到大法学员家中抓人,抄家,随意关押无辜大法弟子,并强行罚款,开除学员公职,让学员有家不能归甚至牵连学员家里人,还向学员家人索要手机等财物。

大法弟子储林,孝感农行职工,已经去世,是孝感公安局家属。因与学员接触,上访,多次被抓,被关押,被抄家,魏刘连其女儿(二十岁,当时不是修炼人)的房间也要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2/9255.html

孝感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19-04-23:
白沙镇派出所警察:
所长万力13797197903
指导员肖进田18995706898
副所长张亮13971967110(已调走)
彭文超13545463445 袁庚18807299912
刘山13797215926
协警黄松明13429927646

孝昌县公安局:
邓惠涛13607299212、13177272918
李逢春13972669311
陈志桥13871898598
管志桥13972669311
国保大队长李金云13972659968
国保大队副队长王胜平,其妻电话13617238009

孝昌县政法委书记蔡传杰电话:13907299871


2019-04-11: 白沙镇派出所电话:07124811170 邮编:432916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白沙镇交通路288号
所长万力13797197903
副所长张亮13971967110
指导员肖进田18995706898
警察黄松明13429927646
警察吴军武18771737855

孝昌县公安局:07124761590、07124761434
国保大队长李金云13972659968、07124765768
国保副大队长左雨明13971971965宅 07124763280

孝昌县
孝昌县政法委
电话:07124773597
书记罗剑峰 07124776699
610主任吉怀阳13907299189

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拘留所:07124895660

2017-12-21:
朋兴派出所:0712-2882268

孝感市公安局总机号:0712-2822623,然后转2017或2016或2018(其它部门号码可顺延)。
湖北省孝感610:0712233503007122335024
孝感国保大队办公室 13307290295
湖北省孝感政法委办公室:07122823652
湖北省汉川市政法委书记 曾耀华

孝感市孝南区公安分局:
电话/传真:0712-2822173
局长殷实15907297666办0712-20532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