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已分化解体) >> 于忠柱, 男, 39

于忠柱
黑龙江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于忠柱2010年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镇
拘留时间: 2008年8月8日
有关恶人: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610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
个人近况: 2010年1月14日 迫害致死 (2010-01-2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8-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17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孙丽娟(大兴安岭呼玛县) 于忠柱
祖辈亲人: 刘玉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6: 神州多少白发送黑发(上)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很多苦难、悲伤与心酸,而其中最凄楚悲凉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特别对于重视香火传承的中国人而言,是最令人痛心的。“子欲养,而亲不在”,道出了世间孝子面对双亲辞世和人生悲欢聚散的无奈;“亲待养,而子不在”,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导致很多人在青壮年就撒手人寰,空留下血泪交织、凄惨无依的双亲的真实写照。

从儿子被绑架后,老人再也没见到过儿子

于忠柱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当地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死时还戴着脚镣子,尸体未经检验就被火化,年仅三十九岁。

刘玉兰

刘玉兰
于忠柱

于忠柱

于忠柱全家多人修炼,中共邪党打压迫害后,亲人多次被绑架、关押、冤判。恶警们经常闯入家中骚扰、恐吓、抄家,这些对于于忠柱的父母于思魁和刘玉兰两位老人伤害很大。特别是小儿子于忠柱被迫害致死,对老俩口打击太大了,于思魁老人说:“小儿子被迫害死心里非常难受,心里不得劲,整日吃不下去饭。”

自从小儿子被迫害死后,刘玉兰老人整日心口堵得慌,喘不上气儿。从于忠柱被绑架后,刘玉兰老人再也没见到过儿子,老人心里想不明白儿子那么年轻,身心健康,学大法后变得那么好,他们怎么下得去手?!他们是怎么把儿子迫害死的呢?!这成了老人的一块心病,老人的头发都白了。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清晨,刘玉兰老人再也挺不住了,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6/神州多少白发送黑发(上)-320475.html


2015-05-04: 大兴安岭于忠柱一家被迫害经历(图)
十六年来,中共官警一次次的骚扰、恐吓、抄家,绑架刘玉兰的儿子、儿媳、女儿,硬是把她活生生的儿子于忠柱关冤狱迫害致死,大兴安岭古源镇刘玉兰老人再也挺不住了,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清晨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法轮功学员于忠柱和孙丽娟夫妇为人正直善良,勤劳能干,乐于助人,只因为他们坚持大法的信仰做好人,于忠柱被枉判六年,妻子孙丽娟枉判四年,二嫂李亚娟枉判三年。于忠柱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晚二十二时被迫害致死、强行火化,年仅三十九岁。

于忠柱这样过早的离世,给他的亲人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刘玉兰老人怎么也想不明白儿子那么年轻、健康、那么好,他们怎么下的去手?!

绑架、酷刑逼供、非法枉判

于忠柱和孙丽娟学大法后,身体健康,按照大法做好人,别人有困难,自己家的活不干也去帮助别人。于忠柱和妻子开了一个小吃铺,别人拿包子不给钱,或赊账不还,于忠柱和孙丽娟都不计较,热心帮助别人,为别人着想。为了世人有好未来,他们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敬凯、“六一零”关崇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强行将于忠柱、孙丽娟夫妻和王玉红等几位法轮功学员绑架。一周后,又绑架了于忠柱的二嫂李亚娟。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从家一直被恶警们用厚衣服蒙着头、捂着脸,手铐反铐着手,被恶警们紧紧的拽着胳膊,劫持至离古源镇很远的韩家园看守所,和塔河县十八站看守所关押迫害。

法轮功学员们被酷刑逼供、逼照相、罚站、铐铁椅子、暴打等等摧残。李亚娟的腿被酷刑的麻木,不好使。于忠柱被强迫长时间坐冰冷的铁椅子。恶警们暴打于忠柱,挑动恶犯欺负于忠柱,一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都吃不饱。又一次刑讯逼供,于忠柱被恶警打的身体虚脱,全身出冷汗,好几天没缓过劲来。当时和他关押一个牢房的犯人都看到了。

四个月后,大兴安岭韩家园伪法庭对于忠柱、孙丽娟、李亚娟等八位法轮功学员所谓“开庭”。法官李恒江说不公开审理,经辩护律师严正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此案,但是,还不允许旁听者进屋,只能在走廊做旁听,开始时,把门关的紧紧的,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

于忠柱在简易法庭上指出办案恶警韩朝等人对他采取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法官李恒江和“公诉人”张志刚面无表情,根本不去过问。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才派他们的同伙去“调查”,这些人不仅没有调查,反而恐吓和于忠柱在一起的犯人,不许出来作证,谁作证谁倒霉,吓的犯人都不敢作证。由于无人敢做证人,此事不了了之。

二零零九年一月,于忠柱被枉判六年,妻子孙丽娟被枉判四年,李亚娟三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董群(韩朝的妻子,国保大队恶警)、韩家园看守所的副所长、胡某等十多个恶警秘密绑架于忠柱至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孙丽娟、李亚娟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于忠柱被迫害致死 尸体被强行火化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死时还戴着脚镣子,尸体未经检验就被火化。

于忠柱就这样被迫害死了,此时妻子孙丽娟还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于忠柱临死也没见上妻子一面。

于忠柱的大姐于秀珍回忆说:小弟于忠柱在大法中修炼,身体一直很好。二零零八年八月被绑架,之后,又被劫持到泰来监狱。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泰来监狱狱警突然打来电话说:“于忠柱感冒了,你来一趟。”没过二十分钟呢又打来电话,说:“你们别来了,来也见不着。”我们觉得蹊跷,我们给泰来监狱再打电话,他们就是不接,打也不接。后来泰来监狱又来电话了还说:“于忠柱感冒了”。我和二妹,就是于忠柱的二姐,我们就赶快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泰来医院,到那儿已经晚上七点了。一楼病房,屋里有两个警察,让我们戴口罩,我们看他们自己也没戴口罩,我们就没戴口罩。病房里就一个床,屋里除了两个监视的警察外,就于忠柱自己。小弟于忠柱正在打着点滴,打着氧气,双脚戴着脚镣子。二妹上街去买东西了。我坐在那儿与小弟唠嗑,病房里监视的警察阻止不让。但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唠的家常嗑,东一句西一句的。小弟说:“我怎么能得那种病呢!”我说:“病疫肺结核!我也觉得很奇怪,咱家从来没有得肺结核的。”

后来小弟说话就非常虚弱了,说话已经听不太清楚了,我听清了一句小弟很埋怨我的话:“大姐,你坐我跟前来,你怎么坐的离我那么远呢!”好像小弟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原来是我一进病房就坐在小弟脚底的床上,因为小弟在打着点滴和氧气,脑袋附近放着氧气罐子、点滴瓶子、管子等东西,不方便坐。我就来到小弟的病床前,小弟说话已经听不清了,他好象要跟我说点啥,但是说也说不清楚了,喘气都很困难了。

我和二妹赶快去隔壁大夫的房间,病房中只剩小弟和二个恶警。我们跟大夫说要求转院,大夫说:“我们会诊一下。”也就仅仅三分钟的时间,我们再回到小弟的病房,小弟于忠柱已经不认人了,我们就喊大夫,大夫来了,就按小弟的肚子,意思是呼救,小弟没有反应,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小弟于忠柱眼睛流泪了,我和妹妹就喊了起来,我悲愤的连喊带哭。我们没有想过,小弟身体一直很好,又这么年轻,怎么能突然没了呢!怎么就死了呢!小弟于忠柱死时还戴着脚镣子!

从晚上七点我们到达泰来监狱到十点零几分,只有三个小时,小弟于忠柱人就没了。开始我们刚到那儿,小弟还好象好人一样,怎么突然就不行了,人就没了呢?!

我和二妹要求看病历,他们说啥也不给看,二妹都跟他们吵吵起来了,才让看。还有一个病历,他们手里拿着,我二妹都跟他们抢的扯坏了,他们也不让看。就三个小时的功夫,人就没了,怎么那么巧呢,之前我们要来不让我们来,后来让我们来了,开始于忠柱人还很明白,后来就突然没了,好象是掐着时间,提前打上毒针就等我们来,家人也看到活人了,让家人亲眼见着小弟死了,人没了。我认为一定是给小弟于忠柱打了毒针或灌了什么药,是内伤,提前定好时间,要到什么时间发作。

说小弟得了病疫肺结核,肺结核要传染的,病房里监视小弟的那两个恶警为什么没戴口罩?

那时我和二妹脑袋都木了,太突然了。人刚咽气,泰来监狱的警察和医院的大夫就要把于忠柱的尸体送殡仪馆,我和二妹怎么都不让,我们说:怎么都得给个暖和的屋,别给冻了,等我家里来人再说。来了一个好象是个小头目,他说:“答应你们吧。”后来说:“送到泰来监狱他曾关押过的地方。”我和二妹要去,那些警察们怎么都不让我们去。

于忠柱的尸体当晚十二点送到了泰来监狱,一月十六日早晨八点就被强行火化了。小弟于忠柱年仅三十九岁。

二嫂李亚娟遭受的迫害

李亚娟是于忠柱的二嫂,李亚娟是一九九六年学大法的,学大法前失眠,便秘,身体非常瘦,严重失眠,躺着睡不着觉非常痛苦,以前愿意美容,学大法后不用去做美容了。李亚娟通过学法修炼一个月后,病全好了睡觉可香了,以前流行感冒都能摊上,学大法后,感冒与亚娟无缘了,走路生风,就象有人推一样一身轻。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让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李亚娟以前自卑心、妒忌心都很重,看到别人比自己强,就受不了,整天怨天怨地的,学大法后,亚娟改变了自己,心情也好了。在单位不与别人争斗,同事欺负亚娟,亚娟也能用善心对待,同事也尊重亚娟了。在家里李亚娟对婆婆和公公象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照顾,任劳任怨,善待家中的每一个人,李亚娟不但所有的病都好了,也知道怎样做好人了。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那时李亚娟婆婆家是炼功点,松岭区古源镇派出所让亚娟的丈夫干扰家人修炼,炼功点解散了。古源镇派出所逼着看中共导演的假自焚录像,亚娟和同修们一看就是假的,因为大法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讲过:“你给他打乱了他不放过你呀,所以自杀是有罪的。”

李亚娟和同修们想:炼功点也解散了,电视媒体说的都是造谣,只有去了北京上访,亚娟和小姑子刚走到加格达奇,就被绑架,古源镇派出所卢学义和另一个男警察把她们绑架到了古源派出所,审讯。亚娟说:炼功学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恶警们不听,还把她们劫持到松岭看守所,开始说关押十五天,而时间又延长了,关押了一个月零十二天才放她们回家。

二零零三年李亚娟坐火车去山东看孩子,在火车上亚娟看手抄的《洪吟》,被乘警看到,就往古源派出所打了电话,这个乘警把亚娟劫持到哈尔滨旅馆住了一宿,又由古源派出所的警察监视去山东看孩子。中共利用世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来害世人。这个警察跟踪监视李亚娟回来不久,就遇了车祸。

二零零三年李亚娟被坏人恶告,古源派出所陈荣双、董庆林把亚娟又劫持到古源派出所,审讯,把亚娟绑架到松岭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零十五天才释放。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李亚娟被绑架到韩家园看守所,亚娟请了律师,辩护无罪,恶人们还是冤判李亚娟三年。在韩家园看守所,他们把亚娟铐在暖气管子上,还铐在小椅子上,逼亚娟半躺半坐在水泥地上不让睡觉,被铐到一、二小时后,双腿、脚就开始麻木,腿脚麻的受不了,脚麻木的不能走路。李亚娟被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九个月,又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李亚娟被绑架到女子监狱七监区,接着又把李亚娟劫持到集训队罚坐小板凳三天三宿,有包夹看着,之后又把李亚娟劫持到八号监室,让邪悟人员转化李亚娟,李亚娟不配合就不让睡觉,到深夜才让回去睡觉。他们强行给李亚娟洗脑,他们诽谤师父和大法,罚坐小凳子,李亚娟被坐小凳子坐的屁股上的肉都没了,只剩下骨头了,骨头疼的受不了,痛苦的不行。李亚娟被坐了两天两宿直到说不炼,写四书为止,才让睡觉。

坐小凳是很邪恶的酷刑,不让睡觉,有的法轮功学员屁股上都坐出黑茧子了,有的学员被坐出了脓水,有的学员坐的骨头都变形了,那种痛苦都无法形容了,恶警逼着法轮功学员写保证,骂大法。

他们把李亚娟分到车间干活,起早贪黑的做奴工,困也不让睡觉,干到后半夜,不完成他们规定的任务不让睡觉,有时整宿整天的连轴干,为他们创效益。还天天逼着学习诬陷大法的材料,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洗脑,他们随便编造材料。还逼着一次次的写思想汇报,李亚娟在那里被煎熬迫害着。李亚娟写了严正声明,写声明后,李亚娟不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李亚娟关进了小号,小号非常寒冷,把李亚娟的手冻成了大骨节,双手和骨节都疼痛难忍,

二零一零年三、四月份李亚娟不配合邪恶,不奴工,不穿他们车间犯人的衣服,七监区的恶警王队长把李亚娟绑架到小号。北方的三、四月份很冷,小号没有暖气,恶警们故意敞着窗户敞着门,没有被褥,没有牙具,啥也没有,只有冰凉的水泥炕上放了一层板子,一个人关押一个监室,白天逼坐在炕边上,手脚冻的痒痛麻,想活动活动,不允许动;晚上被躺在冰冷的炕上,冻得睡不着觉,想活动活动,还不让,冻的实在受不了,一活动活动身子,他们就发现了,就逼坐或躺在凉炕上。李亚娟手脚冻得麻胀,一碰到凉水,手脚骨头剧痛,手上关节肿了起来,成了大骨节,直到现在李亚娟的手骨节仍是肿痛。小号每日给喝很稀的粥,恶警们故意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欲使学员受不了来达到配合他们的目的。李亚娟被关押小号十五天。从小号出来后,他们还是让李亚娟配合他们,逼着李亚娟奴工劳动,挑拨刑事犯怨恨法轮功学员,说李亚娟不干活等。

李亚娟被关押迫害了三年后才释放,家人来接,派出所警察还跟着,怕李亚娟上访说真话,逼着按手印配合他们建立档案承认自己是犯人被释放的,李亚娟不配合他们。

于忠柱离世时,李亚娟和弟媳孙丽娟还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煎熬,于忠柱临死也没能与她们见上一面。

儿子被迫害致死 母亲悲愤离世

于忠柱的父亲于思魁,八十二岁,母亲刘玉兰,七十六岁,于思魁和刘玉兰老人是一九九六年学大法的,学大法后,两位老人受益很多,身心健康。因为大法太好了,老人的儿子,儿媳、女儿等多人修炼大法。

中共邪党打压迫害后,小儿子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小儿媳孙丽娟被冤判四年,二儿媳李亚娟被冤判三年,大女儿、二女儿等人也二次被劫持洗脑班,还被绑架关押看守所十五天。恶警们经常闯入家中骚扰恐吓,抄家,绑架孩子们,打探孩子们的情况,这些对于思魁、刘玉兰老人伤害很大。特别是小儿子于忠柱被迫害致死,对老两口打击太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于思魁老人说:“小儿子被迫害死心里非常难受,心里不得劲,整日吃不下去饭。”于思魁老人耳朵听不太清楚,眼睛也看不太清,说话缓慢。

自从小儿子迫害死后,刘玉兰老人整日心口堵的慌,喘不上气儿。从于忠柱被绑架后,刘玉兰老人再也没见到过儿子,老人心里想不明白儿子那么年轻,身心健康,儿子学大法后变得那么好,他们怎么下的去手,他们是怎么把儿子迫害死的呢,这成了老人的一块心病,老人的头发都白了。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发起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恶警、坏人经常对两位老人骚扰、恐吓、监视、抄家、绑架他们的孩子们,给老人的身心造成很大的伤害。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清晨一点,刘玉兰老人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4/大兴安岭于忠柱一家被迫害经历(图)-308431.html

2013-01-10: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
——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267737.html

2012-10-23: 大兴安岭古源镇于忠柱夫妇被迫害纪实

大兴安岭古源镇于忠柱和孙丽娟夫妇,为人正直善良,勤劳能干。他们二人学炼法轮大法以后,尊老爱幼、热心帮助他人,是人们称赞的年轻人。可是由于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于忠柱被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冤判六年,孙丽娟被冤判四年。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被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副局长刘亚州、国保局马荃、松岭区公安局副局长付振东、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敬凯、松岭区公安局六一零关崇荣等,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古源社区街道委主任等几十人强行将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于忠柱、妻子孙丽娟、法轮功学员王玉红、左伟雁等绑架,一周后又绑架了李亚娟。

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从家一直被恶警们用厚衣服蒙着头、捂着脸,手铐反铐着手,被恶警们紧紧的拽着胳膊,于当晚于忠柱、王玉红、李亚娟被劫持至离古源镇很远的韩家园看守所,孙丽娟、左伟雁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看守所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们被酷刑逼供,逼照相、罚站,铐铁椅子,暴打等等摧残。于忠柱、王玉红长时间双手被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起吊在暖气管子上,蹲不下,站不起来,只能猫着腰。王玉红的手脖子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痕。恶警韩朝不让王玉红上厕所,还手拿两个矿泉水瓶子来回反复倒水来刺激她。李亚娟的腿被酷刑的麻木,不好使。赵培金被铐铁椅子上刑一宿,晚上天很冷,赵培金只穿一件坎袖上衣,恶警们轮流逼供,还指使女刑事犯打赵培金。

于忠柱被强迫长时间坐冰冷的铁椅子。恶警们暴打于忠柱,挑动恶犯欺负于忠柱,一顿饭只给一个不大的馒头,都吃不饱。又一次刑讯逼供,于忠柱被恶警打的身体虚脱,全身出冷汗,好几天没缓过劲来。当时和他关押一个牢房的犯人都看在眼里。

参与审讯迫害的恶警有: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副局长刘亚州,大兴安岭地区国保局马荃,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和尹志峰、王云龙、季春雨三个副局长、刑警大队副科长韩朝、原韩家园新兴派出所所长宁英伟(现在是韩家园看守所所长),韩家园刑警队的恶警、哈尔滨姓王的五十多岁的网特等。为了达到他们邪恶的目的,他们轮流酷刑逼供,什么手段都用。

于忠柱、孙丽娟、李雅茹、赵培金、佐伟雁、王玉红、李亚娟对非法关押、酷刑等不公正的对待绝食抗议,看守所无人问津。

被非法判刑

八位法轮功学员都请了辩护律师。可是在开庭前,司法部门不让律师与当事人法轮功学员见面,不给卷宗,为难律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大兴安岭韩家园伪法庭对于忠柱、孙丽娟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伪法官李恒江称此案不公开审理,经辩护律师严正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但是,却将简易法庭临时设在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公安局看守所的会议室。

所谓的“公开审理”还不允许旁听者进屋,只能在走廊做旁听,开始时,还把门紧紧的关上,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没有法院,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

在非法开庭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们指出办案警察非法扣押他们私人物品如:手机、电脑、新购买的还没开封的光盘播放机等等东西时,公诉人张志刚当时抢着说:“物品都扣押,不能还给他们。”

于忠柱在简易法庭上指出办案恶警韩朝等人对他采取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所谓的“法官”李恒江和“公诉人”张志刚(大兴安岭呼玛县检察院起诉科科长)面无表情,冷漠无动于衷,根本不去过问。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才派他们的同伙去“调查”,这些人不仅没有调查,反而恐吓和于忠柱在一起的犯人,不许出来作证,谁作证谁倒霉,吓的犯人都不敢作证。由于无人敢做证人,此事不了了之。

二零零九年一月,于忠柱和王玉红被枉判六年,于忠柱的妻子孙丽娟被枉判四年,左伟雁四年,李亚娟三年。法轮功学员们对不公正的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到大兴安岭中级法院。他们的上诉不但没得法律的保护,大兴安岭六一零的恶人反而扬言要抓捕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董杰(韩朝的妻子,国保大队恶警)、韩家园看守所的副所长、胡某等十多个恶警秘密绑架于忠柱至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妻子孙丽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李亚娟、左伟雁、王玉红、色桂荣、赵培金、李雅茹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于忠柱在家时,身心健康,身体素质非常好,在韩家园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被办案恶警的刑讯逼供,酷刑暴打,都没有倒下,劫持进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不到一年,就被迫害死了。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于忠柱的家人突然接到泰来监狱的电话,通知去泰来医院。在家人赶到时,家里人都被搜身,不许带通讯工具,及照相机等物品,手机等被扣压。于忠柱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晚二十二时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一月十六日尸体未经检验就被强行火化,仅仅三十九岁。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过早的离世了,离开了他白发苍苍的父母,离开了还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了,苍天都为这个家庭落泪。

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折磨死了呢?泰来监狱恶警的邪恶程度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恶警们利用恶犯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恶犯们为了挣分,得到恶警的欣赏,就暴打、摧残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3/大兴安岭古源镇于忠柱夫妇被迫害纪实-264376.html

2010-01-22: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于忠柱,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

当天于忠柱家里突然接到监狱电话,通知去泰来医院。在家人赶到时,家里人都被搜身,不许带通讯工具及照相机等物品,手机等被扣压。于忠柱在同日晚二十二时含冤辞世,一月十六日尸体未经检验就被火化。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六一零”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于忠柱、孙丽娟(夫妇)。王玉红、于忠柱被非法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孙丽娟、佐伟雁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看守所。

这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零九年初被非法判刑,于忠柱被枉判六年、孙丽娟被枉判四年、王玉红被枉判六年、左伟燕被枉判四年。他们的上诉不但没得到法律的保护,地区“六一零”人员扬言要抓捕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律师。

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王玉红等七人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于忠柱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16710.html

2009-05-01: 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林场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林场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王玉红被枉判六年、李亚娟被枉判三年、左伟燕被枉判四年、孙丽娟被枉判四年、于忠柱被枉判六年、韩家园林业局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赵培金被枉判五年、色桂荣被枉判四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

她们的上诉不但没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地区610人员扬言要抓捕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这就是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

现大法弟子王玉红等七人已于4月27日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于忠柱已于4月27日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5/1/200026.html

2009-01-20: 呼玛县王玉红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

据悉,王玉红等大法弟子已被非法重判,其中王玉红、于忠柱分别被枉判六年,赵培金被枉判五年,左伟燕、孙丽娟、色桂荣分别被枉判四年李亚娟、李雅茹分别被枉判三年、现她们已分别上诉。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0/193851.html

2008-12-21: 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林场被绑架大法弟子面临被非法判刑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古源林场,在八月八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王玉红、李亚娟、左伟燕、孙丽娟、于忠柱(夫妇)和韩家园林业局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共八人,被定于2008年12月22日在韩家园开庭,现同修的亲属已聘请到八位律师为以上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191969.html

2008-08-21: 大兴安岭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等遭绑架、非法关押

2008年8月8日下午五点半,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610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非法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于忠柱、孙丽娟(夫妇),王玉红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其他人不知去向。

王玉红、佐伟雁家的电脑被抄走。佐伟雁抵制迫害,恶警破门而入当场给戴上手铐。家属孙明耀因制止恶行被非法拘留。

这是继十天前韩家园大法弟子李亚茹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的又一起严重迫害事件。

补充内容:大法弟子于秀珍家?无人,恶警撬开门,乱翻东西,有二万元存款的三张存摺被抢走。韩家园公安局长韩超亲自参与迫害。

补充内容:8月17日 古源大法弟子李亚娟被绑架。王玉红、于忠柱被非法关押在韩家园看守所,孙丽娟、佐伟雁被非法关押在十八站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184488.html

2008-08-12: 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大法弟子被公安恶人迫害

2008年8月8日下午五点半,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公安局、国保局、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610关从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古源派出所、委主任等十几人非法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大法弟子王玉红、佐伟雁、于忠柱、孙丽娟(夫妇),王玉红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其他人不知去向。

王玉红、佐伟雁家的电脑被抄走。佐伟雁抵制迫害不配合,恶警破门而入当场给戴上手铐。家属孙明耀因制止恶行被非法拘留。

这是继十天前韩家园大法弟子李亚茹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的又一起严重迫害事件。

补充内容:大法弟子于秀珍家里无人,恶警撬开门,乱翻东西,有二万元存款的三张存折被抢走。

韩家园公安局长韩超亲自参与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齐齐哈尔 泰来监狱(泰莱监狱,对外称泰来机械厂,已分化解体)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10-14: 张月胜0456-7893388、13845614618

2019-05-12:
现知局长李广安电话是:13634825911
书记李臣电话是:13604625000。
2018-09-01: 齐齐哈尔监狱
监狱长:(监狱新上任)
于长岭:电话不祥
副监狱长:(原监狱长助理)
李明:手机13846284466 宅电2918598
李明妻子叫王莉:(也是狱警)手机:13009737748
住址;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东市场小区28号楼5门401室
狱政科:0452---6108031
狱政科科长:顾广会
还有一个杨(姓)科长
三监区队长:石建明:电话:13946234300
警号:2323305
监区副大队长警号2323480
会见把门的男狱警号2323413

2018-06-20: 黑龙江齐齐哈尔泰来监狱电话: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最新部份号码) (邮编:162401;区号:0452)
序号 姓名 性别 手机号码 岗位 职务
1 李明珠 男 18004625309 十二监区 副监区长
2 王学超 男 18004625269 劳动改造管理科 二级警察
3 赵海明 男 18746270123 出监教育监区 二级警察
4 陈永旭 男 15636248234 刑罚执行科 二级警察
5 王敏 男 18004625180 三监区 二级警察
6 任民 男 15245257755 四监区 二级警察
7 陈煜昊 男 18645206080 八监区 二级警察
8 邵岩 男 18004625299 十二监区 二级警察
9 刘道含 男 18004625412 十四监区 二级警察
10 陈宇哲 男 18088720750 十五监区 二级警察
11 苍权威 男 18004625155 十六监区 二级警察
12 孙国誉 男 18004625369 十七监区 二级警察
13 尚英超 男 18004625368 十六监区 二级警察
14 那琳 男 13796783923 看守大队 二级警察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08-12-21:
韩家园林业局贮木场机关人员及中层干部电话号码表(区号是0457)
姓  名 手 机 办公室 住 宅 姓  名 手 机 办公室 住 宅
陈先义13904573593 3532901 3534018  吴平 3532908 3533169
庞秀志13329370088 3532909 3534187 金浩然13091730677、8960400、3532642
华玉林13555080199 3532905 刘 革 6731081 8960396 3533004
张明新 13555080333 3532907 8960388
李树森 13194570311 8960396 3534239
樊立军 13504560067 3533009 3534726
于海生 13846566899 8960394 3533089
窦统伟 13136700566 8960399 3534909
史丽娟 13351370108 8960392 3533089
郭玉凤 13846566915 8960391 3533137
秦丽华 13359900833 8960392 3534833
韩 雪 13359900888 3532628 3532111
王瑞权 13039910101 8960393 8960278
赵国杰 13039900070 8960400 3533038
张振才 3733287 8960395 3532964
顾 娟 6731200 8960394 3534239
崔刘红 6731888 8960396 3534000
王洪霞 13039926666 8960391 3532273
柴 杰 13845780097 8960394
郑秀荣 13555080433  8960391 3534304
刘春萍 13089920097 8960399
一 段  8960381
李秋萍 13904570543 8960393
韩万德 13089900705 8960381 3533705
苗 旺 3732668 8960395
肖国峰 13089910311 8960381 3532065
花清印 13555077774 8960392
于海东 13846578088 8960381 8960008
许焕文 13089900700 8960396 3533099
二 段  8960382
郝 猛 13136700444 3532908
张 帅 13089900890 8960382 3534659
秦 蕾 13555080755 3532628 8960606
常德彬 13339373666 8960383
郭家成 13846586999 8960394
梁国君 3730115 8960381 3533037
陈永发 6731279 8960395
刘会彬 13845780313 8960382 3534312
张秀梅 13351370848 3532902 3532707
三 段  8960383
孙爱君 13089910881 3532902 3532621
窦统平 6634107 8960397 8960086
王翠峰 13352570809 3532903
杨 帆 13804840007 3532903 3532115
郭晓冰 13089920009 3532908 3533013
蔡贵龙 13351370558 8960383 8960555
杨 波 13846554767 3532908 3532101
刘长伟 13329370199 8960381
原木段  8960384
包装队  8960387
王亚生 13359620889 8960384 35308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