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大庆市监狱) >> 倪文奎, 男, 42

倪文奎
和平时期修炼中的倪文奎
个人情况: 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
迫害情况: 被关押在大庆监狱已二年
个人近况: 2007年11月12日 迫害致死 (2008-01-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071

被大庆监狱迫害后的倪文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5-04: 修大法获新生 大庆倪文奎被中共迫害致死情况
大庆采油六厂倪文奎先生,由于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遭到中共恶警的绑架、非法关押、判刑和酷刑迫害,导致身体瘦骨嶙峋,象植物人一样, 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时年四十二岁。
奇特的皮肤病修大法好了 全厂震惊

倪文奎,一九六六年二月出生于大庆,生前是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家住大庆市让胡路区采油六厂。修炼法轮功前,吸烟、喝酒、还染上打架的劣行。全身百分之九十八的皮肤长满牛皮癣,找不到一块比指甲还大的好皮肤,连五官,头上,手背上全是癣。走在街上人们都惊讶的围着问:“这是什么病?”

病魔使他常常无法入睡,不敢脱衣上床,因一碰就出血,衬衣粘在肉上更难受痛苦极了, 无奈只好和衣靠在沙发上,长了十五年的牛皮癣,使他活的痛不欲生,讨治各种偏方,各大医院医治也没治好。几次去黑龙江五大连池疗养,也不见好转。九七年四月份被五大连池疗养院送回,说他的病已经不能治了,回家准备后事,他绝望地从五大连池返回家。

一九九七年五月,就在他绝望之时,有好心人告诉他:“只有大法能救你,你快修炼吧。”他半信半疑,还不很情愿地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谁知越看身体越舒服,一气看了一百多页,异常激动,都半夜了他还兴奋地抓起话筒给姐姐打电话,姐姐非常紧张,以为弟弟病危了,可一听是弟弟病情好转了,才舒口气。第二天倪文奎把烟酒都戒了,到炼功点开始学法炼功。

修炼法轮功后,他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随着道德提升和思想境界的升华,三十多天后,他一身牛皮癣全好了,工作也上进了,全厂人都震惊了。次年他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开表彰大会时他代表劳模发言,公司领导对厂长说:“他以前奇特的皮肤病,一炼法轮功全好了,恶习也没了。”此后他连年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

讲真相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倪文奎上省政府上访,用自己亲身经历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十一月份因不签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邪党谎言蒙骗的单位领导,从十二月份起扣发他的工资(原来每月一千五百多元),每月只给四百七十元的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倪文奎上北京说公道话,在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遭到天安门警察毒打绑架。在京关押三天后,被大庆市庆新派出所警长沙福金和两个警察劫回大庆,送到让胡路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转到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七十二天。由于倪文奎身体被迫害有病放回家。

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康复,到单位上班,且被调换岗位去看大门、打扫卫生。后来单位领导又让他回到原岗位,和其他职工一样干活,别人每月拿一千五六百元,只给他四百七十元生活费,从经济上勒索好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下午,倪文奎买蔬菜和水果刚进家门,就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是不法警察,就想把门关上,恶警硬冲进屋把他绑架到庆新派出所,当时恶警要把他十二岁的儿子也带走,被倪文奎制止。同时参与绑架的有六厂派出所十楼区王姓片警和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

被利欲冲昏头脑的恶警们把倪文奎绑架走了,还不甘心,随后王姓片警又带领喇嘛甸派出所十多个警察和几辆警车来他家打劫,吓得孩子不敢开门。他们就在楼道里守候,等倪文奎妻子回来。恶警们从下午三点半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半左右也不见有人回来,他们就砸门,砸不开门,这群匪警又叫来几个帮凶,找来吊车,暴徒把他家的阳台玻璃砸碎,先进来一个把门打开,然后十多个恶警蜂拥而进,从阳台窜到房间翻箱倒柜,家里东西全翻遍了,室内被翻得一片狼藉。把他家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收音机、坐垫等物品以及一本大法书和几十份真相资料全部抢走。同时又恐吓孩子,让说出都谁到他家来,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从此以后孩子只要听到楼道里有人大声说话都害怕,吓得发抖。倪文奎的妻子也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十二岁的儿子由别人照管。

当天晚上,倪文奎被送进让区独立屯看守所关押,也没通知他家人。事后亲友到派出所找人,值班警察说送独立屯看守所了,家人去看不让见。

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他非法判刑三年,并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大庆市红卫星监狱加重迫害。家人到看守所交伙食费时,看守所警察说:“别往这交钱了,法轮功八人全转到红卫星监狱去了。”家人又去监狱找人,监狱说:“有这个人,说是三年。”并且不让接见。这时家人才得知倪文奎被关押在红卫星监狱。

一年多时间,监狱不让家人见倪文奎。零四年的七月份,家人托人去见了他一面,时间很短,只说几句话,倪文奎就被强制带走了。后来狱方一直不让家人再探视,家人又托人要求探视,监狱说:“他们都正在闹绝食呢,一律禁止接见”。狱方不让探视,是害怕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被曝光。

在大庆监狱这个黑窝,倪文奎不配合恶狱警对大法犯罪,没有任何签字。遭到单独监禁、不让睡觉、洗脑、冷水浇、毒打、电击等多种酷刑迫害。恶狱警指使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轮番看着,他一闭眼睛就被拳脚相加,不让他出门,不让他和任何人说话,不让任何人接触他,吃饭都得包夹把饭端到房间里来吃。威逼他看诋毁法轮功的电视,写诬蔑法轮功的“五书”。有一次半夜,倪文奎被突然拉出牢房,二十多名恶狱警对他酷刑折磨,用冷水浇他,逼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遭酷刑折磨后,倪文奎从此不能清晰说话,并反应迟钝。倪文奎在狱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后来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被保外就医回家。回家后身体一直不好,走路都得人扶着,说不出话来,吃不下饭,从嗓子一直到胸部全痛,说话声音嘶哑不清。就这样让胡路区喇嘛甸派出所片警还经常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六年三月,大庆监狱的恶警也去家中骚扰他,他被迫离家十多天。由于骚扰和没有稳定的环境,使倪文奎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身体一直不能康复,一天比一天消瘦。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身体虚弱的倪文奎突然不省人事,在住院期间咽喉又长一个包,手术后一直不好,流脓、流血水,倪文奎体重从一百三十斤,下降到只有六、七十斤,神志不清,后来十个多月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只能用导管进食、进水维持微弱的生命,整个人瘦得只剩一层皮包着骨头,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4/修大法获新生-大庆倪文奎被中共迫害致死情况-272798.html

2009-06-01: 大庆监狱虐杀至少九名法轮功学员(图)
大庆监狱,俗称大 庆地狱,当地人都这么叫。这里是使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场所,这里是黑吃黑的人间地狱。共产邪党把大庆监狱披上了省文明单位的外衣,使它肆无忌惮的制造 着人间的种种罪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这里成了中共邪党在黑龙江省非法关押、迫害直至虐杀只想追求 “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基地。大庆、哈尔滨、绥化、佳木斯、齐齐哈尔、牡丹江、鸡西等地区的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这里进行迫害,还 有从各地监狱秘密转押到大庆监狱的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到现在仍然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在大庆监狱非法关押、进行迫害。

截至二零零九年五 月三十日,透过层层封锁从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大庆监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最少九名,平均每年虐杀一名。大庆红卫星监狱副监 狱长姜树臣、“六一零”头目郭春堂在组织迫害法轮功的专门会议上明目张胆的叫嚣:“大庆监狱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啥事也没有。”监狱七监区长李凤江、 干警李伟楠等都曾邪恶而又狂妄的咆哮:“不转化就火化!”

就在人们日益广泛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今天,就在共产邪党已经四面楚歌、走向穷途末路的今天,就在全民反迫害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大庆监狱又悍然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施以黑手,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左右,把法轮功学员李敏虐杀。

李 敏,男,现年五十一岁,哈尔滨市呼兰区财政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大庆监狱七监区。因长期遭受大庆监狱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李 敏的身体十分虚弱,出现脑血栓等症状。大庆监狱还以李敏拒穿囚服为借口,不给李敏饭吃。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李敏的家人去探视时发现他已经被监狱迫害的不能 行走,会见是犯人背出来的,说话都吃力,随即向监狱提出放人。七大队恶警队长公然阴阴的说:“什么时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你 回家也就是活个十天八天的,否则绝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李敏在不省人事、连呼吸都困难的情况下才被转到大庆龙南医院住院二部四 楼脑内科病房,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李敏,却被铐着沉重的脚镣。医生私下议论:这哪是监狱呀,我看就是地狱,把人都整成和死人差不多了,还给铐着脚 镣,真是一群魔鬼。家属也说:“人都这样了,你们还给戴脚镣?”恶警竟借口说:“开不开锁。”家属据理力争道:“你们给带上的,你们为什么开不开锁?”最 后恶警在舆论的压力下,才把李敏的脚镣子硬拽了下来。五月二十三日二十点左右这位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大庆监狱虐杀了。

大庆监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案例有:
......

倪文奎:男,四十二岁,大庆市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大庆监狱遭单独监禁、不让睡觉、洗脑、冷水浇、毒打等多种酷刑,最后被迫害的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用导管进食、进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保外就医后,大庆监狱还不断骚扰,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倪文奎含冤离世。
。。。。。。

●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种常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酷刑,在大庆监狱法轮功学员遭遇的酷刑更是惨绝人寰,如:虐待生殖器: 法轮功学员李立壮肋骨被打断,数九寒天他的衣服被扒光,并被强制往冷水里浸,在此过程中,小便被强力往下拽,睾丸被捏的肿胀;干警勾结恶人将橡胶管插入李 立壮的肛门中,往里灌凉水,灌一会看不行了,再由两个犯人拖着他赤裸的身体在地上遛。打伤内脏:法轮功学员朱洪兵被打的全肺脓肿,部份肺叶已断离主气管, 当医生排脓物时,竟把肺叶吸出来。酷刑十字架: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绑在横竖交叉的二十公分宽、两米长的两条木板合成的十字架上,然后扔在厕所的地上, 进行暴打,其间还不断的用烟头烧、皮管子抽,不准睡觉,昼夜折磨,打昏过去,用冷水泼醒接着折磨。法轮功学员赵玉安被此酷刑致耳膜穿孔,至今听力都没有恢 复;金生被此酷刑致全身肿胀,皮肤呈青紫色,大腿肿的很粗,裤子都脱不下来;关兆起脸被打变形、遍体鳞伤、两肋肿胀,尿血长达半个多月……

中 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招致天怒人怨,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好下场,共产邪党从迫害法轮功那天起,就定下了它的覆灭的下场!五千五百余万人的 退党(团队)大潮已使共产邪党全面解体,那些紧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随时都可能被推向历史的审判台!贵州省平塘县发现的藏字石,上面自然形成的 “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就体现了上苍的意志,那些还在紧跟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必将没有明天!

请不要辜负了神佛的慈悲,快快 寻找真相,认清真相,汇入到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中来,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天灭中共的历史时刻,抓住通向未来的机会!但时间真的不多了,老天能 允许邪恶继续下去吗?!现在的萨斯病、手足口病、禽流感、猪流感等不正是在向迷茫中的人们一次次的敲响警钟吗?!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2012.html

2008-02-02: 大庆大法弟子控诉中共邪党二零零七年恶行
申诉状
申诉人:大庆全体大法弟子

事由:对大庆地区有关公、检、法人员在二零零七年非法抄家、绑架、拘留、逮捕、酷刑折磨等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件提出申诉。

要求事项:

一、依法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李卉、刘志高、刘艳霞、黎炳英、陈凤珍、王桂华、周文彦、尹桂荣、杨金凤、李云彪、彦秀丽、韩德发、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崔玉梅、董文武、周文艳、施宝生、李春英、张亚琴夫妇等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二、依法追究大庆市公安局林国利;国保大队钟明(音)、李玉春、刘保峰、张宁宁;卧里屯公安分局张义清;红岗分局孙化呈、林水、李金瑞、魏涛;八百垧公安分局于长军、王欣鹏、黄明海;萨区分局梁胜利、李安波、王松、钟玉珍、赵景洲、何凌志、刘建华;铁人分局孙秀范、范春明、王涛;喇嘛甸公安分局王秉胜等有关人员;萨区、红岗、新村、大同、龙凤、让湖路检察院对应的法院等有关人的法律责任。

三、依法赔偿由此给被害人和家人造成的一切损失,退还强抢的一切财物。


倪文奎,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修炼法轮功前全身百分之九十八的皮肤连五官都长满牛皮癣,找不到一块比指甲还大的好皮肤,常常无法入睡,不敢脱衣上床,因一碰就出血。他痛不欲生。九七年四月份被五大连池疗养院送回,说他的病已经不能治好了,回家准备后事吧。在他绝望之时,幸遇法轮功,看了《转法轮》第二天他烟酒全戒了,炼功三十多天,一身牛皮癣全好了,全厂人都震惊了。从镇压法轮功开始,身心受益,绝处逢生的他怎么能不出来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大法和创始人李老师是被冤枉的。因此被大庆公安局多次非法关押,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被喇嘛甸派出所一恶警领二十多个警察从三楼破窗而入,绑架关押判刑三年,在狱中受尽折磨。出狱回家后,喇嘛甸公安分局片警还常到家中骚扰,精神的重压使他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最后十个多月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171569.html

2008-01-02: 黑龙江大庆监狱这个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黑窝,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次進行了凶残、疯狂、灭绝人性的血腥迫害。大庆监狱至今已至少迫害死五名大法弟子,他们是王洪德、袁清江、许基善、周述海、倪文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69455.html

2007-12-31: 大庆地区2007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统计
根据明慧网报导统计,大庆地区二零零七年从年初至年末,遭绑架、关押与骚扰的法轮功学员约为70人以上,其中遭非法判刑者约为9人(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彦秀丽、韩德发、刘志高、杨金凤、尹桂荣);遭非法开庭审判但详情未知的3人(周文彦、施宝生、李春英);被非法劳教的约5人(铁志杰、崔玉梅、李云彪、董文武、柴树湖)。另有被迫害致死者共有7人(张洪权、马冰、张宝英、周述海、姜湃、刘生、倪文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63.html

2007-11-23: 大庆市大法弟子倪文奎被迫害去世(图)
黑龙江省大庆市采油六厂大法弟子倪文奎,男,四十二岁,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多钟去世。倪文奎自从大庆监狱回来后,身体状态一直不好,最后昏迷不醒,象植物人一样十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直到去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3/167050.html

2007-08-19:大庆市倪文奎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图)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倪文奎在八年迫害中,经历了多次绑架、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邪党红卫星监狱遭单独监禁等非人迫害。出狱后,倪文奎在当地恶警不断迫害中,虚弱的身体越来越糟,现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

倪文奎,一九六二年二月出生于大庆,原大庆采油六厂井下作业公司十一队职工。修炼大法前,倪文奎全身百分之九十八的皮肤连五官都长满癣,全身找不到一块比指甲还大的好皮肤,常常无法入睡,不敢脱衣上床,因一碰就出血,使他痛不欲生。九七年四月份被五大连池疗养院送回,说他的病已经不能治好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倪文奎绝望之时,幸遇法轮功,看了《转法轮》第二天他烟酒都戒了,炼功三十多天,一身牛皮癣全好了,全厂人都震惊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他上省政府上访,单位从九九年十二月份起,扣发他的工资(原来每月一千五百多元),只给四百七十元的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倪文奎上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回大庆,关押到让胡路拘留所十五天,又转到萨区收容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二点钟,喇嘛甸派出所恶警带二十多个警察从三楼阳台破窗而入,将倪文奎从家中绑架到大庆喇嘛甸派出所,后将他非法判刑三年。

倪文奎被非法关押在红卫星监狱三年中,一天二十四小时被四包夹轮番看着,包夹经常不让他睡觉,一睡觉就打,不让他出门,不让他和任何人说话,并强逼他看诋毁法轮功的电视、写“五书”。有一次半夜,倪文奎被突然带拉出牢房,二十多名警察对他酷刑折磨,用冷水浇他,逼他放弃修炼。

倪文奎在狱中受到极大的伤害,出狱时说话声音嘶哑不清。回家后,喇嘛甸派出所片警还经常到家中骚扰。持续的迫害使倪文奎的身体一直不能恢复。零六年三月,监狱来人找他,他被迫离家十多天,期间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

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身体虚弱的倪文奎突然不省人事,在住院期间咽喉又长一个包,手术后到现在一直不好,流脓、流血水。倪文奎从被迫害前的一百三十斤,现下降到只有六、七十斤,现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只能用导管進食、進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他只有四十二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9/161163.html

2004-09-04: 大法弟子倪文奎被非法判刑,被关押在大庆监狱,从关押至今已近二年时间了。去年七月份时,家人托人去见了他一面,时间很短,也只是说几句话,倪文奎就被带走了,狱方至今不让家人再探视。前几天家人又托人要求探视,当时答应了,可过二天又说不行了,监狱人说:“他们都正在闹绝食呢,一律禁止接见,托人也不行。”他们不让探视,是因为他们害怕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被泄露、曝光。

2003-10-29: 采油六厂大法弟子李子宽、金秀军、倪文奎等都是由于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而遭到了各种形式的迫害:被抄家、扣发工资奖金、监禁、绑架、强制洗脑、劳教、流离失所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9/59685.html

2002-11-25: 十一月三日下午六点多钟,大庆采油六厂派出所的二个恶警到大法弟子倪文奎家進行非法搜查,然后回去叫来好几辆警车,带来许多人,倪文奎不开门,他们到楼上把玻璃打碎从凉台進入,把家中电脑、收录机、坐垫等东西都拉走,把人非法带走拘留。而他的爱人被迫害得流离失所,至今下落不明,他十二岁的儿子由别人照管。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大庆市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8-08-22:国保大队队长赵春松:0451-57110568(办公室) 13100964777 13796759955
国保大队王林春:15134511400
公安局局长商延顺:0451-57116298(办公室) 13359722777
副局长徐洪涛:0451-57123119(办公室) 13303616345
副局长周洪臣 (负责迫害法轮功):0451-57108868(办公室) 13845138456
方正县610办:
衣宝松:13154518000
廉立爱:13019726736
方正县政法委:
主任张威:15945451888
周志国:13904665215
昌玉娟:13836058566
看守所所长:胡亚军

2016-12-25: 大庆监狱三监区:
大队长宫伟:警号2359057电话13351791666
副大队长张春生:警号2359748
中队长金利军:警号2359027

2014-04-07: 下是建华区恶警、恶人的信息。
区委书记:杨亚森 办公室:0452-0-2285666
区委副书记:姚卿 办公室:0452-2564599
孔子为 办公室 0452-2565350
宅电:0452-2460357 手机13704521199
马汇川 办公室 0452-2552638
手机13009748388
政法委书记:王伟 办公室0452-2553808
宅电0452-2712468 手机13845209158
“610” 主任: 赵 平(女) 办公室0452-2551254
宅电0452-5965262 手机13079629533
610”副主任:张宏0452-2551254
张 洪 办:0452-2551254
区长: 姚卿 办公室0452-2564599-401
司法局长: 富大成 办公室0452-2552724-323 手机15946255055
建华公安分局 局长:李小龙 办公室0452-2687117 手机133845260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