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崂山区 >> 冉玲, 女, 53

个人情况: 青岛海建制漆公司(原青岛油漆厂)技术处副处长,高级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青岛市崂山区海尔路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8-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0-02: 青岛高级工程师冉玲遭受身心摧残

冉玲,今年五十三岁,大学毕业,是青岛海建制漆公司(原青岛油漆厂)技术处副处长,高级工程师。家住青岛市崂山区海尔路,曾因修炼法轮功遭中共当局的多次非法抓捕。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冉玲被绑架后,在派出所遭受警察的毒打,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先被关进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劳教所),后又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她又经历了长时间罚站、不准睡觉、精神洗脑、野蛮灌食等身心摧残。以下是冉玲自述的这段经历。

我在派出所里遭受恶警的轮番暴打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明白事实真相,不再被中共一言堂的谎言蒙蔽,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下午,我和同修去一居民小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青岛浮山路派出所警察野蛮绑架。

绑架到派出所后,我被一个矮个子男警和一个女打字员关进了一米宽、一米半长的铁笼子里。他俩把我摔倒在地,穿着皮鞋的脚冲着我的头、脸就是一顿乱踢,眼镜都被打碎了。把我毒打一顿后,又把我从铁笼子里拖到外间,过来五六个男警,对我又是一顿没头没脑的毒打,把我的头往墙上撞,撞得砰砰响。我问警察为什么打人?你们不知道打人犯法吗?他们竟无耻地笑着说:“我们都没有打你呀,谁看见我们打你了?”就这样持续打了我一个多小时,打累了又把我关回铁笼子里,并威胁其他犯人:刚才发生的一切你们看见了吗?听到了吗?那些犯人违心地说:什么也没看到,也没听到。这样他们才得意地扬长而去。

当晚半夜,他们又把我带到二楼徐军(专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警)的办公室,他开始问我的姓名、住址,以及已经走脱了的同修的姓名和资料来源。我什么也不说,于是,徐军照着我的头、脸就是一阵乱捣,然后用手铐反铐着我的双手。当他从后面上提吊铐我时,我就感到胳膊和手臂撕裂了一样疼痛,他还不停的扇我耳光,用拳头猛击我的头和后背,直到自己累得大汗淋漓才住手。接着又过来一个年轻的恶警开口就骂我,满嘴的脏话,不堪入耳,逼我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走脱同修的名字。我说:“我就是不说!”他挥起拳头打在我的眼睛上,打得我眼睛直冒金星,我睁大眼睛想看清他的警号,他说:你朝哪里看呀?猛的一拳又打在我的眼睛上,他专打我的脸和眼睛,他边打边问,你说不说?我说:不说!耳光拳头象下雨一样噼里啪啦地打,打了我近两个小时,我什么也不说,他直到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才扭头走了。

在恶警对我进行毒打的整个过程中,李沧“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一个三十多岁高个子男的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地看着,当看到殴打无果时,跳起来说:你嘴还挺硬的,看我不打死你!他粗野地将我脚上的皮凉鞋扒下来,用鞋底猛扇我的嘴和脸,啪啪的来回不停的猛扇,我就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把皮鞋使劲往我嘴里塞,想堵住我的嘴。整个晚上恶警们轮番不停地毒打我,打得我满嘴鲜血直流,眼睛和脸都肿了,我前面的牙齿都被打得松动了,满身全是瘀伤,我赤脚站在水泥地上,一直折磨到我快天亮了才停手,又把我拖进铁笼子里关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见到派出所的副所长李丹正,我便向他投诉,我问他:你们警察打人犯不犯法?他说:犯法。我说徐军他们轮番毒打我,打得我满身是伤,你管不管?他竟无耻笑着说:那不是打人,那是教育。

后来他们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检查身体的时候,医生看我满身是伤,而且血压又高,拒收。狱医问徐军:怎么把人打得这么厉害?徐军竟当着我的面撒谎说:她身上的伤不是我们打的,是被群众打的。为了要看守所收下我,他们又拉我去医院做了第二次检查,强行把我塞进看守所里。在看守所里我一概不配合他们,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淄博王村劳教所)。

在王村劳教所我被长时间罚站、野蛮灌食

我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一大队,刚一进去就被单独隔离开了,起先有两个犹大试图转化我,我除了对他们讲真相之外,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听,所有邪悟的人轮番攻击我,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我不配合他们。第四天就把我拖到队长办公室,逼迫我面壁站着,从早上五点站到晚上十二点,中间只有十几分钟蹲着吃饭的时间,恶警李薇(副队长)晚上值班,让我从早上五点站到下半夜两点半,一天只睡两个多小时觉,而且不准随便喝水、上厕所,腿肿得象个大木桩,鞋子也穿不上了,最后鞋子都被肿胀得脚胀裂了。

九月上旬,又把我关进一间朝南向的房间里罚站,不准我睡觉,故意关门堵窗憋闷我。阳光直射房间就象蒸笼一样,我的衣服被汗水浸透,硬得象纸板一样。由于被长期持续地迫害,我经常晕过去,已记不清晕过去多少次了。恶警李薇又找来一个姓高的犹大,让她监控我,每天给我念污蔑大法的文章。十多天以后,我已经站不起来了。我开始绝食抗议这种非人道的迫害,我便遭到更没人性的野蛮灌食迫害。恶警张燕(大队长)唆使四、五个恶警,和她一起野蛮地用手铐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背上,双脚反别到椅子腿后面,由两个恶警揪住我的头发,另外两个恶警压住我的身体,卡住我的下巴,将半米多长的塑料管子从我的鼻孔插到胃里,野蛮的插管导致我的鼻子流血不止,灌进去的食物被吐了出来。恶警们故意用这种粗野的灌食方式折磨我,直至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才罢休。

我每天都遭到这样野蛮的灌食,大约一个星期后,我被迫害得心脏病复发,胸疼憋气,呼吸困难,半夜拉我到医院吸氧输液,第二天照常罚站,就这样每天都要站将近二十个小时。大约在九月二十四号,我又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劳教所),在被劫持到济南劳教所的前一天晚上,恶警李薇拿来药费单要我签字,我不签,她就强拿着我的手在药费单上签了字,就这样我被强行勒索了四百元钱。

我在济南劳教所遭受的精神摧残与野蛮灌食

和我一起被劫持到济南劳教所的大约有一百多人,我们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在一大队七班,进行全方位洗脑迫害,我拒绝转化,恶警孙群丽(副队长)第二天把我关入狭小的厕所里,吃饭的时候让我在厕所门口蹲着吃,吃完再进去,直到晚上十一点后,班里的其他人都睡下了,他们才让我从厕所里出来,到大厅地板上睡一会儿。

恶警找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犯看管我,利用减期等手段诱惑她们,教唆并强制她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天恶毒地攻击大法,不停地念污蔑大法的书,长期不让我睡觉,为了抵制迫害,我又一次绝食抗议。从绝食那天恶警孙群丽便把我从厕所调出来,关进了小号,更加重了对我的迫害,有时午夜十二点半睡觉,有时凌晨二点半睡,甚至有时五点以后才让我睡,早上七点就得起来,平均每天睡二至四小时,但值班记录上永远是晚上十点睡觉,早上六点起床。

每次给我灌食时,劳教所的大夫有意将插在鼻孔的塑料管不停的来回抽拉,以此来加重我的痛苦。有一次灌食时大夫故意用劲插管子,塑料管从鼻孔进去从口腔穿出,致使我不停地吐血,鼻子也流血不止,在场所有的人都面目失色;还一次恶警有意用灌食来加重迫害我,导致我呼吸困难,窒息过去,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昏死多长时间才清醒过来的。之后我拒绝恶警对我灌食迫害。恶警孙群丽一个脚绊子把我摔倒在地上,又把我揪起来用拳头猛捣我的前胸,来回不停地把我往墙上撞,还恶狠狠地说:你还想死在劳教所里吗?没门!你就是快要咽气了,我们也会把你弄到手术台上,让你死在医院里,也不能让你死在劳教所里!她不停用拳头猛打我的心脏部位,导致我好长时间胸部疼痛难忍。

由于在派出所遭到恶警的毒打,加之在劳教所长时间的遭殴打和野蛮灌食,导致我满口的牙齿全部松动,在走出劳教所之前我满口牙只剩下了四颗牙齿。

在绝食期间,恶警孙群丽放污蔑大法的录像让我看,从早上五点开始播,一直放到午夜十二点后才让关掉电视,由于我闭着眼不看,她就指使犯人打我的眼和脸,把电视音量调到最大,十平方的小屋震得轰鸣,一天到晚脑袋嗡嗡的。那时我真感到能静五分钟都是幸福。

孙群丽还逼迫我坐到离电视一米远的位置上,我不配合,她就拿走小凳,让我站着,由于长期遭受迫害,我根本没有力气站住。那时恰好是十二月份最冷的时候,水泥地很凉,我只好将身上的棉衣脱下来垫在地上坐着,恶警孙群丽抢走了我的棉衣,我找块纸壳垫着,她又把纸壳抢走了,最后我只好脱下一只鞋坐着,光着一只脚,恶警孙群丽和李敏又在地上写满了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词句。她们就是用这种卑劣低下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连续播放了四十多天录像。为了在精神上进一步的迫害我,她们又把我和一个精神失常的犯人关在一起,从此小号里就没有一刻安宁的时候。四五个人吃喝拉撒睡在一个十平方的小号里,恶警孙群丽把我安排在马桶旁边坐着,让我吃饭都在马桶边吃。

以上是我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是为了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中共是怎样在精神和肉体上迫害修炼法轮功的这群好人的,希望能够唤起你们的良知。众所周知,中共从一九九九年发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但迫害了法轮功修炼者,也迫害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公检法人员,同时也摧毁了我们的传统道德。

善恶有报是天理。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今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功绩”就是明天被清算的罪证。尽管他们在行恶时,理由是如何的冠冕堂皇,最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惊醒吧,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不再参与迫害,自觉地减轻、抵制迫害,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230449.html

2009-08-04: 青岛大法弟子冉玲被劳教所超期关押

山东省青岛大法弟子冉玲被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以不放弃信仰为由,非法加期七天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4/205857.html

2008-11-17: 青岛大法弟子冉玲在济南第一女子监狱已绝食一个月

青岛大法弟子冉玲,8月1日在李村南庄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遭非法抓捕被抓,9月2日被送济南王村女子劳教所,一个月后在没有通知家属情况下,被秘密转送到济南第一女子监狱加重迫害,冉玲现已在监狱绝食抗议一个月,家属得知后,到监狱要人,监狱却不让见。请同修关注。

冉玲家属11月份到监狱要人,监狱非但不让接见而且以冉玲身体不好向家属敲诈勒索钱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7/189877.html

2008-08-11: 青岛市区大法女学员冉玲被发遭非法抓捕
青岛市区大法女学员冉玲八月一日在青岛李村南庄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遭非法抓捕,现已关押到大山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183875.html

青岛 崂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7-04-08: 绑架山东省青岛市韩玉满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青岛市公安局崂山分局边防大队
沙子口边防派出所
青岛市崂山路98号 266102
邢晓亮 所 长 0532 5558068113697675660
陈凯凯 教导员 0532 5558068218105327100
宋令斌 教导员 0532 5558068315305327807
刘延海 副所长 0532 5558069118105327710
张 猛 副所长 0532 5558068318108327870
李 涛 副所长 0532 5558068318105327678
商洪征 干事 0532 5558068818105327720
王玉婷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7659
王洪飞 干事 0532 5558069218045777822
陈宁宁 干事 0532 5558069118561504600
李庆玺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97
刘明明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7881
衣栋辉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8
韦德锴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7
韩天利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1
毕晋玮 干事 0532 5558069618105327083
胡佳绪 干事 0532 5558068518105326991
陈进宇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6995
史少华 干事 0532 5558068618105327739
张羽佳 干事 0532 5558068518105326960
朱 亮 干事 0532 5558069113589314382
张 勇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78
邱 龙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6986
刘 雯 干事 0532 555806951810532781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