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满城县 >> 米圆(米元),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守陵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8-10
家庭成员: 儿女: 米国辉
夫妻/父母: 米圆(米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6-04: 坚持信仰遭迫害 家人无故受牵连

河北满城县满城镇守陵村六十多岁的男法轮功学员米圆,因维护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人权,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受到本县610、国保大队、乡镇派出所、村委会等人员的非法骚扰、绑架、入室抢劫、拘留、劳教等迫害。家人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老伴因被恶人骚扰、恐吓,吓得高血压、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610是中共江泽民团伙为专门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毛泽东时期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纳粹德国时期的盖世太保。

一、修大法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修炼法轮功之前,米圆患有气管炎、颈椎病、腰肌劳损、哮喘、痔疮等病。他的脖子不能转向,腰也直不起来。季节性哮喘更是难受,一到冬天就喘不过气儿来,只能呆在家里不出屋。曾到好多医院就诊,钱花了不少,药也吃了不少,就是不见好转。被病痛折磨得实在难受时,他想:这样活受罪,不如死了算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正当米圆在死亡线上挣扎时,本村一位好心人给他介绍说:“你炼炼法轮功吧,这个功法能祛病健身。”他想:大医院都没治好我的病,炼功能好吗?他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请回来一本《转法轮》。当时中共邪党肆意栽赃诬陷法轮功,好多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他不管这些,只要能祛病就行。

读完《转法轮》,他才明白: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要求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重德行善,一切为别人着想。法轮功根本不象中共宣传的那样。他决定修炼法轮功,并按大法的要求做。

当他炼功不到三个月时,身上的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真是太神奇了!他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再也放不下《转法轮》这本书了。

二、讲真相被拘留、劳教迫害

为了让民众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众生。二零零六年元月八号凌晨,米圆到南韩村镇大固店村散发真相资料,被南韩村镇派出所非法监视大法弟子张彦武的三名警察绑架,关在韩村派出所一间闲屋里,铐在冰冷的暖气管上非法审讯。警察问:“是不是你跟张彦武有关系?”他说:“我不认识张彦武是谁。”其中一个警察说:“你叫家里人送来一万块钱,就放了你。”他说:“我没钱!”他被连续铐了二十四个小时,没让吃东西,又冷又饿,浑身直打哆嗦。

第二天,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贵栓对米圆非法提审。刘贵栓拿着用红纸写的大法真相标语问他:“这是不是你写的?”说着,他们拿出以前的真相标语作比较,笔体一样。米圆一看,就坦荡地说是自己写的。大约晚上七八点钟,米圆被国保大队和南韩村镇派出所的人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米圆在县看守所被强制穿号服、背监规。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不让吃饱。恶警指使牢头、狱霸敲诈米圆,向他要东西。如果没有,就让他多干活。白天干不完,强迫晚上加班。寒冬让洗冷水澡,晚上睡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他被非法关押迫害九天。

米圆被“610”头子张雪冰和国保大队长刘贵栓非法批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六年元月十八日,被县国保大队、镇派出所人员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

进劳教所的第一天,恶警就逼迫米圆面壁、罚站十小时,然后关进严管队。一天二十四小时由普教人员看管,再由“犹大”三、四个人围着他,歪曲事实,灌输邪党诬陷法轮大法的邪说洗脑,强迫“转化”他。不许他随便走动,有事打报告。直到写了“五书”(即保证以后不再炼法轮功等)才让进班。恶警大队长张占强、教导员刘庆勇、中队长孔兵整天监督他们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就被恶警罚站。直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这位六十多岁、饱受劳教所摧残的老人才回到家中。回家后仍不时受到骚扰,村干部米社几次恐吓他到派出所报到。

三、再次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号上午十点左右,满城镇派出所协警郭金海(满城镇顺民村人)和镇司法所的一个三十多岁、瘦脸、身高约一点六五的人找到米圆打工的福利工厂,把米圆叫出来骗他说:“村干部找你说点事,证实一下就回来。”米圆走到厂子门口,看到有一辆警车,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被郭金海二人强行架上警车,直接绑架到城关镇派出所。恶人早已非法抄了他的家,并把他儿子绑架到镇派出所。恶警崔虎非法审讯米圆说:“在你家搜出不少东西,有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电视机、复读机、DVD、大锅,还有大法书籍。这些东西哪来的?”他拒绝回答并告诉他们:这些都是他的私人物品,警察私闯民宅入室抢劫是犯法的。崔虎非法审讯后,还强迫他按手印签字。

下午,米圆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强迫劳动十二天后,又被非法批劳教一年三个月,再次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受折磨。

刚到劳教所,恶警刘庆勇就皮笑肉不笑的说:“老米,咱们是老熟人了,不用面壁,也不用严管,直接进班吧!”刘庆勇想以此来诱骗米圆写“五书”。米圆识破了他们的诡计,坚决不写“五书”。恶人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恶警大队长张占强、副大队长王磊、恶警张朋、王志贺、张信等轮番用高压电棍电击他。张占强电击他的心脏部位,他被电得当即就心跳加快、心悸、浑身抖动(至今心脏还没完全恢复);其他几个恶警左右开弓,轮番对他下毒手。电棍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冒着蓝光扑向他的全身。

他身体多处被灼伤,起了紫泡,心脏严重受损,晚上睡觉不能平躺,只好趴着。恶警孔兵发现后问他:“老米,为什么这么睡觉?”他说:“你们把我的心脏电坏了,后果你们自负!”恶警怕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承受不住电棍毒刑出现意外,也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不敢再电他,就按病号对待:吃病号饭,不参加劳动。但仍限制人身自由,不许与任何人接触。

劳教所警察伪善的劝米圆“转化”,被他拒绝并告诉恶警说:“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怎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呢?”警察威胁他说:“不转化,就不让回家。”期间满城县国保大队长刘贵栓、满城县派出所警察崔虎到劳教所对他非法提审,追问:“大锅是谁安的?电脑是谁给的?”他拒绝回答。刘贵栓骗他说:“安锅的人都说了,你还不说,你若不说,下次再抓住你,判你四年大刑!”米圆正告他们:“你们说的不算!”他们就气呼呼地走了。

四、无故牵连家人

米圆始终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半个月,由满城镇派出所指使守陵村书记王武利、支部委员米社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接回家中。米圆看到了一年多未见的老伴,因自己受迫害,着急上火,已得了半身不遂。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米圆这次被村干部构陷、绑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抢走不少东西。他老伴当场被吓得血压升高到二百多,恶警就把米圆的儿子拖上了警车,拉到城关派出所。这帮穿着制服的土匪又闯到他儿子工作的宋家屯学校,把他的办公桌翻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这帮人仍不死心,又非法闯入米圆的儿子在满城的家中翻东西,找到一本《转法轮》。警察妄想以这本大法书为“证据”诬陷他儿子,继续翻东西,被儿子岳父大骂一顿。警察觉得理亏心虚,仓皇而逃。

米圆的儿子到当晚六点多才从派出所出来,又直接软禁在学校近两个月。在“610”头子张雪冰的指使下,韩村镇教委王满江又指使宋家屯校长、教导主任和一名教师看着米圆的儿子,不许离校,逼迫他写保证书。奥运结束后十月份才被允许回家。

米圆被非法劳教,儿子被无故软禁。突如其来的打击使米圆的老伴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血压升高,始终降不下来,不久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在东马医院住院治疗了半个多月的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回来后无人照顾。因儿媳的爸爸患有老年痴呆,需要女儿照顾。为了同时照顾两个老人,儿媳只好也把婆婆接到自己家,那段时间,家人的日子真难熬啊!

五、多次非法骚扰

米圆从劳教所回家后,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镇上的、村书记张志刚、组织委员姓崔的(四十多岁,圆脸盘,身高一米七五)就打骚扰电话说:“不要出门,出门要报告。”使得家人都不得安宁。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满城县“610”头子高岩指使,满城镇派出所所长张辉等八个人非法闯入米圆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到处乱翻。那时他老伴刚住院回家,病情刚稳定下来。被这伙警察土匪的举动吓得当即血压升高,头昏脑胀,差点晕倒。米圆见此情景,上前质问他们:“你们干什么来了?什么目的?我老伴已被你们吓成这样,出现问题你们负全部责任!”一个警察问他:“还炼不炼?”他说:“得炼!不炼,我身体能好吗?”他们说:“在家炼,别出去。”然后打电话请示刘贵栓:“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找到……”挂了电话,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前后,县610头子吴卫东调来保定、徐水在劳教所“转化”了的原法轮功学员做“帮教”,在满城县溜达了几天,妄图“转化”本县的大法弟子。并在满城县良园大酒店开了房间,吃、住、用都由满城县610负责开支,花的都是本县老百姓的血汗钱,干的是迫害善良人的勾当。十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吴卫东组织县委、满城镇政府、守陵村干部、几个“帮教”共七人非法闯入米圆家,用哄骗的手段“转化”他,企图让他放弃信仰法轮功。中午,守陵村干部买来饭菜在米圆家吃喝。饭后两个协助邪党迫害好人的所谓“帮教”继续用歪理邪说“转化”米圆米圆的老伴六十多岁,被惊吓半身不遂,两个油嘴滑舌的“帮教”说个不停,麻烦的老人心脏和头都非常难受,头疼的厉害,象要炸开似的,让那些人赶快走。这伙人还赖着不走。后来,这些人见米圆的老伴难受得脸色都变了,才离开他家。后来,吴卫东又亲自上阵,给米圆的儿子打了几次骚扰电话,口气强硬的让米圆的儿子劝说父亲去洗脑班,严重干扰了他儿子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4/坚持信仰遭迫害-家人无故受牵连-274877.html

2009-03-09: 河北满城县国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在满城县公安局有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大队。这个国保大队由包括正、副队长在内的五、六个人组成,原名政保科。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国保大队主要负责人是赵玉霞、张振岳,从2004年至今,刘贵栓担任国保大队队长。

现将九年多来,国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所做的丑事、恶事,简述以下:

一、绑架、非法抄家、抢劫财物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县国保大队听从610指挥,卖力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者。他们与各乡镇派出所串通、勾结,疯狂抓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采用诱骗、堵截等手段,或半夜砸门、跳墙闯入家中,绑架已卧床休息的大法弟子。

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时,到处乱找乱翻,有钱就拿,见值钱的东西(电视、录音机、农用三轮车等)就抢,见大法书籍和资料就洗劫。他们不顾大法弟子的孩子的啼哭和老人的劝阻,依旧肆无忌惮地非法行恶。甚至有的老人当场被吓得昏死过去,恶警最后仍强行把大法弟子推上警车。大法弟子的家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的亲人被带走,然后回头看看家中那凌乱不堪的场景,他们感到像天塌了一样,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真实的一切竟是所谓的“人民警察”所为。国保大队这样干,是执行县“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邪令,也为他们自己邀功请赏,并借机大量捞取钱财。

二、非法监视、限制人身自由

一到共产党的敏感日(五一、十一、大法师父生日、四•二五、七•二零、邪党开两会、奥运等)满城县“610”及国保大队,指挥手下大量人力对大法弟子非法监视其住所、打骚扰电话、上门“访问”或非法跟踪,还让家人看住大法弟子,不让其出门,出门要向他们汇报等等。奥运期间,还非法扣大法弟子的身份证。

三、精神迫害和酷刑折磨

无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无辜被拘禁后,被“ 610”、国保大队非法提审。如不配合,他们就阴毒地采用各种方式诱骗、恐吓、毒打大法弟子,强迫说出其他大法弟子,以获取所谓的证据。目地是有了所谓的证据,再抓其他大法弟子非法劳教、判刑或非法勒索钱财。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不出卖他人的大法弟子,他们采用酷刑折磨。在太行监狱刑具房、东马洗脑班、岭西派出所等地,对多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刑讯逼供。由几个彪形大汉轮流暴打、用电棍电、连续几夜不让睡觉,用细绳锯脖子和腿上的肉皮,锯破后再往下拉,拉下一条条的肉皮,鲜血直流,再在伤口上撒盐。大法弟子被打得头破血流、面目皆非、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腿肿得老高,不能走路。

国保大队邪党人员草菅人命,目地是将大法弟子屈打成招后非法劳教,完成上级给的劳教指标,达到自己名利双收。几年来,我县有王金玲、刘东雪等五名大法学员被非法迫害致死。韩村乡堤北村赵玉珍,因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国保大队劫持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精神受到打击,致使理智不清,回家后时间不长就离世了。城东村的马文河,修炼法轮功前因患食道癌被医院判了死刑,学法后神奇康复,成了家中主要劳动力。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乡、村干部、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并把他骗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强迫其放弃大法修炼。回家后,仍遭到日夜监视,不敢炼功,时间不长就离世了。大栅营村大法学员贾长禄被邪党人员闯入家中非法恐吓,逼着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他在重压之下精神恍惚,口吐鲜血。邪党这帮人怕承担责任,慌忙开车逃走。贾长禄口吐鲜血不止,三天后离世。

四、非法劳教、判刑

九年多来,满城县有多名大法弟子因坚持大法信仰,被非法劳教;还有很多人被非法判刑。有的大法弟子在狱中受到种种酷刑折磨,但坚决不放弃信仰,期满后不让其回家。县“610”、国保大队邪党人员不告知亲人家属,直接将大法学员送到洗脑班继续进行非法迫害。

奥运前后,作为国保大队队长的刘贵栓绑架大法弟子,抓人抓红了眼。杨志玲的丈夫因受邪党谎言毒害,要与她离婚,就举报了她。国保大队不分青红皂白,就派人将她绑架。零八年三月,国保大队与城关派出所相互勾结,先后绑架了殷宝印、殷宝仙姐妹俩;第三天,又先后绑架了魏海河、魏艳丽父女;隔了两天,又同时绑架了刘秀英、王海旭母女。其中魏海河、魏艳丽、殷宝印、王海旭被非法劳教,当时魏艳丽的孩子才一岁多。

刘贵栓派人非法监视魏海河的住所,家人出入被非法跟踪,给魏海河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伤害。守陵村大法弟子米长江、米元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在七月底、八月初,相继被绑架并劳教。下紫口的大法学员叶秀娟正在做家务时,突然闯进一群警察,将她绑架到县看守所,七天后非法劳教,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迫害。大坎下村四位女大法弟子殷秀琴、孙英琼、连凤珍、韩兰俊在奥运前被绑架并送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这四位大法学员都上有老,下有小,丈夫在家中既当爹又当妈,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照顾孩子,甚至还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讥讽、责怪,承受了难以言表的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9/196830.html

2008-08-16: 满城县近期多名大法学员遭绑架及劳教

满城县白龙乡大坎下村在七月一日在清晨四点来钟由村干部殷志强开车引路抓捕该村大法学员连凤珍、孙应琼、田志仙。田志仙当天被放回,另两位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到二十天就非法叛劳教一年半,送入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受迫害。

神星镇魏庄村大法学员魏喜满为了救度世人让世人明白真相,七月三日被白龙乡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时间不长非法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遭迫害。

城关镇守陵村大法学员米长江在凌晨三点被城关派出所闯入家中非法绑架、抄家,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在看守所不到半个月就被非法劳教。

七月三十日下午大册营乡下子口村大法学员叶秀娟被大册营派出所及县国保大队恶警非法绑架抄家并抢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及现金,家中门窗也被砸了不少,在劫持到县看守所不到半个月就被非法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城关镇城北村大法学员杨志玲被非法绑架,现被关押在县看守所。

城关镇守陵村大法学员米元、米国辉父子二人相继被城关派出所绑架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城关镇城东村大法学员马丽洁、郝满仓被村干部贾属引路伙同恶警闯入家中非法绑架并抄家,现关押在县看守所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6/184158.html

2008-08-09: 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绑架大法弟子马丽杰、米元
2008年8月7日下午7点左右,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由村干部贾属、康增保将正在家中的马丽杰非法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

2008年8月7日下午,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公安局把正在家中的米元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保定 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3-24: 莲池区检察院:地址:保定市裕华东路800号
邮编:071000
书记、检察长:戴军峰
副书记、副检察长:李志均
副书记:李文学(分管案件管理监察部)
副书记:居志强(分管政治部)
副检察长:赵德峰
副检察长:张长虹
副检察长:王勇超(分管侦查监督部)
副检察长:张建良(分管公诉部)
史金明(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政治处主任:秦长胜
黄春雷(分管工会)
周占江:检务保障部部长
贾荣君:案件管理检察部部长
与本次孔红云事件相关的检察官:胡勇、王岩
其他检察官:胡博家、祁建原、李小东、李鹏、任美宁、孟志国、董晓伟、孙文利、宋丽红、秦丽芹、曹永辉、胡庆莲、赵玉龙、李研、庞殿坤、王铭京、韩笑、杨琦、李振动、师峻

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副所长:易小航(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指导员:高远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吴洪涛:15103129970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电话:13032065555、单永匣高远、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户籍内勤:蔡洁

2019-01-10: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

副所长:易小航 警号:038134(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 警号:038662
指导员:高远 警号:038742
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
吴洪涛:15103129970
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单永匣 高远 、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

2018-08-22:附: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