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县 >> 何洪亮(何红亮,老何),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
有关恶人: 淮阳县公安国保大队及许湾派出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8-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15:在看守所遭侮辱折磨 伤残累累的68岁老人回家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河南淮阳善良的农民何洪亮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遭公安国保大队程维锋等警察绑架,在淮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警察指使的犯人对他进行的各种折磨和侮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洪亮被劫持到郑州监狱迫害,给他吃不明药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现何洪亮已拖着羸弱伤残的身体回家。这是何洪亮第三次遭冤狱迫害。

何洪亮,男,六十八岁,是河南淮阳许湾乡法轮功学员。他修炼法轮功以后深深受益,身体从未得过病,走路生风,干活不觉累,家庭温馨,邻里和睦,村民和亲友都从何洪亮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何洪亮被国保警察劫持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何洪亮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警察不让讲。国保大队长程维锋照何洪亮脸上打了四掌,接着,副队长李昌锋恶狠狠地打了五掌,警察窦明科打了六掌。警察把何洪亮铐在铁椅子上两天,非法审讯。期间,李昌锋不让何洪亮说话,用布条勒住他的嘴。程维锋领一名警察捏造假材料,何不配合他们。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三名警察(其中一个是大高个子,带着白色眼镜;一个是中等个,赤红脸,头发有点稀;另一个白脸,中等个)没出示任何手续,到淮阳许湾何洪亮的二儿子家非法查抄,翻箱倒柜,没搜到任何东西。然后又到何洪亮家抢劫,把大法师父的法像,mp3和真相挂历等抢走。何洪亮的老伴问:“你们是哪里人?”赤红脸男子说:“俺是许湾派出所的。”

六月二十九日夜,老人被投进淮阳看守所。

(一)在淮阳看守所 犯人殴打、折磨、羞辱

何洪亮被投进看守所后,由狱警领进号内。一进号,嫌犯李某就问他“啥事进来的?”何洪亮说因为炼法轮功。李某抬手狠毒的照何洪亮脸上打了五巴掌,当时何洪亮的脸就肿起来了。

在淮阳看守所,所长李西志和管号恶警石中杰或明点、或暗示,怂恿、指使嫌犯对何洪亮侮辱、折磨、毒打,手段极为毒辣残忍、无耻下流。

掰腿

在看守所,何洪亮绝食反迫害,绝食八天。期间,狱警、嫌犯们用多种残忍方式折磨他。他们看何洪亮走路有点瘸,就安排那些犯人恶意掰何洪亮的手和腿。何洪亮告诉他们说,自己前不久出过车祸,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

那是被非法关押看守前,何洪亮被一辆违章行驶的轿车撞上,右腿两处粉碎性骨折。周口市中心医院骨科的朱医师一看片子,就说“麻烦”。由于何洪亮修的是真、善、忍,按大法要求处处为别人好,就没叫车主出钱治疗。儿子无奈,在医院三天,花二百元,租个车,就回家了。刚回家时,何洪亮生活不能自理,身上下个导尿管,回家二十一天,就把导尿管拔掉了,下床炼功,结果右腿神奇的康复,很快什么活都能干了。后来,麦地里打药,就是何洪亮背着药桶打的,麦子收割后打了三千来斤,自己运到家,何洪亮还垫宅子,粉刷墙,院内装修,批墙上架子。村里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谁知那些变态的嫌犯听了何洪亮的述说,掰他的腿,下手更狠了,扬言要把骨折掰开,看看是什么样的。结果造成何洪亮腿骨受创,至今未能康复。

砸钢印

嫌犯们在放风场放水,水约四指深,扒光何的衣服,仰面放在水地上,几个人拉着他的胳膊、腿,来回滑行,而后,几个人按住他,在他身上、背上打肥皂,再用鞋底打,打过的地方留下鞋底的纹印痕迹,恶人们把这叫做“砸钢印”。

把屎壳郎、苍虫塞裤裆里

夏天天热,号子的窗户开着,晚上监号有灯光,屋外的屎壳郎、苍虫趋光,就从窗户外飞到屋内,嫌犯吴玉林(周口商水人)把屎壳郎和苍虫塞到何洪亮的裤裆里。

看守所长撒谎侮辱

有一天,看守所所长李西志到号内撒谎,说:“老何用自己尿的尿洗脚。”何洪亮不承认,喊“法轮大法好”,李西志劈脸打何洪亮两个耳光。拔胡子、拔眉毛、拔阴毛

有一次,管号狱警石中杰到号内溜达,走时阴毒的说:“下次来,不想看见老何有胡子。”嫌犯马见(淮阳人)、吴玉林、雷亚辉(商水人),就下手拔何的胡子,拔的流血了,还拔不净。后来,几个人把何洪亮的头按到猫眼上(便池下方的圆孔),用打火机燎,同时,还拔头发,拔眉毛,把阴毛也拔光了。当时何洪亮老人的屈辱和痛苦无法形容。

尿嘴里、脸上、头上

有一次,嫌犯马见、吴玉林等多个恶人把何洪亮按到便池猫眼上,雷亚辉尿到何洪亮嘴里,溅到脸上,尿到头上,骚臭的尿液顺着头往下流。

往脸上放生殖器

有一次,何洪亮正在床上坐着,嫌犯雷亚辉赤身裸体,要把生殖器顶到何洪亮脸上,要不是何洪亮躲的快,已经蹭到脸上了。吴玉林也对何洪亮实施过这种极端下流的行径。

打脸“回报”

有一次,嫌犯吴玉林洗澡,用了何洪亮的洗头膏,用过之后说:“我用了老何的洗头膏,我得给他个回报。”说罢,拿起拖鞋,照何洪亮臀部打一下,说:“这就是给你回报。”吴玉林打何洪亮,象吃家常便饭一样随意,有时一直打到累的打不动了,手打的痛的顶不了了,才住手。

有一天,吴玉林打罢何洪亮老人后,洋洋得意的说:“老何脸上打有一千下子了吧(包括用鞋打、用手打的)。”

监号里吃饭有小灶,是号头等少数人独有的特权

小号饭开的早,一天中午,有个吃小号饭的人缺汤匙,吴玉林把何洪亮的汤匙拿去给他用了。到何洪亮吃饭的时候,饭是汤面条,没有汤匙吃不成,就问:“谁拿我的汤匙了?”问了好长时间,没问出来。号头说:“你的汤匙有记号没有?”何洪亮说“把子劈了。”号头问吴玉林:“你从哪拿的?”吴玉林不吱声,怕号头打他。号头裹脸打何洪亮两个耳光:“你的汤匙放的不是地方!吃了饭还得打!”

往脸上喷辣椒水,蒜汁水

何洪亮绝食期间,嫌犯们往他脸上喷辣椒水、蒜汁水,羞辱、折磨他。

用水浇被子

夜里睡觉,嫌犯们作弄何洪亮,用瓶子灌上水,往他被子上浇,用毛巾蘸水往他脸上滴,白天,何洪亮把被子拿到外面晾晒,到该收的时候,不知是谁又用水把被子弄湿。

干扰睡眠

深夜时分,有好多次,嫌犯马见拿个不知啥玩意,带振动的,嗡嗡响,伸到何洪亮耳边,干扰的何洪亮不能睡觉。

抓胸肌、腿肌,挤乳头

嫌犯吴玉林经常以暴虐何洪亮为乐趣,抓何洪亮的腿肌、胸肌,挤乳头。有一次,吴玉林说:“看,老何的乳头挤出血了。”有一个刑事犯把何洪亮的腿肌带睾丸一起抓住,由于用力过猛,何洪亮极其痛苦,忍不住凄惨大喊。

用被子盖住头乱打

曾经有几次,嫌犯张建(甘肃的,因出车祸入狱)趁何洪亮不注意,拿被子一下盖住他的头,几个人一阵乱打。张建打了人还卖乖:“何洪亮,我打你打得轻,别人打比我打得重,我打你对你有好处。”

不让吃饭

嫌犯郑威(淮阳豆门人)、马见、商水吴玉林、雷亚辉,不让何洪亮吃饭,许如强硬把馍从何洪亮手里夺过来,给了郑某。

管号恶警毒打

有一次,因为何洪亮喊“法轮大法好”,管号恶警石中杰用拖鞋打何洪亮的脸、嘴,打的流血,又打后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打累了,最后,他把鞋一扔,说:“谁的鞋,打坏了,给你买一双(是淮阳南关雷在辉的鞋,他出狱时专门留下来,让打何洪亮用的,鞋底特硬实,因其它的鞋多是泡沫底,打人时疼度不够)。石中杰还经常用污言秽语辱骂何洪亮
一天夜里,石中杰值班,逼何洪亮在号里值班,何洪亮不配合,嫌犯郑某(是朱集镇四方楼的,二十多岁,大个,不长脚趾甲)讨好石中杰,助纣为虐,抬手就打何洪亮的脸,郑某一直打的手疼的顶不了了,搓着手喊“疼、疼、疼”,才停下来。

接着,石中杰在广播里诽谤大法,何洪亮大喊“法轮大法好”,郑某把何洪亮按倒在地就打,同时嫌犯窦某照何洪亮后腰跺一脚,何洪亮疼痛难忍。

在此前一天,也是石中杰夜里值班,人都已经睡觉了,石中杰让大家挨个报数,何洪亮不配合恶人的指使,不报数,石中杰大怒。这时,窦某站起来,跑到何洪亮身边,朝何洪亮老人跺两脚,然后把何洪亮拉倒在地,劈脸就打,打的满嘴流血。有一个狱警在上面走道上看看,没吱声,走了。

何洪亮在淮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饱受侮辱、毒打和摧残折磨。淮阳公、检、法不法人员又践踏法律,构陷罪名,将何洪亮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洪亮被劫持到郑州监狱(位于新密县)迫害。

(二)在郑州监狱 吃不明药

到郑州监狱的当天,狱警就逼着何洪亮换囚服,何洪亮不配合邪恶,狱警雇了几个人,硬扒衣服,用脚把何洪亮的手脖和脚脖同时踩住,踩的流血,强行把囚服换上,送进九监区(郑州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

到了号内,由所谓“帮教员”(被蒙骗、逼迫“转化”了的人)王志华、郭志锋和监视员岳继锋等三人负责“转化”何洪亮,没“转化”动,又把王志华换成徐发领(新乡精神病医生),也没得逞,又换“帮教员”刘清臣(周口商水人)“转化”他。

何洪亮在淮阳看守所受尽折磨,身体状况很糟糕,狱警强行叫何洪亮吃一种药,也不知是什么药,药名写的清楚,但实质是什么药,不知道。何洪亮明显感觉他们在药上捣鬼,因为越打针吃药,症状越重。开始去看病,是他自己走着去的,后来得由一个人扶着去,再后来得两个人扶着,再后来就走不成了,由人背着,身体十分痛苦。因此,何洪亮不愿再治了。

狱方强行叫何洪亮去医院看病。监狱的尚队长不叫何洪亮在医院炼功。何洪亮喊“法轮大法好”,尚队长拿来警务器,往何嘴里喷的不知什么药水,喷到嘴里十分难受,随即喊不出声音。随后,尚派犯人李国胜拿来脚镣手铐,由李国胜、李学力二人把手铐脚镣给何洪亮戴上,当时在场的有个副厅级罪犯用拳头打何洪亮的下巴。脚镣手铐带半个月才去掉。
经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何洪亮病状不见好转。监狱怕担责任,对何洪亮采取“保外就医”,善良老人何洪亮拖着羸弱伤残的病体回到淮阳许湾自己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5/在看守所遭侮辱折磨-伤残累累的68岁老人回家-331395.html



2014-12-07: 河南省淮阳县凡云莲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河南省淮阳县法轮功学员凡云莲、齐凤芝、老何、李军棋、夏中志已经被非法判刑各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82.html#14126235830-1

2014-10-23: 河南周口淮阳大法弟子齐凤芝等被迫害情况补充
河南省周口地区淮阳县国保大队恶警程伟锋、李昌峰、豆明科等人,于2014年6月24日下午,闯入淮阳城关老孟楼村,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一人。现在仍有五位大法弟子分别非法关押在周口看守所(齐凤芝、凡云莲)、淮阳看守所(何洪亮、李军旗、夏中志)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3/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9344.html

2014-07-05: 河南淮阳县国保警察程维峰等近期恶行
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程维峰等恶警,自四月以来,不断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骚扰、绑架。
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河南省淮阳县国保大队长程维峰、窦明科、“610”头子郑艳芳等,窜到淮阳县郑集乡三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不在家,警察把大法书和资料抄走。

五月七日下午六点左右,程维峰等又闯到郑集乡李市园村法轮功学员高某家,高某走脱,警察把他家的法轮功书籍和mp3等抄走。接着七点左右,程维峰等又闯到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夏中志家,强行让夏中志放弃修炼,按指纹。后又打电话调动防暴队和一车恶警,还牵着警犬,架着机枪,硬把法轮功学员夏中志拖上车,关進公安局国保大队,绑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解大小便。两天后才被家人赎回。

六月十日,淮阳县国保大队李昌峰,王剑,窦明科等一行四人。闯入刘振屯乡李菜园村李军旗的家中,翻箱倒柜,把李军旗绑架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進行刑讯逼供。李军旗给其讲真相,王剑就用枪指着李军旗的后脑杓说:再讲我就崩了你。李军旗还是继续给他们讲,恶警窦明科就用打火机烧他的手、胳膊、后背。在李军旗的身上烧伤多处。

六月二十四日,淮阳县国保大队长程维峰、李昌峰、窦明科、王剑、程伟中等闯到城关镇小孟楼村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了何洪亮、夏中志、刘中兰、陈金兰、王玉荣、王和平、苏振华、齐凤芝、李军旗、凡云霞、吴女士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有两位学员的家人被勒索两万元后回家。

时至今日,程维峰们仍在做坏事、做害人害己的事。这里正告程维峰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任何恶人犯下的罪行都逃脱不了天理的制裁。从曾经位高权重的曾庆红、周永康、徐才厚、苏荣、薄熙来、谷俊山、李东生等,直至中共公、检、法、司等部门的基层人员,只要昧着良心,积极迫害法轮功的,一个也逃脱不了天理的制裁。

2014-07-01: 河南淮阳县被绑架的11名法轮功学员情况

6月24日下午,河南淮阳县警察程伟峰、豆明科和另外三警察先闯到淮阳县孟楼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这里有法轮功学员一起读书交流,恶警又打电话叫来三辆车十多个警察,抢走很多大法书籍,几箱复印纸及其它耗材、打印机、电脑等。有1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李峰、齐中志、王和平、老何、齐凤芝、刘中兰、陈金兰、吴树英、于桂兰(音)、苏振华、樊玉莲。李峰、齐中志是才出狱不久,还被监控著,这次又被绑架。

6月26日,刘中兰、陈金兰在家人被勒索2万元后回家,王和平因身体原因回家;后来苏振华也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4096.html

2011-04-20: 许昌劳教所迫害何洪亮:灌屎尿、往嘴里吐痰……
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农民何洪亮,六十岁左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十年来屡遭中共绑架、关押。二零零八年九月,他被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恶警命令犯人对他灌屎灌尿、往嘴里吐痰、性侮辱……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何洪亮再次被绑架,在淮阳看守所他绝食抵制迫害。九月二十四日被警察李昌锋等三警察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何洪亮始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三大队二中队警察张清善为逼迫何洪亮放弃信仰,唆使吸毒犯廖浩、陈某包夹何洪亮。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上旬的一天,张清善叫廖浩到车间东头审打屋(此屋没有监控录像,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钢管毒打何洪亮,专打全身的各个骨节,约打两个小时,恶徒两次把钢管打脱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骂的不堪入耳;何洪亮的脚面、脚踝、胳膊关节、手面、膝盖等全被打肿,脱不掉衣服,不能走路,得被人架着走。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四天后,恶警副大队长沈建伟把何洪亮叫到操场,沈建伟说:你得吃屎喝尿,不能解手。随后令廖浩在他面前用棍子毒打何洪亮,沈见何洪亮的脚面青紫红肿,就叫专打脚面。廖浩使尽全身力气,不停的朝何洪亮两个脚面上打,一直把棍打断,何洪亮被打的不能走路,恶警就叫包夹架着他走,忽前、忽后、忽停、忽慢、忽快的来回折磨他。

接着,沈又令廖浩叫来一个年轻劳教人员,指令二人给何洪亮灌屎尿,两人将何洪亮拉到厕所门口,看厕所里的屎深,怕弄脏的自己的衣服,又把何洪亮拉至车间,罚坐硬板凳,面朝墙,膝盖几乎挨着墙不许动,威胁只要不“转化”就不让上厕所。有次何洪亮一动,禹州的黑社会头子张伟就照他脚上扎两锥子。

因这一天从早上到晚上恶警不让上厕所,何洪亮将小便解到矿泉水瓶子里。吸毒犯王祥汇报给沈建伟,沈令廖浩逼何洪亮喝了,遭何洪亮拒绝,廖浩在沈建伟命令下,把尿浇到何洪亮头上,没有浇完的,就把瓶子用绳子强硬挂到何洪亮的脖子上。

二零零九年三月下旬一天晚上,沈建伟让犯人把何洪亮拉到东间南墙根,令犯人陈国旗强硬掰着何洪亮的嘴往何洪亮嘴里吐痰,陈还说,“我可是有肺结核,干部叫我吐我就吐。”

七天后,沈建伟又令劳教人员A、B先后往何洪亮嘴里吐痰,折腾了一阵子,没得逞。

二零零九年六月中旬一天上午,南阳的劳改犯张海军,端着痰盂,强逼着给何洪亮灌了几口痰盂水。

二零零九年六月上旬,恶警张清善把吸毒犯马虎调到二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更恶毒、流氓。六月中旬一天晚上,张清善、陈国旗等把何洪亮强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衣服,赤裸裸的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这是犯法的,这是对我的侮辱”,他才罢休。过一个星期,恶犯马虎、张伟又把何洪亮骗到洗浴间,张伟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是违法的,这是对人的侮辱,我告你。”后来何洪亮向二中队队长赵志民报告此事,赵志民说,你不转化我也没有办法。显然这都是警察安排好的。

二零零八年一天,恶警副大队长沈建伟把何洪亮拉到车间外,威胁说:“不转化死路一条,我在这看着,你干脆碰墙死了算了,劳教所每年有两个死亡指标。”

二零零九年元月上旬,二中队恶警张清善把何洪亮骗到审打室里,因何洪亮坚持信仰,张清善恼羞成怒,大打出手,左右大耳光,又用脚跺,何洪亮被打的瘸一个多月。有两个晚上,张清善脱了鞋,对着何洪亮的脸左右开弓,他说“我要不打你,我吃饭睡觉都不是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中旬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张清善密令偷盗犯李建设、王小俊等四人把何洪亮按在住室东山墙根,逼迫“转化”,两犯人按住何洪亮,两犯人用锥子和复写笔狠扎何洪亮的脚底,脚底伤痕纍纍流着血。李建设还用拖把把儿捣何洪亮何洪亮痛的发出惨痛的呼叫声。

二零零九年犯人王小俊曾用一个钢管,边打何洪亮的脚踝骨边问“你转不转化”,威胁恐吓、欺骗、折磨五十多分钟。

据知情人说劳教所“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得奖金三万元,还升官。

何洪亮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出狱。何洪亮的儿子去接父亲,给张清善带了过年礼物,叫他到某处去取,何洪亮对孩子说:不给他,是他不让爹睡觉,不让大小便,是他用鞋和手左右打脸三次。又用脚跺身子,是他强制爹面墙不准动,是他密谋令劳教人员用尽一切卑劣手段迫害父亲,真是难于言表,这样害父亲的人你还把他当恩人待吗?儿子说“他平常见面打电话说的都是为你好,谁知他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张没得到礼物,给何洪亮的儿子发个短信说“你爸太固执了,过年之后,到你们那实行三年的大攻坚。”这就是中原老农民十年来遭受的非人磨难,而这一切仅仅因他修炼法轮功,学真善忍做好人,为做个真正的好人所遭受的劫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许昌劳教所迫害何洪亮-灌屎尿、往嘴里吐痰……-239291.html

2011-04-16: 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
一、零一年 毒打、绑架、敲诈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李昌锋与一帮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王桂金女士,将她的脸打肿,一个星期后才消肿。

二零零一年黄历十月十六日上午,李昌锋带领一帮恶警对许湾乡老年法轮功学员何洪亮实施绑架和抢劫,投進看守所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超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恢复自由时,李昌锋等恶警敲诈八千元,其中李得四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九年来的恶行-239114.html

2010-03-15: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恶警暴行
(明慧通讯员河南报导)位于许昌的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三大队。现将劳教所的一些迫害事实曝光于世。

被劳教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不仅在肉体上受到酷刑折磨,精神上也遭受迫害。如:(1)恐吓、威胁,许多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各种形式的恐吓与威胁。(2)被关押期间,每天晚上被强制念所谓誓词,内容是污蔑大法,歌功恶党的。不念誓词的就遭到恶警和打手的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因此遭受殴打。(3)恶警指使包夹、值班人员做打手、信息员(暗中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人),来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这些人在恶警的指使下监控、找茬、挑拨是非、偷、拿、翻法轮功学员的财物,進行私刑迫害。

恶警使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如:(1)邪恶的“攻坚战”,把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单个的绑架到隐蔽的黑窝摧残。命令几名吸毒犯将毛刷从肛门插入法轮功学员体内搓揉拉动,致使法轮功学员出血淤积体内;用竹板等刑具专打法轮功学员的手指关节、手腕、膝盖、脚脖等处。(2)刹绳、罚站(站着要拿姿式)、不准大小便、晚上不准睡觉、超时间奴役劳动,每天在车间奴役劳动十三、四个小时,很多人臀部溃烂,冬天两手冻烂,苦不堪言。恶警每天都叫法轮功学员打扫厕所,洗刷便池等……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何红亮:淮阳县法轮功学员,六十岁。在邪党保奥运期间被关進许昌市第三劳教所,因始终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三大队二中队恶警对这位偌大年纪的老人百般迫害。如:每天不让大小便,晚上不让睡觉,指使劳改犯、吸毒犯打骂,往脸上吐痰,骂大法师父。光天化日之下,把何红亮和六十岁的濮阳法轮功学员闫忠岭,一块在车间外罚跪。有一次在早七点至晚十点干活后,又叫其加班二个小时做编假发的苦役劳动。老人多次为自己声明:“在诱骗、威逼下,所说过对大法不利的话作废。”多次遭到恶警张清善、沈建伟、赵志民迫害。曾有一次,老人和安阳法轮功学员段艳林被恶警穿着皮鞋照脚面上跺,造成俩人的脚都肿的穿不上鞋,不能走路两个多月。恶警经常用文革式的批斗形式制造恐怖环境,何红亮经常受到威胁、恐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5/219851.html

2008-12-11: 许昌第三劳教所近期疯狂“转化”大法弟子
近日从河南省许昌第三劳教所出来的大法弟子揭露,许昌第三劳教所恶警正在严重迫害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专门打大法弟子的手腕、膝盖、脚勃等关节处。其中何红亮、赵留朝(二人原籍尚不详)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河南安阳大法弟子段艳林等膝盖处被打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91221.html

2008-08-17: 淮阳县国保大队骚扰,大法弟子何洪亮夫妇有家难回
在中共邪党举办奥运前夕,淮阳县公安国保大队及许湾派出所于7月10日,7月21日两次骚扰大法弟子何洪亮,于深夜潜入村中,逾墙而入,企图非法绑架,何及家人不在家。7月21日,在何家搜查未获后,又对何的大哥、兄弟家搜查,威胁他们如不交出何洪亮,就把他们抓到派出所,走时把其弟(不修炼)家的电脑搬走,行为粗野跋扈,使村民惊恐不安,该大法弟子由此有家不能回,夫妻双双流离失所,地里庄稼、棉花、玉米无法管理。

呼吁淮阳大法弟子深入揭露邪恶,收集公安恶人违法犯罪证据、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予以曝光。

淮阳新任国保大队长程伟峰手机号码:13838657286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7/184225.html

2008-08-16: 淮阳恶警对纯朴农民的迫害
2008年7月10日、7月21日,淮阳县公安国保大队恶警伙同许湾派出所恶警,于夜深人静之际,悄悄潜入许湾乡六旬大法弟子何洪亮家,翻墙而过,企图实施绑架。因正巧当时家中无人,恶警的犯罪图谋两次都没能得逞。

7月21日这一次,恶警在何家翻箱倒柜非法抄家,一无所获,恶警们不肯罢休,接着又对何的大哥、弟弟家劫掠。并威胁他们说,如不交出何洪亮,就把他们抓到派出所。恶警临走时,把何洪亮弟弟(未修炼大法)家的电脑搬走,其行为凶狠粗暴,使周围邻居都感到惊恐。

自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残酷打压大法以来,淮阳邪党人员和恶警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纯朴农民何洪亮已多次非法迫害、骚扰。

2001年农历正月初7晚10点左右,以彭作民为首的淮阳县许湾派出所四个恶警突然闯進何家,不出示任何证据,進屋就下手野蛮抄家,一阵翻箱倒柜,把屋里翻的一片狼藉,甚么也没有抄到。恶警无任何理由,就把何洪亮绑架到许湾派出所,关了两天后送到淮阳公安局,由恶警陈加昌实施非法审讯。随后,国保恶警把他投進看守所关押。

在看守所,狱警不准炼功。狱警吴某恐吓他:“你不能在这炼功,你要敢炼功,逮住了往死里打”。在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国保恶警又把他转到拘留所关押,又逼着他参加邪党策划的荒唐无耻的“洗脑班”。此次何洪亮遭非法关押28天,被讹诈2000元。

2001年10月16日(农历)上午,在周口打工的何洪亮刚回到家,县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就窜来了。李说:“他们几个也来了,你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来看看你。”片刻,国保王全栋(腰佩手枪)、庄安正和许湾派出所杨念甫等一帮恶警就气势汹汹的闯進来,凶相毕露,疯狂抄家,屋内翻的乱糟糟的,也没翻出想搜到的东西来。恶警骗何:“去派出所说说,一会儿就让你回来。”何明知是骗局,表示不去,杨念甫等恶警使劲推着他往外走,走到许湾十字街口,强行把何推到等候在此的警车上,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而后又关進看守所迫害。

何洪亮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入狱8天,粒米未進,身体极度虚弱。副所长程思贵把他捆到连椅上挂吊瓶,浑身捆的结结实实,左胳膊吊绑在连椅把上,疼痛难忍,动弹不得。狱医张多书说:“你只要有钱吧,天天给你挂4瓶(输液的钱由受迫害者家人支付)。”程思贵说:“别说你,比你又高又胖又年轻的法轮功,我们都把他整改了。”后来扎不住血管,改用灌食,把人捆绑结实后,狱警一人捧头,一人捏鼻子,张多书拿个螺丝刀,对着牙硬撬,撬开嘴后,插上管子强灌,极为粗暴残忍。就这样,每天都要灌一次。何洪亮被关到14天时,从监号抬到看守所院里,国保大队一个女头目见状说道:“不能再灌了。再有两天,人可能就不行了。”把人折磨到这个份上,视钱如命的恶警也没忘敲诈,勒索2000元,才让其家人把他接回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6/184141.html

2008-07-31: 淮阳县国保大队非法骚扰大法弟子
在中共邪党举办奥运前夕,淮阳县公安国保大队及许湾派出所于7月10日,7月21日两次骚扰大法弟子何洪亮,于深夜潜入村中,逾墙而入,企图绑架,都因何及家人不在家使绑架未遂。

7月21日,在何家搜查未获后,又对何的大哥、兄弟家搜查,威胁他们如不交出何洪亮,就把他们抓到派出所,走时把其弟(不修炼)家的电脑搬走,行为粗野跋扈,使村民惊恐不安,该大法弟子由此有家不能回,夫妻双双流离失所,地里庄稼、棉花、玉米无法管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1/183087.html

周口 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19-04-07: 程维峰 18336592069
张喜民 18336592302
张 沛 18336592312
2018-01-11: 河南淮阳相关电话:
公安局
局长 李凤丽 13592293696
政委 潘洪兴 13838637188
六一零主任 郑艳芳 13839463086
国保大队
队长 程维锋 13836857286 13938052562
指导员 刘冠华 13339465160
副队长 李昌锋 13938019957 13939465160
警察 窦明科 13949966131
警察 王立群 13839443266
警察 赵继山(已退休) 13703949039
警察 徐君 13949993164
淮阳相关固定电话:区号0394
司法局 2677224 检察院 2677018
法院 2681511 公安局 2662711
政法委 2668458
刘振屯乡
书记 李怀坤 13838668189
乡长 蔡光辉 13939420896
副书记 姚卫峰 13703946396
副书记 梁显民 13707622930
副乡长 朱西海 13839458236
副乡长 方凡飞 13949958229
副乡长 郑飞 13839458500
武装部长 张志鹏 13033923111
组织统战 朱亚奇 13271609996
副书记 臧思木 13838609966
派出所所长 李阳 副所长 凌彤 内勤 李丹
警察 刘跃 张伟光 胥中浩
许湾乡
乡长 张洪志 13938049826
乡干部 张永 18239408281
乡干部 张建永 13839463646
许湾派出所
所长 彭磊 18638095608
副所长 贾申 15890530509
指导员 13938049866
警察 许磊 13803949830 13603944877
陈飞 13849406811
靳飞 15939487333
成博 13781286769
赵朋 18738826176
王东林 1360394786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08-07-31: 淮阳新任国保大队长程伟峰手机号码:1383865728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