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毕节 黔西县 >> 邓树斌(邓树彬),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阳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8-05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8-04: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三)
迫害事实(六)

二零零四年三月,贵州监狱为了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指使犯人包夹进行暴力“转化”,叫嚣“只要结果,不管过程”。“转化”一个大法学员就给犯人所谓“记功”一次,减刑三个月。这些犯人为了得到监狱的奖赏,用从恶警那学到的手法,残酷折磨大法学员,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流氓手段都拿了出来。

...5、贵阳大法学员邓树斌,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和别的大法学员一道撕去贵州省监狱都匀剑江水泥厂挂的诬蔑大法的宣传画,遭恶警铐在铁床上七天。前四天,邓树斌绝食抗议,那些恶警不但不管,还不让他睡觉。恶犯晏光俊、苗宇、曹宝龙、聂小明等每半小时就去摇醒一次。白天恶警把电视机开到最大音量,强迫邓树斌看那些诬蔑大法的光碟,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只打开一只手铐,并强行他用自己的脸盆解手。

七天过后,恶警又把邓树斌弄到四监区四楼楼梯间的一间小房子,然后唆使犯人严宁和彭传应、陆庆麟折磨邓树斌。一天,恶犯罚邓树斌一直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不让动,一直到凌晨五点钟才让睡觉。在阁楼上又是七天,总共十四天,最后邓树斌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连上厕所都会睡过去,走路也会打瞌睡。...

迫害事实(八)

1、2002年,都匀监狱恶警到贵州的某劳教所、羊艾女子监狱和其它省份关押有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手段后,在都匀监狱邪恶头子蒋凤鸣(副监狱长)、沈志江(监狱政科长)、王华川(教育科长)的策划下,在一监区监区长郑家军的具体指导下实施迫害。

首先组织了一帮身强力壮、思想坏的服刑罪犯,分班分组进行编队后,把法轮功学员鲍健伟、臧东升、朱兴碧分别让各个组关在各个监房里,然后下令毒打他们。朱兴碧全身都是伤,臧东升的腿都打瘸了。他们的目标是打得他们不能行走、不能吃饭、不能说话,就连见到其他法轮功学员都不能抬头。而后就长期播放江氏集团自编自演的自焚自杀事件,拿出一些坏人写的书来强迫法轮功学员看,24小时不间断的看,时间不断的延长,有的长达一星期没合过眼。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了此事,纷纷要求找邪恶头子谈话,提出抗议,要求停止迫害,可邪恶头子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调查后再作处理。”

这件事发生后,恶警的所作所为被曝光了,邪恶之徒想不通,他们的罪恶怎么会被知道了?怀疑许多人,最后怀疑是王晓东、石登灵。就把王晓东、石登灵分开长期关在禁闭室里。石登灵在禁闭室里是被长期锁躺在死人床上(铁床的四个角分别焊上铁环,把四肢分别铐在四个环上,冬天不给垫也不给盖,大小便都在床上)。

2、法轮功学员共抗邪恶迫害

为了抗议都匀监狱恶警接二连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指使罪犯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殴打施暴,2003年底,法轮功学员集体摘掉了身上的劳改牌,强烈地抗议迫害。过了数月后,2004年2月,恶警精选了数十名身强力壮的罪犯作为他们的打手,上百副手铐和几条高压警棍。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数十名罪犯同时毒打昏倒在地,然后被双臂拧翻朝后铐起来,把劳改牌强行夹在身上。法轮功学员莫琪不知怎么地把劳改牌又摘下来,从窗户扔了出去,结果被打得差点没命了。罪犯苗宇(都匀籍犯人)险些把莫琪的双臂拧断,莫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喝达半个多月。王美华、吴坤尧昏倒在地两三个小时后才醒来。法轮功学员张寿刚年约七旬了,被反铐在铁床板上几天几夜不能动。陈忠权被反铐在铁床的上铺上吊着,等等。其余的都用尽了非人性的迫害手段。整个监狱就如地狱。

3、都匀监狱威逼法轮功学员写“四书”的手段

经过多次迫害后,邪恶之徒总结了经验。监狱找了三间远离人群的监室,里面放有电视机、凳子、铁床和手铐,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地押到这里迫害。一走进这间地狱,双眼就不能再合拢了。二十四个小时让你看邪党自编自演的自杀录象和焦点访谈。一天、两天、三天,这样延长下去。黄磊接连七天七夜没合眼,后来又绝食。邪恶之徒用胶管、从鼻子里灌。在这里迫害时间长的有一个月、两个月的,短的都有十多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文明朋、邓树彬、余红兵、曹军、李宁、刘波、王美华、周顺志、黄磊、吴坤尧、王守明、李永彬、刘吉贤、马天军、郑刚、杜贵宁、陈忠权、王晓东,其中杜贵宁、邓树彬被迫害后,身体消瘦得让人不敢相信这还是他两人。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是钟山、王世军、葛航、李时红。

这次迫害后,法轮功学员王国玉、石登灵、莫琪、徐世文被关到了三监区。三监区的监区长杨忠新,干事田更、杜运林指使罪犯也用了同样的方法迫害。王国玉在此期间受到了毒打、辱骂,罪犯把小便头放在他的头上,用脚掌给他搓脸,把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强行拖王国玉的脚去踩。王要上厕所,被毒打一顿,把粪、尿都倒在裤子里。罪犯陈远龙(贵阳市籍)对王说:“我看你能硬多久,我们只要在你的饭菜里放一点病毒,你就会象王寿贵、周顺志、宋彬彬一样躺在医院里。我们的病毒从何而来,告诉你也无妨,是干警给我们的,我们就是干警的克格勃,专打压法轮功的。

迫害事实(九)

1、遵义法轮功学员张寿刚,年约七旬,一天夜晚九时许因上厕所,地砖上有水而滑倒,头被撞到墙上,后来送到医院包了一下。犯人护士给张量了血压为正常。一分钟后,干警又来量就说血压高了。从此,天天派犯人拿来不明药给张吃,而且要亲眼看见张吃下去。张说:“我既不头昏,也不头痛,身体上下到处都很舒服,哪来的病?我不吃!”转手就把药扔到窗外了。罪人袁旭(都匀籍)为此还要动手殴打张寿刚。这是给张治病还是想给张致病?

2、遵义法轮功学员宋彬彬2003年来到都匀监狱,不久就被告之得了肺结核,从此被隔离在医院里。一年过去了,宋没有吃过半粒药,身体也还是健健康康的。到了2004年的10月,宋说:“我没病,这是恶警强加的。”后来,这话传到了恶警王世军的耳里。一天夜晚,王世军来到宋的住处,威胁宋道:“你多嘴,老子搞死你。”过了不久,宋的身体果然就开始不好了,不正常了。又在一个夜晚,王世军带来几个犯人在八时许把宋偷偷地带回了监区进行迫害。现在不知宋的生命如何?

3、胡大礼、周顺志也是因为肺结核送进了医院。在住院期间,恶警强逼他们写“四书”。是以写“四书”为主,看病为借口。胡大礼因此差点丢了性命。这些法轮功学员为什么都在迫害相差不多的时间里得了同样的病呢?!这不是明摆着的实施迫害阴谋?!

4、水城法轮功学员王寿贵,他在2001年8月29日第一个来到都匀监狱的监管区。恶警多次与王交谈。王也多次与他们推心置腹地讲大法给他身心带来的好处,也将大法的真相一一用书面的形式从多方面向狱方作了阐述。可是,他们不以为然,反倒说王中毒太深。王服刑一年多后,获得了一个劳改“积极分子”的称号,也就是说有机会可以获得减刑6-7个月。但前提是:必须得在监狱的大会上诽谤大法,公开表示要和大法决裂。王说:“我不会这样做的。”后来条件放低了,恶警们要求王在本监区的会上诽谤大法也算数。王还是拒绝了,并且还递交了“申明”,申明曾经作过的一切都作废,表明要在大法这条路上修炼下去。恶警这才彻底失望了,把王寿贵的劳改“积极分子”取消了,从二级宽管变成了二级严管。这一次法轮功学员汤润春、周顺志、文明朋、邓树彬、王守明都拒绝参加诽谤大法,回击了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255.html

毕节 黔西县联系资料(区号: 857)

2016-03-27: 贵州省黔西县公安局总机号是 0857—469—2210,分局中心号是 4692237

黔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原来的人员都换下去了,这批都是新来的)
国保大队队长苏学文
唐如祥(职务不明),手机号是:139 8470 6669

黔西县天坪鸵鸟场拘留所:
所长,代云亮,手机号是:138 8571 4824
副所长,代军,手机号是:139 8539 330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