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9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抚顺 李石开发区(顺城区) >> 都兴贵, 男, 6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西路
个人近况: 2020年7月 迫害致死 (2008-08-0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8-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57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8-12: 修大法顽疾消 遭中共常年迫害 都兴贵含冤离世
都兴贵,今年69岁,曾患严重气管炎,每次犯病都喘不上来气,死去活来的。修炼法轮大法后,神奇消失。他把自己的亲身受益告诉给被中共谎言迷惑的世人,让更多百姓明白法轮大法好。二十年来,都兴贵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两年半,2018年12月28日非法刑期结束后,近日,顺城法院又下监外执行通知,及随后骚扰,都兴贵老人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修大法 顽疾消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男,1951年出生,今年69岁。

都兴贵从两岁起,就患上了气管炎,这病将他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每一次感冒就发烧,导致肺感染,就得到医院去打滴流。七岁时,都兴贵的母亲回老家抚顺市清原县找一个信佛的老太太,老太太说,我给你编一把锁,带在孩子的脖子上。于是,老太太用一些大钱(清代的钱币),编了一把锁,让都兴贵戴在身上。都兴贵戴上这个锁,真的好了,不再象以前上不来气了,象好人一样。

都兴贵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带他去洗澡,一个他父亲认识的人说:你不是共产党员吗?怎么还相信这些迷信的事呢?指都兴贵脖子上戴着那把锁。他的父亲就把都兴贵脖子上的那把锁摘下来,把锁拆了,给都兴贵的姐姐做毽儿了。

这样,都兴贵又犯病了,每当都兴贵犯病的时候,他都是死去活来的,喘不上来气。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一九九四年夏天,抚顺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对都兴贵说:你的病医院治不了了。为了治好自己病,都兴贵还自学了中医,但是对他的病都是无济于事。

天无绝人之路,在一九九五年间,都兴贵从书店里买了《法轮功》,看完之后,都兴贵明白了许多东西,于是立即开始修炼法轮功,但由于当时自己悟性不行,边炼功边吃药。

一九九六年都兴贵经历一次濒死的体验,不喘气了,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体验到一种空静的感觉,身体的一切痛苦都不存在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到小腹的丹田处法轮在较慢的转动,又有了心跳和呼吸……

后来,随着学大法的深入,都兴贵按照大法要求的去做,做事先考虑别人,随着心性的提高,都兴贵的病完全好了,能够象健康人一样正常的生活了。他非常的感谢法轮功的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的生命。

都兴贵把在修炼法轮功身体好的情况讲给世人,让人知道法轮功的美好。

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间,当时都兴贵在家中,葛布派出所警察赵冬福领着一个小警察(当时二十多岁)将都兴贵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那时葛布的法轮功学员韩桂芹和王丽(时年三十八岁)也被绑架。在葛布派出所关了一天,后将他们三人送到抚顺(武家堡子)劳教院。但是检查身体时,都兴贵的身体不合格,没有收他,就把都兴贵给放了。都兴贵被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时,家也被非法抄了。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间,都兴贵在单位对同事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他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经历,告诉别人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叫别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都兴贵被本单位的一个退休干部给恶意举报了。葛布派出所的恶警到都兴贵所在的单位,将都兴贵绑架。

当时葛布派出所的王警长和街道的尤洪军去的单位,把都兴贵放在单位的法轮功的书和资料都给搜走了。后来和一个姓梁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抚顺(武家堡子)教养院,体检之后,不收都兴贵,又把他放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顺城区公安分局和葛布派出所的警察无缘无故到家中绑架了都兴贵,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物品,后把都兴贵送到顺城区举办的洗脑班里。洗脑班的主办人是顺城区政法委“六一零”的刘亚洲和肖力。后又送看守所时,送医院体检,都兴贵的身体不合格,被释放。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多,顺城区的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焦臣领着许多警察包围了都兴贵的家,将都兴贵绑架,后送抚顺市看守所。都兴贵体检不合格,抚顺市顺城区公安局的局长“走后门”,将都兴贵强行关在看守所里,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后又把都兴贵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半,但教养院不收。恶警又“走后门”,教养院暂收了都兴贵,非法关押都兴贵一个多月,因为不让炼功,都兴贵又犯病了。教养院后来找来了120的救护车,将都兴贵拉到抚顺市第三医院抢救。后来,教养院让葛布街道人员给都兴贵接回家了。

因为修炼法轮功,都兴贵的病好了,都兴贵就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别人。二零一零年冬天,一次到葛布去发真相资料,被葛布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都兴贵向派出所的人讲真相,从早上六点讲到十点多钟。后来,派出所准备放人,让葛布街道人员去领人。但是顺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焦臣不干,非得把都兴贵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里,对都兴贵 “转化”攻坚。

但是洗脑班的医生,给都兴贵体检,不收。警察就想办法,让洗脑班收下。后来,洗脑班最邪恶的犹大欲“转化”都兴贵时,都兴贵用自己亲身经历,破解了他们的邪说,那两个人无言以对。后来没办法,就放了都兴贵

在二零一二年,又有六七个人到都兴贵家。他们都是被中共的谎言欺骗邪悟的人员。他们讲,你要相信科学,有病要到医院去治。但是都兴贵跟他们说了他得病的经历,身上遭女鬼那件事,问那些人:相信科学,科学能把女鬼驱走吗?我不是不相信科学,而科学最后说,我们对你无能为力,相信科学的医院都给他判死刑了,法轮功救了他。你说,让人相信不相信。后那些人就走了,没有迫害都兴贵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上午,都兴贵去贴真相粘贴,被河东派出所的协警王华(40多岁)绑架。都兴贵向他讲真相,王华就是不听,就把都兴贵绑架到河东派出所。

当时河东派出所苏晓晨(20多岁)和一个徐姓的警察负责。徐姓警察非常的恶,给都兴贵送抚顺市看守所时,到西露天矿一个小医院做假体检,当时,都兴贵吐了一口血。

到看守所后,看守所的医生看到都兴贵,都认识他,就说信仰自由,诊断都兴贵的身体,看守所不收。这时,都兴贵又吐了一口血。看守所的大夫一看,坚决不收。那个徐姓警察还要送。看守所的医生就说,如果你对我们的结论不服,可以做司法鉴定。这样都兴贵就回家了。但是那个徐姓的警察,将都兴贵的手机和二百元钱非法扣下了。

非法刑期结束 又企图监外执行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都兴贵在顺城区葛布地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后被顺城公安分局葛布派出所警察绑架。后送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回到家中。

随后时间里,抚顺市国保、顺城公安分局警察、葛布派出所及葛布街道、社区多次上门骚扰,编造收集假证陷害都兴贵,二零一六年九月,抚顺市顺城区检察院通知都兴贵,顺城区检察院对他非法起诉,都兴贵知道自己没有犯罪,讲真相、救众生也是符合法律的,所以决定不请律师,自己辩护。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点,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在第八法庭进行非法开庭,都兴贵讲述自己修炼身体健康的情况,同时关于修炼法轮功合法作了有理有据的辩护。

都兴贵质问公诉人,起诉书中说,我散发的真相资料是×教宣传品,请公诉人给出这种说法的法律依据,是哪条法律认定的法轮功资料是×教宣传品。公诉人低头无语。

都兴贵指出,在中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法轮功学员发放真相资料完全是合法的,是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公诉人拿不出法律依据,那就是诬告。

就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的问题,在法庭上,进行了激烈的辩论。都兴贵指出:两高作为司法机关,它只有执法权,而没有立法权。因此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刑事诉讼的法律依据。一种行为是否属于违法犯罪,是否需要施以刑罚,只能由法律来认定,而不能由两高司法解释来认定。依据法律规定来定罪处刑,这是在执法;而依据两高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来定罪处刑,违反罪刑法定原则,这不是在执法,而是在犯罪,已构成诬陷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这种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追究。

都兴贵通过论证,讲出修炼法轮功、讲真相、发传单的合法性,法官公诉人无语。法庭草草的就收场了。

法庭没有证人(国保、公安、派出所人员)出庭作证,旁听席上,只有法轮功学员孔繁校旁听,庭审结束后,旁听人孔繁校陪都兴贵一起来到顺城区公安分局找办案人,办案人不在,其他人接待,都兴贵说,开庭,办案单位没有出庭,现将我的辩护材料转交给办案人,该警察收下了,说好好看看。接着,他们去葛布派出所,找经办本案的警察,把辩护材料给了该警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顺城区公安分局河东派出所找到都兴贵家,询问给公安局送辩护书的情况。都兴贵说,这都是立案单位,应该知道我对自己的辩护。警察让两人到派出所去一趟,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下午1点,他们到了派出所,被派出所扣押。两人耐心向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孔繁校被非法刑拘,都兴贵于晚上9点半,被放回。后来,公安国保接着编造假证据,陷害孔繁校,最后将孔繁校非法判刑3年,送进本溪监狱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三年冤狱期满出狱。

而兴都兴贵被抚顺顺城区法院冤判三年,他上诉到抚顺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改判二年六个月,刑期从被绑架时间二零一六年 六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年六个月,由于都兴贵身体检查不合格,没有到监狱执行。所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都兴贵已解除了刑期。

然而,二零二零年五月份,葛布派出所警察配合协助顺城法院,接上级指令,要对没有执行的案子清理,要求都兴贵到医院体检,如身体好了,再到监狱服刑,都兴贵给他们讲真相,最后派出所办案人说,那身体不好,不适合去监狱服刑,我们就这样上报。

就是这样,顺城法院下了监外执行通知书,但是都兴贵的刑期已满,又要监外执行,同时,又被骚扰,给六十九岁的都兴贵造成巨大的心理伤害。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不讲法律。

都兴贵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如今被中共迫害离开人世,参与迫害、骚扰者,扪心自问,你们在为谁买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2/修大法顽疾消-遭中共常年迫害-都兴贵含冤离世-410372.html

2017-04-09: 辽宁抚顺警察违法骚扰法轮功学员
……
“没有恶意”吗?

三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戈布派出所一个副所长和两个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都兴贵家,说;要开“十九大”了,“上面”叫他们到法轮功学员家中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真实的想法,向上汇报,并说,我们来没恶意,来了解当前法轮功学员情况,并让都兴贵转告其他法轮功学员,“这次调查没有恶意”,希望法轮功学员能配合。

都兴贵很配合的一一地做了回答、讲解,也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可事实情况是,都兴贵才按照真、善、忍做人,刚刚被公检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冤判了三年半,现在能够在家里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没有被投入大牢的。

这样一个要做好人的人,这样一个真正的好人被迫害的例子,你们或你们的“上级”不调查、不过问,却问东问西的要调查他的私人情况,你说你没有恶意,能讲的通吗?善与恶,这不明摆着吗?!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9/辽宁抚顺警察违法骚扰法轮功学员-345405.html

2017-03-10: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都兴贵二审被冤判二年六个月
抚顺市顺城区法院,11月28日,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进行非法判决,判有期徒刑3年,罚金1000元。都兴贵不服此判决,上诉到抚顺市中级法院。3月3日,抚顺市中级法院非法作出终审判决,判都兴贵有期徒刑2年6个月,罚金10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0/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4077.html

2016-12-30:六十五岁的都兴贵被非法判三年
都兴贵现年六十五岁,家住抚顺市葛布地区,两岁时就患上了气管炎,病痛将他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一九九四年夏天,抚顺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对都兴贵说:你的病医院治不了了。一九九五年间,都兴贵修炼了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向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恶告,被葛布派出所劫持。后送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九月一日左右,两个警察到他家说你接电话,说着将手中的电话递过来。都兴贵听到里面说是检察院的,因他炼法轮功要起诉他。问他请不请律师?他一听因他炼法轮功要起诉他,认为自己没有犯罪,讲真相、救众生也是符合法律的,所以决定不请律师,自己辩护,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十一月十日上午九时,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进行了非法庭审。都兴贵为自己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抚顺市顺城区法院于十一月二十八日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下判决书,非法宣判三年。法官宣读完判决后说:我们也不想判你,但(顺城区)政法委要判,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说了不算。都兴贵指出这种判决是违法的,当时就提出上诉。都兴贵随即被送往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30/辽宁抚顺市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39745.html

2016-12-12: 法官称不想判都兴贵 但政法委非要判
11月28日上午9时,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非法判刑三年,罚款一千元。法官宣读完判决后对都兴贵说:我们也不想判你,但(顺城区)政法委要判,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说了不算。都兴贵指出这种判决是违法的,当时就提出上诉。

顺城区政法委:
记朱绍清0413-57503607、13841380030
稳定办主任李鸿宾57501989、1390493537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2/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8817.html#16121204528-1

2016-11-20: 辽宁抚顺都兴贵为自己作无罪辩护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时,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进行了非法庭审。都兴贵为自己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

都兴贵质问公诉人,起诉书中说我散发的真相资料是×教宣传品,请公诉人给出这种说法的法律依据,是哪条法律认定的法轮功资料是邪教宣传品。公诉人低头无语。

都兴贵指出,在我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是邪教,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真相资料是邪教宣传品。法轮功学员发放真相资料完全是合法的,是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如果公诉人拿不出法律依据,那就是诬告。

就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的问题,在法庭上进行了激烈的辩论。都兴贵指出:两高作为司法机关,它只有执法权,而没有立法权。因此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刑事诉讼的法律依据。一种行为是否属于违法犯罪,是否需要施以刑罚,只能由法律来认定,而不能由两高司法解释来认定。依据法律规定来定罪处刑,这是在执法;而依据两高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来定罪处刑,违反罪刑法定原则,这不是在执法,而是在犯罪,已构成诬陷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这种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追究。

都兴贵现年六十五岁,家住辽宁省抚顺市葛布地区,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向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被葛布派出所劫持。后送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九月一日左右,两个警察到他家说你接电话,说着将手中的电话递过来。都兴贵听到里面说是检察院的,因他炼法轮功要起诉他。问他请不请律师?他一听因他炼法轮功要起诉他,认为自己没有犯罪,讲真相、救众生也是符合法律的,所以决定不请律师,自己辩护,并查阅了大量的法律文件,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修大法除顽疾 却因此七次被绑架迫害

都兴贵从小二岁就患上了气管炎,每年都得住院一二次的,经济上的花销很大。每当都兴贵犯病的时候,他都是死去活来的,喘不上来气,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一九九九年夏天,抚顺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对都兴贵说:你的病医院治不了了。

为了治好自己病,都兴贵还自学了中医,但是对他的病都是无济于事。天无绝人之路,在一九九五年间,都兴贵从书店里买了本《法轮功》,看完之后,都兴贵终于明白了他许多不明白的东西,于是立即开始修炼法轮功,治好了自己多年的顽疾,能够象健康人一样正常的生活了。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都兴贵身体健康,没再吃过一粒药,他非常的感谢法轮大法的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的生命。

就因为他对世人说真话,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别人,却在(2001—2016)年间,遭到顺城区国保大队及葛布等地派出所七次绑架迫害。在劳动教养院期间,因遭迫害旧病复发,找来了120救护车拉到抚顺市第三医院抢救。在抚顺市看守所体检时曾两次吐血。

本来都兴贵的身体不佳,学炼法轮功当时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后来才明白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道德、境界。然而中共当局不顾百姓死活,非要多次绑架迫害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辽宁抚顺都兴贵为自己作无罪辩护-337919.html

2016-11-13: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遭非法庭审
11月10日9时,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进行了非法庭审。都兴贵为自己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2/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7565.html#161111232035-1

2016-11-08: 辽宁抚顺都兴贵等面临非法开庭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刘凤玲、彭杰、田彩英坚持做好人、说真话的权利,被中共抓捕迫害,面临非法庭审。

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定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点在顺城区法院第八法庭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都兴贵

二零一六年春天,都兴贵用自己亲身经历向民众证实法轮功的美好,讲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而被葛布派出所绑架(已经是第六次遭绑架),送抚顺看守所(南沟)。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回到家中。

今年九月检察院通知他:对他进行起诉,问他请不请律师,他决定不请律师,自己辩护。

都兴贵,男,现年六十五岁,居顺城区葛布街道。两岁时就患上了气管炎,病痛将他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每一次感冒就发烧,导致肺内感染,都得到医院去打滴流。

后来一位修炼人用清代的钱币,编了一把锁,让都兴贵戴在脖子上,都兴贵就象健康人一样了。

都兴贵十岁那年,有人对都兴贵父亲说:你不是共产党员吗?怎么还相信这些迷信的事呢?指都兴贵脖子上戴着那把锁。他的父亲就把都兴贵脖子上的那把锁摘下来锁拆了。这之后,都兴贵就又犯病了。每当都兴贵犯病的时候,他都是死去活来的,喘不上来气。

一九九四年夏天,抚顺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对都兴贵说:你的病医院治不了了。

一九九五年间,都兴贵修炼了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到现在已经十七、八年,都兴贵没用过药,身体依然健康,他非常的感谢法轮功的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的生命。

刘凤玲与彭杰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绑架,二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南沟看守所,近期二人心脏病复发。

新抚区法院定于十一月九日下午1:30对刘凤玲实施非法庭审。十日下午对彭杰实施非法庭审。

家住抚顺新抚区南阳街道的法轮功学员彭杰和刘凤玲,是好邻居、好朋友,在法轮大法洪传的一九九八年先后开始修炼,两人从前都身体欠佳,疾病不断,炼了法轮功后,旧疾一扫而光,从此二人互相帮助共同修炼,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二人没用过一片药,身体健康,红光满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彭杰曾经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权利而被判刑七年。在监狱期间因为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加上监狱的迫害,彭杰心脏病发作,差点失去生命。

今年七月二十二日,警察突然闯进彭杰和刘凤玲的家,实施抄家绑架,二人许多私人物品被抢,人也被送进抚顺看守所,两人目前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彭杰(已六十七岁高龄)曾用救心丹才抢救过来,现在还用药维持;刘凤玲十天前心衰昏迷,送抚顺中医院抢救。

在二人都病重的情况下,新抚法院还要给二人强行开庭迫害。

另外,新抚区南阳法轮功学员田彩英于2016年4月22日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多了,身体难以承受精神与身体双重折磨,近来疾病发作,据说她淋巴结核、肝肾都不好,身体浮肿。家属要给办理保外就医,当局说不够条件。田彩英仍非法关在看守所,法院还要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辽宁抚顺都兴贵等面临非法开庭-337406.html

2016-11-04: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都兴贵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定于11月10日上午9点,在顺城区法院第八法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都兴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4/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7236.html

2016-07-13: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被绑架,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抚顺市顺城区法轮功学员都兴贵,男,65岁,6月29日,在葛布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被葛布派出所劫持。后送南沟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3/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1313.html

2014-07-08: 抚顺市顺城区国保大队长焦臣的犯罪事实
辽宁抚顺市顺城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焦臣,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与派出所警察,先后绑架法轮功学员十七名,目前还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看守所。并对部分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抢劫。抢劫物品折价至少二万五千元。现金人民币至少两万元,港币将近一千二百元。

......抢劫都兴贵家大包物品

都兴贵,男,57岁,家住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都兴贵在家中被绑架。绑架者开警车共四、五人,抄走一大旅行包大法书及个人用品。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顺城区国保大队以焦臣为首伙同葛布派出所多名警察,闯入都兴贵家,将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8/抚顺市顺城区国保大队长焦臣的犯罪事实-294419.html

2013-12-02: 炼法轮功祛除顽疾 都兴贵遭中共六次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炼法轮功祛除顽疾-都兴贵遭中共六次迫害-283432.html

2009-12-03: 辽宁抚顺大法弟子都兴贵遭绑架
都兴贵,男,57岁,家住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西路,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家被顺城区国保大队(以焦臣为首)和葛布派出所多名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213747.html

2008-08-02: 抚顺葛布街大法弟子都兴贵在家中被绑架
抚顺葛布街大法弟子都兴贵(男,五十四岁)七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多)在家中被绑架。绑架者开警车共四五人,抄走一大旅行包大法书及个人用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306.html

2008-08-02: 抚顺市顺城区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被恶警绑架
2008年7月26日,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的法轮功学员都兴贵被葛布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查抄,抄走许多的大法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74.html

抚顺 李石开发区(顺城区)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20-06-20: 抚顺市顺城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裕城路21号邮编:113006
办公室:024-57496333 024-57496396(传真)

姓名 职务 办电 手机
王 旭 检察长
李永刚 党组副书记 57496355 13942354051
曹 宁 副检察长 57496344 13842359933

辽宁抚顺市顺城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顺城区前大路2—2号 邮编113103
值班电话:024-57651318
办 公 室:024-57651318 传真:7651318 邮编:113006
侯 勇 院长 15566290007
刘会伟 副院长18941369001
刘 进 副院长 18941369003
王贵伦 副院长 18941369005
吴中旭 副院长 18941369006
姜 燕 18941369010
杨 利 18641330088
冯 艳 庭长 18941369028
车全忠 副庭长 18941369029
纪 静 办案法官18941369030
辽宁抚顺市市委政法委
地址:新抚区永安路21号邮编113008
新上任市委书记来鹤(办公地点同政法委)
市政法委书记姜群大13704934966
副书记肇英顺01067629416、2886218、13801102999
阎茂龙 常务副书记 024-52650223 52651688 13904130199
政法委人员祁为 王絮 苏斌 尹晓辉 任浩 丁帮超
综 治 办
办公室 024-52650222
贾大树 副主任 024-52650253 024-52633207 13841300039
薛立新 协调处长 024-52650222 024-52634339 13941311680
稳 定 办
办公室 024-52650228
吕泽元 主 任 024-52650225 024-55086008 13904133188
蒋跃飞 副主任 024-52650253 024-58210042 135915506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