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姚彦会(姚延慧), 男, 31

姚彦会(姚延慧)
2004年1月19日,大法弟子姚彦会遭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绑架,不法警察对他進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姚彦会的左脚照片:被恶警烟头烫、插牙签搅动
个人情况: 辽宁省锦西炼油化工总厂, 大学毕业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河北石家庄市,户口所在地辽宁葫芦岛市
有关恶人: 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葫芦岛市教养院,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
迫害情况: 遭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恶警烟头烫、插牙签搅动,遭受葫芦岛和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联合折磨致瘫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24

姚彦会在抚顺劳教院被绳子勒伤双腿,导致瘫痪,一年后复诊时的医院诊断证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09-04: 姚彦会,男,现在年龄31岁,家住河北石家庄市,大学毕业后在辽宁省锦西炼油化工总厂工作。1996年在广东上大学时,读到《转法轮》后开始修炼。1999年去北京到“两办”人民来访接待站上访,被劳教三年,并开除公职,在葫芦岛市教养院和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受尽各种折磨,被迫害得瘫痪在床半年左右,在绝食抗议2个多月后生命垂危才被释放。2004年初又遭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绑架折磨


* 遭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恶警烟头烫、插牙签搅动

2004年1月19日下午3点,大法弟子姚彦会遭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绑架,不法警察对他進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其中包括用点燃的烟头烫姚的脚趾和脚趾甲,燃完一支烟后,再点燃一支再烫;用牙签插進姚彦会的脚趾甲里,并在里面搅动,致使彦会的左脚大拇趾趾甲下面溃烂出脓,不得不到医院把趾甲整个拔出。

从上面姚彦会的左脚照片中可以看到以前的烫伤,以及脚趾甲严重被损坏。同姚彦会一起遭绑架的还有石家庄大法弟子于静霞。

姚彦会后来被劫持到户口所在地辽宁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劳动教养院。姚彦会绝食抗议惨无人道的迫害,又遭到劳教院不法人员从鼻子里插上胃管强行灌食,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教养院的医生高大夫在给姚彦会强行输液时,扎针十几次都没有扎進去,最后鼓起鸡蛋大的一个包还在强行输液,看得旁边的犯人敢怒而不敢言。

拔出趾甲3个月后,到医院检查时长出新趾甲,下面是当时葫芦岛市中医医院的病历。

据悉,至2004年6月7日,葫芦岛教养院5名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中,姚彦会绝食130多天,尤跃宏绝食90天,黄立忠绝食38天,因生命垂危,被劳教院一推了之放回家。

* 遭受葫芦岛和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联合折磨致瘫

1999年10月30日至2001年2月,姚彦会在葫芦岛劳动教养院受尽酷刑折磨。在2000年的上半年,劳教院在上级“强制转化”命令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迫害。首先,姚彦会、王茁、陈德文、张璇等七名学员被一起送到严管。门窗全关严了,恶警管教科长张福胜和佟干事带头毒打大法学员,强按跪在拖布杆上。姚彦会的手臂被迫害得软软的,只能勉强把窝头送到嘴边,无法张口吃饭,只好用筷子把嘴撬开,塞点窝头,灌点汤完事。然而迫害继续加重,佟干事把姚彦会和王茁分别提到两个房间,指使四、五个四防员轮番毒打,把学员当作练习拳脚和棍棒的靶子,打得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在下午3-4点钟左右,姚彦会被一脚踢在后脑上,晕倒在地,在各种刺激无效后,他才被送往医院做CT检查,第二天姚彦会才清醒过来。

劳教院恶警对姚彦会的折磨手段黔驴技穷后,2001年2月末,姚彦会被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子劳动教养院。在抚顺市劳教院(即吴家堡子劳教院),大队大队长吴为(音)的允许、纵容、支持下副大队长姜永峰(音)一手策划,组织实施,男队女队联合对姚彦会進行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强制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先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几乎大了一圈,还用针扎姚彦会的手指、脚心,一连数天,没有达到目地。于是开始更残酷的手段,有时用绳子把手绑上背着挂在墙上,有时把腿脚绑上头朝下固定卡住,一折磨就是几小时。

在女队分队长陈凌华的唆使下,恶徒用绳子捆住姚彦会的双腿,再用绳子背捆双手,再把双手和双腿连上,吊在二层床的栏杆上。这样人就被吊成弧形悬于空中,姚彦会被吊得惨叫声不绝于耳。恶人问他还炼不炼?姚彦会点头,歹徒们就继续吊他。姚彦会昏死过去。

劳教院视而不见姚彦会的伤情,连续8、9天折磨他。最后一次上绳下来,姚的双腿已经瘫软,小腿肚酸软,脚后跟的大筋也摸不到了,双脚全部失去任何知觉和活动能力,连脚趾都动不了,生活不能自理。

下面是姚彦会在抚顺劳教院被绳子勒伤双腿,导致瘫痪,一年后复诊时的医院诊断证明。

姚彦会刚被致残时,就是在这家抚顺矿务局总医院由这位大夫检查、诊断的。当时的门诊医疗册被抚顺劳教院的姜永枫没收。当时诊断为“坐骨神经强损伤”,应当住院治疗,可是由于劳教院的阻挠,不准住院,只好又背回劳教院,仅采取简单的治疗。

由于腿脚伤害长期得不到康复,姚彦会于2001年10月提出申请,并多次要求院外治疗,教养院却一拖再拖,表面答应,实际并不办理。于是姚彦会 2002年2月4日绝食,要求尽快办。教养院置之不理。 2002年3月初,姚彦会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向抚顺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并委托劳教院转递申诉书,却一直没有回音。

在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姚彦会被折磨得瘫痪在床半年左右,最终在绝食抗议2个多月后生命垂危才被放假回家。

下面是在解教时间到后抚顺教养院邮寄到姚彦会的家里的所谓“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等文件。不法人员声称姚彦会“入队以来,服从管理,表现较好”。

2003年6 月初,姚彦会与绥中县大法弟子杨将威的父亲和妹妹去劳动教养院要求见院长王元春,给仍处在危险中的杨将威办理保外就医。当时杨将威被葫芦岛教养院折磨至生命垂危,大手术后仍在教养院遭受迫害。在王元春的授意下,不法警察绑架了他们三人,随后把姚彦会关進了葫芦岛教养院。姚彦会绝食两个月后,在生命垂危之际才被家人接回。迫害凭证:

葫芦岛市中医医院的病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2--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3--ss.jpg
在抚顺劳教院被绳子勒伤双腿,导致瘫痪,一年后复诊时的医院诊断证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
ges/2004-9-3-yaoyanhui-04--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6--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7--ss.jpg
抚顺教养院邮寄到姚彦会的家里的所谓“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等文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8--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09--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10--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11--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9-3-yaoyanhui-12--ss.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4/83330.html

2004-06-07: 至2004年6月7日,葫芦岛教养院5名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已有3人(姚彦会绝食130多天,尤跃宏绝食90天,黄立忠绝食38天)因生命垂危被教养院一推了之放回家中。

2003-12-21: 2001年4月,葫芦岛大法弟子姚彦会,27岁,大学毕业,遭酷刑折磨。在李永梅分管的六班,天天被长时间体罚,在迫害的第四天,被勒着双腿悬空吊在二层床上四个多小时后致残。被人背回男队。从此以后姚彦会在院里架着双拐走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1/62996.html

2002-04-16: 大法弟子姚彦会在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受尽酷刑,已绝食抗议近两月
姚彦会现被非法关押于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以前明慧网有过姚彦会的介绍。现在依据姚本人自述,介绍一下他的情况。
姚现年29岁,原来在辽宁省锦西炼油化工总厂工作。
1996年在广东上大学时,见到《转法轮》,开始修炼。1999年進京到“两办”人民来访接待站上访,即被劳教三年,并开除公职,在葫芦岛市教养院执行。

在2001年2月末,要被调至抚顺市教养院(即吴家堡子教养院)。在“思想矫治”(洗脑迫害)大队大队长吴为(音)的允许、纵容、支持下副大队长姜永丰(音)一手策划,组织实施,男队女队联合对姚進行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强制他放弃信仰。下面是依据姚自述摘录。

开始的迫害是大队一班進行的,强制其蹲着、飞着等体罚和拳打脚踢,接着用电棍电,鞋底抽。腰带都被弄坏了。到了四月份,队里组织白天由值班干警把他带到女队六班,晚上再由男队带回来,由男队女队联合折磨。中间曾经被打晕一次,第二天继续背到女队。几天下来,已是遍体鳞伤,头肿了一大圈,脸部变形,认不出来模样,后腰被打伤,并且小便带血,手肿得像馒头一样,有些地方是被打肿再打破,晚上封口第二天再打破,手指、脚心等地方留下了许多带血的针眼,并挠腋窝、两肋、脚心等处令其大笑不止。各种手段反复折磨,见其仍不肯写揭批材料,又开始上绳,用绳勒住双脚,头朝下卡在墙脚,手也被反绑……到晚上时,姚已经不能走路,被背回监室第二天再背回女队继续折磨。开始是一两个小时松开一次再上绳,后几天逐渐加长时间……痛得汗水一次次湿透衣衫。在此期间,副大队长姜永丰几次来察看,并多次派男队人员来察看進展状况和帮忙。最痛苦时,姚也曾大声呼救,但并无值班干警赶到,值班室距此不到十几米,大队长办公室不到二十几米。直接动手的宋景慧和杨晓红还说,干警不会来的,都出去了,下班了,这是皇军的意思,你喊也没有用。姚疼得把头撞在墙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墙,凶徒并不松绳。在姚的头上垫了一叠报纸继续上绳。时间长的时候连续五六个小时。

最后一次上绳下来,姚的双腿已经瘫软,小腿肚酸软。脚后跟的大筋也摸不到了,双脚全部失去任何知觉和活动能力,连脚趾都动不了,在以后的几个月里姚只能瘫坐在床上,上厕所需要两个人扶着去,当时并没有及时送医院抢救。在姚找副大队长姜永丰谈话交涉后,不但没有停止折磨,反而又是连续8、9天不让姚睡觉,且每天安排一名值班干警住進姚所在一班宿舍监督。这些天来,姚的身体和精神受到极度摧残,几乎处于崩溃边缘,在此之前大法弟子姚颂东就是因为承受不住,精神崩溃,分裂,成为精神病,送進精神病院。

2001年4月19日,姚终于被送到抚顺矿务局医院检查,专家诊断为“坐骨神经强损伤”,应当住院治疗,可是由于教养院的阻挠,不准住院,只好又背回教养院,仅采取简单的治疗。

由于腿脚伤害长期得不到康复,姚于2001年10月提出申请,并多次找领导谈话,要求院外治疗,休养,教养院却一拖再拖,表面答应,实际并不办理。于是姚2002年2月4日绝食,要求尽快办。教养院置之不理,3月初,姚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向抚顺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并委托教养院转递申诉书,却一直没有回音。几个星期后,姚向王军副大队长要求见徐虎烈院长,院长却不见来。提出要求见住院检察长,教养院却不给安排。目前姚已经绝食两个多月,状况很不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2002-07-09: 姚彦会,辽宁葫芦岛人,大学生。孟凡强,辽宁抚顺市人。

2001年3月-4月中旬,被多次送往女队,由男队、女队联合迫害。

孟凡强,被多次强制“飞着”,被打得鼻青脸肿,恶警骚脚心、腋下令其大笑不止,多天以后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姚彦会,被许多天由男队、女队联合折磨,打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手指、脚心被扎了许多针眼,8天8夜不许睡觉,被用绳子捆住长时间“飞着”,多天以后双腿、双脚失去知觉和活动能力,几个月都瘫坐床上,上厕所要人背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9/33033.html

2002-04-16: 2月4日,25名男同修绝食声援女同修,至今51天,还有三名大法弟子姚彦会、王忠元、王德军在继续坚持,他们的身心已经受到严重摧残,生命垂危,每天被强行灌玉米面糊,当局把他们严管起来,关在一间没有暖气的库房里,又冷又阴暗。

2002-04-16: 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的酷刑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
4月1日,绝食40多天的王忠元体质严重虚弱,面色惨白,拒绝强行灌食,遭到副大队长王军的毒打。暴徒用电棍电击王忠元的脖子、手和腰部,逼迫王忠元飞着,王忠元拒绝。暴徒灭绝人性的毒打王忠元。同一天,暴徒迫害绝食二个月的姚彦会

2002-03-17: 目前辽宁省抚顺市吴家堡劳动教养院邪恶至极。那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在无奈的情况下,大法弟子只能以绝食来抗议非法关押、及精神与肉体的折磨、摧残。但是那里的负责人和管教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反而采取了更粗暴野蛮的手段,强行给大法弟子灌食,很多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大法弟子王德军,王忠元,燕宾,姚彦会等人,从2月4日至今已绝食4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

2002-03-13: 姚延慧:男,30岁,在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被非法教养,由于其很坚定,被弄到女队洗脑。强行将两腿绑在椅子上,两臂上翘,身子向下弯做飞的动作,由于时间过长,被松开绳子后两腿已失去了知觉,现已好几个月了,虽然已能行走,但仍很缓慢。姚至今仍被关押在抚顺市吴家堡劳动教养院。

2002-01-27:抚顺吴家堡子教养院将大法弟子姚彦会折磨致残
大法弟子姚彦会2001年被非法关押进吴家堡子教养院;他家住石家庄,大学毕业后到葫芦岛工作。葫芦岛不法之徒奈何不了大法弟子姚彦会,姚被列为重点被绑架到抚顺吴家堡的。目前为止可知的信息是,姚绝食到2002年1月25号已经13天,目前情况危急。下面是从集中营辗转送出来的消息和姚内心真实的想法:

2001年4月份以来,在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恶警姜永峰(音)策划迫害姚,逐步升级。先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几乎大了一圈,还用针扎姚的手指、脚心,一连数天,没有达到目的;于是开始更残酷的手段,有时用绳子把手绑上背着挂在墙上,有时把腿脚绑上头朝下固定卡住,一折磨就是几小时,最长的一次是一个周日(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从上午一直折磨到下午长达五、六个小时,中间不停;之后双腿麻木,脚趾不能动一下,期间曾被打晕一次后被折磨醒。教养院视而不见姚的伤情,继续又连续8、9天折磨。白天晚上不允许睡觉,身心受到极度摧残,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两腿脚神经性损伤,长期麻木无力,脚趾、掌已经没有知觉,走路需两人搀扶,生活不能自理。

姚曾经被送到医院检查,并没有视检查结果办理就医手续。

至今10月有余,姚在生活不能自理、遭受无理迫害的情况下,绝食争取基本生存权。

姚特别说明,告诉他的父母、亲人和朋友,如果绝食期间出现意外,是由于他院外治疗的要求被无理拒绝所致,请依此说明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

下面是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生命出现危险的关在第二医院)的部分大法弟子的公开信:

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合法公民,我们修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各地街道派出所却以欺骗的手段把我们从家中骗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送进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给我们的人身、家庭、亲人都造成伤害。

我们遭受到非人的折磨,24小时监控,室内潮湿,卫生条件极差。我们有不少人身上长了疥,身心受到了巨大摧残。

韩瑞艳,38岁,2002年1月14日晚,在家睡觉。前甸派出所六恶警把她抓走。韩向他们说明自己刚刚做了引产手术,他们没说什么,就把韩送进教养院。

李丽在强改班8个月之久,拒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被邪恶之徒押到抚顺市第二医院继续迫害,强行戴手铐脚镣,插管野蛮灌食。恶警队长刘保才(音)、郭正伟(音)对李拳打脚踢,扬言:他们不怕恶报,医院死亡白死。(意思是在教养院迫害致死怕承担责任;现把迫害场所改到医院,医院设监视设备、安上了铁门、铁栏杆,恶警24小时看管,灌食和迫害致死亡,他不用承担责任)

王红,在第二医院遭受迫害拒不配合邪恶,也被野蛮插管灌食,被恶警毒打,刘恶警把饭倒进王红的内衣里,再用凉水浇王红全身。

邹桂荣被恶警陆(或者是邱)凯(音)等人踢得腿不能走路,夜间不能睡。

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受到非人折磨。我们只知道这一点,抚顺市不法之徒借医院救人为名加大迫害;打着救人的幌子故意利用插管、灌食时,绑手脚、戴手铐脚镣、毒打、用管子来回插伤及食道等,进行折磨。


现正在遭受迫害的(可知部分):何晶、张玉莲、毛淑萍、生金霞、石丽红、韩瑞艳、张凤莲、李淑英、朱志芬、杨玉琛、李绍华、邱丽、宋志秀、赵秀英、李淑珍、赵桂千、李丽、于寿荣、袁凤、李淑芝。

紧急呼吁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帮助,没有人性的折磨每天都在发生,邪恶之徒草菅人命,数人生命垂危,对外界却严密封锁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7/23906.html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5-25:河北省石家庄市珠峰派出所:
邮编050035
警务站警察卢东13503219802(以前曾联系的号)

2018-11-24:河北省石家庄市某街道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11月22日23日,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某街道办政法委书记到一法轮功学员处打问情况,问跟谁联系,负责人是谁等等,学员给其讲了真相。推测这次上门和最近各县市国保来石家庄开会及最近长安区公安分局预谋迫害可能有关系。

长安区政法委书记任福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4/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7608.html

 2018-09-26:栾城县公安局局长 赵永超 3118803566815027788999
国保大队
大队长 霍金锡 31188032664 13931864803
副队长 董顺辰 13643387282
教导员郭荣桦 15176990677

栾城县政法委
副书记 张新福 13631100786
副书记 王军利 13513386359
政治主任 李清言 13932107283
栾城县防范办主任(610办公室主任)韩玉庭 18631112389
石家庄市拘留所倪书乐 科长 13785183900
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
31186816036
31186818627
31186816870
所长 王书庭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值班室 31187782024
所长:刘黎平 政委:杨素金
副所长李占发、邢志昌、杨文肖、张景桂、王志彬
办公室:31187755202
 2018-08-18:骚扰河北省石家庄市杨琳责任人信息补充:
以下这两个人负责向杨琳的单位施压。

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
政法委:李兰伟 13503111108
革新街办事处:张冠靖(女)18903313675

2018-09-07: 牛彦红 13398615218
段冶强(书记)13703210614、1339861225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姚彦会目前处境危险,请善良人予以关注。
附:相关电话(区号0429)
葫芦岛市司法局:3114863局长室:3128088副局长室:3110430、3110130、3110142
葫芦岛市教养院院长室:3129797
葫芦岛市教养院副院长室:3126510、3121724、3122287
葫芦岛市教养院副政委室:3121734
葫芦岛市教养院办公室:3110974
葫芦岛市教养院管教科:3125656,3125626
葫芦岛市教养院副院长3126510;3121724;3122287(办)
刘国华,3182979(宅)3110974(办),13050989697(手机)
丁文学 2072386(宅)
教育科刘宝华2072187(宅)手机:13050978896
张国柱2072172(宅)手机:13009293770
刘海厚手机:13898957059
生活卫生科:杨彦国2072275(宅)
葫芦岛市政府投诉电话 3366
葫芦岛市纪检 3116717
-----------------------------------------
附:相关人员及电话号码
原葫芦岛市政法委书记:周凤明,3118366(宅)3128835(办)13904291939(手机)
葫芦岛市公安局:2170025;2170126
葫芦岛市公安局政保科电话:3119308
葫芦岛市司法局:3114863局长室:3128088副局长室:3110430、3110130、3110142
葫芦岛市610办公室电话:3122622
610办公室梁成栋:8231192(办)3112662(宅)

葫芦岛市政府投诉电话3366
葫芦岛市纪检3116717
葫芦岛市看守所:31110263111025
葫芦岛市连山区司法局:2123165
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2160026;2160891
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2122212
葫芦岛市连山区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2125079
葫芦岛市连山区司法局:2123165
辽宁省公安厅:024-8686-3555
辽宁省国家安全厅:024-8652-4820
辽宁省监察厅:024-2386-8343
辽宁省司法厅:024-8689-9488
辽宁省劳教局:024-8852-0583(许枫)
024-8852-3624(陈文)
024-8852-3624(王晨,女)
024-8852-362(刘长华)
辽宁省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
大队部电话号码 0413--4658464
男队电话号码 0413--4657774
恶警: 吴伟(四队大队长) 姜永枫(大队长)
曾艳(女队大队长) 孙凤娟(女队管教)

本案件有关文件

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姚闯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7/1073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