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州 沙市区(沙市) >> 冯烽(冯峰),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7-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05:  中共酷刑:挂马桶、挂水桶
中共恶徒常常针对脖子这一人体要害部位,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往脖子上挂重物是中共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之一。

挂砖头

......
挂马桶
......
挂水桶
......
挂木板

二零零四年年初,大连南关岭监狱的狱警逼迫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郑志强放弃信仰,施用了多种酷刑。晚上六点至七点逼他赤脚站在雪地里,并将一块约十五公斤重的牌子用细铁丝强行挂在他脖子上,如此迫害了十七天。同年四月四日,郑志强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七岁。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挂重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挂重物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在家中被绑架,后被枉判八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八监区一分监区分监区长何凯将他从禁闭室带出,一回到一分监区就打他,说我要让你成为耶稣。将他的两手分别铐在门上。冯峰自述:“最严重的一次是晚上将我两手分开铐在八监区楼道窗户上,两脚站着,脖子上还给我戴上两块杂木做的牌子,很重,由两个包夹看着,铐了整整一夜。因牌子不能移动,致使我两肩象断了一样,四年多了至今仍在疼痛,不能干重活。”

湖南省益阳市南县法轮功学员张春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三年从长沙监狱转至津市监狱二监区。同年五月十七日,狱警周某指使中队把他吊起来,双手反绑,脚离地上吊的同时,在他脖子上用细铁丝吊一块重达一百五十斤重的用水浸泡过的厚木板,达十三小时之久,板子上写着“顶撞干警,抗拒改造”。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5/中共酷刑-挂马桶、挂水桶-335828.html

2016-09-18: 湖北荆州冯峰遭八年冤狱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结束八年冤狱折磨,从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回家。就在他回家前,冯峰被关入禁闭室七十六天,其中五十五天不让洗澡漱口,他的妻子和两个姐姐分别去看望他遭到监狱方面拒绝。

冯峰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在家中被绑架、非法判八年,在北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种种酷刑折磨:毒打、坐板、冻,电棍插入口中电击,关禁闭室折磨一个月、上镣七天七夜,至今手指还麻;后背多处被打烂、被脚踢致尿血;两肩被折磨得至今四年多了仍在疼痛。

冯峰说:“我在范家台监狱七年多,动不动遭打骂,动不动整天整夜不让睡觉,动不动整天整夜罚站、罚坐小板凳,动不动限制上厕所,一憋一上午、一憋一下午。关禁闭、关集训,这种暴力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恶行,仍在持续。范家台监狱真真切切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

下面是冯峰自述他的经历:

我于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父亲是搞地质勘探的,在野外跑了十五年,患了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那是不死的癌症。母亲有冠心病、高血压、贫血等多种疾病。一到我家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每天两个药罐子熬中药喝,吃药副作用也不小。一九九六年父母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之后,多年的病疾不翼而飞。

我本人以前有肠炎,老往厕所跑,一天要解很多次,而且一蹲就是半天,很苦恼,上医院也治不好,各种偏方无效。后经父母劝说,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学炼法轮,结果痊愈,从上走上了修炼之路。成为法轮功学员之后,烟、酒、牌都戒了,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不说假话,与人发生冲突时,主动忍让,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身体健康,精神也充实了。

我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在家中被非法抓走的,七月七日被送进湖北沙市第一看守所。这期间我请了律师,但还是被非法判了八年,上诉,仍维持原状。

毒打、坐板、冻

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我被送往臭名昭著的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二分监区。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都被集中关押在四监区,监区长肖天波,二分监区长祖剑。

因为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就指使包夹(二包一)打骂,换了几波包夹,最后一组包夹不打人了才算定下来。

二零一零年冬全监要戴胸牌,我与法轮功学员程德永、张道志因不配合,被罚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坐小板凳,从早到晚坐了一个冬天,因不让用热水洗脚,持续半个月睡不着觉,站着都打晃。后让洗热水后才慢慢恢复。

因抵制奴役,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被从一楼分到二楼四监区一分监区,我因点名时不搭理被罚坐小板凳,先是柳德玉(荆门法轮功学员),后发展为十二人。从二零一一年六月一直坐到二零一二年二月,每天早晨就开始坐,一直坐到晚十点,持续了七个多月。

电棍插入口中电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我被送往八监区一分监区,监狱长蔡恒山,外号蔡黑子,教导员范俊儒,分监区长何凯。二月二十五日监区长何凯喝了酒之后,在八监区操场当着一百五十名服刑人员的面,因我点名不搭理,用电棍击我脖子,后将电棍插入我口中电击。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绝食十九餐。在绝食三天时,范俊儒带着几名服刑人员强行将我送往医院打点滴。最后范俊儒保证不再打人了,我才停止绝食。四月二十一日上午何凯将我双手反铐,从八监区车间把我单独带入八监区宿舍二楼小办公室,小办公室门窗紧闭,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强迫我转化。他从兜里拿出电棍,将我击倒在地,我坐地后,他不断用电棍击我的上半身,强大的电流使我撕心裂肺,大约持续了二、三十分钟。我说要上厕所,他才给我打开一只手铐。

关禁闭室折磨

我解完手后强行向楼下冲,他紧跟着我,在操场上要将我反铐,我不让,后九监区一胖警察过来帮忙,他俩才将我反铐住,之后何凯将我带回八监区车间,当天将我送进禁闭室。

一进禁闭室就将我上了镣。禁闭室长二点五米,宽二米、高六米。靠东墙用水泥砌一床,上有铺板,长二米、宽零点八米。东北角有一便盆,是室内唯一的水源,喝拉都在此。铐子在床的上面,两手向两边分开,分别被铐在铐子上,每分每秒两手要动都要移动,否则铐子会嵌入肉里很疼。下半身坐在铺板上,双脚被分别上了脚镣,用锁固定。被镣了三天,禁闭十五天,五月五月出禁闭室。

后背多处被打烂、脚踢致尿血

五月的一个三更半夜,在八监区办公室,何凯两手各拿一警棍猛击我的后背,后背多处被打烂。我大声喊救命,将八监区、五监区(每栋宿舍楼五层、住两个监区)服刑人员都叫醒了。我夺过两警棍,我没打他,将另一警察于红卫喊醒,将两警棍交于他手中。五月的一天在八监区车间,何凯找茬打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手脚并用,将我打倒在地上,还用脚猛踢我的身体,致使我小便尿血。

禁闭一个月,上镣铐七天七夜,至今手指还麻

五月三十一日第二次将我送入禁闭室,一个月之内送我两次。第一次还未恢复,第二次又加码。这回是禁闭一个月,上镣七天七夜。送我去前两天已经两天两夜没让我睡觉了。上镣铐六天六夜时,我的两手腕已被铐得皮开肉绽,他们置若罔闻。上面发布了命令,他们就得执行完,致使我两手腕灌脓,生活自理困难。到现在四年多了,手指还是麻的,右手腕有明显镣痕。

炎炎夏日,室内象蒸笼,蚊子很多。

“让你成为耶稣”

六月二十九日,何凯将我从禁闭室带出,一回八监区一分监区就打我,说我要让你成为耶稣。将两手分别上铐分开铐在门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最严重的一次是晚上将我两手分开铐在八监区楼道窗户上,两脚站着,脖子上还给我戴上两块杂木做的牌子(我平时每天被罚站时就戴着这两块牌子)很重,由两个包夹看着,镣了整整一夜,因牌子不能移动,致使我两肩象断了一样,四年多了至今仍在疼痛,不能干重活。

药物迫害

七月的一天下午,在八分监区,何凯来到我跟前说“我所有的招数已经使尽,把你没有办法,我只有叫你疯。”飞卫生员杨宇、包夹戴小军、杨保家等五、六人强行将一把白色药丸送到我口中服下。

第二天上午监狱长周宏(外号周扒皮)来了,他只在远处看了看我,之后再没有强行喂药,事后他承认是八监区集体做的决定。

见一次打一次

在这种骑虎难下的情况下,八监区要将我送出,但其它各监区(共九个监区)没有一个监区要我。何凯曾亲口对我说过,他是范家台监狱五百多个警察中最狠的一个,但对我使尽了招数,也没能使我屈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何凯几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就是临走还打了我一次,我伤痕累累,把我送到医院监区。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到医院监区,是一个迫害的接力。医院院长童克文、教导员彭华龙、副院长熊灿峰集体决定让我深夜二点睡觉、六点起床。四个包夹轮流值班,其余时间罚站。

没过多久,副教导员陈珍明休假回来,晚上叫包夹马小林把我喊到办公室,马小林攥着我的一只手,陆珍明用手打我脸,后嫌他自己的手疼,用杂志卷着打我脸,鼻子被打出很多血。强迫我四点睡,六点起。后改为五点睡六点起,致使我已经不能站了,只能坐。不让坐,我就在地上爬,前后持续了一个月,我实在挺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监狱长周扒皮亲自发动一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攻坚战”,他指示教育科,教育科再指示各监区,各监区再指使包夹,层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目的是达到百分之一百的转化率。

动不动就打骂、不让睡觉、罚站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我被分到一监区,后来一监区并入七监区,我分在七(三)区。监区长李天安、教导员孙传军,强迫我搞劳动,我不从,就叫我干什么都向包夹打招呼,我不听,一上午直到开饭才让我上厕所,一下午也是如此,每天罚站,致使我大腿长了很多毒包,最后解除。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下旬,因集合时我不报数,不蹲下(这时的监区长是马卫兵、教导员王雄杰、分监长丁华平、指导员杨刚),恶警们就强命包夹往地上按我头。包夹说上回你不搞事,只孙传军一人,这回是群狼,一个比一个强硬,你不干也得干。后来只要一按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二月二十八日解除。十二月上旬我写了严正声明。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三四管区合并为一管区。二零一五年夏,狱头黄海,包夹刘俊毒打我,为的是让我劳动,后黄海向我道歉,将二人分别扣了两分。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日我抵制穿囚服,四月三日被送进禁闭室,五十五天不让洗澡洗口,关了七十六天,头发蒙。六月十七日解除禁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8/湖北荆州冯峰遭八年冤狱-335176.html

2016-07-10: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于2009年被非法判刑八年,曾多次被监狱严重迫害,7月4日结束八年冤狱,从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0/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0912.html#16710088-1

2016-06-05: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近期又在“严管”迫害大法弟子冯峰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大法弟子冯峰,于2009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曾多次被监狱严重迫害。今年七月即将到期的冯峰近一段时期,被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进行所谓“严管”迫害,他的妻子和两个姐姐分别去看望遭到拒绝,禁止冯峰接见自己的亲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5/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9660.html

2013-01-13:耳闻目睹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行径
.......
冯峰,沙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二年初以前,他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其间经常被包夹犯人欺侮和殴打,后被调到八监区,八监区恶警用各种办法对冯峰進行迫害,不分日夜不让睡觉,吊铐、关小号。一天半夜,人们都听到冯峰被折磨的凄惨喊声。冯峰还经常被恶警强行头戴高帽,脖子上挂个大牌子在车间罚站。恶警见殴打折磨不能使其屈服,便以不服管理为由将冯峰关小号、上镣铐,在半年的时间内关了两次,每次一个月左右,其间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医院看到冯峰,见他人瘦得不行,面无血色、走不动路,被两个犯人从禁闭室扶出来送医院打点滴维持生命,两手腕被铐出两道又粗又深的印痕,可以看见骨头。看到这个情景,那个法轮功学员说他当时流出了眼泪,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的一天,我们看到冯峰在监区院子里被几个恶警围着殴打,后来听犯人讲,八监区恶警当时有的拿电棍电,有的用脚踢,踩、边打边嘲笑说:“冯峰、这是对你的最后一次考验,你一定要坚持住啊。”这件事整个监狱很多犯人都知道,冯峰第二次从禁闭室出来被调到九监区(病犯监区),在打点滴时,冯说恶警在他药里掺了甚么,使他晚上睡不着觉,十分痛苦。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耳闻目睹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行径-267741.html

2012-11-03: 冯峰遭湖北监狱迫害 七旬老母求助
湖北省荆州法轮功学员冯峰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严重迫害,自去年被狱警指使犯人殴打,胸部被打伤十几天不能下床,前不久又被关禁闭十五天,手臂被手铐铐肿得像馒头一样。今年十月家人去看他,几乎认不出来了,整个人瘦的都脱相。
今年四、五月份,可能因周永康流窜到湖北各地之故,当地的迫害形势更加升级,沙洋范家台监狱邪党党委给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主要是四监区)下达转化指标,于是监区恶警又用上了从前的迫害手段,监号门上锁,减少睡觉时间,限制上厕所,另外还用上吊铐、群殴、关禁闭、关铁笼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上吊铐就是把人用手铐铐紧,吊在铁窗上,仅脚尖着地,若时间长了很容易使人手臂残废;群殴就是多人(最少是五六个)暴打一人;关禁闭就是给人戴上手铐脚镣后关在禁闭室,一天到晚面壁站立,饮用洗漱用水均取自大便池;关铁笼就是把人关進本来是关那些惹是生非的精神病犯的铁笼。

范家台监狱恶警为了转化达标,提高转化率,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摧残,几乎人人都遭受了这样的虐待。冯峰今年年初从四监区被调到八监区,由于他在点名时不答到,拒绝参加奴役劳动,恶警就指使许多犯人将他五花大绑,然后一起动手殴打,四监区恶警程皓过去看后笑着对冯峰说:“怎么你身上全是鞋印呀?”

下面是冯峰七十几岁的母亲的一封求助信:

各位领导,您好!

我叫苏文珍,是荆州市精神院退休职工,是冯峰的妈妈。我儿子冯峰因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抓捕,在二零零九年被荆州市沙市区法院冤判八年,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

入狱后,冯峰多次被警察指使犯人毒打。有一个人从监狱里出来说:我亲眼所见冯峰在过去几年里曾被多次群殴,有一次被打胸口受重伤,躺在床上很多天不能起床。更有甚者,今年冯峰因不报姓名等小事情被那里的警察指使许多犯人将他五花大绑群殴,满身都是被打的鞋印。前不久,冯峰又被关進铁笼,关禁闭十五天。在禁闭期间,手臂被手铐铐肿得像馒头一样。有的包夹犯人看了都偷偷的掉眼泪。

这些都是别人出来说的。后来听说海外互联网也登出了关于我儿子被酷刑折磨的消息。

今年十月冯峰家人去看他,几乎认不出来了,整个人瘦得都脱像了,身体非常虚弱,体重已由原来的一百七十斤减到现在的一百斤左右,家人看到他时都哭了。那里的警察还欺骗他家人说是劳动过量所致。后来他的两个姐姐听到消息去看他,监狱找理由不让见。

现在他已经住進医院,两手满手都是针眼。我曾听说武汉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这个监狱被打毒针后去世了。冯峰是否被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被强制打了毒针?

我儿子为人忠厚,走到哪里人们都说他是一个好人,现在被整成这样,监狱有的警察还说过这样的话,“死个把人算甚么”,试问,这还是人民警察吗?这些算不算违背法律,违背监规?!

现在我们家人向各位领导申诉,要求严惩打人凶手,并要求将冯峰保外就医。请各位领导答应我们的要求。上天有知,也一定会护佑那些在我们危难之时帮助过我们的好心人。

苏文珍2012年10月28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3/冯峰遭湖北监狱迫害-七旬老母求助-264943.html

2012-10-17: 湖北省荆州冯峰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 付万华被冤判七年
自去年冯峰被监狱指使犯人殴打,胸部被打伤十几天不能下床。今年又因不报姓名和拒绝劳动被恶警指使许多犯人将他五花大绑群殴,前不久冯峰又被关过铁笼,关禁闭十五天,在禁闭期间,手臂被手铐铐肿得像馒头一样。

冯峰已住進医院区,身体非常消瘦,体重已由原来的170斤减到现在的100斤左右,家人看到他时都哭了,恶警还欺骗他家人说是劳动过量。

另外,荆州法轮功学员付万华也被非法判刑七年,关在此监狱四监区被迫害,一直没有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7/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4138.html

2012-10-16: 法轮功学员冯峰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严重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湖北荆州市法轮功学员冯峰,遭受严重迫害。近期,狱警因冯峰因坚持信仰,禁止他购物,禁止家人探视,也禁止家人送衣物钱币。冯峰持续遭迫害,身体状况堪忧,原来他体重180斤,现已不足100斤 ,手臂很多针眼,怀疑被注射不明药物,现已被转往沙洋监狱医院二区所谓 “治疗”。

前不久,冯峰还曾被关铁笼,关禁闭十五天,在禁闭期间手臂被手铐铐肿得像馒头一样,有的心存善念的包夹犯人看了都偷偷的掉眼泪。

今年年初,冯峰从四监区被转到八监区,他拒绝点名、拒绝参加奴役劳动,恶警就指使许多犯人将他五花大绑,然后一起动手殴打,身上全是鞋印。

冯峰在过去几年里曾被多次恶人群殴,有一次胸口受伤,躺在床上很多天不能起床。冯峰虽受尽摧残,但仍未被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6/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64078.html

2010-12-0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
4. 冯烽:冤狱八年,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当地恶警几十人绑架。关押期间,年轻体壮的冯峰已经头发苍白,下肢瘫痪。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被沙市区法院开庭审理。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被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被送往湖北省沙洋监狱。冯烽的父亲因思念独子伤心过度,于二零一零年九月过世,家属多次请求当地邪党“六一零”人员及监狱管理人员,让父子能见上最后一面,都遭到无人性的拒绝。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10-10-07: 湖北荆州冯烽八年冤狱 无法见父最后一面
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烽于二零零八年被本地邪党公检法非法诬判八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范家台(沙洋)监狱。
冯烽的父亲因思念独子伤心过度,于2010年9月过世,家属多次请求当地邪党“六一零”人员及监狱管理人员,让父子能见上最后一面,都遭到无人性的拒绝。
沙市区邪恶“六一零”头目:黄跃胜、陈志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7/230655.html#1010705044-1

2009-05-18: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冯峰和邓天玉被非法送监狱迫害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峰被非法判刑8年,于2009年5月7日被送往湖北省沙洋监狱。邓天玉被非法判刑四年,于2009年5月12日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

冯烽、邓天玉于2008年7月5日被非法抓捕,2009年1月15日被沙市区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上,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请的律师从维护法律尊严的角度,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正义面前,审判长王斌不得不宣布休庭、等待合议。

2009年3月 8日,冯烽、邓天玉得到的却是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和四年的判决书。面对无理的迫害,他们提出上诉,请了两位律师为他们作二审辩护,同时冯烽、邓天玉的家属向荆州市中级法院递交书面二审要求,要求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无条件释放他们。

荆州中级法院没有公开开庭审理,直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根本不讲法律,知法犯法,助纣为虐,使两位已经被迫害致伤残的大法弟子又遭受了不该承受的严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8/201123.html

2009-03-20: 遭折磨难自理 冯烽、邓天玉被非法判刑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冯烽被非法判刑八年,邓天玉被非法判刑四年。冯烽、邓天玉已提出上诉。

年轻体壮的冯峰已经被头发苍白,下肢瘫痪;邓天玉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仅能见一点微光,他们都被折磨的生活难以自理。

冯烽、邓天玉于2008年7月5日(“奥运”前夕)被荆州市沙市区公安分局一科(国保大队)的恶警绑架。2009年元月15日恶党沙市区法院以“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公开审理了此案,当事人的家属聘请了北京的三位人权律师江天勇、韩志广、李春富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然而,法院却以等待合议而休庭。

3月14日,被聘律师收到3月9日从沙市法院寄往北京的所谓“判决书”。当事人的家属于3月12日从看守所打来的电话得知非法判决结果。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本无罪,应当庭释放,邪党法院却分别给他们判了八年与四年的重刑。

在整个抓捕、庭审到判决的过程中,无不体现出中共恶党公、检、法系统的违法与犯罪劣迹;无论从尊重法律、尊重人权及人道主义方面无不体现出中共从上到下对民众的残忍、欺骗的丑恶行径。

二位法轮功学员冯烽、邓天玉被非法关押在沙市看守所至今。

望参与迫害的所有人员冷静、清醒的思考后,用实际行动跳出中共的邪恶怪圈,弥补给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以免失去后悔的机会,因为法轮大法洪传势不可挡,全世界的民众已经逐步觉醒。信仰自由、信仰无罪。邪党法院对冯烽、邓玉玉的判决是违背宪法的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0/197482.html

2009-02-15: 湖北荆州法庭非法庭审 正义律师公正辩护
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五日,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恶党法院对大法弟子冯峰、邓天玉進行非法庭审。参与非法庭审的公检法人员有:荆州市沙市区检察院公诉人杨新华、荆州市沙市区法院法官王斌和两名陪审员及若干法警。大法弟子家属请了三位北京律师为大法弟子辩护。
两位大法弟子冯峰、邓天玉在沙市区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六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冯峰现已被迫害成满头白发,下肢完全瘫痪不能自理。邓天玉右眼失明,左眼仅能见一点微光,并有眩晕症,站立困难。非法庭审于当日上午十时开始直到下午两点半结束,历时四个半小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5/195534.html

2009-01-24: 湖北省荆州市大法弟子冯峰、邓天玉遭受严重迫害
湖北省荆州市大法弟子冯峰、邓天玉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下午被当地610及便衣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沙市区看守所受迫害已达半年之久。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五日,沙市区法院开庭审理欲判刑。现两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冯峰被抓前年轻体壮,现头发苍白,下肢瘫痪,不能自理。邓天玉双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仅能见一点微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4/194060.html

2008-07-07: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大法弟子被绑架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大法弟子邓天玉、吴翠兰及大法弟子老冯之子冯烽于七月五号下午3点至六点被当地恶警几十人绑架。老冯家被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碟机及真相资料被抄走。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578.html

荆州 沙市区(沙市)联系资料(区号: 716)

2019-02-10: 沙市区“610”电话:0716-8444155
黄跃胜     沙市区610主任       手机: 13872339939
陈志强     沙市区610副主任      手机: 13317588875

2018-10-28: 荆州市江陵县“防范办”负责人:陈振宇 电话:13508628069
2018-08-19:
经办警察雷罡,电话15090808420
湖北江陵县检察院:
电话:0716-4738521
院长杨华平、检察长刘金梅
江陵县郝穴镇派出所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93号
邮编:434000 电话:0716-4729110 047=4738027
江陵县公安局地址: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郝穴镇江陵大道129号
邮编:434000 电话:0716-4732222
江陵县郝穴看守所电话:07164724636
江陵郝穴看守所部份电话:
张兴忠13035301699 齐同雨 13872305354 刘先文 13807218501
郝穴派出所部份警察警号:
所长:赵053376
教导员:朱 053437
办案:付 051395

湖北荆州市江陵县江北农场监狱
监狱长何选方, 电话:13507178789
副狱长:
向隆洪, 电话:13972380882
张勇, 电话:13871550537
王昆, 电话:15972696969

2017-06-28: 郝穴看守所电话:07164724636 经办警官雷罡,电话15090808420

2015-11-21: 湖北荆州市沙市区中山派出所新任所长杨峰多次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
其电话号码为:17771626762

2011-08-10: 沙市610办公室:0716 8212610
沙市区国保大队:0716-8127490 大队长 杨洪 13507215566
沙市第一看守所 沙市江津东路 电话:0716-8351426
所长刘局华 电话:133072133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