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孝感 应城市 >> 杜足英,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应城市东马坊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7-0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熊文志(熊文德) 杜足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6-04:湖北孝感精神病院药物摧残杜足茵
“没有医生来了解我的‘病情’,只见七个男女围住我,护士提着水壶,拿着治精神病人的药逼我吃。”——这是湖北应城法轮功学员杜足茵近日揭露出的湖北孝感精神病院对她进行药物摧残的罪行。

十一年前,身心健康的杜足茵被当地原新集派出所警察何忠平、刘强强行“送”进孝感精神病院,而孝感精神病院在中共政治压力下,丧失医德,对杜足茵进行药物摧残。所幸杜足茵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毅力,最后闯出魔窟。以下是杜足茵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及中共警察勾结孝感精神病院迫害她的过程。

一九八九年,由于生活的打击,我精神崩溃患了抑郁症,被家人送往精神病院治疗了一个月,回家后变得性格内向,封闭自己,一点事情就想不开,精神不能受到一点刺激,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家人处处让着我,关心我,希望通过营造一个温暖的环境,使我好起来。但事与愿违,我却变得更加郁闷。

就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一下子解开了我痛苦的心结,我明白了人生的不如意都是因果轮回,就象人欠了债,一定要还。从此我内心变得宁静祥和,笑脸面对每一天,生活过得平凡但却很充实,不再计较个人得失,身体更是变得健康,无病一身轻。

我非常感激法轮功让我重获新生,是法轮功让我明白了人生真理,教我学会宽容,使我走出心中的阴影,从新开始崭新的生活,我从心底发出“法轮大法好”的心声,下决心将来无论遇到多大的险阻都不能忘了救命的法轮功,无论天塌地陷,坚定修炼法轮功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把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视为敌人,迫害手段之残酷,令人发指!

二零零一年,我因坚持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七月,原新集派出所恶警何忠平、刘强去接我,说是送我回家,结果却把我绑架到孝感市精神病院。何忠平、刘强与精神病院院长密谋二十多分钟后,走了。

没有医生来了解我的“病情”,只见七个男女围住我,护士提着水壶,拿着治精神病人的药逼我吃。

我对他们说:“我一个身心健康的人,逼我吃你们的药,你们是在医人还是在害人?”他们根本不理我说什么,一起按住我的身体,捂住我的鼻子,把我的头后仰,强行灌进精神药物,还要我把舌头伸出来看是否吞进了。很快药物作用就来了,我吐了半脸盆水,中枢神经加速跳动,头非常痛。我很害怕,如果拒绝吃药,这伙人有的是整人的办法。我亲眼看见一个精神狂躁的病人拒绝吃药,被他们强行绑在电椅上,不断加大电流,电得病人惨叫不止、求饶,迫使病人妥协吃药。

我被强迫吃抑制中枢神经的药,上午、下午都两次,真是苦不堪言。我就找院领导反映,我说现在我很正常,没有病,你们要讲医德,不能违背良心做损德的事,不能把我关在这里,我要出去。领导后来说:“我很同情你,我也没办法,要送你来的派出所的人来接才行。”

一个身心健康的人被强迫吃精神药物,那种无法形容的愤怒、侮辱涌上心头,使我几近崩溃,逃也逃不出去,讲道理他们根本不听,也无动于衷,我就苦苦思索如何才能摆脱。

有一天我就想到,小时候看过日本电影《追捕》中的情节,那个检察官被谋害强迫吃精神药物他就大量喝水,然后到卫生间把药抠出来。我就大量地喝白开水,然后到卫生间趁医生护士不注意把手伸进喉管里用力抠,尽量把药物呕吐出来。时间一长喉管里都抠出血来,非常痛。十几天后,我家人来看望我,我坚决要求出院,精神病院怕担责任才减了一点药。

为了证实我是正常人,平时我就主动打扫室内卫生,也主动跟其他病人的家属交谈,告诉他们我的情况,日本电影《追捕》那个议员被政敌谋害强迫吃精神药物的情节,今天在我身上活生生的上演。病人的家属都很震惊,后来院方就不让病人家属带手机进来,再后来就不让我和病人家属接触了。

有一次我和一位快康复的精神病人交谈告诉她我的情况,并和她说:“共产党这样对待我这样身心健康的人就说明这个党是毫无人性的,非常残酷的恶党!”这位病人听后说:“这算什么残酷,我哥在北京就亲眼看见当兵的用枪射杀大学生,太恐怖了!”

我经常帮护士打扫卫生,护士多次接触后了解到我很正常,很同情我的处境,就偸着对我说:“下次你家人来时,你告诉家人找院领导强烈要求出院,院方会重视的。”最后她担心地对我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对你说的。”

这个医院重度精神病人和普通精神病人都住在同一个大屋子里面,只是用小隔间和铁栏栅隔开,初进来的狂躁精神病人抓住铁栏大声吼叫,无理智发泄。精神病人都是一样不分白天,黑夜,昼夜不停的哭喊、唱歌、胡言乱语,疯疯颠颠……我一个正常人无法和她们沟通,无法摆脱,真是度日如年。我现在回想那的日日夜夜还不寒而栗,真是人间地狱!

有一次我在一房间外偶然听两个医生的对话:“杜足茵的药吃进去了没有,怎么没有反应呢?”“吃进去了,就象嚼呑豆子一样吃进去的。”我非常震惊,如果我不采取行动,不去抵制他们的恶行,迟早会被他们“治”得精神错乱!

就在我下决心抵制不久,我家人来看我,我就和他们说:“今天你们看到的我还是好好的,首先声明我不会自杀,但如果以后我出现了什么问题,医院就要负全责!”在我横下心来全力抵制迫害的同时,家人也和院方交涉,在家人强烈要求下,我被接回家,结束了在精神病院长达一个月恶梦般的囚禁。回家后头痛、神经紧张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才慢慢好转。

何忠平、刘强与孝感精神病院互相勾结,明知我精神正常,却昧着良心硬把我囚在精神病院“治疗”。

一、何忠平、刘强“送”我到精神病院时公开了自己的身份,有院方领导的证言:“我很同情你,我也没有办法,要送你来的派出所来接才行。”真正的精神病人是要直系亲属陪同才办入院手续的,而和我非亲非故的派出所人员能代表亲属吗?很明显院方为了配合江贼邪党的政策把我当作一项政治任务给接了下来。

二、在精神病院从开始到结束,过程中没有医生来诊断我的“病情”对症下药。相反,我被强行灌下不知名的药物后,表现出的平静与理智,却让医生困惑不解,私下议论说“杜足茵的药吃进去没有,怎么没有反应呢?……”等等行为,证明这些医生不是在治病人,而是希望把我折磨成举止痴呆,胡言乱语,行为失常的真正的精神病人!

三、医院都是以营利为目地的,病人家属要求出院时,医院是不会阻拦的。而在我以死抗争、家人多次与院方交涉,强烈要求时,院方怕担责任才松口放人。

四、回家后,我找何忠平恢复工作,何忠平很惊讶“我没去你怎么回来的?”还威胁要再送我进去。陷害之意表现的非常露骨!

恶党控制的媒体造谣说炼法轮功使人入魔,恶徒丧心病狂地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妄想把我治疯,然后栽赃陷害,移花接木,制造一起炼功入魔的实例。却没有想到我一个弱女子在大法的指引下变得意志坚强,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毅力闯过了这一劫。

我讲的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真实不虚!希望我的亲身经历能让您分清正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4/湖北孝感精神病院药物摧残杜足茵-258499.html
2008-07-08: 湖北应城市东马坊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经过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湖北应城市东马坊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十多家被非法抄家,一位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七月二日下午五时左右,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的湖北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医院医师熊继伟正在上班,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叫”出医院。第二天家人寻至医院,熊继伟的手机等物品仍在医院,后才证实被恶警绑架。

七月二日晚上七点左右,一帮恶警开着五辆警车,闯到法轮功学员王俊平家抄家,王俊平夫妻二人面对恶警,一人发正念,一人讲真相,揭露邪恶,恶人胆怯,抢走了二张光盘。王俊平家不久前才遭恶警非法开门、抄家。

随后恶警又闯到法轮功学员张静玉家,张静玉正在上班,不在家。它们就离开了。

杜足英、熊文德夫妇、褚观元、阎三明四法轮功学员住在一个小院内。恶警闯到这个小院,非法抄了三家,并绑架了褚观元、阎三明、杜足英杜足英的丈夫熊文德大声对恶警说:“她是个病人,你们也不放过?”(杜足英曾经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并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被注射了破坏精神的药物,造成了严重的脑损伤。)于是恶警就将熊文德绑架。熊文德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五、六个人反扣双臂押上警车,疼痛的话都说不出来。

法轮功学员褚观元年龄在五十岁左右,今年六月九日才从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出来。

熊文德的一邻居刚买房子几天,因其门口有几年前明白真相的常人贴的春联,这次也被非法抄家,恶警抄走两台VCD和两台使用磁带的小单放机,其中只有一台VCD能使用。可见邪党的疯狂。

当晚八时左右,恶警们又来到法轮功学员向红星家,向红星家装有防盗门,目前在东马坊,盗窃案频发,不少家庭被盗。向红星不开门,恶警们就动用非法手段将防盗门毁坏,强行抄家并将向红星绑架。

接着恶警得到消息,法轮功学员张静玉已下班回家。他们疯狂的赶到张静玉家。张静玉曾多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过一年。张静玉家也装了防盗门,她不开门,恶警调集所有的警力,将门破坏,强行闯入,非法抄家,将家中的电脑等私人物品抢走,并将张静玉绑架。

恶警们又闯入法轮功学员陈青枝家。当时陈清枝也不在家,恶警们破门而入,将家中的一台电脑及其它物品若干掠走。

法轮功学员詹丽萍已年过五十,邪恶们闯入她家,在她强大的正念下,邪恶们自知理亏,灰溜溜的逃了。

法轮功学员黎国平家也遭到了邪恶的抄家,黎国平目前下落不明。

法轮功学员褚四春家也遭到了邪恶的抄家,同时邪恶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褚四春。

据悉,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当地邪党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确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湖北省的重点地区是孝感市,孝感市的重点是应城市,应城市的重点是东马坊镇。会议要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要“从重、从严、从快”,“抓一批、判一批”。

参加此次对东马坊法轮功学员的抄家并绑架行动的有孝感市、应城市的国保大队、六一零、公安局及东马坊派出所、郎君派出所等单位的邪恶人员。其中包括:聂幺山、何建设、周维鹏、何忠平、许自斌、黄国英、徐伟等恶警。

法轮功学员褚观元、阎三明、向红星、褚四春、熊继伟现被关押在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张静玉、熊文德关押地点不详。法轮功学员黎国平目前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8/181685.html

2008-07-04: 湖北应城市东马坊多名大法弟子遭恶警非法抄家及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上十九点至二十一点左右,应城市六一零伙同东马坊镇派出所一帮恶警,开着五辆警车,在东马坊镇(又名化工镇)疯狂的抄家抓捕大法弟子,先后有八名大法弟子被抄家。六位在家中的大法弟子被抄家后遭绑架,一名大法弟子在恶警抄家时失踪,下落不明;一名正在医院上班的大法弟子失踪,据医院同事说当晚他被来历不明的几个人叫出去后就再没回来上班,家人寻找至医院,他的手机等物品仍在医院,人却音信全无,估计也是被恶警绑架了。恶警们在抄家时,有的大法弟子拒不开门,恶警们便将门毁坏后闯入(有的是防盗铁门),其邪恶程度难以形容。

被抄家的大法弟子有:褚观元、阎三明、杜足英、王俊平、张静玉、向红星、黎国平、褚四春。

遭绑架的大法弟子有:褚观元、阎三明、杜足英、张静玉、向红星、褚四春。
失踪有大法弟子有:黎国平、熊继伟。

其中褚观元六月九日才从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回来。王俊平家不久前才遭恶警非法开门抄过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4/181450.html#0873233458-48

孝感 应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19-08-04: 迫害汪刚强的主要责任人:
应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志平13807293700
应城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陈恩宏13707293939
应城市国保大队何健设13297535760s

参与非法庭审的责任人
杨耀龙(刑庭庭长,主审法官):0712-5251017、13177259953、13307297953
毛翠娥(刑庭副庭长):13871879839
胡伟0712--5260058、5267503、13307298916、13871866916
叶先丰0712--526750813733521117、18007296562
刘培建0712--526751018071195887(公诉人)

2019-08-05: 应城市政法委:
书记阮炎坤
副书记孙国启13907293527
副书记胡劲松13707293552
政法委人员陈朝阳13387678000(原610人员)

应城市综治办:
新址:应城市光明街8号(大门前牌子写“应城市综治信访维稳中心”),邮编432400
综治办(610)主任李绍明
610副主任胡西军15327063720

参与社区的有:
光明社区:
电话:0712-3254111、0712-3222691
负责人周祥生

碾屋社区:
电话0712-3222665
书记陈新祥
副书记陈志伟

古城社区;
电话0712-3249740、0712-3222115
负责人熊华平

工农路社区:
电话0712-3222473
书记柴文广


2018-12-06: 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0号,邮编432100
电话:0712-2323021
刑二庭主审法官李菁 0712-2326274、18727515007
刑二庭庭长李晓庆 0712-2322055、18727515606
院长王秋隆 0712- 2313961、18807290678
副院长王洁 0712- 232300213807294026
副院长罗锦骏 0712- 2323015、1387186521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