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李淑花, 女, 32

李淑花
吉林省榆树市李淑花在榆树市看守所被活活打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
拘留时间: 9月24日
个人近况: 2003年10月7日 迫害致死 (2003-10-1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1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77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李淑花
夫妻/父母: 崔占云
女婿: 杨占久(杨占九)
孙子/孙女: 杨航 杨凯

李淑花一家人的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2-18: 吉林省榆树市副市长孙忠兴“玩火自毁”

二零一三年除夕夜十点钟,吉林省榆树市副市长孙忠兴在住宅楼下自己家车库门前放烟花,“长了眼睛”的烟花跑进了车库里,将库内存放的大量烟花点燃,引起爆炸,将库内的轿车烧毁。三辆消防车抢救到十二点,殃及邻居,二楼住户被赶走,玻璃烧炸,室内地板因热烤受损,连五、六楼的玻璃都被熏黑了。

围观的群众知道是孙市长家出了事,都说:“都是不义之财,就得烧。”邪党无官不贪,上天怎么就报应到孙的头上呢?

孙忠兴,男,汉族,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出生,吉林省榆树市人,现任中共榆树市委常委、榆树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责分管市公安局、市司法局等。

在江氏集团迫害大法期间,孙是榆树政法部门的主要领导者,追随邪党的迫害政策,不分善恶,不接受大法弟子的劝告,仇恨大法弟子,连自己的亲姨丈母娘宣兆茹(大法弟子)被榆树市公安局国保绑架迫害时,亲属求他帮一下忙,他都毫无理会,丝毫没有同情感。更不用说榆树市更多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劳教、判刑之事。孙任职期间,包庇执法犯法者。

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女,三十二岁。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李淑花被恶警绑架劫持在榆树市看守所,仅仅十四天,李淑花被迫害致死。后来公安内部人员透露,李淑花被绑架后关在看守所里,一群警察开始对她动用酷刑,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当时监狱里的犯人和工作人员都听到了,而且不止一次。一看这招无效,一恶警疯狂地用拳头猛击李淑花的眼睛,把她的眼球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警们因为无法向其家属及社会交待,将李淑花杀人灭口。

孙忠兴主要任职经历: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零零三年九月,中共榆树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主持工作);二零零三年九月—二零零三年十月,中共榆树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二零零三年十月—二零零六年八月,中共榆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八月—二零一一年八月,榆树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二零一一年八月—现 在,中共榆树市委常委、榆树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孙忠兴十几年来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然而上天是长眼睛的,善恶必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8/吉林省榆树市副市长孙忠兴“玩火自毁”-270106.html

2010-08-9: 吉林省榆树市李艳辉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家住榆树八号乡的法轮功学员李艳辉刚从地里干农活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乡派出所的赵庆有、户籍员李伟、司机(不知姓名)、乡综合办的林树军、房荣超、村治保主任杨彦明就闯进李艳辉家,将她绑架到怀家洗脑班迫害。

一、恶人入室翻抢劫、绑架

六月六日早晨七点多,赵庆有对刚到家的李艳辉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还问李艳辉炼不炼了?见李艳辉没回答,就说,你还炼。说着,赵庆有、李伟就闯到里屋翻东西,翻出师父的法像、还有大法书、真相资料等,就叫李艳辉和他们走。

李艳辉不配合他们,李伟把李艳辉拽到车上,在车上打李艳辉五、六个嘴巴。在派出所,李艳辉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叫李会德的恶警重重的打李艳辉两个大嘴巴,边打边骂,还说它最反对法轮功了。

派出所给榆树国保大队打电话,国保大队的齐立、石海林去了,他们两个拿走了李艳辉的大法书。

派出所的赵庆有、李伟、综合办的房荣超、林树军把李艳辉绑架到车上,送怀家洗脑班。在车上,李艳辉又给他们讲真相,那个不知名的司机咬牙切齿的说:“应该把法轮功学员的都强奸了。”李艳辉告诉他们,河北涿州恶警何雪健强奸法轮功学员,现在得阴茎癌,生不如死。他们都不吱声了。

二、怀家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上,国保大队的李春和说诬蔑大法师父的话,还说李淑花是绝食死的,不是打死的(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在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几天后被当地恶警活活打死,明慧网有报道)。“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子李奉林非常邪恶,诬蔑师父、诬蔑大法,还说不“转化”就踩大法师父法像,不断的指使手下的人给法轮功学员读诬蔑大法的邪恶文章,指使邪悟的人向大法学员灌输邪悟的理论。他们有的人出于无奈,有个人就说,他干错行了,还拿揭露洗脑班的真相粘贴对大法学员说,上面有他的名字,都粘的他家楼道里了。看出他们非常害怕他们的恶行曝光。

后来,恶人看李艳辉实在不“转化”,怕她带动其他学员,就把她转交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警察石海林、齐立、韩越庭强迫李艳辉写“五书”,李艳辉不写,齐立就拽着李艳辉的手在事先写好的纸上按手印,按完后还说:这不是我整的,是准备好的。

后来得知,家里亲人为营救李艳辉,托人、请人吃饭,花去了二千多元钱。

一个按“真、善、忍”做人的农家妇女李艳辉,中共无端的将她绑架到洗脑迫害,给家庭和亲友带来了很大的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9/228132.html

2010-01-30: “灭口”令来自“六一零”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因给非法关押的丈夫送两张明慧网上的资料被绑架。在榆树市看守所,一群警察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当时监狱里的犯人都不止一次听到她的惨叫声。

一恶警恶狠狠地对李淑花说:“我必须叫你说出都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一看李淑花不为所动,此恶警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李淑花的眼睛,把她的眼球都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人们害怕了,他们也知道无法向她的家属及社会交待,只好向上级请示。上级决定:灭口!

说到这里我们分析一下,为什么要将她灭口?人被打残了,赶快送医院抢救啊。动用酷刑本身就是在犯罪,将人灭口那不是杀人吗?什么样的“上级”敢这样草菅人命?警察的上级是看守所,看守所的上级是公安局。但是这个命案可不能这样简单的类推,因为李淑花是法轮功修炼者,对她的处理只有“六一零”有最终决定权。公安局的领导在这个问题上也必须得听“六一零”的。何况对法轮功的处理几乎都是特事特办,动用酷刑也是“六一零”默许的,出了意外当然要请示“六一零”了,谁愿意为它背这个黑锅?

从另一个方面看,杀人灭口可不是一个小事,还有许多相关的善后工作要做呢。法医鉴定怎么处理?家属要到检察院控告怎么对付?这就不是公安局所能搞定的了,所以说,从职能上讲只能是“六一零”下达的灭口令。何况在当时,所有中共的媒体都是在宣传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是如何的受到中共的“关怀”的,如果李淑花被打残了的现实捅到社会上,不是一下就撕破了中共“春风化雨”的面纱了吗?何况人活着放出来,医疗费怎么出?赔偿怎么办?对作案者又当如何处理?再加上当时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的指令又都来自于这个“六一零”,所以也只有它才能、才敢发出这样罪恶的灭口令。

既然“上级”让杀人灭口,所以下面所有的工作也都是按部就班的展开了:先把人害了,再把遗体用药水泡上,再冷冻起来,最后又做了美容。一番精心的折腾后,遗体上的针眼已不太清晰,被打出的眼球也被重新放回眼眶。但是那只眼睛还是显得瘪了下去,遗体上的针眼还是能够看到,指甲也发青,脸上两块破皮的地方和打青的半边脸还是无法用化妆来遮掩。

李淑花的家属问法医:身上一排一排的针眼是怎么回事,法医就说是抢救时血管瘪,扎的。解剖时,满腹都是血水,用毛巾蘸着拧都拧不过来,顺着小便处往外淌,遗体下身垫着的卫生纸都湿淋淋的。家属问法医死者肚子里的血水是怎么回事?法医竟恬不知耻的说是来例假。

显然法医是得到了指令,这个指令肯定也是来自于那个所谓的“上级”。请问,法医怎么知道对李淑花抢救的?即使抢救了,医生扎针时能在全身随处扎吗?还有,死人怎么会来例假?来例假的血水怎么会在肚子里?真是无耻的谎言!

一切都是在按照上级的“灭口”令在协同操作。一方面对李淑花实施“灭口”,一方面是在看守所统一口径。当时和李淑花同在一个看守所的丈夫杨占九在妻子被施刑后,质问榆树市看守所王所长李淑花的情况,他说李淑花放了,问别的警察也都说放了。和李淑花同关在号里的人问狱警滕某:李淑花咋没回来?滕某也说放出去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杨占九向来看守所检查的吉林省公安厅五处的领导交了对看守所相关警察控告信。但正象我们分析的那样,有权、有胆儿下达“灭口”令的榆树市“六一零”,在面对杨占九的控告,也亦然把它封杀了。

从对李淑花的非法抓捕、拘留、酷刑,到对李淑花的致死、化妆、尸检,以及对她丈夫的控告和家属诉求的封杀,整个犯罪的链条和背后的元凶已昭然若揭。更何况还有知情公安的正义透露,和当时见证人的直接揭露,参与作案者的名单已经公布于世。此案的凶手现已查证落实的有“六一零”主任李凤林、公安局长范宏光、国保大队长张德清、看守所值班所长宫铁、警察王军及狱警李某、孙某等。

这是一桩典型的预谋杀人案。杀人者也就是实施酷刑的警察,虽说还没有足够的证据直接证明下达“灭口”令的元凶,但是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只需把相关的人员拘捕审理便可大白于天下。当然象这样的案件也甭指望下达灭口令者会多么明确的指示下级去杀人,他们的一个暗示,就足以使鹰犬们心知肚明了。在“六一零”超乎寻常的权力面前,相关的各级人员也只有给予配合的份。

案件过去快七年了,但是他们的家人和相关的朋友并没有淡忘这件事,经过他们的努力已经使得罪恶的犯罪链条完整的呈现。在未来的审判台上,这些昔日的凶手必定要受到举世的审判。他们唯一为自己赎罪的机会就是竭尽所能停止迫害,并勇敢地站出来举报其它的罪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0/217217.html

2010-01-27: 虐杀李淑花的凶手及其包庇者必将被绳之以法

七年前,吉林省榆树市三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在被绑架的第十四天,在榆树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凶手及包庇凶手的直接责任人,至今仍逍遥法外。他们中包括:“六一零”主任李凤林、公安局长范宏光、国保大队长张德清、看守所值班所长宫铁、警察王军及狱警李某、孙某等。

李淑花死得非常悲惨,虐杀李淑花的凶手必须被绳之以法,包庇者也一样逃不出法网。我们要查出:是谁参与了折磨李淑花?是谁用拳把李淑花的眼球打出来的?都有谁参与决定并实施对李淑花的杀人灭口?

家住培英街的李淑花,从事服装裁剪,人缘很好。她的丈夫杨占久和母亲崔占云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被关进监牢,当时李淑花和父亲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榆树市公安局警察姜伟等三人闯到李淑花家,强行把她带走,声称十几分钟就让她回来。可家人等了两天也没见人影。九月二十六日上午,警察送来拘留证,没写拘留原因,也没写拘留期限。十月八日,李淑花的父亲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的人还装疯卖傻,隐瞒实情。实际上前一天的十月七日李淑花已经被打死,而警察直到十月九日才将死讯通知家属。

家属询问李淑花的死因,警察说是饿死的。没人相信。后公安内部一知情官员透露出李淑花被迫害致死的过程。

李淑花被绑架后关在看守所里,警察问她什么她都不回答。一群警察开始对她动用酷刑,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当时监狱里的犯人和工作人员都听到了,而且不止一次。

一看这招无效,一恶警就恶狠狠地对李淑花说:“我必须叫你说出都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一看她还不吱声,此恶警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李淑花的眼睛,把她的眼球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人们害怕了,因为他们无法向其家属及社会交待,只好请示上级,“上级”研究决定:杀人灭口。

恶警们将尸体拉到医院,用药水泡了几天,又做了美容,再加上冷冻,遗体上的针眼已不太清晰,因半边脸发青,被打出眼球的那只眼睛显得略微瘪一些,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李淑花的家属问公安找的法医,李淑花身上一排一排的针眼是怎么回事,法医谎称说是抢救时血管瘪,扎的。此外,李淑花脸上还有两块破皮的地方,指甲发青,满腹都是血水。解剖后,用毛巾蘸着拧都拧不过来,顺着小便处往外淌,遗体下身垫着的卫生纸都湿淋淋的,家属问法医死者肚子里的血水是怎么回事?法医竟谎称是来例假。死人怎么会来例假?来例假的血水怎么会在肚子里?真是无耻的谎言!

一名从监狱出来的人证实,二零零三年十月七日晚,榆树市看守所的在押人员正在吃晚饭,突然见值班所长龚铁、王军及狱警李某、孙某,还有一个五棵树姓寇的刑事犯人,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李淑花的监号,把李淑花带走。之后,很多其它监号里的人都听到李淑花拼命惨叫。一会李淑花被强行拖走。当时有女刑事犯孙东光、李艳彬一起跟去的,在走廊里李淑花仍在呼喊,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那时李淑花身体、精神状态都很好。号里的人都目睹了这一事实。后来号里的人问狱警滕某:李淑花咋没回来?滕某说放出去了。为了掩盖李淑花被迫害致死的真相,看守所狱警还故意拿些线衣、线裤给号里的人,说是李淑花被放出去后给存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7/217046.html

2009-05-08: 曝光害死大法弟子李淑花的凶手
2003年10月7日晚,正是吉林省榆树市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吃晚饭时间,突然值班所长龚铁和王军和李管教、孙管教和一五棵树姓寇的刑事犯人来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李淑花的监号,之后很多其它监号里的人都听到李淑花拼命的呼喊,一会李淑花被强行拖走,当时有两个女刑事犯孙东光和李艳彬一起去的,在走廊里李淑花仍在呼喊,当时李淑化刚进去14 天,身体、精神状态都很好,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当时号里的人都目睹了这一事实,号里的人问腾管教:李淑花咋没回来,管教说放出去了,号里的人说:别的大法弟子出去都给我们存些东西,证实已出去,她咋没给我们存点东西呢?为了掩盖李淑花被迫害致死的真相,所里故意拿些线衣、线裤给号里的人,说是李淑花被放出去后给存的。可李淑花已被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榆树看守所的恶徒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5/8/200453.html

2008-06-29: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共产恶党与大魔头江氏集团互相勾结,恶人为虎作伥,对大法、法轮功学员及世人犯下滔天大罪,罄竹难书,就我认识的与在一起生活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的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刘成军、魏修山、刘海波、韩玉珠、郑福祥、王先友、白小军、金俊杰、郑永平、孙权福、岳凯、李淑花等,这只是我所见证邪党所犯下罪恶的一部份,在邪党恶人的罪恶史中还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05.html

2006-07-03: 恶警姜炜其人:男,36岁左右,榆树市培英街警察,曾在榆树市一中就读,1996届学生。多次参与非法抓捕大法弟子。2003年9月24日曾参与绑架大法弟子李淑花,15天后李淑花在榆树市看守所被活活打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94.html

2004-11-28:吉林省榆树市李福臣控告害死女儿的恶警

控告信

尊敬的各位检察官、法官:

我叫李福臣,家住榆树市培英街,我是一名普通老百姓。我控告榆树市公安局将我女儿李淑花于2003年10月份迫害致死一事。下面我将事情真象说一说。

李淑花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有了,也不吃药、打针了。家里生活幸福,两个孩子很活泼,在小学读书。2003年9月24日上午9点多钟,李淑花正在家里做针线活。培英街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姜伟、李明超,还有一个姓董的警察到我家,叫李淑花到培英派出所去。李淑花说啥也不去,警察把她骗到派出所,说写材料,写完了就放你回来。

李淑花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党的“人民警察”竟如此的说谎欺骗人民。当我去打听后才听说,他们直接把李淑花送到监狱看守所,对李淑花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

2003年10月6-8日,他们就把李淑花迫害致死在监狱。10月9日,警察才给我们家送信,当时就我一人在家,她妈妈已经被非法劳教18个月还没有回来。我问警察是怎么回事,警察说李淑花已不在人世了,当时我的脑袋就像五雷轰顶一样,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我问他们:“我的女儿就叫你们活活给迫害死了?她才年仅32岁啊!”10月10日,我们家的亲朋好友到市医院太平间看尸体时,还给尸体放到冷冻箱给冻起来了。我们想给我姑娘照一张相片,十来个警察出面拦阻,他们怕杀人的丑行曝光。

警察就不让看尸体,他们有多邪恶?最后强行不让照相,才让看到亲人的最后遗容。当时太平间院里站满了警察,认识的有:石海林、林齐立、柴文革等,不认识的有十人,有的善良警察都掉下泪了。院内当时有二个警车,二个面包车,大门外还有好几个车。

我女儿连穿的衣服也不是自己的,还给整容了。

法医解剖时,腹腔内淤血一大滩,肺子也很大,小便处还有血。法医说来例假了,人死后怎么会来例假呢?明明是监狱给迫害致死的,还说是饿死的,试图掩盖恶者的罪行。我女儿身强力壮,修炼以来什么病也没有过。

她的丈夫杨占久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什么错,也被非法判了7年劳教,社会主义国家就怎能容许如此黑暗?做好人都不让。现在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政府也不给照顾。

火化那天早晨6点多钟,太平间大门外停有两行车,公安局长范宏光、安启范、马明,国保大队长张德清带队,其他警察全在场,大约得有三四十人,有着装的,有便衣的,这些警察见到来吊唁的法轮大法弟子就赶走,不许有一个法轮大法弟子在场。

杨占久他大哥在太平间大门外问两名警察:“你们头头来没有?我有话跟他们说。”其中一名警察说:“头头没来,你找头头没用,把人拉走推炉里,你就上公安局去找,要不火化放这太平间有多闹心。”杨占久他大哥说:“我还有事,下午得回长春。”那两个警察说那你就走你的,有事在,多时找都行。说着就催杨占久他大哥赶紧去出灵。这时只见范宏光在警车里坐着,安启范、马明、张德清等都在警车旁边站着,往院里探视,车里还有不少人当时没看清,来回走动的警察很多。

到火化场后,警察没让家属瞻仰遗容,直接推入炉里火化。警察和警车一直跟到火化厂,尸体化完以后,警车和警察匆匆都回去了,他们心中有鬼,看到罪证被销毁以后才放心溜开,他们是真正的关心死者及家属吗?用心无外乎掩盖与包庇知法违法的恶人。

我女儿被迫害致死一事,详情如上。请法庭给我们伸张正义,为冤死者及家人讨个公道,让逍遥法外的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2004年10月26日
控诉人:李福臣(李淑花的父亲)
崔占云(李淑花的母亲)
杨 恩(李淑花的公公)
梁淑珍(李淑花的婆母)
杨 凯(李淑花的大儿子)
杨 航(李淑花的小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8/90202.html

2004-10-22:吉林李淑花被迫害致死 父亲丈夫揭露更多真象
编者注:李淑花的爸爸李福臣老人,60岁,榆树市环卫处工人。2003年10月女儿李淑花被迫害致死,女婿杨占久被非法关押,老伴崔占云被非法劳教期间,李福臣带着两个年幼的外孙,相依为命,整天以泪洗面。

李淑花,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10月6日在当地被迫害致死
李淑花的丈夫杨占久,1996年开始修炼,曾是榆树市辅导员。1999年7.20后,曾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2004年4月,杨占久被判刑七年,现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监狱。

*********
李淑花的爸爸李福臣:

李淑花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了,也不吃药和打针了。家里的生活幸福,两个孩子很活泼,在小学读书。

自从2003年9月24日上午9点多钟,李淑花正在家里做活,吉林省榆树市培英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姜伟、李明超、还有一位姓董的警察,叫李淑花去派出所,李淑花说啥也不去,警察强行把李淑花骗到派出所。说材料写完了就放你回来,做为一名共产党的人民警察就如此的说谎,李淑花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当我去打听后,警察直接把李淑花送到西监看守所,对李淑花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2003年10月6、7日,就把李淑花迫害致死在看守所。2003年10月9日警察才告诉我们,当时就我一人在家,她妈妈已被政府给教养18个月(因坚定修炼)还没有回。我问警察怎么回事,警察说李淑花已不在人世了。当时我的脑袋就象五雷轰顶一样昏昏沉沉,就象天塌下来一样,我的女儿就叫他们活活给迫害死了,年仅32岁。

2003年10月10日,我们家的亲朋好友到榆树市医院太平间看到李淑花遗体时,遗体放到冷冻箱冻起来了。连穿的衣服也不是自己的,明显的整容了。法医解剖发现:腹腔内一大滩淤血,肺子也很大,小便处还有血,他们说来例假了。人死后怎么会来例假呢?现在的政府干部官官相护,明明是你们看守所给迫害死,还说是饿死的。我姑娘身强力壮,扔下两个刚懂事的孩子,政府也不给照顾,她的丈夫杨占久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什么错误政府就给判了7年徒刑。社会主义国家就如此这么黑暗,做好人都不让。

李淑花的丈夫杨占久:

我叫杨占久,家住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已一年三个月了。我的妻子李淑花于2003年10月份迫害致死一事,下面我将事情真象揭露出来。

我妻子李淑花于2003年9月24日下午因给我送两张明慧网资料而被抓進榆树市看守所,由于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都是超期关押我们向管教反映过,他们说是办案单位的事,榆树市看守所警察推脱说他们也无法向上边反映。在迫于无奈的情况之下,我们只有采取了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于25日我们开始绝食,要求所里向上反映。看守所9月28日开始给我们野蛮灌食,9月30日他们给我们灌了大量的浓盐水,灌進去之后,心口特别难受,最后我全吐了出来,我才知道灌的是浓盐水。

看守所警察他们一是为了十。一放长假多休几天,二是利用这种方式迫害我们。到10月4日才又来给我们灌食,这时我们已绝食十天了。10月5日监号里的人看我快不行了,报告值班管教许洪彦。他叫两个劳动号犯人将我抬到走廊,给我灌糖水,我不喝他就叫两个犯人把着胳膊,用拳头对着我的面部狠狠打击,因身体极度虚弱,打得我头昏眼花,面部红肿。抬回来号里的人都看见了。

2003年10月6日晚,女号10号监室报告管教说我妻子李淑花不行了,已经晕过去两次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看守所李大夫才来,叫来两个犯人把我妻子背了出去,说是送医院去抢救。7日早3点多又背了回来,不知什么原因人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就又送回来了。9日早又将李淑花抬了出去(因里面报教说她又不行了)抬到看守所医务室。接着他们丧心病狂的对身体极度虚弱的李淑花進行了迫害,惨叫声不时从医务室传出,(14监号李林可以作证)他们怕人听见关上门,可还是不行,外面号里还能听见,他们就把李淑花转到后院迫害去了,以后李淑花从此就再没回来过。

他们迫害李淑花的目地是强迫她進食,迫害得不行了才送去医院進行所谓的及时抢救,人就这样被迫害死了。在刚绝食时,女号滕管教对李淑花威胁说:不吃,不吃就给她灌浓盐水。还叫号里人给她精神上施加压力,利用各种方式对她進行迫害。

10月13日,看守所又为我们特制了几张床,将我们绑在床上,下胃管给我们灌食,灌完之后不往下拿,好第二天再灌,利用这种方式迫害我们。我当时头痛得特别厉害、嗓子都肿了,而且还叫号里人看着,说看不行了马上报教,好抢救。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抢救吗?打吊瓶、灌食我们都很配合他们,为什么还用这种手段迫害我们呢?我们无非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让他们向上反映情况。我们也不是想死,如果问题解决了,我们自然会吃饭的。

9月份以前,和我一起呆过的刑事犯人李彦臣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看守所看人不行了才给他打吊瓶,后来也不见好转,送去医院抢救,氧气打了一半,人就死了。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抢救,他们就是怕花钱,看人实在不行了,才往医院送的。

11月2日,看守所又被抬進来一个犯人叫李长海,号棚子人,说喝药了。進来后胡言乱语,还要打人,话也说不清、起不来,就这样的人送進来了。号里的人议论说这看守所可真不怕死人,这样的人还收(当时是看守所管教王序值班)。進来四十多分钟,我们看人不行了就报教。过了大约40来分钟李大夫才来,一摸脉,人已死了。后来李长海家属知道了说人还没脱离危险就被送到看守所是不合法的,把他们告了。就这样的看守所三个月死了三个人,可见其黑暗,看人实在不行,要死了才送医院抢救,这都是拖延治疗、抢救不及时造成的后果。

事情发生后,我曾质问过榆树市看守所王所长我妻子的情况,他却撒谎说我妻子李淑花放了,问别的警察也都说放了,其实是欺骗被害人家属。

我已于2003年11月14日向来看守所检查的吉林省公安厅五处的领导交了控告信,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任何回音。

2004-04-20: 打瞎眼睛后杀人灭口──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淑花被虐杀原因
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大法弟子李淑花(32岁)于2003年10月6日在当地被迫害致死。家属询问死因,那时警察说是饿死的。但最近公安内部一知情的领导干部看完真相光盘,他明白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栽赃陷害之后,透露出李淑花被迫害致死的真正原因。

李淑花被抓后关在监狱里,警察问她什么她就是不回答。警察开始对她用刑,用塑料袋把她的头系住,用大针扎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监狱里的犯人和工作人员都听到了),而且迫害不止一次。恶徒看这一招无效,就恶狠狠地说: “我必须叫你说出都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一看她还不吱声,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她的眼睛,把眼睛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人们害怕了,因为他们无法向其家属及社会交待,只好请示上级,经它们研究决定:杀人灭口。那位公安干部说,如果她眼睛不瞎,是不会打死她的。

起初,恶警们研究,想不通知家属,直接火化。但将尸体拉到医院,用药水泡了几天,又做了美容,再加上冷冻,身上的针眼已不太清晰,只是那只眼睛显得略微瘪一些,那半边脸发青,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她的家属问公安找的法医,李淑花身上一排一排的针眼是怎么回事,法医谎称说是抢救时血管瘪,扎的。此外,她脸上还有两块破皮的地方,指甲发青,满腹都是血水。解剖后,用毛巾蘸着拧都拧不过来,顺着小便处往外淌。怪不得有人看到她下身垫着的卫生纸都湿湿的,问法医,肚子里的血水是怎么回事?法医谎称是来例假,死人怎么会来例假?来例假的血水怎么会在肚子里?真是无耻的谎言!

在此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组织:尽快将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之徒押上国际法庭,尽快制止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这场血腥镇压,还人间以正义,还法轮大法清白!同时期望榆树市知情者伸出援助之手,提供凶手姓名,将其绳之以法。

2004-04-17: 2004年3月中旬,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淑花被迫害致死后,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培英派出所以齐立为首的恶警闯入李淑花家,伪善的对她的家人说:“你女儿死了,你姑爷又在监狱里,他们的孩子没人照顾,你们家要有什么困难,跟我们到派出所谈谈,我们向上级报告解决。”他们将李淑花的父亲骗到派出所后立即原形毕露,阴沉着脸说:“我们抓李淑花就你自己在家,别人怎么知道是我们抓的呢?你还和谁说过这事?以后不许说李淑花是被打死的,有人问你就说是绝食饿死的,我们再在明慧网上看到此事就抓你。”恶警对李淑花老父亲威逼恐吓,对刚才说解决困难的事只字不提。

2003-10-19: 吉林省消息,榆树市一位年轻母亲,大法弟子李淑花,9月24日被当地警察以修炼法轮功为名强行绑架,13天后被打死。她的遗体半边脸青,半边头塌,原本丰腴的身体也瘦得不成样子。李淑花的丈夫和母亲也都因修炼法轮功被关在监牢里,家中剩下老父及两个年幼的孩子。
李淑花,32岁,女,家住榆树市,一直从事服装裁剪工作。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善待他人,对顾客服务热情周到,深得人们的欢迎,人们都亲切地称她小花。小花的丈夫——大法弟子杨占久于2002年8月被榆树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母亲、大法弟子——崔占云也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只剩小花和父亲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2003年9月4日她被榆树市公安局强行绑架,小花一直绝食抗议,家人去了恶警不让见人。10月8日小花的父亲去公安局要人,其实10月7日小花就已被迫害致死,可公安局还隐瞒实情。10月9日才通知小花死亡,突来的噩耗老人哪能承受,当时就瘫倒在那里。

小花修炼后,品行高尚,身心健康,这是有目共睹的。仅13天,一个丰腴、可爱的小花就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夺去了生命。当人们看到小花的遗体时,脸虽然被涂上了脂粉,但还是看出一边脸青,一边头有些塌,瘦得不象样了。不相识的人都不忍心看,说:“这么年轻就死了,真不能饶那些坏人。”

亲人、朋友、邻里无不震惊、伤痛、愤怒,好端端的一个人,那么善良年轻,说抓就抓,这么几天,人就没了,真是天理难容啊。人们议论纷纷,这些恶人必须遭到道义、法律的严惩!

一个6口之家,现在只剩下50多岁的父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家。这是榆树市公安局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调查,榆树市公安局政保一男值班人员16日对记者询问李淑花死亡一案,显得十分慌张,语无伦次地说了好几遍“你、你、你……”,然后说声“我不能在电话里回答你的问题”就挂断电话。

2001-10-20: 周秀梅、李淑花,于99年11月4日被榆树市培英派出所从家带走,因坚修法轮大法,被强加“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非法拘留22天。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8-12-30: 泗河派出所:
电话:43183044110、43183048988、43183661234、43183056002
所长陈志高 15500097538(19号曾带3人绑架樊云飞)
暴玉峰 15500097731、15704426966
杨立明 15500097238、18643162456
大岭镇派出所:0431-83077110
大岭派出所所长徐大伟:13364645009 警号:110762
大岭派出所副所长石福军:15500096215 警号:110979
大岭派出所警察:
王伟东:15500097312 警号:110643
汤昊:15500096832 警号:110654
许建松:15500092297 警号:110314
李宗泉:15567090696 警号:110345
陈智辉:15500091778 警号:110781
徐发忠:15500097261 警号:WZ0266
城发派出所所长:马相清
副所长:赵永志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
副局长宁延生 43183618103、15500096006、15904408839
副局长倪志启 43183618198、15500096008、15904408806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指挥中心指挥长秦立民 43183618105、13364645444、15500097717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王军 15904409127
赵宝忠 15904409138
钟有奇 15904409135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 15500091234
610主任王帅 18243160001

2018-12-27: 榆树市公安局
秦力民:13364645444 15500097717
保寿乡派出所 4318390011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1)

榆树市国安队431-3630-348(听到问李淑花的情况就挂断电话。其中接电话的一男性人士口出秽言,他说:「我这儿是炼人场,你要不要过来?」记者问李淑花死亡的情况,对方马上挂断电话)(查证李淑花死因时,接电话的男警十分慌张)
政法委张树林 办431-3648-734没人接 13578846655打通
政法委书记孙中兴 办431-3635-235没人接 13504396350打通

以下为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部分恶人名单:
张德青(国保大队长,最恶) 宅3650116没人接 13630547970
周宪国(国保大队副队长) 宅3633042接了挂 13630530976
刘桂兰 宅3660089没人接 13630547782
石海林(恶) 宅3628540没人接 3638540没声音 13844150532
孙铁军 宅3636238喂一声,即挂电话,再拨,一位女性接的很凶一直駡....一直駡....想问什么都不听 也不管你什么纪者不纪者的 13180876268
齐力 3624881 13844956168不通,通了就挂
陈力会 3643559 因故停机
柴文阁 3638154 问文阁在吗,挂,立刻再拨无人接听,再拨,换一个女人来接一接起电话就开始破口大駡,也听无駡啥再拨,不接,挂,再拨,不接13089427353
韩月延 3615012 没人接13504491096没人接
郝丽娟 3621165 因故停机 13943153899没人接
刘延正 3644889 不通13944953838没人接李春和 3642293 没人接13944849448
左亮 3631089不通 13504791490没人接
郭树清(已退休) 3637526 没人接

李淑花被迫害致死责任单位和个人电话:
吉林省榆树市政法委 赵明瑞:0431--3635235(单位)没人接 0431--7221921没人接
(宅电)王贵军:0431--3622223没人接
(单位) 0431--3660266(宅电)说他姓王,好他本身不在公安系统上班,他也是政法委,他不反对人家炼但别一天到晚往这打电话,不明白李淑花这个事,已讲清真象,互道祝福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范宏光:0431--3630472  没人接
安起凡:0431--3643101没人接
马明:0431--3639266 没人接
吉林省榆树市法院电话:0431--3622168没人接
吉林省榆树市检察院 边清林:0431--3623379没人接
齐壮:0431--3647555 没人接

榆树市610人员政法委:
李凤林 办3648634没人接 宅3630197没人接 13180991109 转成语音联通
孙中兴 办3635235 没人接宅3658366 太太接的,表明大纪元纪者要找中兴查证一些事情,说什么听不清楚就挂了,再拨说他不在,很反感天天有人或半夜往他家打电话,再拨,很会駡,.....13504396350 通话中
冯玉泉 办3632223 没人接宅3660312 没人接,再拨,接起来很恶一直駡....一直駡....表明我是大纪元记者才稍为停下来,很恶,要查证有无迫害法轮功学员,又开始駡法轮功学员不做好......駡一堆,我问他身为一个政法委为何一直駡人?祖国的形象都被你破坏了,国际上的人都在关注这件没人性的人权迫害案子,又开始否认駡人,又一直駡... 告诉他我看到的情形是全世界有67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只有中国发源地不能炼,挂13844955566
张树林 办3648734 没人接宅3624050小 13578846655
榆树市政法委书记孙中兴 办0431─3642637号码不对 3635235办 没人接3658366宅 13504396350手 没人接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7-21: 妻子和岳母被迫害致死 榆树杨占久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1/妻子和岳母被迫害致死-榆树杨占久控告江泽民-312788.html

杨占久(妻子李淑花)在吉林四平监狱被逼跳楼,生死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3359.html

吉林榆树市李淑花两遗孤感谢大法弟子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7/89405.html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淑花两个遗孤的情况(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6/85914.html

在恐惧、思念和逃亡中生存的孩子们── 失去父母的法轮功学员孩子们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9/85348.html

2004-04-27: 李淑花死亡案 公安爆料 官员拒采访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淑花被迫害致死案被明慧报导后,大纪元记者对此事进行了综合报导。除引述明慧消息外,大纪元记者也曾向国内打电话求证。以下是大纪元报导:
大纪元4月25日讯--吉林省榆树市李淑花2003年9月24日被当地警察强行带走,13天后死亡。她的遗体上有很多针眼,半边脸青,半边头塌;解剖尸体时满腹血水。据明慧网消息,最近当地一知情公安透露,李淑花被打死的原因是警察将她眼睛打瞎,无法交代而杀人灭口。大纪元记者多次打电话到相关责任单位榆树市国安队、政法委求证这一消息,对方拒绝接受采访,称不知道或挂断电话、关掉手机。

* 被抓13天死亡

据明慧网消息来源,32岁的李淑花在榆树市从事服装裁剪,人缘很好。她的丈夫杨占久和母亲崔占云因修炼法轮功2002年被关进监牢,她和父亲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 更多

媒体报导

2013-11-27: 女儿被害死十年 父亲再次控告
希望之声电台
"李淑花的父亲表示,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李淑花没有罪,是无辜的。他强烈要求市人大、检察机关、法院应依法追究榆树市“610”主任李奉林、原公安局长范宏光、国保大队长张德清、看守所值班所长宫铁等人所犯下的非法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包庇纵容罪、 ..."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9959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