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咸宁市 >> 陈益群(周克利小女儿),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1: 家庭破碎十六年 湖北周克利全家五口控告江泽民

十六年来,湖北省咸宁市农科院(原农科所)周克利女士全家五口没过一次团圆年,日前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赔偿全家人背负冤案、饱尝牢狱之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与精神损失。

一次,周克利的大儿子陈卫群和儿媳熊春枝被绑架迫害,七、八岁的女儿孤苦伶仃,无人照顾,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的写:“妈妈,我想你。”由于奶奶、父母均被非法关押,后来,大姑姑陈立群(周克利的大女儿)把孩子接到家里去,谁知没多久,陈立群又被抓,陈立群的丈夫经常出差,小女孩儿有时候 只好到熟人家要点饭吃。有一回,小女孩儿正在别人家吃饭,结果一群恶警把那户人家也抄了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算自杀”的迫害,周克利全家深受其害,被绑架、拘留、洗脑、劳教、抄家(十多次)、律师罚款、监控、跟踪、开除工作、扣发工资。全家人无法在当地生活,从此走上了一条流离失所的路。
……
小女儿陈益群诉述:多次被劳教所转押迫害 至今流离失所

我是周克利的小女儿,未修炼的时候体弱多病,十七岁时就得了严重失眠症,日夜睡不着觉,晚上睡觉盯着天花板发呆,白天头昏脑胀,记忆力差,忘性大;十九岁时又患上了白癜风,身上、脸上、头发上、手上都是白斑。这种顽固性皮肤病,目前全世界都无法治愈,这种病发起来很快整张脸都是惨白,头发全部雪白,我的精神压力真是太大了!真是活不下去了。中药、进口药一把把的吃,也治不好我的病,我绝望的活着,麻木的活着。

一九九六年一月,我母亲叫我学法轮功,我答应了。两个月以后,我的病全好了,二千二百个日夜睡不着觉的我从此睡着了觉,白癜风也好了,精神愉悦,精力充沛。无数事实证明法轮大法是健康身体、提升道德的高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省政府上访,结果我们一车人被扣押在关山中学,直到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才被释放。八月十七日进京上访,九月十二日被宋瑞生、程迪坚等人劫持回当地,在温泉双鹤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伙食费300元。然后,又在自来水公司私设牢房,非法关押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我又进京上访,十一月被宋瑞生、度志祥等劫持回当地,身上带的1200元钱被抄走,在温泉双鹤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接着又被他们羁押至通山看守所关押40天,走时被勒索600元钱。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在猫耳山看守所炼功,遭恶警曹迎九毒打,并被罚跪一小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至沙洋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恶警搜身,把学员们的经文搜走,学员们集体索要没有结果,就四十人集体绝食。当绝食进入第五天时,我身疲力乏,口吐苦水,仍被刘医生拉出去劳动。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我又被警车拉走,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六大队。恶警强迫我背劳教所条例,我认为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不是犯人,再加上我已经一星期没吃饭了,拒绝背所谓的条例。恶警就拍桌打椅,满嘴污言秽语,从晚上一直骂到天亮,而且每晚不许我睡觉,罚站一宿直至天明,持续达一星期之久。我又困又冷又饿,疲惫至极,有时候站着睡着了,却被一棍子打醒,不许我睡觉。

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大概半个月后,我又被劫持到武汉荷湾戒毒劳教所。因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就授意吸毒犯严清、孙建丽、徐春枝等人多次对我进行毒打。有一次,徐春枝等十多名吸毒犯把我拖到一间封闭的屋子里毒打。回到寝室后,严清、孙建丽又先后冲上来照着我的脸左右开弓,整张脸顿时肿的象个馒头,而恶警们却熟视无睹。我真的无法忍受这种邪恶的迫害,只好绝食抗议,却被杨队长、张队长召集七至八名吸毒犯把我按到木板上,手、脚、头全被他们按住,狱医把一根大约1.5米长的橡皮管从我的鼻孔插到胃里,我的大脑剧烈疼痛,胃液、灌的食物被大口呕吐出来,前胸都湿透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每天被逼着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因灌食造成的头痛达半年之久。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我和妈妈在路上行走时,我们被宋瑞生、度志祥、操文卿还有岔路口派出所恶警十多人拦住,要强行绑架我们,挣扎中妈妈一件七百五十元的皮衣被撕破。我们被绑架到岔路口派出所,戴上手铐,被强行非法搜身。紧接着,他们又伙同农科所办公室主任冯运继将我家木门、铁门撬开非法抄家,把所有箱子柜子翻个底朝天,地上一片狼藉。七、八岁的小孩吓得躲在被子里不敢动,我放在枕头下面的钱也被偷走了。半夜一点多钟把我劫持到猫耳山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在绝食的二十天期间,我被强行灌食十次,灌食的管子是长一点五米,有手指那么粗的橡皮管。灌食时,人的手、头、脚都被恶警指使犯人按住,狱医把皮管从鼻孔一直插到胃里,再往管子里倒东西。管子拉出来时血淋淋的。有时肠胃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和反应,造成灌进去的东西呕吐出来,十分痛苦。看人不行了,不能坐,不能站,脸无血色,瘦了几十斤。恶警害怕了,怕承担责任,放入。在猫耳山看守所整整关了102天,于四月十一日走出看守所,被勒索现金1300元。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开“十六大”期间,岔路口派出所又准备绑架我办洗脑班,我走脱了,离家出走至今。在这期间,单位将我无理开除。并且单位倒闭时,买断工资也不给我,自来水公司以我被开除为由拒绝支付。近十多年来,工资损失近二十万元(包括买断工资和劳教一年半扣发的工资)。

这十多年来,给我全家造成的经济损失,要求赔偿一百万元。根据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诽谤罪、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刑讯逼供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因此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这场本不该有的浩劫,给我们全家带来的痛苦、造成的损失,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描述的。经济的巨大损失、身体的痛苦承受、亲人的相互担心、思想承受着巨大恐惧。整个世间被恐怖所笼罩,全国到处造谣诬陷抓捕法轮功学员,身在何处都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在此希望所有正义人士匡扶正义,还世间于公道,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于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家庭破碎十六年-湖北周克利全家五口控告江泽民-311206.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小女儿陈益群从洗脑班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还被原工作单位开除公职。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04-08-21: 周克利(单位退休),因99年7.20后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罚款3000多元,2001年上半年劳教回家,多次遭非法抄家,现在和小女儿(曾在河湾劳教所劳教一年半)被迫在流浪。儿子和儿媳妇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和二年,现已回家,下岗。大女儿现在沙洋九大队劳教判三年。

2003-09-24: 湖北省咸宁温泉大法弟子周克利全家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20以来,周克利及其子女共五人先后被非法劳教。家中仅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无人照顾。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妈妈,我想你。”小女儿陈益群从洗脑班走脱后,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信,工作单位也将其开除。现全家罚款及扣发的工资等各项合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十万元之巨。全家家徒四壁,没有生活来源,孩子入学困难,全家人无法团圆,甚是凄惨。

2002-03-14: 2001年12月28日晚九点是邪恶所谓的“统一行动”。大法弟子陈益群和她母亲正在马路上走,被一辆110截住,叫“站住”。她们没有配合邪恶继续向前走,110立即求援。叉路口派出所警车来了七,八个恶警将她们母女连拖带拉绑架到了叉路口派出所强行搜身;并由公安及单位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到她们家撬门非法抄家。公安分局电话通知作重点搜查。邪恶足足搜查3个小时使得家中一片狼籍,最后搜走一本《转法轮》,一本经文和炼功带及电话号码本。11点左右邪恶又抓来两名大法弟子。1点多钟将陈益群母亲放回,其他3人被送到咸宁市第一看守所。目前陈益群已经绝食绝水40天左右。恶警给她强行灌食、打针,并找到陈益群母亲要她送钱去付医药费。陈益群母亲没有配合,结果陈益群单位保卫科送去1000元。

2002-02-28: 大法弟子陈益群和母亲一起被邪恶的开发区公安局下属岔路口派出所警察强行暴力绑架,母女俩在派出所被手铐铐在一起关押。邪恶之徒并且把她们的家抄了三个小时,最后翻出了《转法轮》和经文、炼功录音带。这帮强盗离开时还顺手抢走了被它们迫害流落在外的陈卫群的摩托车。陈益群在狱中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强烈抗议邪恶的无耻行径,绝食40多天,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至今未放。

2001-05-02: 湖北沙洋劳教所203分队及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简介
陈益群是湖北咸宁学员,1999年12月28日早晨在咸宁猫耳洞拘留所炼功,遭恶警曹迎酒的毒打,并被罚跪一个多小时,后被送入沙洋劳教所203分队劳教一年半。

在203分队法轮功学员们成天被关在房子里不让出来达三个月之久。她们毒打学员时,让吸毒犯将她们的嘴塞上东西,蒙上被子打。去年2月10日学员的经文恶警搜走,学员们集体索要没有结果,就40人集体绝食。当绝食進入第五天时,陈益群身疲力乏,口吐苦胆水仍被刘医生拉出去出工。

没过多久我们就被转到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在那儿陈益群、杨东香等人拒绝背劳教所条例,坚持学法炼功。恶警们经常拍桌打椅、恶言辱骂,且每晚不许睡觉、罚站一宿直至天明,持续达一星期之久。有一咸宁学员要炼功,就将她拖到雪地里,只穿一件单衣冻。

王莉是湖北武汉学员,去年4月3日也被送往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劳教。去年七月的一天,王莉闻知其他学员的经文被劳教所恶警抄走后,前去要还,但恶警不给。遂和陈益群等学员绝食十多天。绝食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并且每天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王莉、陈益群、魏月秀三人不配合邪恶,经常在劳教所大厅、操场炼功,恶警们就授意吸毒犯严清、孙建丽、陈力、徐春枝等人多次对她们進行毒打。有次出早操时,陈益群不但拒绝出操,还在操场上炼功,顿时遭到徐春枝等十多名吸毒犯的毒打,被打得鼻青脸肿,而恶警们竟都熟视无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10579.html

2000-04-22: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
--大陆法轮功学员仍在遭受残酷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咸宁温泉和咸安区有近二十名学员被非法劳教。咸宁温泉的学员有:章琪、方锦莲(女)、 汪礼迪、 徐长虹、任会芳(女)、杨晓勇、 杨冬香(女)、 胡红梅(女)、 吴卫华、周克利(女)、 陈益群(女)、陈建平。咸安区的学员有李勇等4人。

以上学员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或依法上访,就被公安部门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分别判处1—3年劳教,现分别被关押在湖北省咸宁市向阳湖和官埠桥劳教所、沙洋劳改农场、武汉戒毒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2/3941.html

咸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715)

2019-01-06:
新增信息如下:
小区所辖姚家岭社区、水果湖街、水果湖派出所、武昌区公安分局、武汉市公安局
非法抓捕当天一名知情片警:孙绪松 18986091375

姚家岭社区:
党总支书记:袁学刚 18171512195027-87300929
党委专职副书记:柳慧玲 18171512147 党副书记:涂光峰(社区管段警察) 党总支委员:周丽华 17786377835

水果湖街:
党工委书记:黄丰宙
党工委副书记:禇翔、王慧红
党政办公室副主任:陈世中
办事处副主任:王湘萍
纪工委书记:熊云

水果湖街水果湖派出所:027-88085720、87366110、88085730
所长、党支部书记:刘继平
警察:涂光峰 18986091706
戴汉宏 18986091393
孙绪松 18986091375 18186051993
蒲林 13507165659
申东辉 18986091508
李勇:18986091705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电话:027-88085300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48号,邮编:430060
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政法委书记:朱正兴电话:027-88085301
武昌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朱新钢、周捷
武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曾凡亮电话:13349956169
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27-88085380027-88085382027-88085383027-88085384
武昌区梅苑派出所:027-88085550、主要责任人:周应国
武汉市武昌公安分局徐家棚街派出所部份警察电话
徐家棚街派出所电话:88085520
魏念 徐家棚分管所副所长 18986090519 许庆亮 警察 18971228889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所长 办公电话:027~88085820
李耀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副所长 移动电话:18986090518
王所长 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副所长 办公电话:027~8808582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5)

咸宁市610 杨庆文 宅电0715-8255850
咸宁市公安局 宋瑞生 手机13907249566
咸宁市公安局科长 杜志强
叉路口派出所所长 操文卿宅电0715-8266288,手机13907240088
咸宁市1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