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迁安市 >> 李秀华(迁安市迁安镇谢庄村),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迁安市迁安镇谢庄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5-2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秀华(迁安市迁安镇谢庄村) 孙永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31: 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近期遭骚扰情况
2017年6月1日下午,夏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官营派出所6、7个警察带着执法记录仪,到法轮功学员贾翠琴家,他们没出示证件、也没说明来由,就非法抄家、录像。警察问贾翠琴:还炼不炼法轮功?警察要走贾翠琴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让贾翠琴在问话录上签了字。

2017年6月22日上午,夏官营派出所两个警察带着执法记录仪,唆使村干部领着到法轮功学员张秀兰家,他们没出示证件、也没说明来由,就非法抄家、录像。警察问张秀兰:还炼不炼法轮功?丈夫回答说:我女儿高考后她就不炼了。警察让张秀兰谈对法轮功有啥认识?张秀兰给警察讲了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情况。警察要走张秀兰和儿子的手机号码,让张秀兰在问话录上签了字。

据说夏官营派出所的警察对一九九九年登记在册的夏官营镇大榆树村的法轮功学员分别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骚扰。

2017年6月23日上午城关分局的两个警察到迁安市法轮功学员刘秀敏家骚扰,刘秀敏问警察来干什么,他们说来家里看看,刘秀敏给他们讲真相,然后他们就走了。

2017年6月24日城关分局的两个警察去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东关)家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要手机号码,她儿子说:我妈没有手机,李秀华给警察讲了真相,还郑重的告诉警察:你们不要再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了,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将来公审江泽民的时候你们也要受到清算的。

2017年6月27日上午,迁安市城关分局的两个警察去李红梅家骚扰,她公公说:她没在家,然后他们就走了。

2017年6月29日,李红梅去迁安市城关分局盘问他们找她有什么事?值班的警察回答说:没啥事,就是看看你。然后问她现在还炼不炼法轮功,李红梅回答说:我如不炼法轮功,在去年有病就死了。

另外,城关分局两警察曾先后到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晓云、袁春林、李青松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1/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878.html#17730235441-39

2015-11-17: 遭冤狱七年 河北迁安市李秀华自述遭遇
我叫李秀华,出生于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是河北省迁安市迁安镇谢庄村人,我于一九九八年腊月有幸接触法轮大法,请了一本《转法轮》书,通过看《转法轮》这本书,使我知道了书里面写的全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法理重德、行善,在利益上不与人去争;在矛盾面前忍让,然后我逐渐的用心去学、去做,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升华,修炼前的颈椎病、腰痛、乳腺增生、半身麻木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可是,这么好的教人向善的功法,江泽民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策划、指挥、监督和执行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江泽民亲自建立了迫害的指挥系统,他通过在中共内部各级建立“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即“610办公室”,直接操控中共各级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由于我坚持修炼,十六年来,我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迫害与痛苦。下面是我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晚上,我与丈夫孙永生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迁安市上庄乡发放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上庄乡派出所去了一辆警车,后来发现人多,增至两辆警车,五、六个警察强行把我们绑架到上庄乡派出所,进行殴打,让我们跪着,让猫着头。有一个警察问我的叫什么?我不回答,两个警察架着我的胳膊,一个警察用手打我的头、打嘴巴。然后上庄乡派出所通知迁安市国保大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彭明辉、哈福龙等人给我们戴上手铐,把我们绑架到迁安市国保大队进行迫害。看着我的警察强迫我跪下,不让起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二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彭明辉、哈福龙等人闯到我家非法抄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到我家翻箱倒柜,翻的东西乱七八糟,把家里翻的底朝天,一片狼藉,真是和强盗没啥差别。从我家抢走大法书、师父的照片、光盘等个人物品。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八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把我带到另一个屋子进行非法问话:问我发了多少大法真相资料,两个警察用电棍电我的头,还想电我的胸部,我躲闪过了,另一个人采着我的头发,把我及腰长的头发采的掉到地上很多,用脚踢我的腰部,还用拳头打我,还有一个人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了他,后来他骂我:你这个傻娘儿们,你知道好就在家偷偷的炼嘛,你还出去发这干啥。

大概十点左右,又从公安局国保大队把我们转到迁安市洗脑班(迁安市种子公司专门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地方),到了那里把我带到三楼的一个屋子里,把手铐的另一环铐在一张铁床上。下午五点多把我带到另一个屋子,问我:发几回真相资料,我不说,他就用电棍电我的手、手腕。然后把我带回原来的屋子,用手铐把我铐在一张铁床上,一直铐到下午六点多钟。然后,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早晚吃的是生了虫子的黄玉米面粥,中午吃的是生了虫子的黄玉米面窝窝头,每个星期给一顿米饭,菜里、汤里没有油,上面还飘着小虫子,碗底沉着沙子,就这样的饭菜也只能吃半饱。

在看守所被非法超期羁押将近两年的时间,强迫我劳动,每年秋天给罐头厂捅山楂核;昌黎帽子厂有活儿时就给昌黎帽子厂编帽子,为看守所赚钱,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干不完还要挨惩罚。就这样在迁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七百一十四天。

在我和丈夫孙永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的母亲因思念我们俩双眼失明后离世;卧床的婆婆身心也受到极大的打击,生活在惊恐之中,整天挂念着我们夫妻俩,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含冤离世。双亲去世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可是,作为女儿、媳妇,双亲病重时我没能尽孝,去世时又不能送终,我的心情真是痛苦难言。因为江泽民制造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污蔑、诽谤、诬陷,使世人对法轮功产生仇恨,致使我们这些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牢狱之灾。

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受到各类迫害(包括被歧视、被关押、被判刑等等),在社会上,使我们的名誉受到很坏的影响,使家人和世人产生对我们的仇恨心里。从而导致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因受谎言蒙蔽或怕被牵连才不理解我们,甚至远离我们。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迁安市法院非法判我和丈夫孙永生各七年徒刑,之后,我们不服法院的非法判决,上诉到唐山中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中旬,被无理驳回。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在我没在判决书上签字的情况下,把我强行非法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到那儿的第二天狱警找我非法问话:让我说法轮功不好,我不顺从她们,他们就发飚,拍桌子、瞪眼睛、威逼我转化。接下来,整天播放抹黑法轮大法的录像给我洗脑,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残,三个月的精神摧残,使我的身体出现头晕迷糊,手脚都不好使,眼睛看不清东西,在被转化期间不让我和别人说话、交谈,在我精神恍惚、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她们写好了“保证书”之类的材料,强迫我按了手印,签了名字。

被“转化”后,强迫我到车间劳动,干过给成品服装剪线毛、耪草、栽花、放树等活儿,有时一天定的任务干不完,开饭的时候就不让吃饭,等完成任务的人吃完饭,才让我吃凉饭;到晚上还得值两个小时的夜班,就这样地狱般的地方我一呆就是六年。

在这漫长的六年迫害中,不管我怎样描述,都难以把我当时遭受摧残的心里痛苦描述出来。也不能把儿子、媳妇、孙女、孙子和我的亲人们所受到的精神上、心灵上的痛苦与伤害写出来。

我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刑满后回到了家,结束了长达六年的迫害。回到家中,面对家人与亲朋好友的埋怨、指责,我默默的承受着,心里对他们的歉疚感是无法言表的。特别是面对儿子在经营过程中,由于意外事故所欠的数目不小的外债,使我的心理压力很大,简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丈夫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遭受迫害,家里的经济来源只靠儿子与儿媳妇打工赚钱来维持生活,经常有讨债的上门,家里这样的情况,真是痛苦难言。

我被非法判刑七年,给我心灵深处和亲人们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想象和无法言表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7/遭冤狱七年-河北迁安市李秀华自述遭遇-319228.html

2015-09-05: 河北省迁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
李秀华,迁安市迁安镇东关村人。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前后,家属被村干部找过问诉江之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5/河北省迁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315225.html

2014-07-23: 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结束七年冤狱于5月22日从石家庄女子监狱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3/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4896.html

2013-02-16: 倾斜的天平
河北省迁安市法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梁秀兰八年、张立芹和邵连荣七年半、李秀华、孙永生和杨占民七年徒刑。之后,审判长冯小林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质疑不得不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

这种按照“610”内定的非法判刑,用法律作幌子、蒙骗国际社会的表演,并不是涉案法官的个人行为,而是中共控制“公检法”的“610”和“政法委”所要求的,就象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某对法轮功学员高德玉的律师所说:“不要跟我讲法律,我们不讲法律。”

笔者的朋友去年被非法庭审的情景,使大家亲眼看到了中共法院枉法的一幕: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沈阳市沈河区法院非法开庭,对被绑架关押了八个月的法轮功学员姜德新、孟庆洁、翟辉进行庭审,北京两位律师为姜德新、孟庆洁、翟辉做无罪辩护。姜德新等当庭揭露自己遭受的毒打折磨。

姜德新说,他在被绑架时,头上被戴上黑头套,当日(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被打了一天一夜,并要把自己身上的伤痕曝光,但是法官焦玉玲不让他曝光,还不让姜德新说话。姜德新的牙齿被打掉了,满嘴的牙齿都被打松动了。姜德新还拿着打掉的一颗牙,在法庭上让他们看,让人们了解其被残忍迫害的情况。

在被害人与正义律师陈述的过程中,非法庭审人员根本不认真倾听,只是等把程序走完一走了事。法官焦玉玲也承认她说了不算。

是啊,法官没法说了算,因为所有所谓法轮功的案件中,都只有守法的被告——法轮功学员,而没有违法的原告——中共邪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6/倾斜的天平-270017.html

2012-1-08: 二零一一年河北迁安市恶警恶行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8/二零一一年河北迁安市恶警恶行综述-251603.html

2011-04-28: 河北迁安市国保大队浦永来恶行:绑架、恐吓、勒索
二零一一年四月六日晚上八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副队长浦永来带领的两辆车的人拦截并绑架法轮功学员李艳芹、李秀华,并劫持她们的自行车等私人物品,至今尚未归还给家属。

李艳芹,女,五十七岁,迁安镇建设村人;李秀华,女,五十五岁左右,迁安镇东关村人。两人被绑架的时候是在去扣庄乡寺后村方向的途中。

当天晚上,浦永来又带人到李艳芹的村庄,要求村干部带着到李艳芹的家中,家属不在家。后来,浦永来又威胁恐吓家属说:不让李艳芹正在外地读书的儿子读书了。

随后,恶警浦永来紧紧逼迫二人家属,提出准备三万元钱。还对李秀华的家属威胁说,如不交钱就判二年刑。

四月二十日晚,李艳芹、李秀华被强行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非法拘禁在农业执法大队院中的洗脑班(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中。为了达到让二人放弃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目的,浦永来、盛茂斌、侯锡昌、江通华等人又二天二宿不让李艳芹、李秀华睡觉。

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浦永来一直在国保大队(原政保科)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科室。十多年来,几乎参与了对迁安的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几百人次,常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折磨。二零零八年五月法轮功学员梁秀兰被绑架后,浦永来在酷刑折磨她时,恶狠狠地说:“整死你算你自杀,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曝光我们更愿意,领导好知道我们干工作了。”说着,浦永来把梁秀兰两手一边一只铐在两把椅子上,和另一警察每人拿一根电棍,还有一名警察按着她不让她动,对她的身体进行电击,她痛得头撞在地上,当时头上就起了比拳头还大的包,看不见眼睛了。浦永来不管这些,拽着梁秀兰的头发继续电。梁秀兰的手腕被手铐勒进肉里,鲜血直流,手腕都肿起来了,浦永来电累了就去睡了一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8/河北迁安市国保大队浦永来恶行-绑架、恐吓、勒索-239776.html

2011-04-10: 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艳芹、李秀华两人遭绑架
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艳芹、李秀华俩人四月六日晚上八点多钟,在救人的途中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0/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8837.html

2010-10-21: 河北迁安市孙永生在冀东监狱遭酷刑
河北迁安市孙永生和妻子李秀华等共六名法轮功学员,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去迁安市上庄乡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随后被劫持到国保大队,六人皆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之后被转到迁安市看守所。孙永生先被“严管中队”迫害三个月,后转送二支队一中队。

今年四月中旬,孙永生、李秀华、杨占民被分别遭判刑七年,张立芹和邵连荣被判刑七年半,分别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与冀东监狱。九月十一日,孙永生再次被关押到严管中队,教育科副科长陈开让他长期坐铁监,手脚被手铐铐起来,不能动,连续一个星期不让他睡觉。孙永生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狱方至今仍经常对他实施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1/231273.html

2010-03-25: 河北省迁安市梁秀兰等人已上诉到唐山中院
2009年12月3日,迁安市伪法院对梁秀兰、邵连荣、杨占民、张立芹、孙永生、李秀华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此案目前已上诉到唐山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5/220409.html

2010-02-04: 河北迁安市邪党书记范少惠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4/217539.html

2010-01-07: 迁安市共有十八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在不同的黑窝内迫害
1、河北迁安市看守所共非法关押十名大法弟子,都被非法重判: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河北省迁安市法院秘密的对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重判,梁秀兰被诬判八年;张立芹和邵连荣被诬判七年半;孙永生、杨占民、李秀华被诬判七年;蔡又旺被诬判三年缓刑三年(已回家)。原因是二零零八年五月,此六名大法弟子和蔡又旺(未修炼法轮功)在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被迁安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同样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迁安法院对大法弟子李青松(被诬判三年)、李艳奎(被诬判四年)、崔庆茹(被诬判一年零十个月,已回家)、赵明华(被诬判三年)、张贺文(被诬判三年)也毫无理由的非法重判。

非法重判的主要参与审判长为冯小林,审判员赵文禄,绑架大法弟子的主要参与者为杨玉林、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

李青松,36岁,市农经中心正式干部。
李艳奎,39岁,中国农行迁安支行职工。
赵明华,40岁,迁安镇小寨小学教师,李艳奎的妻子。
张贺文,64岁,中国农行迁安支行首钢办事处退休。
张立芹,女,四十五岁,教师。
梁秀兰,女,四十三岁,中医院正式职工。
孙永生、李秀华、邵连荣、杨建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7/215836.html

2009-12-21: 河北省迁安市又有六人被非法判刑
2009年12月3日,迁安市中共法院对邵连荣、杨占民、张立芹、孙永生、李秀华五名法轮功学员和法轮功学员家属蔡又旺非法宣判,最高的被非法判刑七年半。这是继2009年9月22日,迁安市法院对李艳奎、李青松、赵明华、张贺文、崔庆茹非法判刑后,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又一罪行。

邵连荣,女,60岁,迁安市城关镇三李庄人,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张立芹,女,46岁,大专,杨团堡中学教师,现被非法判刑七年半。
杨占民,男,41岁,迁安市城关镇崔庄人,现被非法判刑七年。
孙永生,男,45岁,迁安镇谢庄人,现被非法判刑七年。
李秀华,女,45岁,孙永生的妻子,现被非法判刑七年。
蔡又旺,男,46岁,迁安镇谢庄人,出租车司机。现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三年。

2008年5月21日晚,邵连荣等五人租用蔡又旺的出租车去迁安市上庄乡上庄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上庄张派出所绑架,劫持到国保大队,六人皆遭受了不同承度的折磨迫害,后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

以下是张立芹和杨占民的情况

◎ 喝药、抱沙袋跑、凉水洗衣服:张立芹被折磨流产

张立芹是杨团堡中学教师。1998年生完孩子后不久,得了腿疼病下不了床,好多大医院都治不好。就在这时,听说炼法轮功可达到祛病健身的作用,她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進大法修炼中,结果奇迹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不到十天腿就不疼了,而且还能骑自行车了。

就在张立芹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张立芹因为不放弃信仰,政保科(后更名为国保大队)在张立芹上课时绑架她,送洗脑班强行转化。同时她的宿舍被抄,因为丈夫在外地,家里只剩下两周岁的儿子,吓的大哭。

在非法关押期间,张立芹的丈夫来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张立芹发现怀孕了,呕吐不止,只能喝点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 “610” (专门迫害法轮功,类似于盖世太保的组织)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去,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甚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的很厉害,然后开始流血,连流数日。期间,恶人们还强迫张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让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一个幼小的生命还没出世就被迫害死了!

张立芹在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年,杨玉林为了逼迫张立芹放弃信仰,曾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俩人一班,一班两个小时,轮番折磨张立芹,张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

出来不到一年的时间,国保大队又来人非法搜查她的宿舍,发现一个装有法轮功内容的MP3,就把她绑架到拘留所,第八天,恶徒让她交十五天的生活费后回家。出来后十天左右,杨玉林又强迫张立芹的学校将她送洗脑班,为了不被野蛮迫害,张立芹被迫流离失所。

2008年5月,张立芹再次被绑架,恶警们酷刑折磨她三天三夜,用电棍电的她全身都是大泡。

◎ “学好了,反而被抓進了牢房”

杨占民,城关镇崔庄法轮功学员。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曾沾染一些不良习性。一次他去赌钱,不到两个小时就输了八百元,他妻子就说他几句,他就把妻子从炕上拽到地上拳打脚踢,打的妻子三天不能下炕。而自从杨占民修炼了法轮功,就像变了一个人,从前的坏习惯都去掉了,下班后,主动做饭,给妻子洗衣服。

杨占民的老嫂子患直肠癌,她对人说:“我住院期间都是我小叔子照看我,他手里没钱,就借钱给我交住院费。我真不明白,现在我小叔子学好了,反而被抓進了牢房。”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214765.html

2009-11-29: 河北唐山八县区59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9/213428.html

2009-08-08: 河北迁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名大法弟子
目前河北省迁安市看守所共非法关押十一名大法弟子,他们是李青松(36岁,市农行中心干部)、李艳奎(39岁,中国农行迁安支行职工)、崔庆茹(48岁,市信用联社退休)、赵明华(40岁,迁安镇小寨小学教师,李艳奎的妻子)、张贺文(64岁,中国农行迁安支行首钢办事处退休)、张立芹、孙永生、李秀华、邵连荣、杨占民、蔡又旺。
被非法关押的五名女大法弟子张立芹、邵连荣、李秀华、崔庆茹、赵明华正在绝食抵制迫害,市人们医院急诊科大夫参与灌食迫害。 张立芹、李秀华、邵连荣、孙永生、杨占民、蔡又旺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的,被非法关押已一年多。

李青松、李艳奎、崔庆茹、赵明华、张贺文五人都是零七年十月左右被绑架的,参与绑架的人员有国保大队的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第三次非法开庭,过程中,李艳奎想说出被刑讯逼供的情况,并称自己身上有伤疤,李的辩护律师要求相关证人出庭,赵文禄(审判员、庭长)和冯小林(审判长、庭长)装聋作哑,不回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8/206130.html

2009-04-22: 好人被关入监狱 这是甚么世道
河北省迁安市大法弟子杨占民、梁秀兰、邵连荣、李秀华、孙永生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已近一年了,已是严重超期羁押,但迁安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仍继续执法犯法。

大法弟子杨占民、梁秀兰、邵连荣、李秀华、孙永生,都是亲朋、邻里、同事口中的好人,他们事事替人着想。他们的亲人都知道,他们能成为这样的好人,是因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大法。

大法弟子杨占民

认识杨占民的人都知道,他曾沾染一些不良习性。一次他去赌钱,不到两个小时就输了八百元,他妻子就说他几句,他就把妻子从炕上拽到地上拳打脚踢,打的妻子三天不能下炕。而自从杨占民修炼了法轮功,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从前的坏习惯都去掉了,下班后,主动做饭,给妻子洗衣服,谁家有甚么活,他都主动去给帮忙,对哥嫂就像对老母亲一样。

杨占民的老嫂子患直肠癌,她对人说:“我住院期间都是我小叔子照看我,他手里没钱,就借钱给我交住院费。我真不明白,现在我小叔子学好了,反而被抓進了牢房。这哪有我们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如果现在我能动,我爬着也给我那小叔子送些好吃的东西去。”说到这,老泪纵横,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法弟子梁秀兰

梁秀兰从前心直口快,得理不饶人。她丈夫是个警察,真像百姓说的顺口溜中的那号人,穿上警服去扫黄,脱下警服去嫖娼。因这事俩口子经常吵架。自从梁秀兰学了法轮功后,她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但不和丈夫吵了,还耐心的给他讲做人的最基本的道理。

几年前,她丈夫得了脑血栓,很长时间瘫痪在床,梁秀兰承担起了家里、家外的一切事情,从不说苦和累,在她的精心照顾下,丈夫的病情得到了好转。她丈夫说:“ 从前我对不起秀兰,现在我这样子,她不但能原谅我,而且对我还特别好,现在我不能上班了,只靠秀兰一人的工资,女儿还在上高中,生活条件不宽裕,我家的剩菜剩饭都是秀兰吃,给我们做新饭,没有冷饭,她就做两样,给我们做大米饭、炒肉、烧排骨,她却吃小米饭、粟米饭等,都是从她娘家拿来的粗粮。只要我说看电视,她就立刻就把我扶到电视前的座椅上,一切事情都为我考虑。”

“去年,因为我们秀兰发放大法真相救人,被我们同行的恶警们抓進去后,对她收拾的可狠了,几个人拿电棍电她,而且隐私处他们也电,他们都不看在我的份上,看来共产党真是卸磨杀驴呀。”

单位的同事对梁秀兰的评价很好:“她平时总是笑哈哈的,我们办公室的卫生都是她打扫,垃圾桶她倒,我们谁都跟她合的来。”

大法弟子邵连荣

邵连荣修大法之前,别人都说她特别尖,事事占尖,得理不饶人,经常和妯娌、婆婆吵嘴,更埋怨自己丈夫太老实。

自从邵连荣修炼大法以后,她事事都为别人着想,从此家庭变得和睦了。当她妯娌得癌症时,她就主动照顾老婆婆、小叔子、侄子、侄女,还伺候妯娌。她这样做妯娌不但不说她好,反而问她:“你对我们家这么好,是不是你和我丈夫有甚么见不得人的事?”邵连荣根本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依旧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对待他们一如既往。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几年前,邵连荣骑着一辆自行车买菜回来,突然来了一辆八轮车朝她压过去,当时马路边的人都惊呆了,只见她从地上爬起来后,连块皮都没破,只是自行车折了两根辐条,她一分钱也没要司机的,就让司机走了。

大法弟子李秀华

李秀华曾得过乳腺增生,半身麻木,而且脾气不好,经常和婆婆吵架,为人处事不实在,人称外号“假大棒子”。

一位本村百姓说:“自从李秀华学了法轮大法后,不但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为人处事也变得实在了,谁家有困难她就主动去帮忙。在家里,更是个贤妻良母,就拿她瘫痪在床的婆婆来说,她经常用热毛巾给婆婆擦身子,婆婆想吃甚么她就给做些甚么,从不惹婆婆生气。像这样的好人,却被抓走了一年多了。她婆婆想她时,经常叫她的名字。李秀华的丈夫孙永生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前几天她婆婆死了,村干部去看守所要人,让李秀华回来给婆婆办理丧事。结果没要着,恶警只让她丈夫孙永生回来一小时,就又带走了。这哪还有人性啊!”

大法弟子孙永生

孙永生原是一个建筑小包工头,人很精明。他亲眼目睹了妻子学法轮功后的变化,他也开始学大法,刚炼时间不长,师父就给他净化身体,腰腿痛的老病根没有了。孙永生学大法后为人处事变得实在了,不管承包的工程款到不到位,宁可先支取自家的存款,也从不拖欠工人的工钱。

一位司机说:“零七年的一天,我开车拐弯,把孙永生连人带摩托车一起撞倒了,我当时说把他送医院检查一下,他说:没事,你给我送家去就行。我怕他记住我的车牌号,过后讹我,我就强迫把他送医院去了,结果脚骨折了,医生让他住院,他不住,还是让我把他送回家,说养些日子就会好的。他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不会讹你的。虽然他的语气很善良,但我也不相信他,当时我就让他写保证,签了字。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真的这么好,江氏流氓集团是在愚弄百姓,欺骗百姓。”

大法弟子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在物欲横流、人人为敌的社会,极为难得。而这样的好人都被关入监狱,这个世道能长久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2/199425.html

2008-08-02: 河北省唐山市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奥火将在唐山传递,邪党利用此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路北区河北小区的大法弟子李秀华,现被监控并跟踪,不能上班。严重扰乱公民的正常生活秩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199.html

2008-06-05: 河北迁安梁秀生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抄家和迫害
5月25日,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梁秀生(男,约40岁,迁安市夏官营村医生)遭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同时恶警把卫星天线、大法书等,梁秀生的个人物品非法拿走,现在他被绑架在迁安市看守所迫害。

近日,迁安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抄家和迫害,他们是:杨占民夫妇、孙永生、李秀华、张惠琴、蔡又旺、梁秀兰、邵连荣、张丽琴、白雪霜。现在杨占民妻子(不知其名)、张惠琴、白雪霜三人已回家,其馀七人仍在迁安市看守所和非法洗脑班迫害。

此外,迁安市看守所绑架的知道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彦奎、赵明华、崔庆茹、李青松、张贺文。

5月27日,李青松的妹妹法轮功学员李红梅在去看守所给李青松送衣服时,被迁安国保大队恶警哈福荣看见后,便将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5/179731.html

2008-06-04: 5月份唐山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奥运临近,中共邪党加大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唐山地区,据不完统计2008年5月份唐山地区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迫害,其中丰润区7人,丰南区6人,迁安9人,玉田1人,遵化2人, 唐山市1人。具体如下:

丰润区:金淑霞、陈丽娟、贾元峰、孙秀云、鄂勇、王孝东、牛继明;
丰南区:王素兰、张秋萍、梁树芬、单永祥、陈桂萍、张志国;
迁安:杨占民夫妇、孙永生、李秀华、张惠琴、蔡又旺、梁秀兰、邵连荣、张丽琴;
玉田县:李志民;遵化市:王宁、张慧敏;
唐山市: 刘桂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4/179698.html

2008-05-24:  河北省迁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和逼供
5月22日凌晨2点迁安市谢庄张利芹(40多岁)与姐姐张会芹(50左右),姐夫蔡又旺,李秀华与丈夫孙永生,崔庄杨占民,三庄绍连荣(六十岁女),良秀兰(女四十左右,中医院工作)到上庄乡的桃新庄、丁庄等共三个庄发放真相材料,被恶人绑架。警车去了一辆抓人,后来发现人多,增至两辆。之后恶警又抄至张会芹家中,跟随张占民一起去的妻子与在李会芹家等候的法轮功学员白雪双一起被绑架。张会芹被迫害的全身抽搐,躺在国保大队地板上一天。

下午六点钟左右杨占民妻子(不知其名),张会芹,白雪双三人被放回家,其馀送洗脑班。上庄派出所已将三个庄发放的真相资料收回并送到国保大队,并把收回的真相资料照相拷成盘。良秀兰家中电脑塑封机,裁纸刀,真相资料被抄,资料不知道是谁的。孙永生在被非法审讯时大喊法轮大法好,此二位在洗脑班被审讯的地点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审讯过程不详),其馀在国保大队审讯。杨占民被非法审讯完后脸红涨,可能被打嘴巴,胳膊不会动,可能被扭。张利芹被非法审讯三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4/179090.html

唐山 迁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8-05: 河北省涞水县楼村乡派出所副所长高英鹏个人信息
河北省涞水县楼村乡派出所:
副所长高英鹏130623198701132413,32岁。
高英鹏的父亲高明132429196507162416
高英鹏的母亲罗玉芹13242919640930242X
姐姐高丽娜130623198508222441,34岁
姐夫李跃超130623198409242412,35岁

高英鹏的祖父高殿清生于1942年1月,祖母高进凤生于1940年11月,二人生有5个儿女,除高明外还有:高学萍(女)生于1961年;高坡(男)生于1963年;高学荣(女)生于1968年;高和(男)生于1971年。男性家族均住在涞水县娄村镇燕岭村人。


2019-08-04:
邮编:064400 电话:0315-7630027 所长:唐学平
迁安市拘留所电话:0315-7637444
2019-07-24:
赵店子镇派出所
张山 手机13832986484
唐恒锁 手机13832984032
任琦 手机18832985933
吴铁强 手机18832989829
朱得军 手机18832985447
郑安侠 手机13832989431
孙双喜 手机13463561823
胡海利 手机13463567223

赵店子镇三港湾村委会
彭建兴 手机13373558222
彭连科 手机15369568707
李东海 手机13323259786
彭华 手机13784639891
杨航 手机18103159598
李向荣 手机17732511807

2019-05-05: 迁安市法院:
地址:河北省迁安市钢城大街899号,邮编064400
院长褚建全7607888
副院长张树安7683519、13931519599、18932980559宅7683036
副院长陈莽7683526、13363220166宅5962268
副院长周慧玲7683568、13403150886宅76356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