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满城县 >> 张国清, 男


出生时间: 60多岁
个人情况: 老校长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恶警宋亚鹤
迫害情况: 恶警对他们进行上绳、电棍和木棍等刑具,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他们被吊铐得双腿肿胀,不能走路,得用两人架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0-11
案例分类: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4:遭电棍、吊铐酷刑 河北满城教师控元凶江泽民
张国清,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南韩村镇大固店村人,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功前,他因患重病,每天生活在痛苦中,在死亡线上挣扎。修炼法轮功十多天后,大法的神奇在他身上展现了出来:他痊愈了,成为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张国清决定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去向北京领导人说明情况,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真真切切的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李大师对我有救命之恩!可他却遭非法关押,被逼写所谓的“保证书”背叛大法,在保定劳教所遭电棍电、吊铐等酷刑,九死一生。但无论什么样的迫害,张国清就是一个“炼”字!决不背叛救了自己命的师父和大法!

历经磨难的张国清现在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了控告。以下是他控告书中陈述的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

在死亡线上挣扎 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是被病折磨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曾患神经衰弱、心脑血管硬化、失眠健忘,前面说的话,后边就不知是什么了,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头痛眼也痛;更严重的是家族中的肝炎病史,我们弟兄五人,有四人相继死去,其中三人死在肝炎上。

我在九三年也被确诊为乙型肝炎,立即在医院拿了几种药物回家服用,当时我的身体还没啥感觉,但心理负担很重,所以多方寻找治病药方,曾去东北某地、石家庄等地寻医问药;但时间不长身体还是出现了不适的感觉,又花去三千元钱去外地看病,也不见好病;最后又转到邻村里天天打针,吃药;还到邻近的县里去看病,只要听说哪里能治这病就到哪里去看。可病情越来越重:肚子胀、吃不了饭、人越来越消瘦、行走无力,后来就躺在了炕上,成了炕贴。

由于身体虚弱怕冷,时常需要老伴儿一天为我暖两次炕。两年后,我的身上多处长了褥疮,平躺、趴着、侧卧都不行了,真是痛苦不堪,心里烦躁不安,小孙子说话都烦得受不了,因此家人为我搬了三次家,这期间我说话都费劲,睁眼困难,只有呼吸还没感到费劲,全村的人都知道我快要死了。

在我挣扎在死亡的边缘时,一位亲戚给我介绍法轮功及其强身健体的奇效后,帮我请了两本法轮功的书籍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当时我因身体虚弱看不了书,只能听录音带。我听着感觉特别好,特别真实,明白了很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我感觉自己没白来世上,现在死了都没遗憾。我白天听,晚上听,不知不觉的我吃东西感觉香了,也能看点书了。慢慢的竟能坐起来了!后来能下地站一会儿了!渐渐的能做几个简单的动作了,身上感觉有劲了。

这个过程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想光听录音、看书就能好病,太神奇了。一心想找炼功点,自己坐车找了两三次也没找到,直到九九年正月初二,亲戚见我很相信大法,才告诉我炼功点。

初三早上,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了炼功点。我穿着大皮袄,戴着毛帽子,因长期的病痛折磨,脸又黑又瘦又黄,炼功的人见到都觉得我很吓人。由于身体很虚弱,我只好扶着凳子看别人炼功。回家后累得很难受,觉得晚上学法去不了了,可没想到晚上到了学法时间身体竟好点了,就又让家人搀着去了。那时每人念一段《转法轮》,我也真念了一段书。从此,我正式走入大法的修炼行列。老伴儿天天陪着去,跟着学法炼功,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行列。

几天后又一个奇迹发生了:早上我们炼功回来要上炕上躺着,可老伴忘记了暖炕。她急急忙忙的去抱柴火,我先钻进了凉被子,但就在这时,肚子后边有一个针尖大小的热点,向上走形成一条热线,一直到头顶后从左边下来,不仅全身热乎乎的,被子都暖和了。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太好了!正式修炼十二天之后,正月十五就和其他大法学员一起弘扬大法,围观的人群中一个小孩儿说:“你看这老头,那时候快死了,现在又炼功了。”

法轮大法真真切切的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炼功时间不长就象换了个人:脸色变红润了,吃饭香多了,能干些零碎活儿了,李大师对我有救命之恩!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团公然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张国清决定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去向北京的领导人说明情况。可是却被抓、非法关押,曾被酷刑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下面是他在控告书中陈述的在河北保定劳教所的情况:

保定劳教所施酷刑 好人被摧残性命危

二零零三年过年后又开始迫害。一个上岁数的张姓警察,用力冲墙上推我,使我的头撞在墙上;拿竹板砍我手背,用鞋跟跺我脚面,拿烟头熏我鼻子,用电棒电人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我被折磨的瘫倒在地,昏死过去,恶人才将我拽回去。
在我刚稍微能动时,警察刘庆勇将我双手向上举,用铐子吊在窗户外面的铁笼子上二十一天!除吃饭、大小便外不放下来。头向后仰,腰被窗台硌着。一般人五分钟都受不了,恶人却这样吊了我一宿,直到早上吃饭。被唆使的犯人故意在寒冷的天气打开对着我的前窗和后门,有一天下着小雪刮着寒风也是如此。又这样折磨了我七天,这些人的罪恶目的也没达到。李大勇念诬蔑大法的东西,我依旧和善的对他们说:“你吊死我行喽,可你转化不了我。”
8月6日,因拒绝修改答卷,我又被关进禁闭室,并被动用了绳刑。据说用这种刑不能超过五分钟,否则的话将终身残废。恶人在给我动刑时人们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之后我在地上躺了两天,没吃没喝,第三天我又坚强的站了起来。有一次恶人李大勇和我谈话,我对警察李大勇说:“我告诉你,我张国清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你们把我弄死的,让我转化没门。”李大勇只好灰溜溜的走开了。

当时看管我的是一名普教人员,他在给人们讲述这件事情时说:“你们大法弟子真了不起,真叫人佩服,你们老师的《转法轮》我最近看了,写得真好。”李大勇又领十几个警察围着我,逼我放弃修炼,被拒绝后,八、九个警察围着用电棍电我,电的我象烙饼一样满地翻滚,痛的我喊的都不成声!虽然恶人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但喊声传的五百米以外都能听得清。边电边问我还炼不炼,一直电了一上午,直到见我快不行了才住手,让犯人象拉包袱似的把我拉到楼道里(不敢拉回原班,怕人知道他们把人害的快要死了)。

我在楼道里躺了一下午和一整夜!第二天警察吃了早饭,见我苏醒过来,五、六个警察让犯人把我抬到一个小屋里,放在一个带背的椅子上,他们手里拿着“叭、叭”作响的电棍,逼我放弃修炼,遭拒绝后,五、六个警察一拥而上,一齐电我,电了有十几分钟。我边喊边挣扎,那把椅子都散架了!李大勇竟无耻的说让我赔椅子,我被电的昏迷过去。

犯人把我抬到一个地方,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才醒过来。之后恶人又把我用铐子吊在窗户外的铁笼子上,又吊了一个月。在另一头用同样的方式吊着另外一位大法学员董汉杰。警察宋亚贺找我问话时,总是手里拿着电棍,边电边问:“你还炼不炼?”一次我正被吊着时,宋亚贺在我背后突然电我,阴险的说:“我试试电棒的电压高低。”

在非法关押不到两年时间里,警察用电棒电十下、八下,用铐子吊个三天、五天,那跟家常便饭似的。还有一种喷气式的迫害:腿站直,面向墙,头向下扎,双臂后背向上举,使后背和胳膊都贴在墙上,直到昏倒在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遭电棍、吊铐酷刑-河北满城教师控元凶江泽民-315141.html

2005-05-01:张国清:满城县大固店村人60多岁,是一名老教师,在教育领域辛勤工作了一生,现已退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遭受了残酷迫害,以李大勇为首的恶警用几万伏高压电棍好几根同时电击老人,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只能站立,不能坐下。每天上厕所规定次数,长达一个多月之久。

2004-05-02:满城大法弟子张国清,60多岁,是一个老校长,在劳教所里由于不屈从邪恶,受尽了凌辱与酷刑,长期被严管,8月6日因拒绝修改答卷,又被关进禁闭室,并第二次被动用了绳刑,据说用这种刑不能超过五分钟,否则的话将终身残废。恶人在给这位大法弟子动刑时人们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之后张国清在地上躺了两天,没吃没喝,第三天他又坚强的站了起来。有一次恶人李大勇和他谈话,张国清对恶警李大勇说:“我告诉你,我张国清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你们把我弄死的,让我转化没门。”李大勇只好灰溜溜的走开了。

当时看管张国清的是一名普教人员,他在给人们讲述这件事情时说:“你们大法弟子真了不起,真叫人佩服,你们老师的《转法轮》我最近看了,写得真好。”

大法弟子董汉杰,51岁,高级工程师,因不修改答卷,被长期吊挂达一个月之久,(从8月6号到9月6号),恶警们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下来。

2003-09-23: 大法弟子张国清,60多岁,2月23日上午8点35分,张国清被从1班调到了3班。有一双鞋放得不太整齐,犹大许宝平给他扔了出去。张国清说了一句:“这班是严。”犹大许宝平当下就给了老张一个耳光,老张质问许为什么打人,结果又被拳打脚踢了一顿。之后,恶警李大勇、刘庆勇到场,老张说不知为什么被打,许宝平不承认打人,恶警说下午向在场的人员了解真相。人们等了一下午也没见到恶警的面。第二天,老张被打得头痛,下午5点在床上躺了3分钟,被马玉路从床上拽起来,拳打脚踢,接着犹大许宝平、牙小成他们三个人打老张一人,这时林同尧护住了老张,暴徒才结束毒打。恶警变本加厉,把老张关押起来,在禁闭室吊铐,不让睡觉,持续23天,最后又把他送到了“严管班”。

大法弟子张国清、董汉杰,8月6日开始被迫害,恶警对他们进行上绳、电棍和木棍等刑具,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他们被吊铐得双腿肿胀,不能走路,得用两人架着。对大法弟子张国清每天电击一次,主要罪犯是恶警宋亚鹤。

保定 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3-24: 莲池区检察院:地址:保定市裕华东路800号
邮编:071000
书记、检察长:戴军峰
副书记、副检察长:李志均
副书记:李文学(分管案件管理监察部)
副书记:居志强(分管政治部)
副检察长:赵德峰
副检察长:张长虹
副检察长:王勇超(分管侦查监督部)
副检察长:张建良(分管公诉部)
史金明(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政治处主任:秦长胜
黄春雷(分管工会)
周占江:检务保障部部长
贾荣君:案件管理检察部部长
与本次孔红云事件相关的检察官:胡勇、王岩
其他检察官:胡博家、祁建原、李小东、李鹏、任美宁、孟志国、董晓伟、孙文利、宋丽红、秦丽芹、曹永辉、胡庆莲、赵玉龙、李研、庞殿坤、王铭京、韩笑、杨琦、李振动、师峻

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副所长:易小航(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指导员:高远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吴洪涛:15103129970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电话:13032065555、单永匣高远、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户籍内勤:蔡洁

2019-01-10: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

副所长:易小航 警号:038134(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 警号:038662
指导员:高远 警号:038742
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
吴洪涛:15103129970
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单永匣 高远 、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

2018-08-22:附: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