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 >> 王汇真, 女, 54

个人情况: 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昆明市
拘留时间: 2008年4月23日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5-07
案例分类: 正念闯出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抄家/抄资料点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2-14: 云南昆明王汇真,蔡文慧分别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在王汇真家里被警察绑架的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蔡文慧,分别被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现她俩正在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9983.html

2012-05-19: 云南林校周模芳、梅碧琳夫妇遭绑架
近期昆明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近况
王汇真、蔡文慧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今年五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蔡文慧在王汇真家里被警察绑架,警察说她俩法轮功聚会,短期内不会放出来。具体关在甚么地方还不知道。

蔡文慧,今年四十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新闻路,一九九七年八月底有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二零零八年在北京正东国际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从事财务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下午带着神韵光碟到宜良县南羊镇,被其中一个接到光碟的人举报到了南羊镇派出所,将她包里的神韵光碟全部抢去,并对她非法审讯,非法将她开的车扣留在派出所。当天晚上警察把她送到宜良县南门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宜良县公安局对蔡文慧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法官在宜良县法院,秘密对蔡文慧开庭,非法对蔡文慧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蔡文慧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才从监狱回家。回家后蔡文慧一直没有工作,去年的十一月份蔡文慧找到了一份从事财务的工作,在昆明微量元素检测中心做会计,直至今年五月五日被绑架。

王汇真,女,今年五十四岁,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一九九七年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单位伙同六一零骚扰威胁,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抄了王汇真的家,抄完家就直接把她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之后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我回家。回家后,单位非法克扣王汇真的养老保险,也不给她安排工作。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王汇真在昆明市西华公园内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被带到严家地派出所,随后官渡区国保大队她進行了非法审讯,并抄了家,当天晚上直接把王汇真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王汇真在永昌小区云兴路十号院内发真相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门卫举报到永昌派出所,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王汇真被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十月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王汇真非法开庭,对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十二月十七日从西山区看守所转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日回家。回家后在昆明世纪城一家机械设备公司打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9/云南林校周模芳、梅碧琳夫妇遭绑架-257767.html

2011-12-17: 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员王汇真遭受的迫害
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才从监狱回家。下面是她自述这十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我叫王汇真,今年五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说真话、办好事、凡事多为他人着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摆正自己的心态,身心得到净化,心胸开阔了很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七月十九日我到炼功点炼功,就发现有很多便衣警察在给炼功群众拍照,七月二十日当天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到炼功点炼功,炼功点周围停了几辆警车,从车上下来好多警察驱赶炼功群众,不让我们在那里炼功。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给不明真相的世人写真相信,当天就投出几百封。第二天五月二十四日,我在单位上班,就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办公室主任廖敏看见,她说不让复印,我说我出复印费。廖敏就向新华广告公司经理高晓虎汇报,高晓虎又向新华社云南分社的社长何懋绩和纪委书记王春生报告。之后就把昆明市六一零的人叫到单位,六一零又把当时邪悟的学员叫到单位来转化我,我当时没有表态。

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昂带着三四个警察到我们单位,当时我已下班回家,接到公司业务部主任上官的电话,告诉我不要出门,在家等着他们。过了一会儿,上官和廖敏就把我带到新华社云南分社,高昂就非法审讯了我,问我做了甚么事,拿出一摞公开信,问我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我写的。高昂就叫来云南省公安厅的人到我家的电脑上监定是否有真相资料,打开电脑,公开信就在电脑里,当时一起去的还有市公安局的人。高昂对我说:“你这个案子已经报到中央了,是云南的大案。”

随后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电脑和没有发出的几百封公开信。当时在场的还有新华广告公司的上官和廖敏,之后他们没有留下任何抄家的字据。抄完家就直接把我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我三十七天,之后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到劳教所的第四天就有邪悟人员到劳教所来转化我,逼写“三书”,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我回家。从劳教所回家后的第四天,我去单位找纪委书记王春生,问公司经理高晓虎在不在,当时高晓虎不在。当天中午我去单位食堂吃饭,高晓虎叫单位科员徐云波来告诉我,叫我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就断我一只手一只脚。我说:“我又没犯法,凭甚么这样?”随后我回到办公室,找到高晓虎,要求安排我的工作,并提及我的养老保险的事。高晓虎叫我回去等着,先找科里的领导上官说说,这时我们科的一个会计杨维一就过来叫我先回家,我回到家就打电话给纪委书记王春生把刚才的事情说了,王春生也说叫我等着。

我一直在家等,但单位一直没消息,三个月后我以书面形式递交了要求补办养老保险和要求安排工作的申请,直接交给了王春生,之后东陆派出所一个姓范的警察来我家对我的情况做了了解,也向我的单位做了反映。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开始,新华社云南分社每月给我七百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我在昆明市西华园公园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叫来110将我带到陆家派出所,随后官渡区国保大队冯军等三人就到了陆家派出所,对我進行了非法审讯,我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他们就带我回家抄家,还叫来昆明市公安局的人监定我的电脑里有没有真相资料,打开电脑后,警察都坐在电脑前看大法真相资料,只有冯军一个人在翻腾,这次非法抄走了我的传真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及耗材,价值两万五千多元,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

当天晚上直接把我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四监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我再次向单位写了要求补办养老保险和要求安排工作的申请,直接交给办公室主任李银,没有回覆。有一次,东陆派出所片警叶景良(音)带着一个保安以家访的名义到我家乱翻一气。我质问他们为甚么要这么做,你们是来家访的还是来抄家的?我不欢迎你。从那以后,这些片警再也没来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我在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一个门卫发现,举报到永昌派出所,派出所警察李海峰和一个保安扭着我的胳膊,李海峰对我说:“你今天栽在我的手上算你倒霉,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警察在抓好人!”我到了派出所后,派出所警察就打电话给西山区国保大队的警察,西山区国保大队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姓王,他们给我拍照还叫我按手印,我都不配合,姓王的就揪着我的头发打我,之后警察用手铐把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晚上。第二天也就是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把我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四月二十五日西山区国保又从看守所将我带到东陆派出所,警察把我关在派出所一个铁笼子里,里面尽是屎尿,臭气熏天。过了十多分钟,又把我放出来,用手铐把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一个多小时,警察去吃饭了。警察吃饭回来后又把我带回家抄家,一个警察都叫他“杨教头”的人带着五个警察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八十一本以及其他真相资料、组合音响,价值一万五千元左右,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抄完家后警察又将我带回西山区看守所。

这次我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转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到了九监区(集训队),让我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一点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一坐就是三个月,腿坐肿了,屁股坐烂了,血压坐高了,一个星期才准换一次内裤,睡觉不准拉蚊帐,完全由重刑犯来看管我,这些迫害导致我头晕。三个月后,我下队干活去了。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6/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员王汇真遭受的迫害-250627.html

2010-05-02: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
40、王汇真,五十一岁,云南省新华社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進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非法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四年,关進女二监,二零零八年八月又第三次被非法绑架。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699.html

2008-10-27: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女二监)位于昆明市西郊林家院,监狱在集训区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队长杨欢(40多岁),原先的队长姓马(30岁左右),现已调至监狱教育科担任教育科副科长。副队长郑平,孙某某,另外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谢玲、景绒、周某某、梁某某等十多个30岁左右的女警察,另外监狱在四监区专门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监管警察吴旭、余某某、监管领导李鼕鼕,现已调离在监狱教育科任副队长。

云南省内凡是被610指使公安局、安全局绑架、被法院秘密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基本都被各地送往云南省女二监。自2005年10月份以来,无论法轮功学员年龄大小,入监的第一天就被关進监狱禁闭室,长达40天之久,不准刷牙、用水、洗澡、换衣服,食、睡、排泄全在里面,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上6:30分到晚上11:30分,都要保持一个姿势坐在小硬木凳上,不准动弹,夏季蚊虫苍蝇多时,不准法轮功学员打蚊帐,造成每个被关禁闭的学员外露部位、脸部全是蚊虫叮咬的痕迹。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两个包夹看管着,看管大法学员的集训区包夹每个人每月可得到监区奖励的劳改分三分,其它监区的包夹可得到劳改分两分,每个罪犯每月劳改分满分为15分,半年90分记一个功。包夹为了能够获得劳改分从而减刑,也极尽所能看管大法学员,每天24小时看管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如若包夹有一点纰漏,就将遭到警察的训斥,还将被扣劳改分。

一、强迫集训操练

每个法轮功学员不论年龄大小,必须参加3个月集训操练,每天顶着烈日连续操练2至4个小时,法轮功学员谭玲芳因强迫操练,曾两次昏倒在操场上,血压升至180/100,心律120以上。

对于离非法关押刑满3个月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也進行强迫操练,每天操练不少于4小时,其中笔者知道被强迫操练的就有云南工艺美术学校的美术教师缪菁(60多岁)云南某县大法学员高会芬(50多岁)。

二、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杨旺仙,40多岁,2003年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集训区原专管队队长马某某,专管警察杨永芬指使牢头刘跃新、纳会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杨旺仙的饮食中,致使原先一个伶俐、能干的中年妇女变成了一个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的“傻子”,直至她刑满前四个月监狱才让回家。

王岚,昆明市工会职工,57岁,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三次被关禁闭室,集训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平指使牢头刘跃新、纳会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现在犹如一个 70多岁的老太太。这是笔者亲眼目睹的。

三、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

牢头们在警察的授意下,经常打骂大法学员,2005年夏天,犯人刘跃新冲進禁闭室对云南宣威籍的大法学员赵秀芝拳打脚踢,致使赵秀芝腰部、腿部被打青。同时牢头们还限制法轮功学员的饮食、大小便等,致使许多大法学员的大小便急在裤中,更有甚者发展到尿急、尿痛、尿频,法轮功学员谭玲芳、杨凤珍、黄涛等就属于此种情况。

四、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劳役

监狱的所有监区都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长时间干奴工14个小时,每天早上7:30分到晚上22:30分,冬季要到晚上23:00,其间两餐饭时间1小时,超强奴役的负荷使得法轮功学员黄涛(云南玉溪某机械厂工人,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出现严重糖尿病症状,经常血糖指标高达18,人瘦的皮包骨头,监狱因此于2006年12月将黄涛保外就医。临沧市法轮功学员杨凤珍,69岁,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也因劳役时间过长、强度过大,导致严重心衰竭、小便失禁、脸和嘴乌黑,严重缺氧,人瘦的皮包骨,拖了几个月,监狱于2006年8月才将杨凤珍老人保外就医。

五、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家人也被连累

李桂(音)芝,50多岁,云南宜良阳宗海一所学校的音乐老师,2004年11月被非法判刑3年,非法关押在第一监区,家中的丈夫和儿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丈夫去世,儿子患了精神病,生活无法自理,李桂(音)芝的学校多次与监狱交涉,监狱仍不放人。

谭玲芳,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2005年4月22日傍晚6点多被十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女绑架,并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四监区,当时她正在照顾生病的儿子。谭玲芳被非法关押后,她的儿子病情恶化,发展成尿毒症,肾衰竭,心力衰竭,高度贫血。

杜映芳,临沧市党校职工,2005年1月被610及当地公安局绑架,并非法判刑7年,关押在第四监区,其丈夫是临沧市市委职工,因妻子被非法抓捕,精神崩溃,今年去世。

六、近年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许建霞,60多岁,2003年1月被绑架并判刑3年,在第四监区被迫害;

康永兰,70多岁,砚山人,2004年5月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将老人从医院重病的丈夫身边绑架走,并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严正书,73岁,砚山人,曾两次被绑架迫害,2004年4月19日第二次被绑架并判刑2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叶彦珍,60岁,砚山人,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于2004年5月绑架,并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李群,46岁,云南砚山县电信局职工,2004年6月被绑架判刑4年,在迫害期间2007年2月份一直被关禁闭并劳役洗脑至今;

李鲜,临沧市中学教师,35岁;李震(李鲜的弟弟);杜映芳,临沧市党校职工;杜映祥(杜映芳的哥哥);朱兵,52岁,个体经营者;杨凤珍这六位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1月被临沧市610伙同公安局非法抓捕。其中,李鲜和杜映芳被判刑7年,李鲜被非法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六监区,杜映仙被非法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四监区;李震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禄丰县大坪坝第二劳教所,2007年8月31日又被绑架关押在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朱兵被非法判刑4年,杨凤珍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四监区;杜映群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沈跃萍及其丈夫均为云南玉溪市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夫妇俩曾两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沈跃萍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2004年又被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其丈夫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陈桂芬,丘北县人,80多岁,女儿57岁,2004年被绑架,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女儿被判刑2年。2005年4月由于陈桂芬在监狱出现了脑中风症状,监狱将老人放回;

徐玉珍,80多岁,云南省德宏州潞西市芒市人,2002年被绑架判刑3年迫害,曾多次被女二监集训监区送進禁闭室迫害;

何莲春,30多岁,蒙自人,务农。2001年1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她被非法判刑时女儿才1岁;

王汇真,51岁,云南省新华社职工,2001年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2003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4年,2008年8月又第三次被绑架,现下落不明,请知情人士提供线索和帮助;

张小玲,60岁,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与丈夫2004年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并抄家,并判刑4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六监区,其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郭娟,丈夫韩震昆,2004年4月23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郭娟被非法判刑3年,韩震昆被非法判刑7年;

何其琼,54岁,昆明钢铁公司退休职工,2004年10月24日被当地公安局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非法判刑4年,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被两次关禁闭,还遭到警察郑平电棍电击,在第四监区由于过重的劳役,使其身体状况极差,体重也下降;

高明仙,57岁,昆明市钢铁公司退休职工,2004年6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判刑4年;

杨光菊及其哥哥,保山施甸县人,2004年被保山地区610及公安局绑架并判刑3年,杨光菊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哥哥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监狱;

韩俊玉,68岁,云南冶炼厂职工,曾5次被看守所绑架关押,1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6月又被非法关押判刑,直至送至女二监2个月后才通知家人;

王自兰,66岁,云南省宜良县可保煤矿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3年;

谢梅,50多岁,昆明磷肥厂职工,2004年10月2日被绑架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六监区;

吴明才,四川人,63岁,云南省景东县森林勘探局退休职工,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思茅中级法院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杨丕芝,61岁,云南省景东县农民,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后被思茅中级法院非法判刑2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陈像征,65岁,云南省个旧市人,2004年被绑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黄王芳,40岁左右,大理人,2005年5月被绑架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一监区迫害;

李现(音)英,下关市交通技术学校教师,48岁左右,2005年6月被下关市公安局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5年,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第五监区;

普宝玉,53岁,昆明人,经商,2005年8月被绑架并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昆明三十中学教师赵晨锐(音,38岁左右)、赵雪梅,也曾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二人曾邪悟并胁从警察做转化工作,现二人也已回家。

目前,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还非法关押着8、9个法轮功学员,五监区非法关押这4、5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曾是楚雄市辅导站的负责人,被判重刑;六监区非法关押着5、6个法轮功学员,七监区非法关押着4、5个法轮功学员,二、三监区非法关押着5、6个法轮功学员,全部都是长时间劳役迫害,经常做大夜班劳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629.html

2008-04-24: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下落不明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一直坚持讲真相,4月23日早上开始没去单位上班,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5-04-05: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兴苑路1132号)电话:0871-68107700

西山区检察院公诉人:李俊,叶平
西山区法院审判长:苏琴、普会峻、陪审员:郭一入 ,书记员:刘文静
昆明市西山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符明榕,温永翔,张云贵,邱学彦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张军(上诉案的法官)0871-6496525
西山区法院院长何家华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李丽君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普会峻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朱亭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苏琴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王静波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孟阳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靳文集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吴兆敏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一庭 法官 张扬 马街北路35号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一庭 法官 杜竹馨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二庭 法官 蔡磊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二庭 法官 武云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二庭 法官 杨辉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二庭 法官 刘晓媛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大队
昆明西山区法院 民二庭 法官 杨国娟 马街北路35号

昆明西山区法院 行政庭 法官 余欣妍
昆明西山区法院 行政庭 法官 曾志强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棕树营法院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周媛媛 翠羽路51-1号附近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罗玮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何婵娟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福海法庭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张芳 滇池路青少年活动中心后面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姚琳
昆明西山区法院 诉讼中心 法官 周永婷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海口法庭
中摊街214号
昆明西山区法院 棕树营法庭 法官 郭志勇
昆明西山区法院 福海法庭 法官 杜华萍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前卫法庭
昆明西山区法院 海口法庭 法官 郭辉 海埂路219号附近
昆明西山区法院 海口法庭 法官 张远国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