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 >> 王汇真, 女, 63

个人情况: 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昆明市
拘留时间: 2008年4月23日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5-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7-07: 遭15年冤狱 昆明王汇真出狱后仍被抄家骚扰
今年六十三岁的王汇真女士原是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的二十一年中,王汇真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并始终如一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而被中共非法劳教一次,时间两年,非法判刑三次,时间分别是四年、四年、五年,共计十五年。王汇真女士前期被迫害的经历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员王汇真遭受的迫害》。

王汇真女士最后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是在二零一二年五月,距离她前一次从监狱回家仅一年时间,以下是她最后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的经过:

一、在家中被非法抓捕,之后被判刑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早上八点,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温永祥突然闯入王汇真家(昆明市西山区西园路西华小区)。当时法轮功学员蔡文慧到王汇真家敲门,温永祥跟踪在她身后,王汇真开门时,温永祥冲上来控制住门,把蔡文汇推进屋,他也闯入王汇真家。他一进家门就把吧台上的手机没收了,随后赶到的有西山区国保大队队长邱学彦,还有王中芳、张为民、贺勇,还有不知名的四个辅警,其中一个是西华派出所的,一共九人,都是男的。这些人不亮身份和搜查证,就动手抄家。队长邱学彦在书房内翻照片,其他警察翻卧室、客厅、煤棚。王汇真坐在沙发上盘腿发正念,这伙人除了抄家还全程摄像。张为民说:“抄了多少家,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规模!”张为民在那儿做登记,其他人在那儿数,最后实在数不清,就记大概数。这些人从家中抄走激光打印机四台、彩喷机两台、电脑、刻录机、碎纸机、热胶机、过塑机、切纸机、定装机各一台,手机一部,再加上各种耗材,满满一车,价值两万八千元左右。还有制作好的真相资料和半成品约莫两万多份。王中芳还凶恶的指着王汇真的脑门说:“判你五年,等你出狱六十岁了!”

当时王汇真还穿着睡衣,邱学彦同意她从家中拿了两套换洗衣服,随后王汇真被这些人带到西山区国保大队,那时是中午十一点五十分。蔡文慧也被带到西山区国保大队,只是将俩人分开关押了。王汇真被卡在铁椅子上,这些人却去吃中午饭,没人管王汇真。下午两点一个女警陪着王汇真,让她照像、滚手印,四点后邱学彦非法对王汇真提讯并做笔录。晚上七点半左右王汇真被带到工人新村社区医院体检,由国保警察三男一女陪同检查。王汇真一整天没吃东西,在医院体检后送西山区看守所的路上,张为民给她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瓶水。

到西山区看守所后,分管王汇真的还是她前一次被绑架关押时的狱警。在西山区看守所期间,看守所里的奴工多数都是装餐巾纸,早九点把材料拿进监室,下午三点半出货,无论多少数量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完成,其它的产品也同样如此。只是劳动强度比前些年有所改善,但是看守所的规定或体罚比前几年要严厉。如果没有活干的时候,只能整齐划一的坐小板凳或大风池;有人生病要请示狱警得到许可才能在大板角边睡一会儿。当时蔡文慧也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昆明市检察院以(2012)昆检刑诉字第475号起诉书对王汇真和蔡文慧非法起诉,代理检察员许龄心。之后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对王汇真和蔡文慧开庭审理,给王汇真指定了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李爱琳,给蔡文慧指定了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朗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2012)昆刑一初字第186号刑事判决书非法对王汇真判刑五年,蔡文慧三年,审判长:杨捷,代理审判员:李世超、李兴虎,书记员:金坤。判决书中诬陷王汇真和蔡文慧被非法抓捕的当日,俩人正在家中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西山区国保大队将捏造的事实作为依据却被法官杨捷引用,对真相故意视而不见。同时,还以王汇真和蔡文慧之前被非法判刑的经历作为对她俩重判的理由,王汇真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刚结束四年冤狱回家,蔡文慧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被非法抓捕,后被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回家。

蔡文慧不服,向云南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云南省高级法院(2013)云高刑终字第389号刑事裁定书依然维持邪恶的原判,审判长:梅育,审判员:李凤朝,代理审判员:席占涛,书记员:冯靖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王汇真和蔡文慧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入监后被分在九监区(集训队)的专管组(专门管法轮功的组),王汇真的主管警察是专管组的彭舒,派两个犯人张玉香(毒贩,判无期徒刑,多年来一直在专管组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积极配合狱警转化法轮功学员求得加分减刑)和杨云建做王汇真的包夹,寸步不离的监视王汇真,连夜间起夜都必须叫一个包夹犯人跟着。

在九监区,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被严管,每天被逼坐小板凳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半,一个军姿坐着不准动,不准伸腿,每天要坐十三个半小时,不准和任何人说话,随时被专管警察、监督岗(犯人)从监室门的小窗户外观察,以扣包夹的分威胁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在规定时间上厕所。严管期不给洗澡,每星期只提供一桶冷水,一个热水瓶的热水,在监室里脱光衣服擦身上,再用擦身上的水来洗衣服、洗鞋。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每个监室非法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层楼有一个厕所,法轮功学员上厕所要一个一个去,去洗衣池洗衣服一个一个去洗。同时严管期还限制一切行动,购物是最低标准,不能买食品,还要写申请(其他犯人不用写)必须写上自己因犯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入狱。两个包夹犯人有一本监狱统一发放的本子专门记录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每天二十四小时中发生的事情,并定期交给警察汇报。严管的迫害使王汇真血压升高到170,头晕,腿也坐肿了,臀部坐的红肿。同时还有精神上的摧残,时时面临来自于警察和包夹犯人的转化威胁。

二零一三年九月份王汇真转到了七监区。七监区321个犯人睡大棚,夏天象蒸笼,冬天象冰库。雨季时,外面下大雨,棚内下小雨。王汇真的责任警是陈卓,每周要交一次所谓的思想汇报。俩个包夹犯人陈丽娟、哈努。到了二零一四年,监舍、吃饭、洗漱环境才得到整体的改善,结束了十几年来地当桌子吃饭的环境。

王汇真三次被非法判刑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分管她的警察分别是:第一次王黎黎(九监区),吴旭英;第二次景戎,李瑞云;第三次彭舒(九监区),陈卓(七监区)。

二、在家中学法被抄家、绑架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多,西坝北社区警察夏黔山突然闯进王汇真家,当时王汇真家中共有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学法(一起读李洪志师父著作)。夏黔山看到这个情况后,就立即通知西山区国保大队、东陆派出所、西坝北社区。不一会儿,赶到王汇真家就有好多人:西坝北社区主任卢州、白惠泉,东陆派出所所长艾雄带着两女三男。王汇真问这些人为什么不亮身份就私闯民宅,并正告这些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其中一个不知姓名的便衣说:“我们什么手续都不会少的!”夏黔山拿出手机对准法轮功学员拍照,核查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还让每位法轮功学员把自己包内的物品翻出来放在茶几上。这六位法轮功学员包括王汇真本人在内都是六十岁以上了。

一个姓魏的警察拿出搜查令给王汇真看,之后就开始抄家,客厅、两个卧室、一个书房、还有楼下的一间煤棚(堆放家中杂物的一小间房子)。这些人非法抄走李洪志师父法像一张、李洪志师父著作近百本、播放机一台和其它一些物品。抄家后将王汇真在内的六位法轮功学员带到东陆派出所非法审讯。三个刑警做六个人的笔录,叫到谁谁就进去。六位法轮功学员都本着善心,向这些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之后,王汇真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良(男,67岁,曾遭受中共十年冤狱迫害,见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昆明张良自述遭十年冤狱迫害经历》)被带到圣约翰医院体检,做B超、荧光屏上显不出王汇真的整个肚子,王汇真当时已经严重腹水,走路都要人搀扶。医生问经办的警察这怎么办呢?警察却说你看着办嘛!之后又将王汇真和张良俩人带回东陆派出所,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六位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在这里,年龄最大的82岁,年龄最轻的也是62岁了,都没吃东西。随后,东陆派出所出车将四位法轮功学员送回家,另一辆车将张良和王汇真俩人送到安宁市太平拘留所。每次上车王汇真都非常艰难,需要几个辅警使劲往上拽才能上车。

送到安宁太平拘留所大厅后,一个值班警察看到王汇真的样子(肚子胀的老大、行动吃力、生活无法自理)当时就吼起来了:“不收!”随后拘留所的医生叫王汇真进去体检,王汇真给医生讲真相,他提出疑惑后给他解答,却没想到这个医生突然翻脸,威胁王汇真说再讲(法轮功真相)就将她收押了!因为王汇真和张良(高血压)的身体都不适合关押,本应该放人,但因为刑事警察承办过程中忽略了一张表格,所以他不敢放人,就说去医院开病房给俩人。张良和王汇真不同意,王汇真说要回自己家。到家时已经是早晨五点四十多了。东陆派出所派警察、辅警各两人守在她家,等刑事警察把手续办全。第二天九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二点王汇真与张良再次被拉到安宁太平看守所,补充手续、拍照、签字,才算办完,最后才将俩人放回家。

王汇真从监狱回家后,西坝北社区的警察夏黔山多次打电话骚扰王汇真的姐姐,还多次到王汇真家中所谓“家访”,一进门就照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7/遭15年冤狱-昆明王汇真出狱后仍被抄家骚扰-408691.html

2020-06-21: 云南昆明市妇女王汇真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十三年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女士被劳教迫害二年,后三次被非法判刑,分别为四年、四年、三年。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王汇真再次被绑架,因为严重腹水,被释放。

王汇真,女,一九五七年出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王汇真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办公室主任举报。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单位人员对王汇真非法审讯并抄家,没有任何字据,然后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王汇真从劳教所回家后,单位不安排工作,也停了她的养老保险,从当年十月开始,每月给她七百元生活费。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王汇真在昆明市西华园公园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后被官渡区国保大队冯军等人非法审讯、抄家,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当天晚上直接把她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四监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王汇真再次向单位写了要求补办养老保险和要求安排工作的申请,依然没有回复。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王汇真在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一个门卫举报,后被西山区国保大队和永昌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没有留下任何字据。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遭受了三个月坐小凳的折磨,导致腿肿,屁股坐烂,血压升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王汇真在自己家里再次被官渡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同时绑架的还有在她家中的蔡文慧,俩人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之后王汇真被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蔡文慧四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王汇真及其他五位法轮功学员在她家学法,被西山区东陆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四名七十岁以上的学员,作了笔录当晚被释放,警察分别送回家,到家时进行了拍照。王汇真因为严重腹水,张良由于测血压高,在第二日凌晨被释放。

法轮功学员何莲春探望刚刚被绑架因病回家的王汇真,被蹲坑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再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1/云南昆明市妇女王汇真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十三年-407935.html

2019-10-21: 云南省有41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绑架
10、昆明王汇真、张良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学法时被绑架

2019年9月25日下午王汇真、张良等6名法轮功学员在王汇真家学法时被西山区东陆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4名70岁以上的学员,作了笔录当晚被释放,由警察分别送回家,到家时进行了拍照。王汇真和张良进行体检,王汇真因为肚子大(严重腹水),张良由于测血压高,在第二日凌晨被释放,有两名便衣警察坐在家中看守。

王汇真,女,60岁左右,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工。曾经于2001年被绑架后劳教2年;2003年被绑架判刑4年;2008年“奥运会”期间再次被绑架判刑4年,2012年被绑架判刑3年,共计被关押1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1/云南省有41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绑架-394848.html

2018-11-24: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诬判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2000年,诬判胡良元三年。
2003年9月,诬判王汇真四年。
2009年1月,先诬判何秀芬三年,后改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4/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7608.html

2013-02-14: 云南昆明王汇真,蔡文慧分别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在王汇真家里被警察绑架的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蔡文慧,分别被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现她俩正在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4/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9983.html

2012-05-19: 云南林校周模芳、梅碧琳夫妇遭绑架
近期昆明被绑架法轮功学员近况
王汇真、蔡文慧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今年五月五日,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蔡文慧在王汇真家里被警察绑架,警察说她俩法轮功聚会,短期内不会放出来。具体关在甚么地方还不知道。

蔡文慧,今年四十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新闻路,一九九七年八月底有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二零零八年在北京正东国际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从事财务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下午带着神韵光碟到宜良县南羊镇,被其中一个接到光碟的人举报到了南羊镇派出所,将她包里的神韵光碟全部抢去,并对她非法审讯,非法将她开的车扣留在派出所。当天晚上警察把她送到宜良县南门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宜良县公安局对蔡文慧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法官在宜良县法院,秘密对蔡文慧开庭,非法对蔡文慧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蔡文慧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才从监狱回家。回家后蔡文慧一直没有工作,去年的十一月份蔡文慧找到了一份从事财务的工作,在昆明微量元素检测中心做会计,直至今年五月五日被绑架。

王汇真,女,今年五十四岁,原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一九九七年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单位伙同六一零骚扰威胁,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抄了王汇真的家,抄完家就直接把她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三十七天,之后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我回家。回家后,单位非法克扣王汇真的养老保险,也不给她安排工作。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王汇真在昆明市西华公园内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被带到严家地派出所,随后官渡区国保大队她進行了非法审讯,并抄了家,当天晚上直接把王汇真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王汇真在永昌小区云兴路十号院内发真相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门卫举报到永昌派出所,被铐在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晚上。第二天下午王汇真被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十月十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王汇真非法开庭,对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十二月十七日从西山区看守所转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日回家。回家后在昆明世纪城一家机械设备公司打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9/云南林校周模芳、梅碧琳夫妇遭绑架-257767.html

2011-12-17: 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员王汇真遭受的迫害
新华社云南分社下属新华广告公司职员王汇真,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才从监狱回家。下面是她自述这十多年来遭受的迫害。

我叫王汇真,今年五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说真话、办好事、凡事多为他人着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摆正自己的心态,身心得到净化,心胸开阔了很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七月十九日我到炼功点炼功,就发现有很多便衣警察在给炼功群众拍照,七月二十日当天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到炼功点炼功,炼功点周围停了几辆警车,从车上下来好多警察驱赶炼功群众,不让我们在那里炼功。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给不明真相的世人写真相信,当天就投出几百封。第二天五月二十四日,我在单位上班,就在单位复印真相信,被办公室主任廖敏看见,她说不让复印,我说我出复印费。廖敏就向新华广告公司经理高晓虎汇报,高晓虎又向新华社云南分社的社长何懋绩和纪委书记王春生报告。之后就把昆明市六一零的人叫到单位,六一零又把当时邪悟的学员叫到单位来转化我,我当时没有表态。

五月三十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昂带着三四个警察到我们单位,当时我已下班回家,接到公司业务部主任上官的电话,告诉我不要出门,在家等着他们。过了一会儿,上官和廖敏就把我带到新华社云南分社,高昂就非法审讯了我,问我做了甚么事,拿出一摞公开信,问我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我写的。高昂就叫来云南省公安厅的人到我家的电脑上监定是否有真相资料,打开电脑,公开信就在电脑里,当时一起去的还有市公安局的人。高昂对我说:“你这个案子已经报到中央了,是云南的大案。”

随后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电脑和没有发出的几百封公开信。当时在场的还有新华广告公司的上官和廖敏,之后他们没有留下任何抄家的字据。抄完家就直接把我送到昆明市第一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关押我三十七天,之后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到劳教所的第四天就有邪悟人员到劳教所来转化我,逼写“三书”,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我回家。从劳教所回家后的第四天,我去单位找纪委书记王春生,问公司经理高晓虎在不在,当时高晓虎不在。当天中午我去单位食堂吃饭,高晓虎叫单位科员徐云波来告诉我,叫我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就断我一只手一只脚。我说:“我又没犯法,凭甚么这样?”随后我回到办公室,找到高晓虎,要求安排我的工作,并提及我的养老保险的事。高晓虎叫我回去等着,先找科里的领导上官说说,这时我们科的一个会计杨维一就过来叫我先回家,我回到家就打电话给纪委书记王春生把刚才的事情说了,王春生也说叫我等着。

我一直在家等,但单位一直没消息,三个月后我以书面形式递交了要求补办养老保险和要求安排工作的申请,直接交给了王春生,之后东陆派出所一个姓范的警察来我家对我的情况做了了解,也向我的单位做了反映。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开始,新华社云南分社每月给我七百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我在昆明市西华园公园向民众发真相资料被公园管理人员构陷,叫来110将我带到陆家派出所,随后官渡区国保大队冯军等三人就到了陆家派出所,对我進行了非法审讯,我拒绝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他们就带我回家抄家,还叫来昆明市公安局的人监定我的电脑里有没有真相资料,打开电脑后,警察都坐在电脑前看大法真相资料,只有冯军一个人在翻腾,这次非法抄走了我的传真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及耗材,价值两万五千多元,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

当天晚上直接把我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多月,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四监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回家。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我再次向单位写了要求补办养老保险和要求安排工作的申请,直接交给办公室主任李银,没有回覆。有一次,东陆派出所片警叶景良(音)带着一个保安以家访的名义到我家乱翻一气。我质问他们为甚么要这么做,你们是来家访的还是来抄家的?我不欢迎你。从那以后,这些片警再也没来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我在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一个门卫发现,举报到永昌派出所,派出所警察李海峰和一个保安扭着我的胳膊,李海峰对我说:“你今天栽在我的手上算你倒霉,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警察在抓好人!”我到了派出所后,派出所警察就打电话给西山区国保大队的警察,西山区国保大队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姓王,他们给我拍照还叫我按手印,我都不配合,姓王的就揪着我的头发打我,之后警察用手铐把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铐了一晚上。第二天也就是四月二十三日下午把我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四月二十五日西山区国保又从看守所将我带到东陆派出所,警察把我关在派出所一个铁笼子里,里面尽是屎尿,臭气熏天。过了十多分钟,又把我放出来,用手铐把我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一个多小时,警察去吃饭了。警察吃饭回来后又把我带回家抄家,一个警察都叫他“杨教头”的人带着五个警察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八十一本以及其他真相资料、组合音响,价值一万五千元左右,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据。抄完家后警察又将我带回西山区看守所。

这次我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转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到了九监区(集训队),让我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一点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一坐就是三个月,腿坐肿了,屁股坐烂了,血压坐高了,一个星期才准换一次内裤,睡觉不准拉蚊帐,完全由重刑犯来看管我,这些迫害导致我头晕。三个月后,我下队干活去了。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6/新华社云南分社职员王汇真遭受的迫害-250627.html

2010-05-02: 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
40、王汇真,五十一岁,云南省新华社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進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非法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四年,关進女二监,二零零八年八月又第三次被非法绑架。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699.html

2008-10-27: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女二监)位于昆明市西郊林家院,监狱在集训区设了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队长杨欢(40多岁),原先的队长姓马(30岁左右),现已调至监狱教育科担任教育科副科长。副队长郑平,孙某某,另外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谢玲、景绒、周某某、梁某某等十多个30岁左右的女警察,另外监狱在四监区专门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监管警察吴旭、余某某、监管领导李鼕鼕,现已调离在监狱教育科任副队长。

云南省内凡是被610指使公安局、安全局绑架、被法院秘密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基本都被各地送往云南省女二监。自2005年10月份以来,无论法轮功学员年龄大小,入监的第一天就被关進监狱禁闭室,长达40天之久,不准刷牙、用水、洗澡、换衣服,食、睡、排泄全在里面,法轮功学员每天从早上6:30分到晚上11:30分,都要保持一个姿势坐在小硬木凳上,不准动弹,夏季蚊虫苍蝇多时,不准法轮功学员打蚊帐,造成每个被关禁闭的学员外露部位、脸部全是蚊虫叮咬的痕迹。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两个包夹看管着,看管大法学员的集训区包夹每个人每月可得到监区奖励的劳改分三分,其它监区的包夹可得到劳改分两分,每个罪犯每月劳改分满分为15分,半年90分记一个功。包夹为了能够获得劳改分从而减刑,也极尽所能看管大法学员,每天24小时看管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如若包夹有一点纰漏,就将遭到警察的训斥,还将被扣劳改分。

一、强迫集训操练

每个法轮功学员不论年龄大小,必须参加3个月集训操练,每天顶着烈日连续操练2至4个小时,法轮功学员谭玲芳因强迫操练,曾两次昏倒在操场上,血压升至180/100,心律120以上。

对于离非法关押刑满3个月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也進行强迫操练,每天操练不少于4小时,其中笔者知道被强迫操练的就有云南工艺美术学校的美术教师缪菁(60多岁)云南某县大法学员高会芬(50多岁)。

二、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杨旺仙,40多岁,2003年被绑架,非法判刑4年,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集训区原专管队队长马某某,专管警察杨永芬指使牢头刘跃新、纳会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杨旺仙的饮食中,致使原先一个伶俐、能干的中年妇女变成了一个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的“傻子”,直至她刑满前四个月监狱才让回家。

王岚,昆明市工会职工,57岁,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三次被关禁闭室,集训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平指使牢头刘跃新、纳会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现在犹如一个 70多岁的老太太。这是笔者亲眼目睹的。

三、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

牢头们在警察的授意下,经常打骂大法学员,2005年夏天,犯人刘跃新冲進禁闭室对云南宣威籍的大法学员赵秀芝拳打脚踢,致使赵秀芝腰部、腿部被打青。同时牢头们还限制法轮功学员的饮食、大小便等,致使许多大法学员的大小便急在裤中,更有甚者发展到尿急、尿痛、尿频,法轮功学员谭玲芳、杨凤珍、黄涛等就属于此种情况。

四、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劳役

监狱的所有监区都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长时间干奴工14个小时,每天早上7:30分到晚上22:30分,冬季要到晚上23:00,其间两餐饭时间1小时,超强奴役的负荷使得法轮功学员黄涛(云南玉溪某机械厂工人,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出现严重糖尿病症状,经常血糖指标高达18,人瘦的皮包骨头,监狱因此于2006年12月将黄涛保外就医。临沧市法轮功学员杨凤珍,69岁,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也因劳役时间过长、强度过大,导致严重心衰竭、小便失禁、脸和嘴乌黑,严重缺氧,人瘦的皮包骨,拖了几个月,监狱于2006年8月才将杨凤珍老人保外就医。

五、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家人也被连累

李桂(音)芝,50多岁,云南宜良阳宗海一所学校的音乐老师,2004年11月被非法判刑3年,非法关押在第一监区,家中的丈夫和儿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丈夫去世,儿子患了精神病,生活无法自理,李桂(音)芝的学校多次与监狱交涉,监狱仍不放人。

谭玲芳,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2005年4月22日傍晚6点多被十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女绑架,并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四监区,当时她正在照顾生病的儿子。谭玲芳被非法关押后,她的儿子病情恶化,发展成尿毒症,肾衰竭,心力衰竭,高度贫血。

杜映芳,临沧市党校职工,2005年1月被610及当地公安局绑架,并非法判刑7年,关押在第四监区,其丈夫是临沧市市委职工,因妻子被非法抓捕,精神崩溃,今年去世。

六、近年来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许建霞,60多岁,2003年1月被绑架并判刑3年,在第四监区被迫害;

康永兰,70多岁,砚山人,2004年5月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将老人从医院重病的丈夫身边绑架走,并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严正书,73岁,砚山人,曾两次被绑架迫害,2004年4月19日第二次被绑架并判刑2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叶彦珍,60岁,砚山人,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于2004年5月绑架,并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

李群,46岁,云南砚山县电信局职工,2004年6月被绑架判刑4年,在迫害期间2007年2月份一直被关禁闭并劳役洗脑至今;

李鲜,临沧市中学教师,35岁;李震(李鲜的弟弟);杜映芳,临沧市党校职工;杜映祥(杜映芳的哥哥);朱兵,52岁,个体经营者;杨凤珍这六位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1月被临沧市610伙同公安局非法抓捕。其中,李鲜和杜映芳被判刑7年,李鲜被非法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六监区,杜映仙被非法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四监区;李震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禄丰县大坪坝第二劳教所,2007年8月31日又被绑架关押在昆明市官渡区看守所;朱兵被非法判刑4年,杨凤珍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四监区;杜映群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沈跃萍及其丈夫均为云南玉溪市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夫妇俩曾两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沈跃萍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2004年又被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第三监区,其丈夫被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陈桂芬,丘北县人,80多岁,女儿57岁,2004年被绑架,判刑3年,关押在第四监区,女儿被判刑2年。2005年4月由于陈桂芬在监狱出现了脑中风症状,监狱将老人放回;

徐玉珍,80多岁,云南省德宏州潞西市芒市人,2002年被绑架判刑3年迫害,曾多次被女二监集训监区送進禁闭室迫害;

何莲春,30多岁,蒙自人,务农。2001年1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她被非法判刑时女儿才1岁;

王汇真,51岁,云南省新华社职工,2001年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2003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4年,2008年8月又第三次被绑架,现下落不明,请知情人士提供线索和帮助;

张小玲,60岁,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与丈夫2004年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并抄家,并判刑4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六监区,其丈夫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监狱迫害;

郭娟,丈夫韩震昆,2004年4月23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郭娟被非法判刑3年,韩震昆被非法判刑7年;

何其琼,54岁,昆明钢铁公司退休职工,2004年10月24日被当地公安局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非法判刑4年,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被两次关禁闭,还遭到警察郑平电棍电击,在第四监区由于过重的劳役,使其身体状况极差,体重也下降;

高明仙,57岁,昆明市钢铁公司退休职工,2004年6月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判刑4年;

杨光菊及其哥哥,保山施甸县人,2004年被保山地区610及公安局绑架并判刑3年,杨光菊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哥哥被非法关押在昆明监狱;

韩俊玉,68岁,云南冶炼厂职工,曾5次被看守所绑架关押,1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6月又被非法关押判刑,直至送至女二监2个月后才通知家人;

王自兰,66岁,云南省宜良县可保煤矿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3年;

谢梅,50多岁,昆明磷肥厂职工,2004年10月2日被绑架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六监区;

吴明才,四川人,63岁,云南省景东县森林勘探局退休职工,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思茅中级法院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杨丕芝,61岁,云南省景东县农民,2005年5月29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后被思茅中级法院非法判刑2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陈像征,65岁,云南省个旧市人,2004年被绑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黄王芳,40岁左右,大理人,2005年5月被绑架并判刑5年,关押在女二监一监区迫害;

李现(音)英,下关市交通技术学校教师,48岁左右,2005年6月被下关市公安局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5年,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第五监区;

普宝玉,53岁,昆明人,经商,2005年8月被绑架并判刑3年,关押在女二监第四监区。

昆明三十中学教师赵晨锐(音,38岁左右)、赵雪梅,也曾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迫害,二人曾邪悟并胁从警察做转化工作,现二人也已回家。

目前,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还非法关押着8、9个法轮功学员,五监区非法关押这4、5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曾是楚雄市辅导站的负责人,被判重刑;六监区非法关押着5、6个法轮功学员,七监区非法关押着4、5个法轮功学员,二、三监区非法关押着5、6个法轮功学员,全部都是长时间劳役迫害,经常做大夜班劳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629.html

2008-04-24: 云南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下落不明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汇真一直坚持讲真相,4月23日早上开始没去单位上班,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0-06-21: 云南昆明市
东陆派出所
艾雄 所长 13888941055
夏黔山 警察 13888917717
罗利强 警察 13708465971
李学毅 巡警 15877988098
东陆派出所24小时服务咨询电话:0871-6414311064150217

西坝北社区0871-64193915
卢州 社区主任 13888060259
白惠泉 科员 13888964121

2020-06-13: 云南昆明勐纳法院 法官杨建伟,电话:06918125567

2019-08-18: 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区委政法委 地址:西山区区委政法委西山区秀苑路188号,邮编650118
电话:0871-68226838
联系电话:0871-68228933
工作电话:0871-68220436、68226838
610办主任0871-68233483

西山区政法委:
书记李跃武
副书记李俊
综治办主任李振杰0871-68225574
维稳办负责人何萍
维稳办副主任刘小萍
防范办负责人董隽颖
政治处主任莽敏琨

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

永昌派出所:
地址:永昌路165号
电话:0871-64141957
警察王凯

昆明市西山区永昌街道永兴路社区:
居委会主任杨菊芬

2015-04-05: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兴苑路1132号)电话:0871-68107700

西山区检察院公诉人:李俊,叶平
西山区法院审判长:苏琴、普会峻、陪审员:郭一入 ,书记员:刘文静
昆明市西山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符明榕,温永翔,张云贵,邱学彦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张军(上诉案的法官)0871-6496525
西山区法院院长何家华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李丽君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普会峻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朱亭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苏琴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一庭 法官 王静波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孟阳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靳文集
昆明西山区法院 刑二庭 法官 吴兆敏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昆明市东陆派出所
艾雄   所长 13888941055
夏黔山 警察 13888917717
罗利强 警察 13708465971
李学毅 巡警 15877988098
东陆派出所24小时服务咨询电话:0871-64143110 64150217

西坝北社区 0871-64193915
卢州 社区主任 13888060259
白惠泉 科员   13888964121

新华社云南分社人员(不是迫害直接参与者)电话:
张宁   13888878033
王春生 13987195266
吴林   13888746046
邓久翔 13888985999
刘广智 13888520399
庄超颖 13888964437

以下为住宅电话:
何懋绩 0871-64152029
张殿光 0871-64152605
鱼世昌 0871-64152039
李玉龙 0871-64152030
穆波   0871-64152028
屈明光 0871-64152729
朱于湖 0871-6415203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