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张瑞山,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5-06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8-16: 天津港北监狱无理拒绝张瑞山妻子探视
(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张瑞山被武清法院非法判刑5年,被关押在港北监狱已两年了,每月到接见日,家属都坐车去二百多里远的监狱接见,可是他的妻子每月来接见,狱警几乎都不让见,借口是张瑞山的妻子炼法轮功。

7 月16日下午1点半天气闷热,温度37度以上,家属们先说了很多好话,狱警还是不让见,张瑞山的妻子说:“请问哪条法律规定不准家属接见?我炼法轮功属于个人信仰,张瑞山关押在这里都两年了,还有3年那,难道我就永远不能见了?张瑞山被体罚长时间‘三挺一瞪’的姿势坐小板凳,屁股长了疮。谁知现在怎么样了?你们越是不让见,我越是担心。”狱警们自知无理,没话可说,就拿照相机给张瑞山的妻子照相来威胁,张瑞山的妻子质问他们:“我是合法公民,受法律保护,要求接见是我的权利。不许接见,这个规定是违法的,还给我照相,我不怕,我要带手机,就把你照下来,你怕不怕?”这时警号1208326的狱警才把照相机放下。

张瑞山的妻子说:“你们不让见张瑞山,那么我能不能见一见张瑞山的主管队长,了解了解张瑞山的情况?回家也能跟张瑞山的83岁的父亲、母亲和85岁的岳母三个老人交代?”一个叫刘超的狱警回答:“监狱规定就是不能见,规定就是规定。” 张瑞山的妻子问:“您能不能告诉我张瑞山的主管队长姓什么?”刘超回答:“不能。”说着把小窗口一关,拉上窗帘再也见不到人了。家属们无奈顶着烈日回去了。

下一个月,8月13日下午,天气依然炎热,张瑞山的家属打车,路上走了3个多小时,又来接见,狱警还是不让见,张瑞山的妻子请求见张瑞山的主管队长,等了很长时间,最后有个队长是五监区一分队的,在接待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属时,才猜测出这个队长就是监管张瑞山的主管队长,姓高(警号 1208386)。

张瑞山的妻子问:“你是张瑞山的主管队长吧,我是张瑞山的家属,我多次来接见都不让见,我知道不让见的规定也不是你定的,我也不难为你,不过我来一趟不容易,想求得你帮助,见见狱政科的领导,我想逐级反映一下情况。”

回答:“您想见他,他可不想见您,那他要开会去了呢?怎么办?”

问:“那你能告诉我们狱政科的领导叫什么吗?我们写信反映情况。”

回答:“不能告诉。”

问:“狱政科有没有其他负责人?我们跟谁说说都行。”

回答:“不行,刚才还有一个哥哥在这儿,他就是狱政科的,我也不能告诉你他姓什么。”

又问:“我想见见检察院的住监办领导,希望得到您帮助。”

回答:“不行,我帮不了。”

问:“那你放我进去,我自己去找。”

回答:“那更不行了。”

问:“那么你能告诉我监狱狱长叫什么吗?”

回答:“不能。”

问:“这就象学校的校长、医院院长、银行行长一样,不都是公开的吗?总不能跟黑社会一样吧?”

回答:“不能告诉,我们不能泄露上级领导姓名,我们的个人信息得保密,给我们上网怎么办?”

问:“如果你们都是堂堂正正的不干坏事,怕上网干嘛?”

狱警无言以对,赶紧又关上小窗口拉上了窗帘。

武清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樊建明,被非法判9年,现在港北监狱关押都8年了。他的妻子每次来接见,说多少好话恶警也不让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6/228423.html
2009-05-04: 天津港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手段
天津市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自2005年底修缮改建以来,港北监狱在这几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实质如同它装点门面一样,换汤不换药。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五监区和九大队(攻坚队),狱方对外宣传说这里是“特殊的监区”,执行所谓“人性化文明管理”,实际上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窝。因为这里的老练狱警,已经“变脸”,他们指使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和方法更加龌龊,更加没有人性,而这种没有人性继承了其迫害之初所积攒的最阴暗最残忍之核心。

监狱利用其可以肆意践踏法律为所欲为的心理攻势和语言上的威逼利诱,制造撕裂人性的红色恐怖心理,狱警们怂恿、奖励刑事犯监控、迫害大法弟子。要求调往港北监狱的刑事犯多被这种伪“文明管理”所诱惑,有的甚至托门子找关系要求在港北监狱服刑,而“有幸”成为大法弟子们包夹的这些犯人,其家属给这些狱警的好处何止上百上千。然而这些包夹一旦打压的方法手段不如狱警之意,便会受到调换或扣罚分数的处理。他们的难言之隐只有在以后那些有幸恢复道德良知人的口中才会慢慢被揭露出来。

近两年迫于国际调查的压力,港北监狱狱警都换了颜面,对内依然操练其整人的不正心术迫害大法弟子,对外却给服刑人员家属甚至其内部有点良心的干警伪装以“无奈的好人”姿态,企图掩盖其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对待海外的调查和电话,港北监狱采取了对自己更加不负责任的手段,整个监狱的电话网线均已换成只能外打,不能内接线路,除了几部常用电话外,很多电话号码都成了无法接通或转线状态,港北监狱的这种行为做法正是在自己打垮自己,所谓“人性化文明管理”,凸显其欲盖弥彰。

时至今日,大量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五监区和攻坚队(九大队),因为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是被判刑五年以上,所以监狱内部针对较长刑期的法轮功学员,形成了一套残忍的“转化程序”,经历过这些“程序”的学员,每每想起,不寒而栗。攻坚队中的法轮功学员更是被迫害严重,所谓攻坚队,是专门成立来迫害更加坚定、对别人更加有影响力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这里的学员,是要给予“特殊待遇”的,这种特殊待遇,即要求所有狱警放弃一切人性善的一面,训练他们恶的一面并不择手段剥夺这些法轮功学员应享有的一切权利,哪怕是出人命,也绝不手软。而这些被“特殊待遇”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当然也是被封杀的对象,只要稍有“不听话”,即刻免见,禁止探视,必要时要加大力度打击甚至实行非法关押。禁止接见的时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十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这就是港北监狱“自己制定”的“人性化文明管理”。以下仅以几例剖析其迫害之残酷,揭露其“人性化管理”的实质:

案例一:大法弟子张瑞山,天津武清区黄花店乡,二零零八年底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至今已五个月有余,除刚被分到港北监狱的第一次接见外,目前,其家属已经连续两个月被剥夺探视权,更谈不上知情权。问其原因,监狱的借口是拒绝“转化”,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不适合接见。家属一再请求,据理力争,狱警的招数更甚,伪装给家属拍照并加以威胁,以达到摆平其家属要求探视的合理请求。

案例二:大法弟子樊建明,男,五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被非法判刑九年。自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至今,七年来受尽了非人虐待,其家人因为探视承受着监区狱警的百般刁难,默默吞咽无数痛苦和压力,二零零六年,有七个月不许探视,二零零八年有十个月不许探视。目前樊建明的状况已是每况愈下。

案例三:大法弟子周向阳,男,三十二岁,天津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程师。自二零零四年八月九日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至今,挨骂挨打无数,关禁闭无数,多次生命垂危(详见港北监狱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由于其家属均修炼大法,更是监控严管的重中之重,其家人有数的几次接见的录像录音,也被做重点分析,一旦有碍于其“转化工作”和影响“大局”,便立即封杀。周向阳自去年六月要求学法炼功开始绝食抗议被关独居至今已将近一年,身体令人堪忧。

案例四:我在被非法关押于港北监狱期间,切身感受监狱的迫害实质,其中狱警奖励犯人用非人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包夹犯人沈富海将大法弟子王亚杰打得耳膜穿孔,包夹犯人丛书伟对大法弟子黑五刚、阎学钧(已经到期出狱)大打出手,包夹犯人翁雷手掐大法弟子宋之山的脖子差一点出人命等等。尤其是每个刚被非法关押到港北监狱的新大法弟子,恶警专门找恶犯昼夜监守,单独关在一个监舍,反复做所谓“转化”,厉声叫骂,恶语相向,不停的读诽谤大法的材料,播放各种诽谤录像,逼迫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每天一份,拒不“转化”者关禁闭(六-七平方米的暗室)阴冷潮湿,吃、住、厕全在这里,少则五天、七天,多则无限延长。

以上案例仅仅是港北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残酷手段之冰山一角,为了掩盖其犯下的滔天罪行,港北监狱从上到下瞒天过海,无视国家法律法规,自立管理制度,欺骗服刑人员,欺骗家属,殊不知苍天有眼,到头来欺骗的都是自己。明智者,请为自己留条后路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79.html

2008-10-31: 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赵飞、张瑞山被非法判刑
天津市武清区伪法院10月28日非法判处大法弟子赵飞5年半,张瑞山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188926.html

2008-08-09: 天津武清伪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秘密开庭
据悉武清区法院对大法弟子石玉平、黄尊静非法秘密开庭,石玉平被判三年半,被转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黄尊静被判五年,被送到天津监狱,当家属去看守所送钱,才告知被判刑并被转送走。

据悉,张瑞山和赵飞都已被非法秘密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2008-05-02: 天津市武清区黄花店法轮功学员张瑞山被绑架
4月30日晚,天津市武清区黄花店张瑞山在喷写标语时被绑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177646.html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武清区610电话:022—82138667
褚立红(市检察院)13920893771
武清公安局法制办顾亮18920921777
武清检察院起诉科张志超022—29360139
武清公安法制办022—82167122
武清法院姚长胜:022—82167088转80709
武清区黄花店镇西田庄村村长杨玉杰13821180528
武清刑侦三队022—82108569
陈德军(国保大队大队长)022—82167128
渎职侵权科022—29342586
武清公安局监察室022—82167106
武清区委办公室022—82138601
泉兴路派出所022—82109110
天津市信访办022—83605622
武清公安局督查022—82167123
武清检察院监所科021—29322452
武清检察院控申科022—29342000
武清信访办022—82111053

政法委书记王志强,电话:13516225888
武清区政法委副书记李占峰,电话:13072276518;老家:武清区大碱厂镇长屯村
武清区政法委处级干部马宏骊电话:15822551852宅电:022—82111222
武清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尤月成,电话:13820766828;老家:武清区东马圈镇董标伐村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